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76年秋天,正当人们沉浸在伟人逝世的悲伤之中时,牛红梅(蒋勤勤饰)的父亲牛正国突然失踪了,母亲何碧霞(赵奎娥饰)因生活所迫改嫁金大印(张京生饰)。青春靓丽的牛红梅接过家庭的担子,带着弟弟牛青松、牛翠柏在没有父亲的天空下,相互抚慰,慢慢成长。

  牛红梅的初恋情人,医生冯奇才(郑昊饰)帮助牛红梅找到了工作,沉浸在初恋甜蜜中的两个人偷尝了禁果。小巷混混宁红毛贪慕牛红梅的美貌,求爱不成强奸了牛红梅。牛红梅不幸怀孕,冯奇才认为孩子是宁红毛的,两人痛苦地分手。此时,小弟牛翠柏的游泳教练,回城青年杨春光(潘耀武饰)不顾一切地追求牛红梅,甚至写下爱的血书。牛红梅为了真爱流产,陪同杨春光完成高考。杨春光在拿到录取通知书之后与牛红梅结婚。

  严打开始了,宁红毛被判刑,牛青松因偷窃被收入少管所。后父金大印成了英雄,之后又由于与领导发生争执而辞职,与何碧霞一起回家乡开矿。

  回家过寒假的杨春光心不在焉,频频与大学里的女友通话、幽会,牛红梅浑然不知。牛红梅怀上了杨春光的孩子,却在杨春光的设计下流产,小弟牛翠柏的提醒使牛红梅伤心不已,精神濒于崩溃。

  两年之后牛青松出了少管所,发现了父亲的日记和一本存折。他相信父亲还活着,并开始了寻父之路。杨春光回家要求离婚,终日以打麻将度日的牛红梅去南京大学见到了杨春光的女友王祖泉,对生活和爱情丧失了信心,与杨春光离婚。

  寻找父亲的牛青松到了中越边境后杳无音信。

  一直内疚不已的冯奇才已经成为诗人,试图与牛红梅重归于好。牛红梅怀上了冯奇才的孩子,但是拒绝与冯结婚。冯奇才在绝望中赌气与牛红梅的同事王春燕结婚,一起去了广东。

  辞职回乡的金大印和何碧霞发了大财,但因金大印想要孩子继承矿山而与不能生育的何碧霞感情出现了危机。金大印希望牛红梅将怀上的孩子过继给他,遭到牛红梅的拒绝。牛翠柏为了姐姐的幸福,背着牛红梅登了一则征婚广告,求婚信雪片似的飞来。

  1983年元旦,长春巷的街坊围着金大印送给牛家的彩电看文艺晚会,在大笑之中牛红梅又一次流产了。

  已经离婚的冯奇才看到了牛红梅的征婚广告,千里迢迢回到牛红梅的身边。躺在病床上的牛红梅忽然听到了父亲牛正国和弟弟牛青松的呼唤。牛红梅在完成了姑娘、恋人、姐姐、妻子和母亲所有女人的角色之后,又将迎来新的生活......

分集剧情:
第 1 集

  1976年9月,正当人们沉浸在毛泽东逝世的悲痛之中时,纺织女工何碧雪的丈夫、右派教师牛正国失踪了。

  十八岁的女儿牛红梅天生丽质,正与医生冯奇才偷偷热恋。为寻找父亲,她和母亲四处张贴《寻人启事》。有人报信,在下游发现一具尸体,可能是牛正国。

  一家人生活陷入危机。不懂事的大弟牛青松依然调皮打架,惹是生非。牛红梅幽会的时候又被医院的保卫金大印抓获,押到家门,当众百般羞辱。何碧雪为保护牛家的名誉,争执中不小心砍伤金大印的手臂。

  正当全家担心金大印报复的时候,传来了四人帮倒台的消息,天空燃起了庆祝的焰火。

第 2 集

  何碧雪为了先发制人,带着牛红梅去找院长告金大印的状,牛红梅意外得到制药厂的工作。

  小弟牛翠柏在回乡知青杨春光的指导下练习游泳。杨春光被牛红梅的美丽吸引,在明知她有男朋友的情况下,仍利用各种机会向她示爱。

  金大印到牛家复仇,被善良的何碧雪感动,开始找各种机会接近、讨好何碧雪。但引起牛家三姐弟的反对。

  牛青松偷家里的钱买喇叭裤,被学校剪了裤腿开始逃学。牛红梅为了约会冯奇才让牛翠柏回家做饭,结果引起火灾。冯奇才想讨好牛家,反被牛青松奚落。牛家乱成一锅粥。气坏了的何碧雪带着翠柏进一家饭店吃粉,正好碰上金大印。粗俗的金大印大献殷勤。

