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漂亮、文静的莫南在十八岁那一年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断言,她只能活到25岁,并告诫她的父亲,莫南从此不能情绪波动,更不能结婚、生孩子。

  莫南同父异母的妹妹莫北同样漂亮且大方,性格却与她的姐姐迥然不同。莫南在父亲面前是个乖乖女,很有才气,以高考女状元的身份考上了名牌大学。而健康、活泼的莫北却和新生代的许多少男少女一样喜欢追求时尚,是个能歌善舞的追星族。因为没有考上重点中学,令当大学教授的父母很是失望。

  父亲干预了上大学后大女儿的第一次刻骨铭心的恋爱,却没有阻止住她的第二次恋爱,被保送上研究生的莫南与美院毕业的高才生、年轻 的画家吴家驹在答应父亲的约法三章后终于建立了他们的爱巢,然而这一对不能同居的婚姻在妹妹莫北眼里无疑是对爱的扼杀。

  莫北的预言被言中了。由于缺乏性爱以及莫南忧郁性格使然,精力旺盛的吴家驹渐渐难以忍受柏拉图式的没有性爱的生活,有了婚外恋。性格脆弱的莫南经受不住打击,自杀未成后愤然离家出走。她在地铁里碰到了莫北的同学虎子,虎子是一个极具天赋的吉它手,他把她带到莫北的宿舍。

  妹妹的关爱以及高中生们那充满青春的活力深深地感染了莫南,使她找回了过早失去的那种属于自己的青春感觉。莫北和虎子利用假期组织了一支演出队,并大获成功。莫北决心为姐姐筹集巨额资金做心脏移植手术。然而, 一场误会险些断送了姐妹情意。就在她们解除误会的时候,莫南却已经病入膏肓了。

  又一场不幸发生了, 莫北火急火燎去医院看望姐姐的路上出了车祸。她在弥留间留给姐姐的一句话是:“正好,把我的心脏给姐姐吧!”莫南哭倒在即将在手术单上签字的继母面前。

  莫北健康的心脏成功地移植到莫南的身上,从此,莫南开始了新的生活。她发誓,余生只为妹妹活着。莫南完全改变了人生态度。她带着妹妹充满活力的心态、前卫的个性以及自身深厚的文化素质和充满青春的信念战胜了她的竞争对手,成就了梦寐以求的辉煌事业。

分集剧情:
第1集

  当新年悦耳的钟声在这座城市响起来的时候,秀美、端庄的十八岁少女莫南又一次晕倒了,她被送到医院抢救。胡克医生诊断莫南患的是遗传型先天性心脏病,并断言,她最多 只能活到25岁。父亲和继母被告诫:从此以后,莫南的情绪不能波动,更不能结婚、生孩子。

  作为大学教授的父亲莫时之一夜急白了头。

  小莫南近六岁同父异母的妹妹莫北与姐姐的性格迥然不同,她健康、活泼,是个追星族。她喜欢文艺,却不肯专心学习。

  莫南在高考中成了女状元,而妹妹莫北却没能考上了重点中学。

  然而,莫南的入学通知书却迟迟没有收到。

  年幼的莫北自告奋勇到招生委员会质问,没有成功,她直言不讳地告诉姐姐,因为她的身体不合格而被校方取消了录取资格,意外受挫的莫南又一次晕倒。情急之中,莫北打了110,又一次将莫南抢救过来。

  莫时之撕破了从不走后门求人的自尊心,上门恳请北大校方收下她的女儿。

  校方在一纸协议下破例招收莫南试读。

  莫南找到胡克医生,要他说出实情:自己的生命到底还有多长……

  为了给莫南增加生活的信心,胡克医生隐瞒了实情。

  父亲则要求她在四年大学生活中不得谈恋爱。

  莫南性格越来越孤僻,而她课外最喜欢呆的地方是校园内那汪湖边的那条白色石椅。时间一长,竟成了不少男生注意的一道景观。

  一个飘雪的清晨,一个名叫杨光的大三男生偷偷为她拍照时两人产生了误会。然而,开朗、幽默甚至有些滑稽的杨光那充满青春的活力征服了孤傲的莫南。

第2集

  当莫南按照约定向杨光要相片时,对方却一脸歉意地对她“坦白”:那天的相机里没有装胶卷。一种被捉弄的感觉使她骂了对方一句:赖皮狗!当她愤愤然回到宿舍时,看见同屋的阿敏很神秘的样子。事情的发展竟大出莫南的意料,一种意外的惊喜使她的心中第一次产生了异样的冲动。

  杨光在大学生摄影展上得了奖。莫南觉得她的心中激荡着一种从未体验过的青春活力,她第一次和男孩子一起到圆明园观看美丽的冬景,第一次和男朋友下饭馆,第一次那样开怀大笑......

