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36岁的谢雨婷是一名成功的外科医生,她和8岁的儿子童童正焦急地等待着出国留学四年的丈夫林可为的归来;她的同事,另一名年纪稍长的外科大夫彭淑云则陷入丈夫外遇的漩涡之中。彭淑云的丈夫李耀辉是银龙房产公司的老板,他和私人助理、风姿绰约的少妇白岚早已暗渡陈仓。这一天,谢雨婷和儿子已经坐上了迎接亲人归来的轿车,当班的彭淑云却接到一个神秘电话,让她速去丈夫新购置的别墅捉奸。而一位焦急的父亲魏崇纲正带着14岁的女儿司晨向医院赶来。

  司晨得了急性阑尾炎需立即做手术,值班的彭淑云脱岗,谢雨婷接到院长打来的电话立即赶往医院,没能亲自接到朝思幕想的丈夫林可为。谢雨婷为司晨做了成功的手术,魏崇纲十分感激。彭淑云却在车库找到了丈夫和白岚窒息在车中的身影。

  淑云克制住怒火将丈夫和白岚送进医院。而白岚正是魏崇纲的妻子,司晨的母亲。一场闹剧夹带着一系列家庭的纷争不可避免地上演……

  白岚向魏崇纲提出离婚,她早就不能忍受小公务员丈夫魏崇纲了。

  与此同时,谢雨婷发现,她苦盼了四年的丈夫林可为早已变心,这次归国是为了和她办理离婚手续,并要把儿子童童带到美国。谢雨婷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面临崩溃的边缘……

  彭淑云和李耀辉的婚姻也在白岚的一手导演下破裂。他们的儿子李昂成了问题少年……

  三个破裂的家庭,各有各的心酸苦痛。谢雨婷和魏崇纲因为同病相怜越走越近。魏崇纲的憨厚朴实给了谢雨婷极大的安慰。她决定和他组成一个新的家庭。

  白岚终于嫁给了大款李耀辉。但李耀辉却感到对不起前妻彭淑云,更为他们的儿子李昂的叛逆行为大伤脑筋。白岚绞尽脑汁得到更多利益,却吃不了少李昂的苦头。

  谢雨婷下嫁给魏崇纲,遭到魏母和司晨一老一小的对抗,雨婷陷入深深苦恼。她克服重重困难,毅然决定将自己的命运和魏崇纲牢牢拴在一起。但是,在她举行婚礼的同时,魏母却心脏病突发去世。两人的婚姻一开始就蒙上了阴影。

  雨婷凭着一颗爱心,渐渐感化了司晨。而她对崇纲的理解和支持,也让这个曾经懦弱的男人逐步走向坚强和成熟。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

  彭淑云的遭遇引起了她的初恋情人、报社主任陈宇新的同情和关注。两人走近了。

  白岚生活不如意,又怀念起前夫魏崇纲,常常找机会挑逗他,试图和他重修旧好。但崇纲深深爱着谢雨婷,两人的婚姻在风风雨雨中越走越坚实。

  崇刚因为一个机会当上了开发区某局副局长,与李耀辉所经营的房地产项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对李耀辉的仇恨又涌上心头。李耀辉的房产经营涉嫌违规操作,崇纲通过陈宇新的关系将一份内参捅到上层,引来了检察团对李耀辉的检查。李耀辉的生意陷入僵局。

  雨婷的前夫林可为带着童童突然回国。他不仅带来了满心伤痛,还带着患了尿毒症的病弱之躯。雨婷找到了把自己藏起来的林可为,不惜一切代价救治林可为。可是,巨额的医药费却让一家陷入深深的危机。

  此时,李耀辉又包养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并想再生一个孩子。怀恨在心的白岚伺机报复。她利用李耀辉生意上的疏漏,与李生意上的对手万总联手将李耀辉送进了监狱。白岚得到了李耀辉的银龙公司,但物质上的富裕掩饰不了情感上的空虚。她几次骚扰魏崇刚,都遭拒绝。当她得知林可为病危急需换肾,而魏崇刚谢雨婷夫妇又无力找到肾源时,她感到机会到了。

