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2004年1月8日康家天井裏突然發生奇怪的地陷現象,政府工作人員初步懷疑地下埋藏著一個價值不菲的千年古道。一石激起千層浪,大報小報紛紛報道有關消息。當然也吸引了兇狠的盜賊,兩名外省男子看了相關的報道後,南下廣州闖入康家將康伯(志偉)五花大綁,索要值錢的古物……近日中国大陆遍发古迹,政府部门对康家后园发现疑为古迹一事非常重视,派人封锁现场,并向康家承诺作出赔偿;突如其来的黄金梦给惯于广州平民生活的康家带来前所未有的喜悦与巨变。

  得知发财有望后,康婶匆忙回家,与三子(光、宗、耀)及次子媳妇妙婵召开十年难遇的家庭大会,商讨分配方案;经过唇枪舌战,众人不敌康婶一声狮吼:赔偿分为四份,康婶一份,三子各一份,已婚可得一份,未婚者暂由康婶保管。此事一经决定,众人纷纷有了自己的对策:阿光、阿耀急着找女友结婚,但康婶下令不准娶外来媳妇,违者无钱分;众人认为康婶无理取闹,但反对无效……早年不惜抛妻别子偷渡去香港寻金觅财的康伯得息祖屋有宝便带着幼子阿祖回广州,欲分一杯羹宣布他为一家之主;众人不满,于是群起攻之,天下大乱……

  最终,古迹并非古迹,康家亦发小财;纷扰终归平静,皆大欢喜!

分集剧情:
第1集

  作家在汝好餐厅宴请北方来的朋友,饭后结账时发现钱不够,慌乱中竟摸出地铁卡,阿宗夫妇为了不让其难堪,同意让其签单赊账。月末,阿宗找其结账时,作家竟赖账,最后迫于压力只好作罢。野模受刘晓庆逃税被捕事件的影响,千方百计想在汝好餐厅搞到发票以冲销演出的酬金没能得逞,遂与作家不谋而合,打算报复汝好餐厅。二人整日混迹于汝好餐厅,统计客流量和开发票的情况,企图掌握餐厅每天的营业额,以备举报汝好餐厅逃税的资料。经过与税务部门咨询,作家等人知道汝好一直采取“双定”交税,并无违法之嫌。某日,阿宗到税务部门纳税时得悉曾有人匿名举报,便怀疑是明仔所为,大家闹得不欢而散。那边,野模为找发票而奔忙,当向作家求助时,对方竟要索取回报,令野模十分气愤。为了讨好阿宗以求得发票,野模竟向阿宗告了作家一状,阿宗找其算账,作家又把责任推到了野模身上。

   阿光夫妇对税收政策知之甚少,担心自己每月收取的代管费有逃税之嫌,后经咨询得知即使要交税也是祝师奶的事,便把情况告知祝师奶,祝师奶连忙从上海返回,决定把众租客认作是亲戚,以逃纳税。祝师奶对众租客反复强调,不管是谁问及收租一事,均说房东跟他们是亲戚关系,不会收他们一分钱。祝师奶返回上海后,来电查询当月的收租情况,方知众租客都钻了空子没有交租,因为彼此是亲戚关系。祝师奶后悔不已,决定宁可守法纳税,也不把他们认作是自己的亲戚。

第2集

    阿祖所在公司有一项神秘的任务,不仅轻松,还可以和“公司最高层”直接接触,但必须通过测试才行,大家都想得到这个机会。经过测试,阿祖因为最有责任心、忠诚度和爱心而胜出。这时他才知道任务是照顾总裁的老母亲游泳,他不想去,但又推脱不掉,只好不情愿地去了。回来后,他向家人推介这种测试方法,并为家人测了几次,还挺准。这天停电,一家人没事干,又玩起了心理测试。康伯拿起心理测试书随手一翻,让阿祖给自己做心理测试。结果阿祖给康伯做的是道婚外恋测试题,并测试出康伯可能会有婚外恋。从此,康家人为防止康伯出现“黄昏恋”,拒绝任何女人进门。

