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发生在上海,八十年代中期。孙雨欣考取了北京大学,但就在报到之前,她的母亲死于一起看似意外的车祸,给她留下了两个妹妹和一个小弟弟。而这3个弟妹都是母亲当年做监狱警官时收养的女犯人的孩子。为了抚养和照顾年幼的弟妹,雨欣毅然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留在上海打工挣钱。与她一同考取北京大学的同学田风临行前曾与她相约永远共同承担人生风雨。雨欣为了不拖累他,故意设法和他失去了联系。几年后田风争取到奖学金出了国。

  10年后,弟弟妹妹都已经长大了:大妹雨悦大学刚刚毕业,找到了一分当老师的工作,还交了一个在杂志社当记者的男朋友龙海帆。小妹雨欢还在读大学,也开始恋爱了,男朋友罗宁是个球星,家境十分好。弟弟雨乐在家复读两年,终于考上了自己喜欢的交通大学。雨欣的中学同学大署,多年来一直帮助雨欣并真诚地希望雨欣能够嫁给他,经过了失败婚姻的雨欣犹豫着要不要嫁给善良、宽厚的大署。

  这一家人的日子眼看着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但是,雨悦的男朋友却发现了这个家庭血缘的秘密,为了自己记者工作的前途,他不顾雨悦的反对,把它写成长篇通讯在媒体上发表了,使得姐弟四个的生活掀起了重重波浪。

  田风学成回国。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爱人,是打小就熟识的父母世交的女儿、美国学习时的同学--成琳。雨欣和田风在饭店偶遇,田风才知道雨欣这么多年的艰难境遇。

  雨欢男朋友的父母开始反对儿子跟雨欢来往,原因是她的生母曾经是犯人,恐有不吉。雨欢和男朋友分手后开始自暴自弃,并四处寻找当年害她母亲入狱的生父刘建川,意欲寻仇;雨乐在得知自己的身世后曾去找过一次生父老姚,老姚坚决不肯认他,雨乐经受不住内心的折磨得了自闭症;雨悦和龙海东彻底分手,雨悦的生父郑知远一心想认雨悦这个女儿,但雨悦给他的只有白眼和指责。

  雨欣为了弟妹的事情到处奔走,田风给了她很多的帮助,两人的内心碰撞出许多火花,但都克制住自己的感情不愿去伤害善良的彭大署和成琳。雨欢查到刘建川就是撞死他们养母的凶手,欲将其揭露,刘建川想除掉雨欢,在其父母劝说下,也终因的他们之间那一层血缘关系下不去毒手。最后,刘建川畏罪自杀。

  雨欣在田风帮助下,终于将"亲情树"品牌的系列休闲服成功推向市场。雨欣希望在新闻发布会上和大署举行婚礼。

  成琳和大署非常理解善良的雨欣的痛苦,他们真诚地希望并鼓励一直为弟妹牺牲自己的雨欣能为自己活一次。为了成全田风和雨欣的感情,成琳坚决地和田风离婚回到了英国,大署也逃离了婚礼。雨欣和田风这才意识到多年来他们各自忙于事业,忽略了深爱自己的人,他们决定做事业上的伙伴和生活里永远的朋友。

  大署已经得到了申请多年的去新疆支教的名额,就要离开上海,雨欣深情地告诉大署:你等了我10多年,就让我等你2年吧……弟弟妹妹各自都达成了自己的心愿。雨欣天天浇灌着那棵象征他们姐弟亲情的桂花树,寄托着对大署的绵绵思念。

分集剧情:
第1集

    故事发生在上海,1985年盛夏。孙雨欣18岁,准备迎接高考,她和同班同学田风互相暗恋,他们同时报考了北京大学,心中充满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雨欣有一个非常和睦的家庭,当过狱警的妈妈带着她和三个弟妹一起生活在老城厢一 处拥挤的房子里。三个弟妹有不同的个性:9岁的雨悦好胜、8岁的雨欢淘气、7岁的雨乐胆小有点女孩子气,喜欢喋喋不休地跟姐姐和妈妈说话。

