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 16 集

  黄依依利用四封密信做成了一个密码游戏,巧用密码游戏和安在天一起推测“光密”的加密技术,同时她还暗示安在天自己的心事就在这部密码游戏中,随着安在天将密信一一解密,四个赫然大字映入眼帘——我很爱你。

  安在天对于徐院长关于他个人问题的劝说,始终无动于衷,他告诉徐院长:首先,他深爱他的妻子小雨;其次,目前一切事情都要为光密让路。

  安在天找到黄依依委婉拒绝了她的情感,黄依依对于安的行为无法理解。

  黄依依的梦给了她制作筛状密码机的启示,很快付之行动,不再琢磨几何模型,而是抓紧时间制作了一个筛状密码机。虽然黄依依的猜想被陈二湖否定,但安在天仍然从中看到另一条出路,并决定投入全部人力验证黄依依的猜想。包括黄依依、安在天在内的所有演算人员,在一个月内为这个猜想投入了全部的心血,然而结果却是猜想错误,黄依依疯了一般哭着冲出了演算室。

  一场算盘大战,曲终人散。

第 17 集

  黄依依独自落泪,安在天悄悄来到她身边,鼓励她“做一颗铜豌豆”。二人在互相安慰中恢复了勇气,再次鼓足了信心。脆弱的黄依依借机再一次跟安在天表白,安在天仍然对爱选择了逃避,然而黄依依却愈发被爱情的火焰烧得失去了理智,她夜里来到安在天家,向他表达了苦恋之情,安在天冷漠的拒绝让她绝望,最后,黄依依留下一张“安在天,我恨你”的纸条,离开。失魂落魄的黄依依独自蹲在暗影中抽泣,被701所培训中心的汪林主任送回了家。

  次日,黄依依没有按时上班,安在天命人找遍了701却不见她的踪影,情急之下,安在天和小查来到黄依依的房间,发现黄依依已经昏迷在床,不省人事。安在天立即把黄依依送往医院。

  卧床在家的黄依依,被心病折磨得茶饭不思。在激烈的心理斗争后,安在天终于出现在黄依依的家门口,黄依依假装冷言讽刺,安在天不动声色,一盘棋缓解了尴尬的气氛。黄依依再次提起对安的爱恋,安在天却淡然表示一切都要为“光密”让路,包括安葬亡妻。

第 18 集

  安在天结合工作成果,改变了破译敌人密码的工作方法,立刻取得成效。陈二湖很快破获了一份敌人的急电。然而例会上,黄依依却对不以为然,老陈愤怒离去。

  安在天给安德罗的信不见回复,他出差去了北京。

  已婚的汪林借找黄依依下棋之机亲近她,黄依依在对安在天的感情苦苦无果的情况下,百般失意,酒醉中和他发生了关系。不久,关于二人的小道消息便传开了。

  很快安在天从北京返回了701,他带回了关于斯金斯的资料。斯金斯的资料给黄依依很大的启发,对“光密”的制作有了新的猜想。

  陈二湖将黄依依和汪主任的不正当关系告诉安在天,安在天大怒。

  在徐院长的办公室中,汪林痛哭流涕地坦白了和黄依依的关系。安在天等人开会决定,将汪林撤消干部职业,开除党籍,保留公职,送去后山农场放羊。安在天提出要保护黄依依的声誉。

第 19 集

  安在天意外收到了汪林的信,信中坦言,自己在黄依依的眼里,只是他的替代品。

  黄依依得知汪林东窗事发,深感对其亏欠,向安在天请求和汪林一同受罚,不料却遭厉声斥责,一气之下黄依依决定离开701。黄依依为表离去的决心,将自己苦心研究的“光密”资料交给安在天,同时,她任性的言语气得安在天手脚冰凉。陈二湖研究了黄依依提供的资料后发现,此资料对于他们来讲如同天书一般,黄依依在此刻绝对不能离开。

