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以“女人的一夜情”为主题的谈话节目在某省会城市电视台播出并受到公众关注的当晚,该栏目主持人洪艳(李颖饰)却在与朋友聚餐时因接听一个神秘电话误入正装修的楼梯间而失足坠楼身亡。

  洪艳的丈夫、外科医生冯明达(刘之冰饰)决心将该饭店告上法庭。记者李凡(王慎吾饰)却提早将洪艳的死因在报上披露炒作,一时舆论沸沸扬扬,使冯明达和洪艳的亲人们遭受很大压力。冯明达女儿的幼儿园老师白如冰(潘雨辰饰)出于关心与同情,尽力地帮助他,却引起了她丈夫马奔的不满。

  马奔(朱洪嘉饰)是个退役运动员,与白如冰青梅竹马,但他有个难言之隐,便是因曾在运动中受伤致使性功能障碍。白如冰并没因此嫌弃他,他却因自己事业上的不顺和生活上的遗憾而深深自卑,经常流连酒吧买醉,并同在此地结识的白领丽人乔晓佳(陈曦饰)私下交往,但他看到妻子对别的男人格外关心和照顾时依然妒火中烧。

  冯明达在清理妻子遗物时,意外发现她遗下一笔来历不明的财产。他向妻子的同事、该栏目编辑何佩佩(李琳饰)询问,何佩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这使做人一向认真的冯明达很痛苦。他喝了酒,痛打了不负责任的记者。白如冰把他弄回家,照顾并安慰他,冯明达的真诚和执着也深深打动了她。

  乔晓佳原来是白如冰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当她了解了白如冰的生活状况时,极力撺掇她不要“一棵树上吊死”,并将白如冰生活的不幸转告了冯明达。冯明达出于好心,劝马奔不要讳疾忌医,有病就要治。马奔却误会妻子另有所爱,还将他的暗疾告诉给别的男人,勃然大怒,在出差前将妻子精心准备的饭菜全砸了,并将白如冰打伤。

  冯明达替白如冰治疗伤口并精心照料她。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但白如冰还没下决心离开马奔,冯明达也想先弄清妻子财产来源,还她一个清白,他们都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想一切等事情明朗化再说。

  何佩佩接替洪艳继续主持有关“一夜情”的谈话节目,自己却陷入因“一夜情”造成的烦恼中,她在外地认识并曾有过一夜情的韩冬(郑小冬饰)因失去工作跑到省城来找她,让她帮忙安排工作。何佩佩怕他说出去,只好帮他的忙,介绍他辅导杨副市长的女儿杨曦(解欣怡饰),并答应他住在自己家中。日久生情,何佩佩由提防他、排斥他到最后接纳了他。使她想不到的是,韩冬却看上了杨曦父亲的权势和地位,暗暗与杨曦开始了恋爱。

  冯明达通过调查,越来越发现妻子生前与主管经济的副市长杨一夫(廖京生饰)关系暧昧。而此时,由于洪艳的死,杨一夫也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心理与舆论压力。他的妻子姜玲(吴冕饰)是位严谨而冷静的学者,对“一夜情”现象深恶痛绝,对丈夫要求也一向严格。这使得他不能不认真对待。为解脱困境,杨一夫主动要求对他的工作进行述职评议。评议结果,他的工作受到了充分肯定。越是这样,冯明达就越成了一种威胁。于是,杨一夫手下的一些人就千方百计想要制止他。

  这时,冯明达正在某处开会,白如冰由于乔晓佳坦白了与马奔交往,知道丈夫早已对自己不忠实,极其痛苦,前去找他。这给了那些人一个机会。他们以为这对孤男怨女一定会出轨上床,便召来李凡,要他参与“捉奸”。哪想到,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冯明达与白如冰依然能无所沾染,使他们的一番布置落了空,反而暴露了他们想掩盖真相的企图。杨一夫终于向姜玲和冯明达坦白了与洪艳有过“一夜情”,而且默认属下给她送钱赠物的事实。