  终于有一天,深爱莫南的杨光勇敢地闯进了她的家,父亲和继母欧阳心茹进退两难,他们把小伙子带进了自己的书房。

  小莫北安慰姐姐:他真逗,我投赞成票!

  在莫南的苦笑中杨光终于从书房走出来了,脸色失去了平日的活力,有些苍白,难为情地低着头对莫南说了句:“对不起,我不知道.... ..我,我走了,忘了我这只赖皮狗.....”

第3集

  莫南哭了,她问父亲:青春不属于我吗?......

  妹妹却用轻松的口吻安慰姐姐,她说,你们大学生嘛,无非都在谈一场不了了之的‘爱情’罢了!让一家人无不瞠目结舌。

  第二天,痛苦万分的杨光跟着一支登山队出去采风。一星期后,一个噩耗传来,杨光和那个登山队在雪崩中全部遇难了......

  莫南从杨光日记里看到了他真诚的内心独白。悲痛欲绝的她哭着跑到湖畔,望着悄无声息的湖水连连喊道:“你这个赖皮狗!赖皮狗......”

  为此,莫南不肯再回家,她觉得是父亲把杨光送走的......

  父亲莫时之用他深沉的爱和一堂名为《生命如歌》的讲座深深打动了在座的所有学生,也同样打动莫南,她第一次知道了自己身生母亲的死因。

  一晃三年,面临中考的莫北和姐姐莫南长得同样漂亮,然而言谈举止却大相径庭。她执意要考艺术学校,遭到了父亲和母亲的痛斥。

  莫南只好奉命每星期日回家为妹妹辅导功课。莫北对莫南感叹:如果能把我的心给你就好了,这样爸爸、妈妈就会有一个完美的女儿了。

第4集

  班上的一个极有音乐天赋的男孩叫虎子,莫北被为虎子能弹奏一手好吉他曲所痴迷。她愿意帮助虎子实现她不能实现的理想--到艺术学校深造。

  母亲欧阳心茹因此怀疑莫北早恋而被严加看管。

  因为经济上的窘迫,虎子临时改变志愿与莫北一同考入了非重点的普通高中。

  莫南在校刊上发表了好几篇有影响的论文而被校方有意保送她继续读研究生。这对父亲的心理凿实是一种补偿。但同时也为大女儿的短暂生命而黯然神伤。

  夫妇俩下决心把积蓄倾囊而出托朋友去国外购买药品,他们期望昂贵的药品能让奇迹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发生。但胡克医生断言和莫南的一次次晕到如阴影始终笼罩始终在他们的心头......

  寒假期间,莫南所在的毕业班的同学开始到外面为择业而奔波,同样被保送上研究生的阿敏拉莫南到人才交流中心去碰运气。没想到,没有其他技能和综合素质的两个好学生受到了打击。阿敏决心在这个假期拿到驾驶证。为了凑够三千元学车费,她又拉上同宿舍的几个同学一起去酒店打工。

  在打工中,阿敏遇到了她高中是的男友李军,莫南却因为身体吃不消被炒了鱿鱼。她很伤心,情不自禁地又来到湖畔的那条白石凳旁,默默地怀念永远快乐的杨光......

  虎子和班上的同学来看生病中的莫北,为了能和莫北单独谈话,他故意把围巾落在了莫北家,却被单纯的莫北送了回去。

第5集

  无独有偶,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画家吴家驹闯进了她的视野,这一闯,几乎成了改变她整个人生的转折点。

  吴家驹是美院毕业留校做助教,他在写生中偶尔发现晚霞中忧郁而气质不凡的莫南, 激起了他创作的灵感。

  女大学生们拒绝酒店女老板的跪式服务均被炒了鱿鱼。学法律的李军帮助她们打赢了这场官司,阿敏与李军的恋爱进入白热化。

  莫南在大学生画展上发现一幅名为《失恋》油画上的姑娘酷似自己,她想起了湖畔上与吴家驹的相遇,便想组委会要来作者的地址,上门兴师问罪。

  吴家驹连连道歉,并表示愿意给予经济补偿。然而,他对《失恋》一画精辟的诠释以及绘画才气最终征服了这个清高的女大学生。而莫南对伦布朗用光艺术的独特见谛也使这位年轻的画家大为惊叹,两人很快忘掉前嫌,找到了共同语言。

  交谈中,莫南发现,吴家驹竟是自己继母欧阳心茹的学生。

  吴家驹趁机拿自己的作品到莫南家拜访请教自己的老师,为他开门的莫北惊呼:“帅呆了!”

