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11集

  丁浩和龚成在医院休息室喝咖啡,刚谈到副院长竞选的事情。丁浩认为这就是个笑话,院长和大夫根本就是两种职业。龚成笑答,因为从大夫变成副院长就是荣誉,而副院长变回大夫就可能是种耻辱。这时,关燕忽然来了,当众搂住丁浩,举止亲昵。丁浩尴尬。关燕告诉丁浩,下班后等她。丁浩表示晚上有安排,不料关燕翩然离去,表示她没听见,也不想听见拒绝。丁浩告诉她要打电话,关燕远远地关了手机。丁浩无可奈何,只得打电话给丁医泉,让他转告罗嘉,今晚处理财产的见面取消。此时的丁医泉已经和罗嘉在一起办公了。丁医泉拒绝,但是丁浩告诉他,罗嘉根本不接他的电话。丁医泉只得答应,他非常为难,不知如何对罗嘉开口。丁医泉只得伪称自己身体不适,让小贾给自己带话。不料,罗嘉出现在面前,关怀地询问哪里身体不适。丁医泉不得不撒谎撒到底,干脆称病回家。晚饭时,丁婆婆、周静宜和丁医泉一起吃饭,桌上多了一副碗筷。一家人久等丁浩不来,丁医泉不高兴,一声呼唤:吃饭,不等了。丁医泉抱怨那个关燕将丁浩弄得团团转,生活毫无规律。周静宜告诫丁医泉吸取教训,丁浩和罗嘉就是因为家长参与太多,才搞成这样。丁医泉生闷气:毫无家教。丁医泉告诉丁浩,他变得没有家教。晚饭不回来吃,至少要跟家里打个招呼。丁浩道歉。父子关系自从丁浩和罗嘉掰了以后,一直处于冷淡中。

  丁浩在医院接诊,重新强调一次以后会出医疗事故的那个病例,强调处理方法。周静宜来电话,告诉丁浩明天晚上回家吃饭,这是丁医泉和她的结婚三十周年。她告诫儿子,要和父亲搞好关系。丁浩答应。丁浩转头给关燕电话,告诉她明晚不去她家吃饭了。李绣蓉得知丁浩不来吃饭了,着急忙慌地通知关培林,晚饭取消。关燕得知后,不高兴,不就是来家里吃饭吗,干吗要这么大动干戈的。李绣蓉告诉她,这叫姑爷第一次上门,家里人都要在的。关燕表示她只是跟丁浩在谈恋爱,他们至于如此吗。接着关燕得知李绣蓉还订了饭馆。丁浩买了一大束鲜花回家。周静宜很欣慰。关燕一个电话进来,埋怨丁浩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丁浩解释。关燕告诉丁浩,为了方大爷的上门,她妈妈做了多少功夫。丁浩为难,还要解释,关燕挂了电话。

  周静宜得知丁浩回绝了他的第一次去关燕家,立刻让丁浩给关燕去电话,告诉她原计划不变。周静宜轻松地表示,结婚纪念,根本就不算什么。丁浩烦恼,哪里有这么复杂,他也真的想参加父母的结婚纪念日。丁浩不同意周静宜的做法,他还想借机和爸爸好好聊聊。周静宜做丁医泉工作,说服丁医泉。

  丁医泉强作欢颜给丁浩做工作,故意肉麻地表示,结婚纪念日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丁浩插蜡烛。丁浩大惊:可我是你们婚姻的产品啊。丁浩问丁医泉,是否妈妈让他来做工作的。丁医泉矢口否认,但他表示周静宜一定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丁浩在医院给周静宜做检查,询问是否现在还有悒郁情绪或者发热出汗等更年期症状。周静宜努力地在儿子面前表现出幸福与快乐来,表示现在快乐得总是想笑。丁浩吃惊,问她为什么。周静宜告诉丁浩,现在儿子让她放心,儿子的女朋友让她喜欢,家里所有人都喜欢,所以一切都好得不得了。丁浩不得不告诉周静宜,看来她还在更年期综合症里面:因为情绪没有理由地过于高昂也是症状之一。丁浩翻头给关燕打电话,关燕抢白他,我靠,有个准行吗。李绣蓉打住关燕的话头,抢过话筒直接跟丁浩对话。李绣蓉愉快地邀请丁浩赴宴,完全没有问题。

  李绣蓉又忙着重新订饭馆,重新通知关培林,等等。关燕让她别再重起炉灶了,干脆改天吧。明天将就着让丁浩在家里吃一顿得了。李绣蓉不同意。她和关培林都觉得关燕能和方医生好,实在是件天大的好事,私底下,他们还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是高攀了。关培林连着接李绣蓉的电话,而且两个人有商有量的。这引起佟彩妮的不悦。关培林劝慰佟彩妮。佟彩妮提出自己也要参加。

