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真实再现第一野战军团辉煌战史,媲美《激情燃烧的岁月》的大片。

  一个神秘军团……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一九四九年,担负解放大西北的中国第一野战军遵照中央命令,进军新疆,誓要将旗帜插向帕米尔高原,彻底解放全中国。陕西,漂亮的柳叶与参军离去的陈明义私定终生,而不知情的柳父将柳叶许配给富家子弟姬元龙,新婚之夜,满腹怨气的柳月却深深爱上了气宇轩昂并有着清新思想的元龙,正当新人回门时,却发现柳父因失信于姬家自尽了。伤心至极的柳叶踏上了寻找陈明义的路程,但不幸落入匪巢,危难之际,被奉命剿匪的野战军营长李松泉所救,在部队柳叶向团长杨自胜打听陈的消息,得知星星谷战役刚好就有一个牺牲的战士名叫陈明义。男人牺牲了,有了身孕的柳叶却有家难回,爱上柳叶的杨团长正想向其表白时,李营长来找他,托他向柳叶提亲,杨团长违心地替李营长做了谋。恰好姬元龙的水利工程来到了新疆,柳月也随之而来,此时陈明义也奇迹般的出现了……

  一群有着割舍不断的情感纠葛的人,命中注定的又走到了一起,陈明义不可避免地与柳叶相逢,一段令人血泪交融,肝肠寸断,感人至深的故事又开始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担负解放大西北任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兵团官兵誓师河西走廊重镇酒泉,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同时遵照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命令,进军新疆,要将红旗插向帕米尔高原,彻底解放全中国。

  在内地陕西,农家姑娘柳叶私定终身的情郎陈明义参军走了,临别时俩人约定打完仗,陈明义就回来结婚。不明就里的柳父将柳叶许配给了富家子弟姬元龙,姬家下了迎亲的帖字,柳叶不得不逃婚,踏上了千里寻夫的艰难路程。柳父眼看姬家迎亲在即,而柳叶不见了踪影,怒不可遏。柳叶的双胞胎妹妹柳月情急之下顶替姐姐嫁给了姬元龙,新婚之夜,大学生姬元龙清新的思想和善解人意的关心让满腹怨气的柳月真心爱上了他。当一对新人高高兴兴地回门,却发现柳父因为失信于姬家而自尽了。

  寻找陈明义的柳叶历经艰辛,不幸落入抢劫的土匪手中,危难之际,被剿匪的解放军所救。她向带队的营长李松泉打问陈明义未果,不甘心地跟着行军的部队,被奉命要去打仗的李松泉赶走了。

  团长杨自胜带领部队护送给养过危机四伏的星星峡谷,他们高度警惕,结果在峡谷口,还是遭到了土匪的袭击,牺牲了不少战士,烈士中就有一个叫陈明义。

  柳叶在夜里循光尾随部队来到野营地, 在土匪的又一轮偷袭中,杨自胜为掩护柳叶自己中弹负伤。被柳叶和警卫员送到了战地医院。

第2集   星星峡口牺牲的陈明义烈士除了和柳叶要找的陈明义重名重姓外,政治面貌、籍贯、入伍时间地点都一样,杨自胜误以为两个陈明义是一个人。在战地医院帮忙的柳叶从杨自胜口中知道了陈明义在星星峡口战斗中牺牲的消息,她来到陈明义的墓前痛不欲生。而此刻,她要寻找的真正的陈明义如约来到他们家里接她,看到的却只有柳父的坟茔,柳叶姐妹下落不明。

  男人牺牲了,而寻夫的柳叶因为身怀有孕,有家难归,陷入困境之中。为了帮助她,杨自胜萌生了自己娶柳叶的念头。就在他要开口向柳叶表白时,李松泉来找他,告诉他喜欢柳叶,托他向柳叶提亲,他措手不及,违心地替李松泉做了大媒。

  李松泉新婚夜请战友们喝酒,杨自胜嫌她冷落了新娘,大发脾气,婚宴不欢而散。

  杨自胜团接到了新的任务,让他们放下枪,拿起砍土镘,进行垦荒生产。戎马生涯十几年的官兵们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无怨无悔地服从了命令,开始了他们为之付出子孙后代的屯垦戍边生活。

