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东北长白山区刘老根带着”岁数不大,还想干点事“的简单意愿从省城回到家乡,利用天然的旅游资源办起了农民度假村。 在创业的过程中,刘老根不断遭遇来自生活、观念、情感和内心的冲击,使这位在生活面前从容不迫的过来人,不得不一次次地重新审视自己…… 如何推动事来,如何对待情感,如何把握内心平衡,似乎是刘老根永远做不完的课题……

分集剧情:
第1集

  山民刘老根自从进城住到大儿子家这一年多来,说不上过的是啥日子。他每天的正常工作就是早上起来给一家人弄好早饭,送小孙女上学,然后自己跑到公园里撞树锻炼身体。在外面溜达够了,刘老根就回到家里收拾屋子、买菜、做饭。在这个只有富人才住得起的别墅区里,唯一有功夫和刘老根说上几句话的,就是住在相领小楼里的单身女人韩冰,这使刘老根对她感激不已。

  当村里的小伙子二柱进城来看刘老根时,大儿媳妇正好陪旅游团外出没在家,兴奋不已的刘老根就大胆做主,让二柱住在自己的卧室里。二柱是来找工作的,可恨大儿子一点都不念乡里乡亲的情分,死活不帮忙,让老根很没有面子。

  二柱的工作还没找到,大儿媳妇却回来了,这个城里女人不但差点把二柱当小偷叫保安抓起来,还指责老公公随便让人来家里住。而刘老根没有照看好她心爱的宠物狗,更使她有理由大哭大闹,逼得刘根一气之下,卷起辅盖回老家龙泉村去了。

第2集

  刘老根回到家乡,立刻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村里人的眼光似乎都关注着他和他的小姨子丁香。自从刘老根的妻子亡故后,多年来两人之间一直有情有意。为让当了20多年村支书的老根歇歇肩,丁香与刘老根的小儿子二奎一起发动了一场宫廷政变,愣把老根撵下了台。谁知刘老根却认为自己被出卖了,一怒之下进了城,一走就是一年。现在姐夫回来了,心有愧疚的丁香就紧着赶来解释。好在事不大,又过去一年多了,两人几句话就说开了。可是丁香很快就发现,刘老根这次回来,好像变得神神经经的,经常一个人上山看景不说,还在公路上一坐老半天,嘴里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嘀咕个啥,吓得她直掉眼泪。二奎知道了更着急,跟媳妇丁小满、小姨丁香,还有村里的能人药匣子和大辣椒两口子一合计,便打电话和哥哥大奎串通好了,谎称刘老根的孙女想他想病了,把他诳进省城去检查检查脑子出没出问题。

第3集

  刘老根再次来到省城,医生也没看出他有啥大毛病,不明就里的老根更是觉得莫名其妙。好在他本来也有事要进城,这回来了倒正好就一起办了。刘老根的事就是要找隔壁的单身女人韩冰,想让她参谋参谋在老家办个旅游山庄是不是合适。韩冰听了颇为兴奋,不但赞成刘老根的想法,而且还主动提出要给投资。两人一拍即合,刘老根索性邀请韩冰去村里来个实地考察。然而他们一进村就引起轩然大波,村里人对他们的关系议论纷纷,丁香更是认定这两人有私情,气得当面对这位远道来的客人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还对着刘老根啐唾沫。刘老根请大辣椒帮他做工作,却又被药匣子横插一杠,越搅越乱乎。刘老根以大局为重,一时也理会不得,先去找取代他成为村支书的二奎批地办旅游山庄,谁知儿子又是百般阻挠,刘老根气得一把掀翻了儿子的饭桌……

第4集

  刘老根终于可以挂上龙泉山庄筹建处的招牌了,但二奎还想阻挠,被老根赶出家门,丁香得知,将臭鸡蛋甩在了大牌子上,刘老根却一笑了之。靠着向大儿子借来的20万元钱,山庄工程建设开工了,丁香眼见得拦不住刘老根,便听从了药匣子“打入敌人内部”的劝告,加入进来,帮着刘老根一起操持。工程渐渐有了一些规模,20万启动资金也花得差不多了,可是韩冰允诺的投资却毫无音信。刘老根急得满嘴起泡,丁香更是惊慌失措。村里人都一致认定,刘老根这回是被人当猴耍了。可就在这时,韩冰亲自押解着20万元现款赶来了。原来,二柱子因为一心追求刘老根的小女儿山杏,还和他的情敌打了一架,结果将抄给韩冰的帐户号码写错了,以至于汇款未能及时送到。大家欣喜之余,丁香又难免为自己与刘老根的关系担忧。