  关培林和李绣蓉谈判,要求佟彩妮出席。李绣蓉一口回绝,关燕的事情跟她没什么关系。关培林为难地指出,如果佟彩妮不来,那他就很难来了。关燕听到后,立刻表示让佟彩妮来没什么关系。

  丁医泉和周静宜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和浓烈的兴趣,操持着丁浩的这次晚宴。丁浩对这种反常的兴奋感到莫名其妙。周静宜和丁医泉竭力装得非常像。

  周静宜为丁浩准备了四份礼物,分别给李绣蓉、佟彩妮、关培林和关松。同时,开始为丁浩打扮衣装,丁浩万分别扭,表示自己好象在上刑场,不过是吃个饭而已。周静宜告诫他要讲礼貌。丁浩郁闷。

  纪念日那天,丁医楠上门来为哥哥嫂嫂庆祝纪念日。丁医泉觉得很为难,既要在丁浩面前掩盖他已经约了除丁浩以外所有家人来赴宴,因为先前他已经骗丁浩说他和周静宜单独到外面去吃饭。同时,他又不能怠慢了妹妹。丁医泉和周静宜左支右挡,终于穿了帮。丁浩知道父母为了自己而撒谎。丁医楠知道丁浩宁可参加关燕的家宴,而离开父母的结婚纪念日晚宴。丁浩和父母、姑姑都发生了矛盾。周静宜还要装作非常快乐,因为她决心绝对不给儿子增加心理压力。丁医楠郁闷地来到健身房,不料遇到容光焕发的罗嘉和龚成。罗嘉拉着龚成来到健身房做瑜伽。丁医楠正要问罗嘉,龚成先回答了她心中的问题:他和罗嘉只是朋友。然后龚成又预先回答了一个她不准备问的问题:他不是来健身的,是来这里泡妞的。丁婆婆告诉丁浩,不管做什么,都要快乐,否则就没有意义。丁浩决心快乐地参加关燕家的家宴。

  丁浩来到关燕的家宴,推开饭店的门,发现居然有一大家子等着他:关燕的七大姑八大姨都等着自己,而且人物关系复杂。李绣蓉居然和前夫关培林、前夫的后老婆佟彩妮坐在一起。饭店的厨子也被介绍与丁浩认识,那是李绣蓉的男朋友。丁浩的礼物有点拿不出手了——不够分。丁浩不但被迫和异样的热情相遇,还要忍受一个事实:不知何时,他在他们心目中已经当上了副院长。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副院长。丁医泉、丁婆婆、周静宜一起过的结婚纪念日。周静宜努力地维持着家里的平静,虽然话里话外总要带上二十五周年纪念日的盛况:丁婆婆、丁医楠、丁浩、周静宜和罗嘉一起过的。

  丁浩在晚宴中接到电话,他走出屋子,到院子里接听。丁医楠给他打来电话,罗嘉约他某个时间处理他们之间的后事。丁浩回到晚宴,发现所有人都好象在期待着他们家回请,已经在设想关燕和丁家见面的情景和礼物。丁浩已经欲罢不能。

第12集

  丁浩和关燕在关燕的同学聚会上。关燕的同学们跟丁浩的差距实在太大:有开饭馆的,做导游的,当酒吧乐手的,不着四六想当艺术家的,倒原单服装的。关燕和他们玩得非常开心,但是丁浩不习惯那种直接、不留余地的说话方式。一夜的尴尬。某个朋友忽然问丁浩和关燕是怎么认识的,是不是关燕看妇科认识的。丁浩否认。于是他们要求丁浩和关燕介绍认识的过程,男女交往是不奇怪的,但是跟一个妇科大夫交往就可能有点奇怪。丁浩沉默。关燕编了个瞎话,将这段遮过去。丁浩送关燕回家,车上关燕问丁浩他们的爱情开端是什么。丁浩默然。关燕告诉丁浩,是一个误会。她和他心里都清楚,当时他们并没有发生什么。关燕说着说着黯然,继而大发雷霆,要半路下车。丁浩安抚关燕,断然否认他们的情感是建立在一个误会的基础上的。于是关燕追问丁浩,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己的。丁浩被绕进去了。如果他承认从一开始就喜欢关燕,那就是他品质有问题,在结婚的前夜喜欢上了别人。如果他否认,那么他又说不出一个喜欢关燕的起点。关燕逼他承认,这是同情她。丁浩被逼得大吼,不是,为什么非要逼我说出我不爱你呢?!丁浩差点出车祸。丁浩不明白为什么关燕忽然变得如此唧唧歪歪。关燕忽然释然:逗你玩。周静宜对丁浩提出,要让关燕来家里玩。正在懊恼的丁浩吃了一惊,不明所以。周静宜告诉丁浩,他已经去过关燕家了,那么就应该让关燕也上他家来呀。丁浩告诉周静宜,现在关燕在她父亲的建筑公司上班,时间没有准儿。

