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秉性忠厚慈善的外科医生罗健、外企白领的妻子马丽宁、就读高三的女儿罗西南,均是各自领域之内的佼佼者,但他们的家庭生活却长久以来隐患多多,痼疾难返。当具有考验意义的事件降临之后,这个家庭最终分崩离析,匆匆以离婚收场。在“冰冻”时期,偶然的,罗健与寡居单身母亲——中学女教师方琴邂逅相识,犹如寒凉的肢体必然趋向温暖一般,罗健与方琴两个缺乏慰籍并且互为欣赏的中年男女,由正常交往开始,一步一步的最终将身心融合到了一起。

离婚常常是简单而短暂的,但由此派生出的伤害和阴影却是复杂而长久的,一贯争强好胜的马丽宁认为自己是被“第三者”方琴挫败了,于是,她采取了一系列报复行为以获得心理平衡,擅长温柔,外圆内方的方琴,用泥土一样低顺的态度和力量,对罗健付出满腔挚爱,对马丽宁、罗西南的非难不卑不亢。

罗健、方琴再婚后的家庭,历经了二次婚姻所特有的种种磨难,终究抗过了风雨,因此显得愈发弥足珍贵。最后,身心交瘁的马丽宁只好陪伴女儿远涉重洋迁移到异邦读书去了。

罗健的父亲罗时涛丧偶之后,经人介绍与同是丧偶的洪霞相识结婚。这是一对生活观念与情趣迥异的老年再婚夫妻,在老辣活泼的洪霞的悉心打理下,她与罗时涛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婚后的“磨合”期,使从未体验过爱情滋味的罗时涛倍生感慨,黄昏之恋终于奏出了和谐的乐章。

洪霞女儿、罗健同事、女医生金沙沙,是一位先锋前卫的现代职业女性,她与罗健互为知己,他们之间的关系表现了一种交织但超越了亲情、爱情、友情的另类情感。最后,金沙沙随同留学归国的夫婿调至外埠生活去了。

罗健挚友、大学同学、同事严龙飞是一位老实本分人,在银行工作的严龙飞妻子吉尔佩一门心思发家致富,平日里,她对收入平平的严龙飞不以为然,经常逼迫丈夫炒股赚外快,没想到一次严重的业务差错大大地教训了这个女人,当严龙飞一改窝囊形象,以丈夫及男人的力量为吉尔佩力挽危局之后,一向拜金至上的吉尔佩心服口服了,她真正体验并认识到生活之中远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温暖的家和亲友们的爱,这对濒于破裂边缘的夫妻重归于好。

分集剧情:
第1集

深夜的医院病房,值班医生金沙沙面对-名重患感到棘手。护士小齐将电话打到脑外科医生罗健家中请求出诊。罗健立即起身准备赶往医院。夫妻关系糟糕的特征之一便是寻常小事也能引发大吵大闹。早有宿怨的妻子马丽宁对罗健深夜出诊大为抱怨。夜深人静之际,罗家夫妻二人唇枪舌剑互不相让,不可遏止地暴发了争吵。罗健在扯破衣服的情况下夺路离家出诊。午夜惊醒的女儿罗西南向马丽宁发泄自己对家庭的不满。罗健,金沙沙连夜实施手术。休息中,罗健的红颜知己金沙沙发现罗健衣服破绽处,在金沙沙询问下,罗健只好说出家庭烦恼。金沙沙与罗健深夜倾谈。罗健通宵手术后回到家中,面对凌乱的环境和琐碎的家务,他心情烦躁地来到一家饭店吃早餐。买饭的时候,因手里缺少零钱欲转身离开。站在他身后的单身母亲,中学语文教师方琴主动替他补足了零钱。二人由此相识。方琴买完饭后离去,探望正在住院治疗眼疾的女儿田小萌,她匆忙之中将装有学生考卷纸的袋子忘在桌子上。服务员以为罗健与方琴相熟,便将考卷纸袋子交给罗健,罗健只好收下。方琴发现卷子丢失后,来到店家寻找,未果。马丽宁与男同事王中立因工作中的利益帮联等因素,二人关系密切暧昧。王中立劝说马丽宁同他一同去西双版纳开会,他们决定马上就走。罗健依据卷纸上标记,来到学校找到方琴将卷纸送还。在罗健、方琴交谈之际,马丽宁好友,方琴同事宋英华恰好看见罗健与方琴在一起,宋英华为避闲躲开。为表达谢意,方琴邀请罗健来到茶室喝茶。其间,罗健接到马丽宁电话。罗健赶回家来。坐在车里等候马丽宁的王中立注视着罗健从身旁走过。在楼梯间,罗健与提着行囊匆匆下楼的马丽宁相遇,罗健对妻子说走就走不管家庭的做法大为光火,马丽宁拒绝承认不是,罗马二人又是一番争吵。马丽宁愤愤离去。王中立殷勤迎接马丽宁上车。站在暗处的罗健将一切看在眼里。

