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1集

  丁浩和罗嘉在结婚登记处排队,准备结婚。目睹结婚和离婚的千姿百态,丁浩和罗嘉不禁相视而笑,这种种紧张和烦恼跟他们是不可能有丝毫关系的。忽然电话同时响起。罗嘉接到她妈曹茹玲的电话。曹茹玲催促他们快办,酒席已经定好。罗嘉告知排着长队。丁浩接到姑姑丁医楠电话。丁医楠在窗帘城给丁浩的新房定做窗帘,赶不回来,所以要丁浩帮她去幼儿园接儿子豆豆。罗嘉无可奈何,丁浩答应罗嘉在一个小时内赶回。丁浩在幼儿园接到豆豆,刚要离开,不料横生变故:他遇到幼儿园阿姨关燕急性阑尾炎发作。于是丁浩将关燕和豆豆都拉上车,开往他工作的医院。

  曹茹玲赶到民政局,罗嘉大惊,搪塞。曹茹玲匆匆找到一个三十年前的学生。学生一眼认出徐老师,她的严厉让他记忆犹新。曹茹玲让他帮自己的女儿加塞儿。罗嘉不得不告诉曹茹玲,丁浩中途离开去接豆豆了。曹茹玲大怒。她认为这件事情本身不大,但是关系到本质问题,丁浩对待这个婚姻的态度问题。罗嘉连哄带劝,好容易将曹茹玲安抚下来,却接到丁浩电话,说他正在去医院的路上。罗嘉目瞪口呆。放下电话,罗嘉却要骗母亲说丁浩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许诺、威胁加撒娇,好容易哄走曹茹玲,罗嘉赶紧打电话催促丁浩回来。丁浩一口答应。

  曹茹玲来到餐厅,却没有发现丁家的任何一个人。罗耀辉也提前来到,曹茹玲忍不住抱怨,丁家人都是这样大大咧咧,一个个跟甩手大爷似的,只吃现成饭。他们从来不会想到订酒席之类的杂事,他们也是需要出力的。周静宜从洗手间出来,碰巧听见。周静宜扭头从另一边出去,赶紧给丁医泉打电话,告诉他如果不早到的话,亲家就要不高兴了。丁浩心急火燎,知道惹怒曹茹玲的后果,可是却偏偏遇到了堵车,好容易捱到十字路口,又是个长红灯。关燕得知丁浩是豆豆的哥。关燕摇下车窗叫来警察。丁浩担惊受怕,不知道这个女孩要干什么。关燕按下豆豆的脑袋,告诉警察:这个孩子急性盲肠炎要立刻送医院。警察示意放行,丁浩从来没有想过事情原来可以这样去解决的,不禁哑然失笑。周静宜面对曹茹玲和罗耀辉,正要表明其实自己早就到了。曹茹玲却抱怨丁浩不该登记一半去为丁医楠接孩子。周静宜替丁医楠解释,她是为了罗嘉的新房去订窗帘了。丁医泉急急忙忙地赶到了,为了表白自己对于此事的重视,强调是请了假从会上下来的,而且比约定时间早到的。不料曹茹玲立刻告诉他,罗耀辉昨天就请好假了。9罗嘉左右等不到丁浩,民政局下班的时间却要到了。曹茹玲的电话又到了,她告诉罗嘉丁医泉和周静宜等家里人都到了,已经在等着了。罗嘉不得不谎称丁浩已经到了,马上就要轮到他们。办事处的其他人都奇怪地看着罗嘉,当众撒谎让罗嘉尴尬不已。

