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古都皇城紫禁城在冯玉祥的炮轰中哆嗦了!

  逊帝溥仪仓仓惶惶带着一后一妃逃往了天津,躲进了静园。溥仪自然不甘心就这么着丢了大清的江山,日夜谋划着匡扶大清。那日子是越来越不太平了。国是不国了,家也难保——一后一妃,矛盾重重,因为当年溥仪圈点后妃时,本是先点了文绣为后婉容为妃的,但在隆裕太后的干预下,溥仪重新划圈,将两个女人调换了过来。正是这一调换,导致了一场“破天荒的妃子革命”——淑妃文绣不满皇后婉容的刁蛮欺凌,也不满逊帝溥仪九年未蒙一幸的冷落,在表妹齐如玉和大律师黎天民的支持下,毅然逃出静园,奔上民国的法庭,要讨个自由,执意同溥仪打起了离婚官司。同皇上打离婚,这从古至今还不曾有过!柔弱的文绣,就做了这千古的第一人,十分了得!

  那一纸官司,搅动得天惊颤、地惊悸,人间更是一派哆哆嗦嗦。当时的天津卫,租界林立,鱼龙混杂。下野总统,失意政客,流亡军阀,前清王朝的遗老遗少、王公贵族,乃至于混迹于街头闹市的丐帮等等等等,有的声援文绣,有的则围攻辱骂。也该文绣命中犯煞,其时,十四格格川岛芳子正在谋划将溥仪带到满洲,去当日本人的傀儡。川岛芳子被文绣差点搅了局,自然怨恨有加,她与皇后婉容串通,不惜动用武力,要除掉文绣。文绣命大,被她随身的太监郝贵给救了。狡黠的郝贵,变着法儿将实情告知了溥仪。溥仪龙颜大怒,将川岛芳子和婉容一通斥责。溥仪虽然对文绣也是个怨,但毕竟,这女人曾是他的妃子啊!

  文绣终于离了!可离婚条款中,却附上了一条咒符——永远不得再嫁人!她满心以为离婚了就能自由了就能甩掉小妃子,可她错了,这辈子,她都未能走出小妃子的阴影!命运对她太不公正了!真乃一出悲剧,令人心碎!

  文绣离开溥仪后,在黎天民和齐如玉的帮助下,隐名埋姓进了御寒小学当了国文老师。文绣是个才女,棋琴书画,无所不能,这在当年的紫禁城里,就是一道风景。才女文绣结识了从法兰西留学回来的画家麦克·金。麦克·金以文绣为模特画了一幅《东方仕女》,送到巴黎参加画展,将法兰西着实震了几波。麦克·金疯狂地爱上了“东方仕女”,文绣就犹如他的生命!本来这俩人挺投缘,可不怕贼偷就怕贼想,正当文绣和麦克·金难舍难分之时,天津卫的“土皇上”老太监小罗王却将他们俩给拆了,不仅给拆散了,还把麦克·金逼迫得家破人亡,怀抱着那幅“东方仕女”图,投进了海河自尽。文绣欲哭无泪。如不是丐帮帮主六佛爷的搭救,连文绣也都难逃小罗王的蹂躏!

  溥仪要在满洲登基,当康德陛下。登基大典前,川岛芳子欲诱骗文绣到满洲,作一份礼物献给康德陛下。文绣自然不去。川岛芳子也自然不肯罢休,就要绑架了!黎天民和齐如玉找到美国领事司徒尔登教授。司徒尔登教授一向将文绣当安琪儿——小天使看待。司徒尔登教授将文绣从川岛芳子手里救出,就要带到美国去结婚。司徒尔登教授与文绣之间的情意,已超越了单纯的男女情爱。川岛芳子怕了,害怕文绣跟司徒尔登教授到了西方,会对满洲国不利,遂冒天下之大不韪,刺杀了司徒尔登教授。文绣再次坠入了痛苦的深渊。

分集剧情:
第1集

  1924年11月5日 大清王朝在这一天终于走到了尽头 面对着限其24小时内离开紫禁城的政府令 和全副武装的士兵 逊帝溥仪感到的是愤怒和无奈 而皇后婉容则六神无主 只是紧紧的抱着象征她皇后地位的后冠 大厦已倾 太监宫女四散奔逃 而此时 淑妃文绣却在后宫的院子里兴奋地学骑着自行车 仿佛此刻在午门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溥仪躲进了天津的静园 时间也已经到了1931年的秋天 就这么丢掉江山 溥仪当然不甘心 他和他的堂妹川岛芳子以及一帮遗老遗少们 日夜谋划着复辟清朝 但此时 皇后婉容和淑妃文绣之间也已经势同水火 匡复大业尚无着落 后宫又闹成这样 内外交困的溥仪一怒之下 处罚了文绣 可性格倔强的文绣并未因此而屈服 心中渴望自由的火焰反而燃烧的愈发炽烈……

