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画家肖风向设计师白璇提出分手。天空设计公司的董事长张铭凯与身为副总董事长的妻子萧为之间产生了难以愈合的裂痕,但她仍然相信爱情的永恒。欢子对爱情的执著感动了男友陶殊磊,正在读研究生的他向学校提出了结婚的请求,遭到校方的拒绝。

分集剧情:
第1集

  公园中,画家肖风终于开口向设计师白璇提出了分手,白璇陷入痛苦之中。而天空设计公司的董事长张铭凯与身为副董事长的妻子萧为之间也产生了难以愈合的裂痕,萧为对工作的狂热与对感情的冷漠令张铭凯难以忍受。大街上,律师佟言手拿婚纱照行色匆匆,无意中撞上了白璇。萧为把自己与张铭凯感情危机的事告诉了白璇,白璇很震惊。空姐欢子被二婶浓妆艳抹的带去相亲,结果已经有男友的欢子故意把事情搅黄了。佟言正在积极筹备婚事,女友赵心宁却告诉他自己决定出国留学。张铭凯向萧为提出离婚,萧为请白璇帮忙请律师保全婚姻,而此时女职员周小玲却在有意无意的走近张铭凯。

第2集

  欢子说出自己有男朋友的事,结果相亲没有成功。欢子对爱情的执着感动了男友陶殊磊,正在读研究生的他向学校提出了结婚的请求。白璇通过好朋友周雪峰找佟言做萧为的离婚律师,但两人却没照上面。陶殊磊的结婚请求被校方拒绝了,他和欢子到图书馆寻找法律依据,在这里他们遇上了佟言。佟言因为女友赵心宁要出国而加紧筹备婚事,却没注意到赵心宁的变化。萧为安排周小玲做张铭凯秘书,这让张铭凯心存疑虑。不过,周小玲的细心周到还是让他有些感动。离婚案即将开庭,萧为、白璇在焦急的等待佟言,而佟言却在婚姻登记处焦急的等待赵心宁。

第3集

  婚姻登记处,赵心宁终于露面。但在登记前的一刻,她却表示自己不想结婚。法庭上,萧为就感情的一番辩白使得她与张铭凯的婚姻得以暂时保全,而白璇则对佟言的失职极为不满,尽管萧为决定继续聘用佟言,她还是到律师事务所大闹了一场。张铭凯和周小玲在工作上发生了误会,冷静下来的他们在电影院巧遇,推心置腹的交谈后两人彼此有了好感,小玲也被张铭凯提升为董事长助理。在导师的帮助下,校方最终批准了陶殊磊结婚的请求,而欢子此时也拿到了航空公司的结婚证明。赵心宁开始回避佟言,甚至不接他的电话,这让佟言很痛苦。

第4集

  周雪峰决定去外地教书,他把房子转租给白璇,却没来得及告诉白自己和佟言是同屋。欢子和陶殊磊也在找房子,他们期待有个属于自己的家,但是陶殊磊却向远在云南的母亲隐瞒了自己要结婚的事实,因为母亲一向不喜欢欢子。白璇在搬进新租的房子后才发现“邻居”就是佟言,两人一见面就小摩擦不断。第二天,佟言与萧为约定讨论离婚案,不曾想赵心宁这时却来和他告别。因为佟言的再次迟到,白璇对他恶语相向。佟言决定拒绝这份工作,但萧为却委派白璇去说服佟言继续为自己工作。白璇找到律师事务所试图说服佟言,但佟言强硬的拒绝了她。

第5集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白璇改变了对佟言的态度,以真诚的打动了佟言,佟言终于投入到萧为的离婚案件中来。欢子找到了合适的房子,陶殊磊也得到了一个到莱马汽车公司工作的机会,他们对生活的乐观态度让佟言深受触动。萧为指责张铭凯的账目中出现70万的漏洞,在与佟言的交谈中也流露出对张铭凯有外遇的怀疑。佟言让白璇去寻找张铭凯有外遇的证据,两人因为意见分歧大再次发生争吵。经过周小玲的彻夜努力,张铭凯的清白终于得以证明,但周小玲却为此摔伤了脚,让张铭凯很是感动。酒吧来了一个名叫夏冬雨的女人,因为丢了工作被房东赶出家门的她却当上了酒吧的经理。