第2集

罗健父亲罗时涛60多岁退休在家,半年前妻子病逝,老朋友介绍对象给他,罗时涛打电话约儿子回家,意在商量续娶一事。医院里,工作上追求完美的罗健对下级医生侯一飞正在帮助之时,一场工伤事故抢救工作突然降临。

  罗健与医生们进行紧张急诊抢救。手术室内,罗健担纲主刀,罗健对抢救病人不甚积极的护士乙不衔私情进行训斥。术后,护士乙找到罗健金沙沙质问发难,罗健主动将不是担承到自己身上,展示出了一位德技俱佳的出色外科医生正直严谨的迷人的工作风采。马丽宁在外忙于应酬。无论酒会还是游玩,王中立对马丽宁殷勤有加,他在加紧追求马丽宁。罗健来到父亲家里,罗时涛说出欲与由老朋友牵线介绍的洪霞见面。罗健理解并支持的态度打消了父亲的顾虑。在医院院子里,罗健偶然与正在散步的方琴母女相遇。傍晚,方琴来到值班室请罗健看女儿的脑CT片子并交谈起来,至此方琴与罗健对彼此情况有了粗浅了解。方琴给罗健留下了一盒她自己包的饺子。马丽宁出差归来。夫妻二人亲热。在全家人聚餐时,马丽宁宣布她将离家赴外去工作,她将出任公司驻华东地区分公司总经理。罗健当即明确表示反对。马丽宁认为这是提职加薪的绝好机会,对罗健的不快不以为然。罗健对马丽宁怨忿加剧,大发其火。温柔的方琴对女儿田小萌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田小萌向方琴提问敏感问题,方琴对女儿坦陈心迹。罗健仍在苦口婆心的规劝马丽宁留下,马丽宁斥责罗健自私。罗健感到了无奈,罗健马丽宁二人展开了冷战,自此,罗健家庭开始进入危机。

第3集

罗时涛在老朋友老冯引见下与洪霞正式见面。方琴同田小萌来见罗健做出院告别,方琴与罗健互相留下了联系电话。马丽宁再一次向罗健坦言仍要去南方工作,罗健感到心凉。相亲出来后,罗时涛,洪霞,老冯来到酒馆里吃饭。老冯征求洪霞对罗时涛的意见。洪霞直言说出感到罗家清贫的事实,老冯劝说洪霞。因与马丽宁关系恶化而烦恼不己的罗健,约出同在一所医院工作的大学同学,病理科医生严龙飞外出喝酒解闷。酒后,想去歌厅玩玩,因缺少女伴,罗健电话邀请方琴出来同玩。方琴女儿田小萌支持母亲出来交往。方琴对情绪苦闷的罗健给予关怀,令罗健倍感温暖。严龙飞在深夜回到家中,一门心思关注挣钱多少的妻子王红对书生气十足的严龙飞抱怨挣钱少等等琐事。为防止争吵,严龙飞只好息事宁人。洪霞罗时涛开始了恋爱。马丽宁不顾罗健的反对,独断专行地离家赴任去了。罗健彻底伤心。罗健凭着慈悲心怀收治了叩地求医的农妇贺大嫂的丈夫,一位疑难重症患者。方琴出席上级召开的教师表彰大会。会后联谊活动中,方琴将罗健请来与她一同参加娱乐活动。方琴意外坠马。罗健立即施与救护。感动之中,方琴冲动的向罗健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罗健也表示了对方琴的好感。洪霞女儿杜小欧对母亲再嫁罗时涛一事又喜又忧,杜小鸥私下擅自决定对罗时涛状况进行全面探访。杜小欧找到曾与罗时涛一起工作过的老同学周婷婷的父亲了解罗时涛,杜小欧从中发现了罗时涛有一私生女的线索,杜小欧将此事对洪霞说了,洪霞大为惊异。