第2集

  溥仪在川岛芳子的撺掇下前往日本人处秘密商议 文绣趁机和太监郝贵偷偷溜出了静园熙熙攘攘的街市和各色小吃让久居深宫的文绣兴奋不已 一路上 她和郝贵有说有笑 早已将前几日的受罚抛在了脑后 这时恰逢天津名妓夜来香在街上以自身做彩票 募捐救灾 郝贵误打误撞竟然中了头彩 夜来香拉着郝贵要和他圆房 尴尬的郝贵只得落荒而逃自古后宫多事端 婉容和文绣的恩怨由来已久 原来当初选皇后时 溥仪原本定的是文绣为后 婉容为妃 但端康太妃不同意 这才换成今天这样 二人也因此一直不和 今天文绣擅自出宫 婉容岂能放过这等机会 忙向溥仪告状 溥仪素知婉容跋扈 本不想深究文绣 谁知文绣毫不退让 九年来一直藏在心底的呐喊终于爆发:“我也是一个人啊”!!溥仪没想到平日柔弱的的文绣 竟然说出这样离经叛道的话 不禁大怒 命令将文绣打入冷宫,身体的禁锢深深的伤害着文绣 溥仪的冷酷更是让她伤心欲绝 文绣决定以绝食相抗争 这下可急坏了文绣的贴身宫女草娥和郝贵 为了帮助文绣 郝贵将淑妃绝食的消息透露给了天津卫的大记者苗林 一时间舆论大哗 溥仪无奈之下只得赦免了文绣 这时文绣的好友——表妹齐如玉来看望文绣 谈话间她提出了一个让文绣大吃一惊的建议……

第3集

  如玉建议文绣和溥仪离婚 文绣一下子愣住了 虽说外面已经是民国 但妃子和皇帝离婚 实在是惊世骇俗 文绣知道 一旦她跨出这一步 她将会面临怎样的压力 可一想到溥仪的冷落 婉容的蛮横 文绣不禁动心了在如玉的安排下 文绣见到了曾是童年好友 现为天津著名律师的黎天民 2人相见 过去的美好时光浮上心头 一时间不胜感伤 黎天民同情文绣现在的境遇 决心帮助文绣离婚 二人在商议着 但谁都不曾注意到 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有人正拿着相机偷偷给他们拍照九一八事变爆发 川岛芳子来劝说溥仪去东北 接着她又到文绣的房间 拿出文绣和黎天民见面的照片 警告文绣不要给溥仪制造麻烦 就在静园为晚间溥仪和日本公使的会面而上下忙碌之际 文绣也准备离开了 临出门前 文绣意味深长的看着溥仪 毕竟 这是和自己生活了九年的夫君啊 但溥仪还沉浸在复国在即的兴奋当中 并没有注意到文绣的变化离开静园后文绣告诉随行的郝贵 她要和溥仪离婚 并让郝贵带封信给溥仪 郝贵苦苦哀求 但文绣去意已决 郝贵只得回到静园 可刚到门口郝贵突然发现 文绣交给他的信不见了……

第4集

  这下可把郝贵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想起在来的路上 曾经遇到过小乞丐零头儿 这零头儿是六佛爷的徒弟 师徒二人每日都在街上给人算卦 郝贵赶回来问零头儿要信 零头不给 说除非郝贵叫他3声爷爷 郝贵无奈之下 只得答应溥仪正和日本公使商议着去东北的事宜 郝贵跑了进来 宣布了文绣要离婚的消息 溥仪大为震惊 气急败坏地命人去抓文绣 川岛芳子眼看着自己精心安排的会面就这样草草收场 发誓要报复文绣文绣被天民的好友美国领事司徒尔登教授接到了领事馆 文绣紧张的心情也因为教授的随和和慈爱而渐渐放松下来黎天民来和溥仪洽谈离婚诉讼的事 溥仪对天民道出了自己心中的苦衷 并希望能见文绣一面 天民不禁对眼前这个虽然身为帝王 但内心却很脆弱的的男人 产生了一丝同情教授特意为了文绣和溥仪的见面举办了一场舞会 但溥仪却没有来 文绣大为失望 溥仪是因为川岛芳子的阻挠才未能前往 心情郁闷的他一个人在屋里坐了一夜 早上 溥仪发现小罗王跪在院子里 小罗王是郝贵的师傅 以前是太监总管 出宫后成为天津一霸 他虽然谁也不放在眼里 但对溥仪却是忠心耿耿 小罗王向溥仪保证:“就是倾家荡产 也要让皇上免去公堂受审!”

第5集

  在小罗王的威胁下 天津地方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 拒绝受理文绣的离婚诉讼 “事帝九年 未蒙一幸 皇后欺凌 不堪忍受 这样的婚姻天下罕有 还要怎样的证据!”文绣被深深的激怒了黎天民决定把官司打到南京去 妃子和皇帝离婚早已震动了整个新闻界 这下更是被炒得沸沸扬扬 静园也成为外界的焦点 这一切都让溥仪感到进退维谷 一筹莫展 就在这时候 溥仪的奶妈二嫫从乡下来看溥仪 溥仪三岁进宫 二嫫对他就来说就等于自己的亲娘溥仪见到二嫫 喝着二嫫亲手炖的鸡汤 多少日子来的委屈和苦闷再也忍耐不住 哭了起来 淳朴善良的二嫫不忍见溥仪如此难过 决定去劝说文绣二嫫找到文绣并把她接到自己的家——紫园 二嫫劝文绣撤诉:“打人不打脸 让皇上去对簿公堂 皇上的脸往哪儿搁啊” 听了二嫫的这一番话 文绣内心也十分矛盾川岛芳子想让溥仪尽快去满洲 派人去行刺黎天民 子弹射中了如玉 文绣赶到医院 看着因为自己而受伤的的如玉 文绣向黎天民提出了撤诉的请求……