  欧阳心茹把莫南少年时代的几幅绘画拿给吴家驹看。

  他们开始频频电话联络,吴家驹鼓励她继续追求绘画艺术。

第6集

  有个日本人出十万元购买走吴家驹的那幅《失恋》,使他一夜间变成了富翁。他把其中五万元给莫南送去。莫南不在家,兴致勃勃的莫北让他参观母亲的画室,并肆无忌弹地批评母亲绘画艺术中保守色彩还挑剔象吴家驹这样学院派的弊端,令吴家驹惊诧不已却很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莫南不肯接受那五万元,莫北建议吴家驹开办广告公司。

  莫南不遗余力地为吴家驹揽的一幅公益广告搞创意,两人相得益彰,取得很大成功。爱在莫南的心中又一次违背父亲的意愿而萌芽。甚至两天收不到吴家驹的传呼都会寝室不安,搞得同宿舍的人又担忧又莫明奇妙。鬼精灵妹妹莫北鼓励姐姐大胆往前走。

  莫南的异常举动引起了父母的警惕。欧阳心茹接受丈夫的建议做了吴家驹的工作。吴家驹的回避让莫南在痛苦和思念中煎熬。她在妹妹的鼓励下,丢掉矜持跑到美院去找吴家驹,发现家驹和几个学生正在为几个赤身裸体的女模特画素描,差点晕倒。吴家驹炽热的爱给了莫南勇气。当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却被继母欧阳心茹......

第7集

  毕业的那一天,阿敏在得到大学本科毕业证同时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一本驾驶证。不过,她决定放弃读研究生和他的男友共赴西藏去寻找更有价值的人生。

  此举对莫南震动很大,她在泼辣的阿敏面前自惭形秽起来。

  吴家驹提出要和莫南结婚,并支持她继续读研究生,取得硕士甚至博士学位。

  莫南想起了第一次恋爱的结局,伤心得直摇头,她说,她本不拥有青春年华。

  莫时之采取同样的办法与吴家驹谈话。充满浪漫激情和冲动的吴家驹竟接受了莫教授苛刻的约法三章,愿意筑造一座柏拉图式的爱巢而获得了与莫南结婚的允准。

  只有莫北激烈反对,她说:这不是爱,是一种对爱的扼杀!

  这桩婚姻不幸被莫北言中,新婚夫妇在情欲和性欲挣扎中不得已痛苦分居了,当父亲来电话询问时,莫南却问父亲:上帝到底还能给我多长时间?

  听到父亲犹豫的声音,她捧着年历泪如雨下......

  当近二十五岁的莫南获得硕士学位的那一天,在贵宾席上,她看见了为她自豪的父亲和继母,却没有看到她最希望看到的人--吴家驹。

  晚上,莫南做了一桌好菜等待丈夫与自己同享快乐。而此时的吴家驹因为忍受不了寂寞而到迪厅里散心、喝酒,被一直仰慕他的公关小姐赵丽丽抓住不放。

第8集

  得知莫南还要执着地把书读下去的吴家驹对她甚至不屑一顾。

  莫南赌气回到自己的小屋,潸然泪下。辗转不已的她听到丈夫打电话的声音,便悄然打开无绳电话的三方对码键。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了出来。她愕然地听到丈夫在安慰对方,让对方再给他半年的时间,并道出了父亲和母亲坚守了近二十五年的秘密....

  在莫南质问下,吴家驹终于撕下遮羞布,他说,他再也找不到过去那种激情了。

  绝望的莫南吞下一把安眠药。然而,生命顽强地呵护了她的尊严不愿意让她委屈地离开这个世界。吴家驹走了,留下十万元的存折和一封充满内疚的信。信中建议她抓紧时间出去周游世界,不要再读书了......

