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邮政车押运员陶国栋的妻子吴家宜快要生了,陶国栋半夜把他送往医院。本院医生勒敏也在丈夫江南下的陪同下入院,在这个病房里还住着一位产妇名叫卫华,跟别的产妇不同,她是一位未婚的女大学生。

  三位产妇在同一天都生下了男孩。三个男婴由老护士神星星和实习护士周小惠负责看护。因卫华曾是周小惠哥哥的女朋友,她对卫华心存疑惑,忙中出错,在给婴儿洗澡时弄乱了他们的腕带。!沈星星又误将另外两位男婴作了调换……

  这是成了周小惠的心病,她调换了工作,离开了这个城市。

  陶国栋是位老实又性格刚强的男人,年年被评为局里的先进。他父亲陶明山是位手艺很好的木工师傅,因偏瘫废了手艺,在家养病。因为有了儿子陶奇,陶家的生活更加拮据了。

  他妻子吴家宜嫌弃家的贫穷做起了生意,她脑子灵活,很快赚了钱,又用这笔钱来炒股,俨然成了商界风云人物。陶国栋挑起了全家的重担,他放弃了领导安排的押运组长的工作,吴家宜更瞧不上他了,加上已在外头搭上大款,闹着离婚。陶国栋为了让孩子能有一个完整的家,为了不再离婚协议书上按了手印,不惜用锉刀锉坏了自己的指纹……

  在一个风雨之夜,儿子陶奇因为目睹吴家宜跟男人鬼混,产生了严重的精神障碍,一个很活泼开朗的孩子变得沉默寡言,对什么都怀有恐惧。陶国栋操碎了心。

  相比之下,勒敏一家太顺利了,丈夫江南下成了一家公司的老总,事业蒸蒸日上。勒敏也成了医院的副院长。儿子江涛在家里和在学校同样的宠,人见人夸,江南下粗暴的教育方法使他和儿子江涛之间常生了隔阂。勒敏旧日同学、留美博士杨非的出现,打破了江南下的心理平衡,使他陷入了极大的困惑和猜疑。

  十几年后,周小惠和爱人李玉兴、女儿李颖一起回到本市。当他们给周小天扫墓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人在墓前献了一束花。周小惠怀疑是卫华所为。李玉兴向她谈了压在心头多年的一个秘密:卫华的儿子其实就是周小惠哥哥周小天的骨肉!因为二人还没有结婚小天就已经牺牲了,为了烈士的英名不受任何损害,宁可自己来独自承担这巨大的悲痛和委屈。周小惠震惊之余,更添忧郁。因为只有她知道,卫华抚养的孩子并不是哥哥的骨肉!到底是换到谁家去了呢?现在连她自己也说不清了。

  陶奇的病在父亲精心呵护和李颖的帮助下,逐渐得到了恢复。偏偏在这时,吴家宜因炒期货配的几乎倾家荡产,割腕自杀。陶国栋不计前嫌,将她接回家来,吴家宜失去了生活的勇气,陶国栋为防止她再次自杀,辞职回家,以替人加工仿古家具为业,对吴家宜精心照料。父亲的博大胸怀和男人气度,使套奇受到了极大地震动和教益。他帮着父亲照顾爷爷、母亲,自己的学习也名列前茅。最后,以优异的成绩和江涛、李颖一起考上了大学。

  由于江涛的一张无偿献血证,潜伏多年的危机终于爆发了!勒敏和江南下都是B型血,而江涛却被验出是AB型!江南下胡思乱想,怀疑自己的妻子与杨非有染。他要求让江涛和杨非去作亲子鉴定,被勒敏愤然拒绝,江南下与勒敏之间的矛盾变得不可调和,在极端不平衡的心态下,江南下与秘书夸跃了雷池,使得江家夫妻的关系到了崩溃的边缘。

  勒敏受不了丈夫的无端猜测,但学型不对的事实,使她认真思考会不会是报错了还?这个猜疑,后来从患癌症去世的老护士沈星星的临终忏悔中,隐隐得到了证实。事关医院的声誉,这使得勒敏相当为难。

  孩子们放假回来,勒敏夫妇为了解除心中的疑问去找陶国栋和吴家宜,这个陶国栋一家造成了极大的困惑。面对似乎合理的事实,他们不得不开始设想:假使江涛真的是自己的亲身骨肉呢?……

  亲子鉴定的结果却大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陶奇可以确认是江南下、勒敏的儿子。而江涛,则与陶国栋和吴家宜无任何血缘关系!

  心高气傲的江涛受不了这个打击,离家出走,坚强的陶国栋在这一打击之下,猝然中风,双腿失去了行动能力!

  江涛到底是谁的孩子?陶国栋的真正的孩子究竟在哪儿?……

  陶奇出于对江涛的同情为了使他振作,忍痛劝自己深爱的李颖去跟江涛好。被李颖以掌打醒,才意识到自己的荒唐和愚蠢。

  卫华看着江涛如同自己当年的恋人出现在眼前,而陶国栋也最终发现,拿放弃去美国与母亲团聚的机会来当兵服役、在他家最困难的时刻始终帮助和陪伴他的儿子的好朋友卫纪周,原来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亲儿子!