  丁浩和罗嘉终于在以前的新房见了面。丁浩进去的时候,罗嘉已经在里面。丁浩二话不说,将钥匙包里的钥匙解下来递给罗嘉,房子归罗嘉。当初房子的首付是丁浩付的,按揭款由丁浩和罗嘉共同承担。不料,罗嘉拒绝。罗嘉告诉丁浩,她不需要补偿,她没失去什么。丁浩向罗嘉解释,他绝对没有别的意思。罗嘉表示,她已经想好解决的办法。她找到了新的买家。丁浩吃惊:你也不要?龚成在医院碰到丁浩,忽然笑眯眯地叫他:方副院长。丁浩大吃一惊。龚成乐不可支,就是不告诉他为什么。医院走廊里,丁浩发现所有的人都笑眯眯地看着他。丁浩觉得自己被搅到一个大玩笑里,而自己是惟一不知情的人。回到办公室,丁浩知道为什么了:关燕的四姑在等他,就是她口口声声地要找丁浩方副院长。丁浩慌忙向她解释自己不是副院长,自己就是个妇产科大夫。四姑却死活不相信,她要让丁浩帮她找人开补品药方。丁浩无法答应,他也办不到,四姑不悦。关燕在建筑工地忽然接到周静宜的电话。周静宜邀请她周末到家里玩。关燕一时没反应过来,答应了。

  关燕欢天喜地地来到丁浩的医院,正遇到丁浩在问症。关燕不管不顾地冲进办公室,吻了丁浩。正好龚成把关松领到丁浩这里来——关松不知怎么的,又混进了病房,而且又带着那只兔子。龚成笑眯眯地说佩服佩服,为什么他每次都有办法混进来呢?关松自豪地说他告诉保安,他的姐夫在这里。丁浩哭笑不得。送关松回家的路上,关燕问丁浩为什么不自己请她上他家去呢。丁浩吃惊。丁浩立刻意识到是自己的妈妈越过了自己。丁浩只得假装是自己跟妈妈提的。不料在具体的日期上,丁浩穿了帮。关燕顿受打击,表示如果他不愿意的话,她可以不去。丁浩又得赌咒发誓,绝对没有这样的意思。关燕拒绝。丁浩回家,发现家里摆满了鲜花,接着见到周静宜和丁医泉正在商量如何准备关燕的进门。周静宜提出不但关燕要进门,而且还要将丁医楠请来,因为他们有过过结。这回,要将这点过结也都化解了。丁浩实在说不出口,关燕已经和他吵架了。

  周静宜和丁浩非常严肃地进行了谈话。周静宜表示,以前爸爸妈妈做得不对,搞得他很不舒服。这是她的一桩心事,现在总算好了,她看到丁浩和关燕那么幸福,她心里的石头没有了。他幸福,妈妈就幸福。丁浩感动。紧接着,周静宜问丁浩,是不是感觉很幸福?丁浩不得不点点头。周静宜又问他,是不是关燕比罗嘉更适合他?丁浩也不得不点点头。周静宜大喜。丁浩不得不翻头去找关燕。他大半夜地站在自己家门外的走廊里给关燕打电话,还怕家里人听见。不料,手机被关燕挂了。

  关燕挂断电话。李绣蓉问关燕,丁浩有没有请她上他们家去。关燕避而不答,不料李绣蓉不依不饶。关燕不悦,让李绣蓉少管自己的事儿。李绣蓉却告诉她,自己一直在帮她,她张罗那么大家子人来和丁浩吃饭,不就是为了让关燕能够进丁家的门吗?关燕只得撒谎,丁浩已经请她上他们家去了。丁浩半夜来到关燕家,实际上是来负荆请罪的。关燕想要给他掉脸子,可是李绣蓉却热情洋溢地扑上来。关燕哭笑不得。李绣蓉连夜捅开炉子,要为丁浩烧夜宵。趁此机会,丁浩向关燕道歉,并且请她来自己家。关燕问丁浩,这是她逼的,还是诚心诚意的。丁浩表示是诚心诚意的。李绣蓉的夜宵上来了。丁浩实在无法对付这些东西。不料,关燕却悄悄告诉他,她妈妈可不轻易给人做夜宵。于是,丁浩在吃了两顿夜宵之后,终于用自己的饭量向关燕证实了自己的诚意。周静宜到健身房请丁医楠周末来家里吃饭,发现丁医楠和罗嘉在一起。周静宜不禁有些尴尬。然后周静宜还看见丁医楠非常凶狠地训斥龚成。周静宜以为龚成和罗嘉走到一块儿了。啼笑皆非的误会。丁医楠问周静宜来做什么,罗嘉面前,周静宜倒说不出什么了,只得瞎编一个什么理由。周静宜终于又给丁医楠打个电话,不料丁医楠在电话那头就断然拒绝。她明确表示自己是不喜欢关燕的,周静宜不得不告诉丁医楠,实际上根本就没有那回事。丁浩早就向她解释过了。

