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跨国追逃》是一部以检察系统反贪惩腐为主题的具有纪实风格的电视连续剧。《跨国追逃》缘于李景田的报告文学《未扶正的反贪局长》,为基本原型精心创造而成。

  青年检察官李亚宁(先为大案组组长后为反贪副局长)在侦查香港投资商叶宗宪的走私、行贿案件时,发现他代表公司支出了数额巨大的“事业拓展费”,实为行贿专用资金。在侦查过程中,他屡屡受到强力干扰和阻挠。在检察长龚育新的巧妙支持帮助下,他渐渐弄清了叶宗宪背后隐藏着一张巨大的腐败关系网络,发现市公路局局长陆建伟(后为省公路局副局长)是腐败行为的根源和核心人物。但陆建伟是省市经济发展的有功之臣、政治明星,蒙蔽了一些重要的省市领导,故使侦破工作开展步履维艰。

  李亚宁咬定行贿案不放松,先遭诬陷强奸当事人,又险被谋杀,但他审时度势,曲折迂回,终于从枝枝蔓蔓、扑朔迷离的线索中发现了隐藏极深的陈建基-陆建伟的同胞弟弟,一切贪贿、谋杀、诈骗行为的直接行使者,使侦查有了突破性进展。正当他们准备逮捕陈建基之际,渗透到检察院的腐败分子泄密,使陈建基潜逃到东南亚政局混乱的国度,无法获得该国的合法缉捕支持。因为一切犯罪行为的证据尽落陈建基一人身上,冒险跨境追捕,成为当务之急。在经费有限、生命安全毫无保障的情况下,李亚宁和战友柳阳春以平民身份出境,同受当地黑社会保护的陈建基展开了搏斗,历尽艰险,终于将他捉拿归案,柳阳春壮烈牺牲。

分集剧情:
第1集

  大案组组长李亚宁请求对走私嫌疑人港商叶宗宪实施电信监控获准,随之他很快发现,监听到的都是无用信息。暗暗地,立刻引起长治市个别官员和亲信的高度注意。市公路局局长陆建伟和即将出国留学的情妇米璇幽欢之际,却并不知道衣橱中,早已潜入在逃惯贼贺小龙。贺小龙窃得米璇的出国费用十万美金溜之大吉,就餐时,却邂逅李亚宁和他的同事们。在刑警队队告柳阳春的帮助下,贺小龙再度落网。十万美金的失主是谁?

  米璇因美金丢失与陆建伟发生了龃龉,陆建伟深知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派亲信陈建基奉送美金和机票,责令米璇从速出国。李亚宁和柳阳春查清了米璇的身份与去向,守候在国际机场。陆建伟追上急欲登机的米璇,撕碎了机票,让她改道出行。

  柳阳春等在机场守候到航班起飞,也未见到米璇,他立刻通过市公安局进行通缉。

第2集

  米璇乘坐的长途中巴车遭到车匪路霸的洗劫,恰被公安局跟踪抓获,米璇神色慌张引起怀疑,因而被捕。面对被搜出的十五万美金和被窃走的十万美金,米璇拒不交待其合法来源。李亚宁和柳阳春让贺小龙和米璇对质时,意外得知一个叫“鹿”的男人曾与米璇幽会。找到他,成为检察院和公安局的当务之急。

  米璇的电话记录中有叶宗宪,向叶宗宪调查时,他矢口否认与米璇有任何往来。李亚宁离婚的妻子在长治市无法找到工作,还时常受到骚扰和伤害,决定携儿子李小勇离开长治,李亚宁十分感伤。陆建伟和陈建基秘密协商处理米璇问题,意见不一。米璇突然精神失常,被送到精神病院。一位神秘的杀手潜入病区,巧妙地调开看守人员,掐死米璇,并伪造了自杀现场。

第3集

  柳阳春等急忙查找杀人凶手,没有结果。检察院撤销大案组,成立反贪局,李亚宁担任副局长,主持工作。他指示核查米璇的电信纪录,发现一个可疑手机号码。调查后才发现,机主是用购买农民的身份证登记的。李亚宁放弃了对港商叶宗宪的电信监控,采取了近距离监控方式。陈建基到叶宗宪处当面进行恐吓,要他充当走私罪的替罪羊,而叶宗宪则提出要安全离境。在陆建伟暗中操纵下,叶宗宪将随同市政官员以引进资金名义公开登机离境。