第 3 集

  杨春光借机拥抱牛红梅,被牛红梅拒绝。牛翠柏在姐姐的引导下游泳比赛得奖。

  牛青松看见金大印穿着父亲的裤子坐在家里,便和母亲争吵。为了赶走金大印,牛青松用姐姐做诱饵,请流氓头宁红毛帮忙教训金大印。宁红毛见到牛红梅色心顿起,伙同刘小奇、牛青松等揪准机会,痛打金大印,给他戴上了高帽子进行批斗。

  宁红毛以为可以与牛红梅交朋友,却发现牛青松骗了他。于是他逼着牛青松要牛红梅的辫子。

  何碧雪愧疚,前去护理金大印,金大印趁机向她求婚。何碧雪犹豫不决,叫牛青松去跟金大印道歉。牛青松不从,对母亲大打出手。何碧雪负气出走,

第 4 集

  何碧雪一气之下嫁给了金大印。家庭的担子一下落到牛红梅的身上。欲火难耐的宁红毛威逼牛青松交牛红梅的发辫。牛青松顶不住压力,偷剪下姐姐的辫子献给宁红毛。

  宁红毛拿着牛红梅的那条辫子去找冯奇才,想让他退步。冯奇才和牛红梅却因外部的压力更加亲密,屡吃禁果。宁红毛多次讨好牛红梅不得手,趁冯奇才出差,偷偷潜入牛红梅房间,强奸了牛红梅。楼下的牛青松捂住叫喊的弟弟,任宁红毛在楼上欺负姐姐。

  心有预感的何碧雪赶到家里,却找不到复仇办法,生怕报案丢了牛家的脸,又可能失去冯奇才。思虑再三,牛红梅决定报案,但在讲述强奸细节时羞于开口,转身走出公安局。

第 5 集

  牛红梅找宁红毛报仇未果。冯奇才出差回来,知道牛红梅被强奸,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内心充满矛盾。

  牛青松良心发现决心为姐报仇,偷了金大印的手枪想杀宁红毛,却被赶来的公安抓住,审讯中他告发了宁红毛。宁红毛在强奸一女售货员时被抓。从此,牛青松也成了街头一霸。

  牛红梅发现自己怀孕了,冯奇才声称自己每次都有措施,不认这个孩子,把责任推给宁红毛。牛红梅非常伤心。何碧雪劝牛红梅把孩子处理掉。牛红梅却要把孩子生下来。冯奇才内心矛盾,几次来找牛红梅都不欢而散。

  中秋夜,牛青松威逼冯奇才跟姐姐道歉,否则就要在他身上留点纪念。

第 6 集

  牛红梅为了给孩子找一个爸爸,不惜向长相丑陋的邮递员曹辉求婚,竟然遭到拒绝。牛翠柏背着牛红梅,把她的照片送给游泳教练杨春光。杨春光对那几张照片爱不释手,天天给牛红梅写情书。牛红梅被杨春光打动,对爱情又有了新的希望。为了不让杨春光知道自己怀孕,她走进了妇产科。

  杨春光找不到牛红梅,就在住院部楼下用口琴吹响了《红梅花儿开》,终于把她引了出来。

  杨春光把牛家布置一新,踩着三轮车接牛红梅出院。牛红梅被杨春光深深感动,但杨母的到来给两人的交往蒙上了阴影。

第 7 集

  泳池边,杨春光要牛红梅换上他买的泳衣拍照。杨母赶到,对两人的交往坚决反对,要杨春光复习考大学,别误了前程。

  杨春光与牛红梅在房间里幽会。门外的杨母大喊大叫,心脏病突发猝死。

  敢做敢为的杨春光把牛红梅的泳装照片放大,挂在房间,不停地有人来参观。为了让杨春光安心复习,牛红梅让他搬到牛家细心侍候,督促他一定要考上大学,不辜负他母亲的期望。

  高考前夜,杨春光吃了太多的红薯,第二天在考场上拉了肚子。牛红梅为他忙前忙后,鼓励几乎就要放弃的杨春光考完试。当杨春光考完最后一科时,过度疲劳的牛红梅栽倒在三轮车旁。

第 8 集

  金大印升为保卫科长,以为牛家的孩子会认他这个爸,没想到再次遭遇尴尬。下班后,他到车站抓小偷,并要小偷叫他“爸爸”。一次,他发现牛青松混杂在小偷的团伙里。

  杨春光终于等来了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他和牛红梅举行了婚礼。婚礼上,牛青松给牛红梅送了一块时髦的女式手表。牛翠柏咬破指头写下“祝姐幸福”几个字送给牛红梅。牛红梅感动地流下眼泪。

  杨春光结婚后去南京上学去了。牛红梅几次计划前去探亲都被弟弟们的事耽搁了。

  牛青松被两位公安押进家门,搜出了牛青松偷盗的赃物。牛红梅把他送的那块表脱给公安,牛青松因为姐姐的不信任,倍感伤心。牛青松认为他的事情是金大印告的密,等从少管所出来一定要报仇。

