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大东集团财务部部长滕浩在举行婚礼前夕,集团595万元巨款被人利用转帐支票提走,掌管财务印章的滕浩涉嫌监守自盗。警察贾超西却将目标锁定青年企业家史哲明和滕浩挚友庄海。就在展开调查之时,史哲明身亡,庄海失踪。 在随后的5年里,滕浩连遭离婚和失业的打击……

分集剧情:
第1集

  9月29日,大东集团595万巨款被人利用转帐支票提走,唯一掌管集团财务印章的财务部长滕浩涉嫌在结婚前夕被警方拘审。年轻有为、心高气傲的滕浩不仅不配合警方的调查,却以撞墙自杀证实自己的清白。负责“9.29”案件的刑警队长贾超西深知此案不同以往,在复杂严谨的取证过程中发现转帐支票全是通过电脑扫描伪造的。经过进一步的调查追踪,贾超西渐渐把可疑目标锁定在明达公司的总经理史哲明和会计周红宾两人身上。取保候审的滕浩回到家中,看到父亲因不能承受这场突变而中风、新婚妻子罗薇在自己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和自己在银行工作的同学庄海结伴去了娘家。他痛苦、愤怒。为了尊严与清白,仇恨的种子在他心中燃烧。正当警方准备展开进一步追查周红宾、史哲明时,却发现他俩先后被杀害。

第2集

  警方在杀害史哲明的斧头上发现了庄海的指纹,但庄海已不知去向。罗薇向滕浩解释自己是因为父亲病危的原因才让庄海顶替滕浩回家安慰父母。滕浩不能原谅罗薇,两人感情日益冷淡。史哲明的未婚妻舒小凡因接受不了史哲明去世的事实,患精神忧郁症住进了医院。滕浩因渎职罪被判处三年缓刑,大东集团也解除了他财务部长的职务。一直以来被誉为大东集团接班人、事业春风得意的滕浩无法接受这飞来的横祸,可面对现实,他开始了为自己洗脱罪名、还自己清白的复仇计划。首先他认定阴险狡猾的史哲明没有死亡,为追寻史的下落,达到让史哲明现身的目的,滕浩装扮成神经病接近跟踪史哲明最爱的女人舒小凡。而美丽善良、神经脆弱的舒小凡一见到滕浩就惊恐万分,不能自制,精神几乎崩溃。

第3集

  舒小凡悄悄地离开医院去淡水镇看望史哲明的父亲,并给史老爹留下了一张15万元的存折。滕浩跟踪舒小凡来到淡水镇并看到了这张存折,因此他更加坚定地相信史哲明没有死,为了达到让史哲明出来的目的,滕浩把舒小凡绑架到镇上一个偏僻小屋,逼迫舒小凡说出史的去向。刑警队长贾超西在即将上调省局工作时,得知滕浩和舒小凡同时出走的消息,立即赶往淡水镇。柔弱的舒小凡经受不住滕浩粗鲁无礼的盘问与纠缠,心力交粹病倒了。倍感内疚的滕浩悉心照顾生病的舒小凡,他俩开始了第一次真正的正式对话,滕浩向舒小凡述说了蒙受冤屈的痛苦,善良的舒小凡也渐渐地体会理解滕浩的心情,两人之间产生了一种痛苦怜悯交织的复杂情感。

第4集

  滕浩正准备放舒小凡回家,小屋被警察包围,滕浩以绑架罪被公安局逮捕,他将被执行三年刑期、并且还将被起诉绑架罪。罗薇被迫找到舒小凡请求她的帮助。善良的舒小凡主动向警方做出解释,告知警方是自己让滕浩陪她去的淡水镇,帮滕摆脱了绑架罪的罪名。滕浩和罗薇也因滕始终不能原谅罗而离婚了。历经磨难而更加坚强的滕浩并没有停止追查史哲明的脚步,他以追求舒小凡并向舒求婚的方式逼迫深爱舒小凡的史哲明出现。孤独、善良、忧郁的舒小凡,在滕浩的热烈追求下,慢慢地接受、喜欢、爱上了滕浩。

第5集

  在母亲极力反对的情况下,舒小凡还是接受了滕浩的求婚,滕让舒把他们结婚的消息告诉史老爹,以达到让史哲明知道的目的。答应与滕浩结婚的舒小凡应约来到滕家准备一同去登记结婚,滕浩此时才向舒小凡坦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演戏,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与她结婚。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逼史哲明出来。舒小凡悲痛欲绝,凄凉地询问滕:你爱过我吗?一点点?滕痛苦地答:有,但不足以弥补我对史哲明的仇恨!舒小凡刚刚愈合的感情伤口又被滕浩无情地扎了一刀。为离开这个令她伤心的城市,舒小凡主动申请去边远山区支教三年。