  到达医院,将关燕送到病房,正要离开。不料,一个五胞胎的孕妇产期提前到来。紧急情况之下,丁浩只来得及打电话给丁医楠,让她来医院接豆豆。丁医楠大急,告诉丁浩这样就结不成婚了。偏巧这时丁浩手机没电了。丁浩进手术室。丁医泉、周静宜、罗耀辉、曹茹玲尴尬地坐着,已经把所有可以说的话都说完了。四个人都等着一对新人赶紧到来,好结束这个尴尬的静场。罗嘉打电话给丁浩,却得知丁浩不在服务区。罗嘉快急疯了。前面的一对新人忽然吵翻,女孩离开。新郎大吼,一大家子人在等着他领回一个新娘,她怎么能跑呢。女孩不管不顾地跑了。新郎绝望地看着罗嘉,告诉她,自己的户口本和身份证都在,从法律上讲,只要罗嘉愿意,他们马上就可以结婚。罗嘉哭笑不得。曹茹玲的电话又到了,他们怎么也该办完了,为什么迟迟不回来。罗嘉不得不假称已经结完婚。曹茹玲要和丁浩通话,罗嘉谎称他去厕所了。丁医楠带着豆豆赶到婚登处,告诉罗嘉,丁浩被拽进一台大手术了,今天已经不可能赶到了。丁医楠紧着安抚罗嘉,以为罗嘉会生气。不料,罗嘉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反应。她和丁医楠紧急商量此事该怎么处理,餐厅里有一大家人在等着,而且都以为这个婚已经结成了。丁医楠炸了。罗嘉一把按住她,告诉她必须这么这么着。罗嘉带着豆豆来到餐厅,假装欢天喜地的样子,告诉大家他们已经结婚登记了。丁浩暂时赶不回来,因为他紧急被医院拉去做一台手术了。大家不必等他。曹茹玲将信将疑,罗耀辉已经举杯,开始庆贺这场婚姻。这时,周静宜的电话响起。 周静宜听着电话,走到门外。丁医楠在门外等着她。丁医楠告诉她事情的原委。周静宜大惊,她着了慌,她可从来不会装佯。丁医楠不能和罗嘉一起进门,她得稍后才进,否则就穿帮了。

  丁浩结束手术,从手术室出来。碰到走廊上的关燕,她躺在手术床上,正要推进隔壁的手术室。丁浩欲礼节性安慰几句,不料关燕却问是不是他给自己做手术。丁浩否认。关燕表示可惜。丁浩刚要解释自己不做这个手术,关燕却笑着说了句语义暧昧的话: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周静宜回到酒席,悄悄告诉丁医泉事情真相。周静宜暗暗感谢罗嘉的细致和周到,作为“婆婆”,她向罗嘉敬酒。敬酒的场面,暂时把刚才的尴尬和疑虑都冲淡了。罗耀辉祝福新娘新郎。丁医泉就不得不也接着作为“公公”说几句,面对实际上并不是“儿媳”的罗嘉,丁医泉这几句祝福的话说得别别扭扭提心吊胆。曹茹玲不满。 丁浩匆匆赶到,饭桌边只有罗嘉一个人。看到丁浩,罗嘉摔手离开。

第2集

  丁浩忍受着母亲的哭泣。他奇怪地问父亲,周静宜怎么现在爱哭了,他认为是更年期综合症。丁医泉断然否决了这个推测,认为丁浩闹出了天大的漏子。周静宜的哭是因为丁浩闯的祸。丁浩和罗嘉原计划第二天晚上就出发进行蜜月旅行,机票、酒店等等都已经订好了。丁浩在忍受了罗嘉的一通剧烈的抱怨后,终于和她达成共识,蜜月旅行照常进行。丁浩的方法很简单:一是用好脾气忍耐;二是直接问她,机票和酒店的钱都付了怎么办。

  丁浩很快就明白了丁医泉为什么说自己闹出天大的漏子。曹茹玲也否决了罗嘉的提议,并且严厉批评罗嘉糊涂。还没有嫁给人家,而且自己的母亲遭受了那么大的委屈,难道就可以这么不明不白地跟着去度蜜月吗?罗嘉告诉曹茹玲,机票、酒店等等费用都已经付掉了。曹茹玲非常轻松地表示,反正是丁家付的钱。而且在原则面前,钱算什么。

  丁医楠让丁浩和罗嘉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先走,等到度蜜月回来,曹茹玲的气儿也就消得差不多了。丁医泉也认为曹茹玲这个女人的意见根本就不足取,她是个事儿妈。罗嘉让丁浩去她家,缓和跟曹茹玲的关系。丁浩硬着头皮去接受曹茹玲的教育,不料曹茹玲根本就不教育丁浩,她认为丁浩还没有自我反省到能够接受教育的程度。丁浩被直接打回来,他又郁闷了。教育的问题可以回来解决,可航班的时间却是不可更改的。