第5集

  有了资金,龙泉山庄的建设突飞猛进,刘老根决定马上选派一批姑娘进城培训,以便在山庄开业时,拥有合格的服务员。丁香在大辣椒的撺掇下,终于说动刘老根,在进城的队伍里加上了她和大辣椒、满桌子三个中年妇女。眼看老婆成了拿工资的山庄职工,一直以小诸葛自诩,等着刘老根来三顾茅庐的药匣子沉不住气了,他再三恳求老根也收下他,并且如愿以偿地谋得了征收旧货的差事。就在这时,却传来大辣椒为偷学手艺,不慎被烫伤的消息。刘老根带着药匣子急急火火进了城,到宿舍一看,大辣椒的烫伤倒不怎么严重,真正让人生气的是丁香假传圣旨,说她是代表经理来负责管理的,还在韩冰董事长讲话的时候,越俎代疱,扰乱会场。气愤的刘老根本想对其痛加训斥,没想到话没说完,反遭丁香一通抢白,弄得这位在别的员工面前说一不二的总经理一筹莫展,只好草草收兵。

第6集

  经过培训,原本对现代化旅游服务一无所知的山村妇女,一个个都成了像模像样的服务员,龙泉山庄也随之竣工开业了,第一批游客便是大儿媳妇带来的旅游团。经过精心准备,山庄不但让游客们饱览了当地独特的自然景观,还让大家品尝了城里没有的山野珍馐和文艺演出。一切是那么的顺利,刘老根和韩冰都对山庄的前景信心百倍。只有丁香忧心忡忡,她时时都在敬惕着刘老根和那个城里女人之间的一举一动。但这种担忧很快就被山庄面临的经营危机所淡化。从第一批客人走了以后,这个期待中的旅游热点再也没有一个游客光顾,所有的设备和人员都成了一种摆设,那些经过了现代化培训的山村妇女们又都恢复了原有的农民习气。刘老根和韩冰决定加强管理,将山庄改变成股份制经营,并吸纳村民的闲散资金。但这一举措再次遭到二奎的强硬抵制,他认为自己是村里的一把手,要对村民的利益负责,不能让父亲继续胡作非为。为此,这对父子间又一次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第7集

  不管儿子怎么反对,龙泉山庄的集资大会还是如期举行了。看见村民来得不少,刘老根和韩冰都很兴奋,但是等到乡亲们把钱递上,他们才明白,原来大家并不是来集资的,而是看在他当了20年村支部书记,曾为大家办了不少好事的份上来给赞助的。刘老根感激之余也清醒地看到,实际上乡亲们对龙泉山庄毫无信心,谁都不相信这么个山窝窝里能飞出金凤凰。从不再压力面前低头的刘老根深受刺激,他决心,一定要把山庄搞上去。在没钱做广告,自己发宣传品又毫无效果的情况下,他组织起一支秧歌队,无偿为过往的旅游团队演出。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灵,不但招来了游客,还吸引了电视台的记者。山庄一下子就火了起来。然而,人怕出名猪怕壮,山庄刚刚有了一起色,无端罚款、打秋风、往山庄里塞亲戚的事就接踵而来,而施加这方面压力的,恰恰就是直接管着他们的权力人物。

第8集

  首先给山庄出难题的,是乡防疫站的胡科长,此人仗着与冯乡长的特殊关系,一直对刘老根的事业虎视眈眈,早就想对这块肥肉咬上一口。现在山庄火了,他感到从中分一杯羹乃是天经地义的事。幸亏有乡党委书记主持正义,胡科长的图谋才未能得逞。但是,接下来冯乡长又要把他不登大雅之堂的侄女塞进龙泉山庄,还要当部门经理,否则山庄想要喂养野味的用地就不批。刘老根巧与周旋,虽然用地得以批准,却也严重地得罪了这位顶头上司。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因为私下卖药曾受到严厉批评的药匣子,不思悔改,又故伎重演,偷偷地钻进客房,在此向游客兜售其自采的草药,结果酿成严重的事端……