  丁医楠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她以为自己得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丁医楠翻头又给周静宜打电话,她表示如果像周静宜说的那样,那么她就更不能参加这个晚宴了。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错误,丁浩应该和罗嘉重新开始。周静宜不得不对丁医泉说,看样子还是丁医楠不要上门的好,免得再出岔子。

  丁婆婆给丁医楠打电话,让她顾全大局。周静宜得知丁医楠又要来参加,又误会丁医楠非要上门来搅和事儿了。她想尽办法让丁医楠不要来了。丁医楠生气,到底是让她来还是不让她来啊。来是为了顾全大局,不来也是为了顾全大局。

  丁医楠到出版社找丁医泉,她有一肚子的委屈,要跟哥哥说。在家里简直就没个说话的地方,周静宜成天不上班。丁医楠告诉丁医泉,现在他坐在这个位子上,不就是因为罗嘉吗,如果没有罗嘉,他早就退居二线了。她怎么都觉得罗嘉好,可是周静宜非但不把两个人重新拽回来,还瞎起劲把关燕拉进来。丁医泉长叹一声,说了句实话,丁浩和罗嘉已经是不可能了。丁浩和关燕在开车。关燕回忆起他们头一回开车的情景来。关燕很开心,而丁浩却想不起来了。关燕生气,丁浩终于想起来了,脱口而出,那天我把罗嘉她妈给骂了。关燕被刺痛。李绣蓉忽然非常忧伤,她有些舍不得关燕。关燕告诉她,自己嫁出去后,岂不是她可以招一个丈夫进门吗?事情就是这样本质,现在的家根本容不下更多的人,所以只能出去一个。她急着将自己发送出去,可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李绣蓉失手打了关燕。母女俩的情感增进。

  关燕要上丁家的门。她开始紧张了,单是穿衣服就让她烦恼不已,忽然发现自己没有一件衣服是可以上门的。李绣蓉和关培林给予她各种各样想象中知识分子应该喜欢的建议。丁浩开车带关燕上自己家。电话铃响起,罗嘉。罗嘉问丁浩,家具怎么处理。丁浩表示,能卖就卖了。放下电话,丁浩不得不向关燕解释自己跟罗嘉的事情。 关燕表示,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和罗嘉联系。丁浩否认这件事瞒着关燕。他和罗嘉只是在处理后事。

  丁医楠来到丁家。周静宜又开始紧张。丁医楠告诉她,自己不是搅屎棍,始终是为了丁浩好。关燕在丁浩的车上掉眼泪,丁浩不明白这段时间她怎么了。丁浩不得不开了句玩笑:他的医学知识受到挑战,情绪不稳定,动不动掉眼泪,根本就不是更年期综合症的症状。因为只要是妇女,看起来都这样。关燕破涕为笑。关燕翻出底来——她问丁浩明白自己家为什么要请丁浩吃饭吗?丁浩大咧咧地说喜欢我呗。关燕让丁浩不要害怕,然后告诉丁浩,这就是说他们家认为女儿是可以嫁给这个人的。关燕否认自己要嫁给丁浩,但是至少这是一段认真的关系,不是谈恋爱玩儿。她要弄清楚。她请丁浩原谅,这时候的女孩子其实心里是非常紧张的。丁浩心中一动,紧紧搂住关燕。关燕来到丁家,丁医楠站在门外。丁医楠客气地表示,不打不相识。关燕笑笑进门。

第13集

  丁浩和罗嘉在新房处理后事,罗嘉让丁浩来挑走几件他想要的东西。丁浩表示一样都不要。忽然手机响,关燕让丁浩不要急着决定,她马上就到。关燕赶到,提出不但家具保留,房子也要保留。她家可以处理这些。罗嘉当即表示可以,一切都交给丁浩处理。丁浩询问关燕。关燕告诉他,这是她爸妈的主意。这些事情关培林都会处理。丁浩不满,他看不出这么做的必要。关燕告诉他,绝对有必要,她要让他知道,如果有麻烦,她会帮他处理。

