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农村女孩陈灵宝,在大学进修期间结识了家境富庶、老实憨厚的谢家树,两人一见钟情。毕业后,谢家树约陈灵宝回家见父母,陈灵宝为了赶时间,搭上了村里刘金海的三轮车。刘金海暗恋陈灵宝多年,他故意把车往低洼不平处开,害得陈灵宝带给公婆的酒和点心摔到了地上,陈灵宝只能空着手来见未来的公婆。没想到,刚进谢家,陈灵宝就遭到未来小姑谢家敏的鄙视和挖苦,同时,陈灵宝也感受到来自未来婆婆吴翠芬的敌意,她茫然了。幸好未来的公公和大姑子谢家敏对她还很友好,家敏的丈夫宋学军却显得很卑微......这是怎样的一个家庭?

分集剧情:
第1集

  农村女孩陈灵宝,在大学进修期间结识了家境富庶、老实憨厚的谢家树,两人一见钟情。毕业后,谢家树约陈灵宝回家见父母,陈灵宝为了赶时间,搭上了村里刘金海的三轮车。刘金海暗恋陈灵宝多年,他故意把车往低洼不平处开,害得陈灵宝带给公婆的酒和点心摔到了地上,陈灵宝只能空着手来见未来的公婆。没想到,刚进谢家,陈灵宝就遭到未来小姑谢家敏的鄙视和挖苦,同时,陈灵宝也感受到来自未来婆婆吴翠芬的敌意,她茫然了。幸好未来的公公和大姑子谢家敏对她还很友好,家敏的丈夫宋学军却显得很卑微......这是怎样的一个家庭?陈灵宝为自己能否融入这个家庭而犹豫不决。而谢家也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谢家树不顾家敏和妈妈的反对,义无反顾地表明自己的态度:“我爱灵宝,我要和灵宝结婚,白头到老”!陈灵宝被谢家树的执着感动了。她终于在结婚申请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第2集

  陈灵宝和谢家树虽然结了婚,但却两地分居,过着牛郎织女般的生活。谢家树只能在周六才能到陈灵宝工作的公社卫生院,与她过一天夫妻生活。这天夜里,恰好是星期六,谢家树由于单位有活动,没能及时赶到,陈灵宝以为他出了什么事,便求前来抓药的刘金海用他的解放车拉她到省城去找谢家树。没想到,车坏在了半道上。刘金海乘机向陈灵宝表达自己对她的渴望之情,还不顾一切地抱住了陈灵不肯松开。陈灵宝奋力挣脱了刘金海,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愉巧谢家树赶来,陈灵宝哭着扑到谢家树怀里......就在这一天,陈灵宝怀孕了。   谢家树不放心陈灵宝一个人呆在农村,他找了关系,把她调到城里,陈灵宝只好走进谢家,开始跟公公、婆婆、小姑们一起生活。然而,由于灵宝妊娠反应,谢家树为了和妹妹家敏调房间发声了矛盾,家敏极力羞辱谢家树,说他没出息,怕老婆。谢家树一气之下把家敏推到地下,碰坏了头。这使家敏更加痛恨陈灵宝,在谢家树出差期间,家敏趁机报复灵宝,从而加深了婆婆跟灵宝的矛盾。陈灵宝终于忍不住了,她向出差回来的谢家树提出:“必须搬出去住,不然,这个孩子就不生了”。

第3集

  谢家树欺骗吴翠芬,说是单位分了房子,母亲信以为真。陈灵宝高兴地和丈夫搬到了租来的一室的房子。一天,吴翠芬来到他们的住处兴师问罪,原来是谢家树的同事说漏了嘴,单位根本没有分给他房子。谢家树连忙把责任揽到自己账目,吴翠芬生气地责备谢家树:“娶了个媳妇卖了个儿”。   临产的日子到了,陈灵宝住进了医院,而这一天正好是婆婆的生日,陈灵宝希望谢家树能留下来陪她。可她又不忍心缺席母亲的五十大寿,当他和全家喜气洋洋地举杯庆祝之时,陈灵宝被推进了手术室.......   当谢家树赶到医院,陈灵宝已经做了刨腹产,生下了一个女孩。谢家树流下了内疚的泪水。从此,陈灵宝一心扑在女儿灿灿身上,谢家树感到很无奈。灵宝的妈妈劝她不要冷落了自己的丈夫,并向她讲述了自己当年就是由于一心扑在灵宝身上,致死灵宝的爸爸与一知青发生了感情并生下私生子,这孩子就是灵宝的弟弟陈来宝.....   陈灵宝震惊了,赶忙走了出去。她不想这么晚了还让谢家树一个人在外面溜达。