第6集

  文绣撤诉 在紫园住了下来 溥仪也不堪忍受婉容的无理取闹 来到紫园 看着铺红挂喜的新房和文绣 溥仪叹了口气:“覆水难收啊 你想要的 朕……给不了你”溥仪走了 留下文绣呆呆的站着 二嫫过来难过的对文绣说:“小毛三岁入宫 生生让那帮太监给祸害了 小毛做不了床上的事……小毛的心里也苦啊!”文绣终于和溥仪协议离婚 但协议规定文绣永不能再嫁 虽然得到了自由 但前皇妃的阴影将会伴随文绣一生 文绣在外面买了间小房子 可开门七件事 那一件对过惯了皇妃生活的文绣来说 都不是容易的 好在有天民 如玉的帮助 文绣总算是安顿下来了一日 天民曾经帮助过的吴老汉带着女儿水葱来找天民 一定要把水葱送给天民做小 天民坚决不同意 好心的如玉不忍见水葱难堪 做主留下水葱给天民帮佣 天民虽然心里不乐意 但面对调皮可爱的未婚妻如玉 也无可奈何

第7集

  文绣在戏园没有给婉容让路 婉容大为恼火 她让郑孝胥去找小罗王想法除掉文绣 小罗王答应当晚就办 眼看就要除掉眼中钉 兴奋的婉容睡不着觉 郝贵看在眼里 觉出大事不好当郝贵赶到文绣的住处时 文绣的屋子已经是一片火海 郝贵救出文绣 劝文绣赶紧离开天津在去黎天民家的路上 文绣碰到了在外流浪的小女孩露珠 同是天涯沦落人 共同的遭遇让文绣收留了露珠就在这时 突然冲过来两个乞丐 抢走了文绣的全部行李 身无分文的她只得住进黎天民的家里天民听了文绣的遭遇后 十分气愤 上静园质问溥仪 溥仪猜到是婉容所为 斥责了婉容并警告婉容说:“以后谁要加害文绣 就先加害朕”虽然溥仪已经和文绣离婚 但溥仪还是旧情难忘 文绣如今的遭遇更是让他放心不下 于是他特地找来了小罗王……

第8集

  溥仪的话让小罗王大惑不解 他叫来郝贵 让他想法子把文绣接到小罗王家来照顾 好让溥仪放心 抢文绣箱子的乞丐把箱子献给六佛爷 原来六佛爷是华北丐帮的帮主 六佛爷惩罚了两个乞丐 限他们三日内物归原主东西失而复得 文绣自然十分高兴 更让她高兴的是黎天民把紫园买下送给了文绣 看到天民 如玉对自己如此关心 文绣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郝贵正为师傅的交代而发愁 突然想起今天是小罗王的六十大寿 急忙赶往小罗王家 不想半路上被夜来香截住死活要和郝贵成亲 郝贵看着妖艳的夜来香 灵机一动 拉着夜来香来到罗府罗府上下宾客盈门 小罗王正虔诚的供拜着“宝贝” 所谓宝贝就是太监当年净身留下来的“根” 郝贵把夜来香当作寿礼献给小罗王 小罗王大喜 当下收夜来香为四姨太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 如玉万万没有想到 当日她好心收留的水葱现在却在和她争夺着黎天民……

第9集

  水葱一心要给天民做小 气跑了如玉 天民告诉水葱 他是不可能娶水葱的 这让痴情的水葱伤心至极文绣在紫园每日作画 并照顾着露珠 这一日如玉和天民拉文绣去看西洋画展 画展的主办者是一位从法国留学回来的画家麦克金 麦克金是个具有民主共和理想的青年 他希望通过这个画展来改变国民的素质在画展上 文绣对一幅浴女图发生了兴趣 麦克金被文绣的清雅脱俗所倾倒 答应文绣等画展一结束就把这幅画送给她溥仪和婉容也来到画展 婉容提出要买浴女图 麦克金告诉婉容 画已经给了紫园的主人 听说是文绣要的 婉容大不甘心 这时郝贵出来说 他能帮婉容搞到画……不几日 郝贵真的拿来了浴女图 婉容自然大为开心 但不久她就发现了画里的玄机……

第10集

  原来这幅画是麦克金临摹的 真的那幅自然送给了文绣 在紫园里 文绣和麦克金愉快的赏画论画 麦克金对文绣更加倾慕 文绣也被麦克金的真诚和坦率所吸引求画不成的婉容把怒气都撒在了草娥头上 她借故杖责了草娥 这可心疼坏了一直对草娥有意的郝贵 他来看望草娥 并劝草娥离开静园 去投奔文绣文绣收留了草娥 主仆二人又到了一起 天民介绍文绣去御寒小学教书 但文绣有所顾虑 只是让露珠去学校上学麦克金向文绣展开了爱情攻势 每日都来陪伴文绣 这一日他们带着露珠上街 麦克金和街头卖艺的胡班主 发生了冲突 冲突过后文绣突然发现 露珠不见了……