  罗嘉说服曹茹玲,告诉她,对付丁浩和丁家她自有办法。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机票和酒店都已经订下了。罗耀辉在一边帮着说合,曹茹玲态度松动。丁医泉给曹茹玲打来电话,曹茹玲却转手将电话撂给罗耀辉。罗耀辉打圆场,试图缓和关系。曹茹玲却在边上极为不满,认为罗耀辉太软弱。丁医泉提出让两个儿女先去度蜜月,所有发生的都是误会,双方动机都是好的。曹茹玲强烈示意罗耀辉拒绝。电话草草结束。

  这个善意的电话起到了相反的作用,曹茹玲被激怒了。曹茹玲抱怨罗耀辉使得女儿以后难做人,还没结婚就让人拿住了。丁家居然想这么着就算了。家长的参与所以断然不能同意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要给丁家一个教训。罗嘉的努力白费。

  曹茹玲的态度在丁家激起了愤怒。丁医楠和丁医泉一致认为曹茹玲太过分了,这是一种对儿女不负责任的做法。曹茹玲的动机值得怀疑,她到底是想让这桩婚姻做成还是不想让它成。所有的阻力都来自曹茹玲。丁医泉让丁浩去和罗嘉谈。丁浩又硬着头皮和罗嘉谈了自己家里的意思。罗嘉来到丁家,为母亲的做法进行开脱。她告诉丁医泉和周静宜,曹茹玲没有别的意思,她只是希望在登记之后再去旅行结婚。丁家接受了罗嘉的解释。

  丁医楠听说之后,一下子跳起来不干了。蜜月的酒店机票等等本来是她热心肠办的,有很大的优惠。她知道取消之后的经济损失。周静宜让她不要再生事儿了,损失就损失了。丁医楠火了,坚决不干,她认为曹茹玲就是搅屎棍儿。曹茹玲拒绝了罗嘉的提议,她认为问题的焦点根本就不在于是不是先登记。问题的焦点在于丁家对他们的不尊重,就这么马马虎虎地把他们给打发了。罗嘉不由也发火了,这么僵持着根本就不是解决的办法。这时,丁浩上门道歉。罗嘉想办法给足了曹茹玲面子,痛斥了丁浩。14曹茹玲同意了先登记再旅行结婚的做法,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等于说是一切推迟了几天完成。

  丁浩向罗嘉抱怨结婚的味道都变了。罗嘉反问他是什么意思,丁浩又被堵回来。丁浩在医院找学长龚成。龚成在查房,丁浩正赶上龚成和关燕为了她的傻弟弟关松吵架。关松成天抱着一只小兔子,他把兔子带进了病房。龚成让他把这个畜生弄出去。双方为此争执。关燕拉过丁浩,让他帮着自己。龚成忽然看着丁浩和关燕坏笑,丁浩尴尬。丁家对于曹茹玲的转变很是欣慰。为了缓和关系,丁医泉表示在丁浩和罗嘉登记结婚之后,两家大人再吃一顿饭。

  丁医楠将取消的手续办完,实在气不过,杀到罗嘉家。表面上是为了表示丁家的诚意,所以不惜损失六千块钱。可是话里话外,都是一个意思:这全是曹茹玲惹的。两个人又呛起来。当丁浩向曹茹玲提出登记后两家人再聚一下时,曹茹玲忽然提出,晚宴绝对不要丁医楠出现。她一看到丁医楠就生气。丁浩一下子就毛了。丁浩将曹茹玲的要求告诉丁医泉和周静宜。周静宜又哭了。丁医泉也有些莫名其妙了,周静宜怎么这么爱哭。丁医泉对曹茹玲的无理要求感到愤怒,他表示必须让丁医楠参加。于情于理都应该让她参加,而且她还是罗嘉和丁浩的介绍人。21丁浩的为难又使得周静宜哭了。她觉得自己家和儿子都受了巨大的委屈。丁浩赌咒发誓,绝对要让姑姑参加。