第4集

  一转眼,灿灿已经五岁了。中国改革的浪潮冲击着每一个家庭。谢家树很满足自己公务员的身份,而陈灵宝则认为他应该放弃大锅饭,开创自己的一番事业,两人发冲突。陈灵宝突发其想,既然你安于现状,那你就守着你的铁饭碗,我下海!她没征求谢家树及家人的意见,依然办理了辞职手续。谢家树笔全家人一起反对陈灵宝,小姑讽刺打击,婆婆吴翠芬更是极力阻拦。   陈灵宝走出自己的第一步,她靠朋友代理药品赚了点钱,虽然不多,却比上班时的工资多了几倍,她更有信心了。这时,她接了一个三十万元的大单子,如果做下来,她能有几万元的提成。陈灵宝签了合同,并催促朋友把货发了出去。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三十万元的货款却迟迟没有打过来,朋友跟陈灵宝急了。春节临近了。小姑家敏更是幸灾乐祸,挑拨谢家树和家英不要管她。陈灵宝孤立无援,不知如何大好。谢家树不无担忧地看着陈灵宝陷入困境.......

第5集

  陈灵宝背上灿灿,毅然踏上去广州的列车。陈灵宝和灿灿不见了,这可急坏了谢家树和谢家的人,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陈灵宝会带着孩子去要账。谢家树和爸爸谢明哲要去找陈灵宝和自己的孙女,吴翠芬极力阻止。谢家树人在单位却什么都干不下去,他担心陈灵宝和灿灿,于是便通过各种关系与广东联系,却毫无音讯。而陈耿宝带着灿灿来到广州,找到了欠账的那家公司,可没想到人家根本不见她,她连人家的大门都进不去,她只好把灿灿放在旅馆,自己再去交涉。这回更让陈灵宝无法接受的是,这家公司不但不接待她,还把她训斥了一顿,赶了出来,陈灵宝流着泪水回到旅馆,却发现灿灿不见了,她发疯般地跑了出来,望着空旷的大街,哪里有灿灿的影子?陈灵宝彻底跨了,她坐在马路边失声痛苦。这时,灿灿拿着一个棉花糖走了过来,原来,是一个老爷爷发现了她,并把她送了回来。灵宝哭着抱住灿灿......   陈灵宝的弟陈来宝来到谢家,发现姐姐和灿灿不见了,就和谢家树吵闹起来。家敏为了维护哥哥,与陈来宝对骂,差点儿动起手来。

第6集

  陈灵宝虽然找到了灿灿,但身上的钱包却被小偷偷走了,陈灵宝身上只剩下几元钱,根本无法负担在广州的食宿。绝望中,她抱着灿灿,又来到那家医药公司,可是人家已经放假,根本见不到任何人。陈灵宝对看门老头说,既然这样,我就呆在这儿不走了,让你们的经理过来给我们娘俩收尸吧!于是,她抱着灿灿坐在这家公司的大门口......夜里,灿灿发烧了,口吐白沫不省人事,陈灵宝却抱着灿灿不知何处去。这时,那位好心的卖棉花糖的老爷爷看到灵宝焦急的样子,带着她们找到了一位老中医。老中医用一种特殊的手法救活了灿灿,还把祖传的“保命汤”给灿灿喝下。陈灵宝感激万分......   谢家树通过广州的朋友终于找到了陈灵宝母子,当陈灵宝看到风尘仆仆赶来的谢家树,不顾一切地投向了丈夫的怀抱.....