   这天,康伯打扮一番出门了,康婶觉得可疑,就带阿宗阿祖跟踪,结果发现康伯和一个年轻女子“讲数”,又掏钱给她,还把西装脱下来给人家,更加觉得他有了婚外情。回到家里,大家对康伯进行审问,结果真相大白——原来康伯的钱包被偷,人家拿证件与他讲数,他没多少钱,只好把西装给了人家。康伯弄清家人提防自己有婚外恋是因为那个心理测试,气得要烧掉阿祖所有心理测试的书,不料却把阿祖和黛安娜的情书也给烧了……

第3集

  阿光接到一个电话,得知当年插队的一位女老乡得癌症快要死了。想到山村的贫穷,阿光便瞒着香兰偷偷给女老乡寄去了2000元钱,好让她及时治疗。家里无端少了2000元,全家紧张,非要查个水落石出。阿光见纸包不住火,只好向香兰坦白了寄钱一事。善良的香兰本来觉得这是件好事,但是在妙婵的“提醒”下,越发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旁敲侧击终于知道阿光的这位老乡原来竟是阿光的初恋情人。虽然如此,香兰仍觉得应该让阿光回农村去看看老乡。阿光还没有去,老乡却先来了康家。原来她得癌症根本就是个误会,这次来城里的目的是为了见世面。康家人还带着原有的眼光去看待农村的贫穷落后,尽量不让老乡沾自己家的便宜,同时也提醒老乡不要乱花钱。让康家人吃惊的是,老乡已当上了乡镇企业的老总,并带领乡亲们走上了致富的道路。在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下,农村发展了经济,也搞起了精神文明建设,这次来城里是为了买摄像机,用来拍摄乡村新闻,供乡亲们自娱自乐。这一消息让康家人大跌眼镜。

第4集

租客作家被某报社主编约稿,要他写写广州的新八景。作家以为是写他眼中的八景,就把一些毫不相干的人和地点也写了进去,什么汝好的姜葱鸡、西关的大屋等等。文章交到主编手里,被主编一通臭骂,责令重写。作家请教康伯,康伯自视是广州的活地图,讲解的却都是一些旧八景。为了亲眼见识新八景,作家胁迫阿宗开着摩托车陪他去逛广州。途中,因广州中变后道路变化很大,二人几次迷路。游玩的过程中,二人还免费做了一个外国友人的导游,结果三人一起迷路,几经周折才回到康家。

   回到康家的外国友人见到西关大屋,惊叹这样的老式房屋该列为广州的第九景……

第5集

阿祖的单位有一个去美国学习半年的名额,人人都想去,阿祖也因想去陪伴怀孕即将生产的戴安娜,和其他两个同事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并极力讨好唐小姐。阿祖想给唐小姐做保姆,谁知这个想法受到阿坚的嘲讽,但一转身,阿坚就剽窃了阿祖的这个想法。阿祖不服气,去到唐小姐家,与阿坚共同做起了保姆。唐小姐有条爱犬,阿坚却因怕狗而退出了竞争,阿祖则扮出非常喜欢狗的样子,尽管这是条人见人厌的土狗,却得到了阿祖“无微不至”的照顾,这让唐小姐很是受用,还在出差时让阿祖代管此狗。

   土狗在康家受到全家的讨厌,在阿祖的恳求下,阿耀带着土狗去他的宿舍住了一段日子,没想到这条土狗却认识了阿耀处长家的母狗,并导致母狗怀孕生了一窝土狗崽,让处长气爆了肚子。处长把狗崽扔给阿耀,并要阿耀把土狗阉了。阿耀迫于无奈,只好瞒着阿祖阉了土狗。

   唐小姐出差回来领回了爱犬,却发现爱犬已被阉了,盛怒之下找到阿祖,把阿祖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虽然阿祖是无辜的,但还是被唐小姐告之去美国的机会决不会给他了……

第6集

  阿娇工作热情不高,慵懒拖沓,阿宗很不满意,说了她。她不服气,说活这么累,谈什么精神,还要阿宗每天给自己加个鸡蛋。

  本家员工懒散,这让阿宗又是生气又是着急。可是家人提的要求却更高,除了争取休假,还要去香江、长隆去看动物。为了生计,阿宗只好答应。结果只到了市的动物园,大家玩得正高兴的时候,发现阿娇的孩子不见了,弄得大家到处找,动物却没看成。阿宗决定对员工纪律进行整顿,学习时下的企业精神,培养团队合作,并自编教材和训练大纲,自创各种方式进行训练。为了突破自己,锻炼胆量,还要每人站在大街上喊话。结果,阿光被警察当成精神病人送了回来。

