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美院教师项果沉浸在与恋人沈希伦相爱的幸福之中,然而就在项果与沈希伦准备结婚之际,身处与丈夫分居感情困扰之中的项果的母亲——黃静西意外发现沈希伦的母亲竟是她一直怀疑与自己丈夫有不正常关系的那个女人,黃静西坚决反对女儿与沈希伦的婚事,她认为如果女儿与沈希伦结婚是继丈夫之后对自己的又一次伤害和侮辱,同时作为母亲她也对女儿今后的婚姻命运担心不已.与沈希伦彼此相爱的项果理解母亲的心情却无法接受母亲的要求,项果最终决定与沈希伦结婚,黃静西对女儿的做法深感伤心和愤恨,她的情绪也变得更加忧郁极端和神经质,并与项果的感情产生了很深的隔阂和误解,与丈夫项康硕之间的关系也日益恶化,深爱着母亲的项果在爱情和亲情的选择之间痛苦难当.

  项果与沈希伦的婚期一天天临近,而两个家庭之间的尴尬关系却给两个人的感情蒙上了一层阴影,项果的心情则更为复杂,她在冥冥中把自己用牺牲掉与母亲之间的感情换来的婚姻当成了自己生命中的一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赌注.

  项果和沈希伦的婚礼如期举行,婚礼的那一天沈希伦的好友费闯带着新同事袁琪前来道贺,沈希伦与袁琪意外见面,原来沈希伦与袁琪曾是旧日的恋人,分手多年后在沈希伦的婚礼上见面,二人的心情都十分复杂.

  黃静西没有来参加项果与沈希伦的婚礼,项果心中十分伤心和失望,沈希伦看到这一切,在婚礼前偷偷找到黃静西欲恳求黃静西成全女儿的心愿,却不料黃静西因在家中与项康硕发生争执情绪过度激动而心脏病复发被送进医院,项果和沈希伦的婚礼不欢而散。

  婚后的项果将与沈希伦的婚姻当成了她生活的寄托和希望,而黃静西对项果的影响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项果对婚姻的看法和她的处世方式,沈希伦却对自己与项果的婚姻充满了担心和不确定.

  费闯对袁琪心生爱意,随着两个人在工作生活中接触了解的增多,袁琪开始在心里逐渐接受费闯,但希望完全拥有袁琪感情的费闯并不满足袁琪与之若即若离的交往,他对袁琪展开了更加热烈地追求.

  项果的大学同学武清是一家婚纱店的老板,她与有妇之夫谭笑陷入了感情的纠缠之中难以自拔,看着周旋于妻子与情人之间的谭笑,项果对她与沈希伦的婚姻更加充满了恐惧和担忧。

  喜爱孩子的沈希伦想要一个孩子来舒缓与项果之间感情的压力,却不知项果因惧怕和担忧而没有做好当母亲的准备,沈希伦盼望着项果早一天怀孕,而项果却背着沈希伦在偷偷服用避孕药。

  沈希伦无意中发现了项果藏在洗手间的避孕药,他十分震惊和气愤,表面不露声色的他内心对项果的感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痛苦困惑中的沈希伦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自己公司的项目中,这一切使项果对沈希伦的误解越来越深,将婚姻作为情感赌注的项果为了保全自己的婚姻,不惜将沈希伦的生意机密泄漏给沈希伦的竞争对手费闯,致使沈希伦在与费闯所在公司的竞争中失败,项果所做的一切不但没有帮助她留住沈希伦,反而使后来得知真相的沈希伦与项果的感情更加恶化.费闯也因自己的不光彩之举背上了沉重的心理重负,袁琪也因此无法原谅他.

  沈希伦向项果提出离婚的要求,不愿与沈希伦离婚的项果希望能用孩子挽留住与沈希伦的婚姻,已经停服了避孕药的项果来到医院检查自己是否怀孕,却被医生告知自己因子宫颈狭窄不能自然怀孕,项果心情极为沉重和不安,她感觉与沈希伦的婚姻面临着更多的危机,面对着欲与自己离婚的沈希伦,项果在矛盾惶恐之中偷偷做了人工授精手术.

  项果的人工手术成功了,得知妻子怀孕不知真相的沈希伦打消了与项果离婚的念头,而项果心中对自己背着丈夫做人工授精手术一事十分不安和后悔,项果提出与沈希伦出外旅行欲将孩子的真相告诉沈希伦,却不料几次欲说出真相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说出口.