  江南下也在儿子陶奇的鼓励之下,向妻子勒敏坦白承认了自己的弱点,取得了她的谅解,在最后的关头赦免了即将破碎的婚姻。

  原以为自己成了无根之草的江涛在母亲卫华的陪伴下,他在出国之前,第一次拜别了周小天的坟墓。他在墓前长跪不起。在最后一刻改变了对自己命运的决定。

  陶家精心准备了饭菜等待儿子的到来。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一辆火车缓缓驶来,车厢一靠站台,邮政工人陶国栋就从邮车上跑了下来,严词拒绝了一个“二道贩子”的无理要求。卸完邮件,匆忙背起两个沉重的包袱---给妻子买的礼物,准备回家,妻子快临产了,他想无论如何,也要回家好好“表现表现”。不料仓库主任不近人情又要他加班,这次陶国栋毫不妥协,把主任噎得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医院的妇产科病房里洋溢着欢乐和忙碌的气氛。妇产科病房住进了三个待产的孕妇:吴家宜、靳敏和卫华。几乎一前一后三个男婴相继降生了,大家都欢天喜地。刚从卫校毕业的周小慧来到医院婴儿室实习,她碰到了她哥哥周晓天生前的女朋友卫华,这使她吃了一惊。周小慧对卫华冷眼相看,卫华心事重重,很怕见到周小慧。

  在婴儿室洗澡的时候,周小慧惊忙中出错,把孩子的腕带系错了,护士长沈星星为了资金和名誉而将错就错,不准她再提起此事。卫华看到周小慧对自己充满敌意,无奈之下,卫华提前离开了医院。一周后,妈妈们抱着本来不属于他们的孩子相继出院了,周小慧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更改的错误,痛哭不已。而对将来她感到一片茫然,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第二集

  五年之后。这三个孩子慢慢长大了,一个叫陶奇,一个叫江涛,另外一个叫卫纪周。三个孩子中只有江涛的条件优越,江涛的爷爷江海州是一个军长,江涛和父母都住在这里,平日,江涛跟着他的奶奶住在江家小楼里。卫纪周的母亲卫华为了周晓庆生前的愿望,她要到国外去读博士,把卫纪周送到了姥姥家。

  一天,陶国栋与吴家宜因孩子走失发生了争吵,吴家宜扬言要与陶国栋离婚。说完转身就走。陶明山对儿媳妇嫌贫爱富,不顾家庭的做法早就心生不满,这时再也按捺不住怒气,大声斥责吴家宜。吴家宜气得发抖,扭身离去。

  陶明山和儿媳吵架后自责不已,为了保住这个家,让陶国栋去劝说吴家宜回家,吴家宜怒气未消。陶奇生日这天,陶国栋又找到了吴家宜,希望她能回家。吴家宜却以离婚进行要挟。生日蜡烛还没点燃,吴家宜就逼迫陶国栋在离婚协议书上按了手印。为了保住这个家,使离婚协议无效,陶国栋悄悄地拿起了锉刀,锉平了指纹......吴家宜惊呆了!离婚的事情不了了之。

第三集

  又过了五年。

  一天早晨,陶奇和他的同学李园园、刘珊珊、江涛相继来到学校,因“红领巾”事件,陶奇和江涛扭打在一起。一向对陶奇偏见的张文娟老师对陶奇羞辱一顿,并责领他马上把家长叫到学校来。陶奇不敢告诉他爸爸,就给他妈妈打了电话,可是吴家宜在忙着炒股,根本没把儿子的话放在心上。李园园替陶奇打探消息,正听到张文娟正向魏校长告状,要把淘奇送到工读学校或者少年犯管教所。李园园不敢再听下去,告诉陶奇赶快逃之夭夭,陶奇惊恐的跑出了校门。

  陈国栋找儿子都找疯了,哪儿都不见陶奇的踪影。原来淘奇跑到了妈妈吴家宜的门前,雨中,他看到车内吴家宜和一个男人搂在一起亲吻,不由跌坐在雨水中。陶奇不理会吴家宜的训斥,反说她好无耻!吴家宜被儿子戳到痛处,变得恼羞成怒,臭骂不已。陶奇惊恐万状,落荒而逃。一连串的惊吓,陶奇患了应急性心理障碍。

  江南下一家三口在酒店里吃饭,遇见了回国谈业务的老同学杨非,靳敏热情打招呼,江南下见状,满脸疑惑。看到昔日的情敌又来到身边,他微微有些醋意。听说杨非送给江涛一台手提电脑,江南下甚为不解。卧室里,江南下又谈起杨非,靳敏感到莫明其妙。

第四集

  七年以后。

  周小慧随丈夫李玉兴转业又回到了十七年前她实习的城市,女儿李颖也转到了陶奇和江涛他们所在的学校。周小慧埋怨丈夫又把她带回这个城市,谈到去医院工作,她显得很痛苦,李玉兴爱怜地抱住她。

  在学校里,江涛是班里的篮球队员,可谓“分头人物”;陶奇虽然学习在年级中名例第一,但由于精神障碍,常常成为同学们的取笑对象。李颖第一天到校,看到陶奇的情况,对他充满了同情和关怀,主动提出和陶奇做朋友。

  放学后,吴家宜接陶奇到了一个豪华餐厅,陶奇却身在曹营心在汉,惦记着家里的爷爷和父亲,为他们点了一个红烧肉,自己没吃饭就回家了。陶国栋看到儿子带回来的“残羹剩饭”,顿时生了气,知道内情后,又爱怜的把淘奇搂在怀里。