第9集

  药匣子推销草药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不料他找给游客的钱是一张假钞,游客在结帐时被总服务台发现。虽然药匣子指天发誓,刘老根又没有将其当场拿获,一时对他也无可奈何,但药匣子自己心中有鬼,思想不集中,在给游客做药膳时下错了药,导致不少游客腹泻。本来此事并不严重,经刘老根妥善处理,很快就消弥于无形。但胡科长得知消息,顿时如获至宝,立即赶到山庄,企图狠敲刘老根一笔钱,谁知刘老根软硬不吃,胡科长恼羞成怒,以有意投毒告到公安局,药匣子被拘留。后来事情虽然真相大白,药匣子也得以无罪释放,可是为维护刘老根而不得已将药匣子推出来的丁香,却和大辣椒结了仇。

第10集

  大辣椒为了报复,向刘老根揭发丁香曾用公款宴请冯乡长。刘老根大为恼火,将丁香痛斥了一顿。丁香深感委屈,她宴请冯乡长全是为了平息药膳事件,并无私意,但刘老根却不领情,两人为此闹得极不愉快。此时,为了提高龙泉山庄的管理水平,韩冰又带着两名大学生前来应聘。由于山庄客房爆满,韩冰只好住在刘老根的办公室里,丁香闻讯大起恐谎。在药匣子的启发下,她抱着被子,假借为董事长做伴的名义,也搬到办公室住,以期随时监督刘老根与韩冰的交往。可是劳累一天的丁香睡着后鼾声如雷,吵得韩冰根本无法安寝。半夜里丁香醒来,见董事长犹在灯下看书,便用语言试探,说韩冰和刘老根颇为般配,并要为他们牵线。韩冰表示,感情需要缘份,自己与刘老根就是有缘之人。几句不经意的话,在丁香听来犹如五雷轰顶,一时惊得目瞪口呆……

第11集

  韩冰收拾东西准备回城,刘老根让她放心山庄的经营,表示好好安排两个大学生的工作。

  刘老根为让山庄的管理迈上新台阶,决定启用年轻人,宣布大学生李丹任餐饮部经理,免去丁香原餐饮部经理的职务。丁香一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感觉自己没脸见人,赌气不去上班。刘老根派李丹劝丁香无效,小满又去开导老姨,丁香不仅不接受劝说,反而提出靠与老根的私人关系得给她个副经理的名份,更无理要求刘老根得亲自上门请她上班,刘老根的忍耐是有限的,他宣布了对丁香除名的处理。

  冯乡长安排乡里有关单位到龙泉山庄参观,并指出接待的费用让刘老根出,为此给乡里作贡献。刘老根无奈让李丹应付乡里来人自己躲出去了。

  刘老根知道儿子二奎作主款待了乡里来人,大怒,爷俩一晚上也没谈通。

第12集

  离开山庄的药匣子又从亲戚处买来烧酒,准备自制药酒。刘老根看到商机提出和他合作开发药酒由山庄专卖,药匣子说让他回山庄上班是合作的条件,二人达成共识,药匣子开始给山庄送酒。随药匣子到山庄来玩的远房孙子不慎掉酒缸里,药匣子在山庄又惹麻烦。

  丁香在家憋气,不时咳嗽,小满陪老姨到县医院看病,医生说丁香患了肺癌。刘老根知道了此事,夜不能寐,丁香对自己的真情实意一幕幕在眼前闪现。

  刘老根看望丁香,劝她不要负担,并答应陪丁香进城看病。丁香从周围人的态度预感病得不轻,大概没几天活头,在最后的时光她要听到刘老根对自己的真心话。刘老根说我疼你,别想太多,他陪丁香在山庄散步,二人回忆几十年的情感经历,无奈人生的阴差阳错。

  丁香进城看病,大辣椒愧疚以前对丁香的报复行为,前来送行,二人尽释前嫌。

第13集

  本站QQ群1524023(主群)

  第一集:

  山民刘老根自从进城住到大儿子家这一年多来,说不上过的是啥日子。他每天的正常工作就是早上起来给一家人弄好早饭,送小孙女上学,然后自己跑到公园里撞树锻炼身体。在外面溜达够了,刘老根就回到家里收拾屋子、买菜、做饭。在这个只有富人才住得起的别墅区里,唯一有功夫和刘老根说上几句话的,就是住在相领小楼里的单身女人韩冰,这使刘老根对她感激不已。