  丁浩将这个意思告诉罗嘉。他克服巨大的心理压力,强硬地告诉罗嘉,丁医楠必须参加。他不会让姑姑受委屈的。不料罗嘉很平静,表示没有问题,她理解。

第3集

  罗嘉瞒着丁浩直接找丁医楠谈。罗嘉用甜言蜜语先将丁医楠抛上天,感谢她为他们做的一切,然后提出丁医楠是否不参加这顿晚宴。罗嘉将所有的难题抛给了丁医楠。丁医楠脑子一热,决定两肋插刀。丁医楠将此决定告诉母亲丁婆婆。丁婆婆同意,但是心里难受。

  周静宜告诉丁医楠,曹茹玲提出了太无理的要求,但是丁医楠一定要参加这个晚宴。曹茹玲的要求必须收回。丁医楠却疑心周静宜为什么如此积极,她开始怀疑这背后的事情。

  丁医楠向丁婆婆抱怨,不让自己参加的事,根本就是丁医泉和周静宜商量好的。他们表面上支持自己,其实周静宜来找自己就是想让她主动说出不参加晚宴。

  罗嘉告诉曹茹玲,丁医楠自己提出不参加晚宴。曹茹玲不满足,这和不让她参加是不一样的。罗嘉忍不住发火,让她别闹腾了。曹茹玲在罗嘉的强硬面前,软下来。

  丁医楠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终于跳到前台,将周静宜约出来。她直接和周静宜冲突。丁医楠发誓从此甩手不办丁家的事儿,她始终是外边的人。周静宜的刻毒劲儿也发作出来,将丁医楠的毛病数落了一遍。如果不是她在那里瞎搅和,也不会现在这样一团麻烦。两个人都有崩溃的感觉。为了调解矛盾,丁医泉又将周静宜数落了一遍,周静宜又哭了。所有的事情都那么无趣,丁浩的婚即使结成了,也是如此无趣,现在整个家都变得无趣。丁医泉意识到周静宜的状态是有问题的。

  丁婆婆严肃地和丁医泉谈话,她认为他们的做法是不妥的。丁医泉炸了,他觉得自己犯了天大的罪行,让母亲感到这样的委屈。丁医泉赌咒发誓,自己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他一直把丁医楠当作自己的亲妹妹。丁医泉向丁医楠表白,自己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丁医楠点头,提出自己一定要去参加这个晚宴。丁医泉忽然觉得,自己好象潜意识里也是决定牺牲丁医楠的,现在她非要参加不可,好象是挺麻烦的。丁医楠指出丁医泉的真实想法终于露出来了。丁医楠告诉他,本来罗嘉找自己谈的时候,她是答应自己提出不去的。现在不是的,她一定要参加。丁医泉大吃一惊。丁医楠找到罗嘉,告诉她,自己决定要参加晚宴。她不是跟曹茹玲赌气,是对周静宜他们赌气。罗嘉傻了。

  丁医泉约丁浩,他要和儿子商量一下家里的事情。现在的家事居然搞得他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周静宜状态明显成问题,母亲和妹妹对自己有意见。

  就在丁医泉要找丁浩谈话的时候,罗嘉来找丁医泉。罗嘉特别诚恳地向丁医泉坦白了自己和丁医楠的谈话。她表白了自己的良苦用心:如果直接将曹茹玲的想法说出来,那么对于丁家人来说就太过分了。她是想悄悄和丁医楠达成协议,这样两头瞒着,既满足了曹茹玲又不伤了两家人的和气。这很使丁医泉感叹罗嘉的得体和懂事。于是,罗嘉道出此行的目的:不要让她和丁医楠的谈话被丁浩知道。丁医泉为难地答应。丁浩如约来见父亲,不料丁医泉因为先前已经和罗嘉有过协议,所以不能谈准备好的内容。丁医泉只得闲扯一气。丁浩觉得父亲最近也有些怪怪的。

  丁医楠的牛劲儿发作,她非要掺和到丁家的事儿里来:总不能不让我来看我妈吧?她对于自己被看作外人这点深恶痛绝。于是丁医楠跟着丁家人吃,跟着丁家人看电视。周静宜只能偷偷哭。丁医泉做不了人了。丁浩回来觉得家里气氛怪异。丁医泉还要瞒着丁浩。丁医泉终于要找丁浩谈谈。丁医泉让丁浩先去关怀一下自己的母亲。然后丁浩才知道家里的这许多天翻地覆的事情。丁浩判断母亲大约是真的更年期到了。丁医泉承认,据他所知,周静宜是更年期了。丁浩的世界崩了一角,因为他发现父母的世界原来也不是如此和谐亲密,父亲居然不是很清楚母亲是否更年期了。丁浩询问周静宜更年期的事情。不料翻出的底却是周静宜和丁医泉的关系。周静宜抱怨丁医泉不再关心她,作为一个女人,她已经完结了。丁浩对于父母关系的猜测得到证实。

