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海棠依旧》讲述了袁蓉三姐妹在不同价值观和不同生活方式下的感情经历,探讨了当代人从22岁至28岁、28岁至35岁、35岁至45岁、50岁至60岁四个年龄层的都市夫妻感情现状和婚姻经历。作为复婚家庭主角的是李幼斌扮演的田健、王姬扮演的袁蓉,不同的性格、价值观、生活方式曾使他们的婚姻出现危机,然而因为一场意外的事故,又使他们最终破镜重圆。本剧主题歌曲由沙宝亮、陈明、韩磊倾力打造。

分集剧情:
第1集

  袁蓉今年三十六岁,是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离婚办公室的办事员。袁蓉每天都尽量带着平和的表情和语气面对各种各样来离婚的夫妻,大多数情况下她都会驳回人家的离婚要求,让双方回家慎重考虑。可是事实上,袁蓉自己的婚姻就存在着很深的危机。袁蓉的丈夫田健来到了袁蓉的办公室,两人商量着关于离婚的一切事情,最终两个人吵了起来。对于十四年的婚姻,他们各自心中都有不满,一切似乎都被生活的惯性往前推着,失去了感觉。袁蓉拿着离婚证走到隔壁的办公室去盖章,犹豫很久,却没有盖下去。田健在袁蓉的办公室等着,却终于也没有勇气面对,悄然离开。而这一天,恰恰是崔大林与袁苇约好结婚的日子,袁苇的男朋友崔大林是广播电台的节目主持人,主持着一个“情感夜话”的栏目。但是袁苇突然拿出了一张结婚合同,其中的一条就是他们不要孩子,哪天觉得过不下去了就分开,时尚称谓“丁克家庭”,只结婚不要孩子,这让崔大林一时难以接受。两人为了结婚合同争执不休,没有去登记结婚。袁菲倒是“双喜临门”,硕士毕业的她获得了博士录取通知书。她想把喜讯告诉男朋友顾晓风,但是找不到他。大姐袁蓉正为离婚的事发愁,二姐袁苇为了结婚合同火气正旺,没人愿意分享袁菲的快乐。母亲因为怕继续读书会耽误三女儿结婚,也不开心。因为三个女儿不结婚,就意味着她与袁父无法“解脱”。一家人各怀心事。本来为袁苇和崔大林准备的“喜宴”,却让袁苇搅得不欢而散。袁苇惆怅地大醉而归,崔大林对她照顾倍至,他们又缠绵在一起。两个人在情感与合同之间拉扯着。

第2集

  田健做编辑多年,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写出一本自己的小说,但是在电脑上却总是只有三个字:第一章。因为在有些狭窄的家里,田健写作的阳台和卧室之间只拉着一个帘子。田健在帘子后面写作,无时无刻不感受到来自身后,来自帘子后面,袁蓉的目光,让他如芒刺在背。而袁蓉,对生活的感受是这么琐碎,这么简陋,柴米油盐烟熏火燎,一天又一天,有时候她感到绝望。就好比,她天天都要擦地,擦地,最后擦成了生物钟而毫不自知。这天,田健整整四十岁。而袁蓉忽略了丈夫的生日。田健的提醒让袁蓉十分狼狈。恰在此时,田健所在的出版社最后一次分房,他们都希望再分到一间房子,能够成为挽救他们濒临破裂的婚姻的一个契机。为此,袁蓉和田健开始为此事奔波。袁蓉希望同在出版社工作的袁苇能帮上田健的忙,就悄悄找她帮忙。越是希望能够得到一套房子,却越是感到没有指望,田健和袁蓉都在努力,最终从二妹那里得来的消息却是:这回分房还是没有田健。田健和袁蓉的女儿苗苗要上中学了,而电脑派队的分配方式就意味着苗苗有可能上不了重点中学。这给他们本来沉闷的家庭中又平添了烦恼。崔大林因为结婚的事找田健谈心,他开始对婚姻产生疑问和动摇。

