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28年春天,由杭州到北京来求学的樊家树与表侄陶屹如无意间救了因灭村之仇刺杀军阀刘德柱的关秀姑及其师兄快刀周。樊家树的见义勇为引起了秀姑对他的好感,而陶屹如也被秀姑的豪气所吸引。

  因救关秀姑,樊家树被刘大帅手下的旅长沈国英盘查,在樊家树表嫂陶太太的请求下,盐务署长何廉的女儿何丽娜出面为樊家树解了围。樊家树因看不惯何丽娜的奢侈与官家小姐的气势,处处躲避何丽娜。而此时年轻英俊的沈国英已经对何丽娜心生仰慕之意。

  一次街边的大鼓书演唱,让樊家树与长相酷似何丽娜的沈凤喜相识,凤喜的聪明乖巧吸引了家树,在凤喜母亲沈大妈的撮合下,樊家树不但为凤喜租住了房屋,还出资助凤喜去读书。家树结识了秀姑的父亲关寿峰,并出钱帮助关寿峰治病,秀姑对家树的感情越来越深。此时陶屹如也对秀姑充满仰慕之情,不断接近秀姑;而早对秀姑有意,但自觉配不上秀姑的快刀周只是默默为秀姑付出……

分集剧情:
第1集

  故事发生在二十年代的北平。此时恰逢军阀割据,狼烟四起。整个中国都笼罩在一片阴郁之中。

  青年樊家树从杭州来北平求学,一心想考入北平城内的著名医科大学,只待学成之后济世救人。其外甥陶屹如前来接站。二人虽然辈分不同,却年龄相仿,志趣相投。在归家途中他们机警的救下了刺杀军阀刘德柱未遂而负伤的江湖女子关绣姑,在救人的时候家树也把将军手下的爪牙黄鹤声给得罪了.

  当晚,家树陪同其表哥陶伯和参加大帅举行的一次晚宴。陶伯和就任外交部的高职,出席晚宴的也无一不是有权有势之辈。

  席间家树遇到了旅长沈国英的盘问,幸好得何丽娜的解围。这个何丽娜出身名望之家,高贵美丽,但又傲气纵横。席间随即丽娜被家树的不善言辞所激怒。家树也因怀疑是喜欢何丽娜的沈在假公济私而对他们心生反感,悻悻离去。丽娜身边充斥着阿谀奉承之辈,家树的桀骜不逊深深印在了丽娜的脑海里。

  另一方面,绣姑及其父关寿峰乃是关家村仅有的幸存者,他们为刺杀不共戴天的仇人刘德柱而潜伏在京。当晚他们的刺杀行动由于缺乏周密彻底宣告失败。

第2集

  黄鹤声对刺杀行动的来龙去脉心知肚明,虽然关寿峰等人强忍住对死者的悲痛,佯装无恙,仍免不了黄鹤声的怀疑。

  陶太太看出何丽娜对家树有好感,有意撮合二人。她以感谢为名宴请何丽娜。众人兴致正浓,谁知突然发现沈国英的心腹属下李永胜一直在跟踪尾随。丽娜气愤异常,跑去质问沈国英。

  何丽娜从沈的口中得知跟踪的目标不是她,而是樊家树。知道家树因为救人之事一直遭到队部的追查。就通知了陶太太,让她转告家树多加小心。

  不以为然的家树却还是沉醉于老北平的人文、景致之中。他先是结识了相貌酷似何丽娜的以唱大鼓为生的沈凤喜。又遇到了关寿峰一干人等。大家豪性相投,一直痛饮至更。夜半归家,家树再次帮助了凤喜的母亲。

  翌日,陶伯和强拉家树去沈国英处解释。本来就对沈毫无好感的家树,先是对其冷嘲热讽,随即拍案而去。

  出了队部,家树直奔凤喜家而来。

第3集

  家树到凤喜家中坐客,在这里他看到了终日沉迷于烟馆、赌坊的三叔沈三玄;也看到了生性懦弱的沈大妈,不禁对面前的少女心生怜悯。同时又被凤喜身上的直率和童稚所深深吸引。不知不觉中,两人之间已经产生一种朦胧的爱意。

  晚上,家树、丽娜、陶氏夫妇、沈国英等人共同参加冯司令的生日晚宴。大家的兴致却被尚师长的姨太太雅琴这个不速之客所破坏。这是个唱大鼓出身,为人阴险狡诈的女人。席间众人无一不对她深恶痛绝。因为讨厌这污秽的氛围,丽娜想约家树出去,不料遭到了拒绝。

