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童宁是一位香港富豪杜平的太太,某日在舞蹈学校学舞时,出于同情她搭救了一名被香港警方追捕的来自大陆内地无就业执照的舞蹈教师方力生,此举被记者追踪报道,令正在竞选香港厂家协会理事长的杜平大为尴尬,恼火不止。为了弥补自己过失,童宁又不知深浅私下帮杜平拉选票,不但未得其果,反使杜平与另一富豪孙炳良结怨,尽管杜平最后竞选成功,但夫妻间的隔阂都日益渐深。

  孙炳良之子孙桐亮为报其父败在杜平手下之恨,竞然在杜平与童宁独生子杜磊新婚之日,采用卑劣手段引诱新娘李小翠做出不轨行为,并故意让新闻媒体曝光,引起香港社会一片哗然,致杜磊身心重创,精神濒临崩溃。童宁被迫带着杜磊暂住东盛市杜氏企业家中以求宁静,并打电话让昔日中学好友刘晴,自广西来东盛小住解闷。

  刘晴的到来虽然缓解了杜平与童宁表面的矛盾,但更深地却是埋下了杜家面临分解的根子。原来刘晴的姐姐当年曾狂热地追求着杜平,甚至诱其发生关系以怀孕相逼,皆因杜平深爱童宁而未能如愿。在生下一女后恨恨而亡。刘晴将姐姐的孩子取名如海扶养长大,立誓要向童宁夺回来属于刘曦的一切,多年来她一直忍辱负重,以善良纯朴的面目取得了童宁信任,也博得了杜平的好感,同时在刘晴心底深处还隐蔽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对杜平的暗恋。

  杜磊的灾难并不因为暂住东盛而减少,横来的车祸、莫名地被卷入李小翠谋杀案,以致被判死刑,在杜家限入一片混乱之时,刘晴抓住这一时机,帮助杜家摆脱困境,火速让已成为侓师的如海加入案件,拼死相救。法庭慷慨陈词,刑场枪下留人,最后关头成功解救杜磊,救命之恩让童宁感涕万分,更让杜平刻骨铭心,杜磊也因此爱上如海,如海虽对杜磊有好感,但因其为自己的亲哥,且母亲大仇未报,一时处在矛盾之中。

  刘晴和如海介入杜家,终于夺取了杜平父子的信任与爱心,当杜平情不自禁爱上刘晴后,如同当年刘曦的命运,童宁的哭闹得到的是杜平的一份离婚书。

  离婚后的童宁一直不知自己是被刘晴施计所陷,终于有一天当她被人告知并亲眼目睹了杜平和刘晴形同夫妻这一事实后,才恍然大悟,此时一切皆晚,自己已落得一无所有。唯有借酒消愁,自暴自弃。方力生向童宁伸出友谊之手,极力鼓励她重新振作起来。

  一个女人的脱胎换骨在于四面楚歌之时,在方力生的帮助下,在已到西部工作的杜磊亲情感召下,童宁誓要从零开始,实现人生第二春。

  而刘晴在其梦想终于得逞后,忽然发现杜平患有癌症,这等于三十年的心血白费了,盛怒之下欲报复于童宁,反到让杜平清醒地看到了她的真实面目,重新回到了童宁身边。

  面对人财两空,刘晴近于疯狂,拿出她最后的杀手锏以如海与杜平父女关系要挟,却被方力生意外见到刘曦照片,在道出一段隐情后真相大白,如海并非杜平与刘曦之女,而是方力生与刘曦的私生女。

  刘晴彻底崩溃了,万念俱灰,徘徊在铁轨之间……

  童宁笑到了最后,充满自信,人生第二春春风习习……

分集剧情:
第1集

  雷雨交加之夜,刘曦为得杜平爱,不惜以死相逼,杜平断然拒绝并与恋人童宁离家出走。刘曦胞妹刘晴赶来,发誓要为姐复仇。三十年后,已成为香港富商杜平太太的童宁在舞蹈学校偶然搭救了一位大陆来港私自打工的舞蹈教师方力生,被记者曝光,让正在竞选香港厂家协会理事长杜平处于被动,夫妻间出现裂痕。刘晴得知后便让以成为律师的杜平与刘曦私生女如海趁到港办案之际,对杜家打探摸底。

