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新任天州市市长罗成(张丰毅饰),上任之际就感到了天州市人际关系网的复杂,仿佛有一张无形的网笼罩着天州市的上空。在就职演讲会上,罗成目睹了老百姓因桩基被侵占,屡次上告无门,倾家荡产的凄惨景象,并通过媒体拍下了老城区的旧危房,使在场的干部群众震惊不已……

  年轻的省报记者叶眉(潘雨晨饰)从省城到天州调查非法出版物。发现书名竟是现任市委书记龙福海(戈治均饰)题的,由于触犯了龙福海身边的红人,市委办公厅主任马立凤(王静饰),对叶眉有所提防且心生厌恶。在罗成上任后,天州市发生了一系列的怪事,常委会上罗成的孤立无援、公安局破获盗窃集团中发现的巨款牵涉到二百多名干部,龙福海的儿子龙少伟写了一封“举报罗成十大问题”的匿名信,龙福海借机发挥,罗成仿佛陷入泥潭,显得极度被动……

分集剧情:
第1集

  龙年伊始,天州市新任市长罗成走马上任,这位十年前改革风云人物的到来,在小小的天州市掀起了轩然大波。

  天州市委书记龙福海站在洌峭的寒风中,率领常委一班人热情的欢迎罗成,

  没有人知道,龙福海这超乎寻常的举止究竟意味着什么?

  就在罗成上任的当天,省报女记者叶眉便把一起涉及到龙福海儿子龙少伟利用爱国主义乡土教材非法牟利的事件,摆在了罗成面前,特别是太子县神农乡副乡长侵占农民宅基地,造成农民上吊自尽的案情因为官官相卫,悬了三年迟迟得不到解决,罗成隐隐感到天州笼罩着政治腐败的黑网。

  罗成大刀阔斧地将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烧向了神农乡。

第2集

  罗成当场拍板,决定在神农乡召开现场会,公开处理违法犯纪的副乡长张虎林,这无疑是捅开了太子县的马蜂窝。

  太子县县委书记万汉山坐不住了,因为张虎林是他卖宫索赔提拔的干部,他当天夜里就把电话打给了龙福海的心腹平将、市委秘书长马立凤,因为他知道马立凤与龙福海除了工作关系之外,还有一层暧昧的情感。

  龙福海对罗成在神农乡的专权行动大感不悦,但他把这一切深埋在心底,多年的仕途磨练让他处变不惊。

  就在这时,上访的群众将市政府门口围个水泄不通,群众得知罗成来天州赴任,大声呼喊“我们要见罗青天”。

  看到群众热情地簇拥罗成,龙福海感到自己的威风正渐渐被新到的罗成夺走。

第3集

  罗成亲率四位副市长访贫问苦,雷厉风行解决上访问题,博得了群众一片叫好。

  《天州日报》的头版头条第一次出现了没有龙福海新闻的局面,这让龙福海颇感失落。

  常务副市长贾尚文,因罗成的到来,没有当上市长而深感窝火,借机向龙福海报怨罗成的工作作风太霸道。极有城府的龙福海劝慰贾尚文要以工作大局

  为重,并决定带领四大班子赶赴神龙乡支持罗成召开的现场会。

  罗成对龙福海风尘仆扑赶来参加现场会并发表动惰的讲话深感意外,因为事前常委会上龙福海明确表示他不参加这个现场会。

  贾尚文也疑惑万分,问起马立凤,马立凤意味深长的说道:龙书记就是龙书记,他这一去,就把罗成通吃掉了。

  就在这时,省报记者叶眉遇到了黑枪袭击,送进了医院。

第4集

  几乎所有的人都误认为叶眉道黑枪报复是因为她穷追不舍调查非法出版物得罪了人,孰不知这黑枪的内幕与马立凤的两个兄弟有关。仗义执言的叶眉为了保护天州的投资环境,揭露了马立凤两个兄弟为了私利,利用马立凤手中的特权对山东商人所开的洗浴城横加骚扰,文章在省报登出,立刻引起罗成注意,他召开政府会议,决定将此事追查清楚。