第6集

  初来乍到的夏冬雨和调酒师东尼成了斗气冤家。萧为与张铭凯的矛盾继续激化着,而他们的复杂关系也继续纠缠着佟言与白璇,白璇的自作主张导致了佟言精心计划的失败,二人的矛盾终于爆发,彼此揭开了隐藏在对方内心中的痛处。莱马公司要求考生必须是未婚,陶殊磊在结婚和理想工作之间开始抉择。就在这时,他的母亲出现在欢子面前,得知两人的结婚打算后开始百般阻挠,陶殊磊为此与母亲闹翻。张铭凯又一次与小玲坐在了电影院中,两人的关系继续产生着微妙的变化。佟言主动向白璇道歉,两人的关系稍有缓和。可惜好景不长,因为微波炉的事情,两人再度口角,佟言出言不慎气得白璇决定搬家。

第7集

  欢子因为陶殊磊之前向母亲隐瞒了婚事而生气,刻意回避他,两人的关系陷入僵局。张铭凯拒绝了和萧为回家吃饭,在周小玲家里另起炉灶。白璇去投奔周小玲,结果险些撞破两人。陶殊磊终于和欢子见上了面,但欢子却劝说他去考莱马,两人感情将要经受考验。佟言四处寻找,却始终联系不上白璇。白璇发烧后病倒在酒吧里,夏冬雨打电话告诉佟言。内疚的佟言把病中的白璇接回了家,两人在不知不觉中缓和了矛盾。萧为借口公司财务紧张,告诉张铭凯要拉新股东入股。周小玲以母亲生病为由,要辞去工作回老家,并告诉萧为她无法继续履行合同。欢子和陶殊磊去找陶母,表示两人是真心相爱,但陶母却根本听不进去。

第8集

  张铭凯去原平找回了小玲,让她继续回来上班。此时,佟言查到了张铭凯私下买了一套新房,案子有了新的线索。陶母闹到了欢子的单位去,欢子找陶母沟通,却并没有说服陶母。欢子骗陶殊磊说二婶给自己介绍了个有钱男友,殊磊真以为欢子嫌贫爱富于是两人分手,陶殊磊答应母亲专心莱马公司的考试。佟言接到赵心宁电话,两人开始质疑彼此是否相爱。张铭凯告诉小玲自己买了金耶都的房子给她住,而佟言也在继续调查这处房产。在咖啡屋,佟言险些撞破张铭凯和周小玲,但他已经开始怀疑张铭凯外面有女人。

第9集

  周小玲剪断保险丝刻意制造停电,使她与张铭凯的关系又更进一层。在白璇生日的那天,肖风意外的出现在佟言的面前,送上了结婚请柬和百合花。知道此事的白璇虽然伤心,但却在佟言精心安排下开心的度过了生日。生日宴上,白璇让貌似黑社会的五叔带走,让佟言特别的焦虑和紧张,到处去找白璇。事实上白璇被带回家中去过爸爸安排的生日,但父女俩却有着很深的隔膜。明白了事实真相的陶殊磊找到了欢子,但是面对母亲的阻挠以及事业与爱情的矛盾,他和欢子还是无可奈何的再次分开。

第10集

  陶殊磊按照母亲的意思去参加并通过了面试,但在最关键的时刻他还是放弃了工作选择了欢子。两人在机场重逢,感情更加甜蜜。佟言和白璇的关系在吵吵闹闹中亲密起来,但赵心宁却是他们中间的一个鸿沟。因为赵心宁的电话,两人产生误会再度发生口角,事后彼此又感觉尴尬。与此同时,佟言继续调查张铭凯的金耶都房产,意外的遇到了小玲,这让他产生怀疑,他开始向白璇打听周小玲的个人情况。萧为又威胁着小玲履行她的合同,进行着自己的阴谋。而动了真情的张铭凯此时决定把公寓转到小玲名下。欢子和陶殊磊终于宣布了结婚的消息。

