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美丽的田野》是在美丽的田野上讲述了一个美丽的故事。

  在东北一个叫凤凰岭的农村,有一个叫七娘的美丽女人,她收养了三个孤儿,一个叫田野,一个叫李长顺,一个叫浪木,还有自己的一个亲生女儿叫葵花。她用自己的奶水,汗水和心血将四个孩子养大成人。长大以后,田野和葵花结为夫妇,李长顺和浪木成为夫妻。田野当兵转业后进城经商,而李长顺则当选了凤凰岭的村主任。这个由几个姓组成的家庭充满了亲情与温馨,而田野和李长顺这两个吃七娘奶长大的孤儿虽然不是亲兄弟,却胜似同胞兄弟。

  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一天,村主任李长顺突然通知凤凰岭的全体村民到村委会开会,在会上,他宣布了策划已久的一个决定——将属于村里的凤凰岭村砖厂改为股份制。通过改制,将集体的砖厂划归为他自己和他小舅子张三所有。李长顺的这一举动引起了凤凰岭村村民们的极大愤怒,村民不想让属于自己的一份财产流失到李长顺和张三手里。大家在一个绰号叫三军司令的村民的带领下将砖厂团团围住。而李长顺则向公安机关恶人告状,说村民们要哄抢集体的财产。这一突发事件惊动了县、乡两级领导,县、乡决定派联合调查组进驻凤凰岭。李长顺得知这一消息后,为了防范联合调查组进驻凤凰岭,急忙招回了在城里经商的弟弟——田野。他知道现任乡长邵振河是田野在部队时候的班长,他想利用田野和邵乡长的关系阻拦调查组进驻凤凰岭。

  田野回到了凤凰岭,李长顺带领田野在儿时常玩耍的几个地方畅叙着童年的友谊,当兄弟俩沉浸在儿时回忆的亲情与温馨当中时,李长顺道出了他现实的困境。田野则马上找到了他的老战友邵乡长为哥哥李长顺摆事,而邵乡长则有意将举报李长顺的信件让田野看到,邵乡长又利用佯醉道出了李长顺在凤凰岭的劣迹。这一切让田野大为震惊,而深明大义的七娘也向田野说出了李长顺当选村主任以后的变化和她心中对李长顺的忧虑。

  在回村后的几天,田野目睹了李长顺对村民的冷漠:李长顺漠视邹老蔫家的耕牛病死,暴打村民三军司令。这一切让田野看到,他的哥哥李长顺变了,变得离乡亲们越来越远了。这时又赶上了村委会换届选举,李长顺让田野再多留几天,为他的连任多做些工作。这让田野的心中产生了巨大的矛盾,在兄长和村民两者之间,田野的心中痛苦着。

  在全县换届选举工作大会上,县委徐书记具有前瞻性的提出了要选能人当村主任的理念。他提出 “自己不能富,不能当干部;只顾自己富,不是好干部。”

  徐书记的讲话启发了邵乡长,他找到田野,说服田野放弃城里的公司,回来竞选村主任,带领村民一起脱贫致富。而田野却说:“我不能和我的哥哥去争夺村主任的位置。”凤凰岭的许多村民也希望田野回来带领他们改变凤凰岭的面貌。虽然田野的心中也为凤凰岭的贫穷着急着,但是在他的心中更顾及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李长顺。田野的举动激怒了一个被人称为“八路国”的老复员兵,八路国是一个从抗日到抗美援朝的老兵,他把共产党打下的江山称为“八路国”。他大骂田野:“你是个当过兵的人!人民的军队,人民的兵,在人民需要的时候,连命都可以不要!看到凤凰岭现在这样,你还能安心在城里经商,你就是个逃兵!”八路国又找到了七娘,让七娘劝说田野竞选村主任,七娘也说出了她心中的担忧:“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怕田野参加竞选会导致兄弟的反目。而八路国却问七娘:“是亲情重,还是凤凰岭重?”八路国的话打动了深明大义的七娘,她决定让田野竞选村主任,带领凤凰岭的村民一起走向富裕。

  田野参加竞选的决定深深震撼了李长顺,在兄弟间的情感上产生了巨大的撞击。李长顺视田野为对兄弟和亲情的背叛。李长顺联合村会计大背头,利用自己固有的势力要与田野一争高下。

  在村主任竞选中,田野的“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人特我绝”以及向苞米要效益,向土地要效益的理念赢得了大多数村民的支持,田野终于战胜李长顺,当选为凤凰岭村村主任。

  田野的当选则给七娘一家的亲情带来了巨大的颠覆。而面对李长顺的落选,田野的心中也产生了巨大的震撼,面对同学丁春丽,他喊道:“我的胜利比失败来的更痛苦,我怎么面对和我一起长大的比亲哥哥还亲的哥呀!”而丁春丽的话震醒了田野:“是你哥哥重,还是凤凰岭的老百姓重?是你哥哥重,还是凤凰岭的八百六十六张选票重?”

  田野上任后,致力改革。他将村里的闲散劳力组织起来向城里输出,又三顾茅庐请来了城里的农业专家,调整产业结构,他向传统的种植方式挑战,推动科学的种植方式和生态观。然而这一切进行的并不顺利,李长顺并不甘心退出凤凰岭的政治舞台,同时他也不甘心输给他的弟弟田野。李长顺联合大背头和张三等人为田野设置了许许多多障碍。正在这时,村民三军司令家突然起火,田野情急之中砍了村里的林木,为三军司令家盖了新房,李长顺则利用这个机会冒充大背头的名义把田野砍树的事情举报了,田野被林业公安局带走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反而又给李长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他痛苦的喊着:“我只是想把他的村主任免了,没想把他下到大狱!”他痛苦地对七娘说道:“我对不起的不是田野,我对不起的是娘!”最后,田野因为砍伐的数量不够,又补办了采伐手续,被放回来了。当村民们庆祝田野回来时,李长顺又找到田野,他对田野说:“我现在弄你,将来弄你,一直要把你弄下去。因为是你把我弄下去的。”