  靳敏已经提升为医院办公室主任,她主持了沈星星护士长的退休欢送会。会上,沈星星听到靳敏的赞美之词,感到一丝不安。一天,在超市里,周小慧碰到了沈星星,沈星星又提到了17年前她实习的事情,周小慧不免一怔,那令人后悔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沈星星也察觉到什么,匆匆地走了。

第五集

  星期天,周小慧和李玉兴带着女儿李颖一起来到周晓天的墓前,周小慧抹着泪,又恨起那个背叛他哥哥的女人。李玉兴告诉她:卫华所生的就是周晓天的孩子,只是为了英雄名誉,卫华让她保守这个秘密,一切都是卫华一人承担着。周小慧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傻了,忽然失声痛哭,对着晓天的墓碑哭诉着。

  刘颖和班长刘珊珊决定要帮助陶奇,主动送陶奇回家。并约陶奇一起出去玩玩,陶奇高兴地随她们走了。江涛看到李颖和刘珊珊经常和陶奇在一起,很不高兴,并讥讽刘珊珊为什么经常和弱智在一起。江涛借机把陶奇侮辱了一顿。正巧被班主任看见了,班主任要江涛在全年级做检讨。

  刘珊珊把此事告诉了靳敏,靳敏让江南下好好地管管儿子,看到桀骜不驯的儿子,江南下大声斥责江涛,父子俩又闹僵了。在靳敏的劝说下,江涛似乎认识到了错误。靳敏带着江涛来到了陶奇家里登门道歉,出门时江涛给了陶奇一个冷眼,陶奇打了一个寒噤 。

  放学了,吴家宜来到校门口,给了陶奇一些零花钱就离开了。陶奇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遇到了两个男生抢劫,一个大男孩挺身相助,陶奇才幸而脱险。大男孩告诉他,要想不被人欺负,可以去市体校跆拳道班报名。

第六集

  那个大男孩就是卫纪周。陶奇去体校报名时,高兴地遇见了卫纪周,陶奇成了跆拳道班的学员。为了供儿子上学,陶国栋又继续跑业务,一天出发回来,给陶明山买了药,给陶奇买了一个学英语的随身听。围着随身听,陶家三个男人乐不可支。

  这一天,陶奇正在上课,被叫了出去,校长告诉他,他母亲吴家宜出了事,正在医院抢救。原来吴家宜做期货生意全部赔光了,割腕自杀时被警察救到医院。陶国栋不计前嫌,答应让吴家宜回到那个她早本应该回到的家,陶明山也亲切的接纳了这个“不务正业”的儿媳。在陶国栋的搀扶下,吴家宜丢魂落魄的走进这个曾经熟悉而陌生的院落。她变得神经兮兮,恶梦连连。陶国栋夜里精心守护着,白天则让陶奇陪伴吴家宜。陶奇“哄着”妈妈,自己似乎长大了,病也好了起来。

  陶奇几天没有上课,李颖骑车往陶奇家去,半路上,被江涛骑着摩托车拦住。江涛责问李颖为什么喜欢陶奇而不理睬他。李颖直接的告诉他,因为陶奇比他有爱心。江涛为体现爱心,来到广场上的义务献血站无偿献血,随后他便把献血证送给了李颖。  江南下和靳敏知道了江涛献血的事情,当听说江涛是AB型时,靳敏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江南下则不由一怔。

第七集

  江涛的血型一下引起了靳敏夫妻的关注,靳敏认为,她和江南下两个人都是B型血,江涛不可能是AB型的。江涛谎称献血证丢了,血型的事情一笑就过去了。

  吴家宜神经兮兮的闹个不停,陶奇请假在家,照顾着她。为了照顾她又不耽误陶奇的学业,陶国栋无奈又辞去了工作,在家中跟着陶明山学起了木工活,给别人加工仿古家具。

  晚上,陶国栋给吴家宜端来一碗药,吴家宜却嫌药苦,猛然把药全泼在了陶国栋的脸上,自己大笑不止。陶奇的一声吼叫才使她安静下来。陶国栋默默地走到院子里洗了脸。陶奇不明白父亲为什么那么宽宏大量地对待母亲,陶国栋深情地给儿子讲着故事,陶奇更加理解了父亲。

  江涛的爷爷江海州正式退休了,江南下和靳敏便决定买房,不久就搬家了,江涛也转学到了另外一个学校。临走时,想起献血证的事,江涛来到了李颖家里。当周小慧知道江涛是靳敏的孩子时,一下晕了过去。她借口验血可能不准确,把江涛的献血证留了下来。卧室里,周小慧看着献血证想起往事,偷偷地流泪。李玉兴走进来,她忙把献血证藏到了枕头下面,李玉兴疑惑不解。

第八集

  院子里,为了及时交货,陶国栋在连夜做木工活儿,在屋里看电视的吴家宜烦躁不安,并讽刺陶国栋无能。陶奇反唇相讥,母子发生争吵。一会儿,陶国栋和陶奇父子俩又回到屋里,对吴家宜问寒问暖,吴家宜一点也不领情,反而侮辱陶国栋,陶奇气得发抖,大叫:“吴家宜!你不要太过分!”吴家宜突然撒起泼来,陶奇“扑通”一声,给母亲跪下,正好跪在了碎玻璃上。陶国栋给陶奇的膝上涂了碘酒,吴家宜又在屋里闹了起来。

