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青春天真的林小溪未婚怀孕,为了爱她放弃了大学学业,一年后她抱着儿子前往北凌,通过老同学张建伟找到了久无音讯的男友唐进,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唐进身上,但她不知道唐进已经有了一个富有的女友葛虹。唐进对小溪的到来感到愧疚不安,瞒着葛虹对小溪尽量弥补自己的过失。

  小溪沉浸在恋人重逢的幸福中,浑然不觉身边的唐进已慢慢滑入了犯罪的深渊。唐进挪用葛虹的钱承包了医学院的药厂暗中制造摇头丸,不料药厂却莫名发生火灾。医学院保卫科干事肖东亭在调查时邂逅了独自在外的小溪,他对小溪一见钟情。而小溪却对他毫无感觉。

  唐进最终答应了葛虹的求婚而同小溪摊牌,小溪大为伤心,无奈接受了恋人负心的现实,但她无意中发现了唐进制造摇头丸的真相,仍然爱着唐进的她劝唐进洗手悔悟。唐进大惊,只得软禁了小溪,甚至一度要杀掉小溪灭口。为保护儿子,小溪仓皇中误杀了唐进,惊慌失措的小溪向张建伟借钱逃离了北凌,无意中带走了葛虹送给唐进的一只名表。

  惊恐绝望的小溪开始了她的逃亡之路,她身无分文的来到常平,被好心的胡大妈收留。胡大妈的儿子胡庆庸俗浅薄,吝啬小气,却对小溪一见钟情,多次背着胡大妈帮助小溪。小溪生活日渐窘迫,为了谋生四处奔波,去做小时工,甚至去做小姐,幸有胡庆的帮忙照顾才多次摆脱危机,小气的胡庆只有对小溪才不那么吝啬心疼。

  小溪在常平忐忑不安的惦念着北凌唐进的案情。在北凌,唐进尸体被发现,伤心的葛虹觉察唐进还有一个女朋友,她发誓要找到这个女孩子为唐进报仇。而肖东亭则怀疑唐进之死同制造摇头丸有关,更怀疑葛虹可能就是当初因贩毒而害死自己姐姐的童年至交陆小莲。发誓要查清唐进之死以及葛虹的真相。肖东亭对小溪的突然失踪感到诧异,但丝毫想不到小溪同唐进之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小溪儿子突患重病,绝望之下小溪将唐进的名表典当以支付手术费,再加上胡庆的悉心照顾,孩子最终病愈出院,胡庆趁机向小溪求婚,胡家的善良平静打动了小溪,她尽管感觉不到自己对胡庆的爱,但在心里,胡家已经成为小溪颠沛生活的平静港湾,于是小溪没有拒绝胡庆,小溪将看病剩下的钱交给胡庆做木材生意。

  胡庆受伤,小溪单身前往滨州谈生意,此时肖东亭正在滨州过节,没想到在此他再次邂逅了自己魂牵梦萦的小溪。肖东亭在一次抢劫中帮助了小溪,但当他提及北凌的初识时小溪大为惊恐,她不愿回想起那段充满痛苦和血泪的回忆,不知面前这个陌生人有什么企图。但当肖东亭向她表明自己的爱慕之情时,她认定肖东亭只是一个无恶意的好人,她友好的向肖东亭表明自己的母亲身份,肖东亭却以为她是在骗自己,小溪决定带他回家看看真相以打消他的念头。

  到了胡家,眼前的现实令肖东亭大感震惊,又大为伤心,他无法控制自己对小溪的感情。而他不知道,小溪尽管看上去平静,但内心已经因他的出现和追求而荡起了涟漪。

  葛虹终于查到小溪就是唐进另外的女朋友,她决定找到小溪。而此时的小溪却正因肖东亭的不断来访而心慌,肖东亭要小溪嫁给自己,小溪冷静的拒绝,但她告诉肖东亭,他给了自己一生从未有过的感觉,两个人同时意识到了对方对自己炽热的感情。

  葛虹找到小溪并将她绑架,但当她得知这只是一个跟自己一样受了唐进骗的女孩子,她冷静的放过了小溪。

  小溪突然接到匿名勒索信,声称知道唐进死亡的真相,小溪渐渐平静的生活重新变得恐怖惊悸起来。惊恐的小溪只得向胡庆借钱,无奈之下答应胡庆举办婚事的请求。但小溪一直思念着肖东亭,她要肖东亭带自己离开。可她无意中发现肖东亭正随同一帮警察在调查唐进之死,她恐惧而又愤怒的提出了分手,肖东亭再三辩解也无济于事。

  胡庆被确诊肝癌,小溪心痛于他所遭受的苦难而尽心照料,此时张建伟却突然露面,敲诈小溪的原来是他!他狰狞的再次敲诈小溪,被本欲自杀的胡庆暗中发现。胡庆背着小溪同张建伟见面,选择了同张建伟同归于尽,他为自己给了小溪一个没有忧愁的未来而欣慰。

  小溪开始愧疚于自己对胡庆的背叛,决定离开常平。而此时的肖东亭逐渐发现小溪同唐进之死有关,他陷入了痛苦之中,他疯狂的调查葛虹并通知小溪,希望由小溪举报葛虹来争取宽大处理。但就在他调查的最后关头,畏惧自己受到制裁的小溪却悄悄的将消息通知了葛虹,肖东亭的调查功亏一篑,自己反被葛虹陷害陷入囹圄。

  小溪得知肖东亭被陷害后万分愧疚,愤怒的责问葛虹。她决然投案自首,以自己的入狱换取肖东亭的重新自由,最终帮肖东亭完成了对葛虹等人的调查抓捕,而自己则要去为青春的冲动过失去反省赎罪。

分集剧情:
分集:剧情简介 1--13 14--26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