第7集

祝师奶从上海回广州治病,称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怕光怕黑怕声怕水,什么都怕,要周围的人迁就她照顾她。因此,阿光和作家等租户的正常生活被打乱,饱受祝师奶的折磨,苦不堪言。

   一日,众人趁祝师奶刚从医院回来,偷看她的病历,才知祝奶的病症只是“鼻衄”,大家十分气愤,但祝奶仍然坚持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悲痛欲绝。康婶好言安慰,才知祝师奶天天流鼻血。康婶叫她注意饮食,但她仍晚晚看电视时吃从上海带回来的爆炒小核桃,直到把一罐核桃吃完才算了事。

   祝师奶认为自己命丑,流年不利,决定放生以求化灾祛病,便来明仔的餐厅求购乌龟一只,叫康伯代其在龟背上刻上自己的姓名和八字,然后拿到公园的湖里放生。没料到明仔尾随其后,把放生的乌龟捉了回来。明仔觉得有利可图,动员康伯康婶也来放生,也加入到放生的行列。街坊到处流传祝师奶绝处逢生的消息,个个热衷放生,明仔趁机请民工把众人放生的东西都捕捉回来,再高价出售,反复循环。

   婉玲回来看祝师奶,请康家人吃饭,才知祝师奶偷带核桃回来吃,康婶断定祝师奶流鼻血是热气的核桃所致。但祝师奶一口咬死与核桃无关,自己后来不流鼻血是因为放生的缘故。

   吃炖乌龟的时候,祝师奶发现龟壳刻有自己的名字,大惊。康伯认出刻字是自己的手笔,追问阿宗,才知道乌龟购自明仔那里,众人来到餐厅,检查乌龟,发现很多曾是自己放过生的,才知道是明仔作的鬼,大怒,把所有的动物都拿去放了生。

第8集

阿耀离婚后,情绪始终不太稳定,常常思念远方的幸子。一个神秘男人的来电让阿耀猜测起幸子目前的感情生活,愈加感觉到失落。阿耀的低落情绪引起了康家人的注意,并弄明白了阿耀是在思念幸子。为了不让阿耀睹物思人,全家人把所有和幸子有关的东西都收了起来,也不再提任何和幸子有关的话题。阿耀反感于家人的大惊小怪,干脆从此衣冠不整,此举更是让家人担心。为了不让阿耀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来,三兄弟和老窦轮番上阵,陪阿耀睡觉,弄得阿耀不胜其烦。阿耀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告之家人他是参加了一个心理辅导班,课业的核心内容就是“善待自己”,并说自己现在已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对幸子的曾经存在也能正视。全家人对“善待自己”这一说表现出极大的兴趣,阿耀却不肯再多说具体内容。阿耀因公出差后,全家人按照自己的理解开始了“善待自己”的行动,觉得所谓的善待自己就是不让自己受委屈,该花就花该用就用。康伯花大钱出去旅游,香兰对着老乡说了个“不”字却遭到母亲的责骂,妙婵大买化妆品却还要限制阿宗“善待自己”,阿祖和老孤婆争吵被扣了奖金……阿耀回来后点明了大家的错误做法,并告诉大家,要想得到“善待自己”的真谛,最好还是去报名参加学习班。一听说学费有几千块钱,大家又不干了,觉得与其这样去学习善待自己,还不如好好善待这些钱呢。

