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近半个世纪前,冯德英的长篇小说《苦菜花》震动和影响了几代人的灵魂。同时,根据小说改编的各种艺术形式的作品也受到了群众的欢迎,其中以曲云主演的电影最为知名,王音璇演唱的主题歌至今广为传唱。同一题材的戏曲剧目,笔者所知有喜彩莲和小白玉霜分别排演的评剧版本和魏喜奎的北京曲剧等。

  该剧描写的是抗日战争时期胶东半岛上的一个农民家庭中的成员置生死于度外投身革命的故事。1999年,吕剧名家郎咸芬另起炉灶把这一题材以最接近故事源发地的艺术形式和语言呈现在舞台上,赢得广泛的赞誉,连续夺得文华奖、中国戏剧节大奖和中国艺术节金奖。吕剧的编剧是翟剑萍、孟令河、徐世起,导演是王世元、孙杰、陈贻道,主演是郎咸芬、高静、李萍、董家岭。

  一般来说,该剧都是以母亲为中心结构情节的,唯有魏喜奎当年是以娟子作为第一主角,可惜,我等晚生无有眼福。

分集剧情:
第1集

  二十多年前,母亲在王家大院当使唤丫头,因聪明美丽、心灵手巧而深得老太太喜爱,也成为二少爷王唯一垂涎的猎物,但因母亲的机警和反抗而屡屡不得其手,种下了祸根。这年除夕,在皖系军阀部队当旅长的大少爷王家壁带着副官警卫马队回家省亲,老太太命管家王家驷和下人四处寻找二少爷王唯一,这恶棍却躲在三少爷新房里奸淫丫头小芹。王家大院张灯结彩,鼓乐齐鸣,专等在北京念大学的三少爷王柬芝回家娶亲。王家壁注意到服侍在老太太身边的母亲,老太太暗示这是给三少爷预备的贴身丫头,不得造次。三少爷王柬芝接到家里急信后拎着小皮箱匆匆往回赶,下火车后见到家里的长工王长锁,长锁赶车送他回家,三少爷问家里发生了何事?长锁憨笑不答。回到王官庄,忽听唢呐狂吹,爆竹震响,就见王唯一领着八抬花轿进了王家大院。王柬芝只当是二哥娶二房,不料进屋就被换上长袍礼帽,披红挂彩,稀里糊涂地做了新郎。除夕之夜,王家大院喜气洋洋,诺大的洞房里只剩下新郎新娘。新娘红布蒙头,腰肢婀娜,一对三寸金莲令人艳羡。新郎正襟危坐,捧书夜读,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架势。母亲奉命进屋来为少爷少奶奶铺床,柔声劝他们上炕歇息。王柬芝忽然离开新娘而与母亲坐到一起,询问起她的身世及许多莫名其妙的问题;母亲张口结舌无言以对,被王柬芝赶出洞房。次日清晨,王柬芝从昏睡中醒来,见新娘已掀去盖头,歪倒在炕上熟睡,脸上挂满泪痕,倒也眉清目秀,娇柔温顺,但他想起那位白衣黑裙的北京女学生,顿感索然无味。王柬芝被副官请到后院书房,即将重返沙场的少将旅长王家壁劝他遵从父命,毕业后回家主政,替代那个骄奢淫逸的恶霸二哥,不要参加秀才造反。王柬芝大肆抒发雄心壮志。新娘家也是当地大户,视王柬芝拒婚为奇耻大辱,将哭哭啼啼的新娘接回娘家。王柬芝被老太太锁进洞房,以绝食抗婚。母亲偷偷为三少爷送水送饭,对其不幸婚姻充满同情。

  老太太看出三少爷喜欢母亲,便命她悉心服侍少爷并规劝少爷从命。母亲夜里为三少爷洗脚按摩,王柬芝谈起与北京女学生的爱情,令母亲深受感动,但仍与三少爷保持距离。母亲奉命为二少爷王唯一送银耳羹,王唯一图谋不轨强行求欢,遭到母亲的强烈反抗和闻讯赶来的王柬芝的怒斥,恨恨而去。母亲决心帮助三少爷逃离王家大院,飞出牢笼。