  莫南愤怒地草拟一份离婚协议书,撕碎了存折。离开了这个家。

  盲目游荡一天的莫南央求在地铁里的青年吉它手为她弹奏一曲《致爱利丝》后丢下身上所有的钱走了。

  找不到莫南的吴家驹只好试探着给莫南的父母打去电话。当他连夜赶回家,只见老俩口已经等在外面了。

  吴家驹对气得发抖的莫时之立下军令状,三天内找到莫南。

  吉它手虎子是为攒够上艺术学校的学费到地铁弹奏吉它的。莫南的行为引起了虎子的怀疑,他把她带到了学校。

  在莫北的惊呼中姐妹俩一同走进宿舍,让莫南不可思议的是,临近高考的一屋子的人竟然深更半夜在看欧洲足球冠军赛。

  莫北告诉她,她们都是被老师归到高考另册里的,没戏。与其在枯燥无味的课本里活受罪,不如活得潇洒一些。而她自己正想办法打工给“虎子”筹措资金呢!

  莫南始终不能理解,莫北半开玩笑地说,现在的人三年一代沟,你我已经有两个代沟了。

第9集

    莫南因此认识了这些高中生,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精力,虽然对现有的高考制度抱着强烈抨击的态度,但对女硕士有一种言不由衷的肃然起敬,这让莫北骄傲透了。

  在莫北的鼓励下,莫南决定拣回被丈夫撕碎尊严,去寻求短暂生命的真实价值。

  在莫北和贾曼恶作剧般的策划下,莫南被迫答应顶替妹妹去参加最后一次模拟考试。 而义愤填膺的莫北却直奔美院去找吴家驹算账......

  莫北的一记重重的耳光把苦苦寻找莫南两天的吴家驹打清醒了,也由此明白了莫南的去处。吴家驹向莫北真实地倒出了这两年来柏拉图式婚姻的杯杯苦水,并用莫北当年对他们这桩婚姻的看法来反问对方,令莫北哑口无言。

  吴家驹趁机夸奖莫北开朗、新潮又充满青春活力,莫北沾沾自喜又不知所措。

  吴家驹答应莫北替找一个挣钱快而多的工作,并让她参观学校的模特工作。挣钱心切的莫北在犹豫片刻以后,答应来试试,但要吴家驹保守秘密。就这样,莫南替莫北考了三天试,莫北却偷偷去当了三天模特,并拿回了三千块钱。

  已经有几年和高中功课不沾边的莫南竟考出了好成绩,令莫北的同学们推崇万分。莫北抱住姐姐直喊万岁。

  即将分手的同学们在校园的一角燃起了篝火。

  那青春的气息深深感染了莫南她对妹妹说,她不奢望上帝能给“万岁”,只要再给她两岁,让她读完博士便心满意足了。

第10集

  当莫北把近三千元递给虎子的时候,对方竟用惊疑的目光望着她。被伤害的莫北和他吵了一架,两人不欢而散。

  这一夜,方兴未艾的男生故意制造出一起“抓小偷”的恶作剧而闯进三年都不允许进入的女生宿舍。不知底细的莫南误以为真的有小偷而打了110报了警......

  正在大家海阔天空侃大山的时候,校领导领着派出所的警察来了。他们以妨碍社会秩序拘留报警人八天。

  莫南解释,这是一场误会,但无济于事。莫北挺身而出欲顶替姐姐。莫南不肯,她含泪对妹妹说:你一定要上大学!

  莫时之夫妇都懵了,这一切象在梦中。被拘留的莫南简直变了一个人,象没事人似地对着父母傻笑。

  莫北因此被父母严格看管起来,一步也不准她离开家。

  吴家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却扔给她家的钥匙。

  由胡克医生出具病情证明,得以提前回家莫南突然心力衰竭,被送到医院抢救。胡克医生告诉父亲,她恐怕没有多少日子了。

第11集

  学校对最后一次的模拟考试十分重视,并做出决定,前两名可做为保送生保送上大学。莫北向学校坦白了一切,受到了严重警告。

  受牵连的莫南报考博士生的资格被取消了,但她乐观地表示,只想让时间不多的生活更有意义一些。

  当全家人对莫南的病走头无路的时候,从胡克医生那里带来唯一的希望--心脏移植。为了筹集昂贵的手术费,作为画家的欧阳心茹拼命地画画卖画,却抵不上“青春美少年”文艺演出队的演唱会上莫北的一次演唱收入。老两口因此而困惑。

