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新世纪的晨曦里,中国成功地加入了WTO,从而加入到了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历史洪流中,民族工业正面临着来自国外工业巨大冲击的压力。

  就像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写的那样,生存还是灭亡,这是一个问题。

  旗帜新闻网的老总沈从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与光纤的老总丁博渊签订了两个网站合并的协约书。但是在签约之后,沈从驾车冲进了大海里,丁博渊虽然也立即跳入海中,但终于没能救回沈从。丁博渊心里很清楚,没有了沈从的旗帜新闻网以及它正在开发的软件包“新闻打包”都将面临着一钱不值的威胁,而这一切合并都是瞒着光纤的大股东美国的ASU集团进行的,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一旦失败,光纤将面临着被ASU拍卖的危险。在巨大的压力面前,丁博渊选择了隐瞒沈从的死讯,所有的秘密都压在了他和一直暗恋他的女助手龚倪身上。屋漏偏逢连夜雨,ASU终于还是知道了丁博渊的合并,大为不满,派来了斯坦佛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叶明基,准备接替丁博渊的位置。而信誓旦旦要跟丁博渊共患难的龚倪的真实身份突然变得不那么单纯了,而她跟叶明基这个丁博渊现在最大的敌人也曾经是恋人,并且叶明基对她还旧情难忘。就在事情变得越加的复杂的时候,另一个更为严重的困难出现了,沈从的女朋友,“新闻打包”的另一个主创者——冠孤熏从国外归来,能否成功地保住自己在光纤的位置,并继续隐瞒沈从的死讯,丁博渊几乎四面楚歌,然而在实现理想的道路上,丁博渊毕竟是一个坚强的斗士,他运用自己的谋略与手段与老奸巨猾的叶明基周旋,又在电脑怪才李维斯的协助下在网上冒充沈从给冠孤熏写e-mail,稳住冠孤熏,让她继续着手“新闻打包”的开发。另一方面,在龚倪的执著下终于与她成为恋人。

  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当沈从的尸体浮出海面,丁博渊被怀疑为是杀人凶手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逆转,好不容易与冠孤熏建立起来的友善的战略性伙伴关系在顷刻间化为乌有,“新闻打包”的开发因为冠孤熏的原因停滞不前,叶明基顺理成章地入主光纤,接替了丁博渊的位置。这个时候,只有一直深爱着丁博渊的龚倪为了他四处奔走。当丁博渊终于以清白之身走出公安局的时候,冠孤熏去了美国。没有“新闻打包”的旗帜新闻网无疑是一个最大的累赘,叶明基狼狈地从光纤撤走。在丁博渊的努力下,冠孤熏终于原谅了他,并且回到旗帜新闻网继续开发“新闻打包”,一切似乎都重新走上了正轨。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得到了消息,ASU派叶明基正在收购国内的三家网站,准备组成一个平台,推出一个名为COOKIE的软件,这个软件一旦被推出,那么“新闻打包”将不名一文,丁博渊和冠孤熏立即着手去说服这三家网站跟他们合并。事情似乎出奇的顺利,三家网站很快都同意和光纤合并,然而就在合并的协约书签订的一刻,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三家网站在美国的母公司早已被ASU并购,合并的唯一结果是让ASU在光纤有了绝对的控股权。ASU所作的第一步,当然是拔掉丁博渊这个眼中钉,冠孤熏是他们极力要重用的人才,但此刻的冠孤熏在长期与丁博渊的相处中对丁博渊已经产生了爱意,因此没有了丁博渊的光纤对于她来说毫无疑义。