第11集

  文绣在街上找到露珠 可一回家就看见胡班主等在那里 原来露珠是胡班主的童养媳 胡班主要带露珠走 文绣当然不肯 胡班主让文绣等着坐牢 恨恨的走了 多日来的共同生活 文绣早已把露珠当作了自己的女儿 望着在一旁吓得发抖的露珠 文绣抱住露珠 发誓要保护她但事与愿违 胡班主告了文绣 文绣被投进大牢 幸好有如玉保释 文绣才免遭牢狱之苦 但露珠却留下张字条 离开了紫园露珠回到胡班主身边 文绣恳求胡班主放过露珠 被露珠制止 她让文绣看她表演的节目 ——一场用她不到六岁的生命表演的节目露珠用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文绣抱着已在弥留之际的露珠 悲痛欲绝露珠的死让文绣对生活有了更深的感悟 她决定去御寒小学教书 在学校里 天真无邪的孩子们让文绣痛苦的心有了一丝慰籍 麦克金为追求文绣也来到御寒小学 而这时 如玉 天民 水葱之间又起了波澜

第12集

  天民因为水葱和如玉之间的矛盾被搞的左右为难 而麦克金则加紧了对文绣的攻势 他请求文绣做他东方仕女图的模特 去参加巴黎画展 文绣被麦克金的执着所打动 同意了他的要求 看着文绣与麦克金走的越来越近 天民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烦躁 他提出要和如玉完婚 如玉听后不仅没高兴 反而有种不塌实的感觉不料 说者无心 听者有意 水葱见嫁给黎天民无望 竟然起了自杀的念头 幸被天民发现 救了下来 就在天民为水葱的事情而烦恼的时候 发生了一件事 改变了所有这一切有一个南开大学的女学生沈萍来找天民 向他哭诉了自己的遭遇 她被日本兵侮辱 前往法院告状 法院竟然以事关外交大事为由拒绝受理 同胞受辱 政府软弱 富于正义感的天民感到十分气愤 当即决定接下案子 为沈萍申冤

第13集

  在黎天民的奔走呼吁下 全国掀起了反日浪潮 可南京政府怕事态扩大 派人吊销了天民的律师资格天民毫不退缩 上街参加 可他并不知道 川岛芳子派出的杀手已经盯上了他天民和如玉参加完回来 刚走到街口 一辆汽车高速向天民撞去 千钧一发之际 水葱冲了过来……水葱死了 天民心情十分沉重 值得安慰的是南京政府迫于压力终于向日本政府提出抗议 斗争胜利了死亡往往能带来心灵的净化 如玉因为水葱的死对感情有了新的认识 她劝天民正视自己的情感 去找文绣谈谈 在紫园 天民向文绣表白了自己一直藏在心底的爱 文绣内心也爱着天民 两个人深情的拥抱在一起……理智让文绣渐渐平息下来 她告诉天民:“如玉爱你胜过我 你和如玉赶快完婚吧”面对文绣和如玉的宽容豁达 天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

第14集

  东方仕女图终于完成 麦克金精心制作了一朵玫瑰向文绣求婚 虽然麦克金的热情和真诚让文绣心动 但文绣刚刚割舍下对天民的感情 并不想马上投入进去 更为重要的是 文绣始终不能摆脱过去的阴影 离婚协议上永不得再嫁的条款 像一道符咒紧紧的束缚着她文绣拒绝了麦克金 把伤心失望的麦克金关在门外 好心的草娥希望文绣找到理想的归宿 鼓励麦克金继续追求文绣始终不肯答应麦克的求婚 麦克失望之余 割腕自杀 被文绣救下 而这时 溥仪逃到东北 成为万夫所指的汉奸 压在文绣身上的符咒解除了草娥在街上遇到六佛爷 六佛爷似乎对草娥有一种特别的关心 他送给草娥一个核桃

第15集

  草娥把这件事告诉了郝贵 郝贵听说老乞丐就是六佛爷 赶忙跑到六佛爷跟前跪拜 希望六佛爷能让他恢复男儿之身 六佛爷为了考验郝贵的诚意 让他回家供奉要饭的碗三年 郝贵恭恭敬敬的捧着碗走了文绣被麦克金的真情打动 接受了求婚 她也希望借此能促成天民和如玉的婚事天民和如玉结婚了 文绣也在和麦克金商议着去巴黎结婚 但六佛爷却送给文绣一个字——“空”这个字让文绣心里有了种不祥的预感……事情果然发生了变化 起因是郝贵因为偷东西被赶出了静园 走投无路的他想起了文绣

第16集

  郝贵在御寒小学找到文绣 当街跪拜 恳请文绣收留她 一直隐姓埋名的文绣暴露了身份 在旁的麦克金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自己民主共和的信仰刹那间被击得粉碎 麦克金发疯似的跑了出去皇妃在御寒小学教书的消息 很快传遍大街小巷 一时间学校门口挤满了来看皇妃的人 文绣看着因为自己的的事影响了孩子上课 心里十分难过郝贵的到来让草娥十分高兴 主仆三人又到一起 文绣让郝贵去找麦克金 但麦克金的家中已经是一片狼籍……第二天 赵钱孙李“四大公子”来御寒小学请文绣去酒楼吃饭 被古校长阻拦 正在不可开交的时候 文绣出来告诉他们说自己已经辞职 她同意和他们去酒楼 条件是不能再到学校闹事 可文绣怎么也没有想到 所谓四大公子竟然是四只衣冠禽兽!