第2集

  杜平与童宁之子杜磊与香港另一富商李球爱女李小翠恋爱。但她却同时又与杜平在商界竞争对手孙炳良儿子孙桐亮有着暧昧关系。如海到港后在杜磊的帮助下得以办案顺利,对其存有好感.在一次社交场合中,如海无意发现李小翠与孙桐亮不轨行为,便含蓄像杜磊暗示,不料却得到参加婚礼的邀请。正当杜李两家积极筹备婚礼之时,厂家协会理事长的选举也到最后关头,童宁发现孙炳良在拉选票。

第3集

  杜磊送给李小翠一幅自己亲手书写的字画,以示自己对她的爱,小翠则回增一队鸡血石印章,俩人各执一石得存。为弥补自己过失,童宁帮杜平战胜孙炳良,竟效仿其做法在众太太中大肆活动展开“太太外交”,尽管在选举中杜平胜出当选,童宁却遭杜平痛责,称其行为并不光彩,庆功酒酿成苦酒让童宁难以咽下,于是又向刘晴倾吐委屈,刘晴予于好言安慰,让童宁宽心不少,不知不觉刘晴成了童宁倾吐苦闷的对象。

第4集

  杜磊和李小翠结婚场面异常热闹,如海也到场祝贺。孙桐亮为报其父败下杜平之手下之仇,竟然采用卑鄙手法引诱新娘李小翠作出不轨行为,并故意让新闻媒体现场采集报道,引起香港社会一片哗然。致杜磊身心重创,精神崩溃。童宁带杜磊暂迁大陆东盛市杜氏企业家中以求宁静,不料有因干涉企业内部与总经理宋春华发生冲突,并导致其愤然辞职,让杜平大为光火,从而疏远,无奈之下童宁请刘晴来东盛小住解闷。

第5集

  杜平对刘晴到来非常戒备。三十年前的情景不由重现。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刘晴忠厚勤快,善解人意,里里外外井然有序,不仅让童宁宽心许多,也让杜平逐渐适应。婚变后的李小翠与孙桐亮也来到东盛,在宾馆杜磊与孙桐亮不期而遇,孙桐亮身边却是另一个女人露丝。俩人发生冲突并动手。在回家的路上,杜磊被一蒙面摩托车手撞倒,身负重伤,杜平全家赶到医院,经抢救杜磊捡回性命,警方随即展开调查。

第6集

  李小翠得知杜磊受伤,悄悄来医院探望,却被童宁大骂一通赶出病房。杜平知道后指责她行为过激。俩人口语不合又引起争端。杜平的满心不快都在日常中被刘晴一一化解,不由对其增添好感并刮目相看,昔日宋春华的位子逐渐为刘晴取代。杜磊伤愈出院,获同窗学友任树康消息,在西部义珍行医,邀他康复后也来西部。李小翠意外探知杜磊车祸乃孙桐亮勾结黑社会所为,惊骇之中觉自己上当受骗铸成大错。

第7集

  杜磊一家参加有刘晴操办的企业职工联宜误会,童宁与方力生不期而遇。杜磊突然接到小翠电话,言有要事相告,速来酒店见面,杜磊应约前往。李小翠等待之时,孙桐亮突至,争吵之间孙桐亮知事已败露,用鸡血石印章将李小翠砸死后逃逸。而杜磊来到现场,见小翠已死悲痛不已,却被当作凶手被捕。杜氏一家一波刚息又起风云,顿时陷入束手无策之中。刘晴急电叫来如海,让她为杜磊辩护,而如海又请来了另一律师崔国伟,两强联手为杜磊洗冤。