  老城厢的房子在夏天很闷热,为了让姐姐有一个好的环境复习,三个弟妹跑到冷库去捡碎冰,然后放在姐姐的房间给她降温,为了不影响姐姐,雨乐努力地改掉喜欢说话的习惯,他经常一个人对着杯子里的水说话,然后把水倒在院子里的小树上,他相信小树能听懂他的话。

  雨欣的同班同学彭大暑也在心里喜欢着雨欣,大暑家的窗户紧对着雨欣家的窗户,大暑经常偷偷地为雨欣画像,他还用录音机对着雨欣的窗放歌,说是要让雨欣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大暑的举动引起了雨欣弟妹的不快,他们与大暑展开了顽强战斗,互相对着对面的窗户扔烂西红柿、打水枪,大暑象个大孩子一样和他们打闹成一片,

  欣母现在是一家工厂的工会干部,这么些来让掉过好几次分房的机会,现在总算又有了一次分房的机会,大家一起去了那幢高楼看新房子,一家人都十分高兴,但是这次欣母为了单位里一个突发重病后瘫痪的同事再一次让掉了房子,让孩子们很不开心。欣母教育他们说"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欣母的一席话让雨欣印象深刻。

  高干子弟刘建川(欢的生父)八年前涉嫌强奸,利用父母的关系差点逃脱了罪名,但是欣的妈妈却找到了证据把他送入牢里,一坐就是八年,刘建川发誓报复,现在他提前释放了,这些天他一直跟踪欣母,想伺机动手。

  雨欣在高考中一路顺风,考完最后一门课,她和田风、彭大暑等一群同学一起去庆祝,田风送她回家,路上,两个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互相暗示对彼此的好感,却没敢直接挑明各自的心迹。

  很晚了,雨欣还没回家,这时天却下起了雨,雨欣妈妈拿着雨具去门外的马路等候雨欣,正好碰上喝醉了的刘建川,他驾驶着一辆偷来的货车故意撞倒欣母后逃走。雨欣目睹这一幕,深受刺激。她永远记得那个司机长着一双阴鸷的三角眼。

第2集

     母亲被送入医院急救,情形十分危险,妈妈去世前将雨欣单独叫到自己身边,她将雨悦、雨欢、雨乐都托付给了雨欣,她嘱咐雨欣要好好照顾三个弟妹,尽管他们都是从外面领来的,但要象亲弟妹那样爱护他们,欣母还关照说如果欣考上北京大学的话就为弟妹找个好人家送掉。雨欣含泪答应了妈妈。最后欣母在悦、欢、乐这三个孩子的亲吻中和哭声中撒手而去。

  雨欣到公安局报案,但因为没有太多线索一时查不出谁是车祸的肇事者。倔强的她到处奔走寻找肇事者,大暑一直陪着她,支持着她。

  欣母的追思会,许多受过欣母帮助的人哭倒在欣母的遗像前。

  雨欣在等待大学通知的那段时间,三个弟妹变得十分惊恐不安,雨乐不断对着茶杯重复着一句话:"妈妈走了,姐姐你不要离开我们。"

  当雨欢接到姐姐北京大学正式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偷偷地将那份通知书撕了。雨欣没有拿到录取通知以为自己落选了,内心十分失落,弟妹看着姐姐这么难过,就把那张撕坏的录取通知书交给了雨欣,雨欣一下子明白了弟妹的内心,她的内心也一下子充满了矛盾和忧虑。