第4集

罗健、方琴开始恋人间的约会。罗西南放学后与同学去冰淇淋店吃冰。偶然中,罗健方琴同行被罗西南看见。罗健回到家里后,罗西南问及父亲,罗健搪塞过去。洪霞采取单刀直入的方式探问罗时涛私生女一事,罗时涛给予解释,但洪霞仍旧狐疑,罗时涛大为光火,倔强的罗时涛当即宣布与洪霞断交,二人不欢而散。马丽宁回来办事,宴后,王中立送马丽举回家。罗健去接妻子。王中立对马丽宁举止轻悦,正好被罗健撞见。罗健质问马丽宁。马丽宁拒不承认与王中立关系非分。二人争吵。罗健一怒之下深夜离家出走来到医院。正值金沙沙值班,金沙沙向罗健表示温柔,罗健回避了。马丽宁到罗时涛处找寻罗健。洪霞找到老冯陈说罗时涛与自己断交一事。罗健约会方琴,提及萌生了与马丽宁离婚的念头。方琴劝阻罗健不要离婚,并表示自己无条件地爱他。老冯来到罗时涛家里做和解工作,无效。老冯从罗时涛那里询问到私生女吉尔佩留下的单位地址和电话,老冯决定去吉尔佩所在市搞清楚私生女事情的真相。

第5集

罗健为老贺实施手术获得意外成功。老冯来到滨海市经过一番周折找到吉尔佩,弄清了"私生女"实情。王红强迫严龙飞去买卖股票。罗健回到家中取走自己衣物以示分居,罗健与马丽宁谈判离婚。马丽宁逞强斗狠地答应了离婚。王红偶然发现儿子与女生约会。王红严龙飞对严松进行审问,为取证,严龙飞打电话给罗家得知罗健夫妇正闹离婚,严氏夫妇赶来劝阻。马丽宁当众质问罗健是否有第三者存在。罗健愤而离去。吉尔佩来到洪霞面前陈说真相,洪霞不以为然,吉尔佩只得无功而返。金沙沙将罗健领到借给罗健的房子处。罗健凭着仁慈高尚之心婉拒贺家执意送给的红包。罗健、马丽宁迅速办理了离婚手续。罗健心烦意乱,要求方琴不要打扰他,方琴心痛但毫无怨言地答应了罗健。罗西南回家取作业本时发现父母离婚证书。罗西南震惊之余离家出走。罗家全体行动寻找罗西南。罗西南深夜网吧里栖身。罗西南与高三学生薄学相识。稽查人员将罗西南薄学带走并询问。罗西南被迫与家里联系。薄学暗中护送罗西南回家。罗家终于找到罗西南。

第6集

罗健委托护士长将贺家执意送来的红包还了回去。罗西南指责父母离婚一事事先不同她商量是自私行为。罗健,马丽宁对孩子说出内心苦衷。吉尔佩为了促成洪霞与罗时涛重修旧好,动员正在护理其病妻的父亲吉德前来做说服洪霞的工作。马丽宁对王中立开始不满。吉德来见洪霞,但吉德的出现使双方大为惊异,原来洪霞与吉德竟是幼时的同乡邻居,吉德暗恋过洪霞。因离婚事情而将一寻常手术交给助手侯一飞来做,罗健在拒野侯一飞助手兼指导的前提下,患者刘雪花手术台上突发致命性心肌梗塞,经全力抢救但未能成功。死者家属对侯一飞、罗健质疑并提起诉讼。罗健发现侯一飞在术前常规检查中有漏洞。侯一飞想采取补救措施蒙混过关。罗健坚持道德与良心未与允许。方琴在罗健突遇事故之际,给予罗健心灵支持。罗健与方琴关系有突飞猛进的进展。吉德开始追求洪霞,欲开始黄昏岁月的姐弟之恋。马丽宁回来看望孩子,罗西南告诉母亲,罗健与方琴早已开始约会。马丽宁知道后大为震怒,她感到自己被愚弄了,女人的报复心油然而生。罗健、侯一飞准备应诉。吉德表示要与罗时涛竞争并以手锡约定洪霞等待他。