第9集

  故事讲述一天,康家听到附近有鞭炮声,康伯觉得是有人在违法放鞭炮,于是打电话告诉治安厅。经过调查,原来是梁伯家在放鞭炮录音,以庆祝梁伯的新闻见报。梁伯在挖苦康伯小题大做之后,对自己更是洋洋得意,炫耀自己是如何发现孙子的学校为学生配备营养餐的,又如何将这一重大新闻爆料给报社,被报社以“隆重版面”刊登出来的。康伯听后,很不服气,也很受刺激,觉得自己的才华在梁伯之上,梁伯那样的小豆腐块根本让他瞧不上眼,他决心写出大手笔的作品。于是康伯写了篇专门赞美广州的文章给报社,写来写去,都是粤剧的词调,他征求孩子的们的意见,孩子们不以为然,还把这事告诉了梁伯,结果康伯又把梁伯抢白了一通。康伯请教房客中的作家并终于完成了一篇大作。然而他的大作在投稿中却受到了意想不到的冷遇。于是康伯又开始创作报告文学,也未获成功。一个偶然的机会,康伯发现汝好餐厅里有两个耗子在打架,便写了篇关于耗子打架的文章,终见报。可是餐厅的生意却没了,阿宗损失一大笔。天庥在学校里也饱受梁伯孙子的气,觉得自己的爷爷何以比不上别人的爷爷。于是突发奇想,扮超人想从楼上飞下去,以便让康伯把这个当新闻爆料给报社,结果康伯吓得半死。这条新闻见报后,大家才知道爆料人竟然是梁伯。而康伯经此惊吓,再也不想做新闻线人了……

第10集

  报上刊登某富婆为孩子征召“周末钟点爸爸”的消息,且薪金相当丰厚。阿耀和阿祖虽然满口不屑,背地里却还是各自跑去应聘,结果都获得了试工的机会。星期六,阿祖带着孩子光顾着玩忘了富婆布置的作业;星期天,本身不会游泳的阿耀却还要硬着头皮教孩子游泳,结果反被孩子捉弄了一番。第二次试工时,两兄弟都知道还有一个竞争,心里顿时戒备起来,想尽方法要淘汰对手,结果却发现自己处心积虑想要对付的对手竟然是自己的亲兄弟。富婆做出决定,聘用责任心较强的阿耀担任孩子的“钟点爸爸”,并对阿耀提出一系列要求,要阿耀遵守。带孩子出去游玩时阿耀被处长紧急召回单位,只好把孩子委托康伯康婶照看,并提醒康婶切不可乱给孩子吃东西,结果把孩子饿得够呛。阿耀回来,领着孩子去了汝好餐厅,阿宗一听是富婆的孩子,便竭力怂恿孩子多点菜,一餐吃了六百多,这钱自然也就是阿耀忍痛掏了。孩子考试回来,向阿耀吹嘘如何考场作弊,被阿耀责怪,心里很是不舒服,诬陷阿耀偷他东西,以达到让富婆炒他的目的,孩子的胡搅蛮缠和恶意诽谤让阿耀忍不住扬手给了孩子屁股一巴掌,并引咎辞职。阿耀刚走出花园,孩子又追了上来,说妈妈有令,让阿耀回去,继续做他的老窦,而且是长期老窦……

第11集

  康伯、康婶参加退休人员聚会,又有一位老同事去世,因此心情沮丧。孩子们安慰说现在人的正常寿命是120岁,只要认真保养,都能活到这样的岁数。康伯一听,信心倍增,决心要活到120岁。康伯、康婶先买了各种健康资料研究长寿秘诀,口水威趁机向他们推销“基因产品”……又听说走路先迈左脚、转弯向左转以及说俄语会长寿,康伯、康婶马上一一照办,走路时,绕远也要向左拐,而且参加了俄语学习班。不久,阿祖发现学俄语长寿是假信息,学德语才长寿。康伯后悔莫及,赶紧联系德语班,但是德语班学费贵,康伯前去侃价。德国老师不肯,说除非康伯让他到康家学汉语,因为他听说说普通话能使人年轻……认为自己可以长寿的康伯决心第二次就业,于是到处应聘,都被拒绝。最后一家公司招老年产品形象代表,要他去面试。康伯满怀信心,认为该职位非己莫属,结果因为一远方亲戚得过肝炎,以遗传基因不优秀被拒绝。康伯开始意识到家族人的健康与否一样影响到自己是否长寿,每有家人生病就会为自己的长寿减分。于是到处打电话,每有亲戚不舒服,就派阿光去送药送补品。康家成了药品、补品赠送站,祝师奶和口水威趁机来蹭药和补品……康伯打电话到美国询问秀姑的健康,秀姑说有点不舒服,康伯顿时觉得大事不好,认为秀姑一定得了大病,自己的长寿也将泡汤,血压立马升高。再一问,原来秀姑是被蚊子叮了一下。儿女们抱怨康伯太神经,这样下去反而会死得更快……