  马奔见妻子一夜不归,愤怒得丧失了理智,他找到冯明达,要打断他的手臂,紧要关头,白如冰用身体保护了冯明达,自己因此受了重伤。马奔也被拘留。白如冰和冯明达决定不起诉他。冯明达告诉马奔,爱不是占有,是付出。

  杨一夫在处理公务的途中出了车祸,需要马上手术。上级指定由冯明达来做。姜玲不同意,怕出意外,杨一夫却坚持要挨冯明达这一刀。冯明达最终战胜了自己,成功地完成了这一手术。姜玲依然无法原谅丈夫,提出分开一段。她在临行前问杨一夫:有没有通过自己良知与良心的评议?杨一夫决定承担责任,请求辞去副市长职务,再回到大学去。

  杨曦精神上受到巨大打击,去找韩冬寻求安慰,两人上了床,却被何佩佩回家撞见。何佩佩已发现自己怀孕,本想回来找韩冬商谈结婚的事,这一打击使她悲痛欲绝。激动之下,她失手将韩冬用水果刀刺死。自己前往警局自首。白如冰出院了,冯明达来接她,焕然一新的马奔也同时赶来,他告诉白如冰,自己已搬出家,并在离婚协议上签好自己的名字,同时,他也告诉冯明达,他要开始治病了。

  白如冰泪如雨下。

分集剧情:
第 1 集

  电视台《都市夜话》栏目谈讨“一夜情”的节目顺利通过,并于当晚播出。编辑何佩佩正在外地采访,她和本栏目主持人洪艳在电话里约定当晚赶回去与全组会餐庆祝开播,但没想到航班取消,不能赶回去与他们一起庆祝。而洪艳却和栏目组的人在酒店吃饭时,因接听一个电话,误入酒店正在装修的楼梯间,不幸失足坠楼身亡。洪艳的丈夫——医生冯明达因手术没能去幼儿园接女儿冯燕,老师白如冰一直陪着冯燕到深夜,却因此耽误了为自己的丈夫马奔过生日,马奔一气之下跑到酒吧,在这里邂逅了乔晓佳,(白如冰的同学),与之举杯对饮。何佩佩在宾馆收看自己的电视节目,激动之余,与协助她工作的韩冬饮酒庆祝,却因醉酒而与他发生了“一夜情缘”。

第 2 集

  冯明达得知洪艳的死讯,悲痛万分。他不明白自己的妻子为什么去那种隐蔽的地方接电话?接谁的电话?电视台刘主任告诉了主管经济的副市长杨一夫,洪艳已死亡,不能随他出席工业园的主持工作。杨一夫震惊了,他无法相信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白如冰也从报纸上知道了洪艳的事,她非常同情自己的学生冯燕,打电话去慰问,丈夫马奔嫌她多管闲事。乔晓佳来到白如冰家,却因有急事匆匆离开而与马奔矢之交臂。   冯明达到公安局,他想知道妻子最后接的是谁的电话?警官严正告诉他,他的妻子属意外死亡,却没告诉他,洪艳最后所接电话是副市长杨一夫打来的。

第 3 集

  冯明达在整理妻子遗物时,意外发现洪艳的巨额存款,同时他发现洪艳所开的红色跑车并非单位所配置,而属洪艳个人名下的财产。冯明达蒙了,他找到何佩佩,让她解释这一切。何佩佩非常气愤,斥责他不应该这样怀疑自己的妻子。白如冰和乔晓佳在茶屋见面,乔晓佳得知白如冰的丈夫因工作受伤,失去了生育能力,非常同情她,劝她放弃丈夫,重新寻找归宿,遭到白如冰的拒绝。洪艳的母亲因女儿的死亡而引发心脏病,冯明达将女儿托付给白如冰照看,却引起了丈夫马奔的强烈不满,与她大吵了一架。何佩佩下班时被一伙记者围住,让她解释洪艳的死因,追问洪艳是否与“一夜情”有关?何佩佩气愤之下怒斥记者。杨一夫的妻子姜玲发现丈夫情绪不佳,她冷嘲热讽,责问他是不是因为洪艳的死造成的。杨一夫大怒。