第7集

马丽宁找到罗健,逼迫罗健说清他与方琴的关系,罗健坦言与马、方两个女人一起生活的本质感受。洪霞母女在一起商议该嫁何人,洪霞比较之下恍然发现罗时涛的可贵。杜小欧找到老冯说明了情况,请求老冯去做罗时涛的工作。马丽宁认为罗健欺骗愚弄了自己,她表示要与罗健、方琴"战斗"到底。罗健、侯一飞出庭受审。在证人证据确凿情况下,法庭宣判罗健、侯一飞无罪。方琴为罗健摆设家宴,宴请医院众人。金沙沙对方琴心绪复杂。在老冯的再次劝说下罗时涛终于应允了与洪霞恢复关系。罗健为婚姻所累苦不堪言,他对婚姻感到了恐惧。薄学与罗西南秘密交往起来。金沙沙出于义气找到方琴坦言了方琴与马丽宁"争夺"的不妙的后果,要方琴三思而后行。方琴借机反问金沙沙对罗健的真实感情。金沙沙以现代女性的气度给予了回应。罗时涛来到洪霞处探望,经交流,二人关系恢复正常。

第8集

罗时涛与洪霞登记结婚。罗时涛、洪霞为庆贺结婚登记举办家庭聚会。罗健借此机会将方琴正式介绍给家人。马丽宁得知消息后匆匆赶到罗时涛家上演了一场"双媳争婿"的冲突闹剧。罗家家宴上,马丽宁当众羞辱方琴是第三者。方琴含泪独自匆匆离去。在罗时涛家里马丽宁痛骂罗健。方琴从罗时涛家里出来后路遇劫匪,被劫。无奈,方琴重又回到罗时涛家来取钥匙,马丽宁与方琴再次"擦火"。方琴当着马丽宁面表示罗健此时可以自由选择方向,方琴离去。罗健赶回方琴住处给予安抚。方琴说出对罗健采取隐忍回避态度的不满。为表明心迹方琴冲动之下持刀割腕。马丽宁患病住院,罗西南告知父亲。罗健碍于局面不能探望马丽宁,他拿出一笔钱让女儿带给马丽宁表示心意,罗西南斥责父亲。再嫁前夜,洪霞与女儿杜小欧流泪互诉母女深情。罗健找到严龙飞恳求老友代自己去探望马丽宁并做马丽宁思想工作。严龙飞夫妇来到医院探望,马丽宁坦言真实心迹。严龙飞规劝中遭到马丽宁冷落,大家不欢而散。

第9集

严龙飞指责罗健在马、方两个女人之间的问题所在。罗健心乱如麻。罗健深夜回到家中,不料方琴己经等候他多时,罗健感叹自己在处理家庭问题上的无力。方琴向罗健展开了充满温柔又火药味十足的攻心战,为了罗健,方琴表示她只要罗健的爱而宁肯退出竞争,任由罗健安排自己。罗健感动之余痛下决心,表示快刀斩乱麻地与方琴结婚。罗时涛接洪霞"过门"之际,洪霞送罗时涛手表为信物。马丽宁来到学校与罗西南班主任宋英华见面。恰巧看见了与罗西南同一年级的方琴女儿田小萌。情敌母亲们的女儿狭路相遇,各自忿忿不己。医院奖励罗健一套住房。罗时涛洪霞旅行结婚去了。罗时涛、洪霞在外旅行买东西时,为争面子洪霞与观念大相径庭的罗时涛赌气吵架。旅行中,洪霞罗时涛意识到到了必须接触现实生活的时候了,他们为自己新家庭未来管家理钱等事情不无烦恼的商议着。罗健冒雨回到方琴处,罗健向方琴发火。方琴心疼罗健而自己委曲求全,表示自己不在乎名份与否,罗健感到内疚。在滨海市,洪霞将记得过去送给自己的锡子得体的还给了吉德。吉德为洪霞罗时涛祝福。罗健被医院提拔为科主任。罗健欲与方琴登记结婚。罗健来到马丽宁处去取户口本遭到马丽宁的拒绝和责难。