  满以为没事儿的丁浩,终于有资格在曹茹玲面前接受教育了。他甚至违心地告诉曹茹玲,他们也认为丁医楠参加晚宴是不适宜的。他以为瞒过丁医楠主动要求不出席这点,能够显得他们态度更积极些,“反省”的程度更深些。接受教育的成果是显著的,那就是丁浩和罗嘉又可以开始捣持结婚的事儿。两个人约好第二天再去登记。丁医楠告诉丁浩,自己不是冲着他和罗嘉来的。丁浩才知道罗嘉找过她。

  丁浩向罗嘉发难,他对于家里事情的郁闷感也一起向罗嘉发作。罗嘉身上掀起的浪比丁浩预想的大得多,罗嘉振振有辞,认为自己做得一点没有错。两个人大冲突,尽情地发泄对于对方父母的愤怒。两个人也第一次真正知道对方原来是如此看待彼此家人的,分歧有如此之深。丁浩、罗嘉的关系急转直下。丁浩又去挽回和姑姑的误会。这回轮到丁医楠嚎啕了,她的委屈在丁浩面前发泄出来。

  结婚的时候到了,可是丁浩和罗嘉两个人谁也没有动窝。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了,好象也不适合再提出这么荒诞的动议了。曹茹玲见罗嘉一直呆在家里没出门,问罗嘉怎么回事。罗嘉也烦,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谎称公司加班。罗嘉躲出去了。丁浩在医院遇到恢复期的关燕。关燕让丁浩给自己系鞋带。丁浩照办,不料关燕紧接着问的是毫不搭茬的问题:你小妈有多大。原来关燕以为豆豆是丁浩的后妈生的。丁浩为关燕描述了自己这一大家人的人物关系。丁浩和罗嘉各自回去工作,婚假取消,婚姻暂停。罗嘉打了个电话给丁浩,告诉他自己回公司上班了。丁浩表示自己也回医院上班了。两个人交流的频道忽然断了。两个人都已经在实际行动上中断了结婚。

第4集

  丁浩带周静宜去医院做检查。周静宜的更年期得到确证,丁浩为周静宜开药方。丁浩偶遇龚成。

  丁浩和丁医泉谈母亲的问题。丁医泉也意识到了自己对妻子也许真的有些不够关怀,有些情感已经成了习惯,失去了本意。丁医泉向丁婆婆解释了周静宜的情况。于是,丁医楠的误会一下子有了物理性的解释,问题变轻了。当丁医泉要向周静宜接近示好,却发现两个人的隔阂远比自己想象的大。

  罗嘉没有去结婚的事实,在罗嘉家终于引爆。曹茹玲直觉就是丁医楠的问题导致的。罗嘉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这团乱麻似的关系理不清,这个婚就结不成。

  丁医楠和曹茹玲在街头偶遇,两个人心里各怀鬼胎。丁医楠为了不向曹茹玲示弱,而曹茹玲却是怨愤在心。

  丁医楠得知丁浩和罗嘉没有去结婚,心中内疚。她找到丁浩,让他别为了自己闹这份别扭。结婚应该就是两个人自己的事儿。她自己的婚姻就是这么着完蛋的。丁浩忽然感到姑姑的好来。丁浩也内疚,为了自己她才受的这份委屈。丁医楠需要寻找一个契机来接近周静宜。这是一件挺尴尬的事儿。她也不敢过于主动,更年期的女人都有些十三点神经兮兮。丁医楠邀请周静宜参加瑜伽班,帮她度过更年期。