第17集

  在酒楼上 四大公子欲非礼文绣 黎天民及时赶到救出了文绣麦克金天天喝得烂醉如泥 草娥不忍让文绣挂念 生拉硬拽叫来了麦克金 文绣想和麦克解释 但麦克金此时已经神智疯狂 他大骂文绣是骗子 并打了文绣 如玉在旁看不过去 赶走了麦克金 眼看一段姻缘就这么毁了 气的草娥直埋怨郝贵惹事 郝贵被激不过上街找到麦克金 他本想劝麦克金回心转意 但看麦克已无法自拔 郝贵就把他送到了小罗王府 让他吸鸦片 麦克金的事情让文绣既自责又伤心 但接着发生的事情使她暂时忘记了麦克金四大公子忌恨黎天民搅了他们的好事 设计陷害天民 天民被关进了监狱 如玉想要保释天民 黑心的监狱长乘机敲诈:“要想放人 除非拿出三千两黄金”

第18集

  三千两黄金!这可是个巨大的数目 文绣 如玉东挪西借才凑集了一点点 正在她们一筹莫展的时候 郝贵却说只要三天时间 他就能搞到三千两黄金!条件是要文绣画一张画和买下一间小当铺……文绣买了一间当铺 郝贵当上掌柜 开张那天 小罗王带着四大公子来给郝贵道喜 席间小罗王问郝贵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让大家开开眼 郝贵百般推脱 但经不住小罗王一再催促 郝贵这才拿出来一幅画着一匹白马的画 谁知小罗王见了画情绪大为激动:“没想到它还在人间”说完就走了……小罗王的举动让四大公子一头雾水 他们来到小罗王家 小罗王对他们说出了画中的秘密……郝贵把画卖给四大公子 凑齐了黄金 文绣 如玉十分高兴 草娥更是欣喜 抱住郝贵亲了一下 郝贵心里说不上来是喜是愁 但接下来的事让郝贵真的发了愁——他的师傅小罗王竟然看上了文绣

第19集

  郝贵来到小罗王家 小罗王把一本天书放到郝贵面前 据说书里面记载着医治太监的药方 这可是郝贵梦寐以求的东西 小罗王说只要郝贵想法子让他纳文绣为妾 他就把书送给郝贵……天民出狱了 文绣又挂念起麦克金 天民劝文绣当断则断 但文绣一想起麦克金的单纯与真诚 心中还是割舍不下 文绣并不知道 现在的麦克金已经深陷于鸦片烟中草娥对郝贵的感情日益加深 但草娥越对郝贵好 郝贵心里就越难受 每当郝贵看见美丽可爱的草娥时 他的眼前就浮现起那本天书……郝贵最终还是答应了小罗王麦克金抽鸦片被金母发现 金母一气之下把麦克金关在屋里 麦克金烟瘾难熬 这时郝贵过来 借口文绣找他把麦克金带到了小罗王家……

第20集

  小罗王给了麦克金一张让他典卖文绣的契约 在鸦片烟瘾的作用下 麦克金被迫按上了手印逐渐清醒过来的麦克金来找文绣 请求文绣的原谅 希望能重修旧好 但文绣的心已受伤 她告诉麦克金 他们之间的的感情就像玻璃杯被摔碎一样 即使粘合的再好 也是会有裂痕的草娥求郝贵想法子让文绣和麦克金和好 麦克金也向郝贵表示了悔意 郝贵就找来苗林把文绣要结婚的消息登了出来 他还别出心裁的想出了一个蚂蚁道喜的所谓“天意” 这一切最终使文绣原谅了麦克金 同意和他结婚婚礼那天 金府上下张灯结彩 喜气洋洋 在洞房里 文绣和麦克金深情的注视着对方 经历了一番坎坎坷坷 两个人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而就在这时 小罗王带着家丁冲了进来……

第21集

  小罗王大闹洞房 抢走了文绣 麦克金和金母拼死阻拦 但也无济于事 悔恨交加的麦克金投河自尽如玉上罗府理论 恼羞成怒的小罗王让人绑起了如玉 就在小罗王准备用“宝贝”羞辱如玉的时候 他突然发现“宝贝”不见了 把宝贝看得比自己命都重要的小罗王当即昏了过去很快 小罗王就收到封信 原来有人把“宝贝”偷走了 让他用一百只金元宝去换 小罗王忙让郝贵去换 可郝贵去了没有见到人郝贵第二天才换回了“宝贝” 小罗王经过这一番波折 并未因此而收敛 依然决定明天和文绣成亲 而文绣此时已经准备用死来捍卫自己的清白

第22集

  郝贵乘着夜色救出了如玉 并让如玉叫上草娥去找六佛爷 现在也只有六佛爷能救文绣了如玉和草娥去找六佛爷 不仅没有找到 反而被乞丐们把她们当作奸细给关了起来 如玉已经近乎绝望而此时 小罗王正强拉着文绣拜堂 文绣掏出夜来香给她的匕首 想和小罗王同归于尽 但被小罗王抢下 眼看着大势已去 六佛爷带着成千上百的乞丐赶到小罗王家……六佛爷惩治了小罗王和四大公子 救出了文绣 小罗王中了零头儿的打狗棍 不能起身 郝贵找来气功大师治疗也毫无效果 急的郝贵只得去求六佛爷 六佛爷叹了口气 说小罗王命不该绝 让零头治好了小罗王文绣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紫园 看着麦克金留下的画 文绣逐渐体会到当日六佛爷送给她的 那个空字的深意天民和司徒尔登教授来看文绣 在教授身边 文绣饱受折磨的心感到了一种安宁树欲静而风不止 川岛芳子又从满洲来到了天津