  为了打出自己的品牌,演出队决定独创歌曲。莫南自告奋勇为他们写了一首《生命如歌》的歌词,虎子谱曲,并由莫北演唱,这首歌迷倒了一大批少男少女,演出场场暴满,“青春美少年”名气大噪,莫北的求爱信接连不断,好不得意。

  吴家驹用高价买了入场卷,产生了新的创作冲动。

  父亲不肯去看,而母亲拗不过莫北盛情看了一场,大受感动。观念由此而改变。

  一家音像公司和他们签了合同,出了CD盘。虎子发现,有了钱的莫北反而变得很小气。

第12集

  当虎子于莫北的误会解除后。他们发誓,一定要为莫南做移植心脏手术搞募捐。莫北去银行跑贷款,向所有的歌迷宣传歌词的作者和她的病情,那百折不挠的精神让父母刮目相看,使周围的人感动不已。

  发行仪式的那一天,姐妹俩激动得抱头痛哭。再次病倒的莫南摇头,即使有了钱,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心脏。

  银行贷款受挫,莫北不甘心,她依旧到处奔波。她有用不完的精力和活力。

  吴家驹找到莫北,向她谈到那个曾经购买了《失恋》油画的日本人希望他以画中的姑娘为原形再创作一幅表现中国少女青春魅力的油画,题名:《青春》,出价十万美元。他希望酷像莫南的莫北来做模特,事成之后五五分成,莫北答应考虑考虑....

  莫南忽然从莫北的BP机看到了吴家驹的留言,很是生疑。

  她挣扎起病体决定回到那个小屋去取自己的衣物,不想撞上正在作画中的吴家驹。看见罩着一层薄薄的白纱几乎赤身裸体的妹妹,被刺伤的莫南再次病倒。

  胡克医生对她的父母说,这一次恐怕难以出院了。

  老父亲伤心之至,却一筹莫展。

  考上艺术学院的虎子来看莫南,他向莫南解释了莫北的心意,莫南很内疚。

  莫北被影视学校破格录取,她答应一拿到通知书就去医院看姐姐。然而,来医院的路上,莫北意外地出了车祸。

  虎子一直跪在抢救室外,心中默默地祈祷和鼓励着他深爱的姑娘:莫北,你要坚强啊!

第13集

  弥留中的莫北向悲痛欲绝的母亲留最后一句话:“正好,把我的心脏给姐姐吧!”

  当胡克医生通知莫南马上上手术台时,她才知道这一切。

  她跪在正在签字的继母脚下,对胡克医生哭喊着:“让我去死吧,除了心脏,我可以把所有的器官都给妹妹,只要她能活下来!”

  听到莫北死去的消息,吴家驹痛不欲生,他觉得自己是这场悲剧的罪人。他把自己整整关在家里十多天。流着泪用全部的激情与爱完成了他的新作。

  老两口打着点滴,互相安慰着,支撑着,整夜地守护在手术室外。

  手术做得很成功,莫南醒来,声声呼唤妹妹的名字,泣不成声。

  数日后,虎子来向莫南告别,他说,已经找不到一点儿艺术感觉了。

  列车上,莫南点的一曲《生命如歌》让这个男孩泪如雨下,他振作起来,提起背包,下了这列火车,又踏进了迎面开来的列车上.....

  出院那一天,莫南突然失踪了。

  父母在家中发现了莫南留下的纸条,她说,她的后半生要象妹妹那样去生活,去奋斗。

  吴家驹到医院接莫南,同样扑了个空。

  莫南拿着妹妹留下的身份证应聘一家安特大酒店。巧的是,在培训班莫南竟遇上了莫北同宿舍的同学“多情种”贾蔓和“丑丫头”高玲玲,而且住到了一个宿舍里。她们发誓为她保密,并叫她莫北。

  有贾蔓和“丑丫”的爱护和帮助,身体虚弱的莫南闯过了一个个劳动关。她很快地得到气质不凡的女总管杜小凡的赏识,被选到高级客房当了一名服务员。而吴家驹根据她的电话找到了那家大酒店,向杜小凡探听,但没有结果。

