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县城当民工的鞠广大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后悲伤的赶回家中,不想还没进家门,就在邻居举胜子家的哭丧人群中发现了活生生的母亲崔大脚,这才知道母亲骗自己回来一是为给父亲鞠永旺过七十大寿,二是帮家里麦收。不管怎么说,鞠广大回来了,这在鞠家是件喜事。

分集剧情:
第1集

    在县城当民工的鞠广大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后悲伤的赶回家中,不想还没进家门,就在邻居举胜子家的哭丧人群中发现了活生生的母亲崔大脚,这才知道母亲骗自己回来一是为

  给父亲鞠永旺过七十大寿,二是帮家里麦收。不管怎么说,鞠广大回来了,这在鞠家是件喜事。

  儿子鞠双元第三次高考落榜,这对鞠广大来说是不小的打击。然而他坚信,既然儿子抓周时抓了“笔”,就一定能考上大学,因此他愿意再去打工挣补习费供儿子来年再考,这让鞠广大的父亲鞠永旺无法理解,儿子鞠双元也表示坚决不去再考。

  鞠永旺七十大寿刚过完,麦收就开始了。

  出去打工的人们都赶回来,在自家地里忙活着。歇晌时,郭长义一家三口到鞠家地里聊天:鞠双元羡慕着将在县城自己开小铺的郭振东,郭长义羡慕鞠广大有个知冷知热的好老婆,姜翠玲则向刘艳梅数落着自己的老公郭长义……

  场院里,鞠广大正向村民们吹嘘着自己在城里的见闻,村主任刘大头不冷不热的路过,使鞠家人意识到该去拜访村主任了。

第2集

    鞠广大不情愿但又没办法,硬着头皮去请村主任来家吃饭,谁知村主任刘大头开口就要鞠家再多缴三百块钱。鞠广大一听火了,在村主任家大闹,幸亏刘艳梅带着鞠双元赶来,拉走鞠广大,刘大头趁机下台阶,假意大度答应刘艳梅到家吃饭……

  席间,刘大头叫来众多陪客,在鞠家大吃大喝大侃,大家起哄比赛耪地,结果鞠广大和郭长义不相上下!

  麦收过后,鞠广大又要回城了,鞠永旺想不通城里有啥好,儿子为啥在家呆不住。刘艳梅悄悄地拉着丈夫又哭又闹,全部内容都是难舍难分。就这样,鞠家送走了儿子鞠广大后,又将参加县里高考补习班的孙子鞠双元送上了车。

  可是,当鞠广大再次回到工地上时,已经被除名了。他气愤地找工头老宣要自己前三个月的工钱,老宣却以年底结帐,中途离开视为放弃为理由赖帐,无情地将鞠广大赶出工地。然而,鞠广大不愿就这样狼狈地回家。

  鞠双元在县高中门口停下脚步,坚定地奔向火车站,拿出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一张去省城的火车票……

  小站,鞠广大冒险跳上一辆行驶着的货车,车厢里遇上同样命运的赵世英,货车载着两人慢慢向省城驶去……

第3集

    二人喝着酒互相唠叨着心事……货车到站,迷迷乎乎的鞠广大因跑慢了被车站的人抓住搜身,结果分文没有,鞠广大趁机逃走。

  鞠双元一到省城就被街上五花八门的招聘广告吓凉了心,他两眼一抹黑地流浪着。街上,鞠双元看见几个青年对一个中年人拳打脚踢,满街的人却无人敢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胆怯但正义的鞠双元扑在中年人身上替他挨打,这时,身后有人喊道:警察来了……

  因没有暂住证,中年男人老臧拉着鞠双元在警察没到之前也逃走了。为感谢鞠双元,老臧介绍他到金盛家园工地当了民工。起初,鞠双元对白天累得骨头散架,晚上挤在又脏又热的工棚睡通铺不习惯,但他努力挺着。巧的是,从火车站逃走的鞠广大也在这个工地当民工,只是和儿子鞠双元不在一个工作区。

  刘艳梅从郭振东那里得知鞠双元根本没去县上的补习班,忙打电话告诉城里的鞠广大,鞠家人着急上火,一时却没有办法。

第4集

    “斜坡”是工地与外面世界的分水岭,鞠双元和其他年青民工都喜欢傍晚端着饭坐在这里边吃边看下面的花花世界。

  这天,在工地的斜坡上,鞠广大终于看见了儿子鞠双元……

  鞠广大在小旅店开了间房,看着儿子将买来的东西吃得干干净净后,要求儿子回去补习,不想却遭到鞠双元的坚决反抗,鞠广大气得解下裤带打儿子,鞠双元宁可与鞠广大脱离父子关系也决不回去。