  为了基层党组织建设,县委徐书记请八路国出山成立了青年农民夜校,把优秀的青年农民都组织到夜校学习,他深情地对八路国说:“你的任务就是为共产党培养忠臣良将。”他说道:“我们的党就好比一棵参天大树,基层党组织就是大树的根,只有我们的根深深扎根于土地之中,我们党的这棵参天大树才能够枝繁叶茂。”

  田野上任后,不仅关心着农民的生存生活状态,同时也非常关心农村的教育问题。为了让凤凰岭的下一代得到更好的教育,他决定让凤凰岭小学和靠山小学并校。而他这个举动又遭到了李长顺的强烈阻挠,在村民代表大会上否定了并校的提案,而田野面对着农民孩子严峻的教育状况,毅然决定并校。虽然田野的初衷是急迫改善农民子女的教育问题,但是他却以村委会的决议代替了村民代表大会的决议。这给李长顺一个极大扳倒田野的机会,李长顺找到大背头,说田野已经违反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只要大多数村民签名,就可以罢免田野。

  凤凰岭的局势又骤然紧张。田野面临着改革中的又一严峻形势。田野找到邵乡长,而邵乡长却说:“为人民办事也不能违法。”这时李长顺又找到了田野,他真诚地对田野说道:“哥这次再上去,过去哥对你什么样,今后哥对你还什么样。”

  风云骤起,凤凰岭又面临着一次抉择。

  这时,丁春丽找到大背头,她向大背头陈述了田野上任以来的所作所为,陈述了田野对大背头的宽容与忍让,陈述了田野对凤凰岭下一代教育问题的担忧,也包括大背头的儿子。丁春丽的一席话让大背头泪留满面。他撤回了他族内村民的签名,使罢免田野的计划破产了。

  为了砖厂招标,张三打伤了田野,而田野又从公安局的手中取回了张三,并不记前嫌,在招标会上力主张三承包砖厂。

  田野又千方百计的将玉米深加工技术引进了凤凰岭,而田野的一系列举动越来越多的得到了凤凰岭村民的爱戴。一切的一切让李长顺在凤凰岭的处境越来越孤立,他决定远走他乡,投奔城里的朋友。而在城里,李长顺却遭到打劫,身受重伤。在李长顺生命垂危之际,田野赶到,救了李长顺一命。

  家庭的变故,亲情的裂变,这一切一切使七娘痛心疾首。七娘病了。

  七娘自知时日不多,面对自己的女儿道出了她作为女人一生的真谛:“女人不仅仅需要男人的呵护,我们也需要呵护男人,女人是什么?女人就是母亲。娘走了,把你哥和田野就交给你了……”

  七娘病危,面对田野、李长顺、葵花、浪木,七娘在辞世之际说出了:“我欠了老田家两条命,欠了老李家一世情!”的身世,七娘身世的秘密,使田野、李长顺、葵花、浪木产生了巨大的震撼。

  七娘走了,全体凤凰岭人抬着布满葵花的灵柩,送走了这个善良美丽的女人。

  七娘走了,人们参加的不是一个女人的葬礼,而是一个向美丽告别的仪式。

  田野将七娘的骨灰撒在了葵花地中。

  在一望无际的葵花前,田野说道:“娘啊,原谅儿子的不孝,我知道娘不想火葬,但是做儿子的连娘的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要求都不能满足,因为我是凤凰岭的头羊啊……”

  “娘生于葵花,归于葵花,葵花就是娘的生命。娘啊,我知道你没走,你在看着我们,你在伴着我们,每当秋天的太阳照在凤凰岭时,那每一朵向着太阳的葵花都是娘的笑脸……”

  在无际的葵花当中,李长顺和田野两兄弟为七娘默默地建造着七娘梦中的房子。

  葵花忽然长大了,她仿佛又成为另一个七娘,她对田野说道:“我今后要努力地呵护你,呵护咱哥,这是我的使命,也是我的责任。”

  在这一片田野上,慢慢地发生了许许多多变化。凤凰岭在变化着,凤凰岭的人们在变化着,田野、李长顺也在变化着。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人们生活的凤凰岭在人们的眼中和心里悄悄地美丽了起来。

  只有拥有一颗美丽的心灵,才能发现田野的美丽。

  在田野的带领下,在村民的支持下,凤凰岭终于变了。

  凤凰岭的路通了。

  产业调整初见了规模。

  村小学合并成功。

  邹老蔫的儿子考上了大学。

  三军司令等几对有情人举行了集体婚礼。

  玉米深加工厂生产出了第一批产品。

  青年农民夜校落户了凤凰岭。

  这是凤凰岭的节日,是凤凰岭人自己的节日。凤凰岭人以自己的方式庆祝着自己的节日。人们欢笑着,欢乐着。人们欢笑着今天的收获,人们欢乐着明天的希望。

  而田野和李长顺却来到了葵花地边。

  夕阳如血,葵花如海。

  李长顺撕心裂肺地喊道:“娘,我和老弟来看你了!是儿子不孝,气死了娘!娘,如果你在天有灵,请天天托梦给我、给田野、给葵花、给浪木!让我们能天天看到你的笑脸,听到你的笑声!”