  当谢雨婷深深陷入林可为病危、儿子即将失去父亲的痛苦时,白岚找到了她,声称她找到了合适的肾源,愿无偿给林可为,代价是雨婷必须离开魏崇刚。雨婷痛苦不已。但是,她作为一名优秀的医生,无法拒绝林可为生存下来的唯一机会,她答应了白岚的条件,毅然离开魏崇刚,提出离婚。两人的婚姻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

  手术成功了,林可为获得了新生。而谢雨婷和魏崇刚这对夫妻却面临分手。两人都极其痛苦。这时,林可为得知内情,赶到民政局,阻止了两人离婚的决定。大家一起商议,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买肾的四十万元凑齐还给白岚。当白岚拿到魏崇刚一家变卖所有家产换来的钱时,白岚崩溃了。她终于明白金钱虽然可以买到很多东西,但买不来真情,买不来人与人之间最美好的爱。

  李耀辉入狱后开始反省。彭淑云收养了他和小情人生的婴儿,展现出伟大的母性之美。李耀辉深深忏悔。而彭淑云的无私的母爱也赢得了陈宇新对她的真正的爱。

  林可为到了另一个城市。谢雨婷、魏崇刚带着童童和司晨两个孩子开始了他们艰难但却温馨美好的人生新篇章。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某医院外科主任谢雨婷和她8岁的儿子童童正焦急地等待着出国留学四年的丈夫林可为的归来;她的同事,另一名年纪稍长的外科大夫彭淑云则陷入丈夫外遇的漩涡之中。彭淑云的丈夫李耀辉是银龙房产公司的老板,他和私人助理、风姿绰约的少妇白岚早已暗渡陈仓。这一天,谢雨婷和儿子已经坐上了迎接亲人归来的轿车,当班的彭淑云却接到一个神秘电话,让她速去丈夫新购置的别墅捉奸。而一位焦急的父亲魏崇纲正带着14岁的女儿司晨向医院赶来。

  司晨得了急性阑尾炎需立即做手术,值班的彭淑云脱岗,谢雨婷接到院长打来的电话立即赶往医院,没能亲自接到朝思幕想的丈夫林可为。谢雨婷为司晨做了成功的手术,魏崇纲十分感激。彭淑云却在车库找到了丈夫和白岚窒息在车中的身影。

  淑云克制住怒火将丈夫和白岚送进医院。而白岚正是魏崇纲的妻子,司晨的母亲。崇纲在医院走廊看到了白岚,不禁怒火中烧。谢雨婷阻止了他的不理智行为。

第二集

  雨婷回到家,想和分别了四年的丈夫林可为亲热。可林可为却对雨婷态度冷淡。雨婷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不愿面对。 崇纲去看白岚想问清是怎么回事,白岚向崇纲哭诉并请求他原谅,崇纲对她很冷淡,并且不让她去打扰司晨。

  可为向雨婷摊牌,原来,他已在美国有了同居女友,这次回国就是想和雨婷办理离婚手续,并将童童带到美国去接受良好教育。雨婷得知真相痛不欲生。

  雨婷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决定为孩子的前途着想,答应林可为带走童童。在机场,雨婷为孩子和背叛了她的男人送行。当飞机开走时,她感到一切都离她远去。

第三集

  白岚向崇纲炫耀李耀辉给她的房子,并想把房子转给司晨,被崇纲拒绝。 淑云写好了离婚协议让李耀辉签字,耀辉想到以前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又动摇了。

  白岚不愿意再挽回婚姻,摊牌要求离婚。崇纲忍受着巨大的屈辱,和白岚办理了离婚手续,独自带着女儿司晨,咀嚼着痛苦和孤独。崇纲带着司晨去饭店吃饭没想到遇见了白岚和李耀辉,司晨受不了这个打击挣脱白岚,抱着崇纲痛哭。