第8集

  童宁企图贿赂警方撤消对杜磊的起诉,杜平闻之气极,独自搬到酒店与童宁暂时分居。童宁面临着将要失去儿子同时又将要失去丈夫的局面。刘晴趁虚而入,阳奉阴违,双方都将她视为贴己人,夫妻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如海和崔国伟废寝忘食,努力寻找与杜磊有利证据,但前景并不乐观。杜磊在押期间频频受审,情绪逐渐失控。随着法院开庭审理日期临近,新闻媒体大肆炒作,杜磊杀人案一时成为社会关注热点。

第9集

  对杜磊的开庭审理显然对辩方不利,如海和崔国伟竭尽全力,但由于缺乏有利证据最终落败,法庭一审判处杜磊死刑。在上诉期间虽然如海多方奔走,但无济于事,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杜磊知自己在劫难逃,含恨写下遗书。孙炳良父子落井下石,买通高官要将杜磊执行死刑提前,杜家笼罩在一片阴云中。任树康见报道知杜磊出事,赶到东盛与其诀别,无意中说出事发当天他曾与杜磊通话时间,让如海大喜过望。

第10集

  任树康提供的证据恰好可以证明案发时杜磊不在现场,如海和崔国伟重新审理案宗,寻找与时间所牵连的相关证人。为让杜平不得安宁,孙炳良鼓动杜氏企业工人闹事,刘晴挺身而出,助杜平度过难关,赢得更深的信任,名正言顺坐上总经理座位。随着死刑期限迫近,如海与崔国伟终于查到了各方有利证人,但其中一人却离开了东盛。兵分两路,崔国伟去找证人,如海去省高院重新申诉。

第11集

  崔国伟历辛艰苦来到某山村找证人,不料却吃了闭门羹,凭着执着硬是在门口坐了一晚,终于感动证人答应出庭作证。正当案情出现转机之际,孙炳良父子的步子也骤然加快,在毫无思想准备中突然噩耗传来,对杜磊的死刑提前进行,就在当天。顿时杜家乱成一团,刘晴急电告知如海,情急之中,如海不顾一切奔往省高院,拼死闯入。崔国伟和刘晴也带着证人急找警方协助。

第12集

  在如海向高院审判庭长陈述案情。列举证据之时,杜磊被验名证身,押上刑车开赴邢场。杜平一家守候在电话前听天由命茫然无措。如海的陈词终于得到认可,千钧一发时刻,庭长下达暂缓执行死刑,枪下留人的指令。杜磊捡回性命,杜磊与童宁对刘晴如海关键所为刻骨铭心,孙炳良父子大失所望。法院再次审理杜磊杀人案,如海崔国伟胸有成竹,云集人证物证胜券在握,法庭再燃烽火,控方与辩方唇枪舌战,你来我往。

第13集

  法院最终作出判决,杜磊无罪当庭释放,一场磨难总算告一段落。然而在杜家上下欣喜之余,家庭危机已悄然来临。杜平对童宁日益冷淡,即使在东盛也宁住酒店不愿回家,反使童宁疑神疑鬼。刘晴不失时机地“提醒”她注意杜平是否有外遇。终于刘晴感到可以出手了,于是她略施小计,利用杜平秘书陆太太将童宁诱到香港,自己又将杜平请回东盛家中,开始了她的第一次“幽会”。

第14集

  杜平被乔装打扮,焕然一新的刘晴深深吸引,却不知自己已在三十年前就被刘晴所暗恋。一顿饭加深了俩人之间不可名状的情感。童宁回到香港却不见杜平,便迁怒陆太太,刘晴将计就计,顺水推舟让陆太太就此背上黑锅。杜磊旧伤复发,炎症严重,从东盛转送到香港治疗,童宁却未能精心照料,引起杜平不满,刘晴趁热打铁,以匿名电话密告童宁陆太太行踪,致陆太太在酒店与杜平商讨工作时被童宁闯入,当场羞辱。

