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发生在东北一个叫做源江县的地方。

  在"远看春草近却无"的播种季节,源江县秀水乡永平村的农民抢种了村里的机动地。然而好景不长,正当农民们沉浸在"见苗三分喜"的喜悦之中时,乡长华兴宇指示永平村村主任李林伙同地痞郑三等,集中全乡的拖拉机将遍地青苗毁于一旦。

  由于不堪忍受继续在以华乡长为首的坐地户干部和村民们之间受夹板气,秀水乡党委陈书记一气之下向县委递交了辞职报告,撂挑子不干了。

  由于正是春播的大忙季节,这可让源江县县委书记李清泉左右为难,他找来县委组织部长孙天祥,反复权衡之下,李清泉想到了一个能人--榆树乡党委书记徐大地。

  秀水党委书记的任命,引起了乡长华兴宇心里极大的不平衡,这个曾经伺候走好几位党委书记的坐地户,决定故伎重演,挤走徐大地。

  徐大地对这项任命非但不兴奋,而且怀有强烈不满,因其在榆树乡任书记时治理有方、政绩卓著,县委早就对他吹风调到县里任财政局长,何况女儿俏俏又面临中考,进城已成迫在眉睫之势。然而却偏偏把他派到最穷、最乱的秀水乡。因而和组织部长红过脸、醉过酒,最终还是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任命,并在县委书记那里要来了尚方宝剑:可以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制定土政策;要有干部任免权:可以抗上等。

  他所就任的秀水乡绝大多数农民只能维持温饱,这就意味着还没有摆脱贫困。

  他所面对的乡民既朴实善良得可爱,又愚钝落后得可怜。

  更加令人发指的是横行乡里的罪恶和靠腐败堆积成的富贵。

  惟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待自己如母亲般的老姐姐就住在秀水,可他万万没料到老姐夫田中田因了自己的到来,没有守住寂寞清贫,甚至没有守住道德的底线,从而给自己造成了许多麻烦……

  县交通局局长王英,虽然很注意自己的操守,从不以县委书记夫人自居,但在一些人眼里她就是县委书记。

  王英设宴给徐大地饯行,顺势推荐自己插队时老房东李大可的儿子李林,在仕途上能够得到徐大地的照顾。徐大地佯醉,并寻求王英给予秀水以修路方面的支持。

  欢迎徐大地到任的酒会设在香香酒家,徐大地认识了秀水缔结上的特殊任务--女老板漂白粉。更让他痛心的是乡政府威信扫地,成为象漂白粉这样的人物贬低嘲笑的对象……

  在接待上访中他又发现了许多问题:给双目失明的老汉推派电影费;乡村两级干部吃饭店不给钱等等。他本打算在乡政府丁秘书那里得到点有价值的真实情况,可是这个老油条通篇说的都是废话……

  更耐人寻味的是华乡长,主动找他谈话,让他步前任老陈的后尘,回县城做个寓公,把权力交给自己……

  在徐大地微服私访的过程中,他发现问题比群众反映得更严重。一怒之下,他当场撤掉了望江村支部书记李得胜的职务。

  徐大地通过调查了解,他深深地感到了秀水乡的落后,主要症结在于党的基层组织涣散无力,他决心整党,并亲自到县委向李书记面陈利害,徐大地发自肺腑的说道:"我们党就好比一棵参天大树,而基层的党组织就是这大树的根,如果根要是烂了,那这棵大树还有好吗?!"最后他终于从李书记那里得到了支持。

  在他主持召开的第一届党委会上,华乡长却意外地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免掉李得胜支书职务,没有经过党委集体研究,这个决定无效!这迫使徐大地做了检讨,并收回决定。后来多亏组织部长孙天祥派人协助,才使徐大地的整党收效显著,开除处分了一批腐败变质的共产党员。在老百姓为之欢呼的同时,上告信也纷纷飞向了县委、市委……