  柳叶此时生下了陈明义的儿子,两口子高兴地给儿子起名李进疆。

第3集

  杨自胜带领小分队风餐露宿,寻找可以开垦的荒地,路过哈萨克牧民的村庄时,被牧民克木拜尔当作土匪开枪阻击,两人不打不相识。杨自胜按照克木拜尔的指引,找到了理想的可以开垦的土地。

  从军政干校毕业的陈明义被分到了杨自胜团当宣传股长,他工作积极主动,得到了杨自胜的赏识,却引起李松泉的不满。

  留校任教的姬元龙响应政府号召,放弃大学里的优越条件,自愿到边疆参加军垦事业,怀孕的妻子柳月随之进疆,并希望能找到寻夫的姐姐柳叶。但是姐妹俩在西域小客栈擦肩而过,无缘相逢。

  柳月在颠簸的大卡车上生下了孩子,着急去接分给自己的技术员的杨自胜因为卡车挡住了路,和姬元龙发生争执,最后才知道姬元龙正是自己要接的人,两人惊喜,杨自胜给孩子取名姬进军。

第4集

  杨自胜一心一意抓垦荒生产,姬元龙发现战士们住帐篷在新疆的风季极不保暖又不安全,建议在降雨量低的新疆挖地窝子住,没有引起杨自胜的重视,结果,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风,给部队财产造成了损失。但是,杨自胜由此懂得了重视科学,知道了爱惜知识分子。

  柳月在杨自胜安排的县城里坐完月子,被接来部队和姬元龙团聚,杨自胜误认为她是李松泉的妻子杨花(柳叶),训斥了接柳月的司机,经柳月解释,才知道自己搞错了,但在心里一直纳闷,想不通世界上能有长得这么相像的人。

  从姬元龙的嘴里,柳月对这些当兵的有了好感,她也要求参加劳动。得到了姬元龙的支持。部队生产任务重,伙食差,炊事班老班长提出人手少,杨自胜非常不满,就势把柳月分给了炊事班。柳月第一天上班,遇上了陈明义,陈明义把她当成了柳叶,俩人在惊喜之后,因为柳叶的下落不明发生言语冲突,柳月情绪冲动中打了陈明义,正好被杨自胜发现,关了她的禁闭。姬元龙不相信柳月会动手打人,私闯禁闭室。杨自胜询问了陈明义后,放了柳月,批评教育了她和姬元龙,姬元龙从此完成了思想上的入伍。

  杨自胜来到李松泉家找到杨花,旁敲侧击,证实了杨花就是柳叶,他感到事情复杂了,顿时觉得头大。

第5集

  杨自胜分别找了李松泉、柳月和陈明义,策略地告诉了他们柳叶的事情,从他们各自的生活出发,该叮嘱的叮嘱,该提醒的提醒,该安慰的安慰。粗心的李松泉没往心里去,陈明义却非常激动,闹着要去见柳叶,被杨自胜劝住了。

  柳月知道姐姐的消息很是高兴,但又为陈明义叫屈,更为自己错怪陈明义内疚,姬元龙耐心地开导她。陈明义还是忍不住私自借了一匹马连夜去找柳叶, 在李松泉家地窝子外,听到柳叶唱着童谣哄孩子,他痛苦地拟制住了自己的情感。马被累坏了,杨自胜大为恼火,要关饲养员的禁闭。陈明义主动揽过责任,杨自胜理解地没再追究。

  杨自胜推荐姬元龙去水利工地帮助李松泉,顺便安排柳月去见柳叶。姐妹团聚,悲喜交加。柳月告诉姐姐陈明义还活着,柳叶激动万分,认为杨自胜和李松泉当时用一个假陈明义骗了自己, 她马上要去找陈明义,柳月死死拦住。是夜,柳叶与李松泉大吵大闹了一场。李松泉苦闷之极,找杨自胜诉苦,杨自胜劝慰着老战友。

第6集

  姬元龙到了水利工地,从科学的角度否定了李松泉正在施工的方案,劝说李松泉同意停下施工,等自己进山考察水源地水情,回来重新设计施工方案。天山深处,姬元龙为救战友被滚石砸伤。李松泉见姬元龙按约定的时间没有回来,心急如焚,一方面安排人进山接应,一方面恢复施工。