  李耀辉和淑云的儿子李昂收到了一叠李和白幽会的照片,冲到公司打了白岚一顿。白岚装作十分委屈,令李耀辉很是心疼,以为这事是彭淑云所为,坚决要求离婚。淑云痛苦之极。报社主任陈宇新来安慰她。陈正是曾经追求过淑云的老同学。

第四集

  雨婷独自去酒吧买醉,遇到小人纠缠,正巧崇纲赶来,化解了尴尬。此时,淑云在宇新等人的劝说下终于同意离婚。她向李耀辉交待了很多生活细节,令李耀辉有所不忍。但白岚一心要嫁给李耀辉,不断给李施加压力,同时,在事业上,给了李耀辉有效的帮助。 为了从痛苦的情绪中摆脱出来,雨婷接了一个由院长亲自安排的十分困难的手术。

  雨婷在蛋糕店巧遇正在给司晨选生日蛋糕的崇纲,崇纲邀请雨婷去家里一起给司晨过生日。不想,白岚也带了大蛋糕来看女儿。崇纲看到白岚十分生气,又见李耀辉更是怒火中烧,和耀辉发生了冲突。

  到了童童的生日,雨婷一人在家中对着摄像机给童童过生日,心里十分失落。

第五集

  雨婷在手术中遇到了极大的困难,终于手术失败了,患者死在手术台上。这对雨婷是个极大的挫伤,她的内心一下子垮了。 雨婷独自回到家,机械地收拾房间,从高高的梯子上摔了下来。

  幸好崇纲及时赶到,将雨婷送进医院, 并给了雨婷很好的照顾。雨婷开始打量起这个普普通通的男人, 发现到他身上的闪光之处。两人的心开始靠近。 白岚终于软硬兼施,李耀辉答应结婚,并举办风光婚礼。 李昂在婚礼上捣乱,将白岚的脚弄伤。但白岚强忍住痛以微笑示人,为李耀辉撑了面子,得到耀辉的赞赏。

第六集

  崇纲请雨婷看电影,又写了小文章表白自己对雨婷的感情。雨婷感到崇纲不仅为人朴实稳重,还有一种难得的赤子之情。

  白岚和李耀辉结婚后,不得不面对李昂的教育问题。叛逆的李昂不服管教,令李耀辉头疼已极。不得已,李昂回到了彭淑云那里补课,李耀辉时常去看望他们母子。这一来,又引起了白岚的醋意。

  崇纲为雨婷修改论文。两人的心靠得更近了。 但在雨婷的心中,似乎还有着前夫林可为的影子。雨婷在犹豫。

第七集

  白岚知道了崇纲开始了新的感情,去找崇纲,崇纲对她冷若冰霜。岚由去找司晨,挑拨她和雨婷的关系。

  彭淑云被陈宇新的乐观和豁达的气质感染,和他越走越近。宇新的出现却让李昂和耀辉很是反感。但生性散漫的宇新却未给淑云一个明确的说法。淑云处在迷惑之中。

  雨婷和崇纲的恋爱进展顺利,此时,崇纲的母亲因为家庭琐事从老家农村来投奔儿子。崇纲未敢将自己离婚之事告知母亲,为继续隐瞒,只得将白岚请来应付老母。雨婷打电话到崇纲家,恰巧白岚接了,雨婷赶到崇纲家,又看到白岚,雨婷十分生气。崇纲解释自己家境困难,自认为配不上雨婷。雨婷十分矛盾。

  心情郁闷的雨婷向淑云诉苦,淑云去找白岚让她离崇纲远点,否则就告诉李耀辉。

第八集

  经过一番波折,雨婷感到自己确实爱上了崇纲,决心和他一起生活。两人决定结婚。但魏母反应却很冷淡,司晨对雨婷更是不冷不热。就在两人商量结婚之际,魏母心脏病突发病倒了。眼看婚礼在即,雨婷和崇纲又陷入危机。