  在这场与外方斗智斗勇的较量中,丁博渊输掉了,但是他出人意料的表现出并不在乎,因为在他的心底有一个更大的秘密。那就是,冠孤熏是香港富豪何鸿厚一直在寻找的私生女儿,有了冠孤熏这颗棋子就等于说有了何鸿厚这个坚强的后盾,这也就是他接近冠孤熏的真正目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丁博渊却真正地爱上了冠孤熏。当丁博渊在何鸿厚的帮助下重新得回光纤的时候,他作出了与龚倪结婚的决定。结婚前夕,丁博渊向冠孤熏坦白了所有的真相,包括他其实很早就知道那三家公司的母公司已经被收购的消息,执意与他们合并,是想让冠孤熏的心里觉得愧对他,以便达到让何鸿厚来帮他的目的,而他更是一早就知道冠孤熏与何鸿厚的父女关系。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设计的一个局,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大量外资涌入国内的IT行业,民族工业和民族感情都受到极大冲击的状况下,尽力地做到自主地发扬民族精神,开发自己的软件。

  但是丁博渊万万没有预料到他要为此付出的代价还远远不止这些,被ASU解雇的叶明基变得一无所有,为了泄愤,他非礼了满怀待嫁女儿心的龚倪,而龚倪在被侮辱之后又误会了丁博渊和冠孤熏,万念俱灰之下,开车带着叶明基一起坠入大海,与叶明基同归于尽。

  失去了身边最亲的人的丁博渊离开了这座城市,踏上了新的人生旅途,深爱着他的冠孤熏含泪看着丁博渊的身影远去……

分集剧情:
第1集

  旗帜新闻网总裁沈从在和光纤网总裁丁博渊签定兼并合同后投海身亡,丁博渊仓皇逃离现场。这一场面被人暗中拍摄下来。丁博渊兼并沈从的公司是为了一个叫浏览者的软件。丁博渊要利用浏览者阻止ASU。但是浏览者还没开发完成,能完成浏览者的只有沈从,他的死让丁博渊陷入困境。丁博渊隐瞒了沈从的死讯,除了他,只有他的助手龚倪知道此事。沈从的女朋友麦琪是沈从以外唯一有可能完成浏览者的人。麦琪联系不到沈从,回家后收到了沈从的信,信里沈从说,因为自己不能挽救旗帜新闻网,所以决定永远消失,并希望麦琪能在丁博渊的帮助下继续完成浏览者。沈从是麦琪全部的依靠,她彻底崩溃了。其实这封信是丁博渊写的,他有一个叫李维斯的黑客朋友,帮他破译了沈从的信箱。恰在此时,ASU派来叶明基审核光纤的情况,没人知道他是龚倪的男朋友。龚倪提出分手,但叶明基不同意。

第2集

  叶明基告诉龚倪他这次来到光纤的真正目的是想找机会取代丁博渊。原来龚倪是ASU一年多前派来的商业间谍,但她却已经爱上了丁博渊。那天用DV拍下沈从自杀的人正是龚倪,但她没有把DV带交给叶明基。叶明基敏感的发现了沈从的缺席,并咬住这个问题不放,他认为这里面一定有阴谋。为了让沈从回来,麦琪尽力拖延关闭旗帜网的时间,但被丁博渊识破。麦琪无奈提出辞职。龚倪的哥哥龚焕是G网的总裁,G网的投资与叶明基关系很大。龚焕是个赌徒,他有很多把柄在叶明基手里,因此龚焕极力反对龚倪对丁博渊产生感情。叶明基以把龚倪的间谍身份告诉丁博渊为威胁手段,强迫龚倪回到他身边。叶明基怀疑沈从的消失是沈从和丁博渊合谋的诡计。

第3集

  丁博渊巧妙的挽留住了麦琪,麦琪决定留下来继续完成浏览者,工作进展很顺利,浏览者离完成的日子越来越近,对于丁博渊来说,这就意味着离公布沈从死讯的日子越来越近。麦琪并不知道给她写信的人不是沈从,而是丁博渊。麦琪再次给沈从写信,告诉他生日时他再不出现,一切就都结束。叶明基感觉出龚倪已经对丁博渊有了感情,更加的憎恨他。丁博渊为了不让麦琪怀疑信是他发的,选择了延时发送。沈从并没出现在麦琪生日聚会上,但令丁博渊始料未及的是,在他发的那封信之前,麦琪收到了沈从本人死前延时发送给她的生日贺卡。丁博渊必须马上撤消发送他写给麦琪的那封信,否则就会功亏一篑,但他还是晚了一步,麦琪收到了那封信,她知道一定有人在冒充沈从给她写信。