第3集

  早上一上班,田健从发行部借了一辆推车,在袁苇震惊的目光中推着他编过的所有的书闯进了社长的办公室。田健要来了一套一居室的房子。却也因此成了出版社的“名人”,整个出版社都在传,说田健跟社长抡了菜刀要房子。窝窝囊囊的田健证明了“蔫人出豹子”这句话。晚上田健独自喝得大醉。回家后与在家等待的袁蓉发生了争执。田健也终于借着酒气说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袁蓉,我挺怕你的。我老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我后面盯着我,盯得我后背冒凉气,大脑一片空白……”而在袁蓉眼里,是生活琐事把她改造成一个地地道道的家庭妇女。两个人都把心中的压抑吐露出来。三妹袁菲是农业大学植物系的研究生,研究着植物和土壤的关系问题。她和男友是大学同学,相恋多年,本来说好她研究生毕业就登记结婚的,可是没想到她戴上硕士帽的那天失恋了,男朋友提出了分手。袁菲惊呆了,如此地深信两个人之间应该海枯石烂的她,却想不到男朋友说分手就分手了,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袁菲昏倒在街上,被路过的小伙子马群看到,送到医院。等她醒来,马群已经替她交完药费离开了。崔大林与彪叔聊起结婚合同的事,被彪叔好好教育了一番,决定不向袁苇服软了。好几天得不到崔大林的电话,袁苇心里很不塌实,却也硬挺着

第4集

  袁苇为了帮助田健,介绍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作者给田健。田健对美女作家一向不感兴趣,但对于年轻的作者,田健还是答应帮她看看稿子。袁蓉由于田健要房的事情,终日心事很重。而且,新房子下来了,就意味着田健要搬出去了。她心中虽然有隐隐的不愿,表面上却还是催促着田健。袁苇与崔大林仍然因为合同的事情僵持着。袁菲仍希望与顾晓峰复合,又去找他。但是顾晓峰坚决不肯回头。他以七年之痒为由抛弃了袁菲。袁菲经受不住刺激跳河自杀未成。她的做法被田健知道了,十分担忧。 袁苇崔大林在地下过道偶然救了一个被欺负的女中学生,慌乱之中,袁苇用挎包里的酒瓶打破了崔大林的脑袋。崔大林在医院缝了好几针,感到十分生气。袁苇的事业倒是一帆风顺,北极冰的《惊声尖叫》一下子销出30万册,让她心情还算不错。

第5集

  袁苇去接崔大林换药,遭到崔大林拒绝,一气之下冲向马路。崔大林将其拦下。二人和好,去吃饭。袁苇喝多了,酒醉时讲起一个软弱女孩被人欺负的故事。袁苇哭了,露出了心灵深处软弱的一面。让崔大林十分诧异。袁菲病了,她觉得一切都不可信,都肮脏,她洗澡,她食不下咽。大姐找到顾晓峰,让他去看看袁菲,才知道袁菲失恋的事情。全家人心急如焚。 大姐急了,给她灌米汤,大姐说我就不信,你今天就咽不下去那口汤……看着袁菲伤心欲绝的样子,一家人都为她担心。田真给田健打电话询问书稿的事情,田健刚刚开始看,没有评论。本来他对美女作家不以为然,但是读了小说,发现田真是一个严肃认真的文学青年,小说写得也非常好。深爱袁苇的崔大林跟袁苇签了那张“断子绝孙”的合同。他们终于结婚了。袁苇跟崔大林去找大姐登记结婚的这天,袁蓉接到了田健的电话,田健说房子已经刷好,明天我可以搬出去了。他们约定,田健最后一次到袁蓉家里去吃团圆饭,庆祝袁苇跟崔大林的结合。

第6集

  全家人庆祝袁苇跟崔大林结婚,在一起吃团圆饭。席间大家感慨万千。父亲说:老话儿说得好,祝你们白头偕老。老话儿都是话中有话,因为白头偕老不易。你大姐结婚我这么说的,老二结婚还是这么说,老三结婚也是这话……袁蓉和田健都愣住了。崔大林举杯跟大姐夫碰,说:姐夫,我说句推心置腹的话,结婚让人感动。田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袁苇跟崔大林沉浸在新婚的快乐中。崔大林受彪叔的影响,决定养一条热带鱼。彪叔给崔大林带来的银龙鱼很大,价格也让崔大林吃了一惊。袁菲已经从阴影中走出,开始上学。袁苇却不能忍住这口气,去学校找顾晓峰打架,并劝妹妹忘记顾晓峰。田健搬了出去,住进了新分的房子,与袁蓉分居了。袁蓉在原来的家里开始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却仍然挂念田健。女儿更是对父母这种做法持反对意见。