  关燕家。关培林拍着胸脯向丁浩打包票,这些事情都包在他身上。保证不让他吃亏。不过,关培林提出要去看看房子的装修和工程质量,这关系到价钱。面对关培林的好心和李绣蓉的热情,丁浩无法拒绝。丁浩在医院被院长在走廊上截住。院长半开玩笑地也叫他副院长。丁浩无地自容。院长告诉他,副院长这个职务就是竞争上岗,没什么。不过,他有个亲戚最近老是找内科的人开药,这个不太好。丁浩差点没昏过去。新房。丁浩带着关培林来看房子,不巧遇到罗嘉和丁医楠。关培林热情地自我介绍,关燕的爸,李绣蓉的前夫。丁浩不知道该怎么介绍罗嘉好,不料关培林大咧咧地说不用介绍,他知道罗嘉是谁,就是差点跟丁浩结婚,后来被关燕撬掉那个。关培林大刀阔斧地规划着这个房子,并且指出当时装修得不好,应该统统拆掉,进行重装。然后再以精装价格卖掉。罗嘉不得不指出,这个糟糕的装修就是她干的。丁浩终于找到机会告诉关培林,他和罗嘉不是关燕撬掉的。他和关燕是在他和罗嘉分手之后才好起来的。关培林耸耸肩,没听出这两者有任何区别。

  佟彩妮对于关培林最近经常性地出没于李绣蓉家,非常的不满。她要求同样参与关燕的事情。李绣蓉告诉她,没门,因为关燕身上没有一点她的血缘。丁医楠跑到周静宜这里,问她是否知道郑家已经开始干涉丁浩的房子了。是不是太性急了一点。周静宜表示,干涉就干涉,这说明他们没把自己当外人。丁医楠又碰了一鼻子灰。丁婆婆忽然接到陌生的电话,是李绣蓉。除了一开始把丁婆婆当作周静宜之外,一切都很正常,李绣蓉仅仅是表示一下热情,并且带着表功似的喜悦,向丁婆婆汇报了家具的处理问题。李绣蓉让丁婆婆琴放心,这些琐事完全不用担心,他们全包了。丁婆婆将电话的事情告诉了周静宜。

  周静宜等到丁医泉下班后,悄悄告诉他,丁医泉告诉她郑家干涉房子的事情以及李绣蓉的电话。周静宜在丈夫面前吐露真话,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分,太没有教养了,毕竟丁浩和关燕还没怎么着。丁医泉吃惊,这对于罗嘉实在太不公平了。毕竟这新房和家具都是罗嘉一手操持的。他怎么还有脸再去面对罗嘉。最后,他们决定这件事情都由丁浩决定,如果丁浩觉得这么做妥当,那就这么做。他们绝对不给丁浩和关燕之间使绊儿。丁浩回家后,将家具的处理事宜告诉周静宜和丁医泉。两个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表示完全没有问题。关培林家能这么帮忙,实在太好了。

  李绣蓉接到周静宜的电话。周静宜向李绣蓉表示了谢意,白天她没有接到电话,听说后觉得这件事实在太好了,只是不好意思让他们费那么大劲。李绣蓉大喜,进而提出两家人是不是找个时间见见面。关培林跑到李绣蓉这里,质问她为什么不让佟彩妮管这个事情。如果当初关燕跟的是他,那么佟彩妮就是关燕的妈。李绣蓉当仁不让。关培林最后只好讨饶,说出实话,佟彩妮回家跟他闹。李绣蓉反而答应了。丁医泉终于找到机会,在进会议室开会前,跟罗嘉单独说话,委婉地表示了自己的歉意。过于委婉,使得罗嘉费半天劲才听出意思来。罗嘉释然,表示这完全不是问题,她对这个房子也没有什么想法。这可以看作一个不错的投资行为。丁医楠追问罗嘉是否将新房的事情都交给关燕家了。罗嘉说是否丁医楠还觉得自己和丁浩还有可能。罗嘉告诉丁医楠,完全没有这个可能性了。丁医楠否认,她表示她要求的是公理。这件事情他们做得不对。罗嘉家。丁医楠和曹茹玲结成统一战线。罗嘉进门后,告诉她们,自己也不会面对这些东西,每天看着不是找生气吗?

  李绣蓉又报来喜信,关培林为房子找到了出路。不卖了,出租。这样,除了每个月除了按揭款以外,还可以余下笔不小的租金。周静宜和丁医泉商量李绣蓉进门的事情。他们开始紧锣密鼓地张罗这件事情。周静宜问丁浩,李绣蓉平时喜欢玩什么。丁浩告诉她,麻将。丁浩断然否决了他们学麻将的想法。

