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的地方军阀陆振华(寇振海饰)带着一家老小逃亡到上海,在法租界定居。他的九姨太雪琴(王琳琳饰)为人专横跋扈,将八姨太文佩(徐幸饰)母女、李副官(曹秋根饰)一家逐出陆家。这两家人一时失去经济来源,日子贫困窘迫。文佩的女儿依萍(赵薇饰)找上门去向父亲讨要生活费,与雪琴发生冲突,遭父亲鞭打,就此立下了复仇之志。

  依萍下海

  为维持生计,李副官只得去当黄包车夫。一天,他的女儿可云(徐路饰)发病,他前来向文佩求救。但文佩难以帮助李家。依萍见此现状,决定瞒着母亲去大上海舞厅当歌女。在舞厅,她与申报记者书恒(古巨基饰)相识。当她得知书恒是九姨太女儿如萍(林心如饰)的男友,顿生夺人所爱之念。不料在交往中,依萍陷入了情网,与他真诚相爱。

  失去了书恒,如萍痛苦异常,然而就在她的身边,书恒的朋友杜飞(苏有朋饰)却悄悄地爱着她。可是,如萍只尊重他的友谊,却拒绝了他的爱情,因为她的心中只有书恒。尽管这样,杜飞仍一往情深。可云的精神病又复发了,在依萍的一再追问下,李副官说出伤害可云的竟是如萍的哥哥尔豪(高欣饰)。原本依萍不想张扬这件往事,因为那时尔豪与可云毕竟才只有16岁,两小无猜。可是,一天在冲突中,依萍将尔豪拉到李家。尔豪见到可云后,极度震惊。他只知道母亲曾对他说,可云已嫁到广州。此事发生后,尔豪不知道怎么面对现在的恋人方瑜(李欣饰),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未来。

  梦萍被辱

  然而,雪琴认为这是依萍有意和她作对之举,因此她找到她的姘夫魏光雄(王伟平饰),魏光雄派人将依萍狠揍了一顿。舞厅的老大秦五爷(黄达亮饰)想帮依萍查出元凶,可多次努力仍找不出头绪。

  依萍、书恒、尔豪、杜飞、方瑜和如萍一起帮助可云唤起对往日的记忆。可云的病逐渐地好了起来,她忘记了死去的孩子,却记起了尔豪。目睹这一切,尔豪的女友方瑜提出了分手,她说她在唤醒可云的时候,也唤醒了自己。可尔豪说,他唤醒可云是面对良心,而不是爱情。此时,有着大小姐脾气的如萍的妹妹梦萍(乐婷婷饰),在舞厅里被人强暴。

  书恒投军

  一天,书恒偶然看到依萍以前的日记,了解到她强烈的复仇心理,知道她接近他,原来因为他是如萍的男友。这刺痛了书恒的心,他决定与依萍决裂。为了逃避,书恒投身到抗日烽火中,当上了战地记者。这对如萍是个机会,她想念着书恒,决定去前线找他。当如萍在隆隆的炮声中出现在书恒面前时,他惊呆了,同时也被感动了。书恒毫不犹豫地与如萍订婚。

  订婚庆典上,依萍前来祝贺,还为他们唱起了《欢乐颂》。歌罢,依萍因饮酒而情绪大变,神志不清,从桥上落水。书恒和李副官将依萍救起,急忙送到医院,但她的生命危在旦夕。书恒悔恨交加,抱着依萍说,他是因为爱她太深,才不能忍受她的“不爱”的。见此情景,如萍觉得自己输定了,决定退出这一场“两个女人的战争”。依萍病愈后,与如萍的恩怨也得到了化解。

  姐妹和解

  随着两姐妹得和解,雪琴的愤怒和仇恨却与日俱增。当她发现丈夫振华要另购房子与文佩母女一起生活时,不禁怒火中烧,赶到依萍家大吵大闹。依萍原来想跟雪琴和平相处,却被逼得走投无路,终于向父亲说出雪琴与魏光雄私通之事。得到李副官的证实后,振华被激怒了。面对丈夫的审问,雪琴坦然承认尔杰便是他和魏光雄的私生子,并破口大骂陆振华。盛怒之下,振华把雪琴母子关进地窖,说要饿死他们。