  可就在此时,绝望的黄依依在宿舍割腕自尽,大量失血加上血型特殊,让整个701人束手无策。最后,是疯子江南为她输血,挽救了她的生命。

  为了留住去意已决的黄依依,安在天采取缓兵之计,暂时留住了黄依依,答应汪林的处理问题由她做主,条件是必须破解光密。

第 20 集

  工资很高的黄依依竟然向安在天借钱,她买来香烟,让小查十分不解。

  星期天一早,黄依依穿着长衣长裤和胶鞋,戴着草帽,背着一只军用挎包和水壶,悄悄地出了后门。

  小查向安在天汇报了黄依依的可疑行迹。

  汪林见到黄依依喜出望外,在窑洞里欲和黄依依亲热,而黄依依此刻对汪林却完全是怜悯之情,她所作的一切都只为补偿汪林。

  安在天连夜来到黄依依家中,责备她的做法会影响工作,却被黄依依任性狂妄的反驳击败。为了黄依依能够安心工作,安在天只得再次求助徐院长,徐院长命令阻止汪林和黄依依见面。

  黄依依如约来到窑洞,却不知汪林此时已经被接到命令的警卫阻止在农场中,不得外出。

  黄依依恍然大悟,像丢了魂一样,跌跌撞撞地往回走,安在天开车来接黄依依,却看到沟壑中踉跄而行的黄依依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安在天赶忙将她送往医院。

  黄依依全身心地投入到破译光密的工作中,安在天的启发令黄依依如获至宝,寻找到攻破光密的新思路,从而使破译工作突破了困扰已久的瓶胫。

第 21 集

  忙中偷闲,小查拉着黄依依搭班车进县城,不料狭路相逢张国庆的老婆刘丽华,因为一个座位发生了口角,刘丽华出言不逊,令黄依依初次领教了这个女人的厉害。更传奇的是,留在家里的张国庆一觉醒来,发生公文包被打开了,丢失了几页文件。701大肆出动,终于摸清是张国庆的儿子张建设因为调皮,将文件折成“飞机”, 扔进了山谷里。这个举动给张家带来巨大的变动,张国庆被贬为清洁工,刘丽华带着儿子离开了701,返回乡下。

  黄依依终日闭门工作,废寝忘食,再次做出了大胆的猜想,破译小组紧锣密鼓地开始演算,求证黄依依的猜想,这一次黄依依成功了。她破译了光密!

  光密的破译,使潜伏在大陆的台湾特务接二连三露出了他们肮脏、鬼祟的尾巴,公安人员频频出击,大批特务纷纷落网,从而极大地打击了一度嚣张的特务活动。

  黄依依和安在天双双荣立一等功。庆功会上,黄依依提出把汪林带走的要求,领导大吃一惊,安在天则无语。

  二人苦涩地告别,安在天准备回上海安葬小雨。临行之前,他告诉了她真相:是自己杀害了妻子小雨。

第 22 集

  安在天上海归来,意外地发现黄依依并没有离开701,相反她留了下来,并就任了破译处处长的职位。从徐院长口中得知,黄依依去后山农场接汪林的时候,发现汪林在她破译光密期间,又与邻村的一个寡妇好上了。她万念俱灰,得了一场大病。

  安在天知道情况后非常难过,也许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怎样伤害了黄依依。他主动找到她,带给她从上海捎回来的礼物,不料却遭到了黄依依的拒绝,她表明以后二人只能是同志和上下级的关系。

  安在天失落了。

  张国庆当街大哭,他把即将寄给家人的25块钱丢了,黄依依见状赶忙凑了25元钱给他,张国庆对此感激涕零。为人敦厚的张国庆不忘报恩,每日帮黄依依打水、洗衣服,黄依依对张国庆心存怜悯,时常接济他。张国庆从心底深处感激不尽,对黄依依照顾得更加周到。

  黄依依找到安在天,请他帮助将张国庆的妻子调回701,安在天执拗不过,只好答应她。但他风闻刘丽华是个泼妇,担心有朝一日黄依依给自己招来麻烦。

  果不其然三个月后,刘丽华来到食堂对黄依依破口大骂,指责她勾引张国庆,安在天冲上前喝斥张妻无理取闹,保护了黄依依。徐院长找黄依依谈心,想帮她解决个人问题,黄依依苦笑着回绝了。