  徐大地本来想把家偷偷摸摸地从榆树搬到秀水,可是没想到华乡长把场面搞得非常庞大。除了动用公款在漂白粉饭店设宴,还让乡里纪检委员替徐大地记礼帐……

  徐大地掉进了华乡长为他设计的泥沼里,事事力不从心,处处有人跟自己作对,一张网已经向徐大地张开、收紧……

  徐大地的姐夫田中田利用徐大地这顶红伞,在孤寡老人那里占用土地,接受村主任李林施舍的好处。这个曾经非常卑微的庄稼人,开始把自己设计成显贵,大有一种平地起空的感觉和活法……

  这一切都不被徐大地所知。

  他在和华乡长去县委开会回来的路上,巧遇省中草药基地办公室的罗主任,当他听说发展中草药生态园有利可图,于是使用阴谋和真情将这个项目留在了秀水。为了使中草药生态园早日上马,他让永平村马上规划公路,这正好给村主任李林造成报复告状户潘喜林的机会。李林指使郑三将潘家的责任田规划进公路里去,进而导致潘喜林的儿子潘大海被郑三毒打。夜半李林家柴禾垛失火,民警拘走潘大海。徐大地明确表态支持村委会。群情积分的农民群众,除了夜里摘了乡政府的牌子,而且还要聚众上访,徐大地分明感到自己站到了群众的对立面。

  于是,他从派出所接出潘大海,向潘喜林负荆请罪,徐大地的真诚感动了潘喜林,他不但宽容了徐大地,甚至想杀掉看家狗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潘喜林除了给徐大地提供村里规划公路之所以不敢取直,是为了绕开机动地这个巨大的黑洞之外,还领他到了知情人老支书家,谁知老支书已被李林转移得不知趋向。

  徐大地运用智慧将华乡长和李林批发到外地考察,然后找到王英求援,派人规划出新的公路方案。李林遥控指挥郑三将原设计公路路基的树木砍掉,意图造成既成事实。徐大地立即指示司法介入,面对黑恶势力的代表郑三,徐大地体现了共产党人的大无畏精神,他凛然到:"今天我打死你,我是英雄,我是为民除害;你打死我,我是烈士!"

  为了不暴露机动地的黑幕,李大可、李林使出浑身解数,运动李清泉,运动王英,甚至运动上了田中田。李大可投李清泉所好,打着招商引资的幌子,要在新设计公路的路线上引进外资建游乐场。李清泉找到徐大地,让他给李大可创造条件,被徐大地拒绝;王英决定动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冻结公路建设资金及中止人力支援;李林为了让田中田利用亲情游说徐大地改变方案,致使田中田背负了自己的人情债。但这一切均没奏效,徐大地成了权力场中有争议的人物。

  李大可对徐大地还没有失去最后的希望,投其女儿俏俏所好,送去了笔记本电脑,并以安排其妻李玉华的工作,向徐大地发出了友好的信号。

  为了将来大农业的需要,为了秀水人才结构发生根本变化,徐大地通过罗主任认识了省农大的叶校长,并和农大达成了共同办学的协议。在推荐考试中,华乡长瞒着徐大地,指使监考人员让田小甜的名字代替了纪山川,而徐大地在红榜前当众撤掉了自己的外甥女田小甜。徐大地这一举动深深地打动了永平村的会计纪洪彬,使他拿出了永平的假账,永平的铁板开始松动。

  虽然徐大地和李清泉顶了几回牛,可李清泉对徐大地仍然厚爱有加,尤其是澄清了一些举报信的内容之后。其时正逢市委组织部举办副处级后备干部培训班,李清泉力排众议,推荐徐大地参加学习。