第12集

  阿娇当年在乡下的冤家姐妹再嫁,不服输的阿娇为了证明自己过得比她好,打肿脸充胖子,费尽心机硬是借来了当年阿宗送给妙婵的钻石结婚项链,回乡后一顿显摆,被众乡亲奉若上宾,抢尽新娘的风头。

  阿娇心满意足地回到汝好,却发现项链不见了,大惊。妙婵痛恨之余,只好拟出一赔偿条款,让阿娇分期偿还。

  阿娇从此省吃俭用。为节省电费,不开灯点蜡烛,结果发现蜡烛比电费还贵;专门拣天庥用剩的文具给子女用,一分钱要掰成两半花……

  阿娇已经为项链焦头烂额,可乡下的老乡却又纷纷登门来白吃白喝,弄得阿娇一方面为了面子要左瞒右瞒,一方面又要想着如何省钱。

   阿娇好容易送走了来旅游的老乡,转身又来了要赞助的老乡,吓得阿娇从梯子上摔了下来。无奈,阿娇只好向老乡坦白了她一直伪装的真相——其实自己很穷,钻石项链也是从妙婵那借来的。刚从河南回来的阿宗一语道破天机——那只是个假钻石项链,怎么会出这么大乱子呢。妙婵一听不干了,追问阿宗为何拿假项链骗他,阿娇一看,趁机开脱自己的责任,剩下妙婵和阿宗继续纠缠不清。

第13集

  结婚四十周年临近﹐康伯竟然完全忘记﹐康婶心中不悦。众儿﹑媳忙出主意﹐欲替康伯补救。众人一致决定买钻戒作为康伯康婶的周年礼物。怎知戒指还未买﹐又轮到阿祖把结婚戒指弄丢。

   阿祖知道黛安娜对婚戒极为重视﹐千方百计隐瞒﹐结果弄出不少笑话。阿祖又向阿耀求救﹐耀推荐一戒指师傅﹐但阿祖竟连戒指的款式也忘记了﹐唯有徒呼奈何!

   黛安娜在家中洗碗时﹐结婚戒指竟被冲下水槽不见了。黛安娜担心阿祖怪责﹐不敢将事实告知﹐于是夫妇二人遮遮掩掩﹐互相隐瞒。

   天庥拿着在水渠边拾获的戒指在天井玩﹐阿祖误以为是自己丢失的戒指﹐从天庥手中把戒指夺回。黛安娜内心不安﹐决定向阿祖坦白认错。阿祖乘机大振夫纲﹐对黛安娜提出许多无理要求。黛安娜自觉错在自己﹐唯有哑忍。

   众儿﹑媳为康伯康婶搞庆祝活动﹐二人言归于好。祖﹑戴二人亦决定另购新戒。在首饰店内﹐戴赫然发现祖手中的戒指竟是自己的失戒﹐祖失戒一事终被拆穿。

第14集

康家人陆续收到一些匿名信件,里面均是鸡鸭猪狗之类的禽畜照片,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际,乡下阿炳来到康家,告知这些照片是其迷上摄影之后的处女作。此后阿炳的摄影兴致一发不可收拾:观影展、入影协、求赞助、购设备等等,甚至霸占了康家的厕所作冲印黑房,异想天开地准备参加全国摄影大赛。为求捷径,阿炳竟打香兰的主意,打算拍人体艺术照一炮打响,自然是讨个没趣。无奈之下,阿炳只好另辟蹊径,拍自己熟悉的新农民形象。某日阿炳在阿娇斩鸡时,偷拍了一张怒目挥刀的照片,却被阿娇狠狠地敲了一笔版权费。

   康家人建议阿炳拍违章车投稿,既可为社会做点好事,又能适当增加收入,阿炳大喜过望,欣然出击。首次上路,阿炳成绩不俗,可就是偏偏没有拍到违章车的车牌,白干一场。次日阿炳采取拦车的办法,结果差点被汽车撞死。后来阿炳选择从高处俯拍,却又被过路群众误以为自杀而闹出笑话。为此,阿炳决定放弃相机,打算改用摄像机。明仔趁机向其推销残破不堪的二手货,阿炳不虞有诈,受骗上当。某日,阿炳瞅准机会准备报复明仔,结果又聪明反被聪明误。