  小查陪黄依依一同来到县城医院看病,黄依依在厕所偶遇刘丽华。刘丽华拦住黄依依恶语相攻,黄依依靠在弹簧门边闭目不理,刘见状故意将弹簧门拉到最大,黄依依被弹簧门的惯力击倒,脑袋磕在下水道凸口,顿时不省人事。

  黄依依颅内出血,经过抢救挽回了生命,但变成了植物人。面对失去意识和知觉的黄依依,安在天毅然决定将她接回自己家,悉心照顾她,盼望能够用爱将黄依依唤醒,但这个希望最终也没有实现,1965年3月9日,黄依依永远停止了心跳……

  安在天妻子小雨的死因是这样:安在天在某国边境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小雨一直忠实地做他的助手。然而,行动暴露,面对爱妻小雨和国家的利益,安在天做出了痛苦的选择——放弃小雨的生命,安在天深爱的妻子就这样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第 23 集

  2005年。年过八旬的安在天,在上海龙华烈士陵园祭奠了父母,老人的思绪飘回到30年代的旧上海,那段黎明前最黑暗的岁月。那个时候,他才是10岁的孩子。

  “四一二”事变后,国民党在上海疯狂杀戮共产党,父亲钱之江卧底在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担任总破译师,实际是中共地下党,代号叫“毒蛇”;而母亲罗雪与他并肩作战,公开身份是国军医院的麻醉医生,地下代号叫“公牛”。

  血雨腥风的一场杀戮,使共产党人的鲜血又一次喷洒在苏州河上,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副参谋长闫京生指挥了这次屠杀行动,使多名共产党员遇害。

  舞会上,钱之江和机要处的参谋唐一娜正沉醉在一曲探戈之中,而舞池里,又一名中共地下党员“大马驹”在罗雪眼皮底下被闫京生杀害。

  严峻的事态下,苏区中央派特使前往上海,择日召开会议,欲重振华东地下党。集会上,正当易容的钱之江受命之时,特务突然来袭,众人为了掩护他出逃,自绝了生路。此次,除“断剑”被活捉外,其余的同志皆惨死在特务的枪下。

  接二连三的惨案让钱之江和罗雪深感事态严峻,为了严密监控敌情,钱之江只得以办公室为家。办公室中,唐一娜对钱之江竭尽讨好之能,而一心向佛的钱之江丝毫不为所动。

  狡猾的特务利用一真一假的电台频率,成功地麻痹了中共地下电台的“老虎”(即年轻时代的丁姨)和“火龙”(即年轻时代的铁院长)的侦听。

  钱之江帮助唐一娜破译了南京来的密电,得知敌人已经获悉特使行动的地址和内容。汪洋处长急将密件内容报告刘司令。

第 24 集

  钱之江用左手,模仿闫京生的笔迹给地下党“小马驹”发出情报,通知组织特使行动已经暴露,并告知敌人电台更换之后的新频率。

  与此同时,“断剑”正在忍受特务处长黄一彪的酷刑。

  钱之江的情报被“小马驹”传递给下线“耗子”——一个收垃圾的人,中共地下联络员。

  “断剑”叛变,黄一彪根据他的口供,前去抓捕地下党员“飞刀”,不料身怀绝技的“飞刀”逃脱,黄在他房间的照片中认出了“小马驹”。

  黄一彪巧施调虎离山计,把杨参谋——“小马驹”约到自己的办公室,自己却带特务在其家中搜查,企图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办公室中,黄一彪假意要调“小马驹”去南京工作,却有意把“断剑”叛变的消息透露给他。为了掩护地下党重要的人物“警犬”,“小马驹”破釜沉舟,欲杀死“断剑”未遂,最终被特务击毙,壮烈牺牲。狡猾的黄一彪为了引出更多的中共地下党,对外隐瞒了“小马驹”的死讯。

  重伤的“断剑”被送往国军医院,在罗雪的麻醉下被救活,黄一彪迫不及待地要带走尚在昏迷中的“断剑”。从黄一彪神秘的言行中,罗雪顿生疑心,她辗转得知这个重伤病人已经叛变,并立即向组织发出情报。同时,在电话中巧妙告知钱之江,暗示“此人为六指”,钱之江感到事态严峻。

