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清晨,白鹭园派出所接到一个女人的报警,家庭暴力。

  派出所的民警来到现场,一个胖女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向他们哭诉自己的不幸,而她的丈夫,一个瘦小的男人蜷缩在屋子的一个角落里,一声不啃。民警们值了一夜的班,实在是听得恹恹欲睡。耐心劝解了半天,胡小玲说:“要是还不服你们就上派出所等着去。”

  胡小玲处理完今天的这最后一件事情,就回到了自己家。家里,她的丈夫江建平正等着他。江建平的母亲江大妈买菜回来了,说你们俩难得凑在一起,今天中午我们就吃饺子吧。胡小玲和江建平没有答应,只是说,我们出去一下。婚姻登记处。胡小玲和江建平跟办事员说:“我们离婚。”

  管军从牢里出来了。一出来他就来找胡小玲,不为别的什么事儿,就是想知道他的老婆孩子到哪儿去了。胡小玲说:“我当片警也不能天天替你看着老婆。”管军急了:“核着你就只管抓我!”

  江大妈知道了儿子离婚的事情,认定了是当乘警的儿子在火车上干了什么对不起胡小玲的事,她把自己搬去和胡小玲还有孙子庆庆一起住,以示坚决不同意他们离婚。

  江建平一时没法和江大妈说清楚为什么两人要离婚,只得先上车了。在火车上他认识了推销保险的郭芳。

  这边,没了住处的管军就赖上了胡小玲。江大妈想逼儿子出车回来再回去和媳妇一起住,就主动把自己家的房子租给了管军。胡小玲说,他这种人狐朋狗友多。江大妈说:“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他出什么招咱都接。”

  管军找到了妮可,那是他牢友老虎托他照顾的女朋友。妮可对这个长相帅气又有几分沧桑感的男人很有些好感。可管军连正眼都没有瞧她一眼,这更让妮可心痒痒的。

  胡小玲终于帮管军找到了他老婆薛冬娜。这时的薛冬娜正和一个叫老钱的大款好着呢。薛冬娜就是这么一种女人:生命中不能一刻没有男人,对每个男人她都是真心,至少在两人还相处的时候。动不动就用上了真感情,但她的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受伤了也不休息,还来不及舔干净伤口她就又换新主了。

  薛冬娜背着老钱来见管军,满眼的是热泪盈眶。可管军却神情冷淡,只是说让她别误会,自己是想找女儿阳阳。不过阳阳并不搭理这个老爸,她不但扔了管军送她的东西,还叫管军以后别来看她。管军心里那叫失落呀,这就甭提了。

  自从出狱以后管军就没有碰上一件顺心的事儿。家是破了,钱也没了。以前跟他合伙做生意的涛子现在也翻脸不认帐了。管军想这多少都是你胡小玲害的,于是就赖在江大妈那儿不肯走了。

  管军有地方住了,这江建平就得找地方去了。江建平不愿意再回去和胡小玲住一起。都已经离婚了还住一起算怎么一回事。他开始找房子,不想这天敲开的竟是郭芳家的门。

  郭芳为了能让江建平租自己的房子是既费了口水又动了眼泪,最后还使了苦肉计,江建平给弄的没辙了,说:“我要是再不租你房子我还成了见死不救了?!”

  郭芳胜利了。当然,她之所以这么想江建平住进来自然是有她的小九九了。

  可这么一来,江大妈不乐意了。她又是跟踪胡小玲,又是去找郭芳,还硬要给江建平和郭芳制造一个其乐融融的家庭景象,结果弄的大家都不自在。

  不自在的还不只是他们,涛子也不自在。管军三天两头的来找他。他知道是自己理亏,所以就避而不见,一次、两次、三次,管军耐不住性子了,一天站在涛子公司楼下破口大骂起来,结果被涛子指使人一顿暴打。

  管军现在是真的有点虎落平阳的味道。以前的朋友兄弟什么的没一个不躲着他。百无聊赖的他一天正在街上闲逛偶然遇上了也是刚出狱的“大蜘蛛”。两人各诉衷肠不知不觉就多喝了几杯。等他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到了派出所,胡小玲正坐在他对面严厉地看着他。

  相对于胡小玲和管军之间的剑拔弩张,江建平和郭芳相处的是越来越融洽。平时郭芳对女儿俏俏要求挺严。终于一天把女儿逼出了病来,江建平紧张地抱着孩子跑去了医院。这一来一往,郭芳对江建平的感觉起了微妙的变化。

  管军拒绝了“大蜘蛛”的诱惑,但出路在哪儿?胡小玲说,你不如开个小店吧。管军说,“那您借我本钱吧。”胡小玲愣住了:“你看我像有钱的人吗?”管军说:“不像,您还是忙您的去吧。”

  管军开了个灯具店,钱还是胡小玲给借的。胡小玲来管军的灯具店视察,管军给她说了一通“生活歪理”,回到家里,胡小玲也隐隐觉得自己的生活是不是该变变了?