  因业务需要,杨非要回到国内住几个月,同机回来的还有卫华。回国的第三天,卫华母子俩来到了周晓天的墓前,卫华眼含泪花,卫纪周突然问起他的亲生父亲是谁,卫华不得不告诉了卫纪周,他的父亲就是周晓天。卫纪周对着墓碑哭喊着“爸”!这一天,周小慧一家三口也来给周晓天上坟,看到墓前摆放的祭品,周小慧猜到是卫华回来了,等他们赶到宾馆的时候,卫华刚退房走了。

  江涛听说杨非叔叔回国了,便急于让杨非教他如何做网页。江南下,靳敏和江涛来到了杨非住的宾馆,看到靳敏和江涛那么亲近杨非,江南下满怀醋意。

  这一天,吴家宜又埋怨把饭做糊了,端起一碗饭就扔到了院子里,陶国栋和陶明山生气而又无奈地走了出去。

第九集

  陶奇放学回家,看到这一墓,把碎瓷片收拾起来倒在了吴家宜的面前,愤怒指责吴家宜只为自己着想,好了还装病让人伺候。吴家宜被儿子镇住了,也被儿子的一席话惊醒了,好像一下明白过来,从恶梦中走到了现实中来。陶国栋和陶奇看到这一切,高兴极了。

  高三毕业了,陶奇、刘珊珊考取了同一所学校,江涛、李颖考取了另一所学校,但他们四个人将在同一座城市上大学,好友中只有李园园没考上。

  陶家院里沉浸在欢乐之中。吴家宜烧好了菜,全家欢聚一堂,吴家宜感动得泣不成声,诚恳地诉说自己原来做得不对,泪水---幸福的泪水从每个人脸上流淌下来,一家人和好如初了!江家小楼里,江涛成了宴会的主角,爷爷江海州和奶奶袁苑、姥姥红梅和姥爷靳士英都高兴得端起了酒杯为江涛祝贺。

  为了给家里安装电话,吴家宜当掉了她心爱的首饰,换来了两千元。可陶奇的学费却要两万多元,无奈之下,陶明山决定卖掉他的绝活手艺---家传的一套半成品家具。陶国栋不忍心卖掉,准备出去借款供陶奇上学。

  这天晚上,江南下又谈起江涛的血型问题,靳敏坚决认为江涛记错了。当听靳敏说杨非也是AB型的,江南下一怔,便怀疑江涛不是自己的儿子,疑虑重重地他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十集

  睡梦中,江南下做了一个恶梦,梦见江涛是靳敏和杨非所生,他一下惊醒了,慢慢走到江涛的房间里,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儿子。卫华要回美国了,多么希望纪周和他一起走,然而,卫纪周参了军,卫华一个人回到美国。

  陶国栋找到做工艺买卖的同学三儿,希望能高价卖掉那套家具,不料三儿却想趁火打劫,陶国栋生气地走了。三儿却拿着两万块钱又来到了陶家,吴家宜写了借条,算是从三儿那儿借了两万元。

  靳敏升为院长,沈护士长到医院看病,顺便又来到了靳敏的办公室,谈到他去教堂的事情,不断地说自己有罪,她的心里开始忏悔。

  江涛给李颖打电话,希望能和她一起去大学报到,没想到李颖的妈妈周小慧一口回绝。周小慧想到江涛的身世,她警告女儿不要江涛来往,否则会痛苦的。李颖对妈妈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搞得一头雾水。报到的第一天,大多数学生都是家长送来的,只有陶奇独自来到了学校。陶奇和方彤住在一个宿舍里,方彤的父母都来了,看到陶奇那么能干,还主动给陶奇买了一身价值880元的运动服,把陶奇吓了一跳。刘珊珊暗中喜欢陶奇,和陶奇一起报名在学校的小吃部打工,陶奇对刘珊珊刮目相看。

  三儿想拉陶国栋下水,陶国栋不干,三儿反目为仇,指使讨债公司的人上门逼债。陶家又陷入危难之中。

第十一集

  靳敏到美国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在机场上,江南下遇到了李玉兴,又问起江涛献血的事情,江南下让李玉兴回家再找一找江涛的献血证。李玉兴回家之后,提起此事,周小慧却怨丈夫多嘴,让他告诉江南下献血证已经丢了。李玉兴按照妻子的意思给江南下回了电话。

  江南下正为江涛的血型愁眉不展,他的秘书小梅打来电话,他便匆匆驱车来到了酒吧,又与小梅一起来到了夜总会包房,两个人猜枚喝酒,江南下借酒浇愁,醉倒在地。等他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他的新家卧室里,小梅为他做好了早饭,江南下自责不已,隐隐一种犯罪感油然而生。

  学校小吃部里,陶奇和方彤在忙着准备生日晚会。原来李颖秘密策划生日party就在这里。陶奇和江涛见面,两个人都感到意外,江涛有意地挑剔,把菜扔到桌子上。陶奇调侃的说笑他,江涛生气地要打陶奇,被卫纪周制止了。终于,陶奇、江涛和卫纪周,他们三个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男孩一起吹熄了生日蜡烛、合影、切蛋糕,大家共同唱起了生日歌。