  鞠家得知鞠双元和鞠广大在一起,终于放心了。至于两人是否脱离父子关系,他们并没放在心上,因为他们知道,不管咋说,那两人有血脉连接着。

  已进城打工多年的农村姑娘李平在饭馆上班拉面时结识了在艺术学院进修导演的张正红。李平来到男友梁超英家,却发现了一个女人,原来梁超英已经有妻有子,这女人就是他找上门来的老婆,李平遭侮辱后,被梁超英当着老婆的面残酷的抛弃了,气愤地李平用自己的方式报复……

  工地有楼壳竣工了,民工们为能搬出工棚住“新楼”而欢呼!鞠双元更得到老臧的关照,不用再拉灰运砖,跟着老臧安装管道。为了能挣些“现钱”,鞠双元和老臧收工后到居民区给人修理管道……

第5集

    李平为张正红的才气和报负所倾倒,更抵御不住张正红的浪漫与殷勤,两人很快同居了!

  这日,鞠双元和老臧来到李平家修理下水道,李平对张正红无微不至的关爱令鞠双元羡慕不已。干完活,二人被留下吃饭,李平忙前忙后张罗做饭,张正红则对着两个“民工”侃侃而谈。

  鞠广大表面不认鞠双元,暗地里却关注着儿子的一举一动……

  这日,李平家又发水了,鞠双元来到时见李平披头散发,原来她又被张正红抛弃了……干完活,鞠双元问李平要工钱,李平没给,让鞠双元先走。没拿到工钱不好向老臧交代……鞠双元又找李平要钱,却被李平留下帮忙刷家……

  经人介绍,郭东振去潘桃家相亲,潘桃精心化着妆,表面却装作无所谓。郭振东对潘桃十分满意,潘桃对郭振东也有好感,农村人恋爱似乎很简单,也很单纯……

第6集

  鞠双元帮李平把家粉刷一新,心情缓和下来的李平向鞠双元讲述着自己从农村出来以后的遭遇,只是省略了和梁超英同居一段,李平决心不再将真情给城里人,以后只将真情留

  给和自己一样的农村人,鞠双元对李平充满同情。

  活干完了,李平强留鞠双元吃饭,为了拿到工钱,鞠双元同意了。在卫生间洗脸时,鞠双元看见李平的内衣心波荡漾,他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女人,以致看到李平的酥背后,竟然逃走了……

  回到工地,清醒过来的鞠双元为自己白干两天活没拿到一分钱而生气。夜晚,他更因想李平,二十二年来第一次失眠了……

  在送郭振东回去的路上,郭振东已经和潘桃商量过礼的事了……

  分手后,郭振东和潘桃都满怀心事无法入睡,郭振东本想等母亲姜翠玲打麻将回来问起相亲之事,没想到姜翠玲回来只顾数钱,早将这事忘在了脑后……

  萎靡不振的鞠双元自己垫钱,将工钱交给老臧。

  姑姑陪着郭振东带潘桃去县里买东西,潘桃在老姨的撺掇下专拣贵的要,起初郭振东还能忍受,说好的二千块钱花完了,潘桃又要买戒指,这让郭振东忍无可忍,拒绝买给潘桃,潘桃更不肯让步,二人发生口角,不欢而散。

  二天后,老臧拿着李平送来的工钱找鞠双元还钱,鞠双元心中一热,对李平的怨恨霎时烟消云散。

第7集

    潘桃妈埋怨潘桃使小性子,潘桃懊悔不已。

  李平到工地找鞠双元,遭到民工调戏,鞠双元为李平大打出手,却没有勇气面对李平。从此后,鞠双元每天都站在斜坡上目送坡下的李平下班回家,而李平走出饭馆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斜坡上有没有鞠双元,李平期待着鞠双元跟自己打招呼,可鞠双元始终像个木头一样矗立在斜坡上。

