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20多岁的苏典典为代表的“金童玉女”式的婚姻,经历了令人羡慕的短暂过程最终失败了;一对年轻人经历真正爱情至上的结合,大难当头考验了他们的情感;已经离了婚的中年男大款、克林顿式的事业成功者,身边女人犹如走马灯;50多岁的知识分子,重病在身的妻子和一辈子忍受寂寞的丈夫,双方都让人同情;陶然姑娘,始终不渝地追求爱情,十分阳光……

  谭小雨、陶然和苏典典都是同一家医院的护士。苏典典和在大医药公司担任经理的肖正相爱了,他们的婚礼十分隆重。陶然感慨地对谭小雨说:“———不嫁则已,嫁,就要嫁好!”

  陶然暗恋上了科里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徐亮,可徐亮喜欢谭小雨,而小雨根本就不想和医生谈恋爱。小雨的爸爸是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教授,妈妈是中学退休老师,患类风湿终日卧床。家中请了保姆,花销很大,三人的收入几乎月月光。

  谭家小保姆灵芝老家陕北,在谭家已做了三年多。小雨妈妈看她聪明好学,有空就教她文化。她因弟弟读中学提出要加工资。

  陶然对小雨说:“看来你们家只有靠你了,你可要嫁个有钱人啊!”

  “有钱当然好,但我要找的人首先要对妈妈好才行。”小雨说。

  那天,陶然和一位病号的陪床家属吵了起来。病号是个农村老太太,陪床的是她孙子。他违反医院规定吃了病号饭。

  苏典典、谭小雨闻讯跑来劝架。谭小雨二话没说,就跑去给那男孩买了盒饭,并请他千万别到医院告陶然的状。

  晚上,那人特意来找值夜班的谭小雨还钱。他叫刘会扬,早年丧父,母亲改嫁,从小与奶奶相依为命。奶奶供他上了研究生,他对奶奶也很孝顺。了解到这些情况后,谭小雨不觉对他有了好感。

  其实,刘会扬是一家房地产公司销售部的经理,收入丰厚。童年的不幸使他对于女性的渴望有着执著甚至是固执的标准:一定要能够同甘共苦共度一生。突然,他明白了谭小雨打动他的根本之处:不势利,不自私。

  刘会扬想了几天,才电话约谭小雨周末看话剧。谭小雨有些犹豫,后来还是决定和他接触接触。

  两人的关系进展神速。不久,谭小雨和刘会扬就到山东旅行结婚去了。嫁出了女儿的谭家冷冷清清。谭教授来到妻子房间,小心翼翼地关上门。他看着地板,对小雨妈妈说:“咱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以前是为小雨能有一个完整的家。现在,这个家我想……可以结束了。”

  晚上,灵芝偷偷地给刘会扬打电话,告诉小雨姐她父母要离婚的事。

  谭小雨喃喃:“早料到得有这一天,没想到会这么快……”

  刘会扬安慰她:“理解吧。”小夫妻提前坐汽车返回。一路上,他们讨论的全是小雨妈妈的安排。

  正说着话儿,司机试图超车,车剧烈跳跃,会扬的头重重地磕在了车窗上,疼得他半天未动。

  他们赶到时,刚好法院的人在谭家核实原、被告分居六年的实际情况。最后,法官驳回了谭文冼离婚的诉讼要求。小雨回到自己家,看到刘会扬昏倒在沙发上。

  会扬的病是因那天颅脑被撞受伤后出现血肿压迫神经所致。经手术抢救,他的身体虽好得很快,但留下了“命名性失语”———对大部分物体的名称都不会说了。这种病通常很难恢复。

  刘会扬被免去了销售部经理的职务,选择了做不用说话的清洁工,工资每月八百块。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会扬变得十分暴躁。