第7集

  几年过去了,陈灵宝终于攒下了十几万,这是她用心血换来的,她决定用这些钱做项目,她想起了那位老中医的“保命汤”。于是,她再次来到广州,说服老中医,买下了“保命汤”的祖传密方,并带着一罐样品回来了。谢家树大发雷霆,他没想到陈灵宝做出这么大的决定竟然不和自己打个招呼。而这件事在谢家又掀起了轩然大波,恰赶上大姑子的丈夫宋学军下岗,急需几万块钱与别人合伙做生意,本想从陈灵宝这里借钱,没想到她竟然手里的钱全部买了“保命汤”的药方。陈灵宝百般解释,并表示希望在家待业的家敏也能到自己公司一起干。家敏声称,你陈灵宝就是拿八台大轿来抬我,我也不会去。吴翠芬也威胁陈灵宝让她不要因做生意而连累谢家树和灿灿。陈灵宝四面楚歌。在这个关键时刻,谢家树站到了陈灵宝一边,他不能看着自己的妻子受了委屈,好在他还有一个稳定的职业。一向看岳母眼色的宋学军也意外地帮陈灵宝说了几句好话。

第8集

  陈灵宝冲破艰难险阻,终于拿到了执照,她选好了厂址,开始生产“益寿饮”(保命汤)。然而,在订货会上,“益寿饮”无人问津,看着展台上一些大公司生产火爆的场面,陈灵宝终于不住,趴在展台上,眼泪象断了线的风筝,,滚滚而落.....奇迹发生了,本市商报资深记者于今来到了陈灵宝的展台前,陈灵宝哭泣的身影引起了她的关注。通过交谈,她对陈灵宝越来越有兴趣了......   展销会的第二天,商报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广告,谁都看不明白,越是这样,人们的兴趣越大。第三天,同样的广告又出现了。到了第四天,人们终于明白了。陈灵宝的展台上挤满了购销商,第一批产品竟然供不应求......   陈灵宝终于成功了,由于业务不断扩大,陈灵宝说服大姑子家英和她的丈夫宋学军到自己公司帮忙,家英夫妇非常高兴。家敏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却不肯低头向陈灵宝开口,整天闲逛,终于有一天,家敏在酒吧喝酒与人发生了冲突,用啤酒瓶将人打伤.......

第9集

  谢家敏进了派出所,在警官王胜利审讯她时及不配合,幸好陈灵宝和谢家树及时赶到。陈灵宝以公司法人的身份把家敏保了出来。回来的路上,陈灵宝让谢家敏明天到她公司报到。谢家树和家敏都感到吃惊。婆婆吴翠芬和公公谢明哲也颇感意外。然而,谢家敏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了半个小时,当她得知自己被分配到仓库工作后,冲到陈灵宝办公室大发雷霆。陈灵宝告诉她所有的人都要经过这一关,谢家敏这才消了气。这时,陈灵宝的弟弟从乡下来到城里,要求陈灵宝在公司里给安排工作,陈灵宝不同意,让他回去继续复习准备考大学。陈来宝不服,质问她为什么谢家的人都进了公司而自己却不能?一气之下陈来宝跑了出去,发誓就是去给人刷盘子,也不回乡下。谢家树追上来宝,做了一番工作,来宝终于跟着陈灵宝回到了乡下。刘金海看到成功了的陈灵宝开着崭新的轿车感慨万分,他告诉陈来宝,你姐姐这个人,应该舍出命来追。

第10集

  谢家树所在的单位机构改革,他作为第一批被精简了下来,而陈灵宝的事业却蒸蒸日上。谢家树瞒着自己的妻子和家人,每天仍按上下班时间离家、回家,而一白天则在街上晃荡。倒是家敏和她的男友(王胜利--曾经审问家敏的警察)发现了谢家树的反常,回到家里跟吴翠芬说了。吴翠芬忙把谢家树招回家里。谢家树只好把自己下岗的事告诉了父母。丈夫下岗了,妻子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吴翠芬生气地给陈灵宝打电话让她回家商量家树的事,而陈灵宝因开会没有回来。吴翠芬一气之下心脏病发,住进了医院。谢家树则气冲冲地来到陈灵宝公司兴师问罪。两人在会议室,当着公司人的面大吵了起来.......   陈灵宝和家英夫妇来到医院,吴翠芬已脱离危险,她没有理陈灵宝,也没有上陈灵宝的车,而让谢家树叫了辆出租车回家。这时候,陈灵宝才知道谢家树已经被精简了,她去婆婆家接谢家树。在车上,陈灵宝质问谢家树为什么向她隐瞒下岗的事?为什么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而自己却最后一个知道?谢家树百口莫辩。陈灵宝表示既然夫妻之间已经没有了信任,还有什么必要生活在一起?谢家树震惊,她没想到陈灵宝会有这样的想法。