  雨欣跑了好多地方,但却想不出更好的安置弟妹的办法,她不愿把弟妹送到福利机构,也不愿将他们扔在寄宿制的学校,

  弟弟妹妹为了证明他们已经能在生活上自理了,他们拚命做家务,还到外面捡废品赚钱。他们以为这样姐姐就会让他们住在家里,而不会把他们送人了。

  看着这一切雨欣内心十分难过,她甚至不想去北京了,她对田风讲她想亲手把弟妹带大,让他们一直有家庭的温暧。田风跟她分析这将影响她的一生,田风的话让三个孩子偷听到了,他们改变态度求姐姐去北京读大学,表示愿意到别人家去生活。

  就在这时,雨欣在妈妈锁着的抽屉里发现了三张出生证,上面记录着弟妹的生父生母的情况,她发现弟妹的生母都已经去世,但他们的生父却还都在,出生证上还留着他们的工作单位地址。雨欣决定帮着弟妹找到他们的生父,让他们以后可以和自己的亲人生活在一起。

第3集

    雨欣首先要找的是雨悦的生父。雨悦的生父郑知远现在已经是大学里的一名副教授了,当雨悦在他大学里的大学中找到他并说明来意时,郑知远的脸上充满了惊恐的神色。

  闪回:1976欣母看管的女牢里来了一个叫小叶的女囚犯,是个未婚女子,但在被送进牢中半个月后被查出怀有身孕,孩子出生后,小叶要把孩子托付给她的恋人郑知远,但郑知远却死活不肯答应收留这个孩子,并拒绝了见小叶最后一面的请求。听到这一消息,小叶疯了,她反反复复叫着:"孩子是他的他为什么不要?我贪污公款是为了供他上学供他看病,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后来小叶生下雨悦后,在狱中自杀身亡,直到最后她都没能见上她的恋人一面。

  小叶的孩子成了没人要的孩子,欣母出于同情将这个孩子领回了家,给她取名叫雨悦,从此她就成了孙家的孩子。

  郑知远现在已经结了婚,他的丈人有着很高的地位,郑对雨欣要求将雨悦送回他身边的请求连声拒绝。雨欣感到十分失望。但当她将悦的照片拿给郑看的时候,郑被一下子打动了。他婚后多年一直没有孩子,他想孩子都快想疯了。他按着雨欣留下的地址找到孙家,当他看到乖巧懂事的雨悦时,他终于下了决心要收留雨悦,但却坚持对雨欣说他这只是在献爱心。郑妻对郑要收留一个不相干的孩子表示不解,但在郑知远的恳求之下,也只好同意献上那份爱心,雨悦来到郑知远家,郑知远看着雨悦总能从她的眉眼中看到小叶的影子。让他内心起伏不定,雨悦在郑家表现得十分乖,也十分沉默,郑知远十分疼爱这个孩子,但郑妻对这个孩子总有隐约的疑心,家里的空气变得十分微妙。郑妻和郑知远的吵架让雨悦心中害怕。

第4集

    雨欣寻找刘家。刘建川的父母看着孩子感慨万千:

  闪回:雨欢的生母当年被一个叫刘建川的高干子弟强奸而怀孕,却被污蔑成是她和别人私通所致,刘建川利用关系为自己逃脱了干系,失去理智的她纵火烧了刘家的房子,结果将刘建川怀了孕的姐姐烧死了,雨欢的生母为此被判死刑。雨欢的生母在狱中的医院生下雨欢,她却因难产而丧命。去世前,她拉着欣母的手请求她收下雨欢,因为她听说欣母曾经收过别的女囚犯的孩子。欣母答应了,将雨欢也抱回了家中。后来欣母经过一再的努力,获得充足的证据,把刘建川送进牢里。刘建川在入狱时曾经发誓绝不放过欣母。刘父刘母当年也因儿子的事情被降了职。

  刘建川在撞死欣母后经受不住内心的恐惧,决定到南方去谋生。当雨欣找到刘家时,刘建川刚好提着行李出门,雨欣在弄堂口正好和刘建川擦肩而过。那一双三角眼在她面前一晃,雨欣心头一震,再去追赶已经来不及了。

