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贺子达和姜佑生从小在乡下一起长大,一起参军,到1947年的时候,已经都是旅长。贺子达的妻子杨怡和姜佑生的妻子楚风屏也是好友,一天,上级密电姜佑生,杨怡曾在白区工作时被捕叛变,令姜相机处置。姜数次核实无误,决定带怀孕的杨怡突围,待其生下孩子后,执行枪决……

分集剧情:
第 1 集

  1992年,军区档案馆的会客室接待了前军区司令员贺子达。老人此行的目的是要更正在战争年代牺牲的妻子杨怡的一些档案资料。1947年的夏末,贺子达的好友姜佑生和楚风屏的婚礼即将举行,贺子达前来祝贺这对新人,他的妻子杨怡也被调到这块阵地上。一名投诚过来的干部见过杨怡同志在拥蒋声明上签过字!总部立刻指示阵地负责人姜佑生审查已怀身孕的杨怡。

第 2 集

  在人证、物证面前,姜佑生不得不做出关押杨怡的决定。杨怡得知自己的被关押是因为在那份拥蒋声明上签字的事,原来,数年前,杨怡曾被国民党关入监狱,与杨怡同时入狱的,还有著名民主人士邵梦迟先生。杨怡当时的工作就是负责邵老先生同我党的联系,邵老先生让她签字出狱,是为了送一条重要的情报。总部的吴大姐知道此事,但吴大姐正在苏联养病。

第 3 集

  姜佑生告诉杨怡,上级无法证明她是无辜的。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杨怡生下了一个男孩之后,杨怡在战场上自杀了。根儿把这个新生的婴儿抱回家,在孩子的布包里,发现了一张烧焦了的四人合影照片和一只耳环。战斗结束了,周天品向姜佑生报告杨怡和孩子都死了。楚风屏也要生孩子了,想到杨怡,她万分痛苦。

第 4 集

   一年后,姜佑生和楚风屏的孩子已经蹒跚学步。一天,老号长谢石榴来到这个小院,他误把楚风屏的孩子认成是杨怡的孩子。姜佑生劝说楚风屏把儿子留给田嫂,他给自己的儿子起名解放,给田嫂的孩子取名支前。田嫂给两个孩子起了小名,自己的孩子叫大碾子,另一个叫小碾子。贺子达终于知道了真相,他去找姜佑生,动手打了姜佑生。楚风屏情急之下,对贺子达说他的孩子还活着。

第 5 集

  楚风屏来到乡政府,寻找自己孩子小碾子的下落。在这里,她碰到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叫司马童,据别人介绍,是个烈士的孩子,楚风屏收养了这个孤儿。乡长说这个孩子的母亲是一个叛徒,可能孩子的爹也不愿意认这个孩子。田嫂送回了一个孩子,但实际上这是田嫂自己的孩子大碾子。因为大碾子身体不好,田嫂存私心把大碾子说成是楚风屏的孩子送到这里来,希望他得到更多的照顾。

第 6 集

  贺子达逼着姜佑生交出自己的儿子,楚风屏抱出孩子交给贺子达。根儿决定抚养这个“叛徒”的孩子,并给孩子取名叫根生。贺子达领着大碾子寻究杨怡之死的真相,得知杨怡是自杀,这使他更坚定妻子是清白无辜的。在镇上,大碾子跟一个小孩打架,这个性格倔强的孩子给贺子达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第 7 集

  大碾子上保育院来了,这忙坏了院长楚风屏。姜佑生有事没事都来保育院看孩子,有时和贺子达碰上。老号长从湖南老家接来了自己的妹子石娥,贺子达像对待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热情招待,贺子达对她说,自己是一个孤儿,是老号长领着他参加了革命。部队要编写军史,文书向贺子达了解情况,贺子达把战斗在第一线的老号长介绍给他们。

第 8 集

  曾经让贺子达搭过车的资本家小姐主动来到贺家,其实这也是楚风屏安排好了的。这位小姐一来就亲自下厨做饭。朝鲜战争爆发了,姜佑生和贺子达率领的部队都在积极备战。部队决定派周天品所带的团作为先遣团。田嫂的丈夫田大年从部队回家探亲,一家人见面非常兴奋。

第 9 集

  贺子达所在的部队在进行军事演习,姜佑生部队的战士也热火朝天地讨论着战事。姜佑生发现了一个叫李兆魁的勤务兵很有军事见解,便破格提拔为作战处参谋。李兆魁偶然露出军中的一些传言,讲他与贺军长关系不和,姜佑生和贺子达同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都在对方的请战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这对曾经生死与共的兄弟和战友又站在了一起。