  沈希伦与项果的紧张关系令沈希伦的母亲焦虑不已,面对黃静西与项果的误解,守寡多年的沈母再次组织家庭希望能以此消除沈项两家的误解,却不知她的再婚虽然让项果一家的关系有所缓和,但却让沈希伦心痛自责不已,同时他与项果之间的矛盾也并未因此而减轻.

  项果腹中的孩子暂时的降生冲淡了她与沈希伦之间的矛盾,可随着孩子的一天天长大,项果的不安和痛苦在不断加深,她的担心和害怕也越来越多,与沈希伦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令人窒息.

  在沈希伦情感困惑与内心痛苦之际袁琪来到了沈希伦的公司并给予了沈希伦莫大的支持与宽慰,二人感情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武清终于决定与谭笑分手,结束这种毫无结果的感情开始新的生活,她找到谭笑,二人痛苦地分手。而此时沈希伦与项果的婚姻已面目皆非,深爱着沈希伦的项果变得十分神经质,而沈希伦也越来越对他与项果的感情充满了失望,两个人的共同语言也少之又少,项果腹中的孩子成了维系两个人关系的唯一纽带。

  武清与男友婚礼在即,可就在婚礼举行之前,武清却改变了主意解除了与男友的婚约,她在心中无法忘怀与谭笑的那份感情,她不想为了忘记一份感情而去伤害另一份感情.

  袁琪与沈希伦的交往在让各自轻松的同时,也让两个人心中因无法确定的感觉而充满困惑,更让深爱着袁琪的费闯嫉恨不已。

  谭笑意识到自己对妻子和武清的伤害,内心充满愧疚和痛苦的他搬出家与妻子提出离婚,武清心中百感交集。

  沈希伦与袁琪的交往被项果发现并误解,她的心中悲愤不已,痛苦中的项果在母亲身边寻找着温暖和安慰,而黃静西对感情极端的认识让项果陷入了更深的痛苦之中.

  武清与谭笑又走到了一起,两个人憧憬着未来的生活,但受到情感伤害的谭笑的妻子的种种行为让两个人的感情面临着许多烦恼。

  项果看着腹中的孩子渐渐长大心中每天都惶惶不安,而此时项康硕却发现自己得了胃癌,面对得了绝症的丈夫,黃静西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对丈夫的猜疑冷漠中浪费了那么多宝贵的时间,黃静西和项康硕在痛苦中又找到了过去的温情.

  沈希伦等待着孩子的降生,他对孩子的尽职尽心令项果心中十分不安,项果在痛苦中将孩子的真相告诉了武清,武清在震惊之余劝项果去医院做掉孩子以防止今后后患无穷,项果偷偷来到医院想要做掉人工授精的孩子,可当她在B超机上看到即将见面的孩子时又含泪打消了做掉孩子的念头,痛苦无助的项果将孩子的事情告诉了父亲,项康硕心痛不已.

  项康硕的癌细胞扩散再次住进医院,项康硕临终之际,项果人工授精的孩子也在同一家医院降生了,面对父亲的离去和悲喜交加的沈希伦,项果的精神终于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对沈希伦说出了孩子的真相…

  得知孩子不是自己的骨肉,沈希伦惊呆了,他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无法接受项果所做的一切,却又无法割舍对孩子的亲情,愤怒悲伤之下的沈希伦无法原谅项果的欺骗,他决定起诉项果剥夺了他对孩子的知情权.项果乞求沈希伦不要这样做,她告诉沈希伦她已经伤害了沈希伦,也伤害了自己,她不想再伤害无辜的孩子,她只想和沈希伦离婚,带着孩子离开,沈希伦心中痛苦难当。

  正当谭笑与武清准备开始新的生活之际,谭笑的孩子在街上发生了车祸,看着昏迷不醒的孩子,谭笑心中充满了内疚,他终于痛苦地决定与武清分手回到家中与妻子孩子共同生活,武清理解谭笑的心情和处境,却无法平复心中的悲伤和痛苦,她悄悄去医院做掉了与谭笑的孩子.