  如萍、尔豪想尽办法营救母亲和弟弟,奈何父亲盛怒难消,一时束手无策。依萍和书恒出面劝阻,振华为情所动,决定顺水推舟,给如萍以机会营救雪琴母子。如萍在母亲的指点下,找到魏光雄。原来,魏光雄是黑社会中人,他在抢出雪琴母子的同时,还与雪琴密谋将陆家的财产洗劫一空。

  眼见自己的母亲居然不顾子女,与姘夫合谋作出此等恶事,如萍大受打击,最终她留下一封家书出走。此时,“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原本想一死了之的如萍,在时代的感召下,就此投身到关系民族存亡的战斗中去。

  抗战爆发后,书恒、杜飞、尔豪、和依萍也投入到全民抗战之中。8年过去了,他们相继重逢。杜飞与如萍是在战场上偶然相见的,因此分外高兴,两人决定在一起生活。而依萍则一直在等待着书恒的归来......

分集剧情:
第1集

  陆振华在民国初年为东北省的司令,一天与部队策马在城中走过,险撞倒一民女傅文佩,振华无视文佩已许配他人,强下聘礼翌日娶她入门当八姨太,文佩双亲对振华藐视婚姻,敢怒不敢言。一年后,振华又看上了女伶王雪琴,娶她为九姨太,文佩失宠。雪琴与文佩性格截然不同,雪琴甚懂讨好振华之道。九一八事变后,振华带同部分家眷逃难到上海。

  新报记者何书桓及摄影记者杜飞,欲采访上海舞厅老板秦五爷遭拒,杜飞把握时机拍下五爷照片,五爷手下即上前追截。书桓与杜飞逃上电车,书桓情急生智将菲林交予一女学生后逃去。五爷手下终抓着二人,并将相机毁坏,杜飞痛心。书桓往找女学生,才知她是同事陆尔豪的妹妹陆如萍,如萍将菲林交还书桓。五爷的照片被刊登,大责手下无用,却不打算追究下去。

第2集

  依萍愤然说出会为今天所受的耻辱报复后离开。书桓在陆家大宅外险撞倒依萍,依萍因怕被文佩看到自己的狼狈相,无奈跟书桓回家。书桓发挥记者精神问她遭遇何事,当依萍得知他与尔豪是同事时,即激动地夺门离去,使在门外偷听二人对话的杜飞摔倒。

  依萍决定待养好伤后找工作自立,亦不再奢望上大学,可惜找工作却处处碰壁。一天,依萍往大上海娱乐公司应征,误到了歌舞厅,看见歌星红牡丹正在预演,竟大言不大惭向秦五爷说自己唱得比她好,五爷着让她试着唱,认为她青春清纯的气质,能为歌舞厅带来新气象,但依萍却拒绝当歌女。如萍将省下来的零用钱及旧鞋给文佩交予依萍,又将依萍与振华顶撞的事告诉文佩,却被刚回家的依萍听到,怒赶她离开。

第3集

  书桓终救下猫儿给老太太,如萍开心不已。振华着尔豪去找依萍回家,尔豪却碰到一鼻子灰。依萍见文佩替别人洗衣服,心痛,细问下方知文佩将自己向旧同学方如借来的钱全交给房东。依萍怕文佩捱饿,决定去做歌女,文佩宁死不允,依萍不忍见文佩落泪,唯有依她。

  雪琴告诉如萍书桓乃南京外交官的儿子,着她要耍手段争取书桓好感,如萍没好气。众人往郊游,在郊野见大水牛,杜飞告诉如萍水牛追着她,吓得落荒而逃还险些摔倒,幸书桓眼明手快抱着她免她受伤,杜飞用镜头捕捉二人狼狈情景。杜飞令野餐篮掉进水里,如萍妹妹梦萍决要他补偿。杜飞请众人上馆子,众人老实不客气,杜飞心想薪水定全然报销之际,书桓与尔豪却偷偷替他结帐。