  管军的生意好不容易才有点起色,可天有不测风云,一场大火,他的店没了。胡小玲也急了,她借给管军的钱是用自己房子抵押来的。江大妈想借这个机会再把胡小玲和儿子撮合到一起。可胡小玲坚决不愿意。江建平也着急房子的事,但管军却已经把每月的贷款都按时还上了。不过管军人在哪儿没人知道。

  胡小玲因为失火的事让领导批评了,不只这个,她管区还有辆桑塔纳被盗。胡小玲整天在街上转悠找线索。

  江建平不愿意再住在郭芳家,搬了出去。

  胡小玲巡夜,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引起了她的怀疑。她冲上去死死按倒此人,打开电筒一照──管军。派出所门口,管军在等胡小玲。管军问,在你内心深处,你是不是就一直把我当成贼?胡小玲无力回答这个问题。管军看着胡小玲疲惫的样子竟有些心疼。胡小玲告诉管军,你老婆又要嫁人了,她想把孩子交给你。

  郭芳在江建平走后遇上的这个房客是个流氓。郭芳跟他拼命结果把自个给伤了。江建平去看望她,郭芳抱住他埋头痛哭。

  胡小玲在值班时接到管军的电话,说他发现了偷车的贼。胡小玲让他守住那儿。可当胡小玲他们赶到那里的时候却看见管军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管军出院后又回到江大妈家。胡小玲经常过来看望、照顾一下。一天管军站起来拿东西,结果歪歪斜斜的好像要倒了下去,胡小玲忙去扶他,管军乘势抱住胡小玲,肌肤相亲。管军亲了胡小玲; 胡小玲给了管军一巴掌。两人恋爱了。

  江大妈一天突然感觉不舒服,其实也没什么大病,但居然借这个机会她老人家又想出诈病这一出。她说自己得了癌症,快不行了,就想最后再看见儿子和小玲能再在一起。但她越是搅合这越是成不了。胡小玲到底还是要和管军结婚了,但在领结婚证的那天,管军却没有出现,他正等着他事业上的一个重大转机。好事要多磨。管军事业进了一大步,这下面就该操办结婚的事情,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管军他妈。管大妈跑来看媳妇,越看越不顺眼。结婚的事就又被耽搁下来。但这一来江建平不答应了。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不能眼看着胡小玲被人欺负。他找管军论理,可论着论着就变成了抡拳头。110接警赶到,也没有办法,“这是家事”警察说。胡小玲的同事叫来胡小玲,一边是前夫,一边是现男友。胡小玲也只有哭的份。

  胡小玲和管军终于结婚了。两人都是再婚,又都有孩子。四个人住一起。庆庆还好,可阳阳就是心里不顺,不断地给家里面找别扭。不但在家不好好待着,就是上学也不安分,她还经常逃学。胡小玲总想以情来软化她,可这丫头不吃这一套,逼急了的胡小玲把阳阳拎进了派出所。胡小玲一发起狠连犯罪分子都怕,何况一个小女孩。阳阳经这么一吓,变得老实多了。

  一天江建平给胡小玲庆庆的抚养费,随便告诉她,他要结婚了,对象就是郭芳。郭芳出院后,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江建平人好,于是软磨硬泡终于把江建平给收服了。

  比起胡小玲、管军家的鸡飞狗跳,江建平和郭芳的小家就要和谐得多。江建平也觉得挺满足的。他对郭芳说,我们什么时候去把证领了吧。郭芳抱住江建平说,只要你真心对我好,证不证的我不在乎。话是这么说,可她眼里却闪烁着一丝慌乱。