第 9 集

  宁红毛被枪毙了,牛红梅常常梦见这恶鬼。江爱菊伯妈来为牛红梅驱鬼,牛红梅被江爱菊夸张的动作逗得笑了起来。金大印无意中从车轮下救出一名小孩,被撞成骨折。何碧雪请假陪护,奖金被扣,心里不平。当得知金大印的奖金也被扣之后,她去找得救孩子的母亲,希望她能证明金大印舍己救人的行为。孩子母亲怕出医药费,拒不承认。金大印请记者马艳帮助。马艳采写了长篇报道,那位母亲良心发现,带着孩子来看金大印。金大印成为舍已救人的英雄。

  牛红梅两次去南京探望杨春光不能成行。一次是单位要学习金大印的先进事迹,一次是牛翠柏的腿摔伤,这给杨春光在学校交女朋友的机会。

第 10 集

  寒假,杨春光回家,背着牛红梅偷偷给女同学王祖泉打电话。金大印坐着轮椅到少管所去作报告,当场遭到牛青松谩骂。金大印语无伦次,报告的导向出了问题。从此他被医院的江院长命令呆在家里,白领工资。医院过节的时候发了许多鸡蛋,但是惟独金大印没有。何碧雪认为这是对金大印的不尊重。

  金大印找江院长问情况。两人发生争执,金大印把江院长打伤,于是愤而辞职。金大印断了收入,何碧雪不知道今后的生活该怎么办?金大印决定回乡开矿,两人偷偷离去。

第 11 集

  在王祖泉的威逼下,杨春光匆匆回校。牛红梅怀孕了,她和牛翠柏跑到少管所,把喜讯告诉牛青松。

  接到牛红梅怀孕的消息,杨春光突然归来,与牛红梅进行羽毛球比赛,牛红梅在比赛中流产。杨春光因此悔恨不已,用特殊的方式忏悔。昔日恋人、一直未婚的冯奇才经过伪装进入病房,提醒牛红梅这是杨春光阴谋,被杨春光撞上。杨春光先发制人,说牛红梅跟冯奇才藕断丝连。受到流产和诬陷双重伤害的牛红梅脑子里一片轰鸣,她的听力因此而严重下降。

  杨春光的大学女友王祖泉偷偷赶来,与杨春光幽会,而牛红梅却浑然不知。

第 12 集

  从少管所出来的牛青松变了一个人,希望自食其力找工作,去报名参军,但因前科没被选上。朋友刘小奇拉他倒古董,他觉得这不是正道而拒绝。迷上了诗歌的冯奇才频频向牛红梅献诗,牛红梅在他优美的诗句中,突然恢复了听力。

  牛青松发现了父亲牛正国的日记和一张三千元的存折,根据日记记录找回了小学校长刘大选借父亲的两本小说和邻居江姨妈借的钱,但牛青松却没能从日记上找到存折密码。

  冯奇才经常给牛红梅送生活用品,被旁人告知杨春光,杨春光写信刺激牛红梅。牛红梅警告冯奇才不要破坏她的家庭,冯奇才提醒她警惕杨春光。

第 13 集

  牛青松怎么也想不到父亲竟然用他的生日做了密码。当他把钱取出来的时候感动得哭了。现在他才知道父亲最爱的儿子是他,他甚至认为父亲还活着,因为日记上写着他去的地方是:“南方之南,北水之滨”。

  冯奇才为了帮助牛红梅给牛青松介绍了一个工作,牛青松不愿接受。他瞒着牛红梅和牛翠柏拿那笔钱作古董生意,希望赚钱后去寻找父亲,结果钱被骗光。无颜面对姐弟和对父亲的思念,使牛青松踏上了寻找父亲的路程。

  学习成绩一直很好的牛翠柏为了减轻牛红梅的负担,放弃了读高中而直接考上了交通技校,学习驾驶,被牛红梅责骂。

第 14 集

  暑假,杨春光的插友跟牛红梅透露了杨春光在南京交女朋友的消息。牛红梅发懵,去找冯奇才询问办法,冯奇才鼓励她离婚。

  牛翠柏给杨春光发了一封电报,佯称姐姐病重。杨春光回家前,巧妙得到王祖泉父母的认可。杨春光回家后设了一个又一个圈套激怒牛红梅,希望她能主动提出离婚。正好冯奇才来给牛红梅送苹果,被杨春光拦住借机大吵大闹,陷牛红梅于被动地位。