    丁医泉感叹,学学麻将也可以,免得退休以后无事可干。周静宜吃惊,不是干得好好得吗?丁医泉说每天上班都像头上顶个雷。丁浩得知他的家具竟然被卖给了四姑的表弟,安放在一个城乡结合部照相馆里。关培林兴高采烈地告诉他,每一个到照相馆拍照的人,都会在自己的照片上留下丁浩的印记。全套家具都拉过去,照相馆就按原样布置成一个新房。这下子算是找到了好归宿。丁浩情感上无法接受。可是他又不能跟关培林直接这么说。医院休息室。龚成和丁浩聊天。龚成听到这个噩耗开心坏了,这是他从1964年以来听到最好笑的事情。他的婚床上将有成千上万个屁股坐上去。丁浩忽然让龚成帮一个忙,这套家具送给他。龚成楞住,这是无法接受的,他哪来的地方摆这些东西。丁浩扭头回办公室给关燕打电话,约她下班见面。医院。丁浩告诉关燕,能否跟关培林说一声,家具不要卖了。丁浩说他要送给龚成。关燕奇怪,可是这种感觉偏偏无法跟关燕解释。关燕生气,她爸好容易才找到的买家。难不成丁浩以为天底下人都巴巴地等着他的破烂。丁浩也火了:敝帚自珍。丁浩和关燕冲突。健身房。龚成将家具的笑话将给罗嘉和丁医楠听。

  医院。罗嘉打电话给丁浩,告诉丁浩家具和房子都交给她来处理,她决定自己将家具和房子都买下来。丁浩告诉罗嘉,他明白这么做对于罗嘉有多么不容易。罗嘉表示,将房子出租,家具布置照相馆更不容易。这是她的心血,所以跟丁浩没有关系。丁浩又被咽回去了。新房。关培林指挥着工人要将家具运走。丁浩赶到,喊停。关培林楞住了。丁浩表示罗嘉会处理所有这一切。

  李绣蓉居然带着佟彩妮进门。两家人互相迁就,怎么都别扭。关燕和丁浩回到家,吃惊地发现周静宜、丁医泉和佟彩妮陪着李绣蓉打麻将。关燕和丁浩避开家长躲在里屋争吵。另一边周静宜和李绣蓉对于里面轻微的争吵充耳不闻。关燕终于明白了,其实丁浩是无法解脱他和罗嘉的过去。说白了,他心里根本没有放下过罗嘉。而丁浩却觉得自己和关燕的情感被关燕侮辱了,他和关燕的情感是真诚的、也是忠诚的。关燕和丁浩大闹。周静宜和李绣蓉他们在外面假装释怀,不时笑笑说年轻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周静宜总要让着李绣蓉,想让她赢牌。不料,天不作美,周静宜天糊。所有人脸色变了,这时,丁浩和关燕大闹特闹,闹到了外面。

第14集

  医院休息室。丁浩在这里等待佟彩妮,没想到关培林也一起来了。丁浩不得不找到一个理由,让龚成将佟彩妮带到一边。丁浩悄悄告诉关培林,佟彩妮一点问题都没有,看来是关培林可能有问题。关培林炸了,男性自尊受到打击:那老子关燕和关松怎么搞出来的?!关培林要求丁浩保密,可是丁浩做不到这点,他不能欺骗患者。

  曹茹玲家。电话进来,曹茹玲抢在罗嘉前头接听。电话是来谈买房的。罗嘉和曹茹玲冲突。曹茹玲翻出底:她不想看着女儿就这样吃亏,她心疼。女儿一个人吭哧吭哧将这个房子置办好了,然后又一个人吭哧吭哧将这个房子买了。曹茹玲问罗嘉,买下来以后成天看着这个,心里舒服吗?所以她请罗嘉一定不要拦着她。

  丁家。关燕领着关松,在丁家做客。周静宜对关松假惺惺地表示怜爱。关松看见书房里,丁医泉的好玩的收藏:各个地质时期的化石和矿石标本。丁医泉想拦着,可是碍着面子,假装大度地任由关松瞎玩瞎闹。关燕他们走后,周静宜还表示让关松常来。丁医泉要给周静宜下跪了,千万别再来让这个傻子来糟蹋他的宝贝了。

  关燕家。关松又来了,抱着床腿不走,还是要看到姐姐。趁着关培林来,李绣蓉和关培林谈起房子,忽然想出解决办法,由关培林买下,就当他送给关燕的。关燕和丁浩要是结了婚,那这一切就都名正言顺了,姑爷心里也不咯着了。关培林哭丧着脸,千万别提这个。现在他自己出问题,欠着佟彩妮的,哪里还提得出这种事情。李绣蓉对关培林声泪控诉。

  医院。关燕向丁浩道歉。她明白他的心情。丁浩愕然。关燕告诉他,因为她想明白一件事。罗嘉答应重新将房子买回去,这对于她来说有多么不容易。丁浩只是太善良了,但这才是她最开始就喜欢的那个丁浩。丁浩感动。关燕家。李绣蓉对关燕控诉关培林的自私。关燕不以为然,房子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没事儿了。