  阳阳又出事了,她和高年级的男生打架,庆庆过去帮忙。两人把一男生打成中度脑震荡。对方家长不依不饶,这可愁煞了管军和胡小玲。

  这边胡小玲的事才消停下来,那边郭芳家又有麻烦了。一个叫臧秋生的男子来到白鹭园派出所找人,要找的不是别人正是郭芳,他老婆。

  郭芳说出了真相。她说要离婚,臧秋生不愿意离婚,江建平夹在中间不知道自己算个什么。

  老虎出来了。一出来就来到妮可那儿。但妮可屋里还藏着个人,就是涛子。涛子夺命而逃。老虎不顾妮可的苦苦哀求提着菜刀就出去了。

  为了涛子的事情,管军和胡小玲闹得很不开心。结果管军迁怒庆庆,导致庆庆离家出走。全家人都忙着找孩子,管军快急疯了。一连串的烦心事儿让管军和胡小玲的婚姻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生活就是有风风雨雨,波波折折。不过风雨以后总能见到彩虹的。江大妈临终前的遗言说得好:“婚姻啊,一男一女,挺像两个刺猬一块儿过冬……离得太近吧,扎……离得太远了,冷……就得啊,一人削掉一边的刺,再贴一块儿,就不扎也不冷了,就得忍点疼……你们四个以后都忍点疼,好好过……”

  平淡如水的生活,暗影重重的矛盾,两对再婚夫妻,他们能做到“此心彼心,相偕到老”吗……

分集剧情:
第 1 集

  乘警江建平和花园路派出所女片警胡小玲平静地解除了夫妻关系,刚出狱的管军责问胡小玲作为片警没有看管好他的老婆孩子。经过一番争论后,胡小玲答应去帮管军找他老婆孩子。而此时派出所的同事都为胡小玲离婚的事炸开了锅,胡小玲的婆婆江大妈也因想挽回儿子的婚姻执意搬到了胡小玲家里,并且将整日跟着胡小玲要老婆的管军安排到了自己的旧平房去住。

  江建平在火车上执勤时处理了一起因强拉保险引起的纠纷。精明的保险业务员郭芳给他留下一个不好的模糊印象。

  管军满怀希望地走进了他原来的公司,只是他的公司早已被当初的哥们涛子据为己有。

第 2 集

  已经离婚的江建平下班后打算到母亲江大妈家里暂住,可到家后首先看到的是正在满屋子拾掇的管军。

  江大妈又让江建平碰了一鼻子灰。他只好忍受着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

  管军受狱友老虎之托去照看老虎的女朋友妮可,可妮可却对这个高大的男人产生了别样的意思。胡小玲终于替管军找到了前妻薛冬娜,但让管军难过的是女儿阳阳见到自己时冷冷的态度。

  为了让江大妈断了念想,江建平拿着胡小玲给的小广告敲开了一家房门。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个房东竟然是在火车上卖保险的郭芳。就在江建平逃一样地离开郭芳家不久,他就在火车站看到了候他多时的郭芳。

第 3 集

  郭芳的能言善辩、巧辞令色再加上她泪水涟涟的哭腔,一下子打的江建平措手不及。江大妈满心思地想把儿子给逼回到胡小玲身边,可江建平这一招让江大妈是心急如焚。到了郭芳家里,江大妈不听郭芳的解释就要把江建平的行李拖走。就在这个时候,刚下火车的江建平看到了母亲与郭芳相持不下的局面也是左右为难,但是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要求留下,江大妈伤心离去。

  管军还在为着要回自己公司的事情忙活着,可是涛子要么是不见要么就直截了当地拿话噎管军。

第 4 集

  在一次强迫的“家餐”时,江大妈苦口婆心地劝着胡小玲和江建平。可无论她怎么说,江建平一口咬定“不搬”,这一团圆饭随着江建平的起身不欢而散。江大妈始终不解儿子离婚的真正原因是什么,胡小玲的解释她也不能接受。

  接连几天,管军都堵在涛子的办公室外的走廊上以董事长的身份办公。在一次谈话后,管军被涛子的手下打的满脸是伤。管军去歌舞厅找涛子报复,就在他要出手时。胡小玲淡淡的几句话,管军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第 5 集

  江建平为了让自己住的心安,他开始和郭芳搭伙做饭,这更让江大妈气恼。管军出去找寻合适的工作,在四处碰壁后。他又想开个门脸从头来过,可又因为他以前的案底使得他处处受挫。正处失意的管军遇到新近放出的狱友大蜘蛛,两人在一起泡了几天的酒。