  在市委党校期间,李林指使夜总会小姐秋萍不断进行骚扰,进而给别人造成徐大地挂上小姐这一事实,一时舆论大哗……

  在秀水乡,李大可则利用牌桌,使田中田尝到了"一支笔"的妙用,不断以徐大地的名义在漂白粉的饭店签单,以次顶替输掉的赌资……

  而这一切,徐大地都一概不知。

  徐大地在党校学习期间,还到狱中探望了郑三,用真情打动这个浪子说出李林纵使他转移老支书、放火烧李林柴禾垛的真相。经过几番辗转,徐大地在精神病院见到了神智清醒的老支书,并让乡里将他接了回去。

  王英出于对李大可报恩的思想,决计抽回资金。徐大地放弃通向副处级一个重要环节--面试的机会,回县里向王英通报已经掌握到的李林经济上的情况,王英在明白事情真相之后,决定全力支持秀水的公路建设。而当徐大地回到党校,徐失去了一个进步的机会,还背上了一个纪律处分。

  秀水的一些人以华乡长为首,在徐大地挂小姐这个事上可谓机关算尽,做足了文章,致使徐大地同妻子李玉华、女儿俏俏之间产生了感情危机……

  交通局局长王英派了最好的技术员来到秀水,正当徐大地要全副身心投入修路之时,市委机关报刊登一封群众来信,举报他大吃大喝,"气愤至极"的华乡长在全乡掀起了一场销毁该日报纸的活动……

  县纪检委及时介入,最后真相大白,原来徐大地的饭条子都是田中田所为。而为此事,田中田被派出所关了进去。华乡长及时将此事委婉地告诉了徐大地的老姐姐,致使这个善良的姐姐对自己的弟弟产生了极大的误解……

  历尽坎坷,秀水的公路终于顺利开工了。在修路过程中,徐大地治伏了村里一霸于大楞,同时给一个嫖娼的村干部设计一个工作非常繁重,如何努力也完不成的套子让他钻进来,进而免掉,让这个叫做李龙的干部体面地下场,使他不至于活得没有面子……

  乡政府的牌子在一天夜里失而复得,在被粉刷一新并挂上红花的牌子面前,徐大地潸然泪下……

  没等公路修完,小城镇建设又提到了工作日程。徐大地在拆除违章建筑中拿自己的外甥田德开刀,制服了漂白粉,并不计前嫌,将贸易大厅的工程承包给李大可,在掌握充分证据的前提下,开除李林出党,将永平多余的机动地全部分给农民。

  在许多外出考察期间,华乡长为了证明自己的工作能力,在浮套上做足了文章,险些酿成大祸。在县委书记面前,徐大地推功揽过,主动承担责任,检讨错误,徐大地的人格力量终于使华乡长对徐大地产生了发自内心的敬重……

  这时传来了徐大地姐姐病危的消息……

  老姐姐的逝去使徐大地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尤其是在老姐姐临终之际,这个一生清苦的女人向弟弟展示这些年弟弟给她的全部钞票时,使得徐大地这个钢铁一样的汉子泪如雨下……

  就在青纱帐起身的时候,一场百年不遇的暴风雨袭击了源江县,袭击了秀水。在大灾面前,华乡长充分袒露了做人的良心,共产党员的责任,展示了一个基层干部的风采,在危险中救出自己的死对头--告状户潘喜林一家及其他群众……

  让县委书记暴跳如雷的是徐大地拒不执行县、市防汛指挥部将水库开闸放水的命令。在经过数次电话中的交战之后,李清泉不得不带上组织部长,冒雨连夜赶往水库,宣布对徐大地撤职的命令。谁知天公作美,雨过天晴,徐大地为秀水的乡亲们保住了那一库活命水……

  县委书记李清泉陪同市委组织部长考察徐大地,谁知他没在乡政府干事,却到潘喜林家里保媒。市委领导对他"既干正事,也有闲心"颇感兴趣,于是感到现场。当问及他为啥保这宗媒时,徐大地说:"潘喜林是共产党的忠良,忠良不能断后……"