  就在婚礼即将举行之际,魏母心脏病又犯,这次没能被抢救过来,老人在婚礼当日去世,给两人的婚姻蒙上浓浓阴影。立刻新房变灵堂,雨婷感到十分痛心。崇纲去老家为母亲办丧事,雨婷独自面对司晨,她用一颗母亲的心诚挚地接近司晨。司晨慢慢被她打动。但白岚对女儿施以银弹攻势,在物质面前, 司晨感到迷失。雨婷也感到为难。好在这时,崇纲回来了。两人开始享受新婚的甜蜜。同时,雨婷和崇纲也因生活琐事时有磨擦。

第九集

  崇纲去老家为母亲办丧事,雨婷独自面对司晨,用一颗真挚的心去接近司晨,司晨慢慢被她打动。但白岚对女儿施以银弹攻势,在物质面前,司晨感到迷失,雨婷也很为难。好在这时崇纲回来了。两人开始享受新婚的甜蜜,

  李耀辉对白岚逐渐失去了兴趣,他看上了公司里最漂亮的女职员杨虹。白岚捕捉到这一信息,把杨虹送给了他们正要攻下的开发区的副局长老马,这一举动令李耀辉觉得白岚是个厉害的角色,但无奈,他需要白岚的手段为他赢得生意上的胜利。

  彭淑云意外遇到一名患胆道闭锁症的婴儿,出于母性和职业道德,她决定重新拾起旧专业,为婴儿手术。雨婷为她感到高兴,决定配合她一起完成这项高难度的手术。

  婚后的幸福生活使崇纲在事业上的更加努力,不久崇纲当上了副处长,雨婷为他高兴。

  一天,崇纲意外发现了抽屉中的两万美元的存单,心生怀疑,雨婷解释说是林母硬塞她的,做为一种补偿。崇纲却觉得这是因为雨婷对自己的经济状况不满意觉得没有安全感才收下的。雨婷很不开心。

  淑云和雨婷手术失败,加上雨婷又在和崇纲闹别扭,这让雨婷更觉失落。

  白岚派人跟踪到李耀辉和杨虹正在秘密同居,醋意大发。

第十集

  婴儿的情况出现转机,淑云和雨婷联手,成功的为孩子做了手术。陈宇新请客庆功,崇纲没能来参加,雨婷十分失落。淑云醉酒后在宇新家过夜,之后她看到宇新家中的女式睡衣,感到很尴尬。

  白岚到崇纲家里找他诉苦,崇纲指责她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白岚发现崇纲再婚后生活幸福心里不是滋味。

  雨婷和崇纲感到相互理解的重要,雨婷半开玩笑让崇纲签署了一份家庭规则,两人重归于好。崇纲感到压力,想重回课堂拿下经济系硕士文凭。他的认真和投入让雨婷十分欣赏。

  白岚和李耀辉商量想给李昂办理转学,离开现在的贵族学校,但李昂现在已经变得无心学习,整天和一群小混混在一起。李昂对白岚怀恨在心。一天他无意中发现白岚骗了李耀辉的钱给司晨买了个很高级的笔记本电脑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第十一集

  林可为带着童童回国看望林父林母,雨婷非常高兴,常常陪着童童父子到处玩,崇纲表现得很大度,雨婷感到很欣慰。

  童童来到雨婷家,对这个环境产生抵触情绪,他认为妈妈不应该住在这样简陋的家里,童言无忌,却让崇纲受到伤害。他让雨婷考虑清楚,这个婚姻是不是一个错误,如果是,随时可以改正,雨婷很痛心。

  司晨有了电脑以后迷上了上网聊天,却不知道她聊的正欢的对象就是李昂,她一步步走进李昂设下的局里。 白岚跟李耀辉要了三万块给李昂办转学,却把这些钱都花在司晨身上,李昂知道了这一切,决定把对白岚的恨报复在司晨身上。

