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神秘而美丽的任晓雪随考察团从北京来到加拿大。负责接待的导游陆大洪因为给在北京的女朋友王平平办移民手续耽误了时间,而让当房虫的哥们司马波替自己去接团,司马波由此结识任晓雪并对她极具好感,不合群的任晓雪却视而不见,对他十分冷淡。自由活动时间,陆大洪带考察团去赌船看看,任晓雪意外失踪。陆大洪着急上火,心绪烦乱中,他开车撞伤了温哥华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杨夕。

  陆大洪被公司要求找回任晓雪,他一筹莫展;另一边,他还负责任地尽心照顾着杨夕,忙不过来时叫司马波帮把手。杨夕渐渐喜欢上了成熟、风趣的大洪。通过杨夕,陆大洪和司马波认识了她的校友——高干子弟罗毅。罗毅搬进司马波帮他找的房子,发现邻居有一位美丽的中国女孩,他用望远镜关注她的生活,并寻机接近她,但她却冷淡地对待他。

  司马波和陆大洪被杨夕拉着到罗毅住处参加聚会,司马波意外发现邻居窗内闪现出任晓雪的身影,几人当即追上门去。心惊肉跳的晓雪面对众人只有沉默和眼泪,这令陆大洪和司马波无法责备和揭发她,也不再追问原因,而罗毅更是一心想帮助这个楚楚可怜的柔弱姑娘。

  一天,晓雪外出归来,看见有人在自己家门外等候,她吓得立刻躲到罗毅家。尽管带着种种疑惑,罗毅、大洪、司马波和杨夕却都在帮助晓雪。但是,罗毅和司马波对晓雪的争相献殷勤以及罗毅的感情表白却吓走了晓雪,她再次消失了。

  不久,司马波在和陆大洪去滑雪场的途中意外丧生,大洪受打击一蹶不振,杨夕在照顾大洪的过程中两人相爱。而访问学者马芬则对罗毅颇费心思,两人到一家超市购物,罗毅无意间发现了晓雪,当即追踪而去,这惹得心有城府的马芬前功尽弃,对晓雪颇为恼恨。

  在罗毅不顾一切从追踪晓雪的男人手中把晓雪救回来之后,晓雪终于接受了罗毅的爱情,她告诉罗毅:自己是因为受不了男友虐待而逃出来的。这晚,罗毅接到了北京的电话,得知父亲因贪污受贿被捕,有可能被判死刑。罗毅赶回北京,为救父亲,他不但取出了所有存款,还背负了一身的债务。晓雪在加拿大默默地帮助罗毅。罗毅处理完父亲的事回到温哥华,但他却觉得自己已没有资格再和晓雪在一起了。

  陆大洪的未婚妻王平平从北京来到温哥华,她接受不了大洪移情杨夕的事实,一气之下搬到律师康兆明家去住,不料被康兆明强奸。大洪本打算将康兆明诉诸于法律,因缺少证据只能罢手。王平平忧郁自闭,大洪尽心照顾。在平平好转时,大洪投入自己的全部,和她一起开了个咖啡店。在咖啡店生意红火时,王平平拿到了绿卡,但是她决定离开这个伤心地,回国去了。

  大洪和杨夕在经历过这一切之后,又艰难地走到一起。

  但此时,罗毅却意外得知晓雪其实早已结婚,两人的感情出现危机。晓雪再次消失,罗毅不知道她是被遣送回国了。罗毅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

  杨夕在劳碌中得了红斑狼疮。她不想拖累大洪,毅然决定独自回国养病。大洪追回北京,他准备放弃在加拿大的一切,和杨夕留在国内。

  罗毅得知晓雪在北京,不顾一切赶回北京,展开了对晓雪的援救……

分集剧情:
第1集

  任晓雪拎着一只行李箱走出别墅,上了停在门口的一辆出租车。出租车驶上机场高速路。车里,晓雪接了个电话,说自己正在逛街,司机通过后视镜洞悉地看了她一眼。

  晓雪来到机场候机大厅,加入了一个旅游团。通过安检后,她走进女盥洗室,把绑 在腿上的美金装入随身的提包。最后,她取出手机中的SIM卡,扔进马桶冲掉。

  飞机载着晓雪冲上蓝天,离开北京。

  加拿大温哥华,做房产中介的司马波代替好友--旅游公司的导游陆大洪在机场接到了任晓雪所在的旅游团。他对晓雪格外殷勤,但后者反应冷漠。在饭店收取护照时,晓雪找借口没交,司马波鬼使神差地没有勉强她。

