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是一个特殊的职务。他上能了解县级领导之间的矛盾,各种绝策的内幕;下能知道所属各乡镇村直至农民的苦衷和存在的问题。作为处理难题的能手,县里的所有大事,所有的麻烦事,他必然要亲临第一线冲锋陷阵,为县领导"挡驾"。因此他便成了全县矛盾漩涡里的中心人物。这样也给了他一个得天独厚的地位,使他所遇到的和处理的问题,必然会全景式地反映了当今农村存在的复杂的矛盾和真实的社会生活。而这些,对于我们来说,既熟悉又陌生,既新奇又有趣。

分集剧情:
第1集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王明义,能说会道,机敏幽默,是国家级贫困县 平西县处理难题的能手。

  由于公路简陋,市属的大地水泥厂准备放弃黑涯乡白石矿。这样一来,县里每年将损失一百多万的资源税,长期在白石矿打工的当地农民,也将大幅度减少收入。水泥厂的于经理带着车队要强行撤离;宋乡长带当地山民拦住车队不让走。双万剑拔弩张,矛盾一触即发!

  赵县长严令王明义留住水泥厂。王明义赶到现场,先将双方当事人分开,采取消火降温的策略,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为对方评功摆好,说得两头都觉得对不起对方。双方的感情得到了沟通,但是水泥厂还是撤走了。赵县长严厉地批评了王明义。

  回到家里,妻子吴丽欣也埋怨他处理不当。王明义是前任书记提拔起来的,而赵县长和前任书记又有矛盾,这样一来王明义的处境就更加不妙了。恰在此时,县里传说他与个体饭馆老板娘,年轻的寡妇朱萍,有暖昧关系,使王明义十分恼火。

  赵县长决心整修公路,派王明义到省里要钱。王明义勉强领命。

  到省城后,处处碰壁,几箱矿泉水送出去了,钱却一分没要来,刘局长也急得打了吊针。

第2集

  赵县长决心自力更生自己筹款修路,彻底摘掉贫困县的帽子。为了取得支持,他让常委们坐到汽车上,沿着坑洼不平的公路开了一个流动常委会。决定调整不得力的中层领导,号召全县干部捐献两个月的工资,并卖掉所有的小轿车,作为修路的启动资金。黄副县长担心动作太大,造成机关人心动荡,影响赵县长的威信。王明义却支持赵县长的决定。

  谁知,王明义刚兼任县扶贫办主任,又和赵县长发生了矛盾。赵县长己默许何乡长在他们乡搞小城镇规划试点,但是王明义认为没有典型意义,坚决反对。而这个乡恰恰是赵县长的扶贫点。

  王明义又得罪了人。

  县里决定由王明义和公安局长吴振奎主持卖车。

  各局办的领导纷纷找上门来,以各种理由要求把车留下,弄得王明义和吴振奎应接不暇。正在这时,县水泥厂厂长高向东拿着赵县长批的条子,要把水泥厂的奥迪轿车留下。王明义大发雷霆。

  王明义和高向东早有宿怨。几年前,高向东作为县工作组组长,根据一封诬告的匿名信,整过王明义,差点将王开除党籍。

第3集

  前县委书记的儿子小胡来买车,透露出在他老爹的努力下王明义是下一届副县长的人选。王明义明白他这是为了压低车的价格,便以情理亮明自己的观点和县里卖车修路的苦衷,使小胡不得不佩服王明义的为人,放弃压价的想法。

  大地水泥厂于经理到家里来请王明义去他那儿工作,吴丽欣也认为王明义应该离开平西县到外面发展,省得在这里受气不讨好。可王明义还是不愿离开平西县。

  公路终于顺利开工了,可是县里又出现了一个严重损害农民利益的地膜事件。

  县招待所长低价购进一批地膜,岂知这是一批伪劣产品,造成大面积减产。把县农艺师气病了,农业局长马大炮更是怒火冲天,大骂招待所长。招待所虽归政府办管,可所长却是赵县长推荐的。

  这时候,王明义意外地从他中学时的恋人,九折饭馆的个体老板朱萍那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马大炮准备动员全县受害的农民到县政府来讨个说法,把事情闹大,以此引起领导的重视。

  王明义立即赶到医院,在农艺师的病床前找到农业局长马大炮。耐心地给他分析动员农民进城将造成的严重后果,并代表县政府表明处埋此事件的决心。最后,王明义答应给他找两万元,用于农艺师的医疗费,这才说服马大炮。