  田野和李长顺兄弟两人向着葵花深处走去,向着美丽的田野走去……

分集剧情:
第1集

  在东北一个叫凤凰岭的农村,有一个叫七娘的美丽女人,她收养了三个孤儿,一个叫田野,一个叫李长顺,一个叫浪木,还有自己的一个亲生女儿叫葵花。她用自己的奶水,汗水和心血将四个孩子养大成人。长大以后,田野和葵花结为夫妇,李长顺和浪木成为夫妻。田野当兵转业后进城经商,而李长顺则当选了凤凰岭的村主任。这个由几个姓组成的家庭充满了亲情与温馨,而田野和李长顺这两个吃七娘奶长大的孤儿虽然不是亲兄弟,却胜似同胞兄弟。

  故事就由这里开始。

  村主任李长顺利用砖厂改制的机会,与他的小舅子砖厂厂长张三和村会计“大背头”,一起谋划将集体的砖厂化到自己的名下。为了维护集体财产和村民们的利益,德高望重的老革命八路国以及一些正义的村民,找到村支书庆山讨个说法。然而这时,村里一个外号叫“三军司令”的农民却率领村民们将砖厂团团围住,村民和砖厂工人对峙起来。这时李长顺却先报了警,说农民哄抢集体的财产。

  这件事迅速惊动了县乡两级干部,县委徐书记为了不激化矛盾,决定派驻调查组进驻凤凰岭村。而李长顺也为调查组的进驻做着准备工作。他知道,田野与乡长邵振河在部队时候是战友,打电话让田野迅速赶回凤凰岭,找邵乡长为其摆事。田野接到消息后,立刻赶回凤凰岭。

第2集

  田野一心想把七娘、葵花和青青接到城里去住,可是葵花对凤凰岭小学她的学生们一片挚诚,她舍不得这些学生,放不下教师这份责任,葵花唯一的愿望就是将她的民办教师身份转正。

  凤凰岭有一个叫“美观”的人,从四间房村相回一个漂亮的哑女作媳妇,他满意地叫她“娘娘”。

  凤凰岭的各项工作开展都不顺利,邵乡长找村支书庆山谈话,而庆山却胆小怕事,不想得罪李长顺。

  李长顺和田野来到了儿时常玩的地方,正当兄弟俩沉浸在儿时的回忆时,李长顺向田野讲述了目前自己的困境。李长顺让田野找邵乡长说情,放弃派调查组进驻凤凰岭,在兄弟情意的促动下,田野立刻答应了。

  田野来到邵乡长家里,两位昔日战友对饮叙旧。当提到李长顺时,邵乡长讲述了李长顺这几年的蜕变,田野知道了有相当多的人举报和反映李长顺的所作所为,田野深感自责和痛心。

第3集

  村民三军司令的老婆因忍受不了他的懒惰和家里的贫穷,几年前就跟人家跑了。大儿子空军在城里打工,他独自照顾着上小学的海军和陆军,日子过得很艰难。因时常得到邻居寡妇二嫂的帮助,三军司令心里倾慕二嫂,但二嫂很看不惯他的好吃懒做。

  田野到八路国家看望八路国,八路国谈起村支书庆山的工作不力,心里窝火。当八路国知道田野回来是要替李长顺“摆事儿”时,气愤的八路国将田野赶出屋去。

  村民邹老蔫家的牛病了,想借村委会的电话找兽医,却遭到李长顺霸道的拦阻。因为延误了时间,邹老蔫家的耕牛病死了。当田野愤怒地与李长顺据理力争的时候。李长顺却说上次村主任选举的时候,邹老蔫没投他的票。田野目睹了李长顺对农民的冷漠,心里很是沉重。

  七娘平时爱给青青剪纸,除了剪葵花就是剪胖小子。七娘喜欢地里的葵花,更希望自己的女儿葵花能再生个胖小子。

  田野去看老同学丁春丽,丁春丽却向田野列数了李长顺在凤凰岭的所作所为。哥哥如此巨大的变化让田野大为震惊。

第4集

  凤凰岭村的落后,以及李长顺对农民的冷漠深深震撼了田野。田野向葵花倾诉着心中的苦闷,他迫切地想带七娘、葵花和青青离开凤凰岭。

  由于村主任换届选举马上就要开始。为了争取最佳调查时机,乡里决定联合调查组暂不进入凤凰岭。李长顺在接到通知后,以为是田野的功劳,对田野感激万分。田野则借机劝李长顺要转变一下对农民的态度,而李长顺却不以为然,说出了自己作为村官的道理,就是要把尿性的整熊了,不能把熊的整尿性了。

  田野向葵花重提全家进城的事,可是葵花还是不同意进城,田野决定独自回城。临走之前,田野去看了李长顺,劝他要尊重村民,李长顺反要田野临走之前为他多拉点选票。

  源江县召开了村主任换届选举动员大会,县委徐书记提出了要选能人作为农民带头人的理念,并提出了“自己不能富,不能当干部,只顾自己富,不是好干部。”

  而李长顺这边,正琢磨着用什么办法挨家挨户拉选票的事。

第5集

  李长顺为了拉选票在积极地活动着。他找到了三军司令和美观,告诉了如果选他做村主任,他们会得到相应的好处。李长顺却在八路国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八路国怒斥李长顺。而这时,大背头也想参加村主任的竞选,他背着李长顺也在暗地里为自己竞选村主任做着活动。

  邵乡长找到田野,希望他放弃城里的生意,回来竞选村主任,带领凤凰岭村民脱贫致富。而田野却碍着兄弟的情意拒绝了邵乡长。这时八路国大骂了田野:“你是个当过兵的人,人民军队在人民需要的时候连性命都可以不要!可你现在却当了逃兵!”八路国的话深深地震撼了田野,面对着凤凰岭的贫穷,面对着哥哥李长顺对农民的冷漠,面对着善良的凤凰岭村民,在亲情和大义的选择下,田野毅然决定放弃城里的生意,回村与哥哥李长顺竞选村主任。

第6集

  凤凰岭的换届选举开始了,八路国为了支持田野竞选主动要求进入村民选举委员会。而面对与李长顺竞选村主任,田野和七娘也都十分为难。而这时候,葵花有了转正的机会,先决条件是这次全乡统考凤凰岭的学生们成绩要上去。