第4集

  书桓与杜飞往舞厅希望能伺机采访五爷,却发现依萍以「白玫瑰」身分在这儿当歌女,并被她悦耳的歌声吸引。依萍坚拒再唱一曲,惹怒五爷,书桓出面调停,竟与保镳大打出手,杜飞亦加入,不敌,还险些赔上了眼睛,书桓见状忙向五爷道歉,依萍亦求五爷放过他们。书桓向五爷自我介绍,杜飞亦巧言博得五爷欢心,五爷竟愿接受二人访问。

  正德拉车到舞厅门口接依萍回家,以为书桓及杜飞纠缠依萍,怒责二人,书桓对她更感好奇。文佩喜见正德送依萍回家,盛邀他一起与依萍庆祝生辰。杜飞猜依萍是尔豪前度女友,更问书桓是否对她有意,书桓不置可否。书桓接受五爷建议,每天到舞厅采访他,并以连载方式报导他传奇的一生。

第5集

  五爷怒责依萍得罪客人,书桓替依萍说项,直指五爷要承担聘请依萍的错失,五爷欣赏书桓,邀请他当自己的秘书,却被他巧言拒绝。书桓送依萍回家,说出自从在雨中认识她,及第一次听她的歌「烟雨蒙蒙」后,便常以雨为引子写作,怪她连累自己被编辑责难。书桓虽欲知道依萍的名字,却又不敢勉强她。

  书桓劝依萍离开五爷,并说可介绍她往报社工作,依萍以自己需要金钱生活,婉拒其好意。可云病情反覆,正德夫妇为照顾她疲于奔命,正德更因而忘了往接依萍。杜飞欲追求如萍,问书桓意见,书桓鼓励他。尔豪往美专欲约会方瑜,方瑜责难他一番后,接受他的邀请。如萍反覆思量书桓廿一世纪约会的含意后,决定采取主动找他。

第6集

  依萍将身世告诉书桓,书桓欣赏她坚强及果断的性格。如萍对书桓有意,问杜飞书桓与依萍关系。书桓陪依萍看日落,二人互相倾诉心声,依萍得知书桓为了自己才每天到舞厅,心如鹿撞。依萍认为书桓是上天给自己的保护者,但为怕被情所困,决要自己与他保持距离。正德被指割价抢生意,被舞厅门外的车夫殴打,书桓抱打不平,不敌,幸五爷及时出面教训众人。

  书桓向正德表示会负责送依萍,正德欣然。书桓到依萍家拜会文佩,吓煞依萍。文佩欲留书桓吃饭,依萍恐再生误会,赶忙带他往探望正德。书桓见可云病发,向正德表示可介绍医生给她,正德两夫妇感激。

第7集

  如萍见书桓随依萍离去,心下一沉。依萍误会书桓隐瞒与如萍关系,书桓忙加解释,并说心里只有她,二人情深拥吻。依萍对自己是为了复仇夺如萍男友,还是真心爱书桓感迷惘。杜飞到学校找如萍,见一男生郑海生声称要以切腹方式来唤醒中国人,杜飞看不过眼骂他枉作牺牲,并在夺他刀时受伤。如萍到杜飞家照顾他,杜飞乘机劝她不要只着眼一个书桓,如萍伤心夺门而去。

  雪琴质问如萍为何让书桓给依萍夺去,如萍难受。尔豪向书桓指出依萍是个大炸弹,劝他少惹为妙,桓不以为然,二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殃及杜飞。如萍往找杜飞道歉,并讲心事,二人均明白感情不能勉强,并珍惜彼此友谊。

第8集

  依萍对当日尔豪替振华拿马鞭仍耿耿于怀,还表示要向方瑜揭发他过往玩弄感情的证据,尔豪老羞成怒向她泼酒,书桓自责未能保护依萍。依萍向书桓叙述当年与母亲含冤离开陆家的经过,书桓又对她多一份了解。如萍为忘掉书桓决将与他的照片烧毁,却不慎酿成火警,幸有惊无险。尔豪见如萍被爱折磨,认为自己与她无辜被卷入依萍与振华的斗争中,更着她要积极夺回书桓,但如萍却希望能?洒放手。