第4集

  县里决定,赔偿农民的损失,撤消招待所长的职务,赵县长也在党委会上作了检查。地膜事件终于平息下去了。

  但是,以赵县长为首的县领导班子,却面临信任危机。

  被党委会调整下去的干部,联名写信告了赵县长。市委派工作组以了解财政经济状况为名,到县里进行调查。

  黄副县长为了保护赵县长,派王明义接待工作组,以便从王明义的大学同学,工作组的田青科长那里摸清调查的动向。

  县委决定,任命政府办的年轻科员岳冬悔为招待所长。小岳崇拜暗恋着王明义,但她也不得不服从命令恋恋不舍地去招待所上任了。

  工作组的进驻,使那些被撤的干部们暗自高兴。他们认为王明义也是被赵县长排挤的干部,便委托胡书记的儿子小胡约王明义吃饭闹酒,商量把赵县长弄下台的对策。王明义严辞拒绝了他们的邀请,独自来到九折饭馆喝闷酒。这时赵县长也来九折饭馆吃饭,两人相见,心照不宣。赵县长很欣赏王明义磊落的品质,两人无言地举杯痛饮。

  朱萍深知王明义的处境,知道他并没给马大炮筹集出两万元的医疗费,便拿出死去的丈夫的抚恤金,借给他,以解燃眉之急。在感情上王明义一直感到对不起朱萍,她的理解更使王明义觉得愧疚。

  吴丽欣在省城,意外地遇上了水泥厂厂长高向东,高约她一块去考察市场,吴丽欣爽快地答应了,这为以后她和王明义的感情埋下了危机的伏笔。

第5集

  在市调查组临撤离时,王明义从田青科长那儿了解到调查的最终结果,黄副县长和王明义终于舒了口气。

  县里接到一封一位名叫八木原的老人从日本寄来的信。日本侵华时,开了小差,被王德发父子救了下来。为了弥补历史上给平西县人民带来的不幸,也为了报答王德发父子的救命之恩,决定到这里投资建厂。

  县里决定促成此事,把县水泥厂扩大为合资企业。在全县寻找王德发。

  通过户籍查询,没有一个符合要求。这时王明义的一个远房党叔,来到县里自称是那个王德发。在王明义的追问下,堂叔不得不承认在儿子的迫胁下,冒名顶替,是为了从日本人那里要些钱。

  吴丽欣出差回来,当王明义得知她和高向东在一起时,愤怒异常。吴丽欣也反唇相讥,认为王明义对朱萍旧情复燃。两人闹得很不愉快。

  王德发在修路工地找到了,原来老人有难言的苦衷,不愿意承认,并且早就改名叫王爱国了。

  朱萍的爱人,在一次意外事故中死去,留下七岁的女儿萌萌。公安局长吴振奎因为没能给老姜办下烈士,深感内疚。除了在经济上尽力给以帮助外,还给朱萍介绍对象,希望他们母女有一个稳定的家庭。

第6集

  八木原因病派他的儿子市川一郎来平西县。随行的有一位姓王的翻译和两个妖艳的女人。

  吴丽欣正式向王明义提出调到高向东的水泥厂去当副厂长。王明义怒不可遏,坚决不同意。争吵中,黄副县长来电话,要他立即与吴振奎去西山乡。

  原来王翻译带去的那两个女人是妓女,他们在乡招待所鬼混时被派出所当场逮住关起来了。王翻译要求县里公开道歉,高向东怕影响合资,也力主将事情化解。赵县长和黄县长则要王明义妥善处理,尽量不要影响日本人来平西投资。

  面对种种复杂的矛盾,王明义和吴振奎紧密配合,决定先打下王翻译的嚣张气焰,取得他的配合,再做日本人的工作。

第7集

  在王翻译的配合下,王明义有理有节地做市川一郎的工作,讲明我国的治安条例和合资建厂的诚意,又请来王爱国老人用历史事实教育市川一郎。使他解除了疑虑和误解,既表示了歉意,又同意继续投资建厂。

  高向东担任了中日合资水泥厂厂长。并答应由他们厂赞助,出版吴丽欣写的一本书。市文工团在市委第一书记的爱人,市文化局白局长的带领下,来平西县慰问演出,照惯例应该组织群众来夹道貌岸然欢迎。王明义一时难以组织那么多的人,为难之中,岳冬梅想了一个巧妙的办法 把文工团引到集贸市场,用喇叭一吆喝,不明真相的群众也会鼓掌欢迎,这样既省事又显得热热烈烈。