  结束了行军打仗生活的战士们正当壮年,工余无事,陈明义办起了夜校,深受欢迎,可熄灯号后,身体的躁动,使得个别战士到有家属的地窝子听房,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杨自胜敏感地考虑到,要想让官兵们在边疆安心扎根,应该为他们解决成家的问题了。

  一批特招的湖南女兵怀着建设边疆的憧憬来到了五十团的营地,大漠的荒凉却吓坏了她们。措手不及的杨自胜机智地安排了一次特殊的检阅,打动了女兵们的心。漂亮的女兵罗秋文也同时吸引了杨自胜和陈明义的目光。在开荒劳动中,陈明义首先渐渐地博得了罗秋雯的好感。

  水库工地上,姬元龙说服李松泉再次停工,自己带伤夜以继日,设计出了新的合理的科学方案。然而,李松泉却不满意,俩人发生严重分歧。

第7集

  姬元龙按照李松泉的要求重新修改了新方案,李松泉更加不满。为了按期完成工程任务,他不再和姬元龙纠缠,花言巧语把姬元龙送去了乌鲁木齐总医院,然后,照原来的老设计方案开始施工。

  女兵们来到部队后,柳月关心杨团长的婚姻大事,热心地帮他做罗秋雯的工作。罗秋雯以年纪轻不考虑找对象为由,回避开来。杨自胜也主动出击去关心罗秋雯,向她示好,却发现陈明义已经走到了自己前头,而且打动了罗秋雯的心,难免酸波荡漾,不是滋味。开荒成绩垫底的罗秋雯不甘落后,让陈明义陪她夜里加班开荒,陈明义欣然允诺。夜深人静的荒原里,两个人愉快地唱着歌挥汗如雨,其乐融融。

  柳叶受柳月的启发,组织水工队的家属参加劳动。李松泉反对,战士们却为之叫好,视察的师长也表扬了她,柳叶好不得意。

  杨自胜和陈明义对罗秋雯的争夺基本上已经公开化了。杨自胜特意调罗秋雯去炊事班,杜绝陈明义陪她加班开荒的机会。罗秋雯征求陈明义的意见后拒绝了。杨自胜不得不直白地表达自己的爱意,罗秋雯也豁出去了,直接告诉他自己已经和陈明义谈恋爱了。杨自胜心中难受,却公私分明,根据陈明义的工作表现提拔他当了政治处副主任。参谋长郑伟刚却替团长出头,劝说陈明义放弃罗秋雯,陈明义在痛苦中犹豫了。罗秋雯发现陈明义躲着自己, 按耐不住地去质问他。陈明义以工作忙为由开脱自己,并答应还要继续陪罗秋雯加班开荒,俩人和好,但不如初。

第8集

  水利工地需要部队增援,郑伟刚为了分开陈明义和罗秋雯,派陈明义做了带队领导。郁闷的陈明义加班开荒时一言不发,象赌气似地干活。在罗秋雯的追问下,他说出了实情,也明确表示,他不愿意离开罗秋雯。罗秋雯用山盟海誓安慰了他。疲倦的两个人休息时,因为太累,依偎着睡着了,成了第二天来上工的人们的西洋景。杨自胜替他们开拓,同时严厉批评了陈明义。

  难过的罗秋雯为陈明义讨清白,郑伟钢趁机逼她和陈明义分手,重新考虑对象选择问题。为了保护陈明义不受处分,罗秋雯忍痛答应。要上工地的陈明义来和她道别,她躲避不见,深深地伤了陈明义的心,自己的心也在流血。

  陈明义上了水利工地,不可避免地和柳叶重逢。俩人坦诚地谈了分手后的生活经历,各自祝福对方。李松泉妒火中烧,不让柳叶再上工地和陈明义见面。柳叶无奈从之。陈明义雪上加霜,情绪更坏。罗秋雯找到柳月和郑伟刚,表示自己愿意嫁给杨自胜。得知团里并没有处分陈明义时,她委屈之极,泪如雨下。