  大洪匆匆赶到酒店,带领大家上餐厅吃饭,晓雪借口不舒服,独自留在房间。司马波正要驾车离开,无意中看见晓雪独自一人从酒店走出,他尾随而去。见晓雪要购买电话卡,他忍不住上前搭讪,并叮嘱晓雪不要离队单独行动。

  第二天,大洪带着旅游团游玩,对晓雪的单独离群引起了注意。

  北京,余士雄的手下小袁汇报:把晓雪常去的地方全找遍了,哪都没发现。余士雄意识到:人又跑了。

  温哥华,旅游团自由活动结束后,大洪点名,发现晓雪人没了。

  做房产中介的司马波正在给人介绍房子,大洪打来电话,告诉他晓雪找不着了,让他立刻赶去帮忙。

  司马波赶到,替大洪带团回酒店,大洪自己留下寻找。回到酒店的司马波告知大洪,晓雪的行李都不见了。大洪赶紧往酒店赶。

  陆大洪驾车疾弛,为避让前方的几个滑滚轴的少年,将一个骑自行车的时髦女孩撞倒。大洪抱了受伤的杨夕上车,送往医院急救,得知杨夕是一个中国人。杨夕给朋友罗毅打电话让他赶去诊所,大洪因急着回酒店留下一张名片便离开了诊所。

  大洪遭到老板训斥,他请司马波替自己去给杨夕送饭。司马波在杨夕那里认识了罗毅,罗毅说自己正在找房子。

  北京,余士雄的手下查出晓雪跟随一个旅游团去了加拿大。余士雄立刻赶到温哥华。

  大洪送走旅游团,匆匆赶到杨夕住处,看见她正拄着拐和在银行打工的同事瑞简散步。杨夕虽然不高兴大洪一直没来可看她,但还是为瑞简和大洪做了介绍。

  罗毅搬进新居,他支上一个望远镜看向窗外,无意间看到对面楼上一张漂亮的女孩面孔——她就是晓雪。

第2集

  余士雄找到大洪公司询问晓雪失踪的情况。

  罗毅找机会与晓雪搭讪,知道晓雪是个中国人。晓雪显然看出了他的意图,冷淡对之。

  余士雄的朋友高克找到华裔律师康兆明,打听有没有一个叫任晓雪的女子来办移民手续,康留下余的电话。

  罗毅在新居召开庆祝派对。司马波、大洪和杨夕到场祝贺。罗毅的一个朋友给大家介绍了自己的女伴——刚从国内来加的访问学者马芬,她是一个30岁左右丰姿绰约的女人。马芬感受到罗毅的魅力,开始对罗毅放电。

  司马波对罗毅的望远镜产生了兴趣,他凑上去窥视,看来看去,结果看见了对面窗子里的任晓雪。司马波急忙招呼大洪,两人确定她就是从旅游团逃跑的女孩。大洪转身就出了门,司马波急忙跟上。

  大洪和司马波直奔晓雪的住处。晓雪打开房门,看到外面站着大洪和司马波,顿时愣住了,脸色变得苍白。晓雪一声不响地进了屋,大洪和司马波跟进去。大洪一通数落还没完,晓雪站起身去了另一间屋。大洪刚想发火,晓雪已经拿了厚厚一叠美金出来了,往大洪面前一放,问:这些够了吗?大洪和司马波都愣住了。半天,大洪才憋出一句话:不是钱的事。