  回家之后,陶太太开导了家树:丽娜她善良、大方;对家树又几番相助。一番话深深撞击了家树,他顿生歉意。

  凤喜去向雅琴拜师,雅琴为了刁难凤喜让她直接出场。凤喜却表演出色,这让雅琴嫉妒万分,她动手打伤了沈大妈。所谓祸不单行,凤喜的出现也引起了刘德柱的注意。

  凤喜去关家取药,绣姑得知一再帮助凤喜的竟然是家树,心蒙谢思之想。原来,在长久的接触过程中绣姑已经暗暗喜欢上了家树。而家树也听说沈大妈受了伤,前来探望。

第4集

  再一次看到楚楚可怜、让人心痛的凤喜,家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怜爱之情。两个年轻人情投意合,两颗孤单的心也越靠越近了。家树不想再让凤喜去唱大鼓来维持几个人的生活,他决定送凤喜去读书。

  家树报名归来,凤喜不知被什么人劫走了。这对家树来说,犹如一个晴天霹雳。赶忙跑去向关寿峰求助。

  尚师长知道刘德柱想得到凤喜。出于仕途的考虑他想利用凤喜来奉承刘,将凤喜软禁在自己的家中。家树得到了消息,决定孤身去尚府救人。他在尚府中找着凤喜,逃跑时却被卫兵发现,气氛顿时剑拔弩张。尚师长一怒之下开枪打伤了家树。倔强的家树仍然不肯让步,坚持要带凤喜走。凤喜无奈,只好说出很多的违心的话来逼走家树,受此打击的家树伤心欲绝。

第5集

  关寿峰父女来医院看望家树。陶伯和嫌弃他们是在下层社会谋生的人,很不友善的赶走了他们。

  刘德柱为了讨好凤喜,一掷千金。凤喜看着这浮华的一切,渐渐的迷失了自己。夕阳下,家树和凤喜又在曾经定情的地方见面了。然而物是人非,此时的凤喜已经决定在舞台上终老一生,不再去读书。家树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心中的圣堂也顷刻间坍塌。

  深夜,关家庭院被一队士兵团团围住。双方子弹上膛,一言不和就要大打出手。关寿峰为了不让其他人卷入这场浩劫,关键时刻毅然挺身而出。家树和屹如星夜赶到关家。为时已晚,关师傅已经进了虎穴。避免不让其他人多生事端,家树硬着头皮承诺要将关师傅救出。可是,本就是一界书生,表哥又迂腐不堪。救人该从何说起呀?

  其实黄鹤声并无恶意,他只是让关师傅搬走。可是关师傅大义凛然,将其断然拒绝。

  一筹莫展的家树惟有向丽娜求助。在餐厅内家树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并表达了对以往事情的谢意,还送了礼物。看着帅气无比的家树,丽娜越发的萌动着爱意。

第6集

  受丽娜委托的沈国英及时赶到看守所。他痛斥了黄鹤声,放了关师傅。小人黄鹤声对沈国英怀恨在心。他跑到刘德柱那添油加醋、搬弄是非一番,使得刘非常不快,下令干掉沈国英。

   大难归来的关师傅,在恶势力面前没有屈服;但是在友情面前,他让步了。为了不再连累家树,他带领众弟子悄悄的搬走了。

  看着空空如野的关家庭院,家树和屹如怅然若失。屹如告诉家树其实绣姑一直都在喜欢着他。可现在家树心里装的只有凤喜,又怎么容得下他人。

  凤喜被逼无奈,只好不情愿的答应去登台。沈三玄又从中作梗。这侵犯到了雅琴的私利。雅琴将沈痛打后赶出。

  黄鹤声借凤喜登台的机会暗杀沈国英,不料行动失败,弄的来远茶楼内混乱不堪。李永胜为了保护沈国英身负重伤;刘德柱和尚师长狼狈逃离,凤喜却陷入熊熊大火之中。

第7集

  家树及时赶到,冲入火海中救出了凤喜。他的再次出现和及时相救,又一次点燃了凤喜的情感。初次登台就发生的事端也泯灭了她成为“角儿”的希望。凤喜又一次产生上学之意。

  沈三玄到陶家要人,更加滋深了陶伯和对他们一干人的厌恶之情。刘德柱和雅琴也正为得到凤喜在紧锣密鼓的筹划之中。然而,家树和凤喜却沉浸在入学的喜悦之中,对悄然而至的灾难毫不知情。

  雅琴去凤喜家里找她,只看见了孤身一人的沈三玄。两个人可谓臭味相投,一拍即合,达成了一个“小人协议”。而此时的凤喜已经搬到了新家,也开始上学。

  因为沈三玄上门要人的事,陶伯和大发雷霆,家树与表哥大吵了起来。

第8集

  凤喜在学校也并不是无忧无虑的,她经常受到其他同学的作弄。幸亏有好友双璧仁在身边好言宽慰.才觉得日子好过一些.