第9集

  戈壁荒漠,一场别开生面的集体婚礼进行着,远方的水利工地,陈明义独自苦干,宣泄着苦闷。

  洞房花烛,杨自胜乐不可支,罗秋雯却大放悲声,说出自己是不得已才嫁给杨自胜的,心里忘不了陈明义。杨自胜感到屈辱,大骂罗秋雯,然后,自己到荒野里开了一夜的荒。第二天一大早,就让郑伟刚去办离婚证,送罗秋雯去水利工地找陈明义。罗秋雯觉得对不起他,要跟他一起过,他拒绝了。陈明义和罗秋雯两颗相爱的心终于走到了一起。

  探望姬元龙不遇的柳月把杨自胜和罗秋雯的事情告诉了柳叶,柳叶骂罗秋雯捉弄人,又怨杨自胜面对感情优柔寡断,又真心地替这个好人的个人生活着急。住院的姬元龙心系水利工程,闹着要回工地参加劳动,李松泉派自己的警卫员小刘千方百计地拖延姬元龙回工地的时间。

  水利工地开闸试水,赶回来的姬元龙发现李松泉根本没有按照他的新设计方案施工,怒不可遏,跳进冰冷的水渠里阻止开闸放水,被李松泉关了禁闭。

第10集

  开闸试水,水渠安然无恙,李松泉很是得意。柳叶给姬元龙做了好吃的,让他到禁闭室看姬元龙。他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想和姬元龙交流,结果话不投机,不欢而散。

  深夜,天气突变,电闪雷劈,大雨如注,姬元龙担心的水渠大堤终于决堤了。李松泉带领官兵及家属上渠抢险。姬元龙以死相逼,让看守他的哨兵上堤告诉李松泉正确的抢险方法,给了李松泉很大的帮助。

  禁闭室的地窝子被水淹没,姬元龙逃了出来,听到李松泉家的地窝子里小进疆撕心裂肺地嚎哭,他进地窝子去看,结果地窝子塌陷了。姬元龙拼死救出小进疆,自己终因流血过多,牺牲了。李松泉在关键时候带头跳进了大水中,大家才合力堵住了堤坝的决口,避免遭受更大的损失。

  杨自胜带着柳月来到水利工地,柳月才知道姬元龙牺牲的噩耗,她怨恨李松泉,痛哭姬元龙。杨子胜怨恨交加,痛打李松泉,语重心长地教导他在建设时期要懂得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

  按照姬元龙生前设计的新方案,部队重新施工,工程完后,各参战部队回原单位,柳月拒绝了大家的好意,带着孩子留在了水工队工作,陪伴在姬元龙的身边。

  回到团里的陈明义和罗秋雯结婚,婚宴上,有同志开玩笑让罗秋雯别让陈明义像杨自胜一样新婚夜去地里开一夜的荒。陈明义心存疑虑,酒桌上失态。杨自胜谢绝了陈明义两口子的邀请, 躲开了婚礼。他带着东西去看柳月和孩子,又担心寡妇门前是非多,让警卫员把东西送到家里,自己独自在荒原徘徊。

第11集

  新婚夜,陈明义知道了罗秋雯曾经和杨自胜入过洞房,心中极不舒服,恶语冷言。罗秋雯不堪羞辱,逃出洞房,下意识来到了团部门口,又发觉不妥,不得已又回到地窝子,合衣而卧,两个好不容易走到一起的人,在冷战中度过了新婚夜。

  第二天一大早,罗秋雯早早地来到伙房,砸起了麦片,准备煮麦片粥。那是以前柳月常做的她最不愿意做的但是杨自胜最喜欢吃的食品。路过伙房门口的杨自胜看见后,觉得陈明义和罗秋雯之间出了问题,心中忧虑。

  陈明义和罗秋雯继续冷战,罗秋雯心思重重,老班长看在眼里疼在心中,主动找陈明义谈心。陈明义回家后主动与罗秋雯和解。真正的新婚夜后,罗秋雯以处女之身证明了自己和杨自胜的清白。陈明义满意地对罗秋雯说“我爱你”,罗秋雯百感交集。