  关燕家。半夜,关培林杀到李绣蓉家。他和李绣蓉提出,他愿意。李绣蓉也有些感动。李绣蓉问他怎么又同意了。关培林拉开袖子,指着累累伤痕:打架。李绣蓉不信。关培林不得已翻出底来:他一年之内跟佟彩妮搞出一个孩子来。李绣蓉乐了:你不是不中用了吗?关培林急了,谁不中用了?!老子要是愿意,枪枪出彩。关培林告诉李绣蓉,他给关松买了保险。其实他一直故意没要孩子,因为怕自己没有以后,如果有个孩子,佟彩妮就会偏心眼儿,对关松不好。

  关燕不得已对丁浩提出这样的要求。丁浩断然否决。他无法再向罗嘉去开这个口。关燕对丁浩说了关培林的心意,丁浩也很被打动,答应去跟罗嘉开这个口。

  丁浩找到罗嘉。罗嘉以为他还过意不去,担心房子的后事。罗嘉告诉他,不用担心,她母亲已经想办法找到买主了。于是,丁浩就是开不了这个口,随便编个幌子混过去了。

  关燕家。丁浩骗他们说自己已经跟罗嘉谈了。

  医院。丁浩申请加班。关燕和家人从此见不到丁浩。丁浩也熬得快成人干了。关燕杀到医院,遇到两眼血红筋疲力尽的丁浩。关燕问丁浩房子的事情。丁浩左支右挡,关燕要自己给罗嘉打电话。丁浩才从实招来。丁家。周静宜和李绣蓉谈话。周静宜也被劳动人民感动,觉得好象自己也该做点什么。她一口答应,干脆关培林也不用牺牲了,就是丁浩自己买下来得了。

  人流嘈杂的饭馆。关燕跟丁浩大闹,她爸爸都做出这样的牺牲了,他还矫情那一点面子。他那点好心,为什么不用在我们家呢。

  丁家。周静宜说服丁浩去和罗嘉提要求。

  新房。丁浩终于对罗嘉提出,要求将房子重新归他。罗嘉同意。

  罗嘉家。曹茹玲得知之后大怒,坚决不同意。

  罗嘉家。曹茹玲叫来丁医楠,让她给丁浩传个话儿,事情不能做绝。

  出版社。丁医楠和丁医泉争执,丁医楠指责哥哥没有原则。丁医泉指出罗嘉是公私不分,背着他将所有刊物的方向都转了。丁医楠反过来说是哥哥公私不分。丁家。曹茹玲和周静宜重新见面,表示坚决不能让,这个房子要定了,而且她已经谈好了买家,是她以前的一个学生。

  丁家。丁家和关培林家见面。关培林大包大揽,让丁家不用出头做难事。一切由他来谈。李绣蓉还不由分说地要走了曹茹玲的电话。

  罗嘉家。曹茹玲忽然接到了关培林的电话。曹茹玲气得浑身发抖,接下了这桩CASE。

  饭馆。关培林和曹茹玲谈判。

  罗嘉家。罗嘉对母亲喊停。

  新房。关燕和丁浩在新房。关燕忽然说,从此以后她就必须面对这个房子了。可是这个房子的每个角落都是两个字:罗嘉。

  幼儿园。关燕回到幼儿园,找到园长。她告诉园长,她想回来工作,她觉得自己最适合干的就是这个。院长问她最近在干什么。关燕告诉她,她没有在别的幼儿园试过,因为她觉得她当时离开这里,并不是因为她犯了什么错误。幼儿园。关燕出来的时候,遇到豆豆。豆豆还叫她老师。接着关燕碰到丁医楠。

第15集

  丁家。丁医泉忽然发现自己的收藏品里,有一块化石没有了。周静宜疑心是关松那天捣鼓的时候,拿走了。丁医泉有不好的预感。

  出版社。罗嘉宣布杂志的办刊方针改变,并且推出新的改版计划。丁医泉大怒,和罗嘉发生正面的冲突。丁医泉掉头问小贾怎么回事,可是小贾在会场上支支吾吾:他也认同罗嘉的做法,先逼良为娼,然后从良。丁医泉怒斥小贾,这是阴谋。出版社。罗嘉要和丁医泉单独谈谈,丁医泉拒绝,这是“操守”,私下里和公开的都是一样的。

  丁家。丁医泉提前回家,引起家里的振荡。周静宜觉得天塌了。

  幼儿园。关燕重新带豆豆。关松又来幼儿园找姐姐了,抱着兔子。豆豆觉得和老师已经有特殊亲戚关系了,所以非要玩兔子,不料被关松打了。也就是推了一下。医院。丁浩正在接症,关燕电话到了。出事儿了。