  一日,李平走出饭店没有往斜坡上看,鞠双元慌了,忙骑自行车追去,心中的郁闷使鞠双元蹬车迅速飞快,不小心被绊倒在地,李平吓坏了,跑过来看鞠双元,两人相对傻笑。

  郭振东终于忍不住去找潘桃,潘桃也怕错过这段姻缘而原谅了郭振东。郭家请潘家人做客,潘桃大方地答应了。

  李平和鞠双元和好,并将家门钥匙塞给鞠双元,让他收工后来家读书……

  姜翠玲请刘艳梅帮忙制办了一桌酒席,准备迎接潘家人的到来,没想到,潘家只来了潘桃一个人。席间,潘桃提出旅行结婚的建议,郭长义表示让孩子们自己做主,姜翠玲心里不愿意,无奈碍着儿子的面子不好多说什么,这次见面,让姜翠玲初次领教到将成为自己儿媳的潘桃的厉害。

  鞠双元一收工就到李平家来,李平给他做饭洗衣,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小河边,鞠双元激动地背起了李平……

第8集

    鞠广大在过街桥下遇到了赵世英,赵世英头缠绷带,向鞠广大诉说自己打工被骗的遭遇,这唤起鞠广大找老宣要回自己那三个月工钱的决心。酒后,鞠广大无意间发现工头老宣骑着摩托车闪过,他记住了车牌号,从此,开始在城里四处寻找……

  潘桃和郭振东旅行结婚去了,他们在城里尽情地享受着城里人的新鲜玩意儿,真正地过了一把城里人的瘾!

  李平生日这天,鞠双元向李平求婚,李平不相信这是真的,鞠双元拉着李平跑到小卖部给家里打电话,告诉家里自己过些日子回去结婚的打算。鞠家听了这一消息惊喜之余不知所措,李平感到自己无比幸福,更感激鞠双元给了自己一个归宿。

  鞠广大得知儿子将要结婚的消息心里不知是个啥滋味,本想找儿子问问,可又别着那股劲不愿开口。

  潘桃和振东新式的婚礼,着实让村里不少年轻人眼红,这正是潘桃的自豪。旅行回来,潘桃把新房布置得醒目别致,和郭振东的感情也和谐温馨。然而,姜翠玲没礼貌的瞎冲乱闯令潘桃十分厌恶,为了缓和矛盾,郭振东在老婆和老妈之间和着稀泥。

第9集

     姜翠玲突然对潘桃殷勤倍至,什么也不让潘桃干,这让潘桃更加不自在了。郭振东在这对婆媳之间不断做着协调,努力平衡好双方……

  鞠广大在大街上仔细观察着每辆摩托车的牌号。

  李平喝了酒回来,遭到鞠双元的质问,李平一腔苦水倾泻而出,本已妥协的鞠双元听见李平拿自己和张正红对比,怒从中来,与李平大吵后忿忿而去。

  回到工地,鞠双元因听不得别人污蔑李平,跟人大打出手,不慎摔下楼梯……

  鞠广大得知儿子被送进医院,慌忙赶去。因没钱为儿子付治疗费,鞠广大决定卖血救子,此举得到众多民工朋友响应。鞠双元度过了危险期,却仍昏迷。

第10集

    李平到工地找鞠双元,得知双元住进了医院,她疯了似的跑到医院,扑在鞠双元床前痛悔,鞠双元被李平的真情唤醒,这时李平才注意到旁边的鞠广大。李平去买吃的,鞠广大劝双元离开李平,鞠双元娶李平的心却异常坚定,这让鞠广大更为恼火,鞠家父子再次反目……

  李平将鞠双元接回家中,两人憧憬着隆重的婚礼!

  鞠双元和李平寄钱回家帮家里还了债,这令鞠家人对李平刮目相看。

  李平从饭馆出来,遭到梁超英的纠缠,梁超英见李平不肯就范,扬言要将同居打胎之事告诉鞠双元,并欲对李平施暴,李平反抗,致使梁超英摔下楼去。李平惊慌逃回家中,表示愿跟鞠双元马上回歇马山庄结婚,鞠双元被弄得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欣然答应了。

  鞠广大在街上发现骑着摩托车的老宣,跟踪来到一栋居民楼口,鞠广大守着摩托车睡着了,醒来时,发现摩托车已经不在了,这令鞠广大后悔不已。

  鞠双元要回来结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歇马山庄,鞠双元娶媳妇不要钱还倒拿钱的事,让姜翠玲羡慕不已,潘桃心里却有些不太舒服。刘艳梅打电话要鞠广大回来给儿子主持婚礼,鞠广大却仍别着那股劲不肯回去。