  经历了痛苦煎熬的沈希伦和项果决定暂时分开一段时间然后办理离婚手续,沈希伦告诉项果,他虽然无法再与项果生活在一起,但愿意承担抚养孩子的责任,项果惨然拒绝了。

  项果带着人工授精的孩子与母亲黃静西乘飞机离去,沈希伦心中牵挂着离去的项果和那个曾让他付出过一个父亲全部真爱的人工授精的孩子,而母亲和武清真诚的话语更是让他心中久久无法平静.项果乘坐的飞机因意外事故失事迫降,沈希伦不顾一切赶到医院,当他找到安然无恙的项果和孩子时终于明白自己已无法离开她们…

  项果和沈希伦带着孩子又生活在一起,虽然他们比以前更懂得了珍惜和爱,可是人工授精的孩子似乎成了两个人心中一道一直流血的伤口,他们对孩子未来的担忧越来越多.项果告诉沈希伦:她想在孩子懂事之前找到孩子真正的父亲,她希望在孩子长大后问起他的父亲是谁时能够回答自己的孩子,也许那是她作为一个母亲最该做的.沈希伦深深理解项果的心情,他告诉项果不管今后会怎样,自己会同项果一起共同承担对孩子的义务和责任,不论今后的日子有多长,路有多远,他永远都是最爱这个孩子的父亲…

分集剧情:
第 1 集

  热恋中的沈希伦和美院教师项果准备结婚之际,项果的母亲黃静西却意外发现沈希伦的母亲陶玉莹竟是她一直怀疑与自己丈夫项康硕有不正当关系的女人,这使因感情问题一直分居的黃静西与项康硕的关系更加恶化,黃静西在项果沈希伦和项康硕的面前当面与陶玉莹发生冲突.面对突然的变故,项果和沈希伦陷入尴尬痛苦的境地.

第 2 集

  黃静西正告项果自己坚决反对她与沈希伦的婚事,项果与母亲发生争吵,与此同时,沈希伦因不满所在公司主管的所作所为与主管发生冲突,盛怒之下的沈希伦不顾同在一个公司工作的好友费闯的劝阻毅然辞职离开煌泰公司.项康硕找到黃静西希望不要因为二人的关系和误解影响女儿与沈希伦的婚事,黃静西断然拒绝.

第 3 集

  项果不顾母亲反对决心嫁给沈希伦,黃静西气愤地将项果赶出家门.项果和沈希伦带着矛盾忐忑的心情为婚礼做着准备,项果的好友婚纱店经理武清看在眼里十分担心.沈希伦旧日恋人袁琪来到煌泰公司供职并与费闯相识,费闯对袁琪充满好感.项果与沈希伦告诉黃静西二人即将举行婚礼的消息,黃静西伤心不已.

第 4 集

  项果与沈希伦的婚礼如期举行,婚礼上双方的家人都没有到场,项果和沈希伦的心情都十分难过.袁琪与费闯结伴参加项果与沈希伦的婚礼,沈希伦与袁琪分手多年后再次见面.二人心情十分复杂.沈希伦不忍项果心中难过,他在婚礼开始前偷偷来到项果家欲说服黃静西参加婚礼,却不料黃静西在家中与项康硕因激烈争吵而心脏病发作.

第 5 集

  沈希伦和项康硕将黃静西送进医院,沈希伦与项果的婚礼不欢而散.项果看着躺在急救室里的母亲难过不已,沈希伦看到心中充满懊悔的项果心情复杂,二人的感情在婚礼当天蒙上了一层阴影。

第 6 集

  黃静西出院后与项果的关系日益恶化,项果与沈希伦的关系也在幸福甜蜜之中潜藏着危机.沈希伦婚后成立了自己的杰果公司,为工作忙碌的沈希伦使项果心中感到十分落寞,项果对沈希伦的过分依恋也让沈希伦感到了心理的负担.外表开朗的武清陷入与有妇之夫谭笑的恋情之中不能自拔.费闯对袁琪的好感愈发强烈,他对袁琪展开了追求,袁琪对费闯的态度一直若即若离.煌泰公司与杰果公司同时竞争一个单子,已拥有公司股份的费闯为了在公司有更大的发展暗中找到沈希伦希望沈希伦将单子让给他,理解朋友苦处的沈希伦应允.谭笑与妻子申小艺来到武清婚纱店中拍摄结婚纪念照,面对一脸尴尬不安的谭笑和毫不知情的申小艺,武清心中充满苦涩,目睹这一切的项果除了对好友的同情更对自己的婚姻感到惶恐。