  杨夕告诉罗毅说大洪和司马波不知在望远镜里看见了什么急着跑出去了,罗毅看向晓雪家,立刻奔出门去。

  罗毅来到晓雪家,得知晓雪是从旅游团出逃黑下来的,他却仍然本能地站到晓雪一边替她说话。司马波马上附和。大洪却坚持要把晓雪供出去,说她的家人余士雄已经来公司找过了。晓雪吓得哭着给大洪跪下,说如果被供出去,自己就是死路一条。

  这边,杨夕在望远镜中看到罗毅三人在对面女孩儿家争执,打电话让他们回来。司马波和罗毅顺势将大洪推出门,并安慰晓雪说让她别害怕。

  晓雪做了一夜恶梦,清早被门铃声叫起。她打开门,见是罗毅端着早点来看她。

第3集

   罗毅接受了晓雪的请求,把陆大洪、司马波约到海滨码头,帮助晓雪向他们道歉。事情了断后,晓雪请他们在码头西餐厅吃饭。吃饭时,罗毅和司马波都表示要帮助晓雪办移民。大洪接到杨夕电话,上门为杨夕送饭。

  一天,司马波来找任晓雪,带她见了为大洪未婚妻办理移民的律师康兆明,三人共进午餐,晓雪表示只要能办成,多交点钱也可以。

  同时,罗毅也热心地咨询、查找了各种办理移民业务的公司和移民顾问资料送到晓雪住处。得知晓雪已经在司马波的帮助下找好了律师,罗毅有些失望。

  康兆明跟踪了解到晓雪的住址,打电话约见高克,但是在见到高克时又说自己弄错了客户的名字。余士雄亲自出马,用重金诱使康兆明说出了晓雪的住址。

  晓雪外出回家,走到罗毅公寓楼下,发现余士雄带人守候在自己住的公寓楼门前,不禁大惊失色。恰逢罗毅放学回来,带她躲进了自己的公寓。从望远镜里,晓雪不仅看到余士雄和小袁、高克死守等待,还知道了罗毅偷窥的秘密,在对罗毅感激的同时又对他心存疑虑。罗毅虽然十分尴尬,还是说服了晓雪在自己家暂避几天。

  余士雄连夜蹲守没见到晓雪,就又找到康兆明,让他以办理签证为由打电话约见晓雪,想把晓雪骗来。晓雪接到康兆明的电话,罗毅有点狐疑,让晓雪不要去见,并且关掉手机。罗毅该去学校上课了,他嘱咐晓雪别出门,也不要接电话,自己会把她需要的东西买了带回来。

  司马波帮晓雪找了一个当健美操教练的临时工作,电话联系不上,他就来到了晓雪的公寓准备找她面谈,余士雄盯上了他。

第4集

  罗毅通过望远镜看到余士雄的车尾随司马波的车离开了公寓楼外,立即打手机告诉了司马波,并告知晓雪在自己家很安全,让他一定要甩掉尾巴,且近期不要来找晓雪。司马波使出金蝉脱壳的计谋,回到住所,向大洪述说今晚的历险,并自吹自擂起来。正说得热闹,有人敲门,大洪开门一看,是余士雄跟踪而来上门探访。

  无论余士雄用金钱还是威胁逼迫的方式,大洪和司马波都一口咬定根本不认识任晓雪,并把余士雄赶出了门。余士雄带着小袁和高克开始蹲守大洪、司马波的公寓。

  司马波闯到康兆明的律师事务所,质询是不是康出卖的晓雪,被康兆明的正义严词给说得二乎了,不了了之。

  罗毅到超市为晓雪购物。回到公寓,正巧碰到杨夕拄着拐来看他。见到晓雪在罗毅家里,又看到罗毅为晓雪买的卫生用品等,三人一时陷入尴尬境地。杨夕疑云重重,正要问个明白,却被罗毅强行架着送出了家门。