  偶然机会,李玉兴又在抽屉里看到了江涛的献血证。送给了江南下。江南下看到献血证上清楚地写着江涛的血型是AB型,他痛苦极了,他知道B型血的夫妻绝不可能生出AB型的孩子!绝望地把献血证一撕两半。

第十二集

  江南下的心情变得忧郁起来。

  靳敏从国外回来了,江南下到机场迎接。他对妻子靳敏疑虑重重,靳敏也感觉有点不对劲,两个人都感觉对方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看着妻子回家后兴奋的样子,江南下却认为靳敏是在演习。他拿出了早就打印好的一份关于血型方面的材料,把它和江涛的献血证一起放到了卧室的床头柜上,希望靳敏能看到。靳敏却疲倦的躺在他怀里睡着了,江南下无奈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凌晨,靳敏发现了床头柜上的材料和江涛的献血证,责问江南下什么用意,两个人就儿子的血型问题争论起来,都搞不清楚是什么原因。江南下怀疑江涛是杨非的孩子,靳敏愤怒地打了江南下一记耳光,转身进卧室,委屈地无声痛哭起来。默默地吃完早饭,江南下送靳敏到医院,自始至终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一道无法解释的鸿沟在夫妻之间裂开了。

  陶国栋的同学三儿借钱给陶国栋,实际上是觊觎陶家那套价值近10万元的家具。这一天,三儿指使一个人假扮警察引走了陶国栋夫妇,自己带领一伙人以讨债为名去陶家抢家具,陶明山奋力阻挡,倒在了血泊之中。

第十三集

  三儿让手下的人把陶明山打倒在地,拉走了那套没上漆的家具。等陶国栋夫妇醒悟过来,回到家中,不见了父亲,家具也让拉走了。连忙打电话报警,知道陶明山已经被送进第一人民医院。

  卫纪周来到了李颖家里,与他的姑姑周小慧相认。周小慧无奈的面对着这个他不愿意看到的实现。十七年前所犯下的错误如影相随,使她始终无法摆脱。

  医院里,靳敏看到昏迷不醒的陶明山,指示值班医生立即送特护病房,费用的事以后再说。下班后,江南下开车来接靳敏,两个人来到了一家餐馆,饭前又谈起了江涛血型的事,江南下又怀疑杨非,不欢而散,靳敏坐出租车回到了家中,赌气把自己反锁在卧室里。被无法说清的痛苦缠绕着,都无法入睡。一会儿,两个人又都来到客厅,靳敏认定杨非是无辜的,江南下却从血型推断,江涛肯定不是自己的儿子。他执意要杨非和江涛作DNA鉴定,否则就要离婚。靳敏明确告诉江南下,她会把一切搞清楚的。忽然,电话铃响,江南下的父亲江海州因心脏病晕倒了,他俩忙驱车到老家把江海州送到医院。

  江南下借口照顾母亲回老家住了,靳敏一个人回到了新家,想起往日的夫妻恩爱,伤心的哭泣起来。

第十四集

  听说李颖和陶奇一起出去写生了,江涛一脸的不高兴。他来到A校,找到高珊珊,希望她劝说陶奇离李颖远点。正说着话,陶奇和李颖来到了,江涛把陶奇叫到一边,告诉陶奇,不要再接近李颖,李颖是他的女朋友。返回的路上,江涛向李颖表白了心迹,李颖却说她宁愿选择陶奇也不选择他,然后挣脱江涛的手,骑车先走了。

  吴家宜找到了靳敏院长,靳院长特批陶明山的医疗费可以先由医院垫付。陶明山躺在医院的特护病房,慢慢好了起来。陶国栋和吴家宜把爷爷住院的事情瞒过了陶奇。陶奇在小吃部“下岗”了,转而跟着街上的王师傅学起面食的活。

  靳敏把家庭闹矛盾的事情告诉了表姐张文娟,张文娟忙着从中调解,安排靳敏和江南下晚上到他们家聚餐。路上,江南下抱怨靳敏把闹矛盾的实情告诉别人,靳敏又委屈得哭了。来到张文娟的家里,张文娟的丈夫、江南下的同学刘大易责怪江南下乱起疑心,不该怀疑靳敏,江南下手一摊,脸上写满无奈。

  在电视台当副台长的刘大易告诉江南下,也可能是当初在医院里抱错了,电视台正准备引进播出的韩国电视剧,一开头就是在医院里抱错了孩子......

第十五集

  从刘大易家里回来,靳敏和江南下带回了那个关于抱错孩子的电视剧录像带,看着录像,就电视剧的情节展开了争论,江南下觉得合情合理,而靳敏却认为这样的情节纯粹是编的,现实生活中特别是在她们医院根本不可能发生的。江南下越听越气,又怀疑江涛是靳敏和杨非的孩子,两个人都感到委屈,痛苦不堪。

  靳敏的父母旅游回来了,靳敏和江南下在老人面前强壮欢颜。回来后,江南下借口去老家送东西避开了靳敏,但母亲袁苑撵他回家陪伴妻子。心情复杂的他却没有再回到自己的家里,却约了他的秘书小梅出来,倾吐着自己的烦闷,并和小梅在宾馆里过了一夜。