第11集

  佟言和白璇合伙送了张床给欢子和陶殊磊做结婚礼物,但在萧为的离婚案上他们依旧分歧很大。在酒吧里,夏冬雨第一次真情流露谈到自己的过去,而张铭凯和萧为也在家里缅怀那些再也回不去的从前。白璇给大家调制爱尔兰咖啡,她的专业让大家称奇。在朋友的帮助下,陶殊磊和欢子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婚礼。而五叔也按照白璇的指示,将欢子的父母从遥远的石河子请来,给了两个新人一个莫大的惊喜。晚上,婚庆在酒吧继续。酒吧门口,白璇第一次向佟言袒露了自己的成长故事。在佟言的面前,她十几年里第一次流出了眼泪。

第12集

  萧为以偿还银行贷款的名义将公司30%的股份出售,从白璇口中得知这一情况的佟言很疑惑,他开始怀疑萧为转移财产。而张铭凯此时也将金耶都的房产转移到周小玲名下,并进行了公证。张铭凯的一番真情让同样动了真情的小玲在痛苦中挣扎。小玲劝萧为放弃这个计划,可萧为却不为所动。按照萧为的指示,周小玲有意把张铭凯公证文件的事透露给了白璇。但萧为万万没想到的是,佟言在查案的过程中意外的查到了一份张铭凯和萧为七年前的“婚前契约”。察觉到事情有蹊跷的佟言到萧为面前要问了个明白,这让萧为措手不及,她怀疑小玲有意引导佟言。

第13集

  小玲想退出这个计划,可萧为却丝毫不改变自己的阴谋,要将计划进行下去。陶殊磊和欢子婚后的日子很清苦,但两个人也很快乐。周小玲将房屋公证书匿名寄给了佟言,感觉一切过于顺利的佟言敏感的发现萧为是幕后黑手,但黄主任提醒他怀疑当事人的后果。倍受心理折磨的周小玲要求与张铭凯分手,正在这时白璇开始查张铭凯的新房子,发现了小玲和张铭凯之间的地下情。紧急之下,小玲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白璇,萧为却并不想止步,她利用小玲母亲需要钱治病这一点,继续用金钱来控制小玲。佟言进一步查案,发现公证书是周小玲递的,这一事实证明了他自己的怀疑是正确的。

第14集

  离开庭还有一星期了,小玲因爱上张铭凯而越来越担心张铭凯,无奈之下去求助白璇。欢子和陶殊磊婚后生活拮据,为了让对方生活的好,小两口经常发生着甜蜜的争执。夏冬雨时不时的出去见离婚的前夫杰子,而面对认真追求自己的东尼她坚决的拒绝了。佟言越来越怀疑萧为,了解了事实真相的白璇担心佟言,一再要求他维护萧为的利益就好,两人的爱开始滋长。此时,萧为继续控制周小玲,她为小玲的母亲交纳了住院费。白璇父亲病情加重,父女两终于有机会开诚布公的谈话,彼此的矛盾误解在消除。佟言终于确定萧为才是整个案件真正的得益人,而萧为也坦白的告诉佟言他已经在自己的圈套里了。

第15集

  下班的时候,佟言给白璇买了香水百合,但却遇上了刚回来的未婚妻赵心宁。赵心宁的回来让白璇和佟言刚刚萌芽的感情又出现了问题。为了使减轻家庭的负担,陶殊磊偷偷瞒着欢子去汽车修理厂工作。佟言终于在医院找到了小玲的母亲,知道了小玲受萧为指使的真正原因。对事情充满怀疑了白璇进一步查到了昌盛公司的所有人是萧为。律师事务所黄主任要求萧为更换律师,但在白璇的劝告下,萧为没有采用黄主任的意见,而是继续用佟言做自己的律师。陶母从云南打电话来故意刁难欢子,懂事的欢子忍气吞声,陶殊磊为欢子不平。小两口为此争执起来,欢子气的离家出走,知道错了的陶殊磊主动道歉找回了欢子。