  马立凤两个兄弟为了灭口,雇人朝叶眉下了毒手。

  马立凤得知实情,坐卧不宁,为了保护自己的兄弟,一方面让兄弟外出躲避,一方面借故与公安局长关云山的妻子套近乎,打探案情的进展。

  关云山敏锐的觉察到这起案情不是非法出版物引起,而是有人将矛头指向了罗成。山雨欲来风满楼,突如其来的一个又一个事件,让罗成感到,天州的改革征程步履维艰。

第5集

  罗成在常委会上当众播放了他下乡带记者拍摄的一些画面,指出龙福海亲抓的小康示范县存在着假繁荣问题。

  龙福海坐不住了,他认为罗成到天州的所作所为是为了标新立异,有个人野心,树立个人威信。

  龙福海愤而离席,众常委见状,慑于龙福海多年家长制的威严也纷纷退出,偌大的会议室,只剩下罗成果坐在那里,形单影只。

  罗成不徇私情,大刀阔斧的改革触破了天州错综复杂的政治黑网,激起了龙福海为首的大小官员们的震怒。

  罗成没有退却,决计从解决假繁荣问题入手,他又一次下乡实地调查。

  太子县委书记万汉山弄虚作假,在全县各项经济指标上掺加水分的事件终于露出了冰山一角。

  罗成紧紧抓住万汉山拖欠教师工资打白条应付上级检查的恶劣事件,开始了一场政治打假的行动。

第6集

  罗成当即在太子县召开了现场会,要求各县区一二把手亲自督察,通过财政筹款借款、停发领导干部工资、拍卖小车手机等措施,一个月内将拖欠教师工资的难题解决。并成立了太子县挤水分领导小组。

  罗成的行动在龙福海的心中又激起了一丝不安。

  叶眉道黑枪报复的案情有了进展,龙福海得知是他的心腹马立凤的兄弟所

  为大惊失色。马立凤却向龙福海保证,这绝不可能,并添油加醋说出罗成与叶眉关系密切,在天州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龙福海听罢,面无表情,他已暗暗后悔,当初不该亲上省城求贤若渴地请求省委夏书记将罗成这员虎将调往天州。

  罗成周日要在街头办公,组织各单位上街治理天州市容,并要求电视台现场直播的消息,让龙福海更加强烈地感到,罗成又要出大风头了。

第7集

  龙福海坐在家里神情复杂地收看了电视直播,望着镜头中的罗成,龙福海的儿子龙少伟阴阳怪气地说道:爸,罗成再这样下去,你迟早要被他取而代之。不料,遭到了龙福海一顿暴训。

  从太子县赶来向龙福海告状的万汉山见龙福海一脸愠色,狠狠地发泄道:罗成太不把龙书记搁在眼里,这样干下去,罗成肯定在天州呆不长。

  罗成得知叶眉遭黑枪报复与马立凤有关,决定查个水落石出,龙福海却再三阻拦。

  马立凤对罗成心怀不满,企图拉拢罗成的女儿罗小倩,罗成望着满脸堆笑的马立凤,陷入沉思。

  太子县挤水分工作因为重重阻力,开展的极不顺利,罗成决定再一次奔赴太子县,砸开这个政治腐败的黑洞。

第8集

  罗成下乡第一站并没有直奔太子县,而是去了西关县,西关县县委书记孔亮喜忧参半,喜的是可以向罗市长汇报西关县的假繁荣内幕,忧的是万一因此得罪了龙书记,自己的乌纱帽难保。

  孔亮与罗成一番交谈,深感罗成不愧是改革派人物,打消了顾虑,把自己治理西关县的一番畅想淋漓尽致的抒发出来,罗成深感这位年轻人正是天州发展的希望,孔亮保证,挤水分的攻坚战就在西关县打响。

  罗成深夜入住太子县神农乡核查拖欠教师工资的落实情况,不料,让他大感震惊的是,万汉山继续作假,给全县教师发了一个牡丹储蓄卡,号称己将拖欠教师的工资全部补发,而牡丹卡里却没有一分钱。

  罗成被激怒了,提出罢免太子县县委书记万汉山。

第9集

  罗成面对记者的镜头,惊呼用牡丹卡愚弄教师,应付上级,政治做假的行为是天州一大丑闻。

  面对罗成兴师动众的又一次现场会,忍无可忍的龙福海抱怨罗成将天州搞得鸡犬不宁。

  马立凤见机火上浇油,罗成主龙福海日渐紧张的矛盾一触即发。

  关于处理万汉山的问题,常委们意见不一,罗成的态度非常明确,罢免万汉山,众常委依龙福海的眼色行事,决定召开常委会讨论决定。

  万汉山是龙福海一手提拔的干部,虽有闯劲,但用一番作假行为将高高在上的龙福海也蒙住了视线,龙福海错误的认为,罗成从万汉山下刀,就是冒犯了自己的威严。

  面对一边倒的意见,罗成将何去何从?