  医院里,周警官正向陶明山询问案情,吴家宜在一旁激昂地陈述情况,陶明山听后老泪纵横。警察告诉陶国栋,正在寻找三儿,有消息会通知他们的。

  一夜激情过后,江南下似乎更大胆了,老爷子江海州出院,他也没去接,只是打了一个电话表示问候。并对靳敏谎称晚上有客户要赔,不要等他。靳敏觉察到丈夫在欺骗她,下班后,决定去探个究竟。悄悄跟踪江南下到了那家中式餐馆里面,江南下忐忑不安地坐在小梅的对面,害怕妻子会突出现在他的面前。

第十六集

  靳敏并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但却看到了一切。靳敏从餐馆里默默地退了出来,简短地给江南下发了个短信,希望他能早点回家。当江南下回到家中,靳敏正服装整齐地坐在沙发上,江南下感觉气氛不对。靳敏平静地揭穿了丈夫的谎言,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提包,离开了家,到办公室去住了。

  吴家宜上街买菜的路上,经过证券公司门口,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一阵嘲笑使她慌忙退了出来。冤家路窄,恰巧遇到了她原来跟着炒股的吴老板,吴老板劝她重操旧业,吴家宜想起家中的困境,心有所动,但很快她就从吴老板的轿车里走了出来。

  警察找到三儿,三儿却恶人先告状,口喊冤枉,要找陶国栋当面说清楚。警察带着他来到了医院陶明山的病房。三儿胡搅蛮缠,把自己摆得一干二净,并拿出当时吴家宜写的借条为理由,使在场的人都一时语塞,警察以证据不足让三儿走了。陶明山见状,生气地指责儿媳乱打借条,上了三儿的当。吴家宜变得通情达理,非常理解老人心情。

  星期天,靳士英和魏红梅来到了江家小楼,四位老人聚在了一起,便打电话让东南下和靳敏一起来吃饭。两个人余气未消,没有沟通好。靳敏独自打的向江家大院奔去。

第十七集

  结果,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了江家大院,为了取得老人的欢心,又手挽手进了家门。老人们的疑虑消除了。江南下和靳敏在老人面前强作欢颜,但心中都有解不开的疙瘩。在吃饭的过程中,谈到真假的话题,江南下和靳敏都话中有话,别有用意。饭罢,四位老人玩起牌来,两个人告辞离开了。江南下又为他的外遇而辩护,深深地刺伤了靳敏,靳敏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三儿硬着头皮来到陶家还借条,陶国栋一番真假的话使三儿无地自容,又一语点破的指出那个假警察就是他的四弟,吓得三儿“扑通”给陶国栋跪下了,陶国栋没有和他计较,让他走了。吴家宜端来了饺子,陶家小院充满了欢乐。

  卫纪周来到周小惠家,周小惠看到卫纪周,浮想联翩,她的内心充满了矛盾,不知如何补偿她犯下的过错。她的闪烁其词,使丈夫李玉兴感到困惑不解。

  周末,刘珊珊、方彤、江涛、李颖和高娜从海滨浴场回来,经过一个面食摊,看到陶奇在卖馒头,吃了一惊。回校后,高珊珊找到陶奇,隐约的表达了对陶奇的爱慕,结果陶奇却又提起李颖,刘珊珊悄悄地离开了。当李颖回到学校,推开宿舍的门时,却看见高娜和江涛正抱在一起亲吻,她目瞪口呆地望着.......

第十八集

  看到眼前的一切,李颖头也不回得跑了出去。

  周小慧来到了医院查病,旧地重回,十七年前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她想起了沈星星,来到了妇产科看望沈星星。护士告诉她,沈星星已经患了癌症。此时,沈星星在教堂里突然晕倒,被急忙送到了医院,临终前她还呼唤着靳院长。

  三儿被陶国栋的大度所感动,良心发现,改邪归正,又把那套仿古家具给送了回来,与陶国栋握手言欢。

  当靳敏赶回医院时,沈星星已经离开了人间,牧师把沈星星临终前忏悔的话告诉了靳敏,靳敏明白了,是沈星星把自己的孩子抱错了。她感到事情的严重性。靳敏和江南下双方的父母都觉察出他们两个人之间感情发生了问题,关切地问起他们,希望他们能顺利解决矛盾。

  靳敏感到江涛的血型错误可能是因为在医院里抱错了孩子,他把这一猜测告诉了江南下。他俩开始调查起来,驱车来到陶国栋家里,想弄清事情的真相。

  看到靳敏夫妻来访,陶国栋、吴家宜感到非常意外,忙着烧水、泡茶。闲聊之中江南下俩口知道陶国栋的血型是AB型,便认为两家之间可能抱错了孩子。陶国栋听后非常生气,大声嚷嚷予以反驳,他无法接受别人来否定自己心爱的儿子。

第十九集

  老人陶明山听说他们要“抢”自己孙子,愤怒地举起了拐杖,江南下夫妻讨了个没趣,灰溜溜地走了。陶明山所得连饭也不想吃。

  杨非从美国回来了,靳敏把江南下怀疑她有外遇的事告诉了杨非,杨非吃了一惊,为帮助靳敏洗清冤屈,杨非答应江南下随时可以和江涛做DNA鉴定。杨非痛快答应,完全出乎江南下的意料。

  学校放寒假了,李颖找到陶奇,约好一起坐长途汽车回家,江南下开车来到学校接江涛和刘珊珊,看到陶奇,不则觉得特别亲切。江南下盯着看陶奇看,越发觉得他就是自己的儿子,再看看坐在车里的江涛,江南下心里充满了矛盾。

  孩子们放假回家了,都兴高采烈的。但是江南下和陶国栋的两个家庭之中,大人们却难以排解血型问题的困扰。江南下多么希望陶奇就是自己的儿子!