  公路终于通车了,贸易大厅终于奠基了,秀水迈向了繁荣,而徐大地则没能参加秀水这个节日,徐大地沿着乡路向远方走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故事发生在东北一个叫做源江县的地方。

  正是春播的大忙时节,在源江县秀水乡的永平村,长期苦于缺地种的村民们因为不满村委会班子利用机动地以权谋私,在村里的"专业告状户" --村民潘喜林的带领下夺回了本该属于自己的机动地。

  村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撒下了种子,同时也播洒下汗水和殷切的希望……

  不料这件事严重地触犯了村、乡两级某些领导干部的个人利益,秀水乡华乡长授意永平村村委会主任李林,伙同村治保主任郑三等人要毁掉青苗,重新夺回机动地。

  狂风大作,秀水的天空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霾,几十辆拖拉机开入机动地,农民们撕打着、哭嚎着,拖拉机反复在刚刚长出青苗的机动地上碾压,眼看着绿油油的青苗眨眼间毁于一旦,村民们被伤害的心里仿佛又被深深地撕开了一道伤口。

  长期郁结于村民心中的不满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村民们和郑三一伙打成一团,情势异常危急。一直受华乡长排挤,长期赋闲在家的乡党委书记老陈闻讯后,连忙赶回村里试图调解,不料由于他一贯软弱可欺,义愤填膺的村民们根本就不买他的帐。

  由于不堪忍受继续在以华乡长为首的坐地户干部和村民们之间受夹板气,老陈一气之下向县委递交了辞职报告,撂挑子不干了。

  由于正是春播的大忙季节,这可让源江县县委书记李清泉左右为难,他找来县委组织部长孙天祥,反复权衡之下,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能人--榆树乡党委书记徐大地。

  徐大地在榆树乡治理有方,政绩卓著,深得老百姓的拥戴;县里有意安排他到财政局任局长,何况女儿俏俏又面临中考,不料自己非但没有被调回县里,反而却被派到了全县最乱最落后的秀水乡!徐大地一时有些想不通,甚至对老朋友孙天祥也起了误会。

  与此同时,华乡长以为老陈一走,自己理所当然的会接替乡党委书记一职,因此颇有些踌躇满志。

  在孙天祥家,徐大地借酒浇愁,醉得不醒人事,而与此同时,徐大地的妻子李玉华和女儿俏俏却正憧憬着搬回县城的情景。

  半夜,徐大地酒醒后不辞而别,清晨李清泉接到孙天祥的电话,深谙徐大地秉性的李书记哈哈大笑,告诉他徐大地的思想肯定通了;果然徐大地连夜赶回家是为了去做妻子李玉华的工作。

  而徐大地的老姐姐一家就住在秀水乡永平村,可曾经对徐大地有过救命之恩的老姐夫田中田听到徐大地要到秀水任职的消息,立刻忍不住在村里到处吹嘘张扬起来,村主任李林闻讯后也来巴结田中田,这一下更让田中田受宠若惊起来。

第 2 集

  徐大地设法作通了妻子李玉华的思想工作,在当面向李清泉要了几项特殊政策作为尚方宝剑之后,徐大地毅然决定到秀水任职。

  徐大地刚从县委出来,忽然接到李书记的爱人--县交通局长王英大姐要宴请他的电话,正好徐大地有意让王英扶持秀水乡的公路建设,便欣然赴宴;不料酒席上,王英委婉地暗示徐大地此次去秀水,希望他照顾提拔一下永平村的村委会主任李林,原来李林是王英当年下乡插队时的老房东李大可的儿子,徐大地无奈之余,只有佯醉才算搪塞过去。

  而当华乡长收到县委关于任命徐大地为新任党委书记的报告后,不由得恼羞成怒,这个伺候了好几任党委书记的坐地户乡长把当上党委书记当成自己最后一个希望,因此对于徐大地的即将上任备感压抑。