  大洪被老板传回公司,再次见到余士雄说要和他单独谈谈,并以搅黄旅游公司的业务相威胁,老板竟也怀疑大洪受贿于晓雪,大洪气怒之下辞掉了旅游公司的工作。

  失了业的大洪看到杨夕在公司外拄拐等候。原来,杨夕见晓雪住在罗毅公寓,担心罗毅跟晓雪好上了,心情很不愉快。大洪发现杨夕的失落感,巧妙地劝慰使之转悲为喜。

  一日清晨,司马波发现住处外盯梢的人和车都不见了,他开车出门一路观察,见没有人跟踪,就掉转车头直奔罗毅公寓。罗毅吃过晓雪做的早餐,正准备上学去,司马波进了门,跟晓雪好一阵寒暄。罗毅无可奈何地要走,门铃响起,罗毅开门,只见余士雄笑眯眯地站在门外。

第5集

  面对余士雄有关晓雪行踪的追问,罗毅和司马波彼此心领神会地装着糊涂。余士雄死不甘心,强行要求进屋查看,罗毅严辞拒绝。余士雄硬是要闯入,被罗毅一拳打得鼻孔出血,只得讪讪离去。

  余士雄一走,罗毅就对司马波发了火,说他太冒失,司马波也很自责,表示如果晓雪不能再住这里了,自己可以替她另外安排住处。罗毅指责司马波居心叵测,晓雪制止了两人的争吵,让司马波先离开。

  余士雄还是没弄清晓雪在哪里,看着司马波走出罗毅家的公寓楼,随即上前邀他谈谈。

  见余士雄跟踪司马波而去,罗毅决定抓住机会带着晓雪离开公寓,他开车把晓雪送到大学里杨夕的学生公寓安顿下来。

  余士雄在咖啡店对司马波进行收买,被司马波捉弄了一番,悻悻而去。司马波沮丧地回到住处,接到电话,知道晓雪已安全转移到杨夕住处,转忧为喜,认真盘算着如何尽力照顾晓雪的生活并付诸实施。

  杨夕无意中发现晓雪背上的伤疤,在听晓雪说是为了逃避前男友的虐待而黑在温哥华时,表示一定尽力帮助晓雪。

  余士雄得不到晓雪的信息,就改变了策略,除了盯梢跟踪,就是派高克不断骚扰司马波的房产中介业务。大洪和司马波商量,给自己放个假也耍弄一下余士雄,到山上滑雪场玩去。

  在进山途中,大洪和司马波开车和跟踪而来的余士雄逗气,不幸在拐弯时冲下山坡,司马波身亡。万分悲痛的大洪在接受了警方的询问后回到住处,整个人陷入了呆滞状态。

  余士雄即将回国,他想到还有一个机会晓雪可能会出现

第6集

  罗毅得知司马波的死讯,赶到大洪住处,及时制止了大洪的自残行为。大洪心情沉重地从机场接来了司马波的父母,把司马波的遗物交给了他们。

  大洪去找借过他的钱开糖水屋的林老板要钱,不料糖水屋早已关门,连林的面都没见到。大洪到银行借钱,碰到瑞简,但因为自己失了业也不能借到钱。杨夕得知大洪借钱是为了给司马波父母,主动提出用大洪的护照做抵押,自己和瑞简联手担保,帮大洪办妥了贷款一万元加币的手续。

  在陪司马波父母去教堂参加司马波葬礼的途中,大洪突然停车,把跟踪前往的余士雄从车里揪了出来,吓得余士雄不敢再跟到教堂墓地去。

  司马波的遗体告别仪式举办得庄严肃穆。虽然罗毅、杨夕怕余士雄发现没让晓雪去参加,晓雪还是偷偷地去见了司马波最后一面。参加完葬礼回到学生公寓的杨夕和罗毅找不见晓雪的踪影,只看到晓雪的一页留言。