第14集

  莫南没有改掉她爱看书的习惯,晚上极少像贾蔓和丑丫那样到歌舞厅或酒巴里去,也不和老外或大款套近乎,倒是常劝“多情种”贾蔓不要越轨。

  当莫南第一次领到一千块钱的工资的时候,兴奋地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父母听到一个月没有音讯的女儿声音后喜极而泣,莫南的泪也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但她很快发现,贾蔓的收入远远比自己多,那是她从老外和大款那里收到的小费,并都用于买衣、化妆。

  不久,酒店里开始对服务员进行英语强化训练,笔试莫南轻松过关,还特意写错几个字。贾蔓和“丑丫”也不客气,照抄照误,被杜小凡发现。但莫南还是被杜女士提拔为楼层柜台小姐,工资上调百分之二十五,这让贾蔓和丑丫羡慕不已。

  贾蔓开始夜不归宿,有时还让老实巴脚的“丑丫”为她放风。

  一次莫南整理房间,竟发现“多情种”贾蔓和杰克在一起鬼混,便不留情面地用英语警告她杰克。气极败坏的杰克故意每天把一千美元的钞票掖在褥子下面考验她,并提出要与莫南上床,被莫南用流利的英语义正言辞地拒绝和谴责。

  这一切都看在了杜女士的眼里。她被叫到总管的办公室。杜女士很平静地问她:“有本科证吗?”

  她微微点头:“有。”“英语几级?”“六级。”......

  那一天,莫南又被提拔为高级客房领班,月薪翻倍,并穿上了红色套装,她趁机把“丑丫”要到自己身旁工作。贾蔓开始对莫南心存不满。

第15集

  几乎每天都要到一些酒店去打听女儿下落的父母也不会想到已经是硕士的女儿会去当一名普通的服务员。莫南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把高级客房的工作管理得井井有条,因此受到安特集团德方代表兼酒店总经理罗茨的表扬。

  贾蔓向杜小凡掏耳朵,要她小心莫南有一天会抢了她的位置。杜女士不以为然。

  一天,贾蔓和“丑丫”在一个酒巴发现了正在那里演奏的虎子,并把她带到莫南的面前。虎子告诉她们,他已经回到艺术学院上课了,但仍旧在周末和几个同学组织乐队各个酒吧去演出。莫南鼓励了他,并向老总罗茨提议把虎子的乐队归到酒店的乐队里定期演出,乐队很快吸引了不少年轻人。一有空,莫南就去看他们的演出,唱《生命如歌》,从中感到自己是一个完完整整的莫北。

  一天深夜,莫南被通知到酒店前厅迎侯夜机到达的一个外宾商贸团。当她发现大厅的一片污迹并毫不犹豫地跪下与几个清洁服务生一起擦洗处理掉时,被罗茨看在眼里。第二天,杜小凡面无表情地把莫南带到了总经理室。在罗茨的一再追问下,莫南只好拿出了她的真实身份证和硕士学位证书。

  罗斯告诉她,他需要一个能亲自跪下去为酒店擦地板的当家人。她被任用与杜小凡共同分管安特公司下属的一个分公司--电脑制板公司。试用期三个月。

  莫南换上了一身高级管理人员的黑色套装和白领衬衣。在贾蔓和丑丫的建议下,她诚心诚意请杜小凡吃饭,并请对方多指教。然而,得到的回答却是:“教会了你,我做什么?”

  有了危机感的杜小凡开始处处对莫南设置障碍,常常指派她做些抄抄写写的工作。“丑丫”对此很是抱不平,贾蔓却有些幸灾乐祸。因为退让,莫南头一个月的工作毫无建树,她心焦如焚,有苦难言,经常在深更半夜与莫北做心与心对话。而那颗年轻的心在不断地激励着她,让她勇于竞争,并充分发挥她的聪明才智。为此,她鼓着勇气向设计室的技术人员请教,他们大部分都是男孩子,倒也十分乐意教她。

  精力充沛的莫南干脆搬到办公室来住,每晚沉浸在网络中,并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名叫SAILOR(水手)的网友,他们经常倾心交谈。

  一次,从西藏来了一份加急稿件,客户竟是阿敏和她的丈夫李军。莫南喜出望外,并动员全体设计室的青年人连夜加班,圆满完成制作,阿敏夫妇代表西藏公司当下向罗茨签下了长期合作的条约。