第11集

  陈灵宝和谢家树分居了,陈灵宝住在床上,而谢家树刚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这令每天无所事事的谢家树心里更不是滋味。陈灵宝带着家英、家敏和宋学军(他们分别已是公司的骨干)到省城开产品洽谈会,在下榻的酒店,陈灵宝巧遇刘金海,如今他已经是一家装修公司的老板。刘金海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陈灵宝,当即就邀请陈灵宝共进晚餐,陈灵宝拒绝了。而刘金海却不罢休,陈灵宝无奈答应另找时间。谢家树一个人在家陪灿灿,却突然接到陈来宝的电话说陈灵宝的妈妈病危,谢家树连忙安排岳母住进了母亲所在的市医院,医院诊断结果出来,是胰腺癌!谢家树忙给陈灵宝打电话,而陈灵宝却不接谢家树的电话,就在陈灵宝与刘金海共度晚餐的之时,谢家树整夜守候在岳母身边没有合眼。刘金海趁陈灵宝有些醉意,企图与她亲热,就在刘金海即将得逞的时候,陈灵宝以仅留的一点清醒守住了自己的清白。

第12集

   陈灵宝知道了母亲住院的消息,急忙从省城赶了回来,她坦然谢家树没有及时告诉她,谢家树非常委屈,他告诉陈灵宝要有心里准备,她母亲得的是癌症。陈灵宝痛苦地趴在谢家树的向上泪流不止,她让谢家树陪她去见婆婆,跪下来求她治好母亲的病。吴翠芬非常惊讶,告诉陈灵宝,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无论是谁,她都会尽全力医治。   母亲还是走了,陈灵宝悲痛地扑在母亲身上大哭,她后悔没在母亲有生之年多陪陪她,母亲甚至都没有坐过自己的车。家树陪着陈灵宝把母亲的骨灰送回了乡下的家里,她牢记着母亲的话:“等来宝考上大学,把她的骨灰和父亲的合葬在一起”。她懂得了人活着的时候应该懂得珍惜。当她买了许多营养品送给婆婆的时候,却遭到婆婆的误解,认为陈灵宝是由于她没能治好她母亲的病而羞辱她。陈灵宝哭着表达了自己对人生的感悟,吴翠芬总算理解了她的好心。陈灵宝又趁机说服在家待业的谢家树到自己的公司来和她一起干,并让她当副总经理。家敏和家英也高兴地说服哥哥。谢家树半推半就,众人皆大欢喜。只有家英的丈夫宋学军态度让人难以捉摸.......

第13集

   谢家树来到陈灵宝的公司,与宋学军一样当上了副总经理,宋学军对陈灵宝的安排内心不满,在家与家英唠叨自己辛苦帮陈灵宝打下的江山,却让谢家树来坐享其成。家英生气地斥责宋学军,没有嫂子,他现在还不只在哪里出苦力呢!   陈灵宝没有察觉到宋学军的态度,她正为来宝不肯继续考大学而烦恼,这可是妈妈的遗愿啊!她极尽耐心地开导来宝,可来宝就是不听,坚持要走自己的路。陈灵宝大发脾气,把来没吃完的饭打了满地。陈来宝哭着跑出了姐姐家,陈灵宝和谢家树到外找不到他。原来陈来宝跑到一家超市去找要。灿灿已经是一个小学生了,她认为妈妈这样对小舅舅太不公平了。陈灵宝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也这么反叛,反过来数落了她几句。没想到灿灿抓起桌上的水果刀吓唬妈妈。陈灵宝气得流下眼泪。正在这时,陈灵宝收到弟弟的来信。他告诉姐姐不要为他担心,等他想通了,他会回来,完成妈妈的遗愿。

第14集

   陈灵宝为弟弟的事一愁莫展,宋学军向她表示来宝的事交给他来办,保证三天之内把陈来宝找回来。他说到做到,再次赢得陈灵宝的信任。陈灵宝放心地到省城考察超市业务,把公司业务交给了宋学军。宋学军利用谢家树把不合格的水果引进到“益寿饮”加工厂,被家敏发现,宋学军把责任推到谢家树身上,并带谢家树到夜总会桑拿、按摩、找小姐......赤地千里住了谢家树的嘴。谢家树有苦难言,他提醒陈灵宝不杖信任宋学烟,陈灵宝却表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时,有人投诉,说长期服用“益寿饮”的一位老人死了。谢家敏和谢家树、宋学军来到老人家,知道是老人不务正业的儿子想讹诈,目的无非就是想弄几个钱花花,宋学军当即表示花钱消灾。家敏、家树也怕事情传出去对公司不利,同意了宋学军的意见,他们怕陈灵宝担心,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出差的陈灵宝。谁知此事却埋下了祸根.......