第7集

  田健搬了出去,袁蓉给他送饭,田健觉得没有必要。崔大林为了买银龙鱼向袁苇借五千块钱,袁苇觉得崔大林被骗,但看到崔大林对银龙鱼的喜爱,还是痛快地借给了他,但是让他写了借条。袁蓉回到家里,开始觉得无聊。但是田健完全被田真的小说《纸蝴蝶》吸引住了。他与田真联系,但是田真不见了。田健来到田真的住处,发现她好几天没有回来。由于拖欠房租,房东不肯告诉田健她的下落。田健为她交上房租,才得知真相。原来,田真的弟弟住院了,她需要钱,需要帮助。田健在医院找到他们,代替田真照顾了一夜。他作为一个男人,无法不出手帮助一个弱者。但是恰恰这夜,袁蓉带苗苗到新家找田健,等了整整一夜。田真的弟弟也对田健百般盘问,十分敌视。一向乖巧的苗苗白天在学校把同学的鼻子打破了,原来苗苗在升学电脑派队中被派到铁狮子中学了,同学说她因为母亲走后门送老师礼物才上的。为此事,母女两人很不痛快。晚上又没等到田健,让袁蓉十分沮丧。她们早晨离开新家的时候被田健的同事小戴看见,小戴又告诉了袁苇。田健为了帮田真预支稿费的事找袁苇帮忙,商量之时袁蓉打来电话,袁苇无意间透露了昨夜袁蓉找田健的事情,田健接过电话,袁蓉什么也没说,就挂了电话。田健认为袁蓉在背后监视自己,也十分生气。

第8集

  袁菲在路上巧遇马群,马群认出了袁菲。袁菲要把那天医院的钱还给马群,马群不肯,商定由袁菲请客吃冷饮。袁菲同意了。但不肯和马群聊天,也不肯给马群留下电话号码,使马群很诧异。田真又找田健,原来田真交不上医药费,医院给田武换药时态度不好,田武大闹。希望田健能帮助找出版社预支稿费,田健答应帮忙。北极冰的畅销小说《惊声尖叫》被查封,小戴和袁苇都挨批了。袁蓉和田健去学校接苗苗,在学校门口遇见,说起那晚田健没回家的事情,二人发生了争执。田健仍感觉袁蓉时刻在盯着自己。回到家,田健为田真找袁蓉借钱,袁蓉不肯。袁蓉认为田健搬出去也没写出小说,要田健搬回去,把房子租出去,可以得到对他们来说不小的一笔收入,田健十分生气。袁苇为了书被封的事忧心忡忡,晚饭也吃不下,就出门去想办法。田健找崔大林借钱,终于借到。袁苇为了把书追回来,到妈的店里抄书,发现妈这里还有盗版,一气之下把盗版书收走了。袁父到学校找到袁菲,帮她一起种玉米。田真又找到田健,因为田武出院后失踪了,而且几天后就面临考试。兄妹因为母亲去世早,一直相依为命,所以田真十分着急。田健安慰她,感激中田真在公共汽车站拥抱了田健,这一幕恰被前来送饭的袁蓉看见。晚上,袁蓉到新家找田健谈,田健恼羞成怒,二人争执起来。第二天,田健来到袁蓉办公室,二人终于离婚。周末,田健没有像往常回家吃饭。袁蓉也不愿提这件事情。全家人都蒙在鼓里。

第9集

  和往常一样,周末袁家在一起吃饭。袁蓉带着苗苗,田健没有回来。席间,袁苇抱怨姐姐不应该把姐夫管得太死,说出了田健借钱的事情,袁母很吃惊,让袁蓉管管。袁蓉说,我管不着了,我们已经离婚了。全家人大吃一惊。知道这个消息后,大家反应不一。袁菲哭着说自己很崇拜姐夫。回家后,袁苇很生气,拿崔大林出气。父亲在院里拉起了二胡,母亲决定去找田健。只有苗苗表示理解,但认为此事应该同自己商量一下。第二天,妈给田健送饭,希望劝说他复婚,但田健没有答应。袁苇也想知道事情的原因,到办公室找田健,田健说没有原因,只是两个人都感受不到幸福了。袁母终于按捺不住,到田健的办公室哭闹,田健离婚的事情在出版社传开了。她说她心里现在只剩下了恨。袁母又去袁蓉单位找女儿,给她送去了很多婚姻方面的书籍,希望她好好读读。但是袁蓉并不领情,把书退还。袁母很生气,晚饭时和袁蓉生气,一家人又陷入紧张。