  当人们纷纷向莫南表示祝贺的时候,杜小凡眼里却掠过怨恨的目光。

第16集

  为了在新一轮的设计方案上战胜莫南,杜小凡利用了吴家驹急于找到莫南的心理,为她免费设计十张图纸,罗茨对此十分满意。

  吴家驹的一幅题名《青春》的近乎半裸体的油画在美术馆展出,并引起强烈反响。吴家驹根据杜小凡提供的号码特意传呼莫南请她来参观。

  莫南悄然而至,当她看见画中的妹妹时,心潮澎湃,并“又一次被吴家驹的绘画天赋所折服。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贾蔓带着杜小凡也来到了这里,并拍下了这张油画,递交罗茨。

  这为德国总经理吃惊地脱口而出:“这不是莫小姐吗?”并把照片收进自己的抽屉里。传言很快四起:莫南原是个女模特、多半是假冒的硕士、她和西藏来的那对夫妇有猫腻,以及那个吉它手虎子关系也不正常等等不一而足......

  凶猛的谣言几乎把莫南打倒,好心的“丑丫”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多情种”贾蔓所为。

  虎子气了,狠很地惩治了贾蔓,并与罗茨进行了一次诚挚的对话。

  莫南质问杜小凡,得到的回答是更大的屎盆扣在自己的头上。她擦干眼泪,向妹妹发誓:真正的竞争从今天开始......

  她开始忍辱负重,精力充沛地加倍工作,在杜小凡面前也决不退让,并用她的绘画艺术感觉亲自为客户进行构图样板的设计,深受欢迎。

  而此时的杜女士心有余而力不足,因经常加班,后院起火,老公与她闹离婚,搞得她工作错误百出,心力铰瘁。一些老客户开始转舵,去找莫南,杜女士几乎被架空了。

  莫南赢了,“莫北”说,她主要赢在了青春的活力上。

  三个月试用期结束的那一天,杜小凡被重新派到酒店餐厅负责卫生、质检。临走那一天,她出人意料地请莫南吃饭,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霸气和阴气,一脸真挚地拉住莫南的手。她说,她输得心服口服。并告诉莫南,自己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搏杀过来的,淘汰了许多老对手。她告诫莫南:你也会有老的那一天,重要的是要不断更新自己的观念......

  莫南突然感到初冬的苍凉......

第17集

  莫南发现网友“水手”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罗茨,很是不好意思。

  一天,安酒店的规定,轮到莫南下厨劳动,她从酒店餐厅的杜小凡那里领来了一件蓝色制服,轻盈地手端托盘游走在餐桌旁时,意外地遇到了吴家驹。

  吴家驹惊疑而怜悯地望着她:“你,你怎么会干这个?”

  他说,他是来和安特集团签订广告代理协议书的,他要找罗茨好好谈谈。

  晚宴上,莫南以总经理助理的身份出席了这次的宴请。她又看见了吴家驹昔日自负的笑脸,莫南一改以往的个性对来宾泰然处之。

  散席后,吴家驹把莫南紧紧地抱在怀里,向她忏悔,表示用爱重新开始生活。

  一夜无眠后,莫南被叫到总经理室,罗茨直接了当地问:“你会跟他回去吗?”当他得到否定的回答后,这个德国佬象孩子似地笑了,他立即宣布派莫南去德国总部培训一年。

  然而,莫南最终递给罗茨的是两件东西:一份辞职书,一份电脑网上管理的建议书,她说,她一直想往着会母校读博士,......

  她走的时候,公司的人差不多都来送她,和她抱得最紧的是杜小凡。

  罗茨亲自开车送莫南回家,路过他的办公楼,他把他带到自己的收藏室。在那里,莫南看见了被罗茨用二十万马克买去的那张名为《青春》的油画。莫南告诉他,画上的人不是她,而是她的妹妹.....

  新千年的元旦,全世界都沉浸在庆祝新世纪到来的欢乐气氛中。莫南春风得意地回到了家中。父母欢天喜地为她庆祝25岁生日。

  这一天,莫南的BP机响个不停,大家都在祝贺她的生日,其中还有一条是吴家驹打来的。母亲劝她大度一些给他回个电话,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回。

  罗茨派人送来安特集团的礼物--一辆宝马车的车钥匙;虎子托人送来了二十五朵黄玫瑰和十九朵红玫瑰。

  顿时莫北那灿烂、快乐的笑声回荡在了这个温馨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