第23集

  郝贵建议文绣继续把当铺开下去 这样可以解决三个人的生计问题 文绣同意了川岛芳子突然来到当铺 拿出一套价值连城的翠娃娃要当一百两黄金 郝贵一时没有那么多现金 急切之下 他拿出紫园的房契 收下了翠娃娃郝贵把翠娃娃交给文绣 文绣也十分喜爱 这时教授来看文绣 对古玩玉器素有研究的的他告诉文绣 这套翠娃娃是个假货!文绣惊呆了 川岛芳子把她给骗了见自己闯下大祸 郝贵十分着急 他提出和草娥假结婚 这样可以问小罗王要房子 文绣就不用露宿街头了 谁知草娥却羞涩的对郝贵说:结婚就是结婚 还分什么真的假的川岛芳子得意洋洋的来到紫园 她说只要文绣能去满洲 她就把紫园还给文绣 文绣义正严词的告诉川岛芳子 就算是上街乞讨 她也不会去当汉奸文绣设宴招待天津各大当铺的老板 席间文绣当众摔碎了翠娃娃

第24集

  郝贵急坏了 因为按照典当的规矩 当期内货物损坏要百倍赔偿 万一川岛来赎……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第二天川岛芳子就来赎当 这时文绣不慌不忙的拿出了翠娃娃 原来摔碎的那只是教授的 川岛芳子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悻悻的走了紫园又回来了 草娥见做不成新娘 不免有些失望不怕贼偷 就怕贼惦记 不甘心失败的川岛芳子住进紫园 在紫园 川岛芳子反客为主鞭打了草娥 幸亏郝贵在一旁维护草娥才免遭更大的伤害川岛芳子住在紫园的用意让黎天民很担忧 这时 传来溥仪即将在满洲登基的消息 天民一下子就明白了川岛的真实意图

第25集

  川岛芳子想让文绣去满洲 被文绣严词拒绝 川岛软禁了文绣 准备把她劫持到满洲文绣让草娥设法通知黎天民 不想被川岛芳子发现 川岛怕夜长梦多 刚要带文绣走 教授及时赶来解救了文绣为防止川岛继续纠缠 教授建议文绣和他去美国 经过了重重磨难 种种险境 文绣已经厌倦这里的生活 也想早日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草娥见文绣要去美国 想拉郝贵一起去 但郝贵并不想去美国 只想能和草娥长相厮守 他琢磨出自己手里的天书可能只是半本 那半本还在小罗王手里郝贵来到小罗王家 说起文绣去美国的事 并求小罗王把那半本天书给他 小罗王一边敷衍着郝贵 一边让管家赶快去给川岛芳子通风报信

第26集

  文绣要走了 临行之际 文绣看着前来送行的天民和如玉 想起这一别不知何日才能重逢 心里无限伤感也许是命中注定文绣的一生要饱受磨难 他和教授的车还没到码头 就被川岛芳子绑架了 文绣和教授被关进一所教堂 在里面文绣和教授谈起各自的童年生活 同样坎坷的经历让两颗心贴的更近 爱情正在二人之间萌发 让他们暂时忘记了所面临的险境川岛芳子绑架美国领事的做法 日本方面很不满 他们派高桥来处理此事 高桥命令川岛芳子放人 但天生喜欢冒险的川岛决定再赌一把就在高桥来到天津的时候 抗日志士张铁也尾随而来……

第27集

  面对川岛芳子的死亡威胁 教授和文绣毫不畏惧 无计可施的川岛准备下毒手 这时 张铁和六佛爷赶到 打死了高桥 经过一番激烈枪战 张铁带着文绣逃了出来 张铁的血性与果敢让文绣对这个陌生的男人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文绣决定和教授结婚 毕竟 他们曾经患难与共 而且教授的安全与沉稳也是文绣现在最需要的如玉不想看着文绣再受磨难 善良的她想给文绣和天民创造机会 悄悄离开了家 文绣看出如玉的心事 让天民找回了如玉教授沉浸在即将做新郎的喜悦当中 但他并不知道 一个更大的危险正在向他迫近

第28集

  川岛芳子不甘心自己的失败 她向教授派出了杀手文绣准备和教授在他们被绑架的那座教堂结婚 就在这时 苗林在报上登出了文绣穿婚纱的照片 并造谣说是天民要娶文绣 这让文绣感到十分气愤 同时也有了一种恐惧文绣担心如果她在天津结婚 报上还不知会怎样渲染……文绣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教授 可教授却误解了文绣的意思 失望地离开紫园 还没来得及等文绣追出去解释 就听门外传来一声枪响 教授倒在了血泊之中…… 婚礼变成了葬礼 文绣一身黑衣 心丧若死 先是露珠的非命 接着是和麦克金的永诀 现在又是教授……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文绣心里默默地质问着上苍卢沟桥事变爆发 日本鬼子攻进天津 街上兵荒马乱 文绣担心如玉他们的安危 来找如玉 不想却碰上负伤的张铁……