  就在徐大地由榆树到秀水上任的路上,榆树的众多父老乡亲自发地来送徐大地,面对许许多多真诚的农民,徐大地备受感动,连在场的孙天祥等人也分外感慨,天底下只有农民最好交,最透明的还是农民啊!而一行人到了秀水地界后,永平村主任李林设计与徐大地'巧遇',并给徐大地留下了一个敢于坚持原则的不错印象。

  徐大地终于来到了秀水乡政府,和华乡长甫一见面,气氛多少有些尴尬。欢迎徐大地到任的酒宴设在了"香香酒家",同时徐大地也因此结识了秀水乡鼎鼎大名的一号"茬口"--香香酒家女老板"漂白粉"。谁知席间漂白粉对乡政府干部的一番贬损嘲笑却让徐大地如坐针毡,同时也让他敏锐地感觉到了秀水乡政府各级组织涣散,党风不正,乡政府更是在群众中威信扫地等种种弊病。

  与此同时,田中田也凑热闹地自己找到饭店来认亲。

第 3 集

  饭后徐大地谢绝了华乡长和丁秘书等人的"美意",自己掏钱付帐,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带来一种深深的触动;不料却引起了要找新来的乡党委书记告状的潘喜林的误会,以为徐大地刚刚到任就来饭店大吃大喝,遂当面对徐大地怒骂而去。

  在跟徐大地的初步接触中,华乡长敏锐地感觉到徐大地来者不善,他一方面积极寻求上层路线的庇护,一方面加紧网络自己的小集团成员--副乡长孙冬,永平村村主任李林和望江村村主任李得胜,几个人连夜密谋要给徐大地的工作设置障碍。

  徐大地找到乡政府的"四朝元老"丁秘书了解秀水乡基层的干部情况,不料却在明哲保身的丁秘书那里碰了个软钉子,但却意外得知永平村的村支书老曾,因为背负了村主任李林的沉重的人情债无法偿还,现在根本就是吃粮不管事,永平村的党委领导已经名存实亡的情况。

  入夜,潘喜林和自己的儿子潘大海正在研究继续上访的事情,这时潘大海的老同学--田中田的小女儿田小甜却把潘大海约了出去,邀请他第二天来家里参加自己父亲的生日聚会。原来田小甜和潘大海自幼青梅竹马,现在更是把他作为自己的意中人。无奈潘大海却自认家世不配,不敢高攀。

  第二天,田家因为徐大地要来为老姐夫祝寿,一早便忙活起来,对徐大地有着养育之恩的老姐姐田母更是喜上眉梢。但同时也警告自己的家人不要给徐大地的工作添麻烦。

  姐弟会面,自然其乐融融,一家人欢聚一堂,而此时田中田却以请客借凳子为由在村子里奔走卖弄,村主任李林闻讯后更是连忙赶来溜须奉承,不料田小甜却是满腹的不高兴,原来直到席终人散,潘大海却依旧不见踪影……

第 4 集

   华乡长为试探徐大地,私下未经请示便决定把徐大地外甥田德开的酒店作为乡政府的伙食点,徐大地谢绝了华乡长的"好意",和丁秘书研究决定把入不敷出的乡政府食堂对外承包出去,因为这样即可以在为干部提供服务的基础上为乡政府创收,又可以在根本上杜绝乡干部在外面大吃大喝的问题。

  就在徐大地正式上任的第一天,来上访的群众就挤满了乡政府的办公室。这里既有反映乱摊派和干部大吃大喝的,也有反映乡干部以权谋私,计划外超生的,徐大地兵来将挡,公正廉明地处理了各村一些长期得不到解决的老大难问题。

  可是让徐大地多少有些意外的是,很多群众反映的问题都出在永平村,而潘喜林更是把矛头直接对准了永平村村委会主任李林,直言永平村的机动地有黑幕。恰在此时,徐大地又一次接到了县交通局长王英大姐在永平村打来的电话……