  当村里的小伙子二柱进城来看刘老根时,大儿媳妇正好陪旅游团外出没在家,兴奋不已的刘老根就大胆做主,让二柱住在自己的卧室里。二柱是来找工作的,可恨大儿子一点都不念乡里乡亲的情分,死活不帮忙,让老根很没有面子。

  二柱的工作还没找到,大儿媳妇却回来了,这个城里女人不但差点把二柱当小偷叫保安抓起来,还指责老公公随便让人来家里住。而刘老根没有照看好她心爱的宠物狗,更使她有理由大哭大闹,逼得刘根一气之下,卷起辅盖回老家龙泉村去了。

  第二集:

  刘老根回到家乡,立刻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村里人的眼光似乎都关注着他和他的小姨子丁香。自从刘老根的妻子亡故后,多年来两人之间一直有情有意。为让当了20多年村支书的老根歇歇肩,丁香与刘老根的小儿子二奎一起发动了一场宫廷政变,愣把老根撵下了台。谁知刘老根却认为自己被出卖了,一怒之下进了城,一走就是一年。现在姐夫回来了,心有愧疚的丁香就紧着赶来解释。好在事不大,又过去一年多了,两人几句话就说开了。可是丁香很快就发现,刘老根这次回来,好像变得神神经经的,经常一个人上山看景不说,还在公路上一坐老半天,嘴里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嘀咕个啥,吓得她直掉眼泪。二奎知道了更着急,跟媳妇丁小满、小姨丁香,还有村里的能人药匣子和大辣椒两口子一合计,便打电话和哥哥大奎串通好了,谎称刘老根的孙女想他想病了,把他诳进省城去检查检查脑子出没出问题。

  第三集:

  刘老根再次来到省城,医生也没看出他有啥大毛病,不明就里的老根更是觉得莫名其妙。好在他本来也有事要进城,这回来了倒正好就一起办了。刘老根的事就是要找隔壁的单身女人韩冰,想让她参谋参谋在老家办个旅游山庄是不是合适。韩冰听了颇为兴奋,不但赞成刘老根的想法,而且还主动提出要给投资。两人一拍即合,刘老根索性邀请韩冰去村里来个实地考察。然而他们一进村就引起轩然大波,村里人对他们的关系议论纷纷,丁香更是认定这两人有私情,气得当面对这位远道来的客人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还对着刘老根啐唾沫。刘老根请大辣椒帮他做工作,却又被药匣子横插一杠,越搅越乱乎。刘老根以大局为重,一时也理会不得,先去找取代他成为村支书的二奎批地办旅游山庄,谁知儿子又是百般阻挠,刘老根气得一把掀翻了儿子的饭桌……

  第四集:

  刘老根终于可以挂上龙泉山庄筹建处的招牌了,但二奎还想阻挠,被老根赶出家门,丁香得知,将臭鸡蛋甩在了大牌子上,刘老根却一笑了之。靠着向大儿子借来的20万元钱,山庄工程建设开工了,丁香眼见得拦不住刘老根,便听从了药匣子“打入敌人内部”的劝告,加入进来,帮着刘老根一起操持。工程渐渐有了一些规模,20万启动资金也花得差不多了,可是韩冰允诺的投资却毫无音信。刘老根急得满嘴起泡,丁香更是惊慌失措。村里人都一致认定,刘老根这回是被人当猴耍了。可就在这时,韩冰亲自押解着20万元现款赶来了。原来,二柱子因为一心追求刘老根的小女儿山杏,还和他的情敌打了一架,结果将抄给韩冰的帐户号码写错了,以至于汇款未能及时送到。大家欣喜之余,丁香又难免为自己与刘老根的关系担忧。

  第五集:

  有了资金,龙泉山庄的建设突飞猛进,刘老根决定马上选派一批姑娘进城培训,以便在山庄开业时,拥有合格的服务员。丁香在大辣椒的撺掇下,终于说动刘老根,在进城的队伍里加上了她和大辣椒、满桌子三个中年妇女。眼看老婆成了拿工资的山庄职工,一直以小诸葛自诩,等着刘老根来三顾茅庐的药匣子沉不住气了,他再三恳求老根也收下他,并且如愿以偿地谋得了征收旧货的差事。就在这时,却传来大辣椒为偷学手艺,不慎被烫伤的消息。刘老根带着药匣子急急火火进了城,到宿舍一看,大辣椒的烫伤倒不怎么严重,真正让人生气的是丁香假传圣旨,说她是代表经理来负责管理的,还在韩冰董事长讲话的时候,越俎代疱,扰乱会场。气愤的刘老根本想对其痛加训斥,没想到话没说完,反遭丁香一通抢白,弄得这位在别的员工面前说一不二的总经理一筹莫展,只好草草收兵。