第 25 集

  “耗子”将钱之江的情报传给身份为张副市长秘书的地下党员“警犬”。但此时,由于“断剑”的出卖,“警犬”身份已经暴露,他被特务重重包围,危难中毅然引爆炸弹,与敌共亡,那份“特使”情报也落入敌手。

  “警犬”牺牲,他的父亲、老地下党员“母鸡”一并遇难。黄一彪穷凶极恶地连夜血洗了“警犬”所住的秘书楼。

  失去了“小马驹”的消息,罗雪和钱之江心生疑虑。

  由于情报走失,“毒蛇”的目标暴露,知情南京密电的钱之江、唐一娜、汪洋首先遭到刘司令的怀疑,连夜被秘密带走。路上,钱之江察觉情报没能送出去,借机再把情报传给在夜市上扫垃圾的“耗子”,但由于“耗子”的疏忽,钱之江的精心策划失败。断了线的“飞刀”与“耗子”取得了联系,二人商议除掉“断剑”。“飞刀”来到医院,却没有找到下手之机。

  刘司令责怪黄一彪心狠手辣,“警犬”一事中杀死了太多无辜的市民,黄一彪却由此心生一计,他通过媒体歪曲事实,将杀人一案嫁祸给共产党。同时,仿造“警犬”的信件、发假消息来蒙蔽中共地下党的视线,让所有人相信“警犬”临时调去南京。至此,“警犬”的下落被黄一彪垒在了一座不透风的墙里。

  “火龙”和“老虎”截获“警犬”前去南京的假情报,地下电台负责人”大白兔”——“大白兔”感到事有蹊跷。

  罗雪接到了陌生电话,得知钱之江被刘司令带走执行任务,儿子天天去接爸爸下班,却没有等来钱之江。

  在7号楼里,刘司令要求钱、唐、汪三人破译一份被截获的中共密件,钱之江明白刘司令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已被特务牢牢地监视和软禁起来。

第 26 集

  “大白兔”、“老虎”和“火龙”难以相信报纸上关于共产党血洗秘书楼的报道,加上“母鸡”的死亡和“小马驹”“警犬”的无故断线,感到疑云重重。

  7号楼中,汪、唐二人分别苦心破译密件,钱之江如困兽一般地看着电报发呆。

  由于和“毒蛇”失去联系,地下党无从知道敌人的新频率,几乎成了睁眼瞎。“老虎”和“火龙”再次侦听到的依然是假情报,得知中央密电被敌人截获,也对“警犬”去南京一事信以为真。南京来的特务头子——奸诈的代主任利用真假情报、两套频率来麻痹地下党的侦听,“大白兔”被狡猾的敌人所蒙蔽。

  “大白兔”派司机“猴子”打探“警犬”下落,自己和罗雪联系时,却得知“毒蛇”也断线了。他把罗雪带到石门饭店——地下党组织的新据点,罗雪认识了“山羊”和“野猪”。

  与此同时,钱之江已经破译出所谓的中共密件,不料,竟然是自己的判决书。被困的钱之江想打电话送出情报,遭童副官阻止。钱之江发现房间内装有窃听器,趁汪洋不在,拔掉他房间内的窃听线,制造了一个特务侦听的死角,也为下一步计划做好了准备。

  代主任被刘司令请到7号楼来专门对付隐匿的“毒蛇”。

第 27 集

  汪洋也破译出密件,召集钱、唐、童开会,密件中清楚指出汪钱唐三人必有一人是“毒蛇”,在场的其他人吓傻了。

  与敌人的周旋中,钱之江表面给人以佛心般的冷静,但内心却时刻做着痛苦的思考和挣扎。钱之江巧施计,暗示汪洋,闫京生也有“毒蛇”的嫌疑,因为自己告知过对方南京密电的内容,借汪洋之手,除杀闫京生。

  刘司令召集钱、汪、唐三人开会,软硬兼施地恐吓“毒蛇”,钱之江表面冷静,心里却翻江倒海。在代主任的威逼之下,汪洋忍不住供出了闫京生,钱之江借刀杀人之计,迈出了第一步。而唐一娜也公报私仇,栽赃给死对头裘丽丽。