  就在这时,马立凤被省委任命为市委常委,明眼人都知道,这是龙福海着意安排的。

第10集

  常委会上,罗成阐述了必须罢免万汉山的充分理由。龙福海一言不发。提出常委表决。

  表决结果是一比九。

  罗成震惊了,他想起天州前任市长送给他的一句话,天州不大,可水不浅,游不好,是上不了岸的,看来,此话一点不假。

  罗成四面楚歌,决定摊牌:如果不能通过罢免万汉山的决议,他正式提出辞职,并把在天州几个月来的全部工作报告省委,罗成说罢,转身退去常委会。

  龙福海和众位常委被罗成这一破釜沉舟的举动弄得目瞪口呆。

第11集

  龙福海被罗成这出奇不意之举震住了,为了防止事态复杂化,龙福海把苦水咽到肚里,他沙哑着嗓子请求大家为了天州的工作大局投罗成一票,说罢,自己率先举起了手。

  众位常委只好全票通过罢免万汉山的决议。

  常委会之后,万汉山停职,但这位腐败的县委书记的门前,依旧门庭若市,探视慰问的人络绎不绝,甚至还有人登门送礼、跑宫买宫,万汉山不无得意地对老婆说:我万汉山倒不了,只要有龙书记这杆大旗在。

  正在万汉山得意忘形之际,东窗事发,盗窃团伙在偷盗时被抓,经公安审讯,供出作案地点正是万汉山家。

  龙福海大为恼火,他没有想到自己亲手提拔重用的人才竟然是一个十足的贪官败类。

  市委和市纪检委决定,拘捕万汉山。

第12集

  万汉山锒铛入狱,自感罪恶的他敞开麻袋倒山药蛋,一下交待了一千多万贪污受贿事实,涉及了太子县二百多名干部,太子县的工作几近瘫痪。

  因为此案还涉及到龙福海的妻子自宝珍,让一向严于律己的龙福海恼怒异常,他退出了白宝珍为儿子做生意而借万汉山的三万多元钱,为了避免节外生枝,龙福海批示,对万汉山一案要尽快从重了结。

  副市长魏国却顶风作案,收受了浙江商人的赃款,他告诉老婆,这种时候收钱最安全。

  龙少伟催问魏国旧城改造那块地皮批下了没有,魏国却将此事推说成是罗市长批给了浙江商人,自己却从中收受赃款,魏因为自己的如意算盘得意之极。

  龙少伟眼看地皮的事泡了汤,便把仇怨记在了罗成身上。

第13集

  叶眉发觉,自己渐渐抹不掉罗成的影子,她在悄悄照顾着罗成的女儿罗小倩。

  揪出了万汉山这个蛙虫,罗成的支持率开始上升,一直与罗成暗中作对的常务副市长贾尚文心里开始反思,罗成的所作所为是令人感佩的。

  平息了上访风波,补发了拖欠教师工资,罢免了贪官污吏,罗成顶住压力在天州打开了局面,不料,就在罗成下乡处理太子县工作瘫痪状况时,传来了罗小倩被歹徒蒙面恐吓的事件。

  原来龙少伟的女朋友苏娅为了报复罗成,暗中指使人对罗小倩进行了恐吓,罗小倩精神受了剌激,夜夜在噩梦中惊醒。

  罗成抱着余悸未消的女儿,想起自己也曾因改革得罪了一些人而在一起不明原因的车祸中丧生的妻子,心里涌起了一丝愧意。

第14集

  罗成在太子圣挤水分工作初战告捷,叉开始着手中小学危房改造和村村通公路两大工程。

  罗成没有想到,自龙福海的儿子龙少伟炮制的罗成十大罪状的匿名控告信已在天州闹得沸沸扬扬。

  马立凤和龙福海大喜过望,他们认定,罗成的干法惹怒了群众,省委收到信之后定会派调责组调查处理罗成。

  罗成又一次陷入了困境,面对十大罪状,罗成沉默了。最让罗成愧疚的是连累了一直支持和关心他的女记者叶眉,匿名信中一大罪状就是网拢美女陪伴办公,并谣传二人之间关系异常。