  徐大地急忙赶过去,却被王英拉到李林家里吃饭,面对着村民们的交头接耳和指指点点,徐大地有心拒绝,无奈王英和李林盛情难却,席间听着王英对李林的夸赞,徐大地却隐隐预感到自己对李林的第一印象似乎有误,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工作遇到了许多意料之外的压力和束缚。

  而接下来更加耐人寻味的是,恰逢周末,徐大地正打算回家看望妻儿,华乡长却深夜来访,并且竟然当面暗示他不如和自己的前任老陈一样回县城去享福,把实际权力让给自己……

  带着一丝迷茫和疲惫,徐大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在家里,他从妻子和女儿的身上得到了巨大的精神鼓舞和安慰,他在家里只是略做停顿,便独自悄然返回了秀水乡……

第 5 集

  面对着大量群众所举报的干部腐化问题,徐大地利用周末回家看望妻女的机会,独自驾车下乡进行调查私访,期间他发现村、镇某些基层干部的腐败问题比老百姓反映得更加触目惊心,一怒之下,他当场撤掉了鱼肉乡里的望江村支部书记李得胜的职务!

  回到乡政府,徐大地还想找丁秘书侧面了解一下群众反映的副乡长孙冬超生的事情,不料老于世故的丁秘书却借故躲开去了。

  对于秀水基层党组织涣散,党风不正的现象,为了有利于其他各方面的工作能够更加顺利开展,徐大地决定首先要在全乡整党,并亲自到县委向李书记那里面陈利害,徐大地发自肺腑的说道:"我们党就好比一棵参天大树,而基层的党组织就是这大树的根,如果根要是烂了,那这棵大树还有好吗?!"最后他终于从李书记那里得到了支持。

  王英再次宴请徐大地,席间介绍他认识了如今已是富甲一方的农民企业家李大可,徐大地看出李大可似乎有意要巴结自己,为了不授人以柄,徐大地再一次运用小聪明逃离了饭局,不想却意外地撞破了副乡长孙冬超生的事实。

  正在徐大地踌躇满志地准备开始整党工作的时候,谁知在他主持的第一次乡党委大会上,华乡长却意外地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撤掉李得胜支书职务的决定没有经过正常的组织程序,这个决定无效,而且迫使徐大地当众做了检讨并收回决定!

  会议结束后,华乡长又私下来找徐大地,向他解释自己完全是从工作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并非是有意要和他作对,徐大地唯有苦笑。为了整党工作的顺利开展,徐大地不得不给孙天祥打电话搬救兵,而与此同时,华乡长一伙却为徐大地工作上暂时陷入的困境举杯相庆。

第 6 集

  正在徐大地感到孤掌难鸣的时候,多亏自己的老朋友,县委组织部长孙天祥派人协助,才使得整党工作在全乡顺利开展起来,期间潘喜林再次来上告永平村机动地的事情,与此同时,华乡长等人却不断地搞小动作,令徐大地清楚地感受到了来自县委,甚至是市委的某些领导的压力。

  在县党委,尤其是广大群众的有力支持下,秀水乡的整党工作终于取得了巨大成绩,经过调查核实,乡党委开除处分了以李得胜为首的一批腐败变质的共产党员!整党打击了丑恶,伸张了正义,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随着秀水干部群众的面貌焕然一新,徐大地也考虑为方便自己工作,打算把自己的妻子女儿接到秀水,他叮嘱丁秘书严守自己要搬家的秘密,惟恐一些人会借此做文章,不想老奸巨滑的丁秘书却把这个消息委婉地泄露给了华乡长。

  深夜,田德来到徐大地的住处,请求他利用职权多多照顾自己饭店的生意,同时透露出华乡长一伙人经常在香香酒家聚会的事情。

  对于徐大地整党所取得的巨大成绩,华乡长自然是如坐针毡,他利用徐大地把家从榆树乡搬到秀水的机会,自作主张的大讲排场,而且还以徐大地的名义,动用公款在漂白粉的酒店里大摆宴席,甚至有意指使乡里的纪检委员刘文江亲自为徐大地记礼帐,面对着巨额礼金,徐大地默然无语……