第29集

  文绣急忙替张铁包扎了伤口 但周围的情形十分危险 张铁让文绣先回家 自己去找六佛爷此时的紫园已经被川岛芳子占据 她终于得到报复文绣的机会 把文绣关进了阁楼危城之下 人心立判 苗林投靠日本人做了汉奸 而天民和如玉则被软禁起来溥仪也回到了天津 在为他举办的欢迎会上 溥仪没有看见文绣 大为不满 和川岛芳子发生了冲突 川岛被迫让步 同意安排二人见面在紫园 溥仪见到文绣 九年的夫妻生活让二人都无法忘怀 溥仪恳求文绣和他回静园……文绣又回到溥仪身边 溥仪心里很高兴 他告诉文绣婉容已经精神错乱 希望文绣能去满洲陪伴他 文绣劝溥仪放弃这一切 不要再深陷下去 溥仪长叹一声 他内心知道 自从他做皇帝那一天起 他就已经身不由己了川岛芳子逼迫天民和日本人合作 被天民拒绝 恼羞成怒的川岛芳子命令将天民如玉押向刑场文绣得知消息 恳求溥仪搭救天民 二人向刑场赶来文绣赶到的时候 行刑队的枪声已然响起

第30集

  天民和如玉并没有死 原来川岛芳子想用这种方法来摧毁天民的意志看到溥仪已经成为一个傀儡皇帝 文绣对溥仪说出了心里一直想说的话:“大清朝已经寿终正寝了 中国头号汉奸的的骂名 皇上难道想背一辈子吗?”文绣的话深深刺激着溥仪川岛见假处决并没有让天民屈服 就把天民和如玉投进了监狱文绣去监狱看望如玉 望着遍体鳞伤的如玉 文绣的心都要碎了 她决定同溥仪回满洲 这样或许可以多救几条人命 这时 张铁来找文绣 希望文绣能够带他进静园 他有一封重要的信要交给溥仪静园内 溥仪正在为冈村宁次举行宴会 张铁进来欲行刺溥仪 被川岛芳子发现 宴会一时大乱 张铁趁乱跑了出去溥仪万没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 竟然会与人合谋行刺他 伤心至极 文绣也被眼前发生的事情惊呆了 她想向溥仪解释 但溥仪已经失望的离开了川岛芳子把文绣又关进了紫园 百般折磨 夜里 浑身是伤的文绣想起张铁的的欺骗 溥仪的误解 内心的伤痕比身体的伤痕更让她痛苦百倍而此时 郝贵正极力逢迎川岛芳子 川岛让郝贵做自己的副官 这让郝贵好不得意 草娥气得心里大骂为了加倍惩罚文绣 川岛芳子又想出一条毒计

第31集

  川岛芳子要把文绣送到南洋去做慰安妇 危急关头 郝贵假借川岛的命令救出文绣和草娥 三个人逃出了天津郝贵带着文绣来到陶王村投奔他的舅舅周老大 在村口 文绣又见到张铁 虽然张铁利用过她 但连文绣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对这个男人 文绣心里就是恨不起来周老大热情接待了文绣 给文绣安排了住处 文绣也很喜欢这个山水清幽 民风淳朴的地方 她终于可以安静的生活了 可文绣想不到的是 从她进村的那一刻起 就有一双眼睛在严密的监视着她监视她的是本地的汉奸鬼子刘 他在等待时机劫持文绣去献给川岛芳子 他乘张铁和郝贵都不在时候 绑走了文绣 还把草娥推下山鬼子刘劫持着文绣来到了风月镇他的相好马二寡妇家 这时张铁赶来 经过一番较量 张铁救走了文绣在回陶王村的路上 张铁对文绣说如果她去过东北 就不会再怪他利用她来行刺溥仪了 文绣被张铁的大义感染着 也同时感受到了张铁那炽热的目光……终于 在青山绿水旁 饱经颠沛流离 生生死死的文绣和张铁结合了 文绣也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爱

第32集

  被推下山的草娥苏醒过来 却看见床前跪满了乞丐 一个乞丐告诉草娥 她身上带的那个核桃是六佛爷的信物 她现在已经乞丐们的头了 文绣担心草娥的安危 四处打听草娥的下落 这时张铁告诉文绣 他要走了 要去前线打鬼子 刚刚体验到为人妻的幸福 眼看又要生离死别 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久久不愿意分离张铁让周老大把文绣送到根据地去 半路上鬼子刘杀出来 周老大中弹牺牲 文绣掉下了山崖郝贵找到了草娥 草娥十分高兴 同时更加担心文绣的生死 郝贵提议草娥发动乞丐们各处寻找文绣醒来时已经躺在马二寡妇家里 马二寡妇救了她 并给她的伤腿敷上了独门的草药 遍寻文绣不着的鬼子刘也来到马二寡妇家 意外发现了文绣 鬼子刘大喜 扛起文绣向外走去 马二寡妇拼命阻拦 二人拉扯之间 马二寡妇开枪打死了鬼子刘 这时 草娥郝贵赶来接走了文绣文绣始终挂念着如玉和天民 郝贵自告奋勇回天津打探消息没想到郝贵一回到天津 就被人发现了……