  李亚宁深知嫌疑人出境后将会使案件陷入死胡同,在得不到合法批捕手续的情况下,在机场候机厅设计调开副市长,拘捕了叶宗宪。

第4集

  在机场拘捕叶宗宪的举动在长治市有关方面引起了轩然大波。

  龚检察长坚决顶住各种压力,李亚宁将叶宗宪秘密关押,亲自陪伴进行审讯,但叶宗宪把走私轿车之事全担在自己身上,而对行贿行为只字不吐。陆建伟以与叶宗宪合作的项目停工要挟检察院,龚检则与叶宗宪的上司--香港某集团公司取得联系,保证了合作项目的顺利进行。叶宗宪的独生女儿叶子青坚信父亲是无辜的,多方活动,发誓非救出父亲不可。

  李亚宁通过清查叶宗宪公司账务获悉,所谓“事业拓展费”一项有数千万人民币支出项目不明,接任叶宗宪职务的常大河以公司机密名义拒绝交待。李亚宁和同事惠小可亲赴香港总公司调查,公司总经理迫不得己,承认这其实是一笔专项行贿费用资金。 

第5集

  长治市的受贿者究竟是谁呢?

  李亚宁一下飞机,直奔叶宗宪的关押处与其交谈,叶宗宪冷冷拒绝。柳阳春为找到叫“鹿”的男人,调集了省市许多官员的音像资料让贺小龙逐一审听,贺小龙确定无疑地指出陆建伟就是与米璇有奸情的男人。李亚宁等很受鼓舞,向龚检申请查办陆建伟,龚检说陆建伟已提拔为副市长,只能按程序报请有关部门与领导批准。李亚宁向龚检汇报香港调查情况时,龚检一反常态,责令他去见省检的马定川。马定川交给李亚宁一宗急案:临近执行的死刑犯谢小明举报公安人员有严重违法行为,在执行前必须弄清。

  李亚宁和陶瑞阳设法打动了万念俱灰的死刑犯谢小明,很快弄清楚了,他的犯罪居然是一位刑警逼迫的结果。李亚宁立即报请上级部门,推迟对谢小明的死刑执行,立即逮捕刑警罗忠。

第6集

  李亚宁率同事逮捕罗忠时,他正在与持枪逃犯展开殊死搏斗。李亚宁心情十分复杂,不忍心就此逮捕曾对他有救命之恩、有功勋更有罪行的罗忠。李亚宁设宴款待罗忠,乘机逮捕了他,令好友、同事们万分震惊。

  叶宗宪被捕始终是陆建伟的一块心病,他指示陈建基设法营救,陈建基把目光盯向救父心切的叶子青。叶子青悄然向李亚宁和张广武渗透,暗中给住院的张母代交巨额费用,又代李亚宁预交大额手机话费。

  与谢小明同时关押的死刑犯卫刚眼见谢小明以举报有功而暂得不死,急忙说自已也有重要情况,要求举报。他居然指证一派出所所长和一户藉警有严重的违法行为:放纵窃贼作案从中收取贿赂。刑期在即,法律神圣。省检、市检及有关司法部门领导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市检等部门在昼夜之间查清犯罪事实。李亚宁与嫌疑人斗智斗勇,在最后一刻,将手铐终于戴上了嫌疑人的手腕。

第7集

对陆建伟的任命突然撤销,反贪局一片欣喜,陆建伟惴惴不安。叶宗宪被捕使他暂时失去财源,他物色了一位缺乏经验的女大学毕业生徐婕任下属实体业务科长,策划实施巨额经济诈骗。徐婕浑然不知,一步一步踏入陷井。

省市纪监、审计部门对陆建伟进行联合调查,陆建伟沉着应对。

李亚宁发现了来历不明的预交手机费,向叶子青调查后向龚检做了汇报。张广武发现了叶子青的捐赠,在法与情的矛盾斗争中,他软弱了。他向叶子青索要收款收据,提出以借款名义处理此事,遭到她的拒绝。

两位死刑犯的最终裁决下来了,维持原判,即将执行。李亚宁深感不公,据理力争,要求刀下留人。他的努力引起有关方面高度重视,重新研究后,由死刑改判为无期。死刑犯闻讯,欣喜若狂,泪流满面。 第8集