第16集

  白璇知道赵心宁和佟言即将结婚的消息痛苦万分,却没有把自己的爱意告诉佟言,而是计划搬回自己家住。同时,不愿意和萧为同流合污的白璇也毅然决定辞去自己的工作。萧为和佟言讨论案情,她表示自己一定要赢这场公司,并警告佟言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心里已经有了白璇的佟言没有因为要和女友结婚而开心,反倒是白璇的辞职让他难受。听说机场大巴遇难的陶殊磊被电焊射伤了眼睛,但他只顾着跑到机场焦急等候欢子的消息,而等不到陶殊磊回家的欢子在雨中到处找他,两个人的爱情在危难面前更显珍贵。萧为的案子即将开庭,白璇和佟言的合作也将结束,两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愫。

第17集

  在开庭审判的当天,佟言向事务所递交了辞职报告。当法官即将宣判的时候,佟言还从律师成为了一个法庭上的证人,而小玲在白璇的劝说下,在母亲的陪同下出现在了法庭,并且揭发了所有的真相,萧为的阴谋终于失败了。但因为指控自己的当事人,佟言也失去了当律师的资格。同样失业的佟言和白璇还要失去他们刚刚萌芽的爱情,虽然他们彼此相爱,却无法回避佟言即将与赵心宁结婚这个事实。而在得知佟言失去律师资格后,赵心宁要求佟言婚后和自己一起去美国读书。

第18集

  欢子贫血晕倒,在医院里检查出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这让欢子和陶殊磊无比的幸福,但同时陶殊磊的视力却出现了模糊不清的现象。准备要和佟言结婚的赵心宁,发觉白璇和佟言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默契感。欢子因为怀孕在家休养,陶殊磊在医院却得知欢子的身体不适合生孩子,毅然决定要求欢子流掉孩子,却遭到了欢子的反对,同时陶殊磊的视力越来越弱了。白璇终于在佟言结婚前搬离了,回到家中却知道了父亲得了癌症的不幸消息。萧为因为张铭凯的行为而醒悟过来,依然无条件的帮助了小玲,经历过这一切的张铭凯决定离开独自去拉萨。

第19集

  白璇出任家族企业的董事长助理,她和佟言断了联系。就在佟言要和赵心宁结婚的那一天,佟言费了很大的时间和精力找到了白璇。然而五叔却给白璇泼冷水,因为两人的地位已经太悬殊了。为了欢子的健康,陶殊磊几乎动用了所有的朋友劝说他,然而就在欢子在决定要作掉孩子的那一刻,医生的一句话点醒了她,她毅然决定不顾危险生下孩子,欢子和陶殊磊为再次有孩子而开心,但同时陶殊磊的眼睛越来越看不清了。明白真相的心宁取消了婚事,一个人回到美国,成全白璇和佟言的爱情。

第20集

  赵心宁的离去使得佟言非常的自责,甚至封闭自己,白璇决定回到佟言的身边,帮助佟言走出痛苦,为此甚至耽误了工作。经过她的不懈努力,佟言终于走出人生的低谷,开始学会了改变。东尼再一次向夏冬雨表白自己的感情,他的真诚让曾经经历坎坷的冬雨心有所动。陶殊磊决定等欢子把孩子生下后再去治疗眼睛,但他的视力越来越差,于是他向校方提出了休学申请。欢子感觉到陶殊磊的眼睛有问题,在知道陶殊磊休学和快要双目失明的消息后,受了双重打击的欢子早产了。

第21集

  欢子早产生下一个男孩,陶殊磊在孩子出生时双目也失明了,佟言在越来越消沉中慢慢的好转起来,去四处找工作,却没有结果。正在这时候,唐老板要卖掉酒吧,对酒吧有着特殊情感的佟言决定买下酒吧,四处凑钱但不够。夏冬雨找到白璇,出面请求白璇帮助佟言。在白璇的帮助下,佟言顺利的买下了酒吧,为了担起家里的重担为了给陶殊磊治眼睛,欢子提前结束了产假去上班,并瞒着陶殊磊在酒吧打第二份工作。