  家树和丽娜在餐厅见面。消失许久的绣姑等人突然出现。家树来不及多想,马上跟了出去。丽娜见他心事重重,也尾随家树,欲探究竟。

  沈三玄正为雅琴在寻找凤喜。他看到和家树一起的丽娜误认为是凤喜,要将丽娜带走,还动手打了她。多亏了宪兵们赶到,救下丽娜,并抓走了沈三玄。

  受了委屈的丽娜深夜造访,想讨个说法。家树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丽娜听说有和自己相貌相似的人也十分好奇,想试探家树对凤喜的感情到底到了何种程度。

  一波未平,一澜又起。凤喜无缘无故的竟被几名大兵带走。众人顿时手忙脚乱,所谓病急乱投医,沈大妈竟然请求雅琴帮忙找人。雅琴出于个人考虑,也竭尽了全力。当她了解到最后和凤喜在一起的是家树,还以为自己遭到了戏弄,非常恼火。

第9集

  凤喜其实是被沈国英“请”来的。沈对凤喜和丽娜的相貌相似早就亲眼所见,好奇心作祟让他做出了如此举动。他并没有恶意,吃过晚饭后就将凤喜送回,还准备了礼物。

  凤喜的平安归来让家树暂时忘却了接连不断的麻烦。由于和表哥的观点日益偏离,家树决定搬出陶家。

  凤喜上门去告诉雅琴,以后不准备再唱大鼓了,想要专心读书。这让雅琴明白了,想让凤喜听话必须先对付家树。

  雅琴找到沈三玄,二人悄悄密谋。涉世未深的家树将面对一个阴险的圈套。

第10集

  雅琴设计要将家树陷害成谋杀沈国英的凶手。她先是让沈三玄去凤喜家里藏好凶器,又指使黄鹤声去抓人。黄鹤声的证据,沈三玄的指控,一切矛头都指向了家树。谋杀政府要员的罪名不轻,家树危在旦夕。

  陶家为了家树的事情再次求助于丽娜。丽娜知道了事情的原由后,一方面为家树与凤喜的关系而黯然神伤,一方面又决心要帮家树洗刷冤屈。

  而凤喜却来求雅琴救救家树,这给了雅琴近一步实施毒计的机会,她欺骗凤喜说只有参加刘将军的生日堂会去讨好刘才有机会。凤喜为了家树的安危,无奈之下只好答应。

  丽娜为了家树的事四处奔波。她先是去找沈国英,未果。她又去何廉的办公室大闹。何廉又怎能眼见自己的爱女如此伤心,他致电给亲友冯司令,请冯从旁协助。

  迫于冯司令的压力,雅琴、刘德柱决定杀人灭口。

第11集

  家树在象征性的审判之后,就被判为死罪,定于当晚执行。

  晚上,刘德柱的生日堂会还是照常举行了。冯司令带着真正的凶手冲进府来要找黄鹤声和沈三玄当面对质。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此时的家树已经被推上了刑场。而凤喜的遭遇更加悲惨。在刘德柱寿宴当晚,因为担心家树,凤喜一听到枪声就晕了过去,被刘德柱强行留在了刘府内。想那刘德柱原本就是一个小人,又怎会错过如此良机?翌日凤喜醒来,痛哭失声。

  在行刑的法场上,惊动的不仅是全城的兵马,关家众好汉也埋伏在法场四周,只等一声令下洗劫法场。千钧一发之际沈国英带着真凶赶到,救下家树。

  终于水落石出了。第二天,好不容易找回清白的家树被众人押送上了回家的火车。

  好好一对恋人就这样被这个不公平的世道所活活拆散了。

第12集

  凤喜不堪自己所受的巨大屈辱,从将军府楼上跳了下去。

  而此时家树所坐的火车,却被一群土匪盯上,将他与同车的一批外国记者绑架了去。正可谓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各国的记者和家树遇劫的消息传到了北平。这已经关系到了整个国家的安危,此事一旦解决不善,国家定会成为其他各国的众矢之的。沈国英临危被任命为缴匪司令。