  卫纪周、李园园邀请了陶奇、李颖、刘珊珊老同学出去玩。刘珊珊把从父母那里听到关于江涛的血型的事告诉了大家,大家都为江涛着急。

  陶国栋回想那天江南下夫妻来访的情景,觉得有愧于他们,决定让吴家宜第二天去看望靳敏院长。第二天,吴家宜来到了靳敏的办公室,向她道歉,正好遇上来采访的张文娟,谈话中,吴家宜知道沈星星去世前说的话,知道陶奇和江涛之间抱错的可能性最大,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第二十集

  秘书小梅见江南下多日不理睬她,情急之下,她来到医院,以病号的身份找到了靳敏,扬言要与江南下结婚,靳敏的一席话说得她目瞪口呆,小梅明白过来,知趣地走开了。

  吴家宜回到家里,把在医院听到的情况神情严肃地告诉了陶国栋,并告诉他,还需要做DNA亲子鉴定。陶奇刚刚回到家里,在门外听到了他们的谈话。陶奇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伤心得跑出门去,对着天空狂喊起来!

  为了尽早弄清事情的真相,陶国栋答应江南下夫妻尽快做DNA鉴定,两对夫妻在茶馆里又见了面,商定好到省公室厅做DNA亲子鉴定的有关事宜。两家分别编了个慌,瞒过了老人和孩子,准备到省城后再告诉孩子。两家六口人一同乘车驶往省城。

  晚饭后,江涛和陶奇双方的父母艰难的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心里都十分沉重。不眠之夜终于过去了,检测结果需过两三天才能出来。江南下和陶奇留在省城等待着,其他人都先回去了。

  江南下借了辆汽车,白天便带陶奇去郊外指导他学开车。晚上又替陶奇洗衣服,俨然对亲生儿子一般。陶国栋他们回到家中,陶明山一眼没见到陶奇回来,慌忙责问陶国栋去省城的真正目的,陶国栋只好如实地告诉了父亲,陶明山听后,老泪纵横。

第二十一集

  几天不见陶奇和江涛,李颖找到了江涛家里,江涛告诉了李颖他们去省城做DNA签定的事情。李颖感到非常震惊。李颖回到家里,告诉了爸妈,江涛和陶奇作亲子鉴定的事情,周小慧听到这一消息,一下子昏了过去。医生告诉李玉兴,周小慧精神有问题。周小慧内心无比痛苦,不知道沈护士长临死之前说了什么。

  检测结果出来了,两家六口人聚集在靳敏所在的医院办公室里,当众拆开了那个信封,他坚决反对。没办法,陶奇叫来了卫纪周,卫纪周用三轮摩托车把陶国栋送回家里。为了瞒住父亲,陶国栋住进了小仓库里。

  江涛出走了,江南下和靳敏、刘珊珊和李颖都出来四处寻找。知道江涛出走了,江南下和靳敏双方的老人都非常着急,江海州责怪江南下不该搞什么亲子鉴定,江南下固执地认为血缘很重要。无奈,江海州说出了江南下的真正出身,原来他们父子俩之间就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江南下知道了这一切,百感交集。

第二十二集

  江南下,靳敏把鉴定结果告诉了杨非,杨非吃惊之余,建议立即通过媒体寻找江涛。于是,他们三个人分头来到电视台、广播电台和报社,当天晚上,电视、广播夺得播出了寻子广告,江南下在电视上动情的呼唤着。第二天,报纸上刊登出来。记者闻讯纷纷来到医院采访靳敏,面对记者的追问,靳敏束手无策。很快,寻子事件被记者们炒作,成了报社的头条新闻。

  一位律师来到了陶国栋的家里,自告奋勇地要替陶家起诉医院。陶国栋明确表示,目前还没有这种打算。律师一心想揽住这桩“生意”,结果被吴家宜连劝带轰地逐出了门。

  陶奇问父亲为什么不起诉,原来陶国栋想息事宁人,只愿早日找到自己的孩子。不愿意去起诉医院,因为靳敏现在是院长,不能再给她增添麻烦。想到陶奇现在已经确诊是江家的孩子了,将心比心,陶国栋命令陶奇去江家认祖归宗。懂事的陶奇哭着跪在了陶国栋的面前,不愿离开这个养育她二十年的家,父子俩哭成一团。  陶国栋的家庭又一次陷入困境之中,在吴家宜伤心、无助之时,那个神秘的“吴老板”开着那辆奔驰车又出现在她的面前,劝她离开这个家跟他去加拿大重新创业。吴家宜内心矛盾复杂,最后她以50万元条件答应了他的要求。

第二十三集

  陶奇明知道李颖爱他,为了帮助江涛重新振作起来,却让李颖把爱情献红江涛,李颖狠狠地打了陶奇一记耳光。陶奇明白过来,爱情是不能转让的。

  串子事件一时在全市闹得沸沸扬扬,许多家长也来到医院闹事,靳敏决定接受电视台采访,代表医院向公众通报情况,表明态度。晚上各家各户都收看着靳敏的电视讲话......李玉光正在观看着电视讲话,女儿李颖的一句议论把周小慧吓得惊呆了,李玉兴怀疑妻子可能与串子案有关,李小慧却矢口否认,大声哭了起来!