第10集

罗健、方琴找到宋英华,请求宋英华劝解马丽宁。罗健在歌厅见到王中立与不三不四女子厮混,罗健当即教训了王中立。罗健情急之下找到父亲和继母,请求二老为马丽宁介绍个对象。在宋英华劝说下马丽宁将户口本交出。罗健、方琴举行婚礼。马丽宁痛切感到失去罗健是自己的错误,婚礼同时,宋英华陪伴情绪激愤的马丽宁,马丽宁仍痛苦不己。新婚之夜,面对满天星斗罗健方琴互铭爱情心迹与誓言。众老人羡慕罗时涛老年婚姻的美满。婚后,罗健约出马丽宁,罗健劝告马丽宁要警惕王中立玩弄她的感情。见到罗健从而心情更加复杂的马丽宁对罗健的劝告不予采纳反而反唇相讥。罗健、方琴婚后生活十分和谐。洪霞在清理罗时涛过去家庭生活物品时,没想到在处理罗时涛前妻的东西上竟成为导火索,洪、罗之间发生摩擦并吵嘴,争吵中,洪霞脱口说出罗家贫穷的话,罗时涛大发雷霆,后经一番交流二人终于释然。罗西南、田小萌因成绩突出同时被学校表彰。罗健高兴之余给了罗西南一千元钱。罗西南特向田小萌炫耀并调唆刺激田小萌。田小萌为了维护自己和母亲的荣誉以牙还牙的同罗西南奋战,罗西南被同学拉走方才了事。心情郁闷的田小萌没有回家,她来到了曾和母亲共同生活过的老地方。方琴到处寻找回小萌。方琴终于找到了田小萌。田小萌将事情经过告诉方琴,方琴惊讶。田小萌嘲讽方琴是个爱情傻瓜。田小萌坚决不回罗健家去了。

第11集

心绪不平的方琴折返回到家里。方琴质问罗健为什么欺骗她。罗健为自己辩解。方琴一怒之下连夜离家出走来到女儿处,母女二人在自己过去的家过起了离家出走的生活。罗西南过生日那天意外的与薄学发生了性关系。一天,罗时涛、洪霞路遇一烟店外兑,生性进取好强的洪霞打算兑下饭店自己来经营。罗时涛坚决反对并扬言不给一分钱。洪霞执意兑点并因此受骗。方琴回来取换洗衣服,罗健劝说挽留方琴,方琴仍坚持离家走了。罗时涛一反常态,他出面与店家斗智斗勇的为洪霞解了围,此举令洪霞大为震撼并感叹,这对老夫妻的关系产生了变化。马丽宁又一次外出工作前夕,将罗西南送到罗时涛处生活。医院通知罗健去香港参加学术会议。罗健来到方琴处接方琴母女回家,经罗健恳请及检讨下,方琴母女随同罗健回到家里。马丽宁与王中立关系冷淡。马丽宁与王中立吵架。

第12集

罗健去香港临走前,罗健委脱方琴代为自己给父亲罗时涛过生日。方琴动员田小萌同自己一道去同罗西南一道给罗时涛过生日,田小萌勉强答应。在罗时涛洪霞劝说陪同下,罗西南也是勉强地来到方琴预先订好的生日酒店。席间,罗西南与田小萌争吵起来。宴席不欢而散。归家途中罗西南突发急腹症,方琴带着罗西南全力以赴的赶往医院。罗西南留诊住院治疗,方琴精心加耐心的给予呵护,令罗西南有所动容。王红、严龙飞仍在为炒股事情争吵烦恼不己。方琴无意中发现了罗西南怀孕了。方琴以母亲的慈爱和女人的同情心帮助罗西南打胎度过难关。在方琴照顾罗西南同时,由小萌也病了。方琴为难之际仍没有放弃照顾罗西南。田小萌不解母亲,进而与母亲生气哭闹。方琴动手打了田小萌并以肺腑之言教育田小萌。田小萌终于理解了方琴。马丽宁回来探望女儿时仍心不在焉,罗西南因不满而拒绝马丽宁的照顾。方琴规劝罗西南要学会理解母亲。罗时涛,洪霞决定要给马丽宁介绍对象。王红、严龙飞夫妇仍在为炒股的事情争吵烦恼不己。