第15集

  陆太太愤然向杜平辞职,让他难以挽留,童宁此举无疑加重了杜平对她的怨恨。刘晴教唆童宁要想让杜平回心,可用离婚要挟。童宁信以为真如法炮制,不料杜平立即答应,反倒让童宁陷与尴尬并引起杜磊对母亲的不满。在杜平和童宁各自律师忙着办理离婚手续之时,如海来到杜磊身边照料他,俩人性情相投,日久生情,当两人彼此陷入爱恋之时,如海猛然醒悟,自己是杜磊的姐姐,到杜家来是负有复仇使命的,一时处在进退两难之中。

第16集

  杜平和童宁离婚已成定局,刘晴突然使出杀手锏,不辞而别返回老家,杜平为身边缺了她一切都显得杂乱无章,终于按捺不住亲自去老家寻找,俩人终于爆发恋情。童宁回到香港心灰意冷,在酒吧遇一陪聊男生小胜,俩人谈得甚为投机。刘晴重返东盛杜家,此时童宁已离去,俨然成为新主人。但因杜平童宁尚未办理正式离婚,仍然以双重面目在俩人之间周旋。杜磊病情急剧恶化,面临截肢险境,医院建议速转美国医疗。

第17集

  杜磊由如海陪同启程去美国,杜平与童宁到机场送行如同陌生。刘晴春风得意,跟随杜平频频出入高级场合,被人称之杜氏女强人。童宁唯有与小胜聊天方解郁闷。借杜平回港之时,童宁力求挽回婚姻,回忆青年时代忠贞爱情也未能挽回杜平,反使他连夜驱车离港,而刘晴则会在东盛家门口柔情等候。此时在杜平眼里刘晴是30年前的童宁,而童宁却似当年的刘曦。童宁终于忍无可忍,冲到杜氏集团与杜平大吵大闹,并动手打了他。

第18集

  杜平正式摊牌宣布与童宁离婚,童宁向刘晴求助只得到象征性的安慰,就连小胜也劝其干脆离了。极度失意的童宁欲一死了之,却被小胜发现报警被送往医院救活。杜磊在美国情形也不妙,被医院下达病危通知,如海彻夜不眠守护,以爱感召,终于回天有术出现奇迹,杜磊再次走死神阴影。童宁病愈出院,登门拜谢小胜救命之恩,小胜却说出另一番话为她指点迷津。让童宁顿然醒悟,不禁为对方年纪轻轻竞有如此志道阅历而称奇。

第19集

  杜磊和如海从美国回来,刘晴立即发现俩人关系不一般,对如海再三盘问,如海道出隐情立遭训斥,在刘晴看来夺回本属于刘曦的一切才是至高利益。如海为摆脱烦恼,决定离开杜磊到崔国伟公司任职。杜磊极力挽留,并许诺在杜氏委以高职均被拒绝。如海的悄然离去,让杜磊难以接受,他疯狂地打电话,让如海难以抵御,只好谎称自己与崔国伟在一起,杜磊不信,连夜驱车赶去,如海急找崔国伟商量对策。

第20集

  杜磊在崔国伟家被精心设计的骗局所蒙,伤心至极,决定去西部找任树康。临行前他回香港向童宁告别,母子俩此时是同命相连,惺惺相惜类。杜磊的离去对童宁是一个打击,接踵而来的事态更让她伤心,只剩下童宁孤零零一人,就连小胜也不知去向,杜磊到了西部山区,意外见到已成为任树康女朋友的宋春华,开始了新生活。而童宁也在杜氏企业经理冯骥劝说下,在东盛购房暂住。

第21集

  冯骥几乎天天都来陪童宁,这使她心情宽松不少。对杜平的变心凭直觉童宁感到一个神秘的女人存在,决定要查个明白。某晚童宁得知杜平夜宿东盛,便直闯住宅,这才发现原来和杜在一起的竟是对自己必恭必敬的刘晴,而刘晴此时一反常态,在杜平的庇护下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童宁悲愤至极,晕倒在街头,多亏冯骥照料,得以康复。冯骥鼓动童宁用离婚后分得资金将杜氏企业买下,与刘晴决一高低。