  “大白兔”心存疑虑,派“猴子”与“耗子”碰头,千方百计打探事实真相,却一再被特务的诡计所蒙蔽,正当”大白兔”疑云重重时,接到了黄一彪等人伪造的来自“警犬”的信,这才释然。

  汪洋为出卖了钱之江深感惭愧,前来求得宽恕,钱之江假装生气。唐一娜自知栽赃裘丽丽,心虚,找到钱之江排解心事。在充满压抑气氛的7号楼中,钱之江和唐一娜再一次跳起了探戈。这一次的探戈,是钱之江预知暴风骤雨来临之前的一次内心抗争,也是曾经沧海、阅世无数的他,最为外露的一次精神体现。

第 28 集

  黄一彪带来了闫京生和裘丽丽,二人向代主任和刘司令百般解释自己的无辜,却无济于事。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裘丽丽和唐一娜开始互相厮打,同时闫京生的挑衅也惹怒了一向冷静的钱之江。

  童妻不经意向罗雪透露了钱之江等人的被困地——7号楼。

  刘司令在7号楼大摆鸿门宴,罗雪连同汪、童、闫的妻子都是被请对象,为进一步引共产党自投罗网,刘司令允许她们在钱等人看不到的地方,远距离眺望自己的丈夫,罗雪看到魂牵梦绕的钱之江,顿时热泪盈眶。

  钱之江假装胃疼,托特务买药,晚饭期间,闫京生再次挑衅钱之江,钱之江压抑已久的怒火喷发出来。

  黄一彪想通过字迹揪出“毒蛇”,正中钱之江下怀,恶贯满盈的闫京生终于落入了钱之江为他埋设已久的圈套。闫京生要求与钱之江当面对质,钱之江把谎言编造得天衣无缝,看似无意,却句句指向闫京生。

第 29 集

  罗雪证实了“断剑”背叛的消息,“大白兔”遣“飞刀”前去灭口,不料,特务早有防备,埋伏下假“断剑”和数名特务,“飞刀”杀死假“断剑”,突出重围。

  闫京生饱受黄一彪的酷刑,却宁死不承认自己是“毒蛇”,最后割腕自杀。

  钱之江借刀杀人一计成功,不料闫京生却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同时指证钱之江就是“毒蛇”,他之死再次掀起了七号楼的轩然大浪,揪出共产党的第二轮“战争”再次打响,一时间,钱之江成为众矢之的。

  看到闫京生的血书,刘司令声泪俱下,而心狠手辣的代主任却仍不罢休,一方面把闫京生的死栽赃给共产党,另一方面绞尽脑汁猜测“毒蛇”的战术。丧尽天良的特务连闫京生的尸体都不放过,详细地对尸体作检查,以防闫京生借自己的尸体送出情报。

第 30 集

  代主任指使童副官采用逐个击破的方式审问嫌疑者,却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钱之江反驳童副官的精彩言辞让代主任暗暗叫好,同时暗自察觉一心向佛的钱之江有着过人的智慧。

  钱之江企图借唐一娜之口再施一计,不料却被代主任看出破绽。

  代主任安排钱、唐、汪三人互相当面揭发,钱之江把矛头假意对准汪洋和童副官,最后落个不了了之。

  “大白兔”在石门饭店与地下党负责人“彩云”秘密会面,“彩云”指示要确保与“毒蛇”的联系畅通,使特使行动如期进行。

  会上,代主任冷眼观察唐、裘、汪等人小丑一般的互相撕咬,却仍旧看不清隐匿的“毒蛇”。这场反人性的心理之战仍在继续。

第 31 集

  为了引“毒蛇”现形,代主任故意开通并监控了黄一彪房间中的电话,不料第一个监听到的竟是童副官打给刘司令的电话,童副官请求刘司令调他离开7号楼,遭到拒绝。代主任前往刘司令家,赠与一部新式电话,并帮着安装。

  罗雪和“猴子”开车谨慎地接近7号楼,想借吃饭之机与钱之江碰面,钱之江明智地选择了回避。

  “彩云”紧急传达中央指示,要求尽快搞清敌人截获的我方密电,恢复同“毒蛇”之间的联系。同时,“彩云”开始怀疑“警犬”已经被捕,或者牺牲。

  万般无奈的“大白兔”为了逼刘司令放出钱之江,亲手导演了一出绑架天天的苦肉计,可是无果而终。无独有偶,钱之江的一场黔驴之技正在7号楼上演,他故意发狠地吃辣椒,引发了胃出血,但依旧未能走出7号楼。