第22集

  双目失明的陶殊磊四处去找工作,但没有结果。生活越来越艰难,可陶殊磊还是反对将孩子送回老家,他不希望自己的不幸影响孩子的幸福。陶殊磊的母亲得知他失明后,打来电话要带他和孩子回云南。殊磊拒绝了,失明的他更坚强起来。白璇的父亲因病危送去医院抢救,白璇接下浩瀚集团董事长一职。白璇告诉佟言当这个董事长并不开心,她带佟言去医院看父亲,佟言明白了白璇为什么要这样做。在医院,白天义告诉佟言:如果爱白璇就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耐心和自尊。

第23集

  白璇接任董事长之后,压力越来越大,行程也越来越忙。为了不让父亲和佟言失望,她要疲于奔命的公司酒吧两头跑,连和佟言吃餐饭都要计算时间。五叔不反对白璇和佟言相爱,但他提醒白璇不要因为恋爱耽误工作。夏冬雨和东尼的感情开始发展,但冬雨的前夫张杰却马上要从看守所释放出来,这让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蒙上了阴影。白璇给佟言讲了一个空姐和调酒师关于爱尔兰咖啡的故事,故事很美但生活很现实,佟言和白璇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在外人的眼里他们的地位也过于悬殊。陶殊磊一不小心,使孩子差点被水烫伤,欢子再次想把孩子送回新疆父母处,遭到陶殊磊坚决反对。

第24集

  张杰找到酒吧想带走夏冬雨,东尼为保护冬雨要和张杰拼命。面对东尼的爱,冬雨也不再隐瞒自己的情感,两个人的爱情浮出水面。白璇的工作繁忙,她和佟言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彼此相爱。虽然两个人之间地位悬殊,但自尊心强的佟言还是决定努力适应。生活压力沉重的欢子决定瞒着陶殊磊把儿子送到新疆的父母处,在飞机即将起飞的时候,陶殊磊追到了机场,他的肺腑之言感动了欢子,欢子最后没有把孩子送走。白璇因为临时决定去上海参加新闻发布会,不得不推掉佟言的约会。深爱着的佟言毫不顾忌的飞到上海去找白璇。

第25集

  佟言在酒店房间等待白璇,白璇却总有开不完的会。得知儿子失明的陶母又出现在陶殊磊和欢子的面前。陶母看到欢子是那么细心的照顾自己的儿子和孙子,终于感动的接受了欢子。白璇排定时间约佟言在餐厅吃饭,却又以临时有事为由匆忙回了北京,这极大的伤了佟言的心。佟言回到酒吧一直没有和白璇联系,直到五叔找上门把他带到白璇面前,他才知道白璇父亲去世了。欢子为了能治好陶殊磊的眼睛,不顾一切请求张教授为陶殊磊动手术,被欢子感动的张教授答应并给陶殊磊做了手术。白璇的公司因为发展连锁店生意,五叔想要买了佟言的酒吧。因为酒吧对佟言意义重大,所以佟言拒绝了。夹在公司和佟言之间的白璇左右为难,两人的关系再次出现裂痕。

第26集

  白璇想买下一间更大的酒吧来交换佟言的酒吧,感到自尊心受伤的佟言再次拒绝了,两人之间的情感裂痕因此也越来越大。陶殊磊的眼睛拆线后并没有看见,但幸运的是,一天晚上,他的眼睛恢复了光明,他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面对情感和事业,白璇最后选择辞去了董事长一职来找佟言,而佟言已经离开了。在外地另一个酒吧,佟言常常给客人调制爱尔兰咖啡,他写的小说也发表了。一天,佟言收到一封信,这让他重新回到酒吧。白璇终于等到了佟言,两人含泪紧紧相拥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