第22集

  杜氏企业财务蒋笑英发现公司假帐其多,但自己因挪用公款赌钱被冯骥抓住把柄不敢吭声。童宁购得杜氏企业成为新董事长,却不知公司已负债累累,大批资金已被刘晴假帐调走。杜平觉身体不适,刘晴建议他去美国休养。蒋笑英找童宁坦诚对冯骥的疑虑,童宁反为其辩护。蒋笑英对丈夫说也遭指责,弄得里外不是人。童宁走马上任,目睹杜平曾经工作地方感慨万分。公司资金入不敷出情形严峻,为解脱困境冯骥鼓动童宁生产盗版产品。

第23集

  冯骥瞒着童宁大量生产盗版货,并亲自出马做促销,但收效甚微,面临经济危机。杜平被查出癌病,预感自己前景不妙,警方突然传讯童宁指控她犯有盗版罪,随即予与刑拘。蒋笑英急找冯骥但他却见死不救,童宁处于孤立无助之中。童宁助手顾明向崔国伟求援。崔国伟接案并请如海暗中协助。刘晴在达到目的之后知冯骥已无利用之处,用一笔钱打发他,冯骥失望至极。便向前来调查的崔国伟披露内幕。童宁在牢房静心反思,猛然醒悟发现自己落入圈套。

第24集

  由于冯骥的反戈,童宁被洗刷罪名撤案。冯骥单独约见童宁向她表示忏悔,虽然童宁最终饶恕了他,但自己却陷入被动,工人拿不到工资,供应商追索债务,银行催还贷款,令童宁身心憔悴。不得已将手中杜氏股份包括香港住房出卖,不料暗中买家却是刘晴。正当童宁在自己家中被已成为新主人的刘晴赶出门时,她万念俱灰,生不如死,而刘晴则与昔日对头孙柄良苟合庆祝自己的胜利。

第25集

  童宁偶遇小胜,从他嘴里得知刘晴诸多阴谋,更觉世态炎凉,人心叵测,便混进酒吧以酒消愁。但每每大醉神志不清后都有一位男士送她回家,这人就是方力生。落难之中见真情,方力生鼓励童宁重新站起来,不可自毁自灭,让童宁收益非浅,宽心不少。杜磊得知母亲消息,邀她到西部,童宁欣然前往,在那里童宁感受到了人间真谛,体验到生活的美好,决心重新振作,实现人生第二春。

第26集

  童宁决心重振旗鼓,请宋春华回来助力。宋春华不负重望,很快将企业运转纳入正轨,并取得国际财团支持,呈现一片生机。刘晴与孙炳良勾结的不法行为逐渐败露,双方之间产生摩擦。杜平返回东盛,将自己病情告诉刘晴,原以为能得到安慰,不料刘晴一反常态,感到自己卧薪尝胆,苦心等待30年,到手的东西又将失去,于是便向杜平摊牌,要杜平将财产全部移交,杜平未予认同,刘晴便出杀手锏,竟拿如海与杜平是父女关系要挟,杜平大为震惊。

第27集

  杜磊闻父亲病重赶回,杜平因伸受刺激病情加重,童宁将他接回自己家中照料。如海对刘晴所为不满,劝其抛弃恩怨,立遭刘晴怒斥,称自己永远不放弃复仇。如海暗中调查孙炳良违法行为,发现其藏有一块鸡血石,成为李小翠被杀线索。刘晴得知后抢先一步拿到,作为向孙氏计价还价筹码。孙氏父子杀人灭口,并转嫁祸刘晴让其被抓,童宁闻知向警方提供刘晴没有作案时间依据。然而刘晴并不领情。

第28集

  如海与刘晴矛盾激化,方力生意外见到刘曦照片道出一段隐情,如海并非杜平之女,而是当年方力生与刘曦所生,彻底击垮了刘晴。杜平弥留之际,再现当年与童宁恋情,在童宁怀中安详离去。如海与崔国伟在检查刘晴房时发现鸡血石,警方追捕孙氏父子。若干年后,在全国玩具展销会上,杜氏企业创意生产的玩具“含泪跳舞的妈妈”获大奖,童宁上台领奖,发出真心的感慨。人生的第二春属于每一位自爱自重自立自强的中年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