第 7 集

  武清被恋情折磨心中十分痛苦,项果尽自己所能安慰好友.沈希伦与袁琪单独见面,袁琪真诚快乐的态度令沈希伦感到十分轻松和释然.煌泰公司与杰果公司又处于竞争之中,煌泰公司对费闯寄予厚望,费闯感到压力巨大.沈希伦偷偷为项果准备庆祝生日希望给项果一个惊喜,误会沈希伦忘记自己生日的项果心中失望难过,她的表现也令沈希伦为其准备的生日晚宴悻悻而散.费闯继续对袁琪展开追求,袁琪渐渐在心里开始接受费闯.煌泰与杰果的竞争成了众人眼中沈希伦与费闯的较量,深知能力不如沈希伦的费闯心中压力不断增加.商量好要孩子的沈希伦和项果一直没有怀孕的消息,而此时沈希伦无意中发现了项果藏在洗手间的避孕药,沈希伦心中震惊不已,表面不露声色的沈希伦内心对项果的感情发生了巨大变化。

第 8 集

  项果明显感到沈希伦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不知真情的项果将这一切归结于沈希伦因沉迷工作而忽视了二人的婚姻和感情,心中十分怅然和不安.费闯情绪紧张地准备着项目方案,他希望通过这个单子不仅能取得公司的重用和信任,也能得到袁琪的欣赏.沈希伦质问项果为何嘴里同意要孩子,暗地里却背着他偷服避孕药,项果的解释令沈希伦无法信服,二人的关系为此深受影响.项果和沈希伦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和以前不一样,担心婚姻发生变故的项果希望要一个孩子以缓解与沈希伦目前的状态,但沈希伦态度的变化却令她十分不安.项果找到费闯希望他能劝说沈希伦将心思用在家庭上,费闯听后心中若有所思.心中苦闷的沈希伦向袁琪倾诉心中的苦闷。

第 9 集

  费闯的方案令董事长十分不满意,遭到上司批评的费闯心中更加不安,面对公司新派来与其共同重新制作项目方案的同事,费闯心中压力倍增.项果办好生育证并将自己想要孩子的想法告诉沈希伦,由于避孕药一事心理已发生变化的沈希伦以工作忙拒绝,二人发生激烈争吵.费闯面对压力心情苦闷,袁琪给予了他朋友的安慰,费闯心中十感激,同时他也更加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成功获得袁琪的感情.没有理解沈希伦内心的项果误以为沈希伦不想要孩子的重要原因是因为他的事业,将自己牺牲了与母亲的亲情换来的婚姻做为爱情赌注的项果将沈希伦的竞标方案偷出来送给费闯,费闯犹豫再三后接受.武清在婚纱店与谭笑拍了一张自己盼望以久的婚纱照后痛苦地向谭笑提出分手结束二人毫无结果的感情。

第 10 集

  项果心情矛盾地在家中劝慰心情失落的沈希伦,不知真情的沈希伦在项果那里得到了暂时的宽慰.武清与谭笑分手后开始了自己新的恋情以期望忘掉与谭笑的过去.费闯的成功奠定了他在公司的地位,面对荣誉和赞许费闯心中十分矛盾不安.袁琪无意中发现了费闯的竞标方案,方案的内容使袁琪对费闯产生了怀疑.袁琪证实了费闯剽窃沈希伦方案的事实,沈希伦对此无法相信,而面对袁琪的质问,费闯惊慌之下矢口否认.费闯找到项果二人约好严守秘密,却不料他们的秘密见面被沈希伦发现,沈希伦终于明白是项果出卖了自己的竞标方案,痛苦愤怒的沈希伦向项果提出了离婚的要求。

第 11 集

  面对坚决欲与自己离婚的沈希伦,项果知道一切已无法挽回,她欲以自杀来证明自己并不是沈希伦想象中的坏女人,唯恐项果出事的沈希伦拼命劝阻并告诉项果自己不会再提出离婚一事.费闯找到袁琪解释自己的行为,袁琪无法原谅费闯的所作所为,她对费闯充满失望.项果和沈希伦虽然又在一起,但二人的感情却已面目皆非.项康硕来到医院做胃部检查,却发现自己得了胃癌.被公司提升为费闯助手的袁琪决定离开煌泰来到沈希伦公司工作,沈希伦感到十分意外.项果去医院做检查,检查的结果却令她大吃一惊,医生告诉项果由于她子宫颈狭窄无法通过正常方式怀孕,若想要孩子只能进行人工授精手术,项果感觉他与沈希伦的关系面临着更大的危机,项果没有将检查结果告诉沈希伦.