  根据中央的精神,新疆参加生产的部队集体转业,组建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大家心痛地和军旗告别。杨自胜一如既往地关心着柳月母子,但还是没有勇气跨出追求爱情的一步。身边的同志们都为他着急。转业后的杨自胜在师部遇到了不志的上海主动来新疆援疆的畜牧研究生欧阳铭,他灵机一动,又找到哈萨克牧民克木拜尔,请他们联手为兵团办一个牧场。

第12集

  杨自胜要办牧场,想农牧业一起发展,得到大家赞同,但陈明义觉得和计划经济下的农场生产建设有矛盾,提出反对意见。

  罗秋雯为杨自胜张罗对象,她动员自己的一个好同学来新疆和杨自胜见面,被陈明义挡住,骂她是“乔太守乱点鸳鸯谱”,告诉她杨自胜和柳月的事。

  陈明义和罗秋雯喜得千金,要杨自胜几个老友来喝酒,两口子让杨自胜给女儿做干爸,杨自胜欣然接受。陈明义给女儿取名湘筼,杨自胜和李松泉嫌太文雅,惹得陈明义心中不快。柳月又收到杨自胜送来的东西,她浮想联翩,夜不能寐。郑为刚劝说杨自胜勇敢地去见柳月,把话给柳月挑明了。杨自胜动心了。杨自胜终于迈出了这一步,两个人在水渠畔见了面,道出了彼此的心声,坦露出彼此的爱。

  等待中到了约定的日子,杨自胜高高兴兴地来水工队来接柳月母子,柳月却在破冰引水的工作中不幸掉进了冰冷的激流里,被冲得无影无踪。人们都以为柳月遇难了,杨自胜更是为自己没有早日迈出这一步自责不已。

第13集

  柳月出事,柳叶把进军接到了家里生活。进军的懂事乖觉和进疆的顽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机关里的人“误认”进疆是陈明义的儿子, 惹得李松泉发火,开口骂了人家。陈明义因此钩起当年和柳叶分手时的一次甜蜜的回忆。

  柳月万幸,被偶然路过水渠的欧阳铭在一个水洼里发现还有一口气,带回山里。克木拜尔与妻子用哈萨克传统的办法救活了险些冻死的他们。但是柳月的脸被坚冰破了相,更可怕的是她失去了记忆,对以前的人和事一丝的印象都没有。她拒绝欧阳铭带她下山寻找亲人,坚持留在了牧场。

  孩子们的一次争吵,进军知道了爸爸是被姨父李松泉害死的,妈妈也是因此才遇难的,所以,他不愿意再回柳叶家。李松泉从水渠边把他找回来后,他夜里又偷跑了。杨自胜埋怨李松泉和柳叶,连夜寻找进军。躲在草丛中的进军听杨自胜说要带他回去和自己过,跑出来扑到了杨自胜的怀里。进军给杨自胜当了儿子,因为杨自胜比他爸爸年龄大,他便管杨自胜叫大爸爸。从此,父子俩相依为命,情似亲生。

第14集

  欧阳铭精心培育的第一代细毛羊优良品种获得成功,他和柳月的爱也萌芽了。柳叶热心为杨自胜找了一个对象,李松泉捎话让杨自胜来相亲。杨自胜故意没听柳叶的吩咐,带着进军把事情搅黄了,柳叶又气又恼。

  杨自胜因为进军没有理睬柳叶和李松泉,教导他一个人要懂得感恩,不应该记仇,让他不要相信李松泉害死姬元龙的话,鼓励他做一个心胸开阔的男子汉。

  阿依古丽受柳月之托,给欧阳铭提亲,身体不适的欧阳铭拒绝了。进军和湘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杨自胜看到他们在一起的样子,甚是开心,提出给他们订娃娃亲,罗秋雯响应,却遭到陈明义的反对。

  杨自胜得知欧阳铭改良羊种成功,特意上山祝贺。没想到与柳月不期相遇,他大喜过望。柳月却丝毫认不出他,也无法想象他说的山下的人和事。杨自胜把柳月的故事告诉了柳月和欧阳铭他们。柳月在迷茫中随杨自胜下山,她与欧阳铭、克木拜尔以及阿依古丽恋恋不舍,山上的人们也是既为她能和亲人团聚高兴,又舍不得她走。