第10集

  田健开始发展自己的爱好,他买了个天文望远镜,观察树上的虫子。看着远处的人群,突然看见袁父来找他。两个男人开始喝酒,叙说往事。袁蓉的父亲原来是学航天飞机的,但是因为家庭出身不好,与天空永远绝缘,从天上到地上,做了植物园的一个园艺师,一直干到退休。袁蓉的母亲原来是印刷厂装订车间的工人,退休以后在图书批发市场租了一个摊位,卖书。在母亲的年轻时代,她作为一个泼辣的随时敢于撒泼打滚的女人,保护了一个落魄的书生免于被捆绑游斗,但她也以那种敢于撒泼打滚的方式把那个书生“捆绑”成自己的丈夫。 袁蓉作为三姐妹的大姐,与田健的婚姻,一度成为整个家庭的支柱,他做为两个妹妹的姐夫,在她们的心目中更是如父如兄。袁父回家后,袁母正坐在院子里哭。原来下水道又堵了,但田健已经不会再来了。袁父代替了这个工作,两人感慨回忆田健的善良与好处。袁菲一心在玉米地里,重体力劳动让她累昏了。父亲又来了,帮她把地里的活干完了。晚上,袁菲到实验室找师兄窦海涛,却发现师兄正与另一女同学亲密。她只能装做无所谓,走开。袁苇给袁蓉买了一套衣服,去看她。刚刚离婚的袁蓉心情十分郁闷,把妹妹轰了出来。袁菲也来看大姐,但是袁蓉只想自己清净一下。北极冰的那本《惊声尖叫》被查禁,出版社要严肃处理小戴。田健却站出来,在全体大会上为小戴他们说话。袁苇为此十分感激田健。

第11集

  袁母给袁蓉打电话,让她回家吃饺子。一家人重新团聚在小院里吃饺子,袁苇借故离席,让大家深感意外。田健约社长喝酒。刚离婚的田健与正在写检查的社长推杯换盏,席间,田健掏出为社长写好的检查,让社长喜出望外。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花房种花。袁母突然哭着进来,因为她梦见父亲死了,临死还不能原谅她拖累了自己。父亲一笑了之,母亲却加重了心理负担。她到学校找袁菲,非要让她尽快结婚。袁菲却以太忙为理由拒绝了她的要求。中午,袁菲紧急召集了两个姐姐共同商议此事,袁蓉支持她好好读书,袁苇却认为结婚不是那么重要,还不如先找个性伴侣。苗苗鼓舞袁蓉改变发型和衣服。袁蓉试着改变了自己,让所有的人都感到十分惊讶。袁蓉把苗苗教给了父母帮着管,自己开始上大学续本。还和朋友一起去迪厅,体验完全不同的生活。田健离婚的消息传开后,便成了社里女同事追逐的对象。出纳孙小红给田健送了一罐自己制作的炸酱,却被袁苇在食堂故意摔在地上,令孙小红十分生气。田真与出版社签定了出书的合同,也按袁苇的要求拍摄了照片,袁苇承诺她可以印五万册,而田健却认为只能印三万册。晚上,田真约田健出来,希望田健能帮自己印五万册,因为她需要更多的钱。

第12集

  田健打电话给袁蓉想接苗苗住几天,却遭到了袁蓉的拒绝。袁菲到学校接苗苗遇到了马群,才知道马群是苗苗的体育老师。马群送袁菲和苗苗回家,被袁母看到,误认为马群是袁菲的男朋友,非常热情的招待了马群,并刨根问底,对马群十分喜爱。她的做法引起了袁菲的极大不满,想要回学校住。马群十分讨袁母的喜爱,帮袁母在书摊干很多活。但是却不受其他人的首肯,父亲认为这个小学体育老师和女儿并不般配。袁苇也极力反对。袁蓉每天去上课,田健每天写小说,两个人都过着自己的生活。每个周日,田健接苗苗去玩。他发现几天不见,袁蓉已经完全变了。但是袁蓉态度十分冷淡。田健带苗苗去游乐场玩,共享天伦之乐。诸葛宾又来找袁蓉,和她谈起自己这几年的遭遇。他说,自己现在觉得很快乐,希望以后也能如此快乐,并捉住了袁蓉的手,袁蓉没有闪躲,两个人开始了新的关系。晚饭后,诸葛宾送袁蓉回家,遇到了送苗苗回家的田健。几个人见面,苗苗嘴上说希望妈妈再找,心里却仍然难以接受。周末,马群找到袁菲,让她去看自己健身。马群的女同事十分敌视袁菲,声称自己是马群的女友。此时的袁菲已经变得十分坚强,她说,自己以前的男朋友现在是别人的男朋友,所以马群是谁的男朋友并不重要,还决定和马群一起健身,令马群兴奋不已。田健被小戴拉到酒吧,发现这里还是出版发行的小圈子。田真和袁苇都在,最让田健惊讶的是,她竟然在舞池里看到了正在狂舞的前妻袁蓉。