第15集

康怕闲来没事,自己走去古物玉石街逛,有个地摊档的老板拿一石头在叫买,开价五百,最后一百元成交,康高兴回家,回家后人人都说康伯上当,怎料康伯的朋友,梁伯见状愿出五百元收购,康伯无意赚了几百元。

   宗与婵见状又去寻宝,用一千元买了一古石,回家后向众人报告,但不以为意,后几经炒作,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很多人来欣赏,宗逞威风称花了万元购回,很多街坊也深信不异,耀单位有长官要退休,欲集多人的钱购一奇石送他留念,于是向宗埋手,同时祖的公司客人也对这石感兴趣,要出高价买下,其至兰的表哥牛哥得知,亦想购下此石,三兄弟争持不下,价钱炒至五万元,宗见其货可居,于是还不答允谁,看谁可再出高一点,怎料自鸣得意时,阿娇无意打崩了一角,忙于找人收补时发觉是假石,宗马上封锁消息,并主动联络三兄弟,怎知三都同时不想买这石了,争夺战随即完结,宗空欢喜一场,要求阿娇赔,娇称这石不值钱,赔了一蚊要宗不要再烦她,宗与婵气昏反应。

第16集

  祈宗夫妇为了夺回茶餐厅,竟不惜拿离婚相要挟,最后假戏真做,真的办了离婚证,这下康家可炸了锅。康婶被气病,一提起祈宗离婚的事就犯病,康伯盯嘱众人不要乱说话,祈宗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康婶面前提起这件事。康伯心里也不舒服,香兰和祈光打算将餐厅让给妙婵,以劝她回来,但祈祖和祈耀却觉得既然他们已经离了婚,妙婵就不算是康家人,把餐厅给妙婵,岂不给了外人。父母离婚后本应难过的天庥却发觉自己可以利用现在的身份向众人拿好处,让人哭笑不得。更有甚者,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小区里祈宗离婚的消息传来传去竟成了康伯和康婶离婚,让康伯康婶好不气恼。而妙婵的父母也闻风而动,大闹康家,这场假戏真做如何收场呢……

第17集

  婵母鉴于妙婵和阿宗假离婚仍不能要回餐厅,遂劝妙婵先解决个人问题,和阿宗复婚。妙婵到康家找阿宗复婚,阿宗却推说离婚不过一个星期, 复婚太快让人笑话,让妙婵回去等候消息。小区内众人以为阿宗是单身贵族,纷纷上门为其作媒,介绍对像。阿宗借应酬朋友好意为由,来者不拒。但可悲的是,虽然媒人们盛意拳拳,奈何对像却让人大失所望。在一轮啼笑皆非的相亲后,阿宗重遇老友阿昆。阿昆是婚介所老板,为阿宗安排了大量美女相亲,但挑剔的阿宗仍不满意,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游戏其中。直到一天,阿宗巧遇年仅十八的花季少女鲁少佩,才为之心动。两人年纪上的差距使阿宗对初次约会紧张不已。不料少女因早年丧父对已为人父的阿宗竟然情有独钟。

   阿宗因遇上妙龄少女少佩,对妙婵复婚的要求一拖再拖。阿宗与少佩约会,少佩嫌他外表老气,要阿宗换形象。阿宗对其言听计从,去理发店将头发染成七彩,夸张程度连家人都认不他来。一天,阿宗和少佩在游乐场被由美看见,由美向妙婵告状,妙婵开始不信,但后来为求保险,找阿宗问罪。阿宗先是不承认,但发现自己撒谎,儿子天庥就会打嗝不止。阿宗只好承认事实,妙婵大怒,拉上儿子要回潮州娘家。阿宗有了少佩,对妙婵的离去不闻不问。但好景不长,阿宗因陪少佩溜冰摔伤尾龙骨。入院后,少佩只来过一次,之后便音讯全无。倒是妙婵不忍阿宗受伤没人照顾,到医院去看护阿宗。此时阿宗才发现原来老婆还是原配的好,为了让妙婵回到身边,阿宗使尽浑身解数再配合上儿子的帮助,终于使一家又团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