第13集

马丽宁与王中立约会时,偶然接到陌生女子电话明了真相。马丽宁询问王中立,王中立对马丽宁不以为然。大庭广众之下马丽宁摔碎酒杯并被罚款。方琴说服田小萌与她同去去罗时涛处探望罗西南。饭桌上,罗时涛借机劝解两个女孩彼此理解与和好。王中立来到马丽宁处准备解释,马丽宁提出致命问题考验王中立,王中立态度暧昧,马丽宁提出终止关系,二人关系破裂。心绪极度不佳的马丽宁对罗西南以恶劣的口吻谈及方琴。罗西南对马丽宁予以驳斥并明确表示方琴并不象她所说的那么坏。马丽宁愤怒而无奈。罗健从香港归来。为庆贺丈夫远道归家,方琴设家宴请罗时涛夫妇及罗西南为罗健接风。罗西南再次来到父亲新家。罗健告诉罗西南书房的秘密。席间,大家欢聚一堂其乐融融拍照留念。送罗西南回去路上,罗西南单刀直入地询问罗健幸福与否。罗健向女儿说出真心话。罗西南将在罗健家的合影照片带回马丽宁处。马丽宁看见照片后妒从心起,大发其火。

第14集

罗健私下里自掏腰包救济患者。马丽宁开始动工装修房子。马丽宁电话召来罗健要他承担费用,罗健答应。手中缺钱的罗健背着放琴找到金沙沙借钱并诉说自己对婚姻的烦恼。罗时涛、洪霞私下偷偷为马丽宁相看对象。马丽宁让民工找罗健索要工钱。罗健恰好将手机遗忘在家里,方琴接到了民工打来的电话知晓了事情。金沙沙陪罗健去银行取钱。方琴来到医院欲找罗健,恰巧撞见了双双走在一起的金沙沙和罗健,方琴隐在一边观察着。方琴疑惑罗健金沙沙之间有暧昧关系而痛苦不安。罗健请金沙沙在西餐厅吃晚饭。金沙沙向罗健坦白了自己的真实感情。罗健回到了家里,方琴因见罗健与金沙沙在一起以及私下拿钱给马丽宁装修房子,痛苦之中借酒发泄,酒后的方琴大闹罗键,方、罗二人激烈争吵。罗健深夜怒离家中。罗健独自在外徘徊。罗健来到父亲家里,遭到罗时涛训斥,罗健无奈的忍下。

第15集

被爱情魔力折磨的情绪失衡的方琴来到医院找到金沙沙,目的为了对证罗健对她说的话的真实性。金沙沙为方琴对罗健真挚的爱所震撼,感动。金沙沙将罗健隐衷透露给方琴,方琴恍然。方琴告诉罗健她要去找马丽宁说理,心绪不佳的罗健未置可否。方琴来到马丽宁处,看见马丽宁汗流满面地奔忙着并听见马丽宁与装修工人说出凄凉的心里话,方琴心软了,她悄悄离开马丽宁家。罗健让罗西南将装修款带给马丽宁,遭到罗西南拒绝。方琴找到严龙飞,将她与罗健正在僵持冷战的事情说出,严龙飞决定找罗健谈谈。罗时涛、洪霞来到马丽宁处,将罗健的钱带来,马丽宁因故拒收。严龙飞约出罗健,当即拿出自己的钱来,要罗健将金沙沙借的钱还掉,以免节外生枝。薄学突然出国去了,罗西南薄学分别之际心潮起伏,但罗西雪对薄学隐瞒了一切并反省自己。洪霞将整天闷在屋里的罗时涛拽到文化宫学跳交谊舞,倔脾气的罗时涛当着众人便给洪霞造成难堪。

第16集

王红查帐,追问严龙飞买股票的钱那里去了,严龙飞告之借给了罗健。王红发火,严龙飞打了王红。王红离家出走,住到娘家。相恋纪念日来临了,方琴意外地出现在罗健办公室。罗健、方琴来到当年定情的赛马场上,二4人回忆当年,和好如初。罗时涛、洪霞约来马丽宁谈及介绍对象一事,马丽宁予以拒绝,同时,马丽宁让转告给罗健,以后不许罗健再见女儿。王红离家出走后,严氏父子过着缺少女人操持的日子。洪霞坚持罗时涛一同学跳交谊舞,罗时涛不从。严松自作主张去接母亲回家,王红硬着心肠没有答应。傍晚,洪霞跳舞归来,见家里冷锅冷灶遂生不满罗时涛也爆发起来,二人互相指责。洪霞在被激将情况下愤然离开家里,但老辣智慧的洪霞自设台阶,旋即归来,二人言归于好。被家事困扰的王红心不在焉,付兑客户利息时,笔下误算,酿成错付巨款的重大差错事故,被单位勒令停职。