  李平的婚礼热热闹闹地开始了,吸引着歇马山庄所有的人,轿车、摄像、婚纱等这些农村青年奢望的东西,在他们的婚礼上一应俱全……

第11集

    隆重的婚礼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李平的落落大方更为婚礼增添无限彩头,村民们无形中拿潘桃和李平做起比较。全村都被鞠双元婚礼的喜庆包裹着,只有潘桃躲在房子里跟振东

  发脾气……

  新婚夜,鞠永旺和崔大脚睡着孙媳妇给置办的新被褥,咂摸着生活的滋味。

  刘艳梅孤独地在床上念叨着鞠广大,有埋怨更有思念。

  鞠广大在工地独自喝着闷酒,惦念着一家老小。

  李平喂鞠双元葡萄糖解酒,不小心提到以前在城里之事,遭到鞠双元禁止,一丝阴影笼罩着李平。

  潘桃挥之不去心里李平的影子,心情时好时坏,振东连哄带逗。

  第二天,李平早早起床,张罗着一切,鞠家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心怀坎坷的李平给城里饭馆老板打电话,认定梁超英之事已经过去,霎时一身轻松,更安心于歇马山庄的生活。

第12集

    吃饭时,鞠双元宣布过几天就要回城,这给平静的鞠家又带来了微波,鞠永旺像不理解儿子那样不解理孙子,李平表示愿意留在歇马山庄,算给鞠家吃了个定心丸。

  潘桃努力打扮自己,招摇地在村里来去,人们知道她这是在跟李平较劲。

  李平做的拉面,让鞠家老少赞不绝口。操劳一天的李平累得快散架了,晚上,鞠双元心疼的给李平捏背,要李平跟自己一块回城,却遭到李平的拒绝。

  村主任刘大头将鞠双元叫到村委会索要提留款,鞠双元指责村里收款的不合理,拒绝再交钱,刘大头抬出政府做挡箭牌。见鞠双元要动手,李平连忙掏出钱交给“政府”,并让刘大头写下收据……

  鞠双元带李平来到田野水库,面对如此美景,李平真想大喊,可终究还是没喊出来。

  鞠双元要回城了,李平一分一秒地数着时间过。终于,李平送走了鞠双元。双元走后,李平的心情自然低落;同样的命运也降临在潘桃身上——郭振东也走了。振东刚走姜翠玲就指使潘桃干这干那,潘桃的心更觉得空落落的……

第13集

    奶奶打算让李平操持家的决定让李平充满力量,只是奶奶提到潘桃在与自己攀比,令李平不解!

  鞠双元将从家带着的东西给鞠广大送去,鞠广大看见儿子心里欢喜,表面却仍不肯低头。

  潘桃在村里见到了李平,但李平已失去结婚那天的光彩,俨然变成了一个地道的农妇,这让潘桃大失所望。李平仿佛也在刹那间意识到什么,跑回家中,照着镜子同样失望地喊着自己的名字!

  姜翠玲为到城里亲戚家伺候月子而发愁,看见刘艳梅就像看见救星一样撺掇刘艳梅去。因为时间不长,还能为家里挣些钱,刘艳梅一时没了主意。经鞠家留守人员一致通过,不久,刘艳梅就被一辆黑色桑塔纳接进了城。

  李平开始注意自己的着装,她突然的改变,不仅令崔大脚瞠目结舌,更令潘桃既羡慕又嫉妒。李平用鸡蛋和面粉做面膜美容更招来崔大脚的指责,李平禁不住打电话给城里的鞠双元……

  一天,潘桃遭到村主任刘大头的调戏,李平的适时出现,为潘桃解了围。至此,暗中较劲的两个俊俏媳妇正式相识了,她们大有相见恨晚的冲动,在村里人惊讶的目光下,二人携手走进李平的新房……

第14集

    县城里,尽管刘艳梅精心地在菜场挑选鸡蛋,卖力的为雇主做这做那,可还是遭到雇主的诸多指责,本份的刘艳梅只有将委屈往肚里咽。

  回到家中,潘桃将自己的新房从里到外擦抹的窗明几净,盼望着李平到来,潘桃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让姜翠玲十分纳闷。这天,经过精心打扮的李平来找潘桃,还没进屋就被姜翠玲截在院里说西问东,随和的李平一一应付着,潘桃看不惯李平的虚伪,二人产生隔阂,这次会面不欢而散。