  俏俏在去练舞蹈的路上崴了脚,江建平回到家看到正在掉泪的俏俏。他带着俏俏去了游乐场,一天玩下来俏俏对他亲热许多。

  胡小玲带人突查大蜘蛛的临时住所时,发现大蜘蛛正在床上和两个衣衫不整的女人鬼混。推开卫生间的门,胡小玲吃惊地看到管军歪倒在里面……

  经过处理后的大蜘蛛觉得胡小玲一直在盯着他和管军,在他的鼓动下,他们离开了这个城市。

第 6 集

  管军被大蜘蛛带到外地,在他敏感地觉察出大蜘蛛要做一些违法的事情时,他毅然离开了大蜘蛛。胡小玲帮回家后的管军找了一间门面房,还帮他筹集了做生意所需要的本钱,这让管军大为感动。他用胡小玲借的钱开了一家灯具店。管军用他特有的对灯的理解,让胡小玲感触颇深。

  江建平思量过后决定要搬走,可就在这时俏俏因为发烧昏倒在家里……看着孤苦无依的郭芳搂着病中的俏俏,江建平搬家的念头有些动摇,郭芳又一次以还钱为由在火车上找到了江建平。

第 7 集

  郭芳用生活拮据往外卖房的策略收到了成效,江建平反倒断了搬家的念头。

  管军的一次偶遇迎来了一个大单子的生意,但是店里却没有资金周转,管军四处张罗也没有解决,跟胡小玲刚张开了口就又收了回来。

  胡小玲第二天就把向银行借到了六万元钱放到了管军面前,管军得知这是胡小玲拿家里房子抵押得来的,更是感激不已。那张单子的货按时交付,灯具店的生意蒸蒸日上。管军为了表示感谢,特地给胡小玲买了一套大红色连衣裙和高跟鞋,胡小玲拿回家时给江大妈发现,敏感的江大妈开始对媳妇的新生活产生怀疑。

第 8 集

  为了替哥们老虎看住妮可,管军把妮可安顿在灯具店上班,却不想妮可已经和冤家涛子勾搭了上。甚至因为妮可的疏忽导致灯具店半夜失火,胡小玲接到报警电话火速赶去……

  管军又坐到了派出所的审讯室里,再次让胡小玲失望的管军向她解释,但是胡小玲还是按捺不住怒火,质问管军拿什么去还银行的债,管军一时回答不出来。

  江建平得知后也打算帮助胡小玲还银行的贷款,但是被胡小玲谢绝。胡小玲也因为这次着火的事情受了领导批评,管军也又一次从住所消失。江大妈看到江建平还在为胡小玲担心,感觉到这是儿子复婚的好机会,又去找郭芳要求她让江建平搬出去,自己也决定搬回平房……

第 9 集

  江大妈趁儿子上班后又一次来到郭芳家,这一次江大妈的苦心感动了郭芳,江大妈终于把儿子的行李拿回了家里。不知情的江建平回到郭芳家,却发现郭芳正在找新的房客。

  江建平和胡小玲一起商量复婚的事情,但是两人都默契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胡小玲接到了几次管军的电话,告知每个月必还的银行贷款已经还上,但是管军始终不透露自己的行踪。胡小玲的管片上接连发生盗窃桑塔纳案件,可是,就在几天后的一次夜间执行任务的时候,胡小玲遇见了管军……在派出所管军生气不已,他拒绝回答胡小玲的任何问题。后来管军在苏州打工的老板前来保释,证实了这辆桑塔纳确是管军凭努力工作得来的。而管军经过思量后的表白让胡小玲头有些发蒙,找借口拒绝了管军的饭局。

  管军前妻因为又要重新结婚把女儿管阳托付给了管军,管军用刚挣来的钱租了房子,又重新开起了灯具店,准备跟女儿好好地过日子……

第 10 集

  江大妈借过生日之际,又把江建平和胡小玲凑合在一起,结果儿子的反应却让江大妈感到失望。江建平为了打消母亲让他复婚的念头,答应了同事给他介绍女朋友的要求。管军努力想培养和女儿的感情,可阳阳根本不给管军交流的机会,每回她都用话把他拒的远远的,这让管军感到有些苦恼,甚至有些自己看轻自己。

  郭芳被新来的胖子房客打伤,幸亏胡小玲及时赶到送进了医院,并将此事告诉了江建平,并劝江建平不要回避感情,更应该去面对新的感情。出院后的郭芳面对前去看望她的江建平,感情迸发向江建平表白了自己的心声,可江建平却回避开了这迎面扑来的感情。