  刘父刘母这两年过得很孤单,听说自己还有一个小孙女,便同意接受了雨欢,雨欢很活泼也很会讨人喜欢,她的到来给老两口带去了很多快乐。

第5集

    雨乐在两个姐姐被送走后一直担惊受怕,除了对着小树说一些最知心的话,他变得越来越沉默了。雨欣去北京报到的日子越来越近,她只得去找雨乐的生父老姚,

  闪回:雨乐的生母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她为了嫁给自己的上司老姚而处心积滤不择手段,她灌醉老姚让他和自己发生关系,等她怀孕后,老姚情愿身败名裂也不愿同爱人离婚,狂怒之中的她毒死了老姚的孩子,没多久便东窗事发而进了死牢。雨乐是欣母从福利院抱回来的,他生病快死了,医生都救不活了,是在欣母的细心呵护下活回来的,雨乐病好后,欣母再也不舍得把他送回福利院了……

  欣找到老姚家,老姚的境况很差,他本来是一名国家干部,当年因为雨乐生母嫁祸于他而下台,现在是一个普通的修车工人,姚妻也已经病退了,他们无儿无女,生活得十分不如意,老伴常常怀念死去的孩子,家里始终笼罩着一层阴影。

  老姚坚决不同意收留雨乐,因为雨乐的生母曾经狂笑着对老姚说她要老姚这辈子只有跟她生的孩子。他不愿承认雨乐是他的孩子。但宽厚善良的姚妻却劝老姚留下雨乐,她感到孩子是无罪的。

  雨欣给老姚留下好多钱,乐就留在了老姚家,老姚看着他总想起那个坏女人,他在心里对妻子有着一份很深的歉疚,所以他从来不理雨乐,倒是姚妻还时不时地照顾雨乐,让老姚更感内疚。雨乐在老姚家哀声叹气的氛围中生活得战战兢兢。

  他总喜欢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里发呆。

第6集

    雨欣和田风彼此倾慕,但他们之间的那层纸却是被田风家的客人成琳捅破的。成琳家和田家是世交,十七岁的成琳在出国留学前来上海看田风,想不到却一手促成了这么一件好事。

  雨欣在去北京前的那个夜晚收到了妈妈工厂里转来的妈妈的遗物,其中有个妈妈的日记本,她从中读到了弟妹的真实身世,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她的内心震荡不已,她觉得自己做错了,妈妈生前一心想让这几个孩子远离这些可怕的真相,可她却硬生生地把他们送了回去。经过一夜的挣扎,雨欣的内心有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在火车站,雨欣吻别了她热恋的田风,含着泪目送着田风远去。她抱着偷偷溜出来为她送行的弟妹,她发誓绝不让他们再分开。

  雨欣一家家把这些孩子又要了回来,刘建川的父母非常舍不得雨欢,不肯放,而郑知远却松了口的气,老姚内心非常复杂,他在雨乐跟他说再见的时候,想伸手摸一摸他,却又止住了。

  刘建川的父母一次次地到雨欣家里来看雨欢,欣只得带着弟妹搬离了原住处,她要让所有的人都找不到他们,她要田风忘了她,她要带着弟妹重新开始,要给他们一个新的家。雨欣和弟妹将那棵小树也移到了他们的新家中,并为小树取名叫亲情树。她在父母的墓碑前发誓她会带好弟妹,永远保持他们的生世秘密,她要让弟妹幸福快乐,他们永远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田风派人到处寻找雨欣,他的内心充满了痛苦。大暑也在到处寻找雨欣,他已经考上了上海的一所美术职校,他蹬着自行车跑穿了上海,但还是没找到雨欣。