第2集

  在军阀混战中,大少爷王家壁死于非命,尸体被运回家乡。王家哭天抢地,设置灵堂重祭,老太太哭得死去或来。深夜,王柬芝在母亲及其相好木匠冯仁义帮助下从后门出逃。月黑风高,母亲和仁义带王柬芝在荒野里狂奔,忽遇响马柳八爷劫道,将王的金条、戒指、怀表等贵重物洗劫一空,母亲待响马离开后将藏匿的银圆送与王作盘缠,三人惜别。光阴荏苒,王柬芝的新娘在丈夫离家出走后心境渐渐平息下来,寂寞的目光渐渐落在淳朴憨厚、身强力壮的长工王长锁身上,终于勾搭成奸,并趁王柬芝探亲后生下女儿杏莉。母亲与仁义在漂泊流浪中结为患难夫妻,两口子流血流汗,辛勤劳作,勉强支撑起一个多子女的穷家。十几年后,他们携儿带女回到王官庄,又与恶霸地主乡长王唯一相遇。没过多久,平静的生活即被粉碎。母亲的大女儿娟子已出落成十六岁的大姑娘,被王唯一看中并在光天化日下调戏,大儿子德刚忍无可忍奋起反抗,将王殴至重伤,闯下大祸。

  仁义夫妇强迫儿子女儿连夜逃命,从此杳无音信。身任乡长的王唯一私设公堂,将冯仁义活活吊死在王家大院,弃尸荒野,冯家家破人亡,母亲等待着报仇雪恨的那一天。

  抗战伊始,日本人占领胶东,恶霸地主王唯一投卖国投敌当上伪乡长,成为远近闻名的大汉奸。其子王竹当了汉奸特务队长,其女玉珍跟了伪军小队长郭麻子。王家大院飘起膏药旗,挂起乡政府木牌,王唯一依然横行乡里。这时,女扮男装的娟子悄悄潜回王官庄。

第3集

  母亲从噩梦中惊醒发现娟子突然失踪,忙上山下河寻找,娟子忽又出现在她身边,引起母亲忧虑不安,追问女儿何事相瞒?娟子恳求母亲原谅,忽又消失,母亲更觉心情沉重。娟子潜回到草丛深处,村支书德松等秘密党员正在等她继续开会。德松传达了区委书记姜永泉及胶东特委指令,决定今夜举行暴动,消灭汉奸恶霸王唯一,建立抗日民主政权。母亲背着谷杆往村里走,忽遇一辆骡马大车横冲直闯驶过,车上伪军头目郭班长打骂母亲后扬长而去,一江湖郎中模样的青年男子注意地看了母亲一眼,大车驶向王家大院。母亲回家时被二女儿秀子挡驾,进屋后发现娟子正偷偷摆弄爹留下的那支猎枪,不禁又惊又怕,瘫软在锅台边。娟子安慰母亲,告诉她“王唯一活不过今天了”,母亲大惊。王家大院警戒森严,郭麻子及江湖郎中受到王唯一的接待,并请郎中为其小老婆看妇女病,郭麻子则溜进王的女儿玉珍房里胡闹。郎中呈上王柬芝的亲笔信,王唯一深信不疑。在县城读中学的杏莉回家探亲,正遇小学教员宫少尼在她母亲屋里闲坐,见状起身离去。杏莉讨厌油头粉面的宫少尼,劝母亲将宫拒之门外,杏莉母亲有苦难言,心事重重。

  天黑后娟子又想外出,母亲坚决阻拦,母女俩发生尖锐冲突,正巧杏莉来给德强送书,娟子趁机跑出家门。母亲伤心落泪,但看见杏莉和德强青梅竹马的亲密样,又感到欣慰。

  王唯一溜进玉珍屋里,见郭麻子正与女儿亲热,便请郭躺炕上抽大烟,打探江湖郎中来历。郭称郎中由王柬芝介绍前来,王唯一仍觉蹊跷,密派亲信孔江子火速进城去见王竹。江湖郎中即区委书记姜永泉借行医秘密召集党员和贫雇农积极分子开会,部署今夜举行暴动计划,并检查各自准备的武器。娟子夹杂在人群中注视姜永泉,目光中充满崇敬。王竹火速率特务队十余人骑自行车向王官庄急驰,从后门潜入王家大院,而此时姜永泉从正门回到大院,被王管家带到王唯一家祠堂,突然被王竹的特务队五花大绑起来。