第13集

  袁苇在车上收听崔大林的广播,一个女听众问崔大林是否结婚了,崔大林没有正面回答,引起了袁苇极大的不满,和他大闹一场。袁菲真的和马群一起去健身,第二天相约去长城捡垃圾。袁菲从土坡上滑下,蹭伤了胳膊,马群万分着急,吮吸伤口。两个人彼此心动。夜里,他们露营在长城共度浪漫的夜晚。袁苇吐了,到医院检查之后才知道自己怀孕了,她为此事迁怒崔大林。崔大林见袁苇的反应太大,又担心袁苇经常喝酒会影响孩子的健康,于是同意袁苇把孩子打掉。但是袁母坚决不同意,她认为这是每个女人都必须承受的。袁苇与母亲大吵之后,与崔大林来到医院,却又突然改变了主意。为了想吃小葱沾酱,崔大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后,袁苇却不想吃了,两人发生了争吵,惹得袁苇一怒之下离开。崔大林到处找袁苇,但是找遍了家里家外,仍然找不到。晚上,袁苇回到娘家保胎,并放出话来,就是离了婚也要一个人把孩子带大。

第14集

  袁苇怀孕后像换了一个人,在娘家小心地保胎,崔大林不得不前后左右地伺候着。袁苇越小心保胎,想不到反而流产了,为这袁苇跟崔大林打得不可开交甚至要和崔大林离婚。马群兴高采烈地去实验室找袁菲,却被袁菲的冷淡泼了一头冷水。他误以为袁菲是那种“天亮说分手”的现代女孩,一气之下离开了。袁蓉换了发型,买了新衣服,上了她一直想上的心理学,天天早出晚归,和同学们在一起。苗苗似乎也是一个省事的孩子,她支持妈妈这样,天天放学她自动回姥姥家。袁蓉和田健各自追求着自己想象中的生活,有时候通过苗苗袁苇或者崔大林,听到对方的消息。但是很快,袁蓉和田健发现,他们的“自由”挺无聊的,他们感到了空虚,感到了没着没落。他们发现,其实身边的人都有自己既定的生活,或者说自己的生活轨道,聚会不会没完没了,可是当曲终人散,热闹背后,人人都有“归宿”,而他们没有。田真的小说终于出版了,第一期稿费四万多元,田健陪她去银行取钱。袁蓉去银行买电,和他们相遇,袁蓉更加坚信了田健和田真早就在一起的念头。袁蓉和诸葛宾遇到了诸葛宾的前妻,被她奚落,袁蓉毫不退缩,正面相对。诸葛宾加紧追求攻势,但袁蓉仍旧躲躲闪闪。袁菲的实验失败了,伤心地在实验室就哭了起来,被师兄窦海涛看见。窦海涛带着她重新做。晚上,感动的袁菲拥住了窦海涛。崔大林在电台偶然遇到旧情人毛荣荣,毛荣荣约他吃饭,被拒绝。晚上,崔大林把这件事情坦白给袁苇。但袁苇一心只想着白天去医院看病的事,大夫说他们要想要孩子需要夫妻双方配合,袁苇要崔大林配合她再怀一次孩子。