  管军吞吞吐吐地向胡小玲表示要找她做老婆,胡小玲用玩笑为名躲开了管军的求爱。

第 11 集

  管军在和一伙偷桑塔纳的贼搏斗时,被刀子刺伤了肝脏送进了重症监护室。胡小玲为了照顾阳阳把她接到自己家里,庆庆被管军的爷们气所感动,也经常跑到医院去探望昏迷的管军。昏迷多日的管军终于在胡小玲的注视下醒了过来,胡小玲特意穿上那条大红的连衣裙去看望他,管军躺在病床上再一次向胡小玲表示将来要追求她……

  管军出院后回到家才发现自己新租的房子竟然是黑房,无奈之下胡小玲又把管军安排回了江大妈的小平房。日日的照顾相处,胡小玲的心又被管军特有的一套女人理论动摇的七零八落。

第 12 集

  江建平从管军的言谈中大概知道了管军和胡小玲的一二三,虽然他和胡小玲已经离婚,可是得知这一状况心中多少有些疙疙瘩瘩,但胡小玲也认真地拒绝了江建平的复婚要求。

  管军把所有的钱都投进了灯具店的生意,而交不上女儿阳阳私立学校的费用,就跟女儿协商转学,就近上庆庆所在的学校。但阳阳的态度激怒了管军,于是在一阵猛烈的训斥后阳阳被迫跟庆庆坐到了同一个教室里。

  受管军的启发,改变了穿着打扮的胡小玲以全新的形象出现在派出所里,而一天管军以男朋友的身份来接胡小玲时,令同事们大跌眼镜。可胡小玲却是镇定自若地和管军一起“约会”去了,经过管军一番“生死追击”,胡小玲她终于正式接受了这个与众不同的男子汉。可这让江大妈接受着实有些难度。

第 13 集

  派出所政委找胡小玲谈话,要求她慎重考虑跟管军的问题,胡小玲信心十足的接受了政委的关心。江建平因帮郭芳解决俏俏上学的事情,而不得不拜托给胡小玲,顺便试探地询问她和管军的事情,胡小玲坦言她终于找到了初恋的感觉,江建平表示理解。

  管军在一次送货的时候又接到了一笔大单子,这让他有些喜出望外。就在胡小玲和管军热恋的时候,江大妈的胃病犯了,一张癌症通知书摆在一大家人面前,经过仔细思考,胡小玲提出为了江大妈他们应该复婚,但是遭到了江建平的反对,管军也只同意帮助治病不同意胡小玲离开他……好在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发现了江大妈是误诊,所有人都舒了口气。眼看装病也无法挽回儿子的婚姻,江大妈只好无奈地接受了现实。

第 14 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胡小玲在经过一番折腾之后,更加感觉到管军的仁义和对自己的爱。也终于接受了管军的求婚。可是就在胡小玲在婚姻登记处等待管军的时候,管军却迟迟没有出现……

  管军的迟到原来是因为忙于盘下整个灯具城,并且买了套新房准备结婚用,可是几天过去了,管军仍然没有给胡小玲一个准信告诉她婚期,管军和涛子在妮可的房间里发生冲突,结果双双被扭进了派出所,一时间胡小玲的同事之间谣言四起。管军向胡小玲解释他和妮可的关系终于化解了胡小玲的怨气。就在这时,管军的前妻薛冬娜又找到了他。当薛冬娜和管军套近乎的时候,胡小玲推门进来,管军跟在她身后又是一阵好哄。可每当胡小玲问结婚的事情,管军总是业务繁忙无暇顾及……胡小玲终于按捺不住,生气的要跟管军断绝关系。

第 15 集

  管军再一次安抚好了胡小玲,两人开始朝结婚的路上走去。就在这个时候,管军的母亲管大妈为了躲债,骑着摩托车从东北来到管军家里。管军为了介绍胡小玲给管大妈认识,特意办了一桌家宴。可管大妈一看胡小玲就心里不舒服,这边江大妈作为胡小玲娘家的代表出席,两位老人因为婚事发生了争执,江大妈一气之下带着胡小玲和庆庆离席。管大妈还特意跑到派出所劝胡小玲离开管军。胡小玲备感委屈把冤气都撒到了管军身上。就在兴头上的婚事就这么生给拖了下来。

  江建平找到管军,就结婚的事情为胡小玲抱不平和管军当街打了一场。这一架似乎把管军打醒,他最终决定和胡小玲结婚,为了让这个婚礼与众不同他开始积极筹备婚礼。胡小玲也开始真正地和过去的感情说再见。

分集:1-15 16-28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