  暴动在即,娟子持枪外出,德强紧握砍柴刀随后,被母亲死死拦住。区武工队奉命埋伏在村外等待进攻,忽见王柬芝女儿杏莉前来报告姜永泉被捕,德松和娟子决定提前暴动。

  王竹搜出姜的手枪,拷问姜究竟何人?姜亮出侵华日军特高课密探身份,令王竹难辩真伪,只好为姜松绑,交还手枪,命姜与他同去县城见日军特务队长庞文,姜欣然从命。

第4集

  特务队押解姜永泉走到村口,突与区武工队相遇,被武工队全部消灭,王竹趁乱脱逃;王唯一及郭班长死守王家大院抵抗,被区武工队和暴动农民攻破大门,冲进王家大院。激烈的枪炮声震撼夜空,母亲抱着小女儿曼子和秀子发抖,德强忽然跃身夺门而出直奔王家大院。郭麻子扔下玉珍逃回县城,王唯一拼死抵抗,被愤怒的农民蜂拥而上抓获。阳光明媚,王官庄举行公审大会,汉奸恶霸地主伪乡长王唯一被押到前台,区委书记姜永泉代表抗日民主政府宣判其死刑,娟子亲手枪毙了王唯一,母亲心潮起伏,感慨万千。娟子担任了村妇救会长,引起一些封建思想严重的人们的反感,长辈四大爷气急败坏地强迫母亲教训好女儿,但母亲经过思想斗争未能从命,令娟子和姜永泉甚感欣慰。娟子带永泉回家吃派饭,母亲欢迎区委书记,孩子们也很喜欢姜大哥。永泉给母亲讲革命道理,并夸奖娟子觉悟高、勇敢、能力强,母亲心中豁然开朗,热情挽留永泉住在家中。王家大院成为抗日村公所,德强当了村儿童团长,带领团员们站岗查哨,宣传抗日。杏莉回县城上学出村时被阻,孩子们怀疑她去给敌人通风报信,杏莉赌气回村找母亲评理。长年在外教书的王柬芝突然带着崇拜他的女学生淑花回到王官庄,引起全村人们注意。王柬芝首先到村公所向姜永泉报到,并呈上县委书记兼八路军团政委陈容亲笔信。王原在烟台教书,因不愿当亡国奴而自愿回乡参加抗日工作,区委书记对王柬芝表示热情欢迎。

  告别区委书记后,王柬芝带淑花回到王家大院,女儿杏莉惊喜地迎接父亲。王柬芝见过惊慌失措的妻子及长工王长锁后,安排好女学生淑花的住处,神秘地走进妻子的房间。王柬芝进屋后欲与妻子表示亲热,杏莉母亲心怀愧疚,两人有些尴尬。王柬芝让妻子将老长工长锁叫来,拿出银圆、点心、补品等让他带回去孝敬老母,长锁千恩万谢退出。

  女学生淑花被王柬芝安排与杏莉同住,两个素不相识的少女也有些冷场,好在淑花热情主动,很快获得杏莉好感。两人相见恨晚,杏莉为她安排热水洗澡,赞叹其身材和美貌。

第5集

  王柬芝提着礼物穿街过巷到母亲家看望,诚恳道歉并谴责其兄王唯一罪行,表示愿为抗战出力。娟子对王十分警惕和反感,拒绝接受王的礼物,王离开后又与母亲发生冲突。村口,姜永泉送娟子到县妇干班集训,娟子将亲手做的布鞋送给永泉,永泉送给娟子旧自来水笔,鼓励她学好革命理论,早日归来。两人依依惜别,娟子渐渐消失在晨雾中。官庄抗日中心小学开学典礼,县委书记兼八路军团政委陈容率警卫员于水骑马前来祝贺,宣布王柬芝为校长并当选为县参议员,并代表县委送给王一支小手枪,王欣然接受。王柬芝召集宫少尼、淑花、吕锡铅等教员开会布置教学任务,从青岛调来的女教员白芸前来报到,引起王柬芝和宫少尼的注意。姜永泉介绍了白芸的情况,大家表示欢迎。黑后王柬芝称去学校开会并在学校过夜,杏莉母亲即召长锁相会,王柬芝却突然半夜回家取物当场捉奸,被捉二人跪地求饶,王强忍屈辱摔门而去,却从此将二人掌握手中。永泉从学校开会回来,见母亲已烧好夜宵,嘱她为王柬芝送去。母亲将夜宵送到学校时见校长正在灯下批改学生作业,深受感动。王柬芝吐露心中痛苦,母亲充满同情。