  大洪把手捧骨灰盒的司马波父母送到了机场,转身走出时看到高克送余士雄和小袁进候机厅准备回国。双方怒目而视。

  大洪回到住处,给在北京的未婚妻王平平打电话,让她以后每个星期去看看司马波父母,尽自己一份歉疚之情。

  不知晓雪下落的罗毅整天心不在焉,不是沉迷在赌场老虎机前就是到酒吧买醉。一天晚上被马芬撞见,送回家照看了一夜。马芬提出请罗毅帮忙补习英语,罗毅推托不过答应下来。

  马芬来到康兆明的办公室,委托他为自己办理移民。康兆明读到了马芬笑容里的弦外之音,表示虽然比较困难,但愿意帮忙。

  罗毅受不了思念晓雪的煎熬,约杨夕在海边倾吐心声。杨夕发现罗毅已爱上晓雪,心里虽然有点不是滋味,但表面还很潇洒。

  大洪接到平平的电话,知道司马波的父亲回国后就因脑溢血去世了,大洪的精神再次受到强烈刺激。第二天早上起床时,大洪身体不受控制地扑倒在地上,他发现自己站不起来了。

  独自去见医生的杨夕扔掉了双拐,她走出诊所,兴奋地给大洪打电话,却听到大洪病恹恹的声音,杨夕立即赶到大洪住处探望。

第7集

  杨夕去大洪的住处探望,见大洪只能在床上躺着,她下厨做了一些吃的喂给大洪。出门时,杨夕正碰上大洪的房东来询问大洪是否要自己独立把公寓租下,杨夕答应转告大洪。

  银行,瑞简向杨夕倾诉心中苦闷,说丈夫捷夫有了新欢,他不但提出离婚,还要拿走两个孩子的抚养权。杨夕劝慰着瑞简。

  夜晚,马芬和一个男伴来到酒吧,看到已喝得酩酊大醉的罗毅,马芬向同伴告别,将罗毅送回家中。第二天清早醒来,罗毅发现马芬正在给他做早餐,遇到的更是马芬意味深长的目光。

  听到了新房客搬来的声音,大洪挣扎着爬起来,竟然与杨夕相遇!大洪问原因,杨夕说:我来是为了看住你,怕你负债潜逃。

  罗毅打电话,说在大洪家附近,要过来看看。他没想到开门的是杨夕,更没想到杨夕已经搬来和大洪做了邻居。三个人有些尴尬地聊了会儿天,罗毅对送他出来的杨夕说他挺为他们高兴的,杨夕不以为然。

  马芬找罗毅,请求他陪自己去参加一个周末聚会,罗毅勉强同意,马芬喜出望外地亲了罗毅一下。

  马芬找康兆明询问移民申请的事,康兆明卖关子说遇到了问题。马芬邀康共进晚餐,康听出她的弦外之音,欣然接受。餐后,康兆明意图明显地邀马芬去他家做客,马芬笑着上了康兆明的车。

  杨夕给大洪电话说晚上不回家吃饭,大洪心里不是滋味。等他看到杨夕与送她回来的男青年吻别时,醋意顿生。杨夕推开大洪的房门,看见他趴在地上,吓了一跳,连忙要扶他起来,道歉说自己不该把他丢下。大洪耍赖,趴在地上和杨夕赌气,杨夕却转身给他做饭去了。

  银行,瑞简来上班,神色黯淡。她告诉杨夕:法院已经判定她的两个孩子归离婚的丈夫捷夫抚养,当晚,捷夫就要把孩子领走。杨夕决定陪伴在瑞简身边。

  罗毅准备陪马芬去参加聚会,两人到超市买红酒,在超市的货架之间,罗毅看到晓雪的身影一闪而过。罗毅急切地追踪而去。

  罗毅跟踪晓雪来到一家中餐馆,知道晓雪在这里打工。面对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罗毅,晓雪感到万分意外。两人约好晓雪下夜班后再聊。

  杨夕在瑞简的坚持下回了自己的家,她来到大洪的屋内,见大洪严严实实地捂着被子说发烧了,杨夕一把掀起被子就钻了进去。大洪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杨夕却惊喜地:大洪,你的腿好了,你刚才是跳起来的!大洪这才发现自己的腿竟然好了,两人忘情地拥抱在一起。大洪越搂越紧,杨夕却推开他说:我去睡了。