第33集

  郝贵被汉奸抓住 正巧苗林经过 命人放了郝贵 苗林告诉郝贵 他现在已经是冈村宁次的红人 连川岛芳子他都不放在眼里 郝贵向苗林询问如玉他们的近况 苗林就带郝贵来到监狱监狱里如玉的惨状让郝贵心疼万分 同时也震撼着苗林 郝贵哭求苗林想法子救出如玉 苗林无奈的表示他也没有办法郝贵回来对文绣隐瞒了如玉的状况 但被草娥看出 二人虽然着急 但也无法可想自从那天以后 苗林就再也忘不了监狱里如玉那哀伤的眼神 最后他来到川岛芳子家 同川岛做了笔交易……如玉被送进医院 苗林来看望她 如玉恳求苗林也救救天民 并说只要能救出天民 她什么都可以答应苗林六佛爷终于肯答应帮助郝贵恢复男儿之身 这让郝贵欣喜若狂 草娥也跟着高兴文绣还是放心不下如玉和天民 特别是当她听到一件有关天民和如玉的事情后 更是想马上回到天津

第34集

  在城外 文绣听说天民已经出狱 但不幸染上肺痨 目前正在为保住天津劝业场和日本人打官司 而如玉则已经和苗林打的火热文绣实在牵挂如玉和天民 不顾危险回到天津 在街上文绣遇到了古校长 古校长让文绣住在他家 并且帮文绣打听到天民的住处 古校长告诉文绣 天民的住处如果让日本人发现 就会被封门烧死 而他的病只有盘尼西林能治 但日本人对这种药控制的很严 极难搞到黎天民此时已经病入膏肓 但他依然在为官司而操劳着 他知道这虽然是个必输的官司 但只要能以此警醒国人 他所做的就是值得的 文绣终于见到她日夜牵挂的天民 看着已经憔悴不堪的天民和杂乱的屋子 文绣难过的哭了 这时如玉回来 带来了两支盘尼西林 文绣责怪如玉为什么丢下天民不管 如玉支吾着说 她要多挣点钱 给天民买药文绣托古校长帮她找了份工作 想和如玉一起挣钱买药 可不久文绣就吃惊的看见 浓妆艳抹的如玉正陪着苗林走进宫岛俱乐部……

第35集

  如玉很晚才回来 文绣告诉如玉 她都看见了 如玉神色惨然的对文绣说 以前那些药全是从苗林手里搞到的 现在苗林不给了 除非如玉和他上床 所以她现在要和天民离婚 只有这样她才能和苗林在一起 也只有这样 才能救天民……文绣什么都明白了 她默然的看着如玉 难过的说不出话来如玉和天民离婚 做了苗林的情妇 天民的病也在盘尼西林的作用下 日渐好转文绣日思夜想的张铁回到天津养伤 二人重逢 说不出的柔情蜜意可快乐总是短暂的 幸福的相聚带来了更大的分离苗林始终无法得到如玉的心 他知道自己在如玉眼里只是一支支盘尼西林 这时 一个罪恶的念头占据了苗林的心灵 他拨通了宪兵队的电话……当如玉拿着药来找天民时 火焰已经吞噬了黎天民家 如玉叫着天民的名字 绝望的哭喊着就在黎天民牺牲的当晚 就传出如玉和苗林同归于尽的消息一下子失去了两个最亲的人 文绣悲痛欲绝 她更加细心的照料着张铁 现在张铁已经是她的唯一 这时 川岛芳子收到密报来到了医院……

第36集

  文绣和张铁藏在太平间 躲过了川岛的搜捕 郝贵恢复了男儿之身 满心欢喜的找到草娥 二人在月下拜了天地 郝贵想去找小罗王借房子 准备和草娥长相厮守 郝贵在小罗王家看见院子里挂满白幡 原来小罗王让夜来香伺候日本人 夜来香抵死不从 还差点给日本人“净了身”残忍的小罗王命人把夜来香扔到了井里 兔死狐悲 另外三个姨太太随后也上吊自杀小罗王看见郝贵十分高兴 希望郝贵能留下来继承家业 郝贵告诉小罗王自己已经恢复了男身 小罗王听了激动的抱住郝贵哭了起来 说不上来是为郝贵高兴还是为自己悲伤 师徒二人谁也没有注意到 在一旁的管家正充满怨毒的看着郝贵……六佛爷算出郝贵有难 但为时已晚 等他带领众乞丐赶到小罗王家时 郝贵已经被管家杀害 管家还想逼迫草娥和小罗王成亲 六佛爷一声令下 众乞丐冲进小罗王家 零头一棍打死了管家 小罗王见势不妙抓起“宝贝”就跑 慌乱中“宝贝”掉进井里 小罗王当场发疯了郝贵的死让六佛爷懊悔不已 他对闻讯赶来的文绣说 他要把草娥带走 这时零头告诉草娥 六佛爷正是她的亲生父亲……草娥走了 张铁也来向她辞行 文绣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夕阳古道 秋风旷野 文绣和张铁深情的吻别着 张铁郑重的对文绣说道:“等赶走了鬼子 我就回来娶你”文绣泪眼婆娑 默默无语 经历了许多人生磨难的她 此刻 又还能再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