第 4 集

  洪艳的死在社会上引起了关注,记者们找到冯明达,不顾他的痛苦胡乱提问,另冯明达烦乱不安。白如冰安慰冯明达,并启发他用法律讨回公道,追究饭店草菅人命的责任。冯明达在网上发现了有关洪艳死亡的贴子,其言论深深刺痛了他,他对着洪艳的照片大叫,并将镜框打碎。马奔再次邂逅了乔晓佳,并将乔晓佳的诗集带回家。白如冰让马奔把诗念给她听,却被诗的内容所感动。马奔以为白如冰嫌弃他,对她冷言恶语,认为白如冰对死了老婆的冯明达有了情意。白如冰惊讶不已,与马奔据理力争,马奔拂袖而去。何佩佩找姜玲到电视台做节目,杨一夫对此非常不满,与姜玲发生争吵,姜玲又用洪艳来“敲打”他,杨一夫无奈之下任之而去。马奔和白如冰外出时遇到冯明达,冯明达非常热情,马奔却警告他以后离自己的妻子远点,白如冰非常难堪。

第 5 集

  何佩佩接替了洪艳的主持工作,有一天,她突然接到了与她有了“一夜情”缘的韩冬打来的电话,何佩佩惊恐万分,她想起了自己在洪艳死的当天晚上,因醉酒而干下的蠢事,追悔莫及,她怕韩冬今后会再骚扰她,便把自己的手机换了号码。马奔因与白如冰斗气,再次与乔晓佳会面,他把诗集还给乔晓佳,却忘了里面夹着白如冰放的书签。冯明达发现妻子洪艳的笔记本里有一张她与一个男人的合影,他把女儿一个人扔在家里,自己去找警官严正,严正告诉他,这个男人是副市长杨一夫。冯明达惊讶不已,他想起了洪艳生前的许多行为,内心不寒而栗。而此时,妻子姜玲无意中发现了丈夫杨一夫与洪艳的合影,她怀疑自己的丈夫与洪艳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第 6 集

  冯明达为了找警官严正,而把女儿一个人扔在家里。白如冰接到冯燕的电话,冒着大雨赶了过来,在下车时由于心急把裙子刮破了。冯明达回来后非常吃惊,白如冰埋怨他不应该把孩子一个人扔在家,冯明达非常感动。同是雨夜,马奔来到乔晓佳的住宿,乔晓佳热情似火,抱住马奔想与他共度良宵,马奔惊恐万分,逃回家来。白如冰发现马奔衣服上的口红印,马奔撤谎搪塞过去,他问白如冰的裙子是怎么坏的,白如冰怕马奔知道她去冯明达家,也对他撤了谎。宋秘书长对杨一夫早有怀疑,他故意在杨一夫面前提起洪艳死的当天杨一夫曾给她打过电话。杨一夫非常生气。记者李凡来到洪艳出事的酒店,与饭店老板策划,利用洪艳的死大做文章,把饭店捧火。韩冬喝多了酒在外面闹事,被单位开除,他再次打电话给何佩佩。何佩佩警告他不要再骚扰她,并换了电话号码。

第 7 集

  韩冬来到省城投奔何佩佩,被何佩佩强烈拒绝,韩冬以他们的“一夜情”缘威胁何佩佩。无奈之下,何佩佩将他收留下来,但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引狼入室。韩冬信誓旦旦表示自己决不把俩人的关系张扬出去。冯明达为感谢白如冰,送她一条新裙子,白如冰拒绝,冯明达只好让乔晓佳转交白如冰。乔晓佳怂恿白如冰甩掉马奔与冯明达相好,白如冰斥责乔晓佳,声明自己绝不会做越轨的事。白如冰在乔晓佳的住处发现了一本诗集,与马奔拿回家的一样,随手带着离去。深夜,何佩佩在床上辗转反侧,她担心韩冬对她图谋不轨,将门锁的严严实实的。