  家里的亲朋好友满心欢喜地迎接死而复生的柳月,可是,当一身少数民族装扮的柳月出现在人们的面前时,人们不免诧异,而她面对他们时的陌生状态更是让所有人迷惑不解。

  杨自胜抽空给大家讲了柳月出事的经过和已经失去记忆的残酷现实,让大家理解她,所有的人的心都感到沉甸甸的。柳月在和大家的相处中,也因为自己在心里不能认同亲人们,倍感痛苦。

第15集

  柳月不知道进军每天要吃煮鸡蛋的习惯,早饭没给进军煮鸡蛋,进军委屈地说她不是他妈,深深地刺痛了柳月的心。她向杨自胜打听“真”柳月的故事,然后,尽力去做人们心中的柳月。

  大家看着历经坎坷终于走到一起的杨自胜和柳月还一个人住办公室,着急地操持着他们的婚事。布置新房时,心中压抑的柳月再也支撑不住了,倒在地上。醒过来的她对杨自胜说她想上山去看一看,回来后就嫁给杨自胜。

  杨自胜陪柳月上山。当柳月看到山上的几个人时,才像是看见了久别的亲人,她再也没有下山回家的勇气了。她向杨自胜哭诉了自己在山下时心中的苦闷和痛苦。杨自胜理解地独自下山,而且让周围的人们也都理解柳月。

  杨自胜和进军父子俩重新恢复了以往平静的生活。在杨自胜的辛勤培育下,进军健康地长大成人。

第16集

  文革风暴袭击边疆,杨自胜受到冲击。姬进军和杨自胜相儒以沫,李进疆则与李松泉划清界限,李松泉伤心万分。

  柳叶为了李松泉的事情,硬着头皮去找被造反派结合进新领导班子的陈明义,陈明义却对李松泉心怀怨恨。柳叶无奈,被迫告诉陈明义真相——李进疆是他的亲生儿子。陈明义因此更恨李松泉,埋怨他把自己的儿子变成了一个无赖。柳叶扇了陈明义一个耳光,拂袖而去。

  陈明义把李进疆的事告诉了妻子和女儿,陈湘筼明确表示不认一个无赖当哥哥;罗秋雯不计较以前的事情,但是反对陈明义现在认儿子,担心伤害李松泉。

  陈明义还是借口到下面连队偷着看望了李进疆,虽然没有认儿子,可是言谈举止中流露出了浓浓的爱意。李进疆跑回家向柳叶打听爸爸的事,说他觉得陈明义更象是自己的爸爸。柳叶矢口否认,只让他对李松泉好。

  柳叶让杨自胜去做陈明义的工作,劝说他不要认儿子。结果这两人言语不和,闹得更僵,甚至动起手来了。

  陈明义念着旧情,要把柳叶的女儿红霞送去当兵。李松泉不同意,柳叶与他翻脸。李松泉诸多的事情压在一起,心理承受不了,夜里上吊寻短见,被杨自胜和郑伟刚救了下来。

第17集

  李松泉寻短见,杨自胜把柳叶找来狠狠地克了她一顿,柳叶又怕又悔,给李松泉表衷肠。

  上海的知识青年来到新疆支边,欧阳铭的儿子欧阳俊峰也主动来了,欧阳铭感觉自己的事业后继有人,非常高兴。自己跑到牧场来插队的红霞一眼就爱上了欧阳俊峰,可是欧阳俊峰却喜欢上了陪红霞来接自己的陈湘筼。

  姬进军陪着团支书李进疆来接分给连里的知青,因为没有分上漂亮女知青,李进疆情绪很坏,让姬进军带知青回去,自己不管了。直到遇见补充过来的好看的耿佳丽,他才又活过来了。

  根据上级的精神,生产建设兵团编制被撤销,农场归地方农垦系统管,彻底跟兵没有任何关系的感觉让杨自胜苦闷消沉。姬进军用杨自胜从小教导自己的话开导杨自胜,让他心里感到了很大的慰籍,走出了郁闷。