  叶眉却毫不畏惧,坚信谣言不攻自破,并绝计调查匿名信风波背后的真相。

第15集

  罗成背负着重压,依然出现在了与群众零距离对话会上。

  望着夹道欢迎的群众,罗成百感交集,他感到一股无穷的力量涌在心头。匿名举报信搞得天州人心浮动,下一步怎样发展,人们都在猜测中拭目以待。

  甚至有人说,罗成在天州呆不下去了。

  罗成请求常委会对匿名信事件做出表态,龙福海认为必须了解情况再做决定。叶眉采访了即将押向刑场的万汉山,万汉山愧恨交加,流着泪忏悔了自己的罪责,叶眉为他拍下了人生最后一张照片。

  万汉山依然仇恨着罗成,他把自己的罪行的败露归根子罗成。他告诉叶眉那封匿名信他知道是谁干的?叶眉追问,他兴灾乐祸地笑道:龙少伟。

  叶眉听罢,如雷轰顶。

第16集

  叶眉告诉罗成,她知道了关于匿名信的线索,罗成询问实惰,叶眉却缄口不语,她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必须拿到确凿的证据才能下结论。

  省委调查组在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皮定中的率领下进驻天州市,着手调查匿名信事件。

  皮定中在常委会上针对匿名信所列举罗成的十大罪状逐一听取了各位常委的意见。

  龙福海家长似的望着每一位发言的常委,沉默不语。

  皮定中暖昧的态度,让罗成隐隐感到了又一个困境再一次摆到了身心疲惫的他的面前。

  皮定中逐个寻找各位常委谈话,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关注着事态究竟朝哪个方向发展?

第17集

  叶眉利用关系接近龙少伟的公司,终于拿到龙少伟公司打印机打印出的资料文件,火速寄往公安部老同学处鉴定打印笔迹,不料,鉴定结果让叶眉大感失望,她没有灰心,重新寻找机会调查到底。

  龙福海嘱咐马立凤要尽全力照顾省委调查组,告诫马立凤,对调查组不能太热情,也不能太冷泼,一定要把握好度。

  终于轮到皮部长找罗成谈话,却传来天州机床厂几千名工人把厂办公楼围了,要抓腐败厂长社昆仑。

  罗成闻讯马上赶赴天州机床厂,办公室主任洪平安劝罗成还是和调查组谈完话再去,罗成挥了挥手:天州闹这么大的事,我这个市长哪能不到现场。

  皮部长感到,罗成身上那股责任心,不由心底暗生敬佩。

第18集

  天州机床厂一片混乱,工人们将腐败厂长社昆仑逼上楼顶团团围住。

  副市长魏国劝阻着工人被愤怒的工人推搡到一边,束手无措。

  罗成与工人对话,答应工人代表的要求,在机床厂现场办公,在全市范围内公开举行竞选厂长。

  罗成一番动惰的讲话,激起了长时间的掌声。

  龙福海得知机床厂的事件,询问魏国,魏国抱怨罗成当着众人的面不给他这个副市长的面子,并挑拨道,罗成对龙书记重用的干部一律刁难和做弄,是冲着龙书记来的。

  龙福海听罢,心中暗想,罗成,你在天州耍威风的日子就要走到尽头了。

第19集

  罗成不受匿名信的困扰,日夜奔波在危房改造的现场。

  罗成发现有人借危房改造,滥砍山林,谋取私利,当众罢免了乡长牛大勇。

  龙福海劝告罗成,不要动不动就下令罢免干部,这样下去,哪个干部还敢工作。

  马立凤不无得意地认定罗成的所作所为只要传到皮部长耳中,匿名信所说罗成的罪状就无需调查了。她盼望着,只要赶走罗成,自己兄弟所犯下的罪责就可以在龙福海的庇护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

  可谁也没有想到,当皮部长找马立凤谈话了解罗成的情况时,这个精于权术的女人却说了罗成一大堆好话。

  皮部长望着马立凤,陷入沉思。

第20集

  皮部长认为罗成下乡检查危房改造工作是有意回避调查组的调查,一气之下,撤出天州回了省城。

  龙福海率众常委送别了皮部长一行。

  临行前,龙福海试探地问皮定中,关于罗成同志的匿名信,什么时候可以下结论,不料皮部长让龙福海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