第 8 集

  马奔发现白如冰带回来的新裙子,白如冰骗他说是乔晓佳送的,马奔发现白如冰带回的诗集竟然是自己带回来的那本,他震惊了,忙问白如冰有没有乔晓佳的照片,当他看到乔晓佳的照片时,才知道自己在酒吧结识的女人是白如冰的同学,他不由得惊慌失措。报纸上登出洪艳生前与某高官关系密切,冯明达气愤不已,洪艳的父母找到冯明达哭闹,希望他能为洪艳伸张正义。警官严正告诉他想要查出真相不是件容易事。宋秘书长找到严正,希望他查出洪艳与某高官的事实真相,严正认为这是个人隐私,超出他的权力范围,拒绝了他,宋秘书长十分不满。

第 9 集

  姜玲发现杨一夫与洪艳的合影不见了,她质问杨一夫与洪艳有没有出轨,杨一夫非常生气与她大吵了起来。何佩佩怀疑韩冬手里有他们出轨的照片,韩冬死不承认,他竭尽全力讨好何佩佩,何佩佩无可奈何。杨一夫来到曾经与洪艳一起游玩的地方,往事历历在目,痛苦万分。冯明达来到洪艳出事的酒店门口,看到酒店生意红火,悲从中来。白如冰非常同情冯明达,想把乔晓佳介绍给他。冯燕却对冯明达表示,希望白如冰能做自己的新妈妈。白如冰十分尴尬。

第 10 集

  马奔带白如冰来到洪艳出事的酒店吃饭,白如冰约了乔晓佳,乔晓佳这才发现自己喜欢的男人竟然是自己好朋友的丈夫,马奔见到乔晓佳也非常恐慌,白如冰被蒙在鼓里。冯明达喝醉酒也来到酒店与酒店老板大大出手,记者李凡也挨了他重重一拳,白如冰和马奔把冯明达拉了出来,白如冰想送冯明达回家,却遭到马奔的反对,两人当街大吵了起来。白如冰不顾马奔的阻拦,把冯明达送回了家。并体贴的照顾他,冯明达向她哭诉自己内心的痛苦,白如冰深受感动,乔晓佳打电话数落马奔,说他不是个男人,马奔非常气愤,同时又怀疑白如冰与冯明达有暧昧关系,对她大打出手,白如冰伤心不已。

第 11 集

  马奔因一时失手打伤了自己的妻子,后悔莫及,同时对冯明达痛恨在心。乔晓佳知道马奔打了白如冰非常气愤,再次劝白如冰离开马奔,与冯明达结婚,白如冰不原意伤害马奔,一再表示自己做不出对不起他的事。宋秘书长为了取代杨一夫,在背后极力调查洪艳与杨一夫的关系,并给报社记者李凡发了一封匿名信,鼓励李凡调查洪艳与杨一夫的私情。韩冬为了能让何佩佩帮他找工作,极力讨好她,何佩佩逐渐放松了对他的警惕,并开始接纳他。

第 12 集

  冯明达为自己给白如冰带来的不便而内疚,他约白如冰和马奔吃饭,白如冰带上乔晓佳想借此撮合他们。马奔知道了白如冰的裙子是冯明达送的,非常生气,他以为白如冰一直都在欺骗他,愤怒之下,与她吵了起来,让白如冰发誓只爱自己不爱冯明达。白如冰流着眼泪发了誓。姜玲到电视台做节目,求何佩佩帮她女儿介绍一个辅导老师,何佩佩想让韩冬去,韩冬不愿意,何佩佩告诉他是辅导副市长的女儿,对他找工作很有好处,韩冬同意了。乔晓佳将马奔性功能缺陷告诉了冯明达,冯明达非常吃惊。乔晓佳希望冯明达能和白如冰结合,冯明达认为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不能轻易做决定。