第17集

罗健过生日欲接罗西南来家聚会,被马丽宁斥责并拒绝。严氏父子将情绪低落王红接回家来。罗时涛八十多岁的老母罗老太要来探亲,洪霞热心做准备,不料将老病腰间盘脱出症累犯了。得知严家出事后,方琴主动拿出自己的私房钱给罗健,要罗健将钱给朋友送去,以渡难关,罗健被震撼。王红情绪十分低沉地呆在家中,严龙飞去找王红的领导交涉。宋英华再次受罗健之托找到马丽宁,指出马丽宁断绝罗健父女相见是错误的。马丽宁生出一计,她要求与罗健、方琴见面。严龙飞来到王红单位为妻子拒理力争并筹措钱款弥补事故。罗老太到来,刚刚见面,便令洪霞尴尬不己。马丽宁、罗健夫妇,宋英华坐到一起谈判,马丽宁发难。罗健、方琴来到严家将巨款送至。此举令严氏夫妇感慨良多。罗老太以农村老人的眼光观查儿子一家的生活。罗老太的举止常令洪霞哭笑不得。

第18集

罗健被提升为副院长。洪霞带病侍侯罗老太。马丽宁工作遇到突变。罗老太突发老病,全家人救助。马丽宁在公司会议上当席愤而辞职。杜小欧见母亲家务劳累提出雇请保姆,罗时涛公然反对。大家不欢而散。罗健得知马丽宁工作受挫提出要帮助她,马丽宁拒绝并告之罗健她要给罗西南办理出国手续。侯一飞指责罗健办事不公,用人偏心。杜小欧自作主张请来保姆小娟。罗时涛见保姆来家,对洪霞大发其火。洪霞一怒之下回到女儿家里住下。金沙沙随丈夫调离医院赴外埠工作去了,送别宴会上罗健不能自持酷町之后对金沙沙倾吐了心声。贤惠的方琴将罗老太接到自己家里照顾,意在化解罗家的矛盾。

第19集

刚惺自用的罗老太暂时生活在罗健家,她自作主张让小娟陪她外出溜达散心。不料,在商厦里却与小娟走失。罗健与侯一飞坦诚相见。罗家全体出动找寻罗老太,最后大家终于在派出所里相见。罗健借机请求洪霞回到父亲那去。罗时涛对杜小欧认错。罗老太在罗时涛护送下离去归家。洪霞前夫的四哥找来,责怪洪霞改嫁,却忽略前夫家人。方琴开始变卖自己的房产。罗时涛回来后,感到洪霞前夫家责备有理,与洪霞来到四哥家赔礼,却被四哥冷落。罗健与侯一飞终于和解。罗时涛为帮洪霞解除病痛,偷偷的来到一家按摩诊所学习起推拿技术来。机场,罗健,方琴等一干人送别了金沙沙。同一所学校里,罗健、方琴分别给自己的孩子开家长会。会上,罗健突然知道罗西南已经退学离去,罗健当即退出会场。

第20集

罗健找到马丽宁质问罗西南退学实情。马丽宁要求罗健履行父亲的职责拿出十万元资助女儿出国读书。罗健愤怒离去。罗时涛、洪霞第二次去四哥家上门赔礼道歉,终于赢得四哥谅解并成为至交。方琴变卖自己的房产。罗时涛仍在诊所学习推拿技术。方琴拿出自己卖房钱给罗健要他资助女儿出国,罗健大为惊讶。罗健送钱给马丽宁,没想到马丽宁却拒绝了罗健的钱。马丽宁感慨方琴的力量。罗时涛带着罗健来到墓地给亡妻做周年忌日。洪霞自主加入,令罗氏父子感动不已。杜小欧给罗时涛、洪霞购买礼物以表心意。杜小鸥终于承认了罗时涛为父亲。罗时涛用学来的技法给妻子按摩推拿,二人吐心声倾,慨叹不己。

  二个月之后,众人为马丽宁罗西南出国送行。方琴当众再次将钱拿给罗西南。马丽宁母女登机飞离后,在宋英华询问下,方琴说出惊人实话。回到家里,罗健将马丽宁悄悄留下的钱交还方琴,方琴惊讶马丽宁的出彩并加以赞赏。在甜蜜与痛楚中经历了如此许多的周折之后,罗健切身体悟到了女人的力量,最后他对着方琴意味深长地说出了本剧的最后一句台词:"……确切地讲,女人不但不好惹,女人更是不简单的"感慨。

  剧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