第4集

  麦琪想知道是谁进如了沈从的信箱,她与搭档试图追踪这个人的IP地址,但失败了。麦琪忽然有一点怀疑那个人是丁博渊,但她又找不到任何理由。麦琪邀请丁博渊和她一起追踪进入沈从信箱的人,以此来判断丁博渊是否就是那个人。在李维斯的帮助下,丁博渊顺利的消除了麦琪对他的怀疑,但麦琪仍旧不知道和她开玩笑的人到底是谁。偶然的机会,丁博渊发现叶明基与龚倪的关系不一般,龚倪说叶明基只是骚扰她,她恳求丁博渊相信她,丁博渊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但龚倪并没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丁博渊,她太怕失去他对她的信任了。

第5集

  麦琪继续从其他渠道打听着沈从的下落,她发现沈从与丁博渊签合同的那天,正是沈从决定与周围断绝关系的那天。麦琪发现了很多疑点,但她却一点头绪也没有。麦琪突然把其中的两点联系在了一起,签定合同那天,记者拍到的丁博渊浑身上下都是湿的,而签定合同的地点正是在海边。这重新引起了麦琪对丁博渊的极大怀疑。面对麦琪的质疑,丁博渊没法解释,只好编造了另一个谎言,说沈从秘密去了美国,为了收购两家重要的网站。情急之下麦琪直接找到叶明基,问他是否有收购网站的事,没想到叶明基信以为真,以为这丁博渊背着他干的另一件事。按照丁博渊说的沈从去美国的日期,麦琪到航空公司查看航班记录。李维斯迅速修改了航班记录,把沈从的名字加了进去。麦琪更加迷惑了,难道沈从真的去了美国?

第6集

  麦琪再次来到航空公司,沈从的名字消失了。麦琪知道自己被骗了,但她又不知道自己被谁骗了。台风袭来,沈从的车暴露在海面之上,尸体很快被确认,正是沈从。麦琪整个人崩溃了,她认定丁博渊就是杀害沈从的凶手。丁博渊却感觉得到了解脱,他独自承担所有的责任之后离开了光纤,被逮捕。光纤由叶明基代理。没人能证明沈从是自杀的,因为没有证人。龚倪陷入极大的矛盾,她手上的那盘DV带是唯一可以证明丁博渊无罪的证据,可一旦交出带子,她和丁博渊也就完了。龚倪用了折中的办法,先把DV带匿名寄给自己,在交给公安局。叶明基利用麦琪与丁博渊的矛盾,把麦琪请回公司,让她完成浏览者,这样好把丁博渊彻底挤出光纤,出于报复心理,麦琪同意了。

第7集   光纤的人把叶明基孤立起来,但叶明基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他已经征得ASU的同意,全权负责光纤。眼看浏览者就要设计完成了,丁博渊又使一计。李维斯找到麦琪,告诉了她一件事,几年前他进入ASU的系统,下载了很多文件,差点被ASU告上法庭,是丁博渊救了他,他现在就是在还丁博渊的救命之恩,而那些下载下来的文件使麦琪惊呆了,原来ASU在几年前就开始研发和浏览者技术相似的智能跟踪系统。麦琪只得来找丁博渊探听究竟,丁博渊告诉了她,ASU想在浏览者推出之后就收购旗帜网,然后在彻底封存浏览者,推出他们自己的智能跟踪,所以他才抢先收购旗帜网,丁博渊想保护浏览者,和ASU是对立的,丁博渊在,光纤就在,浏览者就在。反之则无。麦琪虽然不完全相信丁博渊的话,但她还是终止了和叶明基的合作。叶明基的泡沫再次破灭了。