  李长顺的妻子浪木提醒李长顺要防备大背头,而李长顺却根本不把大背头放在眼里。

  田野来到了李长顺家,告诉李长顺说自己准备参加村主任的竞选,李长顺由大惊转为大怒,与田野反目。

  李长顺为竞选上县里筹款,让大背头临时主持工作。大背头利用李长顺不在之便,打起了浪木的主意,却被浪木和张三设计所擒,又被迫“私了”,并写下字据。

  李长顺为了拉拢三军司令,批给三军司令一车砖,让他翻盖自己的房子,三军司令又将砖半价卖给美观。

  田野准备回城安排一下自己的公司,在路上碰到了丁春丽,田野要求丁春丽竞选村民选举委员会委员,丁春丽爽快地答应了。

第7集

  大背头在家分析当前凤凰岭村竞选的形势,田野有八路国、七娘等人,李长顺有张三和一帮亲朋好友,只要田野与李长顺的矛盾尖锐激化了,自己就有机可乘了。

  李长顺找到大背头,让大背头为葵花转正的事做一些工作,而大背头意识到这是激化田野和李长顺矛盾的大好时机。大背头知道葵花这次转正主要看这次全乡统考的成绩,他在这件事上动了坏心眼。他利用李长顺陷害葵花,趁葵花去外村监考的时候,将葵花班上的大部分学生派出去挖草药,只留少数好学生答卷子,而大背头却暗地里打匿名电话,举报葵花在考试中作弊并嫁祸李长顺,使得李长顺得罪了全村的人。

第8集

  葵花得知考试的真相后,悲痛万分,而这时八路国带领村民来到葵花家安慰葵花,说道:“从今天起,凤凰岭的村民就给你转正了。”而后八路国又拿来了大多数村民联名的签名信交给了七娘,七娘激动地说:“这比什么重要,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李长顺到七娘家解释自己做的一切是为了葵花好,而七娘却宽容地安慰他:“人都会犯错的。”这让李长顺哭笑不得,越解释越解释不清。

  田野回到城里,将公司委托副经理郑佳妮经营,准备回凤凰岭参加村主任竞选。临走时,郑佳妮送给他一本《村官论坛》。

  田野又来到邵乡长家,告诉邵乡长自己要竞选村主任的决定,邵乡长为田野参加竞选心里感到高兴。但当田野希望得到邵乡长的支持时,邵乡长却说:“村主任选举是民主选举,要说支持我只能支持到这儿。”

  李长顺为了葵花的事心里内疚,他知道真相后,狠狠揍了大背头一顿。然后揣着两千元钱去邵乡长那里,为葵花疏通转正的事,却被邵乡长回绝。

第9集

  八路国找到田野,让田野在选举之前到村里各家各户走一走,让村民知道田野的想法,为选举做点工作。

  李长顺、大背头等人分析形势后,觉得只要不出现叛徒,当选应该没问题,话里话外暗指大背头。而另一方面,田野、八路国、丁春丽在分析形势之后,觉得应该争取大背头,让他倒戈李长顺,让大背头成为田野竞选的奇兵。八路国又告诉田野:“看山看水虽然重要,更重要的是看人。”在八路国的鼓励下,田野心里有了底。

  晚上,田野边看《村官论坛》边和郑佳妮通话,这引起葵花误会。

  田野来到三军司令家,说起选举,三军司令却告诉田野:“你要想别人投你票,你得给别人好处。”八路国也到处为田野的竞选做工作。与此同时,李长顺和张三却开始了大张旗鼓的挨家发白面的拉票行动,而大背头却从其中看到了商机,准备开个临时小卖店,挣一回拉票人的钱。

  这时,八路国找到大背头,向大背头陈述了选举的成破利害,让大背头认清形势,否则就是鸡飞蛋打,这在根本上动摇了大背头追随李长顺和与田野竞争的想法。

第10集

  李长顺、浪木、张三为了竞选紧锣密鼓天天宴请村民,闹得凤凰岭鸡鸣犬吠。田野疑惑地询问七娘,是不是也请村民们吃吃饭,却被七娘阻止。善良大义的七娘告诉田野:“这时候你请乡亲们吃饭是看轻了乡亲们。”田野又和葵花商量,想让葵花的学生们动员家长支持自己选举,可是葵花却说出了做老师品行的一番肺腑之言。葵花的拒绝让田野感动。

  邵乡长派人清查砖厂帐目,被张三和李长顺设计阻止了。这时李长顺找到田野,对田野倾诉了过去受过的种种苦难,过怕了人下人的日子。李长顺的真诚以及兄弟间的亲情深深打动了田野。田野为与哥哥共同竞争村主任感到矛盾,感到内疚,甚至有些退意,但被八路国当头棒喝,田野心意已决,七娘这时也为田野和李长顺多年的兄弟情感担忧着。

  李长顺为了为选举大造声势,请来县剧团到凤凰岭村为村民演出。正当演出锣鼓喧天时,邵乡长来到了演出现场。

第11集

  邵乡长在演出现场宣布,县乡决定联合调查组进驻凤凰岭,满心欢喜的李长顺被这个消息压灭了火。面对形势的变化,大背头也转而投靠田野一方,他将李长顺这些年的不少白条交给了田野。葵花的学生们要发动家长投田野的票,而学生们的举动再一次遭到葵花的拒绝。

  投票工作正式开始,李长顺形势略优,在分析之后,李长顺决定让大背头进城,寻找几个在城里打工的村民进行投票,而大背头将票都转投给了田野。

  在八路国的提议下,邵乡长批准调查核实李长顺挨家送白面贿选的事,经过走访,选举委员会证实了李长顺贿选已构成事实,邵乡长想利用这个机会拿掉李长顺的参选资格。

  邵乡长亲自通知了李长顺乡党委的决定。而李长顺找到了乡人大,称那些白面不是白给的,不构成贿选。乡人大经过调查,认为李长顺贿选证据不足,仍具备候选人资格。这让邵乡长的处境极为尴尬。

  选举的前一天,李长顺与田野到儿时玩耍的草垛上面正式地向田野发出了战书。

  凤凰岭的换届选举开始了,李长顺第一个声泪俱下,发表了竞选演说。

第12集

  田野在演讲中讲出了凤凰岭脱贫致富的方向,他提出:要向土地要效益,要向大苞米要效益。并提出了: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人特我绝的产业调整理念。田野的演讲引起了村民的共鸣。

  田野战胜了李长顺当选了凤凰岭村的村主任。田野当选了村主任却给这个家庭笼罩了一层沉重。田野也为背叛了兄弟的情意而苦恼。这时,丁春丽的责问震醒了田野:“是你哥哥重?还是凤凰岭重?是你哥哥重?还是凤凰岭的老百姓重?是你哥哥重?还是凤凰岭的八百六十六张选票重?”