  对陆建伟的联合调查结束后,未发现任何问题。他被提拔为省公路局副局长。尽管如此,李亚宁还是从联合调查组的报告中发现了蛛丝马迹,找到了新的调查线索。但是,对叶宗宪和陆建伟的侦查都阻力重重,步履维艰。

  在岩江市,徐婕签订货自以为是成功的供销合同,首付了六百二十万元。旋即,她得知被骗,如遭雷霆轰击。当地公安局侦破无望,交由柳阳春办理此案。

第9集 叶子青步步紧逼,迫使张广武越陷越深,先是让他向李亚宁求情,放叶宗宪一马。她纠缠李亚宁毫无结果,便不择手段,诱使张广武与坐台小姐发生关系后,让他执笔写诬告信,设法败坏李亚宁名誉,继而不惜牺牲自己的声誉,诬告李亚宁企图强暴她。惠小可接待叶子青的“举报”,看到如此详实合理的材料,她惊呆了。

龚检深为叶子青的阴险毒辣吃惊,也深知让李亚宁面对这一切,将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意味着什么。他果断决定对李亚宁封锁这个消息,将李亚宁支开去办理徐婕的被骗案,由他和叶子青等展开周旋。 第10集 李亚宁对于把自己从叶宗宪、陆建伟案中屡屡抽出十分反感,但是他还是接受了六百二十万元的诈骗案的侦破,细心研究案卷,寻找突破口。终于,历尽艰难,找到了与徐婕联系过的嫌疑人的电话号码。他们与岩江市警方取得联系,长途奔袭,直捣嫌疑人卢俊平住宅,将其抓获。恶劣的办案环境使李亚宁等十分吃惊,他们居然被嫌疑人所在地的群众包围了。

岩江市检察院请武警协助,把卢俊平从住地押送出来。押送这个要他返回长治市途中,歇息在一大酒店内,卢俊平神秘地逃跑了。

第11集

深夜,李亚宁求得所在地警方协助,对大酒店进行全面搜索,毫无结果。他决定返回岩江,继续寻找嫌疑人。而在长治市,因叶子青等煽风点火,形势对李亚宁非常不利。龚检坚信李亚宁没有问题,竭力周旋应对。

李亚宁根据与卢俊平有联系的人的情况,找到了另一嫌疑人的住处,恰逢他准备出逃。李亚宁和陶瑞阳只好紧急拘捕,与廉俊生展开搏斗。廉俊生仗着人多势众,挥刀拒捕。李亚宁果断开枪,打伤廉俊生。这一枪打出了长治市检察官的威风,极大地震慑了犯罪分子。李亚宁从此打开了侦破局面,抓捕卢俊平之兄卢俊奇,对其智慧地进行了审讯。 第12集

  迫使卢俊奇交待后,再度抓住卢俊平。李亚宁理清了诈骗案线索,确定了诈骗案主谋--戚润。

  戚润属于“空手道”高手,专事经济诈骗,所知资料相当有限。李亚宁想方设法通过线人了解戚润的行踪。陆建伟暗中唆使叶子青不仅要把李亚宁的情况向各级部门、各种媒介反映,还要她抓紧时间,亲赴岩江市对李亚宁进行骚扰。

  李亚宁终于得到戚润的消息,布控抓捕时,警惕性非常高的戚润改变了计划,未到情妇祁阿秀处。李亚宁果断对祁阿秀住宅进行搜查,吸毒的祁阿秀终于招供:戚润就在市区附近。李亚宁请求岩江市警方协助,大面积搜捕,凡奔驰车一律检查。戚润被迫渡河而过,逃出市区。李亚宁对一手续齐全的可疑车辆放行后又电话查档,方知该车即为戚润的车,急忙追赶拦截。戚润劫持了在公路上转悠的叶子青与她的车逃跑。

第13集

戚润得知弟弟戚刚被李亚宁截获,指示黑道人物务必抢出,李亚宁等又被黑道人物冒充警察而劫持,特警击毙黑道人物,解救了李亚宁等。

刑警四处搜捕,迫使戚润弃车而逃,被逼至一山林破庙后,他以叶子青作为人质,意欲逃跑。后提出以李亚宁命换叶子青命,李亚宁做好部署,冒险地迎着他的枪口走了过去,虽中弹负伤,却救下了叶子青。