  李进疆追求耿佳丽,大献殷勤,柳叶发现强烈不满,让李进疆回去给李松泉陪话。

  红霞对欧阳俊峰发动爱情攻势,欧阳俊峰难以招架,叫苦不迭。

第18集

  陈明义利用职权把李进疆送出去上大学,招来一片非议。姬进军找场长杨自胜要求对话,李松泉则找陈明义大吵一架,陈明义在翻脸后公然表示以后儿子的事情管定了。

  杨自胜用人举内不避亲,提拔姬进军当了队长。但是一再叮嘱他善待湘筼,别只顾工作,误了爱情。李进疆在上学前夕终于把耿佳丽搞到了手,当耿佳丽提出和他结婚时,他却不同意,连夜离开新疆去了北京。耿佳丽第二天找他去领结婚证,发现自己被李进疆玩弄了。

  又一个抢收棉花的季节来到,怀了孕的耿佳丽不得不请假回上海处理肚子里的孽种。姬进军同情她,无奈答应。

  大年初一,一个上海的男人受耿佳丽委托,来新疆给李进疆送孩子了。柳叶大骂人家是来找晦气恶心他们来了,赶走了男人。李松泉嚷着让他找他亲爸去。陈明义也将来人拒之门外。

  男人只好抱着孩子来找给耿佳丽批假的姬进军。姬进军给柳叶做工作做不通,走投无路的男人寻死觅活,孩子啼哭不止,姬进军咬牙自己收养了孩子,取名姬舒妤。他的行为得到了杨自胜和柳月的理解支持。

  姬进军在队里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陈明义阻止,杨自胜叫好,还要在全农场推广。

  国家新精神下来了,又恢复了生产建设兵团的建制,老兵们自发地聚集到团部大院,庆贺自己又成了一个兵。

第19集

  杨自胜提升为师长,当了团长的李松泉和政委陈明义怕但政治风险,调虎离山,以提拔的名义把姬进军调到发不出工资的食品厂当厂长,彻底断了他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路子。

  陈明义让李进疆到十二连当连长,李松泉反对,俩人又产生了矛盾。陈湘筼和姬进军的交往突然遭到了陈明义的反对,罗秋雯也站在陈明义的立场,这让陈湘筼很伤心,她拚力抗争。杨自胜找陈明义谈孩子们的情感事,陈明义明确表态反对。

  李松泉在工作中畏手畏脚,什么都听陈明义的,被杨自胜骂了一回。他检讨自己,认为是进疆的事让他觉得欠了陈明义的什么。他决定把儿子还给陈明义。柳也不同意,陈明义也一眼看穿了他的真实目的。

  李进疆到十二连当连长,一方面利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收取农工的红包大发横财,一面还造谣诬陷姬进军。团里下决心派工作组查姬进军的问题,结果,李进疆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陈湘筼在姬进军困难的时候,告知父母自己要嫁给姬进军,陈明义大为恼火,死不同意。陈湘筼一激动,昏倒在地。罗秋雯痛不欲生,陈明义也害怕了。

第20集

  陈明义因为李进疆收受红包的事大骂他不争气,李进疆这时候叫了一声爸爸,声泪俱下地表示忏悔,陈明义一下苍老了许多。陈湘筼被查出患了先天性心脏病, 不能生育。她爱姬进军真切,提出和姬进军分手。而且闭门不见他。姬进军百思不解,痛苦不堪。

  杨自胜从陈明义嘴里听到了实情,他如实告诉了姬进军,让他自己决定。姬进军毅然上医院做了节育手术,然后郑重地向陈湘筼求婚,有情人终成眷属。

  从国外回来的耿佳丽又打破了生活的平静和安宁。她得知自己孩子的事情后,想要回自己的孩子,带到国外去。陈湘筼和杨自胜想不通, 坚决不同意。姬进军最后还是把舒妤领到了耿佳丽的身边,耿佳丽为之感动,又答应孩子的要求,送她回这个充满关爱的家庭里。欧阳铭积劳成疾,把自己融化进了他付出了大半生的草原上。临死时,他让柳月不要再挣扎了,和杨自胜姬进军及孩子组成一个真正的家。

  夕阳下,杨自胜和柳月并肩走在地平线上,当时晚霞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