第 13 集

  何佩佩领着韩冬来到姜玲家,她的女儿杨曦对韩冬非常热情,何佩佩对韩冬的轻浮感到不满意,韩冬很生气,提出不再辅导杨曦。何佩佩不得已只得好言相劝。冯明达非常同情白如冰的遭遇,但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帮助她。白如冰得知乔晓佳把马奔的情况告诉了冯明达,怕他误解,忙去找冯明达解释,希望冯明达不要胡思乱想,她不会离开马奔,更不能与冯明达在一起。杨一夫迫于舆论,心情沉重,他想起曾因为自己的关系使洪艳得到的许多好处,内心十分不安。马奔发现白如冰又去找冯明达,怒火中烧,一气之下,跑到冯明达单位,警告他不要打白如冰的注意。冯明达好心劝阻马奔,不要对自己的生理病情讳疾忌医,要勇敢的面对,表示愿意帮助他,马奔震怒了。

第 14 集

  马奔误以为是白如冰将自己的“性无能”告诉了冯明达,回到家里把白如冰痛打了一顿后离家去了北京。乔晓佳和冯明达知道后,赶过来安慰、照顾白如冰,冯明达看到遍体鳞伤的白如冰,心疼不已。乔晓佳在电话里对马奔大骂一通。冯明达的岳母对他和白如冰的交往非常生气,劝他不要去招惹一个有夫之妇。韩冬和副市长的女儿杨曦搞的火热,何佩佩训斥了他,韩冬花言巧语哄骗何佩佩,获得了她的信任。

第 15 集

  马奔从北京打回电话,询问白如冰的情况,乔晓佳告诉他冯明达在照顾白如冰,让他对白如冰死了心,马奔非常痛苦,后悔自己打了白如冰,把她推到别人怀抱。杨一夫发现自己和洪艳的合影不见了,忙打电话问姜玲,姜玲斥责他。宋秘书长为了搞夸杨一夫,给姜玲发了一封匿名信,提醒她警惕睡在身边的人。姜玲看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丈夫与洪艳出轨的事实。杨一夫四面楚歌,内心十分恐慌。

第 16 集

  马奔一再给白如冰打电话,乔晓佳看不过去,劝白如冰趁机与马奔离婚。白如冰为了不影响马奔的工作,不肯听乔晓佳的建议。冯明达也深深的被白如冰的善良所感动。宋秘书长在会上散布谣言,想把杨一夫搞臭,杨一夫非常气愤地斥责了他。何佩佩看到韩冬和杨曦在一起很般配,心里很不是滋味。韩冬一再表示自己不喜欢杨曦而喜欢她,何佩佩相信了韩冬的话,对他改变了态度。姜玲对杨一夫极其失望,提出跟他分床而睡。

第 17 集

  何佩佩和韩冬的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善,俩人在一起互相倾诉,何佩佩向韩冬讲述了自己痛苦的经历,请求他不要毁了她对婚姻的最后一点希望。韩冬跪下来对她发誓,表达自己的衷心。何佩佩终于接纳了韩冬,俩人正式同居了。冯明达带着女儿和白如冰到外面散心,使俩人的感情有了很大的进展。白如冰把冯燕带回家玩,却由于和乔晓佳谈马奔的问题而冷落了冯燕。冯燕一个人跑了出去,白如冰找不到冯燕惊慌失措。冯明达的岳母得知冯燕走失,又急又怒,把冯明达大骂了一顿。

第 18 集

  白如冰找到了冯燕,让乔晓佳把冯燕送到姥姥家。冯明达的岳母误以为乔晓佳就是白如冰,对她冷言相象。乔晓佳火冒三丈,和她大吵后离去,气得她心脏病发作。杨一夫在山上锻炼时,记者李凡设圈套,让电视台年轻的女主持人勾引杨一夫,被杨一夫识破,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冯明达的岳母告诉他,白如冰是个坏女人。冯明达不相信白如冰能做出岳母所说的事,认为这里面一定有误会,冯明达终于对白如冰表达了自己的爱,并承诺一辈子爱她、等她。白如冰震惊了。

第 19 集

  冯明达的岳母一再阻止他和白如冰来往,冯明达非常为难。杨一夫告诉姜玲在他背后一直有人借洪艳的事整他,希望她和自己站在一条站线上,共同渡过难关。姜玲到医院找冯明达,对他表达了自己的关心。冯明达误以为姜玲是为维护杨一夫的事而来。冯明达的岳母为了阻止他和白如冰接触,想让冯燕转幼儿园。白如冰知道后心里很难过,她和冯明达来到他岳母家,受到冯明达岳母的讥讽,白如冰受到刺激,躲开众人痛哭一场。