  杏莉母亲蜷缩在炕角饮泣,忽听熟悉的轻轻敲门声,她不愿冷落长锁,开门后即被男人紧紧抱在怀里亲吻,猛然发现不是长锁而是宫少尼,拼命反抗未果,终被宫猥亵诱奸。清晨阴雨绵绵,杏莉背着行李打着伞去民校报到,德强追上来与她同行,见她神情抑郁心事重重,对她进行安慰。两人憧憬未来,杏莉试探德强是否爱她,德强却浑然不知。

  娟子集训后回村仍担任妇救会长,工作积极能干,人也出落得更漂亮,还参加听课补习文化,引起宫少尼的爱慕和追求。但娟子暗恋着姜永泉,尽量礼貌地避开宫的纠缠。

第6集

  杏莉走后,淑花搬到学校与白芸同住,两个姑娘把小屋布置得素雅温馨。窗外北风呼啸,两人躺在炕上夜谈各自身世,竟不无相同之处。窗外有人偷窥骚扰,被吕锡铅喝退。深夜,王柬芝在黑暗中摸索下炕出门夜解,杏莉母亲见他久去不回,即披衣摸黑去院内寻觅。夜已落霜,月光下印有清晰的脚印。跟踪而去,王忽然幽灵般出现,令人心惊。

  县城龟缩着日军特务大队及其头目庞文大尉,他从日本调来自行车和德国驳壳枪装备日本和汉奸两支特务“飞行队”,黑衣黑裤,武艺高强,专门对付抗日军民,王竹任队长。这天庞文接到机密电报,立刻派王竹率特务队星夜奔袭区委所在地,幸有我内线提前报信而使区委安然无恙,姜永泉率区武工队伏击特务队成功,王竹惨败而逃,庞文震惊。偷袭事件后姜永泉严查内奸,教员宫少尼有重大嫌疑,但王柬芝对宫担保,且无证据,终未查实。庞文失算后也在暗查“奸细”,忽将杨翻译官五花大绑严加审讯,后被上级特高课出面制止。又怀疑到汉奸特务队长王竹,王竹大呼冤枉,愿以屠杀抗日军民表明心迹。

第7集

  冬天到来,敌人进犯的消息越传越紧,村干部们动员群众转移,但许多老人不愿离家逃难,永泉和娟子等开会动员,布置反扫荡任务。母亲自告奋勇去动员最顽固的四大爷。姜永泉发现王长锁从村外匆匆归来,王称去走亲戚,引起姜的注意。姜来到武委会主任七子家探望,七子因腿伤要求留下与敌拼杀,姜留给七子四颗手榴弹,让他尽快转移。母亲和娟子到四大爷家动员老汉转移,四大爷却顽固不化地拒绝离家,孙女花子说服他也没用,根本不相信鬼子会杀人放火,也不准花子姑娘随村转移,气得母亲徒劳而回。兵荒马乱,教员吕锡铅来到王家大院找校长请示工作,忽见王柬芝溜进后院,即悄然尾随,竟进入地窖中秘密地下通道,王突然持枪出现在身后,二人玄机对话后握手言和。杏莉母亲被宫少尼奸污后精神恍惚,痛苦不堪,当半夜宫醉熏熏再次闯入时拼命反抗,王柬芝赶到狠抽宫的耳光,将宫打得晕头转向,王露出狰狞面目欲杀宫,宫大惊失色。姜永泉得到敌人逼近的情报,迅速带领全村群众向山上转移。王长锁带杏莉母亲回娘家躲避,王柬芝带领众教员转移。睡懒觉的玉珍房门突然被人踹开,色狼宫少尼闯进屋来击昏女人实施强奸,称王柬芝已将她许给自己,命她跟他上山。玉珍坚不从命,宫悻悻而去。村外大路上,庞文率领的侵华日军逼近村庄,数十辆骑自行车、挎盒子炮的特务“飞行队”开道,庞文等军官骑着马前呼后拥,数百名鬼子及伪军跑步紧随,杀气腾腾而来。