  雨婷让崇纲陪她一起去参加林父林母的金婚庆典,崇纲觉得没有这个必要,这些天来积在心中的不满情绪一起发泄出来,两人闹得不欢而散。

  崇纲被朋友拉去一个高级的娱乐场所,心情不好的他借酒消愁喝的烂醉如泥。晚上,雨婷安顿好童童和可为告别欲回家,却得知崇纲还没回家,心急如焚。

第十二集

  雨婷和崇纲一起到机场为可为童童父子送行。夫妻两都感到,他们已经成了牢不可分的整体。

  宇新找到淑云,解释家中的女人睡衣是前妻丁微的,丁微是个现代女性,与宇新离异后仍朋友相处。淑云请宇新帮忙为李昂转学,宇新托付丁微。丁微和淑云在一家咖啡厅见面是竟意外看见了白岚和小马,淑云想起旧事,和丁微一起拍下了白岚和小马见面的照片交给李耀辉并告诉他当年让淑云去银龙别墅捉奸的就是白岚本人,李耀辉十分震怒。

  在宇新和丁微的帮助下,李昂成功的转进了一中,这终于让彭淑云在李耀辉那里打了个漂亮仗,同时李耀辉也知道白岚根本就没有为李昂转学的事情尽力。两人关系恶化。白岚为了挽回局面,不惜做出高姿态将怀了孕的杨虹留下来,并劝说杨虹把孩子生下来。李耀辉为白岚的大度感到高兴,两人关系逐渐缓和。

  崇纲事业发展势头喜人,为一个私企老板做项目策划获得不菲的回报。可正当崇纲和雨婷感到高兴的时候却发现司晨的学习成绩下滑得十分厉害,老师告之这也许是司晨经常上网造成的。

第十三集

  李耀辉和白岚关系恶化。白岚为了挽回局面,不惜作出高姿态,将杨虹留下来,并软硬兼施要杨虹生下和李耀辉怀的孩子。李耀辉为白岚的大度感到高兴,两人关系缓和。

  崇纲要求司晨把白岚送的电脑送回去,司晨认为是雨婷告的密。,生气地离家出走,被李昂和丁棍等人一步步引到山洞里,遭到绑架。 雨婷、崇纲去报案,白岚提供线索说司晨经常上网聊天,警察通过聊天记录查到了李昂的电话号码。

  绑架司晨并非李昂所愿,他只是想给白岚一个教训,但他的朋友却利用这一点想敲诈白岚。李昂开始同情司晨,想方设法救出司晨。丁棍打给白岚要二十万,白岚向李耀辉求救,李却十分冷淡,白岚十分寒心。

第十四集

  雨婷提着钱来到绑匪指定的地点交钱。警察出动,将绑架者逮捕。司晨获救。雨婷大无畏的行为令司晨十分感动。而受惊后的司晨也在崇纲和雨婷的帮助下渐渐恢复了平静。 李昂涉嫌绑架被抓,李耀辉紧张万分,他的律师建议他去找白岚,并让白岚去求司晨为李昂开脱。白岚拿了钱来找崇纲,反被崇纲骂走。崇纲深恨李耀辉李昂父子,雨婷说司晨会实话实说,不可能故意报复李昂。司晨道出实情,表示李昂救了她,并没有参与绑架行为。李昂无罪。淑云十分激动,并对宇新给她的支持表示感激。

  崇纲在事业上积极追求,又得到了科技成果奖,上了电视。踌蹰满志的崇纲却令雨婷感到不安。与崇纲交往的两位老板给他提供信息,开发区正在公开招聘干部,要崇纲试一试。崇纲感到这是他人生的一个重要机会,积极投入到竟聘中。

第十五集

  李昂的情绪十分低落,司晨来开导他,李昂逐渐好转。淑云看到十分高兴。崇纲学着别人的样子给开发区马局长买了礼物,但去送时,却发现礼物太轻拿不出手。恰巧白岚来找马局有事,看到崇纲竟聘,不由计上心来。李耀辉在开发区的生意涉嫌违规操作,而如果崇纲上台,可能会帮到银龙。于是,白岚利用和马局的关系帮助了崇纲,而崇纲却不知情。

  崇纲的行为在雨婷看来有些急功近利,雨婷的不满又让崇纲感到雨婷不理解他。两人关系又现僵局。 崇纲击败了对手,终于得到了开发区经济局副局长的位置,雨婷的态度却很冷淡。 郁闷的崇纲一个人喝闷酒,白岚来给他庆祝,崇纲迷迷糊糊被白岚引到了酒店房间。