第15集

  又到周末了,田健接苗苗走。苗苗小学要毕业了,她拿出同学的留言册给爸爸念。她念到同桌纪小松的留言,感慨地说,早知道现在要分开,当时就不打架了。社长找到田健,说已经保荐他做出版社的副社长,田健几经推辞,还是答应了。正填表时,田真又打来求助电话。原来,田武和别人打架把人打伤,被抓进了派出所。田健再一次帮助了他们。田武因为得知姐姐把钱寄给了母亲而与田真大吵大闹,田真一气之下离开家,来到了田健的住处。她哭着扑倒在田健的怀里,田健看着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田真,听着田真的情话不能自已。正在两人要缠绵之时,门外想起了敲门声。原来是田武追到了这里。田武在楼道里大声吵闹,被小戴听得一清二楚。田健教训田武,不想被田武打得眼睛乌青。第二天,全社都知道了这个新闻。社长找田健谈话,但田健认为作为一个单身男人,这是自己的自由。袁蓉也知道了这件事,她打扮入时来到田健的家里,激情云雨之后,要离开。田健感到莫名其妙,但袁蓉说,她只是想知道田健有没有和田真上过床,并说以她的感受和经验,来判断还没有。田健目瞪口呆。中午,田健给袁蓉送苗苗的抚养费,但袁蓉被诸葛宾约出去了。袁苇一心要怀孕,不顾崔大林的感受,按科学计算日子,按科学来决定作爱的时间和次数,让崔大林有了逆反心理,十分不悦。崔大林和前女友毛荣荣在一起谈话,被袁苇遇见,袁苇心里很不高兴。袁蓉在大学里学的是心理学,她用在性心理课上学来的测验题给蔡芹做测试,笑称蔡芹属于性压抑。蔡芹吐露了心声,说自己因为和公婆全家人挤在同一间斗室里,当然压抑。

第16集

  袁苇在流产之后非常痛苦,她疯狂地喝酒,晚上,袁苇更是不醉不归。回家后,她还经常因为毛荣荣的事与崔大林争执,令崔大林十分苦恼。这天,袁苇又是大醉而归,一进门就打碎了水杯把手划破了。看着不醒人事的妻子,崔大林再也不能忍受,给她包扎好伤口之后,崔大林背起包出了门。崔大林本想去彪叔那里住,可彪叔也不再独自一人。他只好“流浪”到田健的住处,两个男人开始谈论自己的生活。但是都发现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一切还是琐琐碎碎,平平淡淡。

  袁母对马群十分喜爱,即使袁菲不在家,袁母也像对待女婿一样叫马群回家掏下水道。但是袁菲却忙得连家都顾不上回,袁蓉去学校看她,发现她累得一直在发烧都不肯 休息。窦海涛也来看生病的袁菲,被袁蓉看见,误以为是袁菲的男朋友,却被袁菲否认。崔大林找到袁蓉,希望了解袁苇少女时代的事情,因为他隐约感觉袁苇曾经受到过什么伤害。但是袁蓉却坚信妹妹没有受过任何伤害,还教育崔大林不要这样想袁苇。崔大林只好说袁苇最近天天喝醉,希望大姐劝劝她。袁苇又喝多了,还与单位后勤人员打架。袁蓉闻讯赶来,也无法劝说她。无意中透露了对田真的厌恶。联想起田健的态度,袁苇似乎想到了什么。袁苇找到了田真,指责她不应该利用年龄的优势勾引田健,并出手打了田真一耳光。田真委屈地哭了。晚上,田真来到了田健的住处,表达了自己的爱情。

第17集

  袁苇到单位找袁蓉,原来,崔大林已经很久不愿意和她在一起了,袁苇觉得自己是在受精神折磨。苗苗很想念爸爸,袁母就给苗苗钱,让她去看爸爸。苗苗和爸爸下棋,正巧田真来看田健,她不知道苗苗在,拥抱田健,被苗苗看见,苗苗不肯叫她阿姨,叫田真姐姐,令田真很尴尬。苗苗要回家,田健送苗苗回家,遇到袁蓉和诸葛宾出去。田健只好把苗苗又接了回来。诸葛宾送袁蓉回家,想与之亲近,袁蓉拒绝了。诸葛宾有些恼怒地离开。深夜,毛荣荣给崔大林打电话,袁苇因此和崔大林吵闹,崔大林很生气,造成了失声,要和袁苇离婚。第二天他们来到离婚办,但袁蓉不肯给他们办理。他们又去了法院,在法院袁苇又后悔了。袁蓉去公司找诸葛宾,让诸葛宾认真考虑他们的关系。崔大林搬出去住了。三个女儿的事情让袁母万分着急,却又十分无奈。出版社的上级没有批准田健当副社长,为了安慰他,社长决定给田健升高级职称。