第 32 集

  两次计划都未达到目的,不料,却被奸诈的代主任看出了破绽,代主任寻找“毒蛇”的视线慢慢地向钱之江聚焦。

  代主任找到尚未痊愈的钱之江,谈话中,对其发动了心理战术,钱之江依旧冷静应对,不卑不亢,语言中竭尽对代主任轻蔑嘲讽之意,又未露半点蛛丝马迹。与此同时,“大白兔”、罗雪、“飞刀”等人正在紧急策划营救钱之江的行动。

  连续截获到无关紧要的敌情,“老虎”和“火龙”开始怀疑敌军电台的真实性。

  黄一彪通过报纸把“警犬”被捕的假消息公布于众。

  “猴子”等人来到钱之江每天必去的餐厅等候,想借晚餐时间救钱之江逃离,但由于钱之江没有出现,精心营救计划取消。

  就在当晚,代主任与钱之江之间的“猫捉老鼠”游戏却愈演愈烈。代主任借送饭之机,安排了一个老头为钱之江提供发送情报的机会,诱其露出破绽,钱之江一眼识破了诡计。一计不成,当晚,代主任又导演了一出营救“毒蛇”的好戏,不料,又被钱之江识破。

  钱之江见到刘司令,暗中告知刘司令也是被怀疑对象,并暗示其私宅和办公室电话被监听。刘司令表面表示不信,回家检查,竟在代主任赠与的电话上找到了一枚监听器。

第 33 集

  “大白兔”第一次营救活动没有成功,又派“飞刀”独自夜探7号楼,企图暗中将钱之江救出。不料“飞刀”刚刚接近7号楼便惊动了特务,面对众多敌人,“飞刀”自知寡不敌众,毅然饮弹自尽。

  代主任再次上演苦肉计,找来“断剑”冒充“飞刀”,并在钱之江面前百般折磨,逼钱就范。就在代主任举枪之时,钱之江要求给假“飞刀”作超度,发现此人有六指,断定对方正是“断剑”。钱之江伺机亲手杀死了这个软骨头的叛徒。

  黄一彪伪造的“警犬”被捕一文已经见报,“彩云”和”大白兔”商议是否改变特使行动计划。“老虎”和“火龙”又截获了敌军假中藏假的情报。“彩云”看到,反而决定会议如期举行。

  代主任为确保能够迷惑共产党,迫使钱之江将假情报再次发送,钱之江不得已而为之。代主任借钱之江的名义,将一沓钱及假情报转交给罗雪。两个相同含义的假情报,更加坚定“彩云”确定会议如期进行的想法。

第 34 集

  在这令人窒息的7号楼中,裘丽丽已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唐一娜也向远在贵州做司令的父亲求助,希望脱离监禁。在丰盛的晚宴上,钱之江和唐一娜跳了人生中最后一曲探戈。

  当阳光再次普照大地的时候,钱之江已经服毒自尽了,冰冷的尸体上只放着两封信,一封表示对党国的忠诚,另一封则是给妻子罗雪。

  悲痛让罗雪变得疯狂,她不相信丈夫会死得如此轻如鸿毛,疯了一样摆弄着钱之江冰冷的尸体,希望能够找到情报。突然,罗雪注意到从未离开钱之江手腕的那串佛珠不见了踪影,又想到钱之江遗言中的一句“佛在我心中”。罗雪毅然拿起剪刀,向深爱的丈夫的腹部剖去。佛珠破腹而出,钱之江苦心刻在佛珠上的情报也安全地到达了“彩云”的手中。

  由于钱之江的情报,国军绞杀特使会议的行动失败。在“凡可疑者格杀勿论”的命令下,特务连夜潜入7号楼,除唐一娜以外,汪、裘、童三人全部被杀。刘司令也最终死在了代主任赠与的电话机——小型炸弹上。

  回到现实,年迈的安在天回顾自己革命的一生,感慨万千。“解密日”到了,他被解密了……

分集:1-15 16-34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