  尔豪找书桓道歉,并请他找如萍好作个交待,杜飞亦表同意。如萍知书桓因尔豪才找自己,感难堪,但仍勇敢问他所爱是谁,并对他表示不介意有天若依萍有负他所爱时,让他退而求其次,书桓动容。尔豪主动向方瑜交待以往恋情,方瑜戏谑他朝秦暮楚,但仍无损二人感情。

第9集

  尔豪与书桓为依萍又起争拗,杜飞见状提议来一次约会,望能化敌为友,二人同意。杜飞往找如萍并花尽心思博她一灿,怎料最后又告受伤离开,还被书桓及尔豪取笑。梦萍听到尔豪劝如萍接受杜飞,向她追问,如萍冲口说出依萍早跟书桓在舞厅中认识。梦萍得知依萍当上歌女,向振华报告,雪琴暗笑,振华怒责尔豪、如萍知情不报,二人欲平息他怒气,不果。

  文佩从振华口中得知依萍瞒着自己当歌女,仿如晴天霹雳。振华到舞厅找依萍,听她一曲「往事难忘」勾起自己初恋回忆。振华着依萍离开舞厅,不果。振华转而指责书桓让女友当歌女,书桓却指自己无权干涉,振华气煞之际,一客人醉酒欲调戏依萍,振华与书桓不能容忍,二人怒打他,五爷见场面失控前来交涉。振华向五爷表示前来寻找出走的女儿,望他谅解,但见依萍态度决绝,五爷亦表明立场,振华无奈离去。

第10集

  书桓找依萍道歉,说出自己只希望能让她享受人生,依萍终被说服。依萍随书桓到陆家找振华言和,中途却瞥见雪琴坐在一房车上,感奇怪。原来雪琴一直另有外遇,却未被发觉。雪琴见书桓与依萍到访,不敢讥讽一番。依萍本欲跟振华言和,并向请求他让自己当歌女,但经不起雪琴挑衅与振华再起争执,终不欢而散。

  梦萍掌掴依萍为母姊报仇,书桓眼白白让依萍再度受辱,难过。尔豪与如萍责梦萍枉作小人,雪琴反指二人吃里扒外,如萍不忿,驳斥她,竟遭雪琴掌掴。尔豪为开解如萍,约杜飞与方瑜往骑马,方瑜知尔豪将相识经过公开,大发娇嗔。杜飞马术不精,在树林中堕马晕倒,如萍即为他祈祷,及后发现原来他戏弄自己,伤心痛哭,杜飞忙加道歉,终令如萍破涕为笑。

第11集

  依萍见可云神志清醒,带她出去游玩并谈往事,天边一群雀鸟飞过,可云狂呼「猛儿」后紧随跑上高楼,危险万分,依萍致电向书桓求救。可云失足,幸书桓及杜飞舍身相救,最终合力把可云救上来。原来「猛儿」是振华以前养的一头老鹰,曾为可云照顾过,依萍因此深信可云对振华感情甚深。

  依萍追问正德可云的病是否与陆家有关,正德遂说当日因何离开了陆家,依萍感正德有所隐瞒,誓要找出那需对可云负责任的人。依萍到马场找振华,求他让自己再当两个月歌女,振华答允。依萍向振华探问往事,并问他对自我的评价,激怒了振华。依萍对振华能坦荡荡说出自己不是好人感佩服,但因可云一事,仍不能抹去心中恨意。

第12集

  如萍如书桓替杜飞拔出仙人掌的刺,书桓指幸好杜飞打翻的不是古董,还有补救方法,又说出报社封他为「灾难王子」,并作弄他一番。如萍看到书桓的?衫一时感触落起泪来,伏在书桓怀中痛哭,讲出心底话,书桓安慰她,没料到被杜飞及依萍看见。杜飞盛怒下打书桓,依萍则拂袖而去。

  书桓追着依萍要向她解释,并坦诚虽对如萍有好感,但却不能没有她,依萍冷然向书桓提出分手,书桓对依萍不肯接受解释,还要分手顿感晴天霹雳。杜飞要书桓弄清对象,专心爱一人,书桓感难为。文佩知依萍跟书桓分手,劝她应珍惜书桓作出迁就,依萍反驳,刺痛了文佩的心,依萍难过。书桓争扎着应否向依萍道歉时,竟见依萍向客人敬酒,终忍不住出手,五爷出面交涉。依萍套用书桓当日与如萍行为的解释用语来刺激书桓,二人不欢而散。书桓想了一夜,终往找依萍道歉,二人终言归于好。