  刘艳梅默默忍受着雇主婆媳的夹板气,直到一天,她在菜场遇见郭长义才得以将满腹委屈倾诉出来……

  鞠双元和几个青年民工在小饭馆吃饭,有人找来报复,众人一团混战。旁边饭馆喝得有点高的鞠广大冲过去,将鞠双元一拳打在墙上,众人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愣愣地看着二人离开。

  鞠广大在工地上发疯地追着鞠双元,狂奔不停,这让鞠双元有些害怕了,他拦在父亲面前,鞠广大收不住脚二人摔倒在地上……

  雇主嫌刘艳梅做的饭菜油水太大,从家政公司又请来一位保姆,刘艳梅找到郭长义寻求帮助。

第15集

    郭长义将刘艳梅带到自己居住的旧院。在郭长义的开导下,刘艳梅决定离开雇主家跟别人一起洗油烟机,等赚够六百块钱再回家。就这样,刘艳梅也住进了旧院。

  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李平只好抱着鞠双元从城里捎回的脏衣服发呆,她终于按捺不住去找潘桃,不巧潘桃却不在家。郁闷使李平失去了往日操持家事的热情,崔大脚开始对李平挑鼻子挑眼儿。潘桃的突然出现让李平兴奋不已,二人互相道歉,冰释前嫌,从此后她们形影不离。村街上,小河边、葵花地都留下她们快乐的身影,她们彼此诉说心事,憧憬未来,埋怨农村人,品评城里人,两人一起打发着没有丈夫的孤独日子。

  旧院里住的全是农村出来的打工者,在这里谁也不会看不起谁,刘艳梅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没事的时候,她给民工们做饭洗衣,民工们对她赞不绝口,郭长义看她的眼神里充满欣赏。

  一天,刘艳梅在一家公司干完活出来,外面大雨倾盆,刘艳梅骑着自行车在雨里狂奔,迎面遇上了郭长义,郭长义脱下雨披给刘艳梅套上,可是,回到家中刘艳梅还是发起了高烧。郭长义精心地照顾,让刘艳梅心里热乎乎地……

第16集

    鞠双元因没有暂住证被抓住,受罚挖下水道。鞠广大掏钱为儿子办了暂住证送去,倔强的鞠双元却仍不肯向父亲低头。

  潘桃看不惯李平和理发店老板打情骂俏,李平却觉得平常之极。经历的不同,性格的差异使两人产生矛盾。晚上,潘桃和李平同睡在一张床上,李平终于向潘桃敞开心扉,将自己和梁超英之事告诉潘桃,潘桃理解并安慰着李平,二人隔阂消除。

  鞠广大追着摩托车来到绿洲工地,抓住老宣要自己三个月的工钱,老宣答应三天后取钱给鞠广大,并留下自己的身份证,鞠广大放走了老宣。

  李平和潘桃来往过密,导致崔大脚和姜翠玲也走得近了,不过俩老的却是要想个法儿制制俩小的。

第17集

    一天早晨,潘桃在李平房间睡着还没起,崔大脚和姜翠玲相继出现数落着两个媳妇,谁知俩媳妇根本不吃这一套,俩老的无奈,只好硬的不行来软的……

  旧院的日子依旧,郭长义和刘艳梅的心里却越来越不肃静了,刘艳梅不敢面对郭长义亲热的态度,决定先回家去。

  要麦收了,鞠双元和郭振东都要回来了,这使李平和潘桃异常兴奋,当然因她们孤寂相守的日子即将宣告结束,心里也会略带一些伤感。

  鞠广大如约到绿洲工地找老宣要工钱,却被老宣的手下打得头破血流,幸亏鞠双元闻讯赶来,将鞠广大送进了医院……

  鞠家早早地炖上肉,等着鞠广大父子回来,可等到的却是鞠双元不回来的电话,李平失望地栽倒在床上……

  郭长义父子按时回来了,潘桃守着丈夫享受着重逢的幸福,与依然孤独的李平渐渐疏远了。郭长义心里装着刘艳梅,对没心没肺的老婆姜翠玲爱搭不理。

  麦收开始了,各家各户的劳力都在地里忙活着,鞠家的地里却只有鞠永旺带着三个女人……

  夜晚,累了一天的鞠家人都睡了。刘艳梅却一个人在地里卖力地割着麦子,突然,鞠家地的另一边也响起了同样的割麦声,那人却是郭长义。刘艳梅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苦闷,扑进郭长义怀里。郭长义搂着刘艳梅倾吐出压抑了多时的相思……