  田野第一天上任,在村委会里田野、丁春丽、大背头等班子成员和李长顺进行了工作交接。而这时,张三拿出了一个收据,称上届村委会欠他的钱,李长顺已将村委会的房子抵押给他,田野等人无奈,只好离开村委会。

第13集

  村委会新班子刚成立,就没了办公的地方。在一望无际的青纱帐边,田野召开了第一次村委会。头顶蓝天,脚踏大地,田野说道:“我的心里更踏实。”田野又巧妙地调整了村委会干部的分工,丁春丽代替大背头当了村会计,而大背头被派管理青年和妇女工作。

  李长顺不甘心失败,向县委徐书记反映,邵乡长利用职权帮助田野竞选,却被徐书记看出他的居心不良。

  徐书记约了几位领导和电视台记者,在邵乡长的陪同下来到了凤凰岭。来到凤凰岭才发现,村委会被卖掉了,徐书记大怒责问了田野。而在这时候李长顺挑拨大背头以田野调整工作为名向徐书记告田野的状,说田野违反村民组织法。后在八路国的解释之下徐书记才知道误会了田野。

  村民们看到电视上播出了县乡领导接见八路国和田野的画面,都很受鼓舞。葵花也觉得面上有光。丁春丽向田野汇报清理后的帐目,发现李长顺和大背头过去的帐目有很多不清楚,大背头对此事心里直打鼓,而且张三从没向村里叫过砖厂的承包款。田野找张三要承包款,并且告诉张三砖厂承包合同到期,张三要想继续承包,得重新研究,至于李长顺的帐,田野也表示要秉公处理。

第14集

  田野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村民代表认定卖给张三的房子是不合法的,必须将村委会收回。

  李长顺和张三知道田野已经着手处理旧帐,二人自觉理亏,决定先把村委会归还。张三搬出村委会,八路国及村民们放着鞭炮庆祝村委会取得的巨大胜利。而田野又替李长顺补交了吃喝款三千元。

  田野决定用竞标的方式重新对砖厂承包,并找到张三催要陈欠的承包款,告诉他只有交了欠款,然后才能参加砖厂竞标,张三大怒,准备对田野下黑手。

  凤凰岭的工作初见成效,邵乡长让田野更多的考虑招商引资的工作。田野带领他的战友们来到砖厂考察,不料却遭到张三等人的围攻,张三将田野打伤。正当派出所赶来拘捕张三时,田野却赶到,田野对张三说:“种下仇恨能结出甜瓜来么?”田野要求派出所释放张三,自己不予追究。而就在此时,砖厂的工人们为了救回张三,竟然去围攻派出所,幸好张三及时赶到。田野的胸怀折服了张三,田野还鼓励张三参加砖厂竞标。

第15集

  葵花为了凤凰岭村小学的师资和教学质量问题担忧,田野也意识到农村的教育问题很严峻,田野提出了让凤凰岭小学和靠山乡小学并校的想法。然而,并校却面临着重重困难。

  在田野的鼓励下,张三竞标砖厂成功,他对田野万分感激。田野找到支书庆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而在庆山那里,田野入党阻力很大。

  李长顺看到田野工作有声有色,便心生一计,打电话通知以前的债主上门讨债,村委会被债主们包围了。田野和丁春丽找来大背头对帐,发现了一些数额不小的债是李长顺以前向张三高息借的。在张三的检举下,田野知道了李长顺贪污了利息款两万元,而田野想给李长顺一次改过的机会。

  李长顺知道事发一筹莫展,浪木找到大背头,拿出了字据,要他与李长顺一起平摊欠款。

  三军司令家房子着火了,大火将三军司令家的房子烧为灰烬。为了帮助三军司令度过难关,田野决定给三军司令盖个新房。在田野的号召下,大家纷纷出工出力,而田野又让丁春丽砍村里的林木为三军司令做房梁,但是涉及到采伐手续,丁春丽心有疑虑,而田野却坚持先砍树,再补办手续。

第16集

  三军司令的新房盖起来了,而李长顺这时却发现了扳倒田野的最好时机。他以大背头的名义写了举报信,告田野滥砍盗伐。

  林业公安局到凤凰岭调查田野伐树的事,证据确凿,当场还表扬了检举人大背头。大背头解释是李长顺陷害自己,林警却不信,还给予了他奖励。大背头遭到村民的蔑视。

  林警决定要抓田野,丁春丽将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可惜无济于事。这时,邵乡长赶到,多方为田野开脱,而林警坚持要将田野带走。正当邵乡长与林警周旋时,田野却赶到村委会自首。

  田野被抓走了,七娘、八路国、丁春丽和乡亲们悲痛万分,李长顺也十分茫然,他找到七娘,说:“我对不起的不是田野,我是对不起娘。”

  邵乡长为田野的事情找到了县委徐书记,他说:“田野是为老百姓犯的法。”

第17集

  大背头的坏名声传遍了凤凰岭,大背头的儿子“老胖”因为有一个“大坏蛋”的爹而遭到班上同学的歧视负气逃学。葵花虽然为田野担心,但她还是批评了班上的同学,并主动到大背头家承认错误。

  田野被林业公安局带走了,这件事情震撼了凤凰岭,大家都在为救田野做着积极努力。八路国去县委找徐书记;庆山组织全体党员写保证书;三军司令赊了些东西,去林业公安局求情;张三找了一帮城里的朋友也来营救田野。而这时,邵乡长补办了采伐许可证,又因田野砍伐的树木不到两立方米,林业公安局释放了田野。

  凤凰岭的村民为了迎接田野的归来,自发凑份子在村委会摆酒为田野压惊。席间,丁春丽醉酒吐露了对田野的一片真情。

  李长顺知道田野被放回来,心里一块石头也落了地。

第18集

  老胖儿没来上学,葵花来到大背头家给老胖补课。大背头为了能让儿子上学,在儿子的要求下,写下了“永远不当大坏蛋”的保证书。大背头深感自己没有给儿子做好榜样,夜里默默流泪。老胖又重新回到葵花的班上。

  李长顺找到田野,承认了举报田野是自己的行为,他承认这件事对不起田野,但李长顺心里的扣还是没解开,他表示以后还是会继续找机会扳倒田野,他说:“因为凤凰岭是我的!”