  自从会扬出事后,父母也将离婚的事暂时搁置了起来。他们的积蓄和每月的钱都为小雨交了房款,已两个月没给灵芝发工钱了。

  晚上,待阿姨睡着后,灵芝在小雨屋里留了一封告别信,他们欠她的工资她自愿放弃。

  灵芝走后,一直住在医院的谭教授搬回了家,为妻子端水洗脚,干这干那,做着从前保姆所做的一切。细心的徐亮终于发现了小雨家的变故,他主动送上两万块钱,希望帮她渡过难关,小雨感动地伏在徐亮的手上哭了。这一幕刚巧让陶然碰上。

  心生醋意的陶然找到了小雨家。她和小雨的对话,使会扬对小雨起了疑心。

  小雨怀孕了,但孩子最终没能保住。这个意外加剧了小雨和会扬之间的隔阂。小雨气得搬回了娘家。

  这天,打扮时髦的灵芝又回到谭家。作为谭家的特派大使,灵芝去了小雨家,将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在她的游说下,会扬把小雨接回了家。

  也就是当晚,会扬执意睡在了客厅,夫妻二人正式分居。

  饱受精神打击的小雨心不在焉,在上班时忘了将病人的止血带取下,导致二级医疗事故,医院对她做出了开除、留用查看一年的处分。

  会扬没再提离婚的事。小雨睡不着时,会扬像刚结婚时一样抱着她,安慰她,但他们再没有从前的那种安全感了。

  护士长李晓对小雨非常舍不得,小雨想让李晓做院领导的工作。她去李晓家刚好碰到李晓的前夫沈平。

  几天后,小雨接到一个电话,沈平请小雨去他的大公司做文秘,月薪高得离谱。

  小雨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去上班,但她没敢将详情告诉会扬。

  不久,小雨瞒着会扬,随沈平到海南出差。她与沈平在一起时,总是小心翼翼。

  可小雨和沈平同去海南的事还是被会扬知道了。会扬怒气冲冲赶到公司破门而入,一把拎起了沈平。

  沈平冷冷地道:“刘先生,有本事自己挣钱,不要让自己的老婆出去当骗子。”会扬闻之,面孔疼痛般痉挛了一下。会扬和小雨卖掉了房子,租了一套一居室,把借的钱都还清了。

  他们按计划开始了充满艰辛但也是充满希望的新生活。会扬让小雨去读大专,然后再找工作,他则白天送水,晚上去公司搞卫生。每天睡前,小雨还要帮他做一会儿语言训练。

  谭教授为会扬介绍了中医研究院的刘教授。刘教授对治愈会扬的病很有信心,每天上午给他治疗,十天为一个疗程。灵芝意外地看到会扬在送水,就主动上去帮忙,为此还耽误了小雨妈妈给她安排的相亲。会扬要接受治疗,遇到需要上午送水的客户,就请灵芝代为帮忙。为方便照应,灵芝自作主张在小雨家对面租了一间小屋。

  小雨大专毕业,会扬把小雨推荐到了房地产公司,将自己的售楼经验全都传给了小雨。

  头一个月小雨就做得不错,她特意买了一条白金手链答谢灵芝。会扬说,比起灵芝为他们做的事来,这算不上什么。那天,小雨热心地接待了一位貌不惊人的女士,没想到她竟是某大集团的书记。

  冉书记有一个17岁的儿子,前几天腿摔坏了,雇了个小保姆照顾他。

  小雨探访了冉书记的家,还不厌其烦地指导小保姆护理病人。

  在小雨爸爸那里,会扬看到了小雨父母的离婚协议。

  小雨妈妈坦然对女婿承认了此事:“他是对的。我已这样了,没必要非得再拖一个垫背的,没必要让曾经的美好荡然无存……”