第15集

   陈灵宝真的把业务做到了省城,不但在省城开办了大型的“益寿饮”加工厂,还在市中心特色了一块地,准备开一个大型超市。然而,由于宋学军利用谢家树引进的那批水果质量不合格,生产出来“益寿饮”出了质量问题。陈灵宝大怒,追查原因。所有的矛头都指向谢家树。谢家树拒不见陈灵宝,妻子的成功已经给他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何况自己又做错了事。倒是陈灵宝的伍丹对谢家树比较同情,在她面前,谢家树感觉自己是个大男人。然而,谢家树怎能知道,这一切都是宋学军设下的套,他早已和伍丹狼狈为奸......   家英早就发现宋学军在外面偷鸡摸狗,在家里和宋学军大闹起来。宋学军拿谢家树在桑拿浴房找小姐的事情威胁家英。家英怕哥哥的事让陈灵宝知道引起不和,忍气吞声,宋学军对谢家树嫉恨很深,家英非常痛苦......   陈灵宝在省城买了别墅,换了高级轿车,应新公司成立的酒会上,由于谢家树和伍丹跑了出去,却被伍丹灌醉,领到宾馆开了房间.....而这一切又都是宋学军捣的鬼,就在谢家树和伍丹走进宾馆房间之时,宋学军拿起电话报了警......

第16集

  陈灵宝接到公司电话,说谢家树在宾馆嫖娼,让她去领人。陈灵宝震惊,她让家敏通知宋学军去领人。谢家树却怕见到陈灵宝,留下一封辞职信和一页离婚中申请书便失去踪影。陈灵宝反思这几年自己的行为,认识到丈夫的转变自己是有责任的,她决定原谅丈夫。陈灵宝找到谢家树与他做了一次长谈,夫妻回忆起共同走过的这十几年来的风风与雨雨。陈灵宝表示:“如果事业的成功不能给我的家庭和亲人带来幸福,我宁可放弃所有的事业”......谢家树被妻子感动了。   谢家树又回到妻子的公司,并到新开业的超市负责管理,而伍丹却被免职。伍丹不服,到公司大闹,陈灵宝交给谢家树处理,家敏则认为应该坚持原则,谢家树同意了。伍丹气愤地辞职离开公司。宋学军安慰伍丹,并与伍丹策划了一个阴谋:偷出“益寿饮”的秘方,投奔另外一家保健品公司,条让是让武丹做总经理!他们两个里应外合,骗过了善良懦弱的谢家英,真的把“益寿饮”秘方搞到手,并栽赃到谢家树身上......这一切,陈灵宝一点都没有察觉。

第17集

  谢家树负责超市的管理工作。陈来宝闲着没事到超市玩,无意中发现一个叫欧阳雨蒙的女孩来购物,陈来宝被女孩的美貌和气质打劫,与保安合伙以怀疑女孩私藏物品为由把她带进了保安室。陈来宝本想来个英雄救美,却被突然赶来的谢家树打破了美梦。谢家树误把欧阳雨蒙当成窃贼,对其百般揶揄。欧阳雨蒙不顾一切欲脱衣证明自己的清白.......   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商报资深记者于今找到陈灵宝公司,斥责陈灵宝侵犯公民的人身权益。原来,欧阳雨蒙正是于今的女儿。陈灵宝惊呆了......   第二天,报纸上出现了陈灵宝超市非礼顾客,侵犯人身权益的文章。宋学军乘机兴风作浪,他让伍丹找到于今,向她提供了足以整跨陈灵宝的文件。原来宋学军的那们号称喝了“益寿饮”死去的老人的儿子,曾经签下一个文件,而这个文件是在宋学军的指导下完成的。它成了陈灵宝的“益寿饮”可以致人死亡的证据......