第8集

  夜半,罗毅来到咖啡店,接到了下班的晓雪,两人终于重新坐到一起。

  罗毅追问晓雪不辞而别的原因,晓雪承认她现在逃避一切与感情有关的东西,坚决地说: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晓雪要回家,罗毅坚持要送,晓雪无奈地上了车。车行驶到一处,晓雪说到了,下车却不走。罗毅伤心地问,我就这么招你讨厌吗?开车离开。

  第二天一早,杨夕来到银行,警察告诉她:瑞简死了。

  杨夕跟警察来到医院,和瑞简的母亲史太太伤心拥抱。警察通知史太太:在没查明瑞简是自杀还是捷夫谋杀之前,两个孩子由史太太看管。杨夕表示自己会尽力帮忙。

  大洪找到了一份在超市销售海鲜的工作,兴奋地打电话给杨夕报喜,却获悉了瑞简的死讯。他急急地开车向史太太家赶去。

  大洪赶到,很快就变着法儿哄好了两个小男孩儿,史太太不胜感激,感谢杨夕带来了一位好先生。夜,两个男孩在大洪的照顾下安静睡下,客房中的杨夕却久久不能入睡。

  夜路上,下工的晓雪总觉得有人跟着她,她终于发现这个人就是罗毅。被发现的罗毅尴尬地向晓雪解释,晓雪笑着答应罗毅送她。当她邀请罗毅进屋坐会儿时,罗毅竟幸福地跑走了。

  第二天,罗毅在校园里遇到匆忙赶来上课的杨夕,得知瑞简的事,他提出帮忙却因下午有课而不能去,凑过来的马芬听说捷夫是律师则积极请战。

  来到史太太家,马芬立刻被环境的豪华和品味所吸引。杨夕、大洪向马芬交代后离去,史太太也出了门,留下马芬在家看管两个男孩。史太太一走,马芬就对孩子没了耐心,她哄着他们上床睡觉,自己沉醉于四处欣赏房间的布置,很快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双毛茸茸的男人手推醒了马芬,当她明白是捷夫来了并带他去看两个孩子时,发现两个小家伙已经不见了。

  杨夕和大洪回来,看见警车觉得不对劲。听说孩子丢了,两人立刻加入寻找孩子的队伍。终于,大洪在一个低矮的狗窝里发现了两个孩子。史太太感谢着大洪和杨夕,伤心地看着捷夫将两个外孙带走了。杨夕、大洪安慰她,与之告别。

  罗毅带马芬离开,他对马芬不负责任的态度很生气。

  杨夕和大洪回到家里,商量着周末去海边小镇散心。

  夜,罗毅驾车等在中餐馆门外,晓雪犹豫了一下,上了他的车。到了晓雪的住处,罗毅打开后备箱,提出几个购物袋说是给晓雪买的,晓雪于是将罗毅请进入了她在加拿大的第二个居所。

  冰箱里空空如也,罗毅将冰箱填满,起身告辞。晓雪送他出门后回到房间,打开冰箱,久久地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食品。

第9集

  海边小镇,兴奋的杨夕陶醉在美景之中,她拉起大洪共舞,被大洪紧紧地抱在怀中,两人情不自禁地拥吻在一起。

  夜,罗毅如常来到中餐馆等晓雪,却被告知晓雪没来。他担心地离开。

  晓雪住处,余士雄正对晓雪百般折磨,要求她跟自己回北京去,晓雪坚决不从,被打得昏死过去。这时门铃响了,罗毅敲开门欲见晓雪,也遭来一阵毒打。醒过来的晓雪哀求余士雄放过罗毅,并绝望地答应跟他回国。罗毅望着遍体鳞伤的晓雪被余士雄带走,踉跄追去,却仆倒在地。

  手足无措的罗毅找到大洪和杨夕,向他们求助。听到罗毅简单说明的情况,大洪托朋友查出余士雄已订了第二天飞往北京的飞机票,他们要把晓雪带回去。罗毅急了,说一定不能让他们带晓雪走。大洪想了想,说有辙。