第 20 集

  何佩佩对韩冬产生了强烈的依赖,她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他,当她发现杨曦对韩冬有了爱慕之情后,内心十分矛盾。她试探韩冬是否喜欢杨曦,韩冬一再表示自己只爱何佩佩。白如冰拒绝再和冯明达见面,冯明达很痛苦。马奔从北京打来电话,希望白如冰能原谅他。乔晓佳知道后,把她斥责了一翻。白如冰非常坚决,她告诉乔晓佳和冯明达,马奔回来之前决不与冯明达交往。冯明达只能把感情放在心里,默默等待。

第 21 集

  省委工作组下来检查工作,市里指派杨一夫述职,杨一夫对自己朐有成竹。冯明达终于查清洪艳的私有财产都与杨一夫有关,他告诉警官严正,准备揭露杨一夫,严正劝他谨慎行事。马奔为了得到白如冰的原谅,买了一条她喜欢的裙子准备送给她。乔晓佳找到马奔,让他与白如冰离婚,马奔坚决不同意,并大骂乔晓佳,指责她勾引好朋友的老公,乔晓佳气得欲打马奔,却被马奔推倒在床上。

第 22 集

  乔晓佳终于把自己和马奔在酒吧相识、并差点与马奔上床的事告诉了白如冰,希望得到她的原谅。她提醒白如冰,要不是马奔的“性无能”,他早就背叛她了。白如冰不敢相信这一切,抱住乔晓佳痛哭,她终于下了决心与冯明达相见。冯明达为了调查杨一夫,来到了杨一夫的学生开的度假村,却遭到陷害。马奔回到家里找不到白如冰,给乔晓佳打电话,被乔晓佳大骂一顿。

第 23 集

  马奔找不到白如冰,便来到冯明达的岳母家要人。并以冯燕的性命相威胁,白如冰和冯明达赶到制止马奔,白如冰跪下求他放过孩子。马奔更加疯狂,把冯明达打晕在地,白如冰为救冯明达也被马奔打伤,幸亏警察及时赶到带走了马奔。杨一夫述职成功,来到渡假村庆祝,没想到姜玲带着冯明达赶来,他更没想到冯明达就是洪艳的丈夫。

第 24 集

  杨一夫在姜玲的逼迫下,承认了他和洪艳出轨的事,冯明达痛心不已。姜玲怒斥自己的丈夫,辜负她对他的信任,违背了当初自己立下的誓言。杨一夫羞愧难当,无以面对。冯明达到看守所看望马奔,马奔非常意外。冯明达苦口婆心开导他,没想到马奔又对他吼叫起来,说他乘人之危抢走自己的老婆。冯明达无奈离去。

第 25 集

  杨一夫为了工作出了车祸,来到冯明达所在的医院,领导指派冯明达为杨一夫做手术,遭到了姜玲的拒绝。杨一夫劝姜玲接受冯明达,姜玲心情十分矛盾。冯明达成功的为杨一夫做了手术。白如冰为冯明达的成功感到高兴,冯明达激动地抱住白如冰。韩冬背着何佩佩与杨曦打的火热,且私定终身,杨曦被韩冬所蒙蔽,一心一意准备嫁给他。

第 26 集

  冯明达终于把洪艳出轨的事告诉了岳父岳母,两位老人悲痛万分,从心里真正的接受了白如冰。马奔出狱后每天喝的烂醉,以此来发泄心中的痛苦。杨一夫病愈,却接到了姜玲的一封信,告诉他自己要重新考虑能否原谅他出轨一事。杨一夫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终于拿起笔写了一封辞职书,辞去副市长一职。何佩佩无意中发现韩冬与杨曦上床,彻底毁灭了她对爱情的最后一点希望,她拿起匕首,刺进韩冬的胸口。正当白如冰和冯明达准备开始新生活的时候,马奔拿着鲜花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