  此时的雨欣到处找工作,但一直找不到,最后她找到一个裁缝店在里面做裁缝。找到工作后她第一件事情就是为弟妹一人做了一套衣服,笑声又回到了这个家庭中。

  裁缝铺的老板老谢对雨欣不错,他和妻子一心搓和雨欣和他们的儿子小谢。但雨欣却总也不能忘怀田风。

  雨欣在裁缝铺里意外地碰到了来做衣服的田母,田母告诉她田风就要去美国深造了,雨欣内心充满苦涩,她往北大挂了一个电话,听到田风的声音后她泪流满面却没有言声,她就用这种方式和她的初恋告别了。

第7集

    1996年,雨欣29岁,雨悦20岁,雨欢19岁,雨乐18岁。

  11年过去了,雨悦已经是大学中文系三年级的学生,雨欢也在上大学,她在学校里非常活跃,有许多追她的男生,雨乐正在迎接高考。雨欣工作的裁缝铺已经扩大成了一个小型的服装厂,雨欣也已经提升为销售主任了,她和小谢也已经结婚了。但她弟妹依然十分关心,要求也十分严格。与大学生活失之交臂成了她内心永久的一个遗憾,所以希望弟妹都能成为大学生。这些日子雨欣全力以赴在帮助雨乐复习迎考,她的一腔关爱让雨乐感到压力很大。

  小谢不满于雨欣对弟妹的过于关心,他更对雨欣在雨悦高考时为了送准考证将孩子跑得流产的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他们俩的感情渐渐疏远,他有了外遇,那个女的叫于红,于红怀上了小谢的孩子,她逼着小谢跟雨欣提出分手。

  老谢病重,雨欣悉心照料他,当小谢提出离婚时,雨欣愣住了,她坚决不同意和小谢离婚,因为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他。但当她听到于红已经怀孕时,触动了她内心的痛楚,她背着老谢和弟妹同小谢悄悄地离了婚。

  雨乐邻居家的小狗露娜得了病,治不起了,准备让它安乐死,雨乐把露娜接回家,天天给它打针,花去了不少时间,但露娜的病情不见好,雨欣怕雨乐担误高考,硬是打电话让邻居-他领走了露娜,临走前露娜依偎着雨乐,让雨乐感到不舍。

  雨乐高考前一天听说小狗已经安乐死了,雨乐痛哭。那天老谢在医院中病逝,雨欣赶去医院留下雨乐一个人在家,当晚家里窗台上的风铃响了,雨乐喃喃地说"那一定是露娜来找我了,"

  雨乐迷迷糊糊地睡去,第二天睡过了头,误了高考,令雨欣十分伤心。

第8集

    为了姐姐的愿望雨乐又开始投入复读。他的内心压力越来越大。

  郑知远去雨悦所在的大学里开讲座,他认出了酷似小叶的雨悦。雨欣在雨悦的口袋里掏出郑知远的名片时她愣住了。

  雨欣接手老谢的工厂,但工厂这些年经营得十分困难,雨欣为了保住下面工人的饭碗辛苦地支撑着这家厂。由于积劳过多,她在家里晕倒。雨悦和雨欢将雨欣送到医院,雨乐去找姐夫,却无意中发现姐夫其实已经和姐姐离婚了,并且已经有了新的妻子。

  姐姐的秘密让三个弟妹十分难过,他们不忍心当面捅破姐姐的秘密,但却决定要为姐姐分担点什么。他们决定为姐姐找一个新的姐夫。

  雨悦去中学实习,意外地遇见了彭大暑,他在那里担任美术课的代课老师。他把他的美术课上得有滋有味。彭大暑刚刚和女朋友分手,那个女孩儿傍了个老外出国了。大暑从雨悦那里打听到雨欣的情况,内心又升腾起对雨欣的希望。

第9集

    雨悦将大暑带回家中,雨悦拼命地想搓和雨欣和大暑。大暑向雨欣表白这些年对她的思念之情。并告诉她离婚并不是件难为情的事情,雨欣被彭大暑说得脸上挂不住了,把大暑轰走了。大暑将一些雨欣家的邻居交给他的信转交给了雨欣,雨欣拆开一看竟是田风在十一年前从北大寄来的。信中田风表达着对雨欣强烈的牵挂和思念。雨欣看着这些信失声痛哭。