第13集

  依萍失眠与文佩谈心事,文佩对振华偏爱已逝世的心萍感难明,亦对振华无怨无恨,依萍自问难学习文佩的风度及修养。依萍到陆家找振华,被梦萍指她下贱,梦萍遭振华喝骂后离去,依萍亦唯有离去。雪琴私会奸夫魏光雄,原来尔杰为他与雪琴的私生子,但因雪琴仍对振华有所顾忌,故未能与他双宿双栖。 

  报社老总要书桓写易引大众共鸣的小人物故事,书桓欲以正德生平作题材。书桓与杜飞往找正德,却遇上车夫遭流氓索取保护费,二人见状抱打不平,正德为救杜飞受伤,书桓亦决定以「社会吸血鬼」为题材,望可制造舆论令警察局正视问题所在。杜飞为感激正德相救,请缨替他拉车,希望可体验车夫生涯,不料拉车生涯这么苦,还亏本收场

第14集

  书桓不忍见依萍活在挣扎中,欲劝她放弃追寻可云受害真相,不果。尔豪欲带方瑜见其家人,方瑜犹疑。杜飞绞尽脑汁送了一份特的礼物给如萍,如萍不肯接受,推辞间被流狼狗叼去,杜飞为夺回礼物竟被?咬伤。依萍与书桓往探可云,二人带她去看游行,可云见一布偶即发狂地要说声言要取回「苏虾」,场面混乱,当可云一见到场平乱的骑兵前来,即吓得跪下来并高呼司令,依萍看在眼里。

  依萍质问正德振华是不是经手人,正德即时否认,在依萍连番追问下,正德终将真相说出。原来当年可云与尔豪相爱,正德发现可云有了身孕,找雪琴商量,却遭她反唇相讥,正德因此坚决离开陆家。玉真亦说出当年可云挺着肚子找尔豪,却被他视而不见,自此可云便没再提过尔豪的名字。

第15集

  雪琴安排如萍与银行家之子石磊相睇,二人均感尴尬。杜飞得尔豪帮助才得以在如萍相亲的餐厅中当侍应,并对如萍说要知己知彼。杜飞欲作弄石磊,怎料弄巧反拙还大出洋相,如萍与尔豪笑弯了身,雪琴终发现杜飞装神弄鬼,气煞。

  书桓拉依萍往方瑜家见与尔豪相聚,依萍老不愿意,文佩察出二人有异,但仍劝依萍赴约,依萍无奈。尔豪认为依萍存心挑拨离间自己与朋友及爱人关系,双方终不欢而散。方瑜对依萍强烈的反应感惧怕,猜不透她说要让尔豪看疯人的意思。依萍回家竟见振华到访,责他五年来漠视文佩,振华让她发泄一轮后,提议二人往骑马。

  振华问依萍当日在陆家为何对正德一事如此激动,依萍再度向他探正德离开的理由,当发现振华对可云一事亳不知情,依萍向振华认错。尔豪见方瑜备受依萍所言困扰,决找依萍晦气,书桓见他出言不逊,与他大打出手。依萍沉不住气,决引尔豪见可云,正德责依萍带尔豪到来,怒赶二人离开时,可云突然出现,尔豪见可云疯癫模样,吓得目瞪口呆。

第16集

  可云每句疯话却勾起尔豪的回忆,令他痛苦不堪,面对依萍的指控,尔豪只感茫然,不敢相信并企图推卸责任,正德勃然大怒。正德不敢怪责依萍带尔豪到来,将一腔怒气发泄在书桓身上。正德决定举家搬离上海,书桓与依萍力劝无效。尔豪突然获悉真相大受打击,仿如行尸走肉般走在大街上,被车撞伤。依萍往找振华,振华得悉事件始末,震怒不已,即要依萍带自己往见正德。