  宫少尼在跑反途中遇见武委会主任七子夫妇互相搀扶着上山,便热情上前帮助,七子夫妇不愿与他同行,宫只好先走一步,但随即暗中监视其行踪,见他们躲进一隐秘山洞。日军汉奸进村烧杀奸淫,四大爷被打翻在地昏死过去,花子被鬼子轮奸。鬼子冲进王家大院,发现“花姑娘”玉珍欲行兽欲,被赶到的王竹敲碎脑袋,郭麻子趁机对王讹诈。永泉和德松带领群众隐藏在赵家凹,忽见宫少尼踉跄追上来,王柬芝怀疑其有投敌倾向,命吕锡铅等将宫捆绑审问,并建议立即转移。永泉同意后,德松率领群众迅速转移。庞文率杨翻译官和汉奸特务队长王竹及日军闯入王家大院,迅速布置电台地图等作战设施,并提审王家亲属和佣人,亲手杀人逼问。杨翻译官送里刚收到的电报,庞文沉思。姜永泉带领区武工队及村民兵掩护群众转移到山后安全地带,王柬芝忽觉肚子疼痛难忍,提着皮箱找背静处出恭,引起娟子注意。娟子命德强尾随观察,结果远远见王蹲坑。

第8集

  躲藏在隐秘山洞里的七子夫妇忽然被大队敌军包围,庞文派王竹喊话劝降,七子夫妇宁死不屈英勇反抗,最后用手榴弹与冲上来的鬼子汉奸同归于尽。庞文和杨翻译官默然。姜永泉带领武工队和民兵与围追堵截的敌军拼死决战,掩护群众转移,但因敌我力量悬殊而渐渐陷入被动,永泉负伤,这时八路军于团长部某连赶到解围,军民会合后转移。军民转移到山洼里休整,德强见老号长的驳壳枪煞是羡慕,姜永泉请求部队支援纱布药品等救治受伤群众,德强自告奋跟老号长回团部取药,王柬芝也要求同去晋见陈政委。老号长带德强和王柬芝到团部见到陈政委和于得海团长,首长们对王十分热情,使德强也解除了对王的疑虑。老号长拿了药品交给德强,德强要求参军,老号长送他回村。

  鬼子撤离后的王官庄硝烟狼籍,乡亲们在八路军和民兵保护下回到村里,见到血人般的四大爷和被鬼子轮奸的花子姑娘,群情激愤,母亲决定带头送儿子德强参加八路军。掩埋好七子夫妇遗体,姜永泉开完党员会已近深夜,娟子怀疑七子遇害与宫少尼有染。王柬芝忽然来见姜永泉,主动要求捐钱捐物接济乡亲。征得王同意后,永泉决定夜审宫。

  娟子率民兵把宫少尼从热炕上抓起来,交姜永泉和王柬芝连夜审讯。宫坚决否认通敌嫌疑,王以校长兼兄长身份动粗,被姜永泉制止。虽无结果,但姜已隐觉二人特殊关系永泉送娟子回家,两人在月光下漫步,永泉告知德松将调任区长,村支书重任将由娟子承担。娟子心潮起伏,忽然对永泉产生强烈的爱情冲动,但极力克制。永泉也很激动。夜深人静,母亲为明天出发的德强缝补衣裤,目光爱抚着每一个熟睡的孩子,心中柔情万千。娟子因爱情而满面绯红,喃喃梦呓,母亲心绪难平,又怀念起杳无音信的德刚。德强一早去向杏莉告别,两人心中的情爱尽情流露,杏莉将精心缝制的卫生袋送给德强,德强送她一支逼真的木制小手枪。杏莉母亲留他吃饭,他跑回家去吃母亲包的饺子。锣鼓喧天,阳光灿烂,全村群众送亲人参加八路军,德强和青年们向父老乡亲们挥手告别,奔赴杀敌前线。母亲目送儿子远去的背影,流下热泪。杏莉勇敢地上前亲吻德强。附近各村小学与王官庄合并,学校扩大,学生增多,娟子兼任了政治指导员。这天她向校长王柬芝请假到区里开会,说好天黑前回来为妇救会员上识字课。宫少尼得知了此事。

第9集

  王长锁只身到县城“鑫记药铺”抓药,向伙计指名必须由老板亲自验方称药。老板王家驷从里屋转出后细看药方,十分客气,让座让茶,进里屋片刻后将包好的中药交长锁带回。娟子在区里开完会后想单独与永泉呆会儿,忽发现姜在屋里与一年轻女同志有说有笑十分亲密,姜介绍是新来的区妇救会长赵星梅。星梅热情大方,爱说爱笑,娟子借故离开。永泉追上娟子,告知过去在特委干训班曾与星梅同学。娟子不愿听他解释,只把精心缝制的布鞋交给他。永泉想送她被谢绝,嘱她注意安全,并将手枪交给她防身,娟子离去。