  一路上,小雨妈妈的声音在会扬脑子里轰响。那些天,小雨忙得顾不上回家,全然不知另一个女孩儿正代替她安慰着自己那极度悲观的丈夫。

  看着灵芝这个阳光女孩,会扬脸上露出了笑意。

  冉书记所在的集团最后购买了小雨公司的房子。由于工作出色,谭小雨被任命为销售部经理,坐进了往日会扬的办公室。此时,会扬正在擦拭公司外墙的玻璃。

  爸爸让小雨两口子回家住,会扬不同意,小雨误认为是他对灵芝有意。想到灵芝为自己一家所付出的爱,小雨的心乱极了。

  公司派小雨出国学习两个月。她给会扬写了封长信,表达了对他的深深爱恋。

  经过刘教授的精心治疗,会扬终于彻底康复,他决心东山再起。

  当灵芝看着刘会扬时,会扬在她眼里,又如天上的月亮,可望而不可即。灵芝含泪和会扬告别。

  小雨回国后,如约来到会扬的新居所,两人心平气和地谈起了有关离婚的事。

分集剧情:
第1集

   医院里公认的大美人护士苏典典,就要结婚做新娘了。新郎肖正是某医药公司销售经理,一个集书生气质与风流于一身的年轻人。婚庆公司为其举办盛大婚宴,普一科医生护士们都将应邀参加。护士长在全科大交班的会议室,宣布了这一激动人心的消息,姑娘们一阵轰笑热烈响应。尤其是苏典典的好友护士谭小雨和陶然。

   谭小雨的父亲是医院脑外科的主任,国内同行的专家权威,为人正派清廉。母亲过去是优秀教师,却因为患类风湿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全靠保姆照顾,因此家中生活比较清贫拮据。但小雨还是与陶然商议,各拿出八百元送礼,自己盛装前往。

   护士长李晓已与丈夫某电脑公司老总沈平离异,自己带着十四岁的儿子李葵艰难度日,但她为人处事却依然是一片热心肠,她正准备梳洗换衣出门,临时替代典典的娘家人出席婚宴,却突然接到陌生人的电话,原来是儿子骑车撞了汽车,车主要求赔偿。她只得先去帮车主修车,致使婚宴迟开一波三折好事多磨,自己也十分尴尬出尽洋相。

   刘会扬是某房地产公司的部门经理,这个年轻人精明强干事业有成,却衣着普通,憨厚朴实,他全靠奶奶一手抚养长大成人,祖孙情深。当他守候在医院手术室外,听说奶奶的脑颅手术情况危急,连忙叫人送来一万元,拦住了匆匆赶来急救的谭主任。他扑通跪下,送上钱袋,表达自己的一片感激之情,谭主任无可奈何只得暂且收下。刘会扬这才站起来长出一口气。

   护士陶然心仪主治医生徐亮,徐亮却对她男孩子的气质打扮不以为然,她和小雨典典下班后,刚走到医院门口,看到护士长李晓骑车采购食品蔬菜手忙脚乱,十分狼狈,而肖正开车来接走典典十分轻松潇洒。面对李晓的辛劳和典典灿烂的微笑,陶然意味深长地告诉小雨:不嫁则已,要嫁,就要嫁好!

第2集

   小雨值小夜班,却没想到遇见了已全新打扮身材丰满窈窕,充满女性魅力的陶然。原来陶然决心为爱得很深的徐亮,不惜花费重金请形象设计师改变形象,而陶然却意外听到徐亮告诉小雨,他喜欢的不是别人,正是小雨自己。陶然急请小雨表态,小雨坦言:我对他没有意思,我不想找医生。

   清晨,下了夜班的小雨又回到家里,父亲上班已走,母亲正在生气。原来是保姆灵芝请求增加工资。灵芝去菜市场买菜,巧遇女导演,导演见她脑瓜灵活,叫她去做制片助理,灵芝怦然心动。

   刘会扬的奶奶经谭主任手术挽救,已脱离危险,却引起应急性胃溃疡,手术需转普一科处理,刘会扬尽心竭力细心照料。对他已有爱意的女同学前来探望,他的态度却十分冷淡。谭主任出专家门诊,刘会扬找来,原想再送回奶奶手术后谭主任如数退回的钱款,但看到他专注诊断,一丝不苟,不徇私情,只有默然退出。祖孙俩说起此事,深深敬仰谭主任高尚的医德。