第十六集

  崇纲到了开发区,职位的变动不可避免带来心境的改变,崇纲感到他的世界变大了, 心情舒畅了。李耀辉得知他当了经济局副局长,又从白岚那了解了他升官的背景,要请崇纲吃饭。但崇纲拒绝了,他表示,他会公正公平地处理一切事务。白岚告诉他,他升官是靠了她的帮忙,否则根本没戏。崇纲感到极大受挫。雨婷安慰他,表示只要他努力工作,就一定能赢得尊重,一定对得起这个职位。崇纲重新积极开展工作。

  崇纲找到宇新向他提供李耀辉的银龙公司作假的内幕,但让宇新帮他保密不能说出是他提供的消息。宇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淑云,让淑云提醒李耀辉注意点。可是李耀辉不相信,淑云气得无可奈何。

  雨婷为崇纲的工作状态感到担忧,家里家外的忙碌更使她身心俱疲。直至她病倒,崇纲也没时间陪她,反倒是司晨给了她很大的安慰。这一切,令雨婷越来越不确定,这个男人是否仍是她当初所选,矛盾中,她给林可为发了邮件,不想邮件却错发到崇纲邮箱里,两人又产生了矛盾。

第十七集

  崇纲和雨婷谈心,崇纲表示工作压力很大,很多事情不像想象中那么单纯,雨婷表示理解。

  陈宇新写的内参引起了上面的重视,上级派来调查组,李耀辉期待已久的二期土地使用权泡汤了,他得知是陈宇新上报的内参后找人打了他一顿。淑云看见断了两条肋骨的陈宇新十分心疼。崇纲来看宇新,对李耀辉更添憎恨。淑云生气的去找李耀辉理论,却发现李耀辉和杨虹在一起,淑云又生气又无奈。

  雨婷找到宇新,感觉这件事情和崇纲有关。她质问崇纲,崇纲承认是他所为,但否认自己这么做是公报私仇,雨婷不支持他这种做法。

  雨婷很久没有可为父子的消息了,打电话去美国又听说他们已经搬家了,这天意外的接到可为电话,得知他们已经回国了,原来林可为又离婚了,工作上也遇到了困难,他觉得按照自己的现状已经无法很好的照顾童童了,想把童童交给雨婷,雨婷一口答应下来,却觉得有些突然。 雨婷和崇纲商量这件事,崇纲很大度的接受了童童成为家里的一员。

第十八集

  童童的到来使原本就不大的房子更显拥挤,夫妻两商量决定卖掉雨婷原来的房子,换一处大点的住房。童童闷闷不乐的情绪引起了雨婷的怀疑,在雨婷的一再追问下童童告诉妈妈,爸爸就快死了,雨婷很震惊,而此时的可为早已离开宾馆下落不明。

  耀辉和杨虹共同计划着孩子的将来,耀辉答应杨虹等孩子一生下来就和白岚离婚。

  崇纲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可为的下落,原来可为得了尿毒症,在美国花光了所有的钱,被妻子抛弃,只得回国,但他不想麻烦任何人,只是将童童安顿好,自己就活一天算一天。崇纲给了他一点钱并答应可为在雨婷面前隐瞒这件事。一天,雨婷在邻居大妈的口中知道了一些关于可为的线索,于是发动一切关系去找他。

  崇纲在事业上越来越顺利,很受领导的重用,崇纲负责了一个建设工程的竞投标,白岚知道后找到崇纲,想拉拢崇纲一起对付李耀辉,并想和崇纲重修旧好被他一口拒绝。而这边,李耀辉为了能够中标,在暗地里联络了评标活动的评委,中标后,李耀辉高兴万分,殊不知,是白岚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

  在崇纲一家正在准备搬家的时候,雨婷得到线索赶到医院知道了可为的病情,她决定放弃新住房,把钱用来给林可为治病,崇纲表示支持并带着雨婷来到可为的住处

第十九集

  林可为的尿毒症已经非常严重,必须换肾才能挽救他的生命。雨婷十分痛苦,她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可为就这么死去。白岚找到崇纲,劝他和自己复婚,被崇纲一口拒绝。