  幼儿园。丁浩感到幼儿园,关燕问他怎么办?丁医楠一定会炸的。丁浩决定要哄好了豆豆。丁浩和关燕向豆豆许下无数诺言,换取他的沉默。

  丁家。丁家吃饭,关燕也在。两个人左突右荡,豆豆还是穿了帮。

  丁家。丁医楠已经闹开了。她是发自内心的委屈,因为她的儿子从来没有被人欺负过。她的个性也不允许人欺负她。可是丁婆婆告诫她,大局为重,傻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丁医楠对于自己老是要以大局为重的命运,感到万分委屈。所以哭开了。丁医泉正没好气,联想到自己的石头,也跟着痛斥关松。他要周静宜告诉丁浩,以后,那个傻子少跟他们家掺和。

  罗嘉约见丁浩。罗嘉告诉丁浩,她的窘境。不是阴谋,而是因为丁医泉前一段经常性的抱病在家,所以沟通不够。办刊方针的冲突,是早就有的,不是偷偷摸摸的。

  丁家。前脚丁浩赶回家,后脚关燕就到了。关燕道歉。丁医楠已经平静下来,告诉关燕没有关系。但是明显的冷淡。可是接下来关燕就说错话了,她表示都是自己的错,没有管住豆豆,不该让他去玩那个兔子的。丁医楠一下子炸了:难道你不觉得你更应该管住你的弟弟吗?

  告诉丁医楠,关松就这样儿,他不是明白人,豆豆是明白人。关松的智力水平跟豆豆也差不多。丁医楠更加炸了,可是他的个儿跟豆豆可不一样!难不成豆豆跟他一样都是傻子。 两个人的火爆脾气都发作了。丁医楠要让关燕明白,如果谁再动动豆豆,她先把谁放平了。关燕扔过去一句:你试试看。关燕掉头就走了。丁浩回头想对他们说什么,被周静宜一把推出去:快去追。

  丁家。周静宜严正告诫丁医楠,不要再闹了,为什么丁浩的事情她总要折腾呢。丁医楠赌咒发誓,如果不是为了老太太,打死她都不上这个家来。丁医泉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劝架,而是一头扎进老太太房间,先堵住老太太:妈,您别难过。我去说她。媳妇儿不对。

  丁家。丁医泉也严正告诫周静宜,不许这么对待丁医楠。周静宜委屈,为什么不许这么对待丁医楠。丁医泉告诉她,不看僧面看佛面,为了老太太。这辈子,他惟一不允许的就是让老太太受委屈。她是养母,所以敏感。周静宜又一次众叛亲离。

  关燕家。丁浩见关燕。丁浩将关燕哄开心了。李绣蓉帮着丁浩劝解关燕。

  丁家。丁浩劝丁医泉。不料,丁医泉劈头就是一句,我觉得你当初没有选择罗嘉是对的。丁浩被堵了回去。

  幼儿园。李绣蓉来幼儿园看豆豆,看看究竟打伤哪儿了。不料又遇到丁医楠。李绣蓉向丁医楠道歉。关燕看着母亲这样,实在忍不住。

  医院。关燕对丁浩哭泣爆发,她和他在一起,太委屈了。连着她的爸爸妈妈都一起委屈。关燕提出一个问题:他们的感情,值得吗?

  关燕家。李绣蓉收拾打扮一番要来向周静宜道歉。关燕坚决拦住自己的母亲。关燕表示,如果妈妈这样受委屈,这个恋爱不谈也罢了。

  关燕家。丁浩来到关燕这里,告诉关燕,值得。因为他们的感情是真诚的,所有的问题都会过去的。

  幼儿园。丁医楠找到院长,投诉豆豆被打的事情。关燕还是让了步。关燕遭到了批评。

  丁家。丁浩和父亲的关系有了增进。丁浩劝父亲去争取,他相信会有一个好的结果。罗嘉这么做不是阴谋等等。

  出版社。丁医泉雄心万丈地回来争取,不料刚接到通知,小贾已经全面接替了他的工作。丁医泉成了顾问。丁医泉当即辞职。

  丁家。罗嘉上门来向丁医泉解释,不料知识分子打太极拳也是极厉害的。罗嘉绕了半天根本就说不到正题上,丁医泉否认自己生气,也否认自己误会,什么也没发生,他正好想着退休呢。

  新房。房子的交接手续在这里正式办理完。丁浩忍不住指责罗嘉,是否做得太绝了呢。

  丁家。丁浩和父亲的关系急转直下,发生强烈冲突。丁医泉历数自己为了丁浩做的一切努力,如何委曲求全,从此以后,他绝对不管丁浩的事情。

  丁浩和关燕争吵。丁浩心如刀搅,他和父亲从来没有这样过。他爱自己的父亲。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房子,何止于闹得罗嘉公报私仇,父亲后半生的抱负付之东流,父子反目成仇。关燕和丁浩闹翻。

  罗嘉家。丁医楠跟曹茹玲嘀咕丁家的事儿,得出的结论是: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