第8集

  麦琪准备去美国看望沈从的父母。龚倪希望她能尽快回来,作为最后的砝码,龚倪把那盘DV带给了麦琪。麦琪终于还是离开机场回到家中,看那盘带子的同时,她也发现了一直遗漏在电视后面的一封信,正是沈从写给他的绝笔信。麦琪终于知道了事实,沈从的离开是因为他的生命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而他最希望的事情莫过于她能够代他完成浏览者。麦琪把DV带交给了公安局,丁博渊被释放的那天,麦琪真的要去美国了,丁博渊坚信她会回来,但麦琪未置可否。叶明基被ASU叫回美国,他很不甘心的离开了。龚倪向ASU发出辞职报告,她想从今往后干干净净的为丁博渊服务。龚倪卸下了包袱,她鼓足勇气,把自己对丁博渊的感情告诉了他,但丁博渊却没有回应。

第9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ASU的人来到光纤,他们希望丁博渊放弃浏览者,转而开发同类软件Cookie,利益上考虑,无论对光纤还是对丁博渊,都非常有利。但丁博渊却拒绝了,他对浏览者动了感情,他想做出一个完全中文的软件平台。可最大的问题是,唯一能完成浏览者的人却毫无音讯。这样的赌注谁也输不起。丁博渊又施展了他的公关能力,但没能联系到麦琪。丁博渊坚持开发浏览者,光纤和它最大的股东成了对手。光纤的命运全部托靠在了麦琪的身上。终于,麦琪回来了。浏览者和光纤的运转都恢复了正常。麦琪从心里原谅了丁博渊,而且不只是原谅,还有一种微妙的感情。叶明基又回来了,这一次他扎根龚焕的G网,但矛头依旧对准丁博渊。

第10集

  丁博渊立刻开始调查G网的动向。龚倪去找龚焕,龚焕只说ASU投了很大一笔钱给G网,但他只是傀儡,G网真正的头是叶明基。龚焕答应龚倪不再去堵,可他再次食言了,这极大的刺激了龚倪,她为自己有这样一个哥哥而愧疚。丁博渊觉得龚焕这里是一个突破口。龚焕想开创自己的事业,但又积重难返,丁博渊无偿的替龚焕偿还了所有的堵债,这反倒感动了龚焕,他把叶明基的计划告诉了丁博渊,那就是迅速收购三家网站,然后联手推出Cookie。如果Cookie赶在浏览者之前推出,那所有的努力就都前功尽弃了。如果Cookie已经完善,光纤就必须抢先收购那三家网站,如果Cookie还没有完善,就没必要有动作。所有的压力都转到了麦琪身上,她必须在短时间从有限的资料里做出判断。龚焕为了向龚倪表示自己的决心,切掉了小拇指,他终于开始认真起来。

第11集

  丁博渊在做抢先收购三家网站的准备,但很不顺利,一定是叶明基先打了招呼。叶明基利用龚倪想帮助龚焕的心理,把她骗来陪坐,而这是叶明基的一个小阴谋。同时丁博渊和麦琪已经找到了他们的包间,在停车场等他们。丁博渊意外的发现龚倪也在他们里面。丁博渊以他一贯的作风和三家网站的老板谈了条件,一切就等麦琪了,收购,或是不收购。丁博渊的执着和胆量给了麦琪很深的印象,而沈从恰恰在这两点上欠缺。繁忙的工作让麦琪没时间过多的思念沈从,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该独立了,不能总生活在过去,麦琪想开始真正的新生活。丁博渊找到龚倪,质问她为什么和叶明基的人一起吃饭。丁博渊对她的不信任让龚倪很伤心,她把自己以前的秘密身份,还有DV带子的事和盘托出。丁博渊这才意识到,原来他一直被暗中监视,而且是被自己最信任的那个人。

第12集

  丁博渊不再信任龚倪,重要的会议也没有通知她。龚倪很难过,但丁博渊却不给她解释的机会。香港大商人何鸿厚是丁博渊的忘年交,丁博渊一直在搜集何鸿厚的背景资料,而何鸿厚与麦琪似乎有着什么关系。无论龚倪怎么恳求,丁博渊只是冷眼相对,不容龚倪说半句话。丁博渊把龚倪开除了,这对龚倪来说太残忍了,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离开光纤,离开丁博渊。丁博渊把龚倪被开除的事告诉了龚焕,龚焕立即找到龚倪,劝她离开丁博渊,来G网。但龚倪却象被施了咒语似的,总觉得丁博渊一定会原谅她。丁博渊不接她的电话,不给她开门,处处躲着她。龚倪陷入了绝望,但依然在等待。