  潘桃潜意识里始终在拿自己和李平比较着,不停向振东列举李平的不好。

  半夜,姜翠玲醒来发现郭长义不在床上。

第18集

    举胜子家叫嚷有贼从鞠家蹿出,惊得四邻不安。姜翠玲在鞠家院里发现了一个鞋印,回家跟自己家的一对照,姜翠玲心里有数了。

  姜翠玲在地里找茬儿对鞠家指桑骂槐,刘艳梅不敢吭声,只低头疯了一样的割着麦子,只有崔大脚跳着脚回敬着她。郭长义听不下去了,狠狠地搧了姜翠玲一嘴巴。姜翠玲声嘶力竭地叫骂,使刘艳梅觉得所有人都看着她,吓得一身身地出冷汗,神情恍惚……

  麦收结束了,郭长义向姜翠玲提出离婚,姜翠玲跪地认错,郭长义决心已定,姜翠玲嚎啕大哭。第二天在去镇里离婚的路上,姜翠玲却趾高气昂逢人就说,她是要在大庭广众面前好好臭臭那个狐狸精,还说要到镇上找妇联做主,郭长义无奈,只得打消了离婚的念头……

  梁超英在工地找到鞠双元,无耻地告诉他李平曾和自己同居并打胎之事,却被怒不可遏的鞠双元打跑。鞠双元在饭馆醉酒后摔倒在地……

  潘桃和姜翠玲越来越谈得来,姜翠玲将刘艳梅和郭长义之事告诉潘桃,潘桃大惊,对姜翠玲说出李平曾和人同居打胎之事。

  刘艳梅惶惶终日,无法驱散内心的恐惧和悔恨,猝死田间……

第19集

    得知死讯,鞠广大父子急忙收拾好行李回家奔丧,再次空手而归。火车载着疲倦的鞠广大父子行驶在回家奔丧的路上,他们却无法相信刘艳梅已经死去的事实!直到看见刘艳梅的灵堂,鞠广大父子俩才清楚过来……

  鞠广大拿出每次出门前刘艳梅塞给自己的钱和家里全部的积蓄,准备对刘艳梅的丧事大操大办。

  村里人都为鞠家的丧事忙活着,姜翠玲觉得自己对不住刘艳梅,和潘桃一起为刘艳梅叠纸钱和金元宝;鞠广大为了能不火化刘艳梅的尸体找村主任刘大头疏通,刘大头答应先拿一千元去打点打点;郭长义一个人悔恨地坐在田里不停地捶打着自己;鞠双元忍受着母亲去世的悲痛,更强压着对妻子的怒火,对李平冷鼻冷眼,令李平深感意外。

第20集

     刘大头带领村委会到鞠家致哀,这让鞠广大感到无比荣耀,但因钱没给到,刘大头让人告诉鞠广大尸体必须火化。举胜子媳妇怕鞠广大难过,偷偷告诉鞠广大刘艳梅的身子已不干净,火化了最好!闻听此言,鞠广大心上像被深深地扎了一刀……面对妻子的不忠,鞠广大决定立刻出殡并火化尸体,这让整个歇马山庄忙乱不已。

  鞠双元找郭长义算帐,对郭长义又打又骂,并要他离开歇马山庄。这时,鞠广大出现在郭家门口,本以为更大的风暴要来临了。然而,鞠广大没有打郭长义,也没有骂郭长义,只是要郭长义参加刘艳梅的葬礼。鞠广大走了,姜翠玲却不依不饶地辱骂起来,她骂刘艳梅勾引男人,她骂李平与人同居打胎,这声音刺到了鞠双元的痛处,鞠双元跑回家,粗暴地质问李平,并无情的将李平赶出了家门……

  悲伤的李平在田野里惨烈地大喊,这喊声是她以前想喊但喊不出来的,这喊声让潘桃深感不安。之后,李平昂起头离开了歇马山庄……

  一切都结束了,人们照样过着日子。鞠广大和鞠双元背着行李的背影在高速公路上越走越远,他们继续找寻着属于“民工”的日子!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