  刘德柱请了全北平最好的医生把凤喜从鬼门关前救了回来。他承诺过凤喜要帮她救出家树,但这次不是由他出面去缴匪,所以他实现诺言,还凤喜自由。

  陶府上上下下却为如何营救家树而陷入一片愁云惨雾中。

第13集

  国英知道江湖上的事一定要关寿峰出面。他礼贤下士,请来了关老。言谈中关老逐渐改变了对沈的看法。从大局出发,他更应诺要舍命相助。

  尚师长对沈国英被任命为缴匪司令很是不以为然。为了邀功,他私自抓走了关家众弟子,严刑逼供。冯司令前来要人,双方僵持不下。刘德柱闻讯赶到,痛斥了尚师长,放众弟子离去。

  关老去土匪处拜山。发现山寨地势险恶、守卫森严,实在是易守难攻。可是土匪头子汪威提出的要求又着实过分。政府究竟会如何应对呢?

第14集

  关老从山寨归来,转述了土匪的无理要求。到底是付钱还是攻打山寨,政府上下一时之间犹豫不决。丽娜、屹如等人更是为了家树的安危使尽浑身解数四处奔走。

  刘德柱是军阀黑暗势力的典型代表,他刚愎自用、为所欲为。可此时这样一个人却深深陷在了对凤喜的感情里。他为了实现对凤喜的诺言,忘记了生死,要亲自去山寨谈判。

  刘德柱知道单凭一己之力是不能解决这件事情的,他向关老求助。看着这关家村一百多条人命的罪魁祸首,……现在只要一掌就可以为亲人报仇,完成多年以来的夙愿……,在大义和私怨之间,关老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众人一起定下了周密的计划。

  刚从鬼门关爬出来的凤喜,好不容易从刘府里全身而退。现在她为了家树的安危不得不再次走进那个她异常痛恨的地方。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沈国英和关绣姑成功的救出了人质。大堂内的关、刘二人也相互配合,解决掉了所有的匪首。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无法用文字来形容。现在,厅内只剩下了这对不共戴天的仇人,他们的枪也指向了对方的胸膛。

  关刘二人已经在厅内僵持了许久。先是从刘德柱开始,他放下手中的枪,抛弃了仇恨,代之以宽容。关寿峰更是随之“一笑泯恩仇”。一切恩怨暂且告一段落……

第15集

  家树终于毫发无伤的回到了北平。前来火车站迎接的人很多,惟独不见凤喜。家树心急如焚,顾不得众人,匆匆朝凤喜家里而来。在凤喜家,沈三玄为了抢沈大妈手里的钱,将沈大妈打伤,挟款而去。幸好这时家树赶了来。

  刘德柱平安回来了,凤喜知道自己欠刘的太多了,惟有用自己一生的幸福来偿还。雅琴上门来送达了沈大妈住院的消息。当得知家树也在医院里,为了不再伤害他,凤喜竟没有去医院探视。刘德柱看着凤喜的转变欣喜万分,承诺一定好好照顾沈母。

  沈三玄拿了钱去堵场狂赌,不想输了个精光。他恼羞成怒,将高彪刺死在当场。

第16集

  沈三玄被抓进警局,知道自己死期将近,走投无路他只好向雅琴以揭发秘密相威胁。雅琴去将军府找凤喜,商量救出沈三玄,当然更是为解救她自己。此时的凤喜已经对三叔彻底的失望,将雅琴拒于门外。

   雅琴为了沈的事情四处碰壁,无奈之下只好和黄鹤声、沈三玄合演了一出苦肉计。善良的沈大妈终于动了恻隐之心。

第17集

  凤喜始终没有出现,家树忍不住跑去将军府打探。却看见凤喜同刘德柱一起意气风发的骑马出游,他大受打击。自此以后终日郁郁寡欢、借酒消愁。

  餐厅内家树醉态尽显,丽娜将他带回了何府。一路上,丽娜对家树进行了耐心的开导。听到丽娜的话家树犹如醍醐灌顶:是的,自己的爱情要靠自己去争取。

  家树又回到了曾经和凤喜一起生活的地方。在这里他遇到了收拾东西要搬去刘府的沈母和大难不死又烟瘾发作的沈三玄。沈三玄良心发现,坚持要去刘府“救”出凤喜。他的转变更坚定了家树的决心。

  刘府上,家树鼓足勇气要和刘德柱进行一次公平的竞争,让凤喜来进行一次抉择。终于他见到了久违的凤喜。家树满怀信心,刘德柱心知自己就要失去凤喜。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凤喜却当着家树的面走进了刘德柱的怀抱。

第18集

  家树似乎明白了一切,就这样游荡出了刘府。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凤喜也是悲痛欲绝。