   刘会扬由于连日护理病人,衣着不整胡子拉碴,看上去十分落魄。开饭了,奶奶自己吃不下,叫刘会扬吃了,碰巧被陶然看见,以违反制度为由,训斥两人,几乎争吵起来。小雨一见,连忙给刘会扬买来盒饭,使祖孙俩很受感动。从此刘会扬和小雨有了接触。小雨熟练的业务技能,对病人的一片热忱,引起了刘会扬的注意。而刘会扬对奶奶无微不至的体贴孝顺,给小雨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刘会扬向她倾诉了童年的不幸,父亲出海打渔再没能回来,母亲改嫁走人,是奶奶含辛茹苦抚养他长大上完大学。这又引起了小雨对祖孙俩的深刻同情与好感。

   这时典典已经怀孕,她依依不舍地辞去了护士工作,开始悠闲地呆在家里做全职太太。而在婚姻的问题上,陶然和小雨的观念又与典典不同。陶然十分看不起刘会扬的穷酸相,断定其事业一定不行,而小雨更注重人品,渴望找个既有本事,又顾家的男人。陶然认为这样的男人,只能在女人的梦里……

第3集

   奶奶出院了,刘会扬回到公司尽职尽责上班,他叫手下职员认真总结客户签约购房六套却又毁约退房的教训。他告诫部下,售楼不仅要懂专业知识,还需懂得顾客心理学。紧张工作之余,他约会小雨观看话剧,并告诉奶奶:他之所以对那个一再登门的女同学不热情,是因为她在上大学时都准备结婚了,却因对方破产而告吹,这样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女人是不能选择为终身伴侣的。

  戏散了,小雨和会扬依依不舍都不想分手,两人肩并肩徜徉在大街上。小雨动情地讲述了母亲如何尝尽艰辛把她养大,就因为常常冬天骑车给她往寄宿学校送饭,母亲才得了关节炎,后又转为类风湿,多年卧床不起。两个家庭的不幸遭遇,使两颗心越来越贴近……

   谭主任给医校学生讲课,身后的黑板上是他很漂亮的板书,课后,崇拜他的学生们将他团团围住,请他签名。一位漂亮的女学员请他给她写上“红豆生南国”一诗,致使前来找父亲的小雨十分反感。她问父亲面对被他迷倒的一大片女人是否动过心?父亲郑重地告诉她:爸爸是个有责任心的人。热心的陶然见小雨和会扬好上了,告诫好友:感情这东西,不能光凭着感觉走,这是最不可靠的,必须先把那些非感觉性的东西,也就是硬件先搞清楚了。她自告奋勇去打探会扬的身份,终于见到了正在向职工讲话的刘会扬,他已远不是在医院疲惫不堪其貌不扬的模样,而是西装笔挺英俊潇洒的高级白领,陶然目瞪口呆。

第4集

   肖正整日忙于工作,回到家里,也是坐在电脑前做事。后来眼见典典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他干脆搬进书房住,这使天天无所事事的典典无所寄托,心情十分寂寞失落。她邀请自己的好友小雨和陶然来家聊天叙旧,却只有陶然应邀而来。这时谭小雨与刘会扬结婚了,新婚夫妇前往会扬的老家山东长岛度蜜月,尽情享受着新婚的快乐,天天陶醉于海滩百舸争流潮起潮落的诗情画意之中。

   谭主任终于向妻子提出了离婚,理由是过去为了女儿小雨有一个完整的家,他将自己名存实亡的婚姻一直维持了十几年,现在女儿结婚已有新家,这个家就可以结束了,并保证继续支付妻子的生活费、保姆费和房租。无论谭妻怎么劝阻,回忆过去逝去的美好时光,谭主任不为所动,坚持必须换一种对双方有利的生活方式,过一种正常人的生活。谭妻问他外面是不是有人?他反问:你对我的每个电话都细细盘问,发现什么了吗?谭妻无言以对,委曲求全叫他去外面找人,但坚决不同意离婚。谭主任表明自己不是那种人,他只得向法院起诉提出离婚。