  娟子摸黑赶回村去,在猫儿岭突遭宫少尼袭击。宫本想玩弄娟子后再杀死她,不料遭到娟子拼死反抗,并用永泉给她的手枪将宫击伤,娟子也因头部受伤昏迷,被民兵们救回。娟子苏醒时已躺在家里热炕上,母亲含泪照看着她。娟子急问宫少尼下落,母亲告知宫被她击伤后昏死过去,现正关押在学校里。永泉赶来看望,娟子忽觉委屈,泪如泉涌。

  校长王柬芝闻讯大惊,忙赶到学校打探,见受伤昏死的宫少尼被五花大绑扔在墙角,上前痛骂汉奸狗特务,激愤之下拔出手枪将宫击毙,清醒后跺脚捶胸,引起姜永泉深思。杏莉飞快地跑回家去告诉母亲宫因暗杀娟子被捕、却被父亲击毙的消息,杏莉母亲又惊又怕,更担心长锁命运,恰逢长锁从县城回来,杏莉母亲情不自禁,令女儿目瞪口呆。王柬芝提着药箱赶来为娟子治伤,痛心疾首地向永泉、娟子及母亲等检讨自己用人失查和冲动杀人的错误,请求上级处分并收缴手枪。永泉接收了他的枪,并对他实行隔离审查。宫少尼暗杀娟子受谁指使?宫行凶所用枪支从何而来?宫究竟是什麽人?王为什麽要杀宫?特委敌工部派员前来调查,确认宫有日特嫌疑,但县委书记兼团政委陈容亲自赶到王官庄为校长洗冤,认为王的过激行为虽不妥,但宫罪不容赦,并将手枪亲手还给王柬芝。

第10集

  陈政委和姜永泉为王柬芝的事发生意见分歧,姜怀疑王的背景,两人冲突激烈。于团长派老号长来接政委,出村后突然改变方向策马急驰,使埋伏在峡谷的王竹特务队扑空。学校小屋,淑花和白芸议论宫少尼和王柬芝的事,淑花怀疑校长有杀人灭口之嫌,白芸则认为校长大义灭亲。次日晨,白芸向校长请假回青岛探亲,王柬芝眼见她神秘消失。德强参军后学会了骑马打枪,又在老号长指教下驯服了一匹枣红烈马,与于水分别给政委和团长当警卫员。老号长给他们讲团长、政委及柳八爷的传奇故事,令德强心驰神往。团部驻地,于团长率神枪队迎接陈政委和他带回来的柳八爷响马武装。柳八爷心高气盛地要与于团长比武,结果败在于团长手下,对于心悦诚服,被收编为三营长,陈兼教导员。区妇救会长星梅到王官庄检查工作,在村口被秀子率领的儿童团拦住盘问,星梅故意跟孩子们开玩笑,弄得孩子们如临大敌。

  星梅来到娟子里,与母亲一见如故亲如母女。白芸离开学校后,王柬芝担心淑花一个姑娘住学校不安全,嘱吕锡铅帮助淑花搬回王家后院小屋,杏莉母亲为她铺床。夜里,王摸到小屋,淑花默然为其献身,令人大感意外。娟子伤好后奉命调区委协助星梅工作,与星梅朝夕相处,深深地喜爱上这位大姐。但她对姜永泉却有意疏远了,这使姜永泉很痛苦,他内心很爱娟子,却又无法向娟子表白。八路军于得海团临时进驻王官庄,团部住王家大院。柳八爷部下马排长溜进老百姓家强暴民女,君子找到于团长兴师问罪,于德海大怒,当即命老号长将马排长抓起来枪毙。警卫排抓起马排长,柳八爷闻讯立刻带枪闯入团部闹事,一时剑拔弩张。母亲赶来质问团长,并认出柳八爷即二十年前截道响马。柳八爷终于羞愧猛醒,亲手处决了救命恩人。星梅又住进母亲家,夜里与母亲同织布拉家常,母亲得知星梅也是苦出身,参加革命后与未婚夫纪铁功同在八路军秘密兵工厂工作,后调区委,并愿成全娟子与永泉的婚事。

分集:1-10 11-2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