  来远茶楼重新开张,想请凤喜唱头牌。刘德柱大为高兴。但凤喜提出诸多苛刻的要求,想让他们打消这个念头。不料,刘德柱为讨凤喜欢心,满口应承。

  雅琴去请京城的第一名角白云天来唱开场。以凤喜一个无名之辈,又怎能动得了如此大家。

  “礼”不成,就用“兵”。黄鹤声出马强行胁迫,在追捕的过程中将白云天的手刺伤。并将他押回刘府。孰不知这白云天不仅在百姓内有极高的声望,更是何廉等人的密友。这事办的让刘德柱也是十分的尴尬。

第19集

  因为白云天的事,刘德柱大发雷霆。把黄鹤声和雅琴骂了个狗血喷头。雅琴一时之下说出气话,一定帮凤喜完成登台的心愿。

  而此时白云天被抓的事已传遍了京城,大家议论纷纷,戏班的人也纷纷去向何廉求助。

  家树已经渐渐从凤喜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心绪日趋平静。此时丽娜一点点走进了家树的生活。丽娜一直真诚的关心着家树,一直默默的付出着。然而前车之鉴让家树始终对感情有所保留。

  家树已经办好了入学手续,也准备安心读书了。一日他前去天桥看望关师傅,在这里他遇到了因维护凤喜的名声而和别人大打出手的沈三玄。虽然还在生存的边缘挣扎,但沈的性格似乎已经有了根本的转变,这又让家树灵魂的深处微微的一震。

  刘德柱为了让白云天改变心意,向他坦露了自己对凤喜的真实情感。

第20集

  在多日的交往之中,白云天逐渐改变了对凤喜甚至是对刘德柱的看法。他不但原谅了凤喜,还常找机会开导她。另一方面,雅琴为了请“弦王”李静出山,也拉着沈大妈找到了沈三玄。原来沈大妈和沈三玄竟然是“弦王”的嫡传弟子。

  沈三玄为了破师傅李静的誓言,废了自己的手。这一番真诚终于感动了“弦王”。同时,白云天也对凤喜的遭遇深表同情,同意为凤喜唱开场。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偏偏现在的凤喜仍然挣扎在情感的旋涡里。

  一时之间凤喜登台的事闹的京城内沸沸扬扬,众人的表现各不相同。家树和丽娜更是惊诧多于欢喜。而嫉妒生恨的雅琴却憋足了劲要再“阴”凤喜一次。

第21集

  六月二十六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是家树和凤喜一同打造的订婚戒指到期的日子。凤喜和思雨已经早早的等在了“保容斋”,期望再看家树一眼。樊家树也在痛苦的抉择后匆匆赶来。

   在保容斋,凤喜用将军给的钻戒换回了和家树定做的戒指。正欲离开之际见到了赶来的家树。家树终于找到了机会,将心中所有的情感全部倾泻出来。此时凤喜对这一切已经无法面对,匆匆消失在人流中。恍然若失的家树只好赎走凤喜的钻戒,以慰相思之情。

  次日思雨来取戒指,得知已经被家树拿走,顿时心惊不已,忙请绣姑帮忙去要回戒指。

  凤喜的徘徊,家树的无知让卑鄙的雅琴看到了可乘之机。她又在密谋一个新的阴谋,这群无辜的人们又将变成她的猎物。

第22集

  双壁仁和绣姑分别找到家树,希望能够说服他。而现在的家树正是“当事者迷”,他唯一坚信的是凤喜还对他有感情,甚至幻想有朝一日和凤喜一起私奔。什么都听不进去。无奈,

  只好让屹如出马。谁知晚了一步,家树为了让雅琴帮助他和凤喜私奔,已经把戒指当成信物交给了雅琴。

  戒指在雅琴手中就好像筹码一样,她在凤喜面前一下子嚣张了起来,更提出了很多的无理要求。搅的凤喜和思雨都是惶惶不可终日。

  家树把戒指给了雅琴以后,就等待着“私奔日”的到来。他不但办了休学申请,就连樊母的教诲也听不进去。

  绣姑为了戒指一事,骑马闯进了学校。然而以幻想作为生存希望的家树又怎么能轻易的听得进去,绣姑看着这样一个家树也完全失望了。绣姑又亲自找到雅琴,警示她如果再要挟凤喜就绝对不饶她。难道雅琴真的会就此罢手吗?