  县委徐书记接到了李长顺反映田野的信,但未予理睬。

  三军司令的懒汉本质不改,他让两个儿子海军、陆军不上学,在家放羊,自己闲着。这种做法被田野狠狠批评了一顿。

  在邹老蔫家,田野被邹老蔫“再困难也要供儿子上大学”的态度所深深感动,田野更深深地感到,对于农民,孩子的教育问题是多么重要。

  而与此同时,田野也为凤凰岭的种植业调整集思广益。八路国为田野提供了一条线索,省农大曾有一位教授王长久在凤凰岭插过队,他是一个农业种植专家。田野立即想进城去找这个人。

  村委会,田野和庆山商量派村民进城考察的事,这时徐书记和邵乡长到来,庆山急忙抽身走了。

第19集

  田野抓住了徐书记到凤凰岭的时机,有意让徐书记参观了凤凰岭小学。在田野的努力下,徐书记和邵乡长都决定帮助凤凰岭小学与靠山乡小学并校。邵乡长答应田野只要能把招商引资的中心工作抓好,并校的事他盯着。

  田野进城去找农大的王长久教授。几番周折,找到了王长久,可几次都被倔强的王教授拒之门外,王教授的理由是:“招商引资就是当干部的形象工程。”

  田野向郑佳妮诉苦,却不想王教授是郑佳妮的父亲,郑佳妮是随母亲姓郑。在王教授家,郑佳妮向父亲讲述了田野放弃了城里的生意,回到农村带领农民脱贫致富的事迹。说到依旧贫穷的凤凰岭,王教授在感情上十分内疚。田野向王教授请教农业产业调整的问题,恰巧王教授研究了一个玉米深加工的课题,王教授领着田野来到了实验室,这让田野大开眼界,他决意将玉米深加工技术引进凤凰岭。田野盛情邀请王教授到凤凰岭去看看。

  王教授一家来到凤凰岭,受到热情接待。田野、八路国陪王教授参观凤凰岭,王教授指出凤凰岭存在的许多问题。

  葵花陪郑佳妮参观凤凰岭小学,在小学鲜艳的红旗下,郑佳妮被葵花的善良、美丽、执着深深感动。

第20集

  在参观凤凰岭之后,王教授对凤凰岭的种植结构和产业调整提出了建议。

  临走之前,田野召开村民大会,授予王教授“荣誉村民”,王教授万分激动,当场将玉米深加工和栽种脱毒马铃薯的技术无偿送给凤凰岭。

  田野决定组织村民进城考察,田野说:“过去出去考察的都是干部,但种地的都是农民。今天,我们这些种地的人要亲自去考察。”一切准备就绪,但村民们却没什么热情,起因是李长顺和大背头等人在村民中散布谣言,说王教授是骗子。

  考察遇到阻力,这时八路国第一个报名,接着朱长贵、邹老蔫、二嫂等人报名。田野和丁春丽让几人佯装着急,说村里的考察名额都给了外村,村民们一听,都抢着报名。田野带领着凤凰岭村民考察团出发了。

  田野带领农民考察的事情,徐书记和邵乡长都很欣赏,徐书记想将田野做为典型在全县推广,并指出应该让田野这样的好苗子尽快入党。

  试验田里,王教授给农民们讲解脱毒马铃薯的知识,一旁,三军司令却睡着了。

第21集

  田野和王教授商议在凤凰岭办厂,搞玉米深加工和土豆深加工。

  邵乡长找庆山谈话,想发展田野入党,可庆山却以田野不成熟为托词,邵乡长一筹莫展。

  田野的两个战友将小榆树村到凤凰岭村的柏油路工程承包下来,想从凤凰岭取水,田野则利用这个机会给战友施加压力,让他们给村里修一条油渣路。

  田野为了修路的事找大背头,让他带头在村民议会上举手,大背头则要求和丁春丽调换工作或工资持平。在修路问题上,李长顺和大背头又为田野设置了层层阻碍。

  这时,田野却给了大背头五个节育指标,大背头傻眼了,不知道如何下发,下发给谁。左右为难的大背头一狠心决定辞去妇女主任工作。田野将妇女工作交给了丁春丽,而田野巧妙地利用不存在的节育指标清除了大背头这个工作中的阻力。

  路基铺好了,柏油成了问题,田野又施巧计,他让三军司令大闹修路工地,迫使战友答应提供柏油和压路机。

  新村路修好了,田野和丁春丽合计给战友送头猪表示感谢,可猪却被大背头从中调包,一头大肥猪变成了丑陋的老母猪,战友生气地走了。

第22集

  田野知道这件事是大背头所为,硬是让大背头抬着猪给战友送去了,大背头苦不堪言。

  葵花怀孕了,七娘领葵花和青青进城检查。七娘多年的心愿终于要实现了,田野激动万分,可葵花却说不想要,因为这是计划外怀孕。田野下定决心要这个孩子,七娘去求丁春丽,丁春丽说计划外怀孕办证困难很大。

  浪木把葵花怀孕的事告诉李长顺,李长顺认为扳倒田野的时机又来了。于是他在村告示栏写下:热烈庆祝赵葵花计划外怀孕。

  一石激起千层浪,村里许多妇女都去丁春丽那里要生育指标。大背头得知这件事,也立刻以李长顺的名义给县教育局打电话反映葵花计划外怀孕的事。田野找到邵乡长,邵乡长也很挠头。田野知道是有人想让利用这件事让自己下台,把心一横,决定不要这一胎。田野和葵花经过思想斗争,瞒着七娘做了人工流产。