第13集

  早上,丁博渊发现等了他一晚上的龚倪竟然睡在了他家门口。丁博渊把龚倪抱了进来,但还是坚持要开除她。龚倪接受了这样的结果,除了工作和事业,她对丁博渊的幻想也结束了。麦琪的分析结果已经出来了,她认为Cookie是个成熟的软件,这就意味着光纤要立即收购那三家网站。龚倪走了,丁博渊却留下了她的办公室,不许任何人动。何鸿厚来到大陆,他希望丁博渊能帮他找到失散多年的女儿。他从没见过女儿,他离开时她只有几个月大。其实丁博渊早就调查出来,何鸿厚的女儿正是麦琪。收购就要进行,丁博渊却提前写好了辞呈,似乎他已经知道了什么。丁博渊让麦琪等一个重要的Cookie评估邮件,其实那份邮件是丁博渊写好让李维斯放进信箱的。

第14集   麦琪终于收到那封评估邮件,Cookie的设计并不成熟,还不能够推出。麦琪想赶在签定合同之前告诉丁博渊,但是太晚了。不只如此,就在合同签定之后,叶明基得意的告诉丁博渊,ASU刚刚收购了那三家公司的母公司,即刻起,ASU就有了光纤的绝对控股权。麦琪觉得是她害了光纤,因为她做出评估的时候,更多的考虑了浏览者的利益,而不是光纤的。丁博渊离开了光纤,麦琪有着强烈的负罪感。虽然ASU的人决定全力支持浏览者的开发,但麦琪却坚决的辞职,追随丁博渊。丁博渊与龚倪又见面了,此时叶明基非常希望龚倪回到光纤。丁博渊这才告诉龚倪,他开除龚倪是做样子给叶明基看,这样叶明基才会把龚倪请回去。龚倪又激动又高兴,欣然回到光纤。丁博渊准备去云南,在火车上与麦琪邂逅。

第15集

  麦琪要回云南看她的母亲,丁博渊刚好也要去云南。麦琪并不知道,丁博渊事先已经调查把她母亲的住址调查清楚,安排了这次邂逅。麦琪决定先陪丁博渊玩几天再回家,一路上,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也互相更加的了解。丁博渊和麦琪玩的正高兴,叶明基却心急如焚,光纤的人全都不配合他,公司整个瘫痪了,浏览者的知识版权属于麦琪,没有她就没有浏览者。龚倪听说麦琪现在云南看望母亲,心里咯噔一下,因为她知道丁博渊也在云南,龚倪觉得这不是巧合,打电话证实了自己的猜测。麦琪和丁博渊来到医院,见到了麦琪的母亲。麦琪母亲唯一的心事就是希望麦琪能见到自己的父亲,丁博渊告诉她,他正是受何鸿厚之托帮他寻找麦琪。完全出乎丁博渊的意料的是,麦琪的母亲说,他们自己的孩子因为早产没有活下来,麦琪是她收养的孤儿。

第16集

  麦琪的母亲去世了,丁博渊努力说服她离开这个城市,麦琪却执拗不肯。在万般无奈下,丁博渊向她吐露了此行的真正目的,即替何鸿厚寻妻,而麦母正是他要找的这个人,麦琪便是何鸿厚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麦琪顿时惊诧的无以言状,这一切对她来说都太过突然。麦琪和丁博渊回到公司。丁博渊发觉自己对麦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想掐断这种感觉,因此突然向龚倪求婚,龚倪欣然之情溢于言表。丁博渊与何鸿厚取得联系,但没有告诉他麦琪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麦琪与何鸿厚见面了,但她无法接受突然出现的父亲。丁博渊的劝说另麦琪怀疑他另有目的,丁博渊告诉她他会快会和龚倪结婚。麦琪百感交集。