  罗成赶回天州路经黑三角煤矿,发现了一个令人忧患的危情,由于天州黑三角开发区私人煤窑无节制的滥采,安全事故接二连三发生。

  望着纸幡翻飞的坟头,罗成的心被揪的生疼,他决定一定要杜绝这种只为经济发展而草菅人命的官僚作风。

  龙福海得知,罗成闯入黑三角,他不知道,罗成又想在他亲手发展起来的这个经济开发区搞什么名堂。

第21集

  罗成深入煤窑,察看了隐情,从矿工口中了解到矿工的生命已被明码标价:死人二万,重伤五千,轻伤一千。

  随行的记者叶眉将黑三角开发区的隐患在媒体曝光,让龙福海大为光火,他认为这是小题大做,对匿名信事件不满寻茬找事。

  罗成了解到井下的瓦斯测量仪只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完全是聋子的耳朵,火冒三丈决定铲除矿井事故隐患,彻底排除矿井下的一切危险。

  罗成把市长办公会又一次摆在了黑三角开发区的大门前。

第22集

  贾尚文等几位副市长火速赶到了黑三角煤矿。

  罗成召开了现场办公会之后,身穿矿工帽脚踏胶雨鞋,亲率几位副市长和开发区各位领导实地察看煤窑隐患。

  众人望着煤井下随处可见的隐情个个目瞪口呆。

  罗成提议,对开发区八百多大小煤窑,除二百多个全面停产整顿,其余全部关闭。

  黑三角大部分煤矿即将被关闭的消息一经传出,黑三角上上下下议论纷纷。处理完黑三角安全隐患,罗成多日疾劳一下子病倒了。

  马立凤告诉龙福海,罗成的肺部可能是有恶性肿瘤。

  龙福海听罢,决定调罗成的X光片,请人核实,他想,只要罗成一倒,自己的麻烦就会大为减少。

第23集

  就在罗成躺倒在病床上的时候,黑三角开发区区长魏二猛等人将状告罗成的所谓矿工签名告状信散发到了省上和天州市区。

  龙福海明确表示,黑三角经济开发区是天州的经济增长点,只能上不能停。

  马立凤带龙福海找到著名胸外科专家对罗成的肺部X光片进行会诊,结果让两人大失望,肺部阴影不是恶性肿瘤。

  叶眉遭黑枪案子终于告破,马立凤的兄弟马大海被抓。被关进了看守所。

  罗成挂着吊瓶,却依然牵挂着黑三角几万名矿工的安危,叶眉和田玉英陪护在他的身旁。叶眉告诉公安局长关云山,她已经拿到确凿证据证明罗成的匿名信是龙少伟所为。

  关云山大惊失色。

第24集

  罗成没有想到,龙福海趁罗成患病之时,召开常委会,把决定停产的煤窑全部恢复开工。

  罗成拔掉吊瓶,给龙福海打电话,请求召开紧急常委会重新讨论关于是否停关黑三角部分煤窑的决定。

  龙福海打着哈哈,劝慰罗成安心养病,等病好了再说。罗成再也躺不住了,他恳求医生同意他立刻出院。

  马立凤来到看守所,望着自己的兄弟马大海,泪染衣衫。

  为了保全自己,她绝计舍掉马大海这个亲兄弟。

第25集

  马立凤极富心计地告诉关云山,政法委书记孙大治要调往省城,所缺位子她己提议让关云山接替,并暗示关云山打黑枪一案于己无关。

  关云山当然明白,这位龙福海的红人话里面蕴含的意思,关云山陷入了沉思。

  罗成出院之后,赶回市委出席常委会。

  市委常委会议室气氛紧张。

  罗成与龙福海关于黑三角是关是闭展开了激烈对质和争论。

  相执之下,举手表决。

  贾尚文、许怀琴终于勇敢地挣脱龙福海的威仪,站在了支持罗成一边。

  但表决结果依旧是四比五。

  罗成的提议再一次被否决,罗成义愤地质问龙福海,这是政治腐败。

  就在这时,传来黑三角天州煤矿发生特大渗水事故,二百多名矿工被困井下,生死未卜。

第26集

  面对灾难的发生,龙福海瘫坐在椅子上,无言以对。罗成果敢地组织抢险。一场抢救井下矿工生命的战斗打响了。罗成亲率营救小分队深入井下救火,叶眉也勇敢地加入了。经过一番激烈的大营救,二百多名矿工得救,可罗成和叶眉都被塌方的煤层困在了井底下。面对死神的降临,叶眉向罗成表白了深埋在心中的爱情。叶眉牺牲了。罗成站在叶眉的墓前,久久呆立,仿佛一座雕像。

  省委做出决定,由罗成主持天州市委工作;龙福海被免去市委书记职务,进入省委党校学习;叶眉被追认为革命烈士;魏国投案自首后,被判处无期徒刑,在狱中痛心疾首;马立凤在被免去常委职务,停职检查之后,四处告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