  大暑开始对雨欣展开激烈的攻势。雨欣的工厂被人托欠加工费,周转不开了,大暑为了帮雨欣讨回欠款,对着那个邢厂长死缠烂打,邢厂长扬言要收拾他,结果他自己用啤酒瓶砸伤了自己,终于为雨欣讨得那笔欠款。

  雨欣尽管十分感激大暑,但她还是告诉大暑他们之间已经没有可能了,因为她的心已经完全死了。

  雨欢为了分担家庭的担子偷偷地去航空公司应聘,并到酒吧打工,在酒吧里认识了罗宁,罗宁是个球星,他被雨欢的性格吸引住了,他们恋爱了。

  雨欣听说雨欢去酒吧打工非常生气,坚决不让她再干下去,并把航空公司的录取通知书撕得粉碎。

  罗宁的脾气非常火爆,雨欣曾经在雨欢的校园里看到他俩在大吵大闹,所以她坚决不同意他们来往,因为她认为这样的男孩靠不住,雨欢偷偷去和罗宁约会,罗宁对雨欢竟然这样怕姐姐感到大惑不解。

  雨悦正在找工作,她同校的研究生龙海帆一直对她很有意思。龙海帆也面临毕业,他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被人顶替了,他去找大师兄郑知远帮忙说情,郑知远表示爱莫能助,但郑却十分关注雨悦的情况,龙海帆找到雨悦求她到郑知远那里去说一下情,雨悦找到郑知远,郑知远热情地把雨悦推荐到《新申江》杂志社工作,但雨悦却把这份工作让给了龙海帆。

  郑知远提醒雨悦要对龙海帆留点神,因为他是一个有野心的男人,可雨悦却听不进去,她和龙海帆恋爱了。

第10集

    雨乐在复读,他很努力,但成绩老上不去,他怕辜负姐姐,内心充满了绝望的情绪。

  欣在马路上看到欢和球星亲热地搂抱在一起,她十分生气,冲上去干涉,欢跟她当场翻脸。欣感到很委屈,她觉得自己把这颗心全掏给弟妹了,但是他们却这么不领情。两个妹妹和欣的关系僵住了,欣也在跟妹妹赌气不去找她们,但内心却十分牵挂。欣让自己把心思全放到工作上,大暑却硬拉着她去看时装表演说是要让她散心,其实他是想让雨欣调整自己的状态,并鼓励雨欣推出自己的品牌。欣理解了暑的一番苦心,她决定开创自己的事业,而且要尊重弟妹自己的生活。

  雨欣回到家跟雨乐作了一番推心置腹的恳谈,雨乐的思想负担下来了,学习竟有突飞猛进的提高。

  姐姐变了个样。让弟妹感到十分高兴,他们由衷地喜欢上了这个长久以来一直在照顾他们的大暑,他们变本加厉搓合姐姐和大暑的关系,闹出好多笑话。

  雨悦一时找不到自己理想的工作,去了她实习的中学做老师,和大暑接触的机会多了起来,

  大暑设计作品获了奖,有一家广告公司高薪聘请他,可是大暑仍愿留在学校里和孩子们打交道,让雨悦十分不理解,但大暑对孩子的赤诚之心也非常感染雨悦。她觉得大暑是可以让姐姐托付终生的人,为了搓合大暑和姐姐,从中做了好多事情。

  龙海帆去了新的杂志社,他一心出人头弟,高干子弟苏诚成了他的竞争对手。

  郑知远十分关心雨悦,他的举动引得龙海帆颇有微词,他半真半假地对雨悦说郑知远一定在喜欢她,或者雨悦就是他的私生女。龙海帆的话引起了雨悦的注意。她翻看欣母的照片,发现欣母应该在怀她大肚子的时候肚子却是平平的。

分集:1-10 11-26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