   当小雨和会扬接到灵芝打来的紧急电话,连忙结束了蜜月旅行,匆忙赶了回来。这时,法院的法官正在家中向父母调查,进行三堂会审。当法官了解到老两口已分居多年的事实,正要离去,却被小雨母亲叫住,宣称自己与丈夫一直有夫妻生活。这使谭主任感到十分意外震惊,小雨一时也难辨真假。法院最后以夫妻感情尚未破裂,被告又患重疾生活不能自理为由,驳回了谭主任离婚诉讼的要求。

   谭主任愤然收拾东西搬出家中,暂住办公室,使妻子十分伤感愤懑。

第5集

   这天晚上,谭主任在办公室刚支好折叠床,小雨来了,劝说他回家无效。父亲明确告诉她:只要他回去就会被说成是同居,对此他已深感厌恶。他下决心在外面住下去,直到离婚胜诉。

   谭妻虽然心情很不好,却仍然关心灵芝的学习,告诉她女人最可靠忠实坚强的伴侣不是爱情,更不是男人,而是自立。这天晚上,当灵芝刚去上课,她却一下子磕倒带翻尿盆,趴跪在尿里都不能起身,小雨回来连忙扶起母亲,收拾干净地上的一片狼籍。她告诉母亲,她和会扬商量好了,请她马上搬到她的新家去住,会扬决定把朝南的主卧室腾出来给母亲住,好让她天天享受到充足的阳光,这使长年卧床的母亲深为感动。

   祸不单行,谭家老两口正为离婚闹得不可开交,小两口却又遭遇不幸。会扬在返回北京后的高速公路上,由于司机担心撞车,猛打方向盘,使会扬的头重重地磕在车窗上,疼得他半天不能动弹,回到家中又剧烈地呕吐。而这时小雨因典典临产和陶然急送典典去了医院。当灵芝赶到小雨家,会扬已经昏迷,立刻叫来救护车送进了医院,谭主任亲自给会扬做了颅脑手术,会扬虽保住了性命却得了“命名性失语”的毛病,具体表现为记不住名词,从此只能在公司从事简单的清洁工作,工资与原来做高级白领的报酬相去甚远。他连房钱也交不上了,只有东挪西凑,更让小雨担心的是,会扬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善良的小雨理解丈夫的困境,她尽可能忍受并细心照料他,父母也全力帮她。

   从此,小雨过日子精打细算,不再有坐出租车的奢望,在医院食堂吃饭也只拣最便宜的菜吃,连徐亮送给她的戏票她也到剧院悄悄地卖了,这都被一直关爱着她的徐亮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这时候灵芝接到弟弟的来信,求她尽快寄钱交学费,否则他只有停学了。而小雨父母因全力帮助女儿度过难关,一直拖欠灵芝的工资,灵芝无奈,只得和看上她的制片人联系到剧组工作。临行她把谭家收拾得干干净净,留下一封感谢信,悄悄地离开了谭家。

第6集

   灵芝的突然离去让谭家陷入了更大的混乱,谭主任只好从医院搬回家里,暂停办理离婚。小雨既要照顾会扬又得照顾妈妈,负担更重了。最让她担心的是会扬自从做完手术,一天比一天消沉下去,从销售部经理到清洁工的巨大落差更让他倍受刺激,脾气越来越暴躁,小雨常常要承受他的一肚子怨气和无名火。

   小雨开始经常迟到、早退,日渐憔悴,还出现了医疗事故。如此反常让身边的朋友们疑惑不解,徐亮更默默心疼,他偷偷来到会扬上班的公司,终于发现了真相。徐亮把两万块钱递到小雨面前,由于难堪,由于难过,更由于多日来的心力交瘁,小雨再也支撑不住,她伏在徐亮的手里哭了,徐亮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揽住了那剧烈抽动的纤弱的肩。这一幕恰好被陶然撞见……