  三军司令去赶集,碰上了美观赶着驴车拉着他的娘娘。回家后,三军司令两手空空,二嫂送来肉给两个孩子吃,三军司令盼望二嫂能和自己在一起。

  葵花做流产的事全村都知道了,就瞒着七娘一个人。李长顺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不已。他大骂田野为了一个村主任连孩子都不要了。

第23集

  县委徐书记和邵乡长来看望八路国和田野,县委徐书记和八路国说出了他的想法,要为共产党培养忠臣良将,并决定开办青年农民夜校,并在夜校建立党支部,把像田野这样的优秀青年都发展成为党员。徐书记邀请八路国担任夜校支部书记。

  收获不等人,田野、丁春丽带领着大伙帮助三军司令割稻子。三军司令为了招待大伙,求二嫂帮忙做饭。

  田野想为三军司令找个媳妇,大家都觉得二嫂是最佳人选。

  三军司令为了答谢大伙帮他干活,将两只种羊中的一只杀了。田野大怒,掀了桌子,并大骂三军司令。二嫂将三军司令送去的羊腿肉送了回来,田野私下劝二嫂好好考虑三军司令,希望二人能走到一起。

  三军司令送羊肉给七娘,说给葵花补身子。田野没心思吃饭,找三军司令喝酒去了。

第24集

  田野拉着三军司令来到二嫂家喝酒,田野假装醉酒回家,留下了二嫂和三军司令。三军司令向二嫂倾吐了一腔苦水。真情打动了二嫂,二嫂立下规矩,约束三军司令,帮他改掉坏毛病。

  田野为并校一事奔走,由于靠山小学教室紧张,田野答应给靠山小学增盖教室。而这一决定在村民代表大会上,遭到了李长顺和大背头等人的强烈反对。

  村民代表大会没有同意并校的决定,而为了凤凰岭的下一代,田野毅然决定坚持并校。这又给李长顺一个极大的机会,他以田野违反村民组织法为理由写了一封罢免田野的公开信,并指使大背头及大背头的一些亲属在信上签字。凤凰岭面临着又一次选择。

  大背头的儿子老胖儿知道为了并校爸爸又跟田野对着干之后,决定不上学了。大背头媳妇也决心和儿子治治大背头。这时丁春丽找到大背头,陈述了田野自上任以后为凤凰岭村民做的一件又一件好事,也讲了田野上任以后对李长顺和大背头的宽容和容忍。丁春丽的一番话深深地打动了大背头。

第25集

  大背头主动找田野承认错误,撤回了他和亲属的签名,并保证今后在凤凰岭不再兴风作浪。田野原谅了他,推荐他当农业经济人,并对他寄予了厚望。大背头终于找到自己的位置,他从心里佩服田野。

  邵乡长那里传来喜讯,徐书记亲自从县财政要钱,教育局也表示要提供桌椅,新校舍施工完毕,并校成功。

  田野为了解决学生们上学路远的问题,找到了在家侍候娘娘的美观,田野让他用驴车每天接送凤凰岭的孩子们上学,报酬由村里出,美观欢欣鼓舞地答应了。在美丽的田野上,美观唱着歌送孩子们上学,一路歌声,一路笑声……放学回村的路上,在村头,美观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娘娘在房上舞动着红旗,美观知道那是娘娘在等待着自己。美观冲上房去,将娘娘紧紧抱紧,两颗善良的心紧紧贴在了一起。

  七娘有些察觉出葵花的异常,葵花隐瞒做人流的事实,却被丁春丽不小心说破,七娘得知葵花做了人流,痛不欲生,很快就病倒了。

  郑佳妮来到了凤凰岭,一是来看望七娘,二是来接受田野交给她的任务。

第26集   田野让郑佳妮回来,是为了把村里的青年男女培养成为技术型人才,借着田野城里的家政公司把凤凰岭的剩余劳力输出到城里。而且田野指出,每一个进城的人都能带回好多致富信息,这就能使凤凰岭的路越走越宽,这不仅仅是单纯的劳务输出,而是凤凰岭的第一批留学大军。

  可是好事做起来却有难度,村民担心城里乱,不敢让孩子去。正在为难之际,丁春丽主动请缨,率队去城里打工,丁春丽诚信的力量打动了村民,村民们同意让孩子去城里打工。丁春丽告别了病中的七娘,告别了田野、葵花,告别了凤凰岭,带着村里的青年踏上了进城打工的路程。

  庆山认为输出劳动力的事不妥,对田野很有意见。

  大背头进城做农业经济人有些日子了,他的媳妇和儿子都想他了。他媳妇进城找他,却看见大背头和一个女人亲昵地在一起,她疯了一般质问大背头,最后一气之下决定和大背头离婚。大背头一个人在家发愁,而此时,他媳妇正在田野那里开介绍信要离婚。在田野的一番分析和劝阻下,大背头的媳妇打消了离婚的念头,但田野说要整治一下大背头的坏毛病。

第27集

  大背头找到村委会,向田野承认错误。田野假装已经给大背头媳妇开了离婚介绍信,大背头后悔不已,痛哭流涕。田野答应把他媳妇接回来。大背头真正认识到错误,二人终于和好了。

  郑佳妮和丁春丽二人在接触中,发现对方都喜爱着田野,却都觉得葵花和田野才是最合适的。

  邵乡长从县里请了大夫给七娘看病,知道七娘时日无多时,田野和葵花极度伤心,大家决定瞒着七娘的病,不让她知道,让七娘快快乐乐地走完所剩不多的日子。

  张三的弟弟张五从监狱里刑满释放,李长顺为小舅子接风,让张五喝完酒上村委会找田野要地要房。张五表示田野不答应他,宁可再进去一回。浪木劝弟弟不要动手,却怎么也劝不住。