  丁医楠作为罗嘉和丁浩的介绍人,当然地要为罗嘉去奔走。她主动去找曹茹玲,表示自己的歉意。曹茹玲得意非凡。

  罗嘉来找丁浩,本想商量到底如何处理两个人的关系。但是带着对家人的爱,丁浩和罗嘉的距离变得远了。丁浩觉得自己每接近一步罗嘉的家,就是对自己家的背叛,特别是在他和罗嘉都知道彼此对对丁家人的厌烦之后。丁浩告诉罗嘉,他绝对不接受罗嘉对家人的态度。罗嘉表示委屈,她所有做的都是为了大家的体面。丁浩要的是罗嘉心里真正的感觉,不是面上的。罗嘉觉得荒唐,谁对谁心里没个意见呢。曹茹玲摆出饭菜,有点庆功宴的意思,要犒劳一下罗嘉,因为丁医楠低头了。不料罗嘉拒绝,离开。罗嘉和家里人的关系紧张了。罗耀辉劝曹茹玲,现在丁浩和罗嘉眼见着越来越远,难不成是真让他们分手。罗耀辉给曹茹玲讲矛盾论。主要矛盾是两家大人之间的,不是孩子之间的。曹茹玲被说动。丁婆婆为了缓和她和周静宜彼此的关系,想去多照顾一些周静宜。不料敏感中的周静宜却觉得怎么都别扭,一定是别有用心,于是生出了一连串误会和紧张。周静宜终于歇斯底里地爆发。

  丁医泉试图去了解周静宜的想法,不料翻出周静宜对自己的抱怨。丁医泉开始正视双方存在的问题,更年期是个需要夫妻两人共同面对的阶段。丁医泉吐露了自己的困境,他所在的杂志社让他心力交瘁了。他快要绷不住事业顺利家庭美满的这根弦了。丁浩得知丁医楠找过曹茹玲,大怒,和罗嘉陷入冷战。罗嘉被错怪。

  丁医楠当瑜伽教练的时间调整了,正好和接豆豆的点儿冲突。丁浩为了安抚丁医楠,主动提出以后豆豆都由他来接。丁浩到了幼儿园,正碰到一个无理家长在闹事,为了关燕没有按照他的已经给孩子服药的事儿。他要给孩子一天服三次抗生素,而关燕根据说明书只给了两次。丁浩及时地以专业医生的身份给关燕解了围。丁浩接到家具厂的电话,今天家具要进新房了。丁浩赶到的时候,发现家具的尺寸和颜色都和原先订的完全不一样。就在丁浩被家具厂工人耍得团团乱转的时候,罗嘉到了。罗嘉记得这个事情,而且知道丁浩肯定应付不了,所以她来了。丁浩又没面子又感动。两个人同仇敌忾,解决了家具厂的问题。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两人的关系开始复苏。丁浩为了缓和关系,让罗嘉别回去了,住在这里。罗嘉答应,给家里打电话。曹茹玲没有反对。

  两人刚黑下灯,忽然听到水声。原来洗脸台下的管子漏了。然后罗嘉发现居然有一根水管的阀门是不受自己家控制的,需要将总阀关上。

  丁浩黑灯瞎火地满楼道找总阀。他敲开楼下邻居的门,总算关上总阀。当丁浩和罗嘉终于消停下来,他们的门被敲响。刚才的邻居来找他们了,他们需要洗澡,请求打开阀门。丁浩和罗嘉为了这个装修设计上的失误,开始争吵。因为监工的是丁医楠,所以不可避免地两个人将话题又引到家人头上去,接着又引到两个人自己身上去。矛盾激化。罗嘉半夜夺门而去。

  半夜回了家,被曹茹玲撞见。曹茹玲气得发抖,让罗嘉再也别找丁浩了。因为这太无理了,大半夜的将未婚妻赶出门。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待罗嘉?!罗嘉欲解释不是丁浩将自己赶出来的,他没有也不敢这么做。但是曹茹玲就是这么理解的,丁浩既不负责任,也不体贴,更别提其他性格和工作上的毛病了。罗嘉不能再多说了。

第5集

  丁浩找罗嘉道歉,进门就撞见曹茹玲。对于昨晚事件不太清楚的曹茹玲,见面就给丁浩甩脸子。丁浩好容易找到一个独处的空间,向罗嘉道歉,缓和关系。罗嘉向丁浩发泄心中不满以及这段时间以来的委屈。