  大洪带罗毅和杨夕来到一家夜总会,买了两包摇头丸。

  第二天,温哥华机场,余士雄带着晓雪走进候机大厅。晓雪忽然看到杨夕,她借上洗手间之机,匆匆与杨夕见了面。

  晓雪走出洗手间,若无其事地回到余士雄身边。她找机会把一包摇头丸塞进了余士雄的大衣,而另一包,也放进了小袁的提包。

  候机大厅一角,罗毅看着晓雪三人走向安检处,他拉住了一名机场保安。

  安检处,余士雄和小袁被工作人员叫走,晓雪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进了旁边的小屋,便返身冲出了安检处,奔跑中,她的手被一只有力的手掌拉住,她看到了罗毅。

  罗毅拉着晓雪来到停车场,大洪和杨夕一起祝贺她重获自由,晓雪含泪道谢。四人分手,晓雪随罗毅回到家里,相对无语。罗毅看着晓雪,有失而复得的感觉,他情不自禁地将晓雪慢慢拉进怀中,两人静静地相拥在一起。正在这时,门铃响起。罗毅打开房门,马芬笑靥如花地站在门外。马芬进了屋,面对晓雪完全是一副女主人的样子,晓雪称要去上班,罗毅解释着坚决要送她。

  看着楼下晓雪上了罗毅的车,马芬脸色阴沉。

第10集

  罗毅送晓雪到了中餐馆,晓雪向老板提出让她先住在店里,老板同意。罗毅抑郁地离去。

  罗毅返回家里,马芬还在等他,罗毅冷淡地让她离开。马芬做出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走了,可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看到罗毅和晓雪的关系发展,杨夕联想到自己的感情,心里有些矛盾。大洪正在宽慰她,王平平来了电话,说明天就到温哥华。大洪目瞪口呆,机械地记着航班号和到达时间。杨夕假装潇洒地走开。

  晚上,罗毅去中餐馆接晓雪,看到晓雪在餐馆中为自己搭床,他心痛地将晓雪拉走,这一切被门外的高克全都看在眼里。

  晓雪随罗毅回到公寓,她心事重重地同意暂时借住在此。晓雪说多亏朋友们救了她,想请大家吃饭表示感谢。罗毅答应帮她去约大洪和杨夕。

  第二天,大洪到机场接王平平。回到家,大洪将在家的杨夕介绍给王平平,平平虽感意外,却很快就回到了初到的兴奋之中。洗过澡,她抱住大洪,两人倒在床上。

  银行,杨夕接到罗毅的电话,说晚上晓雪要请大家吃饭,让她通知大洪一起来。杨夕让罗毅自己给大洪电话。

  五只酒杯碰在一起,面对刚来的王平平,晓雪、罗毅、杨夕和大洪各怀心事。晚饭后,大洪将平平和杨夕送回家,他借口上夜班离开了,平平无事可做找杨夕聊天,问杨夕是否看见大洪和其他的女孩儿在一起,杨夕告诉她在加拿大不兴问别人的隐私。

  夜半,杨夕起来喝水,见大洪躺在客厅沙发上睡觉。大洪醒来,对杨夕欲言又止,杨夕回到自己的房间,轻轻把门关上。

  第二天,罗毅来银行找杨夕并约她共进午餐,他劝慰杨夕对大洪别太认真了,杨夕强装若无其事。

  移民局的官员来到了中餐馆,说有人检举老板雇佣黑工,晓雪从后门飞快逃离。晓雪坐在街心花园的长椅上喘息,高克笑咪咪地来到她身边,逼迫她接听余士雄的电话,余士雄在电话中对晓雪进行威胁,让她听从高克的安排。看到街对面站着警察,晓雪跑过去,机警地摆脱了高克的纠缠。为怕给别人增加麻烦,她打电话给中餐馆的老板,说自己不回去了,等安顿好了再联络。

  罗毅得知杨夕离开心情抑郁,他独自回家,见门上插着一把雪亮的匕首,让他不要再管晓雪的事。

  大洪偶然得知杨夕在找房子准备搬走,他到银行将杨夕叫出。

分集:1-10 11-22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