  接下来在送女儿俏俏去秀水乡中学报到的时候,徐大地却震惊地发现乡中学教师们竟然挤在仓库里办公,工作环境十分恶劣。

  从学校回来后,徐大地独自一个人到漂白粉的酒店,用自己的钱付清了搬家请客的费用。

第 7 集

  在工作取得一定成绩的同时,徐大地也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困惑,他独自一个人到老姐姐那里,躺在田母的膝上,回忆起自己儿时种种单纯的快乐,并由小时侯的捕鸟联想到自己的宦海生涯,向田母毫无顾忌地倾诉着自己工作上的压力和不被理解的一腔疲惫……

  不过好在徐大地和妻女终于团聚了,正在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李林的父亲李大可突然找上门来,埋怨他搬家没有通知自己,临走时扔下了一笔丰厚的礼金;徐大地委托丁秘书把李大可的礼金转送给了乡敬老院。

  李大可吃了哑巴亏,可为了儿子李林的仕途着想,他决定重金扶植田德的酒店,想要以此来达到讨好徐大地的目的,不料却掀翻了自己的老相好--漂白粉的醋坛子。

  华乡长听说李林和县委书记李清泉一家的特殊关系,一心想要巴结李书记,闻听李书记生日到了,连忙拜托李林送去礼金,不想却被李林私吞,到县城去和漂白粉的女儿秋萍鬼混去了。

  而与此同时,田中田也不甘寂寞,仗着有徐大地的名头撑腰,竟然打起了侵占村里孤寡老人五婶那半亩土地的歪主意……

  徐大地和华乡长在去县里开会回来的路上,巧遇了省中草药基地办公室的罗主任,当他听说发展中草药生态园能为农民带来巨大利益和实惠时,立刻施巧计将罗主任"扣留"在了乡里,并邀请罗主任顺便考察一下秀水乡的自然情况。

第 8 集

  面对着徐大地等人的盛情款待,罗主任自然盛情难却,不料山路崎岖,汽车无法通行,徐大地向乡民借了一匹马,并亲自为罗主任牵马坠蹬。

  在山路上,徐大地对罗主任倾诉着农民们生活的困苦和艰难,徐大地从心底里对农民的那种深厚的感情使得罗主任大为感动,他尽心尽力地考察了秀水的土壤气候条件,结果发现秀水乡的地质土壤条件非常适合中草药的种植,简直就是他梦想中的中草药生态园!

  在不期而至的山雨中,两个人却仿佛看到了农民们早日脱贫治富的朝阳,两双大手也紧紧地握到了一起。临行前,罗主任叮嘱徐大地抓紧修路,别耽搁了中草药基地的建设。

  徐大地大喜过望,为了使中草药生态园早日上马,徐大地兴冲冲指使永平村马上开始规划公路建设方案,同时委托华乡长去县里张县长那争取修路专项基金,不料华乡长出于一己私心,惟恐徐大地取得突出政绩对自己的政治前途不利,那样自己想要爬上党委书记的职务更要难上加难了,因此对修路一事颇有些阳奉阴违;徐大地当然不明就里,他亲自到县城寻求县交通局长王英的支持。

  村委会主任李林一直对田小甜颇有好感,几次三番地想要亲近小甜,都被小甜回绝了,因为她的心早已经归属于潘大海,这让李林对潘大海妒火中烧,不想潘大海却以为田小甜贪图李林的富贵权势,对小甜产生了误会……

  由于潘喜林这几年一直想方设法告李林有关机动地的状,李林早已怀恨在心,而公路规划正好给村主任李林一个报复告状户潘喜林的机会。李林指使地痞郑三绕过村里的机动地,而将自己的眼中钉--潘喜林家的责任田规划进公路设计方案里去,进而导致潘喜林的儿子潘大海因为抗争被郑三毒打。