   小雨怀孕了,她不想现在要孩子,可是又怕跟会扬说了他会多心,想来想去,只有找徐亮商量。陶然也在找徐亮,可是四处找不到,打手机又关机了,她更确定小雨跟徐亮在偷偷约会,于是气冲冲找到小雨家,当着刘会扬的面跟小雨大吵了一架,摔门而去。这不能不让会扬多想,他坚持让小雨把孩子生下来,以此来证明她不会变心。小雨为他的不可理喻而伤心,流着泪冲出了家门。

第7集    小雨险些流产,幸亏在医院门口遇到陶然把她送进了急诊室。一场风波之后,小雨决心生下孩子,这样做并不是赌气,她向一脸迷惑的会扬解释,将来谁也无法预测,无法左右,因此最好的办法是,面对现实,有什么困难就克服什么困难,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会扬被深深感动,伏在小雨身上哭了,小雨像温柔的母亲对孩子一般抚摸着会扬的头。

   肖正的公司正在销售一种新药,他偶然从陶然那里得知谭小雨的爸爸就是著名的脑神经外科专家谭主任,脑子里立刻转起了生意经。他约齐陶然、徐亮,带上典典一起去看望正在家里调养的小雨。这一趟果然有收获,他发现了谭家此刻的燃眉之急——希望马上找到一个保姆,立刻派属下把这件事办好。

   肖正要去厦门负责分公司的工作,至少半年,典典依依不舍,要一块儿去,肖正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典典像很多被冷落的妻子一样问了一个似乎很合情合理的问题:“为什么你对我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了呢?你是不是另外有人了?”肖正深深叹息,一言不发。

   小雨还是流产了,她打电话给会扬,会扬正乘着吊车擦玻璃不能接电话。小雨又拨120,可是120的出车费对她来说太贵了。不得已小雨最后决定打电话给典典,典典的丈夫肖正开车把小雨送进了医院。会扬赶到时,小雨已经做完手术。众人推着小雨往外走,在门口,会扬被一个清洁工拦住,让他帮忙抬一下清洁车,肖正主动上前,清洁工却说这不是你这种人干的活,执意要会扬抬,会扬迟疑一下,同清洁工抬起车子远去。小雨的目光流露出忧伤和担忧,陶然和典典不约而同挽起了她的胳膊……

第8集    强烈的自卑感让会扬拒绝乘肖正的车回家,这使小雨非常难堪,两人又起争执,小雨一气之下自己打车回了娘家。爸爸让小雨多体谅会扬,他说像这种难治的的病,很容易对人的精神产生影响,这话无意中触及了他和妻子之间的死穴,不禁嘎然而止。倒是谭妻开口了,“小雨,看看你妈,多看看你妈你就会理解会扬了。”小雨一怔,这才突然发现自己的处境竟和父母是如此相似。一个未及考虑过的问题一下子清晰地摆在了面前,令小雨不寒而栗。

   肖正请陶然和徐亮到家里吃饭,饭桌上又聊起了肖正去厦门的事。陶然不禁替典典打抱不平,她心直口快,使肖正非常难堪,典典看着肖正越来越不好的脸色,厉声制止陶然,陶然愕然、委屈,没想到自己一番好意却弄得里外不是人。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场委屈却赢得了徐亮的心。

   谭妻和小雨正在闲话家常,突然有人敲门,小雨开门一看竟然是灵芝。原来,灵芝离开谭家后,就去给制片人当助理,走了很多地方,见了不少世面,已经完全像一个时髦的城里女孩了。肖正经过跟谭主任的几次接触发现谭主任是一个典型的学者型专家,所以他决定在去厦门之前找他光明正大地、开诚布公地谈一次,就谈新药,别的什么都不说。果然,谭主任已经知道了保姆的事情,肖正实话实说,谭主任不但没有生气,而且称赞肖正是个干事业的人,这再次触动了脆弱敏感的会扬。会扬向小雨提出了分手。