  李耀辉行贿被市纪检委的人调查,他感到不妙,而这边白岚又提出离婚,李耀辉十分愤怒,之后不久他又发现公司里的所有属于自己的财产已经让法院查封了,知道这一切都是白岚所为,找人暗算了白岚。崇纲送白岚进医院,白岚觉得崇纲在感情上是一个依靠,但崇纲又一次拒绝了她。

  李耀辉被捕,之后杨虹在医院生下一名女婴。白岚终于得到了银龙公司,可是在情感上觉得十分寂寞。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她得知雨婷正在为救可为苦苦的寻找肾源,于是心生一计。她积极地去找肾源,终于找到了。

第二十集

  淑云来到监狱看望李耀辉,给了他很多鼓励和安慰,让李耀辉深为感动。

  白岚告诉雨婷自己已经找到了肾源,雨婷十分高兴,但随后白岚提出条件就是让雨婷和崇纲离婚,雨婷愤怒的拒绝了,表示不会出卖自己的感情。

  林可为感到自己时日不多,提出见一见父母。雨婷安排可为偷偷地在公园远远看一眼父母,这一幕让雨婷十分揪心,一回到医院,可为就陷入病危状态,看着伤心的童童,雨婷毅然决定,即使失去自己的幸福也要挽救可为的生命。她签下了白岚早已准备好的协议。 雨婷从家里搬了出来,到淑云家暂住。崇纲和司晨百般挽留也无济于事。崇纲不明就理,以为雨婷是想回到可为的身边照顾他。

  杨虹生下孩子后走了,给淑云留了一封信,希望她能够照顾这个孩子,淑云决定把孩子养大成人。李昂决定为爸爸报仇,他带着刀子去银龙公司准备杀了白岚,被随后赶到的淑云和雨婷制止了。

第二十一集

  雨婷在淑云家暂住,崇纲去接她,可是雨婷不回去。崇纲一再追问到底怎么回事,雨婷告诉他,她打算和林可为生活在一起,因为林可为更需要她。崇纲十分痛苦,但他仍不相信雨婷会如此轻率地做出选择。

  林可为的手术成功了。崇纲赶来庆祝。心力交瘁的雨婷迷迷糊糊扑进崇纲的怀抱。白岚也来到手术室外,她也在等待手术成功的消息。雨婷清醒过来带着童童离开了。司晨和童童设计想让雨婷、崇纲和好,但是没有成功。不明原因的崇纲找到正在恢复中的林可为,林可为表示他不知情。白岚又找到林可为想让他做雨婷的工作说服她和崇纲离婚,被可为拒绝。

第二十二集

  在白岚的威逼之下,雨婷将离婚协议书发给了崇纲。经过崇纲一番逼问,雨婷不得已说出了真相。两人都十分痛苦。 事情的发展令他们都感到没有他法。两人来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但内心都十分痛苦和不情愿,连办理手续的工作人员也看出这点,不批准他们离婚。

  此时,林可为从淑云口中得知了真相,他不能接受雨婷和崇纲为了自己做如此大的牺牲,在淑云的帮助下,他赶到了民政局,劝阻了两人的离婚决定。

  大家决定凑钱,在时限内将白岚买肾所花的四十万元还给她。崇纲决定将他们居住的房子也卖掉,一家人租房住。淑云也借了雨婷一笔钱。林可为则找到自己父母,林母也拿出一笔钱。当白岚看到一大堆钱放在她面前时,她感到自己彻底失败了。崇纲告诉她,钱可以买来很多东西,但买不来真情。白岚十分失落。

  淑云把李耀辉和杨虹所生的婴儿照片带给李耀辉看,李耀辉痛悔不已,在淑云面前长跪不起。林可为恢复了健康,白岚成了富婆,但精神十分空虚。崇纲雨婷带着司晨和童童一家四口过上了艰苦而温馨的生活。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