第 9 集

  夜半李林家柴禾垛失火,民警不分青红皂白抓走了潘大海。

  对于此次放火事件,不明就里的徐大地以为是永平村村干部出于坚持原则,而少数村民还不理解修路的积极意义才造成的,因此当众明确表态支持村委会和李林。

  这一来激起了群众强烈的对抗情绪;徐大地本来是一心为公,此刻却分明感到自己似乎站到了群众的对立面,不由得备感委屈。

  还是自己的外甥女田小甜的到来才解释了其中的原委,原来潘大海并不是真正的纵火犯,小甜同时也进一步揭露了李林在永平村一手遮天和利用机动地以权谋私的内幕。

  徐大地恍然大悟,恰在这时,丁秘书急匆匆地来向他汇报,群情激愤的永平群众趁夜摘了乡政府的牌子,徐大地望着乡政府空空的门垛,心里体会到了农民心中的愤慨和失望,他对欲采取补救措施的丁秘书喃喃道:"让他空一段吧,空一段有好处……"

  徐大地和华乡长在路上拦住了准备集体上访的群众,徐大地诚恳地检讨了自己工作中的失职,眼见得局势趋于平缓,不料华乡长一番挑拨,群情更加激愤。

  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永平村的曾支书突然出现,他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拦在了上访的人群前:"我要向上级反映情况,否则就对不起我是个党员,对不起大家救了我这一命……"不想体弱多病的曾支书因为过于激动,话未说出便昏了过去,徐大地叮嘱他要首先养病。

  与此同时,李大可也从李林那里知道了机动地的内幕问题要比想象得严重的多,李大可恨铁不成钢,可为了保住儿子的前途,李大可决定将错就错,自觉加入了排挤徐大地的一伙。

  徐大地亲自赶到派出所,保出了蒙冤入狱的潘大海,徐大地亲自护送潘大海回家并向潘喜林负荆请罪。而与此同时,华乡长一伙也加紧了对徐大地的陷害排挤,李林尤其诱惑好吃懒做的田中田低价购买了村里一块机动地,旋既又帮他转手高价卖了出去,凭空让田中田得到了一笔巨款……

第 10 集

  徐大地当面向潘喜林坦承了自己的错误,憨厚的潘喜林原谅了不明就里的徐大地,两人促膝长谈,越谈心理越敞亮,家徒四壁的潘喜林为了招待徐大地吃饭,甚至想把家里的看家狗杀掉,徐大地愈发真切的感受到了一个普通农民对党的深厚感情……

  在和潘喜林交谈的过程中,徐大地逐渐清晰了李林一伙人以权谋私的卑鄙伎俩,和规划公路之所以要绕开机动地的真正内幕,但是苦于潘喜林手头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而当潘喜林领他到真正的知情人--曾支书的家里时,老支书却已经被李林和郑三转移得不知去向了。

  田中田得了李林施舍的好处,立刻到漂白粉的酒店里挥霍起来,期间正好遇上李大可,李大可有意通过田中田拉拢徐大地,因此对田中田格外热情,这让田中田的虚荣心异常满足,席间田中田喝得酩酊大醉,回家时醉卧路旁,幸亏潘大海路过发现将其背回田家,大海由此也和小甜重归于好。

  为了驱除工作上的阻碍,徐大地策略地将华乡长和李林打发到外地观光考察,然后亲自去调查了永平村的机动地问题,并找到县交通局王英处求援,以任命李林为修路副总指挥为代价,除了赢得王英资金和技术的支援外,还由县交通局派技术员科学规划出了穿过机动地的新的公路设计方案。

  同时徐大地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策略地教育和改变了犯超生错误的副乡长孙东,要他在负责修路的过程中戴罪立功。

  正在外地游山玩水的华乡长和李林听说公路设计方案更改,不由得大惊失色。

分集:1-10 11-23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