第18集

   陈灵宝面临被起诉的局面,雪上加霜的是,伍丹投靠的“寿益”公司正式开张,而他们的主打产品就是利用宋学军偷来的“益寿饮”配方改制的“寿益延命汤”。陈灵宝让谢家树把他们的产品拿去化验,发现其成分与自己“益寿饮”一模一样。陈灵宝这才知道问题严重:自己的药方被盗用了!她马上召集公司主管调查原因。然而,所有的迹象表明:秘方的泄露与谢家树有关。谢家敏和谢家英绝不相信自己的哥哥能干出这种事。宋学军又趁机在背后唆使谢家树用钱与武丹谈判,让对方停止“寿益延命汤”的生产。谢家树帮助妻子度过难关,瞒着陈灵宝去找武丹商量,武丹提出给她30万元,她就退出“寿益”公司,撤回秘方。谢家树信以为真。他们的见面恰巧被谢家敏看到并告诉了陈灵宝,这更证实了陈灵宝的推断:丈夫背叛了自己.......

第19集

  谢家树找到谢家英,想从账上提起30万现金,家英问哥哥为什么?谢家树说是为了帮公司解决问题,家英只好给了他。这一天正好是陈灵宝与谢家树结婚纪念日,来宝又考上了大学,陈灵宝希望谢家树能够留在家里,而谢家树却执意离开,他向陈灵宝表示很快就回来,并带给她好消息......陈灵宝以为丈夫是去与武丹幽会,非常痛心,她告诉谢家树,如果12点之前他还没有回来,那他们之间就结束了。谢家树向她保证,自己12点之前一定回来。女儿灿灿埋怨陈灵宝对谢家树态度不好,在自己家里还摆总经理的架子,根本就忘了自己还是个妻子和母亲。陈灵宝歇斯底里大发作,她没想到自己的女儿敢跟自己过不去。   谢家树带着30万元现金去跟武丹见面,然而,武丹却是频频地改变见面地点。谢家树无奈开着车来到一个遂道里,当他下车的时候,没有见到武丹,只见一辆汽车开着贼亮的大灯照射过来,他感到了不了祥......

第20集

  12点钟声响了,谢家树还没回来。陈灵宝对他彻底绝望了,她决定召开会议,解除谢家树在公司副总理的职务并找到律师起草离婚协议书。谢家敏和谢家英惊讶不已,她们再次找到陈灵宝,希望她慎重考虑再做决定。陈灵宝表示,即使与谢家树离婚,她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对待家敏、家英和宋学军,同时也会替谢家树孝敬自己的父母。家敏和家英倍爱感动,与陈灵宝紧紧拥抱在一起。   谢家树失踪了,家敏男友建议报警,陈灵宝却认为谢家树与武丹私奔。她对谢家树的背叛行为痛心不已。而谢家英此时意识到目前发生的一切与自己的丈夫有关。她找到宋学军,质问是不是他把“益寿饮”秘方偷给武丹,然后又嫁祸谢家树?宋学军眼看事情暴露,跪在地上乞求家英的原谅,并说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家英。为了自己的小家庭。软弱的家英没有勇气向陈灵宝说出一切,她痛苦地把秘密藏在心底。

第21集

  警察在郊外发现了谢家树的车,然而已是人去车空。陈灵宝意识到问题严重,丈夫一定是发生了意外,她建议警察去调查武丹,而武丹却有没与谢家树在一起的证据。谢家英找到丈夫宋学军,让他向陈灵宝说明真情,为谢家树洗清罪名。宋学军只轻描淡写地对陈灵宝说了说要相信谢家树之类的话。   灿灿得知爸爸失踪的消息后,与陈灵宝大闹,说爸爸有这一天,都是陈灵宝的错。陈灵宝怪灿灿不理解自己,灿灿却说陈灵宝心中只有公司,只有钱。陈灵宝被激怒了。她到手打了灿灿。灿灿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陈灵宝内外交困,她到处去找灿灿,而灿灿却和一个男孩子在一起并住在人家。陈灵宝找到她,要带她回去,灿灿坚决不从,她把一封信交给了陈灵宝,原来,谢家树离家前曾给灿灿留下一封信,陈灵宝看了信后内心受到很大触动,她失眠了。