  杨春光拉着牛红梅去办离婚手续,中途牛红梅反悔。杨春光跪下哀求牛红梅,坦白自己内心龌龊,只是利用王祖泉的父母改变命运。牛红梅决心拖垮杨春光。

  何碧雪为了开矿的资金回长春巷集资,邻居们没有人相信她。

第 15 集

  为了给母亲筹钱开矿,牛红梅把自己的房子做了抵押,何碧雪答应算他们入股。杨春光回到学校,欺骗王祖泉说自己已跟牛红梅离婚。

  牛红梅生活无聊,在牛翠柏的劝说下去上夜校,冯奇才每天晚上来陪牛红梅,但牛红梅还是听不下去,便跟邻居学打麻将。牛翠柏为了挣学费,去冯奇才联系的汽车修理厂打工。

  牛青松给家里写来一封信,说已经在中越边境找到了父亲,约牛红梅和牛翠柏一起去会面。去跟父亲会面的途中,牛红梅和牛翠柏顺路看了母亲。金大印已开到矿,但他却不提当年借钱入股的事,只把本钱还给了牛红梅。牛红梅把父亲的消息告诉母亲,母亲陷入迷茫。

第 16 集

  牛翠柏和牛红梅来到中越边境没见到牛青松。他们想偷渡,但对面的声声地雷把他们吓退。他们请人过越南打听,那人回来说牛青松已经死了。姐弟两人把带来的粽子丢进河里,祭奠牛青松。牛红梅意志消沉,整天晚上打麻将、跳舞打发时光。杨春光不停地写信刺激牛红梅,邻居鼓励牛红梅去南京告杨春光。牛翠柏偷偷给杨春光写信,要他寄三千元钱回来就同意离婚。杨春光找借口跟王祖泉借钱寄给牛红梅。牛红梅拿着这笔钱去南京找杨春光,要看那个叫王祖泉的姑娘是不是真的比她漂亮?杨春光不让王祖泉跟牛红梅见面,牛红梅一怒之下,找到杨春光的班主任告状。杨春光求牛红梅能放他一马。

第 17 集

  晚上牛红梅去看英语演讲比赛,看到了王祖泉,知道自己输在没有知识上。三人见面,王祖泉意外得知借给杨春光的钱原来是给牛红梅的,拂袖而去。杨春光和牛红梅终于离婚。牛红梅在最痛苦的时候扑进了冯奇才的怀中。何碧雪、金大印开矿赚了一大笔钱,回家宴请街坊邻居,扬眉吐气。冯奇才不满牛红梅的平庸生活,约诗友们去牛红梅家聚会,劝牛红梅提高素质,不要打麻将。没想到在医院食堂,牛红梅却将冯奇才写给她的情诗当众朗读。冯奇才愤怒的说她恶俗。两人的关系再次紧张起来。

第 18 集

  牛红梅怀上了孩子,人变得快乐起来。冯奇才想跟她结婚,但牛红梅只想要一个孩子,对男人已经死心了。在矿山拉矿的牛翠柏意外发现金大印有外遇,姐弟俩为母亲担心。金大印和何碧雪为金大印养小的事发生争吵。金大印认为自己有钱了,得找人生个孩子继承遗产。何碧雪说牛翠柏就是他的儿子。他说你的那些儿子没一个叫过我爸。牛翠柏为报复金大印,想偷矿石被抓住,气极败坏的金大印要把牛翠柏开除。何碧雪求金大印不要这样。金大印借题发挥,逼着何碧雪给他生个孩子,要不就离。

第 19 集

  杨春光给牛红梅寄来了喜糖,他与王祖泉结婚了。牛红梅为了挣钱在家车衣服,再送到服装店卖。冯奇才不时送一些保胎药和营养补品过来,告诉牛红梅要注意保胎。牛红梅摸着肚子读课文,对孩子进行胎教。冯奇才问牛红梅,为什么要剥夺他做父亲的权力?牛红梅说因为当初你曾经逃避过做父亲。冯奇才失望之极去舞厅跳舞,被人当作流氓痛打一顿。得不到爱情的冯奇才决心去广东工作。金大印想收养牛红梅的孩子,为此给她买来彩电、补品。何碧雪也来劝牛红梅,希望用这个孩子去继承矿山。牛红梅坚决不同意。

第 20 集

  冯奇才与牛红梅的同事春燕闪电结婚,两人一起去了广东。牛翠柏偷偷为牛红梅登了征婚广告。冯奇才看到征婚广告,回来找牛红梅,说春燕已跟了大款,自己爱的还是她,当初结婚只是赌气。牛红梅责怪牛翠柏偷偷登征婚广告。除夕,长青巷的人都围着牛红梅家的电视看晚会。一个小品把大家逗乐了。牛红梅笑得前仰后翻,在笑声中再次流产,做母亲的愿望又一次破灭。长青巷一阵大乱。牛翠柏和冯奇才把牛红梅送到了医院。牛青松找回了失踪的父亲。失去记忆力的牛正国在熟悉的家里慢慢地回忆着。病床上,昏迷中的牛红梅听到牛青松和爸爸的呼唤,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