  振华与正德久别重逢,兄弟情不减当年,书桓与依萍亦被感动。依萍为自己一时冲动令可云再受刺激而内疚,书桓安慰她。振华多番要求正德回到自己身边,以补偿对他一家人的亏欠,正德坚拒,并请他尊重自己的决定,振华亦不再勉强,只劝他留在上海。

第17集

  雪琴强词夺理为自己当日替尔豪隐瞒而辩护,振华怒不可遏,命人取出马鞭来,如萍与梦萍劝止无效。尔豪被振华鞭打后被逐出家门,而雪琴亦因首次捱打不忿,幸得如萍从中调停。振华见如萍因被殃及的鞭伤,终按下怒火。

  尔豪迁怒书桓与依萍设圈套陷害自己,书桓即与杜飞指出一直努力不揭露可云的悲惨遭遇,用心良苦,还让他看可云找「猛儿」的照片。如萍带日用品往找尔豪,并着众想法子解决问题,书桓提议先向方瑜坦白,如萍亦表同意。尔豪说出虽早已淡忘可云,但其实对她并非毫无感情,感苦恼。方瑜听罢尔豪的剖白后,难过,更指他对自己残忍及无情,尔豪被方瑜说出心事,心中有愧,但仍表示会等她谅解。

第18集

  书桓提出带依萍回南京见父母,依萍感动。文佩见依萍受伤,紧张,依萍唯有说出被劫免她担心。振华往找正德,劝他不用再拉车,正德拒绝,振华唯有命令玉真收下金钱。可云在振华面前跪下,求他替自己作主,振华难过。

  可云抱着枕头要振华替孙儿改名,振华给它取名怀念,可云高兴不已。依萍对自己抖出陆家的问题,却并无幸灾乐祸之感,奇怪。方瑜向依萍表示要见可云,书桓却不赞成,方瑜感痛苦,并对二人表示与尔豪的日子只有快乐,但已成过去。尔豪接受书桓意见,回家向振华道歉,并表示愿意对可云作出补偿,但对振华要自己娶可云作妻子,则感难以接受。尔豪终说服振华先医好可云才说婚事,振华却以两年为限。

第19集

  如萍向方瑜指出尔豪的痛苦,并劝她不要为尔豪的过去而牺牲眼前的幸福。如萍着方瑜看天空,方瑜被眼前所见的景象所震撼,看着众人合力为自己制造快乐,终受感动重新接受尔豪。书桓见二人复合,感触自己与依萍关系之际,依萍前来并表示愿意加入为方瑜制造快乐,书桓大喜,众人遂前往舞厅,方瑜见依萍为自己引腔高歌,感动不已。

  杜飞送如萍葫芦瓜代表自己,更为此将半个街市弄致天翻地覆。五爷找不到打依萍的小流氓,但答应她会继续追查,并欢迎他们随时回舞厅玩。依萍在戏院外瞥见雪琴跟光雄一起,决留下书桓跟踪二人。书桓见依萍迟迟未回,恐她又再发生意外,大急。依萍返戏院已不见书桓,决先回家。书桓见依萍后如释重负,依萍将原委告诉书桓,又将抄下的车牌号码交给书桓着他侦查,书桓决找五爷帮助。

第20集

  石磊教如萍驾驶,杜飞情急下借用别人的摩托车横冲直撞,更险与二人座驾迎头相撞,石磊嘲讽杜飞令自己大开眼界,杜飞尴尬。五爷告诉书桓及依萍车牌调查结果,更怀疑依萍遇袭是光雄手下所做,着依萍远离此人。依萍认为一切皆是雪琴所策划,书桓却指不应妄下判断。

  依萍有感振华孤立无援,决往陆家探访他,雪琴不悦更上前向她挑衅,依萍忍气。雪琴知振华有意买屋给文佩两母女,紧张不已,依萍看出异样着振华检视自己财政状况,振华发现数十万存款分期被取出,震怒,雪琴辩称被会头走数,振华唯有收回存折。振华表示准备好丰厚的嫁妆让依萍嫁给书桓时用,依萍心领。依萍离开陆家时,雪琴用说话羞辱文佩,又被梦萍勾倒,气忿离去。

分集:1-20 21-4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