第22集

  谢家树已经失踪几天没有音讯。这天吴翠芬和老伴出门锻炼,无意中发现走廊里躺着一个衣闪褴缕的人,他们以为是要饭的,没想到那人坐了起来,他们震惊了,那个被他们当作乞丐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儿子谢家树,吴翠芬和老伴哭着扑了上去......   陈灵宝接到婆婆的电话,说谢家树找到了,她急忙从省城赶了过来,然而,她惊呆了,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丈夫竟然变成了一个痴呆人,他不认识妻子,不认识父母,更忘了他自己是谁。谢家树失忆了......   婆婆吴翠芬怒火中烧,她质问陈灵宝,自己的儿子怎么变成这样?陈灵宝彻底崩溃了,她哭着跪在公公婆婆面前,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但自己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丈夫的事,更没有害他的心......

第23集

  就在陈灵宝离开公司之时,宋学军却在背后兴风作浪,他先是把谢家树“携款潜逃”的消息捅给商报记者,然后又怂恿公司超市合作者闹事,搞得公司人心慌慌。家英和家敏也乱了方寸,宋学军趁机鼓动她们离开公司,回家躲避一下,并让家英把财务方面的手续交到他手里。   陈灵宝面对自己的丈夫感到无比的内疚,她想尽各种办法来换回他的记忆,然而都徒劳无功。谢家敏和谢家英赶来,可谢家树却不认识她们。姐妹俩抱着谢家树痛哭。吴翠芬担心陈灵宝会离开儿子,她认为儿子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陈灵宝太强,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而谢家树是因为压力大才导致精神崩溃的。陈灵宝没想到婆婆能说出这种话,她默默地忍受着内心的痛苦,服侍丈夫......

第24集

  陈灵宝,谢家英和谢家敏因为谢家树的病情滞留在家,公司里却出了大乱子。宋学军违背陈灵宝的要求,私自扣留应当交付的超市租金,致使对方到公司闹事引起纠纷。同时,超市的供销商也因没有收到货款找上门来。宋学军对此事密而不报,还趁机挑动他们把事情往大处闹。当陈灵宝得知此事时,事情已到了无可挽救的地步---超市被哄抢了。宋学军在混乱之际,利用家英留下来的财务公章,把公司名下的三百多万资金转移到了自己的名下,携款出逃了。陈灵宝望着自己辛苦打拼的事业竟然毁到这种地步,她彻底崩溃了。   崩溃了的不只是陈灵宝,还有谢家英。她没想到由于自己对宋学军的容忍和造就给陈灵宝和公司带来这么大的灾难,更没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她的精神失常了。

第25集

  陈灵宝的事业跨了,她把公司的遗留问题交给了家敏,自己则全身的投入到给丈夫治病上。她说服婆婆同意她带谢家树和家英到一家康复中心治疗,却没想到这家康复中心的老板却是刘金海,陈灵宝矛盾了。当刘金海带着主治医生来到谢家,看到谢家树的状况,刘金海惊呆了,他为灵宝的命运而感叹。他知道陈灵宝不愿轻易接受自己的帮助,提出以陈灵宝到他的公司管理业务为条件。陈灵宝为了丈夫的病铤而走险,因为她知道刘金海已经离了婚,而且内心还在爱着自己。陈灵宝顾不了那么多了,她要不惜一切治好丈夫的病,她觉得自己对丈夫的病是有责任的。她要重新找回他们的过去。

第26集

  刘金海每天开着豪华轿车到谢家接陈灵宝和谢家树到他的康复中心治疗,他的行为终于引起了吴翠芬和丈夫的怀疑,他们明白了刘金海的用意不在儿子,而在儿媳妇陈灵宝身上。他们私下找到刘金海,却被刘金海的一翻慷慨陈词所震撼。当陈灵宝回到家时,发现公婆已经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吴翠芬含着泪水告诉陈灵宝,他们对不起她,他们向她隐瞒了谢家有精神病史的事实。他们不能再拖累她了,希望她离开自己的儿子,回到刘金海身边去,他是好人......    陈灵宝震惊了。她告诉公婆,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自己的丈夫,更不可能跟别的男人走。她哭着跪在一对老人面前发誓:不管丈夫的病是好是坏,我陈灵宝今生今世,绝不会离开他!   

吴翠芬和丈夫双双跪在了陈灵宝面前。三个人抱在一起,热泪滚滚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