第23集

  屹如为了阻止家树和雅琴见面,天天尾随家树,一再破坏了家树的“好事”。家树对屹如的误会越来越深,终于导致了手足的反目成仇。

  凤喜几次想跟刘德柱说出事情的原委,可是每次都是勇气欠佳、欲言又止。

  家树设计终于摆脱了屹如的纠缠,径直去找雅琴。雅琴欺骗家树说能让他见到凤喜。此时绣姑、屹如等人已经在尚府外恭候许久,他们和家树一路纠缠着来到了约会的地点。同时,雅琴威逼着全不知情的凤喜也来到了约会地。凤喜见是家树后苦苦哀求雅琴带她离开。雅琴见时机已到,命令司机扬长而去。

  家树不但没有识破雅琴的阴谋,还把责任完全归罪于绣姑等人。

  丽娜得知此事后,亲自约见了雅琴。

第24集

  咖啡厅里,丽娜在气势上完全压倒了雅琴,讨回了钻戒。

  凤喜终于拿回了朝思慕想的钻戒,多日来被雅琴压抑的愤怒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当众羞辱了雅琴。雅琴吃了一亏后并未就此罢休,她向刘德柱添油加醋的讲述了凤喜和家树见面的事。盛怒之下,刘德柱将雅琴扔出了房间。

  樊母在京盘恒了数日,在不断的接触之中对丽娜越来越喜欢。樊母将自己的想法全部告诉给家树,希望他能对丽娜好一些。

  刘德柱对凤喜已经起了疑心,他带走了知情人思雨,想从她口中探听事情的真相。

  在刘的威逼下,思雨无法再隐瞒下去,将当日在保容斋发生的事情经过告诉给了刘。

  樊母离开北平返回杭州,临行前将家传的玉镯送给了丽娜。

第25集

  家树对大家的劝告思虑良久,终于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他给凤喜写了一封分手信。

  雅琴见大好的机会就要从身边溜走,又计上心头。在他的修饰下,那分手信就又变成了一封情谊绵绵的情书。她还偷了凤喜的信物,慌称如果家树不带凤喜走,凤喜会自杀。刚刚把情火熄灭的家树听到这些再也顾不得许多,决定在凤喜登台之日和她一起私奔。

  这个日子终于到来了,凤喜登台的声势空前绝后。家树也收拾好行装出发去来远茶楼。此刻的刘德柱也清楚地知道家树的一举一动,他已经吩咐黄鹤声如若凤喜真的和家树碰面,就杀了二人。

第26集

  凤喜的演出异常成功。家树在后院苦苦等待凤喜的出现。黄鹤声埋伏在四周,准备在凤喜和家树碰面的时候将他们抓获。

  凤喜不想再见家树,她让沈三叔把家树劝走。无奈家树见不到凤喜坚决不肯走。凤喜为了让家树快走,不由得狠下心来告诉家树自己绝不会抛下荣华。家树仍然不肯相信眼前的现实,追赶凤喜跑了出来。

  黄鹤声见时机成熟正欲动手,绣姑、屹如赶到。制止了黄鹤声。

  家树见凤喜进入刘德柱的车中,二人神态亲热。直到此时家树才如梦方醒,呆立在当场。

  雅琴眼见计谋又将失败,仍旧不肯死心,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家树经过这一次风雨后,回首往事才觉察到他只在意凤喜的感受,已经伤害了身边的太多的人,尤其是丽娜。

  黄鹤声被沈三玄抓了去,在威逼利诱下帮忙掩饰了事实的真相。唯一被蒙在鼓里的刘德柱认为责任都在于雅琴,是她才让自己错怪了凤喜。刘一怒之下将尚师长发配到西北。雅琴冲到刘府找刘德柱理论,却不料,凤喜正在等着她呢。

第27集

  雅琴不但没见到刘德柱,还又一次受到了凤喜的羞辱。气急败坏的她在离开之时打伤了沈母。刘德柱知道自己误会了凤喜后,对凤喜更是加倍的爱护。他们二人拍了结婚照,开始筹备婚礼。

  尚师长眼见权势即逝,心急如焚。让雅琴三日内解决,否则到时候即是她的死期。

  家树因为急性盲肠炎被送进了医院,恰巧和沈大妈所在的是同一座医院。凤喜去医院探望沈大妈,无意之中知道了家树住院的消息。凤喜焦虑万分,找了一个没人的机会去探视了昏迷中的家树。本以为神鬼不知,可是这一切都被雅琴看在了眼里。雅琴好象抓柱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开始酝酿新一轮的计划。

第28集

  家树逐渐的康复,不但是身体上,就连精神上也是如此。大家看到家树的转变无不欣喜异常。在他住院期间,丽娜对家树的照顾无微不至。家树感激不尽,二人的感情一日千里。

  凤喜新婚在即,前来接沈大妈出院。想起躺在病房里的家树,凤喜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跑去见家树最后一面,谁料他们在一起的镜头被雅琴雇来的记者抓拍了下来。