  张五到村委会闹事,和田野在当院动起手来,被田野打倒。张五不服,张三赶到,说明田野已经为张五安排好了一切,张五这才知道田野是个好人。

  大背头在田野的鼓励下,进城租房子,一心一意做农业经济人,把媳妇和儿子也都接过去了,而大背头的地田野让张五去种。

  三军司令欠小店的钱还不上,三军司令家仅有的一头种羊拿去抵债了。三军司令的日子眼瞅着过不下去了,甚至想到卖房卖地进城打工,田野让他先别着急,自己给他想办法。

第28集

  一个陌生人来到凤凰岭找丁满堂,经朱长贵一说,田野才知道丁满堂原来是三军司令的大号。田野带陌生人找到三军司令家,原来这人是三军司令的大儿子空军城里对象的母亲,她一看三军司令家徒四壁,转身就走。田野为了孩子的婚事只好撒了个谎,说三军司令是个好庄稼人,空军和她姑娘也是门当户对,陌生人信以为真,答应抓紧让两个孩子办喜事。

  另一方面,为了彻底改变三军司令。田野说服二嫂买下了三军司令的地,并让三军司令为二嫂打工,三军司令一百个愿意,两户人家凑成了一户。

  七娘的病一天天严重,村里人都说七娘的病是李长顺气的。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李长顺和浪木商量,决定搬出凤凰岭,李长顺告别了七娘,去投奔一个在城里做生意的朋友雷老大。

  李长顺和浪木二人在城里却遭到了雷老大的暗算,雷老大指使人抢劫了李长顺的钱,并将李长顺的头部打成重伤,昏迷不醒。

  浪木将李长顺送到医院,但是李长顺需要做开颅手术,大夫说要准备两万块钱。浪木找雷老大借钱,被雷老大狡猾地拒绝了。事出无奈,浪木只能向田野求救。

第29集

  田野知道长顺出事后,二话没说,让郑佳妮和丁春丽马上去医院送钱。庆山劝田野别管,田野大怒。

  田野赶到医院,李长顺的手术非常成功。在病床前,兄弟两个人的手又紧紧地握到一起。

  邹国安考上了大学,为了孩子上学,邹老蔫准备卖掉自己的牲口。

  葵花转正后的第一个月的工资发下来了,她反复点着第一个月的工资,盘算着要给七娘买一个什么样的生日礼物。一家人正有说有笑,八路国来找田野,邹老蔫家的牛让人偷了,邹国安上学的费用一下子没了着落。

  七娘的生日到了,田野为七娘办了一个隆重的生日,邀请了全村的人为七娘祝寿,并通知了他的战友们也来为七娘祝寿。全村的人都赶来为这个美丽而善良的七娘祝寿。美观领着娘娘,三军司令领着二嫂,八路国,邵乡长,战友们,大背头一家,所有人都来了。邹老蔫虽然困难,也偷偷塞给田野一个红包。

  正当生日进行到高潮时,李长顺和浪木来到现场。李长顺将七娘拉进屋里,跪在七娘面前,说道:“这些年娘过生日,我这是第一次空手来,现在儿子身无分文,只能给娘磕三个头了。”一丝沉重,冲淡了生日的喜庆。

第30集

  七娘为田野大操大办给自己过生日心里不安,当看见田野在查收礼钱时更是责怪了他,这时田野说出了实情,邹老蔫家失盗后,邹国安的学费没了着落,邹老蔫又没什么亲戚朋友,所以田野想借七娘过生日收些礼钱帮邹老蔫度过难关。七娘大赞田野,还凑上自己那份钱。

  邹老蔫感激不尽。

  七娘病危了,在垂危之际,她将田野、李长顺、浪木、葵花找到自己身边。说出了七娘和李长顺的身世秘密,李长顺、田野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一个善良的女人闭上了眼睛。

第31集

  七娘走了,凤凰岭的人们抬着用葵花布满的灵柩以最隆重的方式为七娘送葬。这不仅仅是个葬礼,而是向善良和美丽的一个告别仪式,无际的葵花地前,人们对着葵花倾诉着对七娘的哀思。田野没有满足七娘的最后一个愿望,他将七娘的骨灰撒到了无尽的葵花地中。七娘走了,但七娘还活着,“每当秋天的太阳照在凤凰岭的时候,那每一朵向着太阳的葵花都是娘的笑脸。”

  月夜,葵花地前,面对葵花,八路国说出了一辈子没敢对七娘说出口的话。

  三军司令来到七娘家,将以前三军司令欠七娘的二百三十二块五都还给了葵花。

  无际的葵花地中,田野和李长顺默默地粉刷着七娘梦中的房子。

  七娘走了,葵花成为了又一个七娘,她对田野说:“娘走了,我今后要努力地呵护你,呵护咱哥。这是我的义务,也是我的责任。”

第32集

  凤凰岭变了。砖厂被改造成了粮食加工厂,王教授将技术和设备都投入到了凤凰岭;王教授来到凤凰岭落户了;大背头成功地转型,成为了优秀的农村经纪人;美观娘娘的户口也转到了凤凰岭;三军司令和二嫂的日子也渐渐红火了起来;农民陈欠的农业税也都陆续交齐。

  凤凰岭变了,虽然这不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却是凤凰岭人向富裕迈出的一大步。

  这是个节日,凤凰岭的节日。

  凤凰岭的第一次集体婚礼,三军司令与二嫂,美观与娘娘,空军和他的女朋友终成眷属。

  邹老蔫的儿子考上了大学,凤凰岭走出了第一位大学生。

  乡里的青年农民夜校落户在凤凰岭。

  玉米深加工工厂也生产出了第一批自己的产品。

  凤凰岭人用自己的方式庆祝着自己的节日。

  当人们沉浸在节日的欢乐中时,李长顺却和田野来到了葵花地前。残阳如血,葵花如海,李长顺面对葵花撕心裂腹地喊道:“娘!我和老弟来看你了……”

  田野和李长顺向葵花深处走去,向美丽的田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