第17集

  同样的心情使麦琪和何鸿厚乘不同航班不约而同的回到了云南,在机场擦肩而过,随即又在麦琪母亲的墓地旁擦肩而过。终于两人要离开云南的时候,还是在机场相遇了。麦琪终于接受了这个父亲。丁博渊回到了总裁的位置,ASU对光纤有了绝对的控股权,他们要求丁博渊尽快说服麦琪,继续完成浏览者。丁博渊明白,浏览者一旦完成,他就会被踢出光纤,但没有光纤,浏览者又无法完成。丁博渊选择让麦琪完成浏览者。麦琪的负罪感再次上升。媒体怀疑浏览者的保密系统,但麦琪对这点很自信。丁博渊找到李维斯,让他攻击浏览者的保密系统,看看是否有漏洞。龚倪着手为结婚的事做准备,丁博渊心里却还抹不掉麦琪的笑脸。

第18集

  丁博渊越发觉得自己爱的是麦琪,而不是龚倪。龚倪告诉丁博渊她知道他是在利用麦琪,她很早以前就发现丁博渊在暗中搜集何鸿厚与麦琪的资料,这是丁博渊没想到的。丁博渊又使一计,李维斯将浏览者的保密系统被攻破,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麦琪急于解决浏览者的问题,但丁博渊告诉她这正好是一个机会,如果浏览者的问题解决不了,ASU就会想办法把光纤甩掉,这样丁博渊拉来新的风险投资,就可以重新控股,之后再推出完善的浏览者,而这新的风险投资就是何鸿厚。谢逊是丁博渊和李维斯共同认识认识的人,他发现李维斯在测试浏览者的加密系统,认为有机可乘,便找到叶明基。可这一切早已经在丁博渊的预料之中。龚倪告诉叶明基她要和丁博渊结婚了。叶明基气急败坏,他觉得自己被龚倪涮了。如丁博渊所预料,ASU准备出手光纤,但糟糕的是,何鸿厚并不打算投资光纤。

第19集

  丁博渊被水一战,他告诉ASU浏览者的新加密系统已经完成,可以接受测试。丁博渊邀请何鸿厚来观看测试。而李维斯又是这次测试的背后主角。测试开始了,李维斯也在秘密的小机房里按照丁博渊的指示操作着。在李维斯的破坏下,加密系统的测试失败了,但麦琪已经在追踪破坏系统的人。丁博渊异常紧张,立即切断了李维斯机房里的电源,有惊无险。测试失败后麦琪很难过,ASU准备出让光纤,而接手的人一定会搁置浏览者。何鸿厚带来的电脑专家告诉他浏览者的测试失败很可能是丁博渊的计谋,为了保住浏览者和光纤,他竟会用这样的办法,何鸿厚很佩服丁博渊。龚倪带着丁博渊去领结婚证,丁博渊却有些心不在焉,善解人意的龚倪推迟了领证时间。在麦琪的努力下,何鸿厚决定收购光纤,并由丁博渊掌握控股权。

第20集   丁博渊的一切计划都实现了,他挤掉了ASU,控股光纤,正式推出了浏览者。龚倪和丁博渊准备第二天就办结婚手续。麦琪希望在丁博渊结婚前最后一天晚上和他吃顿饭,丁博渊同意了。叶明基意识到自己被丁博渊彻底的耍了,彻底的输了。叶明基喝得烂醉,精神崩溃。晚上,丁博渊和麦琪在一起,吃完饭又去了海边,两人心里总有说不完的话。与此同时,叶明基闯入了龚倪的家,卑鄙的叶明基强奸了龚倪,并威胁说要把这件事告诉丁博渊。最需要丁博渊的时候龚倪却怎么也找不到他,最后却在海边看见他与麦琪依偎在一起。容不得丁博渊解释,龚倪开车离去,路上碰见叶明基,龚倪突然同意他上车。龚倪的车飞出了悬崖,向大海冲去,带走了丁博渊永远的敌人叶明基,还有她对丁博渊所有的爱和恨。丁博渊离开了光纤,离开了麦琪,去寻找生命的真正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