  大喜的日子总算到来了,刘府上下喜气洋洋。雅琴却拿着她的无价之宝被拒于门外。正当雅琴犹豫该如何进行最后一搏之际,绣姑赶到了。

第29集

  雅琴手里的照片被绣姑抢了过去,本以为可以松口气,可是凤喜和刘德柱新婚的喜气还没有消退,一场暴风雨就已经来临了。

  不知死活的报社记者竟然把家树和凤喜在医院的照片以及刘德柱和凤喜的新婚照同时刊登在了报上。刘德柱顿时暴跳如雷,每一个当事人都不免将受到牵连。

  首先是陶伯和,他被刘德柱勒令辞职。

  尚师长被调往东北,他一怒之下开枪打伤了雅琴,并将她逐出门外。

  凤喜在性格暴躁的刘面前更将会受到非人的对待。

第30集

  凤喜在将军府里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现在的刘德柱已经不满足于让凤喜在肉体上受到惩罚,他终日变相的体罚沈大妈,只有在凤喜内心极度悲伤的时候,才能让刘德柱体验到报复的快感。

  刘德柱的报复还在继续。他下令查封了家树所在的医学院。虽然何廉、冯司令等人极力反对,可是刘德柱仍然一意孤行。

  雅琴把凤喜和沈大妈的遭遇告诉给了沈三玄,并怂恿沈三玄从黄鹤声下手帮助母女二人。这似乎又是雅琴的一个新计谋。

  刘德柱现在整日以折磨沈大妈为乐,凤喜精神几近崩溃,她决定要逃离将军府。

第31集

  逃出了城的凤喜,放心不下可怜的母亲,最终还是返回了将军府。

  出于对家树的关心,众人都劝家树到南方去暂避一段时间。家树却不肯就这样逃避,他决定要像一个男人一样承担自己的责任。

  医学院被查封的事,学生们纷纷质询家树。家树也觉得应该和刘德柱进行一次谈判。他不顾众人的反对,会同两名外国记者来到了刘府。书房内,大家唇枪舌剑,家树更是不卑不亢,针锋相对。迫于家树的言辞和外国记者的压力,刘不得不做出让步,开放医学院。走出大门的时候家树看到了远处的凤喜,二人近在咫尺,却远逾天涯。

  家树离开后,刘德柱把自己的一腔怒火全部发泄到了凤喜的身上。只有在凤喜极度痛苦的时候,他才能从中间感觉到一丝的快感。嬴弱的凤喜究竟在这样的处境里挣扎多久哪?

第32集

  沈国英从东北回来了,同去的关老却没有回来。他永远的躺在了他曾经誓死保卫的地方。关老的死又和刘德柱有关,他迟迟不肯派出救兵,而导致关老含恨而终。在关家庭院的每一个人无不悲痛欲绝。

  沈三玄也来到了关家,他说出了想让绣姑帮助凤喜的愿望。

  沈大妈偷出将军府和沈三玄会面的事情还是被刘德柱知道了。他又开始了新的折磨行动。对于凤喜的反抗,刘用枪对准了凤喜的头顶。在最后的时刻他又退缩了,他还是狠不下心来割舍对凤喜的情感。

  沈国英在灵堂被绣姑一番训斥以后,犹如当头棒喝。他对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产生了怀疑。终于他下定决心,辞去职务,投身到抗日的洪流之中去。国英来到何府,向丽娜辞行。同时也说出了心中藏匿多时的爱慕之意。

  绣姑不忍家树担心,还是答应去救凤喜。由于一直有把柄在沈三玄的手里,黄鹤声只好听命于沈。在黄的帮助下,绣姑轻易的潜入了将军府。

第33集

  刘德柱越发的变本加厉。他开始找曾经帮助过家树的外国记者皮特的麻烦。在黄鹤声的追捕下,皮特身受枪伤,最后他跑进了何府。丽娜随即就意识到家树跟着也将遭受风险,匆匆向家树的学校赶来。

  局势已经变得越来越紧张了,皮特和丽娜都有意让家树去英国暂避一段时间。家树却不想就此逃避。他义正言辞的讲述了自己为国为民的一番心意。丽娜和皮特都很支持家树想当一个记者,用手中的笔继续和刘德柱斗争的想法。就这样皮特自己返回了英国,家树还是留在了动荡的北平城。