第6集

  四年过去了,舒小凡已回到这座城市。已沦落为公司清洁工的滕浩仍然没有放弃对史哲明的追查,他发现原前锋木器厂的厂长叶茂昌在四年前与史哲明有过生意来往,这使他有了查找史哲明帐本的想法。史老爹又盖了新房,滕得知后又去了淡水镇,愤怒的村民们对扰乱史老爹乔迁之喜的滕浩大打出手,刚好被前来看望史老爹的舒小凡制止,她出面替滕浩解围,帮滕浩躲过一难。罗薇与滕浩离婚后仍然爱着滕浩,她给滕浩介绍新的工作,想要滕脱离原来的环境,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而滕执着于调查不予理会。滕浩再一次找到舒小凡,请求她帮助查找史以前的帐本,以调查发现叶茂昌与史哲明的业务往来中的问题,舒小凡断然拒绝。

第7集

  滕浩为了查找前锋木器厂与史哲明的业务帐本,一人冒险闯人仓库查找帐本时被反锁在仓库里,庄海的弟弟庄越约舒小凡一起去搭救滕浩。三人设计使滕浩逃离现场。此时的舒小凡心中一直对滕浩怀有爱意,但滕浩不想再伤害舒小凡,更不想舒小凡卷人自己的麻烦事,其实他心中一直暗暗爱着舒小凡并对她抱有深深的歉意。舒小凡的妈妈在婚介所给舒登了记,一个叫齐明宣的男人通过婚介所走入了舒小凡的生活并开始和舒小凡交往。滕浩因私自闯人木器厂仓库的事被告发后又被拘留。庄越、舒小凡、罗薇都为滕浩着急担忧。

第8集

  自称是国外归来的齐明宣与舒小凡交往后,就对舒展开了热烈的追求,但舒对齐非常冷淡,舒小凡告知齐明宣自己不能忘记过去和他重新开始,齐仍不死心。滕浩从拘留所放了出来,他知道舒小凡能帮他查找史哲明和叶茂昌的往来帐目,可他不愿再打扰舒小凡平静的生活。庄越为了帮助滕浩达成心愿,告知舒小凡滕浩身患肝癌以骗取舒小凡的同情。舒小凡强忍着内心的悲伤回到史哲明以前的住所帮助滕浩查找证据。舒发现史的帐本记录了叶茂昌两次汇给史哲明公司的汇款,舒第一次动摇了对史哲明的信任。而当舒小凡带着滕浩再次去史处看帐本时,原来的记录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第9集

  舒小凡因帐本的事精神又受到刺激,以为自己出现幻觉去医院向医生求助。滕浩得知舒小凡又因失眠去了医院后,立即赶去医院看望,舒母把舒发病的原因归罪于滕浩,她大声斥责滕,警告滕不要再靠近她的女儿。齐明宣向舒母表示自己想和舒小凡结婚并带她到国外治病,舒母非常感谢齐明宣,并对自己的女儿能找到齐这样的好男人感到欣慰。滕浩牢记舒小凡告诉他的汇款帐目找到叶茂昌,逼迫叶说出实情,叶害怕滕去公安告发,以20万元封口费收买滕浩。滕收到钱后立即将这笔钱交到公安局,叶茂昌被捕。滕浩由此更加坚信史哲明就是9.29盗走595万的主犯。

第10集

  舒小凡为滕浩的病非常着急,她把滕浩得病的消息告诉罗薇,希望罗薇能关心照顾滕浩。她既无心顾及齐明宣的追求,也无法接受齐明宣这个人。她的心里只装着滕浩。当她听到庄越说滕浩的肝癌是医院误诊时,舒才放下心来。齐明宣看出舒小凡对滕浩的牵挂与情感,他找到滕浩慎重地对滕说自己非常爱舒小凡,希望他俩不要成为情敌。不想再伤害舒的滕浩违心的答应了。警方询问滕浩是怎样知道叶茂昌和史哲明详细的帐目往来的,滕浩为保护舒小凡、不想再让任何人打扰舒小凡的生活,没有对警方说出实情。但在警方找舒小凡了解情况时,舒小凡得知史哲明参与了一起特大诈骗案。一想到自己曾经深爱的人欺骗了自己时,舒小凡陷入了深深地痛苦中。

分集:1-10 11-25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