  第六集:

  经过培训,原本对现代化旅游服务一无所知的山村妇女,一个个都成了像模像样的服务员,龙泉山庄也随之竣工开业了,第一批游客便是大儿媳妇带来的旅游团。经过精心准备,山庄不但让游客们饱览了当地独特的自然景观,还让大家品尝了城里没有的山野珍馐和文艺演出。一切是那么的顺利,刘老根和韩冰都对山庄的前景信心百倍。只有丁香忧心忡忡,她时时都在敬惕着刘老根和那个城里女人之间的一举一动。但这种担忧很快就被山庄面临的经营危机所淡化。从第一批客人走了以后,这个期待中的旅游热点再也没有一个游客光顾,所有的设备和人员都成了一种摆设,那些经过了现代化培训的山村妇女们又都恢复了原有的农民习气。刘老根和韩冰决定加强管理,将山庄改变成股份制经营,并吸纳村民的闲散资金。但这一举措再次遭到二奎的强硬抵制,他认为自己是村里的一把手,要对村民的利益负责,不能让父亲继续胡作非为。为此,这对父子间又一次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第七集:

  不管儿子怎么反对,龙泉山庄的集资大会还是如期举行了。看见村民来得不少,刘老根和韩冰都很兴奋,但是等到乡亲们把钱递上,他们才明白,原来大家并不是来集资的,而是看在他当了20年村支部书记,曾为大家办了不少好事的份上来给赞助的。刘老根感激之余也清醒地看到,实际上乡亲们对龙泉山庄毫无信心,谁都不相信这么个山窝窝里能飞出金凤凰。从不再压力面前低头的刘老根深受刺激,他决心,一定要把山庄搞上去。在没钱做广告,自己发宣传品又毫无效果的情况下,他组织起一支秧歌队,无偿为过往的旅游团队演出。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灵,不但招来了游客,还吸引了电视台的记者。山庄一下子就火了起来。然而,人怕出名猪怕壮,山庄刚刚有了一起色,无端罚款、打秋风、往山庄里塞亲戚的事就接踵而来,而施加这方面压力的,恰恰就是直接管着他们的权力人物。

  第八集:

  首先给山庄出难题的,是乡防疫站的胡科长,此人仗着与冯乡长的特殊关系,一直对刘老根的事业虎视眈眈,早就想对这块肥肉咬上一口。现在山庄火了,他感到从中分一杯羹乃是天经地义的事。幸亏有乡党委书记主持正义,胡科长的图谋才未能得逞。但是,接下来冯乡长又要把他不登大雅之堂的侄女塞进龙泉山庄,还要当部门经理,否则山庄想要喂养野味的用地就不批。刘老根巧与周旋,虽然用地得以批准,却也严重地得罪了这位顶头上司。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因为私下卖药曾受到严厉批评的药匣子,不思悔改,又故伎重演,偷偷地钻进客房,在此向游客兜售其自采的草药,结果酿成严重的事端……

  第九集:

  药匣子推销草药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不料他找给游客的钱是一张假钞,游客在结帐时被总服务台发现。虽然药匣子指天发誓,刘老根又没有将其当场拿获,一时对他也无可奈何,但药匣子自己心中有鬼,思想不集中,在给游客做药膳时下错了药,导致不少游客腹泻。本来此事并不严重,经刘老根妥善处理,很快就消弥于无形。但胡科长得知消息,顿时如获至宝,立即赶到山庄,企图狠敲刘老根一笔钱,谁知刘老根软硬不吃,胡科长恼羞成怒,以有意投毒告到公安局,药匣子被拘留。后来事情虽然真相大白,药匣子也得以无罪释放,可是为维护刘老根而不得已将药匣子推出来的丁香,却和大辣椒结了仇。

  第十集:

  大辣椒为了报复,向刘老根揭发丁香曾用公款宴请冯乡长。刘老根大为恼火,将丁香痛斥了一顿。丁香深感委屈,她宴请冯乡长全是为了平息药膳事件,并无私意,但刘老根却不领情,两人为此闹得极不愉快。此时,为了提高龙泉山庄的管理水平,韩冰又带着两名大学生前来应聘。由于山庄客房爆满,韩冰只好住在刘老根的办公室里,丁香闻讯大起恐谎。在药匣子的启发下,她抱着被子,假借为董事长做伴的名义,也搬到办公室住,以期随时监督刘老根与韩冰的交往。可是劳累一天的丁香睡着后鼾声如雷,吵得韩冰根本无法安寝。半夜里丁香醒来,见董事长犹在灯下看书,便用语言试探,说韩冰和刘老根颇为般配,并要为他们牵线。韩冰表示,感情需要缘份,自己与刘老根就是有缘之人。几句不经意的话,在丁香听来犹如五雷轰顶,一时惊得目瞪口呆……

  第十一集

  韩冰收拾东西准备回城,刘老根让她放心山庄的经营,表示好好安排两个大学生的工作。

  刘老根为让山庄的管理迈上新台阶,决定启用年轻人,宣布大学生李丹任餐饮部经理,免去丁香原餐饮部经理的职务。丁香一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感觉自己没脸见人,赌气不去上班。刘老根派李丹劝丁香无效,小满又去开导老姨,丁香不仅不接受劝说,反而提出靠与老根的私人关系得给她个副经理的名份,更无理要求刘老根得亲自上门请她上班,刘老根的忍耐是有限的,他宣布了对丁香除名的处理。

  冯乡长安排乡里有关单位到龙泉山庄参观,并指出接待的费用让刘老根出,为此给乡里作贡献。刘老根无奈让李丹应付乡里来人自己躲出去了。

  刘老根知道儿子二奎作主款待了乡里来人,大怒,爷俩一晚上也没谈通。

  第十二集

  离开山庄的药匣子又从亲戚处买来烧酒,准备自制药酒。刘老根看到商机提出和他合作开发药酒由山庄专卖,药匣子说让他回山庄上班是合作的条件,二人达成共识,药匣子开始给山庄送酒。随药匣子到山庄来玩的远房孙子不慎掉酒缸里,药匣子在山庄又惹麻烦。

  丁香在家憋气,不时咳嗽,小满陪老姨到县医院看病,医生说丁香患了肺癌。刘老根知道了此事,夜不能寐,丁香对自己的真情实意一幕幕在眼前闪现。

  刘老根看望丁香,劝她不要负担,并答应陪丁香进城看病。丁香从周围人的态度预感病得不轻,大概没几天活头,在最后的时光她要听到刘老根对自己的真心话。刘老根说我疼你,别想太多,他陪丁香在山庄散步,二人回忆几十年的情感经历,无奈人生的阴差阳错。

  丁香进城看病,大辣椒愧疚以前对丁香的报复行为,前来送行,二人尽释前嫌。

  第十三集

  刘老根到医院看望丁香,嘱咐大奎要关心妹妹山杏。山杏和搭档赵三在城里签约演二人转,观众十分喜爱。可赵三抵御不了金钱的诱惑,为见一富婆误了演出,此时二柱挺身救场帮了山杏。

  市医院进一步为丁香多方检查,最终排除了肺癌,确诊为肺炎,一场虚惊过后,丁香的病好了一半,不久出院回到山村。

  刘老根为提高山庄的信誉,决定成立质量检验部,把好服务关,这个工作谁能胜任,他首先想到的是丁香,他知道只有丁香跟自己最近,于是任命丁香为质检部经理。

  药匣子凭自己的小聪明,知道丁香在刘老根的心里的份量,于是天天给丁香送药膳粥,以期博得信任。

  冯乡长通过关系把胡科长调到派出所,心里盘算日后利用他更方便。同时冯乡长又找二奎摊派乡里参加运动会需要的几百套运动装,二奎希望父亲能从山庄解决。刘老根一点不通融,无奈二奎只得求丁香帮助。

第14集

  冯乡长见二奎没能顺利办好运动装的事,亲自到山庄找刘老根面谈。老根不买帐,二人不欢而散。恼羞成怒的乡长找到调入派出所的胡科长。胡科长表示让刘老根走着瞧。

  刘老根面对各方的摊派及不断增长的业务量忧心忡忡,李丹建议他成立董事会,集体讨论山庄的工作。董事会上韩冰宣布了药匣子担任药膳部经理,丁香担任质检部经理,同时否决了乡里摊派的运动装一事。山杏和二柱回到山庄成立二人转剧团。