  家树心里依然牵挂着凤喜。但在国家兴亡的危机关头,家树把自己的爱转化成了对整个国家的爱。家树不忍心再继续伤害丽娜,他把内心的感受全部告知给丽娜。丽娜知道永远也扭转不了家树对凤喜的感情,决定不再见家树。

  雅琴已经落得身败名列。可她还是没有接受教训,她准备把绣姑等人的计划作为自己再次飞黄腾达的筹码。幸好沈三玄及时发现,在争执之中沈失手杀了雅琴。

  刘德柱得知雅琴惨死的消息,回想起雅琴的提醒,感觉必定事出有因。他一方面加紧追捕沈三玄,一方面留意身边的人。不免对黄鹤声和绣姑等人产生了怀疑。

第34集

  黄鹤声知道苗头不好,也想杀绣姑灭口。万分险恶的局势开始逼迫绣姑提前动手。

  绣姑在书桌下设好了机关,想要杀死刘德柱。但在最后的时刻,凤喜的软弱又暴露无疑。她冲进书房想要阻止刘德柱触碰机关,不料这一切的计划早就被狡诈的刘德柱所识破。凤喜的举动,不禁让刘十分的感动。

  黄鹤声因为帮助绣姑入府也受到了牵连,被关进了大牢。对面同时被关的竟然是熟人——沈三玄。

  丽娜准备回英国继续深造。她最后见了家树一面,将自己所有的积蓄捐给了家树。但并没有将自己要离开的消息告诉家树。

第35集

  刘德柱对绣姑等人的计划一清二楚,他警告绣姑不要再有谋害的想法,在府内好好陪凤喜。对刘德柱究竟在想什么,大家都是一头的雾水。

  国英为了护送众关家弟子运送军火,作为人质,留在了北平。冯司令见到昔日爱将落得今日田地,心痛不已。国英和冯司令进行了一次长谈,说出了对时局的看法。冯司令被国英的热情感动,倾诉了压抑多年的苦衷。还将本该重罚的沈放走,暗示其应该投身到抗日的洪流中去。

  虽然没有丽娜的邀请,家树还是毅然来到了丽娜的告别PARTY上,临行前的沈国英也来了。

第36集

  家树和国英对即将分别的丽娜都有很多的话要讲,但谁也没有说什么······

  黄鹤声和沈三玄二人将在两天后被执行枪决。凤喜为了再救三叔一次,不惜拿出了家树的戒指。刘德柱见到凤喜的转变欣喜万分。更是满口应承。

   三叔觉得自己的罪孽无法偿还,还不等行刑之日就悬梁自尽了。凤喜得知后悲痛不已,她冲进刘的房间想找他拼命。凤喜把刀架到了刘德柱的脖子上,可是到了最后的关头还是没有办法刺出这一刀。

  抗日的局势日益的紧迫,连陶伯和也希望能为国家尽己之力。他们举家迁往广州。家树没有同表哥一起走。他因为要护送一笔捐款,踏上了开往东北前线的列车。

  三叔的死让沈大妈积怨成病,尽管刘德柱请来的全北平最好的医生,可大妈的病却日益沉重。

第37集

  在一片哀怨声中,坎坷一生的沈大妈还是永远的走了。悲痛过后的凤喜异常平静,在她的执意要求下,绣姑和思雨一起离开了将军府。凤喜此时已经了无牵挂,她要拿出全部的勇气和刘德柱做最后的抵抗。

  思雨由于不放心凤喜一个人在刘府,半路上又赶了回来。正巧刘德柱在毒打凤喜。思雨上前保护凤喜。缠斗之中,刘开枪打死了思雨。眼见思雨惨死在自己面前,在加上多日以来的压抑,凤喜竟然精神失常了。

  刘欲将思雨的尸体偷运出府,不想被守候多时的记者抓拍了下来。消息一被公开,顿时城内议论纷纷。绣姑等人更是异常关注凤喜的安危。

第38集

  刘德柱再不忍心看到凤喜整日疯疯癫癫下去,他拿出枪想帮凤喜解脱。这时绣姑赶来,制止了刘。在撕打中,刘德柱摔出窗外一命呜呼。绣姑也身受重伤,跌跌撞撞带凤喜跑出了将军府。

  在逃跑的路上,绣姑也不幸去了。最后的时刻她还一直放心不下凤喜的将来。

  沈国英赶到大喜胡同,把孤苦、可怜的凤喜接进了府里。

  七年后,丽娜学成归来。家树也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医生。他们不约而同的赶到了沈府。凤喜的病情已经大见好转,丽娜和国英也最终走到了一起。

  死者已矣,只化做无数道清风,默默祝愿这两对历经磨难的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