第18集

  田真依然来找田健,希望田健能勇敢地和自己在一起。诸葛宾也找到袁蓉,他说自己考虑好了,决定和袁蓉结婚。他们开始为结婚准备,到处看房子。崔大林失声后不能去上班,只好在彪叔的鱼市休息。但是这样的生活令他十分烦恼。电台来了替补的播音员,让崔大林感到危机重重。袁苇十分想念崔大林,她继续听电台的节目,希望能够听到他的声音。田健很久没有见到田真,就给她家打电话。但是田武听到他的声音后破口大骂,并拔掉电话线,把田真看管了起来。学校来了个美国留学生乔丹,研究的课题和袁菲一样。看到乔丹,袁菲想起很久没见的马群。她到他住的地方和他工作的地方,得到的答案都是,半年没见到马群了,没有人知道马群的下落。袁母找到袁蓉,希望她尽快结婚,情急之下袁蓉答应了她的请求。晚上,田健回家拿书,袁蓉告诉田健自己要结婚了,田健沉默了一会说,我祝你们幸福。袁蓉又把自己要结婚的消息在家里宣布了,让两个妹妹惊讶不已。诸葛宾对结婚的事情十分上心,他拿着户口本来找袁蓉,但袁蓉总是推说忙。崔大林的同学杜克到北京来度蜜月,以此为借口,袁苇把崔大林找了回来,但是崔大林仍不肯和她睡在一起。袁苇气得离家出走,回了娘家。

第19集

  崔大林终于可以回去播音了,并把赖在家里不走的同学杜克赶走,希望袁苇可以回来。找不到马群的袁菲开始接受乔丹的友谊。田真找到田健,希望田健能够接纳自己。田健为田真的深情所感动,但仍没能给她任何承诺。诸葛宾想要和袁蓉结婚,但是他深深感到他们之间存在着看不见的障碍。袁苇终于想通了,她打电话给崔大林,希望他们可以重新好好过。崔大林终于回家了,两个人又和好了。苗苗常常在放学的路上被小流氓劫钱,却不愿意跟妈妈说。她的老师把袁蓉叫到学校,告诉她苗苗的成绩正在严重下滑。苗苗的状况,使得袁蓉开始检讨自己,决定推迟与诸葛宾的婚期。在一次放学的路上,苗苗被人劫持了。找不到苗苗,田健和袁家老少乱做一团。

第20集

  田健和袁蓉焦急地寻找苗苗。一向视女儿为生命的田健要疯了。袁蓉也为自己没能尽到母亲的责任深感内疚。田健不能原谅袁蓉,他发誓:找到苗苗后,第一件事,就是要跟袁蓉打抚养权官司!要回苗苗的抚养权!田健和袁蓉把可能找的地方都去遍了,也没能找到苗苗。从苗苗的学校出来,他们看到劫小同学钱的坏人,上前帮助,田健被打。找不到苗苗,田健和袁蓉去公安局报了案。田真找不到弟弟田武,她意识到是田武绑架了苗苗。她找到了田武,以离开田健为条件,劝说田武放了苗苗。田武答应了,田真把苗苗送还给田健。然后离开了北京,回老家了。田健和袁蓉开始针锋相对地争夺苗苗,身体和精神刚刚恢复的苗苗不愿看到父母因为自己反目,冲出家门。田健追回了苗苗并坚决地带走了苗苗。田健开始自己带苗苗,与她交流,希望能给她安全的感觉。为了能换个心境,袁蓉与蔡芹对调,去了结婚办公室。田健骑摩托车送苗苗去看袁蓉,结果路上出了车祸。

第21集

  手术室外的走廊里,袁蓉抱着睡着了的苗苗,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对袁苇说着自己的担心,袁苇也觉得自己对不起田健,向袁蓉说出了自己给上级领导写了信,让田健没有当上副社长。田健手术后住进了医院,袁家却因田健的护理问题,各持己见。袁父坚持让袁蓉去护理,袁母却因担心袁蓉和诸葛宾的结婚受到影响而以袁蓉和田健已经离婚为由坚决反对。袁蓉还是自己去了医院看护田健。马群的哥哥来找袁菲,告诉袁菲,马群在青藏公路车祸身亡,袁菲才发觉自己最爱的人是马群。田健出院了。袁家人都希望袁蓉和田健能和好,蔡芹也劝袁蓉去帮田健做饭借机和好。袁蓉没去。