  丁香热心接待韩冰,亲自驾马车进山观景,车速太快不慎韩冰被摔伤,刘老根见状脱口说出不近情理的话,大伤丁香自尊,二人当众吵翻。事后李丹劝老根不该如此对待丁香的一片痴心,丁香为捍卫爱情的举动可以理解。刘老根承认了自己对丁香爱情的不平等,酒后找到丁香赔礼,发誓不再虚伪,今晚要与丁香生米做成熟饭,丁香劝老根要理智,酒醉的刘老根脱衣上炕倒下就睡着了。

第15集

  大辣椒妒忌药匣子天天往丁香那跑,二人分居,药匣子索性搬到办公室住。晚上药匣子又给丁香送药膳粥,说明自己来意后,发现炕上躺着的是刘老根,吓得扔下粥罐就跑。第二天刘老根见了丁香对酒醉后的事一概不承认了。

  药匣子向刘老根请假进城买药材,提出顺便想找个助手协助自己工作,在老根犹豫时,他用话暗示刘老根自己知道他曾在丁香家睡过,老根不理会他的旁敲侧击,批准了他的要求。于是药匣子从城里带回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助手,并在城里给自己和丁香各印了一盒名片。

  山杏和二柱的感情随着筹建小剧团而日益加深,剧团每晚招考演员,山庄一派热火朝天。

第16集

  丁香生平第一次有了名片甚为高兴,和药匣子二人兴致勃勃到客房散发名片并征求意见。大辣椒到药膳部只见一年轻女人称自己是李经理助手,她找到刘老根说出自己的担心。刘老根找到药匣子和丁香,批评他们不该擅自印制、散发名片,决定把他俩发出的名片收回,此举让丁香别扭药匣子为难。老根自知又让丁香受屈,备下酒菜向丁香解释以往的误会,坦言了十多年对丁香的思恋之情,只因害怕舆论而不敢承认。丁香理解了老根,二人含泪相拥。

  因刘老根得罪冯乡长,二奎的村长被撤职。刘老根识破冯乡长的诡计,二人针锋相对,冯乡长更加怀恨在心,又将丁小满民办教师的资格取消。

  药匣子给助手传授专业知识,顺势给她看手相预测她的事业前途,此景让大辣椒撞见,二人大打出手。辣椒盛怒之下回了娘家。

第17集

  刘老根找冯乡长理论,劝他别因二人的矛盾转嫁子女,冯乡长用教育改革的大帽子官冕堂皇地回敬了刘老根,二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乡党委王书记提出冯乡长的作法不合适。

  辣椒走后药匣子衣食无着,他捡点了自己的所为,毅然辞退了助手,求丁香把大辣椒接回,今后改过自新。刘老根批评了他经不住诱惑,让丁香捎话山庄的工作离不开辣椒。

  冯乡长唆使胡科长收买了四人到山庄制造事端,又让派出所封了山庄的房子,山庄被迫停业。药匣子一怒之下把封条撕了,刘老根不能原谅李丹的疏忽,决定了对她的除名处理,韩冰闻讯来山庄。韩冰说明自己要到国外定居,把国内的200万元资金都留给山庄,同时把女儿李丹也拜托老根,刘老根无限感慨董事长对自己的信任。此情又被丁香误解,刘老根对丁香的雪上加霜,大发雷霆伤心至极。

第18集

  韩冰召集山庄大会,王书记前来把山庄被封事件的原委讲清,提醒刘老根要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韩冰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自己走后刘老根为董事长兼总经理,大家依依不舍地送别了韩冰。

  几经反复,丁香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山庄。刘老根和药匣子起诉了冯乡长的制造事端,法庭上冯乡长狡猾辩解洗清自己,一切推到胡科长身上。刘老根却因撕封条的无视法律行为被公安机关传拘,山庄上下陷入悲痛。

  胡科长在政策攻势下投案自首,真相大白,县委杨书记亲自处理了山庄事件,送刘老根返回山庄,山庄恢复了正常工作。小剧团的演出喜气洋洋,在一片欢乐中却找不到老根的身影,此时他一人在雪夜失声痛哭,万分思念丁香。

  大奎携全家见丁香,真诚感谢丁香二十年来带给兄弟们的母亲的爱,丁香接受了孩子们的情义,刘老根的生活掀开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