第 10 集

  贺子达要送石娥去识字班。贺子达还破例亲自去了识字班接石娥,这引起了家属们的议论,并纷纷猜测石娥与贺军长的关系。石娥承受不住压力,终于不敢再去识字班上课了。贺子达索性让老号长把妹子嫁给自己,石娥站出来揭掉了自己心中的那块伤疤,她说自己曾经被男人糟踏过!赴朝观摩团来到前线,贺子达也即将赴朝

第 11 集

  在朝鲜战场的山洞里举行的酒会上,已是战斗英雄的周天品频频向贺子达敬酒。贺子达和姜佑生从战场上回来,贺子达和石娥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贺子达再次让老号长将妹妹嫁给自己,老号长坚决反对,石娥发现自己怀孕了,老号长震怒,本想一死的石娥坚定了活着的意愿,她要为这个自己十分尊敬的男人生下这个孩子。

第 12 集

  石娥一个人走了,她让楚风屏替她保密已经怀孕的事。朝鲜战场上,贺子达率领的部队为了多消灭敌人的两个师而耽误了与姜佑生合围的时间,姜佑生非常生气,部队首长严厉地批评了贺子达的指挥。战争结束后,贺子达得知石娥已走。1995年,贺和姜被授予少将军衔。姜调任海军湛山基地司令员,贺调任湛山警备区司令员。两家的孩子们也都长大了,已经参加部队文工团的姜乔乔对贺解放表现出了好感。

第 13 集

  老号长说要到乡下给石娥的女儿盼盼过生日,又勾起了贺子达对石娥的思念。回乡后,石娥同学校的杜校长请老号长为孩子们作了一堂革命传统报告。全军展开比武竞赛,训练异常刻苦。贺子达发现了一个倔强但很有潜力的小伙子,这就是根儿的儿子张根生。来部队探亲的根儿隐隐认出了当年曾在大石山上打过仗的团长周天品……

第 14 集

  在姜家,乔乔同解放撒娇,被回家的楚风屏撞上,她非常惊讶。楚风屏跟丈夫说了这件事,姜佑生也感到非常焦虑。他们分别找到两个年轻人谈话。任性惯了的乔乔根本不听母亲的劝阻,姜佑生的理由也说服不了贺解放。贺子达却打来电话,扬言自己的儿子娶定了姜家的女儿。没办法,姜佑生认为只能将隐瞒了多年的实情告诉大家,楚风屏说出她们二人是亲兄妹。

第 15 集

  贺解放开枪打了张根生。贺解放被地方公安局带走。姜佑生追问枪是从哪里来的,原来是司马童从家中偷着将枪带出去,司马童对大家说出了他知道的实情:贺解放是他们的亲儿子,并说自己也是爱着乔乔的。贺子达千方百计见到了吴大姐,但是吴大姐已经得了严重的老年痴呆症,已经不能把杨怡“叛变”的真实情况告诉他了。

第 16 集

  全国开始批判《海瑞罢官》,老首长也被审查了,有人提醒贺、姜,最好停止军事演习。贺解放私自爬上渔船,威胁船长带他出海观看演习。海上起风浪,贺解放失踪了。姜佑生指挥部队虽然竭尽全力,但仍没有找到贺解放,贺子达更是怪罪他,从儿子失踪后,贺子达的状态让人十分担心。

第 17 集

  在姜家,借着给老号长祝贺五十大寿,楚风屏将一切事情说出,贺子达十分诧异。贺子达真诚地感谢姜佑生夫妻给了他十几年的父子情。意外地,碾子被人搭救回来了!但当得知关于自己的一切真相时,他质问大人们,自己是该姓贺还是姓姜?

第 18 集

  “文化大革命”开始,司马童当了一支造反派的总司令。一天,他来动员张根生揭发贺子达包庇儿子行凶,张根生没有答应他。很快贺家出现了大字报,其中还有诬蔑杨怡是叛徒的揭发材料。事情最后得到了澄清,是司马童在幕后安排了一切。楚风屏在单位里挨斗,当姜佑生得知贺子达受到的冲击竟是司马童一手指使的,他们的父子关系终于走到了崩溃的地步。

第 19 集

  乔乔请求父亲能让碾子留在海军里,姜佑生拒绝了女儿的请求。在他的内心里,他隐隐地感觉到这场运动将带给姜、贺两家人巨大的冲击。社会形势越来越乱,贺子达失踪,姜佑生下令全力寻找。其实,贺子达是在军校门口遭到了红卫兵的毒打,他的手臂断了。

第 20 集

  司马童从乔乔的嘴里听说母亲被自己的那伙人整治时,前去理论,但他已被造反派组织开除出去。贺子达被人带到林区农场边参加劳动边接受审查。来人让他交代与老首长的关系,还让他揭发老婆“叛变”的事情。在林场,贺子达病得非常严重。已是林场革委会副主任的石娥见到了病中的他。

分集:1-20 21-45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