第22集

  在结婚登记处,袁蓉在最后时刻犹豫了,诸葛宾气急败坏的用刻薄的语言挖苦袁蓉,袁蓉当即决定与诸葛宾分手。袁家大院,袁蓉向家人宣布了自己已经和诸葛宾分手。田健向法院撤回了要苗苗抚养权的起诉,袁蓉告诉田健,他可以象以前一样每个星期天接苗苗回家。袁苇向田健承认了自己向上级写信,破坏田健当上副社长的事,并同时向田健透漏了出版社准备派人去广州当副社长的消息。田健表示愿意抓住这个机会。袁苇从崔大林忘在家里的手机上看到了毛荣荣约崔大林的短信。袁苇来到了酒吧,唇枪舌战之后,毛荣荣拿出了崔大林当年写给她的情书,并当面宣读了情书,痛苦的袁苇借毛荣荣上洗手间,用净流(食用酒精)灌醉了毛荣荣,拿回了崔大林当年写给毛荣荣的情书。两人因此大吵。崔大林住到了田健的家里,并告诉田健准备和袁苇分手。田健约了袁蓉,准备让袁蓉劝袁苇,袁蓉告诉田健,袁苇怀孕了。

第23集

  诸葛宾不知道袁蓉换到了结婚登记处工作,和他年轻的女友来登记结婚,袁蓉的心情受到影响。崔大林打电话告诉袁苇决定离婚,两人约定法院门口见。袁蓉告诉崔大林袁苇怀孕了,崔大林徘徊在痛苦的抉择之中。袁母因三个女儿的事情而伤心,在书店里袁母向袁蓉说出了埋在心里的痛苦。崔大林把袁苇怀孕的事情告诉了彪叔,一直不看好袁苇的彪叔,却力劝崔大林要承担起做男人的责任。在法院门口,崔大林收回了离婚的提议。袁苇却没有明确表态。袁苇找到了袁蓉,告诉袁蓉自己在十四岁时怀过孕做过人流,她对自己的身体能够怀孕没有信心,因为她爱崔大林,她知道崔大林喜欢孩子。袁苇又一次流产,病房里袁苇听到了医生和袁蓉的谈话,她知道了自己不能生育的事实。袁苇又一次向法院提出了和崔大林离婚的起诉,并让所有人都找不到自己。工商局执法队在袁母的书店里查到了盗版书和黄色违禁书刊,执法队员依法查封书店,袁母情急打伤执法队员。公安局羁押了袁母。袁母不愿说出存折在哪,宁愿被拘留十五天也不让袁父交数万元的罚款。

第24集

  为了不让袁母被转到拘留所,袁父准备把自己养的花卖了交齐罚款。袁蓉找到了田健。田健向社长借钱并求社长帮忙保释了袁母。小戴看完了田健的半部小说原稿,兴奋之际向田健请缨,要求当小说的责任编辑。田健找到社长,希望能去广州,社长答应了田健的请求。一向乐观的蔡芹,一上班就走进袁蓉的办公室哭了。袁蓉赶紧询问为什么,原来一直和公婆住在一起的蔡芹,因拆迁分得了两套住房喜极而泣。袁苇终于回来了,但她没有同意袁蓉劝她撤了和崔大林离婚的起诉,并告诉袁蓉,决定和崔大林离婚是因为她爱崔大林,她知道崔大林喜欢孩子,而自己不能生育,离婚是自己送给崔大林的最后的礼物。法庭上袁苇以感情不和、已破裂为由提出离婚。崔大林以自己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否定了袁苇的离婚理由,表达了自己深深地爱情。两人和好如初。袁菲要去荷兰读博士后,一家人依依惜别,临行前袁菲劝袁蓉和田健复婚。袁父养的昙花终于要开了,田健却去了广州。袁母把自己卖书的钱全部给了袁父,要袁父买一套楼房,以实现两人原来说的等女儿都结婚后,就分开的约定。但两人却都发现离不开对方了。婚姻介绍所又给袁蓉介绍了一位男士,已经见了九个都没有满意的袁蓉,这一次却非常的满意,因为这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不是别人,是她心中一直在等的田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