第 12 集

  陶玉莹来到北京探望沈希伦和项果,心情烦躁对陶玉莹怀有成见的项果因陶玉莹到来一事再次与沈希伦发生争吵,看着伤心离去的母亲,沈希伦决定与项果分开一段时间冷静考虑一下二人的关系,沈希伦与项果的感情再次岌岌可危.项果偷偷来到医院咨询人工授精的事情。

第 13 集

  费闯得知袁琪去沈希伦的公司工作,他心中怅然若失同时也在心里对沈希伦充满嫉恨.项果的人工授精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内心忐忑不安的她在家中静静等待着手术的结果.袁琪在公司默默地关心着沈希伦并在工作中给予了沈希伦全力的支持.陶玉莹找到项康硕,她告诉项康硕自己将与一个丧偶的大学退休教授再婚以消除沈希伦与项果之间的阴影,项康硕心中感慨万千.沈希伦经过冷静考虑再次向项果提出离婚的要求,项果却告诉沈希伦自己怀孕了,沈希伦打消了与项果离婚的念头.沈希伦沉浸在即将当父亲的喜悦和兴奋之中,项果的心中却深感不安和后悔,她寻找机会一次次欲将孩子的真相告诉沈希伦,却一次次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对沈希伦说出口。

第 14 集

  怀孕后的项果整日忧心忡忡.武清决定与男友姜伟结婚,项果为武清找到自己的归宿深感宽慰.沈希伦得知了母亲再婚的消息,知道母亲良苦用心的沈希伦心中十分难过,项果却感觉十分高兴,她与黃静西的关系也因此得到缓和,沈希伦心中十分不快.黃静西虽然嘴上对项康砕仍耿耿于怀,但心中却一直盼着与自己分居的项康硕早日回家.为项果进行人工授精的诊所给项果打来电话进行回访,项果惊恐不已.沈希伦与项果的感情又渐渐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孩子成了两个人之间唯一的纽带.袁琪帮助并鼓励沈希伦与美国诺丽公司达成合作,沈希伦对袁琪充满感激.项果得知袁琪来到沈希伦公司工作,心中十分不快,而渐渐感觉到自己对沈希伦的感觉发生变化的袁琪心中开始越来越不安.

第 15 集

  袁琪感觉到自己内心对沈希伦感觉变化的同时,也感觉到项果对自己来沈希伦公司工作心中的不快,不希望影响沈希伦生活的她开始考虑离开沈希伦的公司.费闯得知袁琪欲离开沈希伦的公司去大连工作,他极力劝袁琪留下来,袁琪拒绝.袁琪与沈希伦告别,临行前袁琪终于向沈希伦吐露了自己藏在心中的情感,二人心情复杂地告别,却不料这一切被暗中观望的费闯误解了两个人关系。

第 16 集

  项果来到以前同事开的画廊,她在那里找到了心里暂时的平静.项果帮助武清布置新房,却不料婚纱店的职员将武清与谭笑的婚纱照错当成武清与姜伟的婚纱照拿到新房,姜伟愤然离去.袁琪与沈希伦仍保持着联系,沈希伦在与袁琪的通话中寻找着短暂的轻松.武清的男友姜伟终于谅解了武清,二人重归于好.项果每天都承受着内心的折磨也同时用极端的方式与沈希伦相处,二人的生活窒息难忍.项果找到费闯询问他与沈希伦是否有事瞒着她,费闯否认,项果却并没有因此消除心中的疑虑.黃静西希望项果出面劝项康硕回家,同时她对婚姻的极端认识也将项果推入了更深的烦恼之中。

第 17 集

  项果以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为由与沈希伦商量做掉腹中的孩子遭到沈希伦的坚决反对.沈希伦去天津看望母亲,项果回到家中与母亲商量做掉孩子,黃静西用自己的理论告诉项果,孩子才是确保她与沈希伦婚姻的唯一方法,无法说出真情的项果心中痛苦无助.沈希伦意外得知袁琪出差也在天津心中十分高兴.谭笑得知武清为了自己取消了婚约,他的内心十分震动,谭笑向妻子提出离婚并搬出家,他决心从此真诚对待武清为其的付出,武清心中感动不已.武清在自己的生日晚宴上感慨万千,而同来为武清祝贺生日的项果和费闯却各揣心事。

第 18 集

  项康硕搬回了家中,黃静西心中释然无比.项果来到费闯公司再次证实了沈希伦和袁琪同在天津的消息,她的心中气愤不已.沈希伦与项果在天津见面,二人都十分高兴.谭笑用武清的名字买了房子,他告诉武清离婚后将永远与武清生活在一起,武清带着喜忧参半的心情憧憬着二人今后的生活.项果偷偷来到天津并在饭店里见到了正在共进晚餐的沈希伦和袁琪,认为沈希伦欺骗了自己的项果在饭店与沈希伦和袁琪发生激烈争吵后愤然离去,沈希伦在天津四处寻找着项果.