审讯戚润,李亚宁发现他与长治市有紧密的电信往来,而六百二十万赃款,戚润也只得到极少部分。于是,他对长治市公路局的官员引起了怀疑。陆建伟为了阻止事情败露,威胁有污点的董文,迫使董文逃跑,转移了侦破视线。 第14集

李亚宁刚回到长治市,就被司法部门组织的“联调组”要求缴回枪支。他十分沉重沮丧,同事们也集体对联调组的行为表示不满,向龚检发泄情绪。

叶子青更是扭曲自己的心理,故意公开污辱李亚宁,使他难于公开露面。李亚宁突然失踪,令龚检等十分焦急。

联调组依法核对叶子青提供的李亚宁犯罪事实,虽然有违纪行为,却无违法事实。但是,有关部门和领导却提出要撤销李亚宁反贪局副局长的职务。龚检为了使李亚宁避免受到震动和刺激,让他急赴北京某结算中心调查三仟万元资金的去向。

北京,调查很顺利地进行。对方出具了一张三仟万元的银行储蓄存单,李亚宁核对后带走了存单复印件。一位老审计师无意中的一句话,使李亚宁警觉起来。他到银行要求查算三仟万的利息,被营业名告知是假存单。李亚宁单枪匹马地同腐败分子展开交锋. 第15集

张广武一看叶子青的闹劲,情知自己暴露只是个时间问题,就向叶子青强行求欢,遭到强烈反抗。

李亚宁在巨大的阻力面前,他毫不畏惧,直到把首犯逮捕,移交给所在地检察院。

回到长治后,张广武因叶子青要告发自己,而拔枪欲与叶子青同归于尽。李亚宁等及时制止惨案发生,张广武锒铛入狱。

陆建伟急欲除掉死盯着自己不放的李亚宁,寻找职业杀手向李亚宁挑衅。李亚宁决定单独应战,将计就计擒捕杀手,从而找到切入陆建伟案的新线索。结果,细心的叶子青发现了疑点,通知柳阳春等赶到约会地点。穿着防弹衣的李亚宁挨了杀手的子弹,却未能抓住杀手。龚检严厉批评了李亚宁。叶子青转变了对李亚宁的看法,也明白了父亲的处境,对李亚宁萌发了爱情。陈建基通过关系让叶宗宪住院看病,留下了违规记录。

第16集

李亚宁摸排,冒着生命危险,抓到了与陈建基有重要往来的洪公子。陈建基深藏不露的面目渐渐浮现,终于认定了他就是陆建伟的同胞弟弟。

赴岩江市追捕董文的柳阳春因故被岩江市检察院拘留,李亚宁前去协调时发现,只能委屈柳阳春,让他离开司法队伍。

柳阳春和妻子黄娓娓开了个时装店,心情极其郁闷。

反贪局把寻找陈建基作为重点任务,因为他掌握陆建伟一切犯罪行为的证据。诈骗案嫌疑人董文也必须抓捕归案。 第17集

李亚宁带人赴京,从董文的退伍战友入手寻找他。

陈建基携情妇逛柳阳春的服装店时,柳阳春从声音上认定了他就是重要嫌疑人,未能抓住,却记住了他的车牌号,及时通知了反贪局。李亚宁在异地指示密切监控,等其暴露各种关系后,适时抓捕。他在京几经周折,抓住了董文。

回到长治市时,因检察院有陆建伟收买的康副检察长窃密泄密,使陈建基成功地潜逃出长治市。

第18集

陈建基脱逃使检察院感到极度震惊。李亚宁又组织调查,通过叶宗宪和董文找到新的缉捕线索,尚未出发,得知又发生了泄密,线索失效。李亚宁感到万分困惑,他将直接担当泄密的责任。果然,省检对专案组成员进行了严密审查,虽然没有明确结果,但李亚宁无法摆脱干系。他只好引咎辞去反贪局副局长职务,决定调到妻子和儿子所在地临海市检察院。