第9集    肖正走了,典典一个人在家百无聊赖,打电话给小雨和陶然,可是她们一个悲伤着自己的悲伤,一个幸福着自己的幸福,就是没人能填补她的寂寞。会扬闹着和小雨分居,灵芝替小雨抱不平,找会扬理论。会扬告诉灵芝他这样做正是为了小雨,为了让小雨离开他。因为小雨跟他在一起没有任何前途,灵芝眼睛湿润了。

   会扬心事重重地骑车上班,包掉了都浑然不觉,一位行人捡到交给了交通警。小雨正在给病人输液,忽然听说公安局打电话找她,吓了一跳,赶紧把手里的活交给别人,匆匆去接电话,不料交接中出现疏忽,未替病人解开止血带,酿成二级医疗事故,小雨是事故主要责任者,受到开除公职、留用查看一年处分。

深夜,会扬仍然睡沙发,被小雨的抽泣声吵醒,他终于忍不住走进卧室,小雨凄厉地告诉会扬她被开除了,会扬把哭得肝肠寸断的小雨紧紧抱在怀里。

   徐亮看得出护士长李晓其实非常舍不得小雨走,如果去求求她,请她去找找院里或许还有挽回余地,于是跟陶然一起来到小雨家。几天来,小雨在招聘会上四处碰壁,心情沮丧到极点,但是只要有一点机会,她就决定试一试。小雨拎着礼物来到李晓家,不巧李晓正准备跟前夫沈平一起出去给儿子过生日,看见小雨,李晓留下来。可是听完小雨的陈述,李晓说她已经找过院长,制度就是制度,不可能再有回旋余地。她还告诉小雨,不光她去找过院长,连谭主任都去找了,没用。

   一连串的打击让小雨连强打精神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变得懒懒的。就在这时,突然接到沈平的电话,提出让小雨去他的公司里上班,小雨去他公司看了,是一家大公司,工作就是当沈平的秘书,月薪却高达六千元,转正八千元,小雨被吓着了。

第10集

  陶然不以为然,认为小雨迂腐死板。并举出苏典典做为女性成功的例子,说明成功的标准在于是否达到了自己所追求的目标。小雨仍然拿不定主意,又去找李晓商量,李晓坚决反对,建议小雨宁肯先找典典借钱也不要病急乱投医。

    肖正要回来了,苏典典连忙收拾家,打扮自己,过节一般迎接着肖正的归来。她去机场接回了肖正,肖正对她十分好,她幸福极了,二人金童玉女般在众人的注目中走出机场。分别半年了,久别如新婚。肖正显得很冲动但却无所作为,他的解释是,回来前刚发了一场高烧,苏典典相信了。肖正这次回来对苏典典一反常态的好,典典高兴之余也迷惑。终于一天早晨,肖正对典典说了实话,原来他去厦门之前有了情人。但他把责任全部推到了对方身上,说是对方追求他等等。并说那女的逼他跟她结婚,否则,便要告他,苏典典震惊。苏典典为保全家庭去找了“第三者”,那是一个年轻、独立的女孩,这场交锋让典典觉得屈辱,从那里出来,她想找人诉说,但是竟然找不到一个人,大家都在忙,惟她无所事事。

  典典出了这样的事,小雨无法再开口借钱,由于房款等各方面的压力,小雨决定去沈平的公司上班,工作很简单,只是收发文件,沏茶倒水等。起初小雨充满戒心,但沈平却并无失当举动,只是一味地对她好,比如鼓励她多多学习,教她微机,让她学习打字,使小雨对他充满感激。李晓深知沈平的为人,他是个投多少资就要多少回报的商人,为了不让小雨吃亏,李晓跟沈平几次三番起冲突。

分集:1-10 11-2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