  一向有很强优越感的江涛,这时却如同一棵小草在外漂泊。他来到了一个洗车场当起了洗车工人,一天,江涛洗车时认出了父亲的车牌号,江南下正坐在车里闭目养神。江涛干完活转身离去,满含泪水看着车子开走。

  周小慧病倒了,李玉兴让女儿在家里陪着母亲。李玉兴隐约感到周小慧可能与串子案有关。当李玉兴告诉她,靳敏让他帮助查找当事人的事情,周小慧向丈夫诉说了心中的痛苦,说出二十年前抱错孩子的事实真相,失声痛哭起来。听说卫华要从美国回来,她哭得更厉害了,她告诉李玉兴,第三个弄错的孩子就是卫纪周。夫妻俩不知如何是好!

  陶奇的大学室友方彤来找陶奇玩,把路上碰见江涛的事也告诉了陶奇,陶奇喜出望外......

第二十四集

  江涛正在洗车,陶奇和卫纪周找到了这里。他俩劝江涛回家,江涛不听,他俩悻悻而归。忽然想起一个人能说服他,那就是江涛的“干爹”杨非。杨非找到江涛,与他促膝而谈,江涛感动不已。

  在江南下,靳敏夫妻的相约下,陶奇第一次作为一名家庭成员来到江家,显得有些紧张。江家宴热情欢迎他的到来。晚饭后,卫纪国找到家,告诉陶奇关于她妈妈的一个秘密,陶奇放心不下,连忙返回到陶家小院。

  原来吴家宜看到家庭又一次陷入困境,内心非常难过。为了挽救这个家,她向吴老板妥协,以此换取一笔巨款来报答丈夫,吴老板已把50万元打到吴家宜的账号上。陶奇知道后,劝妈妈宁可要医院赔款,也不要再干傻事。他陪着吴家宜见到了吴老板,把银行卡还给了人家,与吴老板彻底决裂。

  卫华从美国回来了,李玉兴决心让真相大白天下,连忙打电话告诉了靳敏院长关于两位人的情况。

  为了给陶家讨回补偿,陶奇告诉靳敏,他决定起诉这家医院。出乎陶奇预料的是,原来靳敏也早有这个想法。这个令陶奇大惑不解。对靳敏的要状告医院决定,亲人们大都不支持,担心会给她的工作带来影响,靳敏力排众议,坚持自己的主张,准备把自己推上法庭,替患者求得公平和应得的权利。

第二十五集

  靳敏的这一举引起舆论一片哗然。靳敏接受了电台记者的采访,她以一个受害者和医院负责人的双重身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江南下和靳敏在陶奇、杨非的陪同下,找到了江涛。压抑已久的思念一下得到了释放,母子抱头痛哭!江南下和江涛、陶奇三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卫华向杨非讲述了藏在她心中二十年的一个谜团,她怀疑正在寻找的另一个孩子可能是纪周。杨非把有关江涛和陶奇的情况告诉了卫华,并让江涛和陶奇也来到了卫华的面前,卫华看到江涛,似乎又看到了那个二十年前的周晓天。谜团逐步解开,卫华兴奋得扑到了杨非怀中,喜极而泣。她想马上给靳院长打电话,杨非忽然想起周小慧应该是最知情的人,便又制止了卫华。

  串子事件成了街谈巷论的话题,周小慧走在街上,如芒刺在背,好像每个人都在议论她。她不自觉地又来到了医院门口,靳敏一眼认出了她。靳敏告诉周小慧,沈星星在临终前已承认了当时抱错孩子的错误。周小慧害怕再谈到自己,慌忙溜了出去。

第二十六集

  陶国栋被卫纪周背院子里,在卫纪周的引导下,他象小孩子学走路一样,向前迈出了步子.......他奇迹般地能走路了,引起众人一阵欢呼。陶国栋回头看了看自己走路的痕迹,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卫华、杨非决定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弄清事情真相。他俩相约周小慧全家一起去给周晓天扫墓,杨非故意让江涛开车送他们,一道来到了烈士墓园,卫纪国因公务出差没能前来。在烈士墓前,卫华向周小慧追问起她心里20年的谜团。周小慧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痛苦失声,承认了一切。江涛撕心裂肺地叫一声“爸爸”抱着墓碑痛哭。其他人先回去了,只有卫华和江涛母子俩在清扫着墓园。

  法院开庭那天,媒体记者蜂拥而至,密切关注案子的审理过程。靳敏以原告和被告的身份走了进来,最后坐在了被告席上。法庭上,周小慧作为证人,讲述了当年抱错孩子的经过,卫华也出庭作证。靳敏的最后陈述博得阵阵掌声。至此,三家人,三个被抱错的孩子全部浮出了水面,悲剧的开头却引出了喜剧的结尾,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卫纪国原来是自己的亲儿子,这个消息令陶国栋一家喜出望外,陶国栋迎向儿子,快步如飞,他的病一下子好了,江南下和靳敏也和好如初。

  圆圆的月亮升了起来,江家小楼和陶家小院里一片欢声笑语!大人和孩子们分别聚在一起,举起酒杯,畅谈美好的未来。亲情、友情、恩情,都融在温馨的月光里!这正是:人间自有真爱在,不是亲情胜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