  丁浩刚刚将罗嘉安抚得消停一点,曹茹玲又来瞎掺和,使得丁浩和罗嘉本来就紧张的关系又绷紧了弦。丁浩的所有努力白费,而且数次打断曹茹玲搅和的努力也白费了,终于忍无可忍将曹茹玲骂了。他听够了小学老师的教训,而且她已经退休了。

  丁浩摔门而去。曹茹玲将此事视作奇耻大辱。不料,罗嘉也发作了,让她不要再在她、丁浩和丁家之间搅事儿了。曹茹玲和罗嘉的母女关系骤然紧张。

  曹茹玲要找丁家理论此事,必须有个说法。这时罗耀辉拦住她,让她别闹得罗嘉和丁浩真的出问题。曹茹玲感到巨大的委屈,忽然之间所有的人好象都在跟她作对,没有人在乎她受到的侮辱。

  罗嘉找到丁浩,让他必须给曹茹玲道歉。她知道里面有误会,但是他不能这么对她的母亲。丁浩断然拒绝,这也大大出乎罗嘉的意料:丁浩能耐了!罗嘉继续加码,如果不道歉,那么他们两人的关系就要重新考虑,这是绕不过去的。不料,丁浩更加嚣张了:士可杀不可辱,绝对不道歉。丁浩和罗嘉彻底陷入了冷战。

  丁医泉发现丁浩在家里意气风发起来,问他婚事如何。丁浩一下子被打击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家里人说这个问题。他找个借口含糊过去。

  丁浩受到的第二个打击来自丁医楠:丁医楠觉得自己做出了那么忍辱负重的行为之后,应该所有的问题都已经解决。她就等着看丁浩和罗嘉登记结婚,两家人吃饭了。

  丁浩发现自己的举动实在对不起丁医楠,她毕竟为自己做出了一生中不多的几个忍气吞声的行为。周静宜对丁浩提出要见见曹茹玲,自从那天吵架之后,两家人都没有见过面。现在婚姻陷入了僵局,似乎需要有人去推动一下子。丁浩一下子警觉起来,死活不让周静宜去见曹茹玲。他谎称自己和罗嘉已经在积极筹备婚事,他们决定不再让双发家长再为自己犯愁。所以,周静宜暂时不要见曹茹玲,免得再横生枝节。

  关燕向丁浩道谢,请他吃饭。吃完饭,关燕提出让他教她学开车。丁浩犹豫答应。关燕开车出危险,丁浩出手救护,这使得两人有了身体接触。两个人好象都有点什么感觉。关燕顺势提出第二天陪她参加幼师大赛,丁浩立即拒绝。

  龚成偶然给罗嘉透露信息,他在玩笑中提到丁浩被调教得越来越厉害了,居然有漂亮幼儿园阿姨追求丁浩了。罗嘉嗅到了危险的气味。

  罗嘉找到丁浩拐弯抹角地想探听一些关于那个阿姨的事情。不料,丁浩还在冷战的心情中,根本没有意识到罗嘉想说的是什么。他生怕罗嘉见到自己的父母,向他们透露自己骂了曹茹玲的事情。丁浩向罗嘉提出,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在问题解决之前,他们应该冷静下来。

  罗嘉要到丁浩家去,被丁浩拦下。

  罗嘉在公司揽下收购杂志的事情,她表示自己有办法和丁医泉父亲的杂志谈成这个协议。

  罗嘉绕了个大弯子,找到丁医楠。她向丁医楠表示,自己有可能利用自己的职位,帮丁医泉的杂志做点什么,比如注资。不过目前两家的关系有点尴尬,所以不知道怎么说好。丁医楠莫名其妙,不明白有什么尴尬。罗嘉含糊其辞,表示这个结总要点时间才能过去。她现在提出这个,怕丁医泉多心。丁医楠大包大揽答应自己去说。

  丁医楠向丁医泉转告了罗嘉的意思。这件事在丁医泉和周静宜之间又闹起了矛盾。周静宜认为丁医泉不需要什么帮助,这会给以后的关系造成被动的。丁医泉真叫有苦说不出。他也不好答应。

  罗嘉收购杂志的事儿,被曹茹玲知道。曹茹玲又不平衡,凭什么要帮他们。罗嘉既然有这份力量,还不如想着帮帮自己的爸爸呢,让他也老有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