看望了在押服刑的张广武后,李亚宁拒绝了乔检、龚检的挽留,也没有与同事们道别,独自昼夜兼程离去。

陆建伟又加了把劲,彻底把康副检察长拖下了水,并策划取出该案的卷宗。所幸的是,康副检已被省市检纳入泄密怀疑对象,实施了监控。

第19集

  一天深夜,龚检亲自驾车,远赴临海海关,请求李亚宁秘密回到长治,暗中继续办理陆建伟案。

  李亚宁秘密地回到了长治市。因康副检已经处于严密监控之下,所以陆建伟与陈建基之间的联系也渐趋明朗。陈建基已经辗转几个国家,最后,他选定了法制混乱的东南亚K国栖身,并用资财寻求到了K市黑社会组织的庇护。他亟需大量资金挥霍,要求陆建伟予以提供。陆建伟只好谋求新的财源,颇为狼狈。康副检秉承陆建伟之意,欲接管反贪局工作,遭到上下一致反对。

  李亚宁寻求跨境追捕的办法,向有跨国追捕经验的的临海同事王启正求助,取得一在K国有业务的公司的帮助,征得省市检的同意,秘密地约请好友柳阳春,进行训练,准备共同以民间人士身份出境追捕。

第20集

  告别了同事朋友、妻子儿子,正欲登车出行之际,电信监听证实:泄密了--身处异国的陈建基咬牙切齿地说,一定要在K国杀死李亚宁。

  追查泄密原因,终于发现还是康副检察长,他通过和检察院财务人员交谈,掌握了兑换美元的消息,因而推测出来了。省市检察院决定逮捕康副检,并对外宣称出国考察。

  李亚宁决定将计就计,公开身份,承认跨国追捕已经失败而归,故意麻痹陆建伟。他接受了电视台的专题采访报道。

第21集

黄娓娓坚决反对柳阳春再次冒险出境,发生剧烈争执。

叶子青向李亚宁表白心迹,李亚宁避之不及。最后,他也说了真心的话,只能以朋友相处。叶子青十分伤感。

李亚宁和柳阳春化名踏上了K国K市。为了省钱,住进了一个充斥着暴力与色情的酒店,一位被蛇头骗至此地强迫卖淫的中国少女向他俩求救。

李亚宁阻止了柳阳春的冲动,冷静地告诫道:捉捕陈建基重于一切,万万不能顾此失彼。他们通过跨国公司职员孟庆东,很快掌握了陈建基的行踪。当他们仔细研究抓捕后如何押送的问题时,发现在国内所作的方案无一可取。向现K国的中国使馆人员联系,得知如要押送犯人登机离境,必须有中国外交方面的照会文书。李亚宁急忙告知龚检,从速办理照会文书。 第22集 李亚宁等在使馆人员帮助下,住到了记者尚国文的别墅中。

陶瑞阳身体极度不适,仍在坚持工作。李亚宁前妻与儿子关注李亚宁的情况,却得不到任何消息。因中国少女不断纠缠李亚宁,引起蛇头注意,他们向李亚宁挑衅,李亚宁尽量以息事宁人的态度处理。经费紧张,使李亚宁在租枪、通信、跟踪方面都十分艰难。他们苦苦等待着照会文书。 第23集

  长治市,陆建伟策划又一起鲸吞国家财产活动,被实施监控的惠小可等暗暗阻止,二百万美金无法从银行中提取,赠与回扣的人被秘密逮捕。

  龚检、乔检为照会文书亲赴北京各有关部门督促办理。陈建基等不到陆建伟的援助资金,认为自己将不可能回国,就决定介入K国黑社会,从事贩毒生意以自养。得知这一消息,李亚宁心急如焚。经过一系列周密计划,在K国的中国记者尚国文与商人孟庆东的帮助下,在陈建基以给自己过生日为名义而举办的K市黑社会精英相聚的晚宴上,李亚宁以有限的力量,凭着一身正气与勇气,闯入宴会厅,努力控制场面,把陈建基活捉出去。

第24集

  枪声响了,激烈的枪战和打斗中,李亚宁成功撤退。对陈建基进行审讯之后,异地关押以躲避黑社会的追寻。但是,他们还是被发现了。搏击中,柳阳春英勇牺牲,李亚宁和陈建基被包围。万分危急中,中国照会文书抵达,K国警方将李亚宁解救出来,他将陈建基押解回国。陆建伟一案真相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