第 19 集

  项果和沈希伦回到北京家中,面对项果的盘问,沈希伦无论怎样解释都无法使项果相信他与袁琪之间是清白的,二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项果将沈希伦关在门外并在电话中警告袁琪以后离自己的丈夫远一些.谭笑与申小艺商量办理离婚手续,申小艺表示自己绝不同意与谭笑离婚.天津事情之后,项果的内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开始以更加极端的方式对待与沈希伦的关系,两个人之间的争斗随时一触即发.申小艺找到武清的住处,她与武清进行了平和的交谈,申小艺的话深深刺痛了武清的心.

第 20 集

  项果与沈希伦的冲突不断变本加厉,二人内心都疲惫不堪也痛苦不已.忍无可忍的沈希伦再次提出离婚,项果一气之下险些流产住进医院保胎,面对这一切沈希伦再次妥协了.出院后的项果终于无法忍受内心的折磨将孩子的真相告诉了武清,武清震惊之余劝项果千万做掉孩子以防止今后的生活后患无穷,项果心中烦乱不堪.黃静西与项康硕的关系日渐好转,但黃静西在心中仍对以前的事情无法释怀,项康硕向家人隐瞒了自己病情的真相独自一人承受着癌症带来的痛苦.

第 21 集

  项果来到医院准备做引产手术,可当她在B超机上看到自己的孩子时含泪打消了做掉孩子的念头.医生再次正告项康硕必须马上做手术,项康硕意识到自己瞒不了家人多久了.痛苦无助的项果将孩子的真相告诉了父亲,项康硕听后心痛不已.谭笑和申小艺的儿子乐乐为了找谭笑在超市受伤住进医院,谭笑心中自责不已,面对昏迷不醒的儿子,申小艺终于同意了谭笑离婚的请求,谭笑心中猛然间涌起了对孩子和妻子的愧疚,他的心中痛苦不堪.谭笑做出了不与妻子离婚的决定,武清理解谭笑的心情心中却充满伤感,她偷偷做掉了与谭笑的孩子,也终于明白了自己那份永远也没有终点的感情。

第 22 集

  项康硕继续对黃静西隐瞒着自己的病情,黃静西对项康硕的病情一无所知.项康硕带着黃静西来到武清的婚纱店照了一套婚纱照,黃静西心中感慨不已也感动不已,她与项康硕又渐渐拥有了失去许久的温情.看着腹中一天天长大的孩子,项果心中充满了无助和对未来的困惑与不安,与项果相互逃避的沈希伦没有察觉项果内心的变化.项康硕终于将自己的病情告诉了黃静西,黃静西惊呆了,得知父亲病情的项果也震惊不已。

第 23 集

  项康硕的手术很顺利,出院后的项康硕回到家中,黃静西悉心照料着项康硕,仿佛要把过去因为误解和不信任浪费的时间和伤害过的情感都补回来,他们在痛苦中分享着彼此的关心和温情,沈希伦也突然意识到自己也许应该重新开始和面对与项果和即将出世的孩子今后的生活.沈希伦全心全意地尽着一个丈夫和未来父亲的职责,他与即将见面的孩子的感情也越来越深,这一切令项果心中更加不安.项康硕带着复杂的心情和黃静西一起为迎接即将降生的外孙子做着准备.项康硕的病情又开始恶化住进医院,黃静西项果和沈希伦再次沉浸在悲伤之中。

第 24 集

  项康硕临终的那个夜晚,项果的孩子也在同一家医院降生了,当项果抱着刚刚出生的孩子和沈希伦一起赶去见父亲最后一面时,项果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悲伤和痛苦将孩子的真相告诉了沈希伦,沈希伦惊呆了.项果和沈希伦终因心中的爱没有分开,一转眼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三年的时间里黃静西和陶玉莹成了最好的朋友,也成了项果和沈希伦无话不说的亲人.武清也终于在经历了情感的困惑后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