  第一关总算混过去了。没想到,文工团又给县里出了个难题 要三万元的演出费!王明义正为文工团要演出费生气,吴丽欣偏偏要他帮助请白局长给她将出版的书封面题词。王明义很蔑视吴丽欣这种攀龙附风的行为,吴丽欣却认为他自视清高,也不过是县衙门里的奴才。两人为此又吵闹起来。

第8集

  吴丽欣愤怒之下摔门离家,来到编辑部的办公室。情不自禁地给高向东打电话。得到一些安慰。她和王明义的感情上又加大了裂痕。

  为了图书馆的改建资金,王明义不得不和李局长到处拉赞助,但处处碰壁。无奈之中,王明义决定把文工团拉到最贫穷的野猪沟去演出,打算让白局长了解平西县的现状,免掉演出费。

  在深山沟里,文工团受到山民们的热情迎接。

  吴丽欣要哥哥吴振奎帮她劝说王明义,同意她调到水泥厂。

  在王明义的安排下,李局长带白局长访问了特困户。白局长看到一位贫病交加的老太太的生活状况,受到了很大的震动。

  午饭时,王明义故意弄些粗茶淡饭招待文工团员。张村长实在看不过去,当着白局长的面,把真实情况抖楞出来。

  其实白局长早就看破了王明义的用心。然而,他还是真的被感动了。不仅不要演出费,还和文工团员捐了一些钱,帮助特困户。

  事情办的还算圆满。可王明义回到家里,吴丽欣却在收拾东西准备住到水泥厂招待所去。

  丽欣走后,闻讯赶来的吴振奎劝说王明义不要闹得太僵。而在水泥厂,吴丽欣受到高向东热情周到的接待。

第9集

  公安局的扶贫点胡子窝铺村又出事了。人称面糊糊的姜支书顶不住家族势力压力,把公安局给他们的扶贫款给分了!愤怒的吴振奎只好邀请扶贫办主任王明义,和他一块去处理这件棘手的事。胡子窝铺偷盗成风,年轻人大部分都受过处罚。县里让公安局在这个村扶贫,还有综合治理的用意。

  俩人来到村里,严厉批评了姜支书,并动员村民把分下去的扶贫款退回来!

  胡子窝铺召开村民大会,姜支书和王明义分别讲话动员退款。但是直到晚上也没人主动退款。正在商量下一步如何办的时候,村民们纷纷来到村委会,悄悄把钱和购买的东西放到院里。

  因为退回的东西无法兑换成原价值的钱,还是买不起足够的小四轮。王明义只好答应从县里扶贫机动款中划拨一万五干元,支持他们脱贫致富。

第10集

  从胡子窝铺回来不久,监察局长就将王明义传去接受审察。有人揭发王明义假公济私,用一万五千元扶贫款给他大舅哥吴振奎修公安局的家属院,顺便也装修了自己的住房。王明义听后大民雷霞,甩手离开监察局,来找赵县长申请休假。受到赵县长严厉地批评。王明义不服,并举出前不久发生的银行楚行长越权拨款被审查时,赵县长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的例子,证明赵县长对下属不能一视同仁。搞得赵县长十分恼火。

  在王明义困难之际,吴丽欣回到家来,这给王明义的心理极大的慰藉。但是好景不长,两个人在对待个人前途和人生道路的追求上又发生严重分歧。

  王明义陷入极度的孤独和痛苦之中,暗恋着他的小岳准备联合办公室的钱秘书陈秘书等为王明义打抱不平。反而受到王明义的批评。小岳十分委屈。

  与此同时,高向东的水泥厂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与他争夺市场的正是大地水泥厂于经理。

  吴丽欣十分理解高向东的处境。两个人的感情也因此而加探了。

  私挪扶贫款的事终于水落石出。一身轻松的王明义决定买一身新衣服去去身上的晦气。在夜市遇上来买东西的朱萍帮他挑选,两个人一路走着又被吴振奎看见,引起他的疑虑。

第11集

  群众为执行公务出车祸的民警捐了三千五百元,围绕着这笔资金的使用,人们展开了争论,但最后谁也不敢要这笔钱。王明义对这种虚假的宣传深恶痛绝。

  朱萍的女儿在王明义家过生日,闲聊时朱萍讲述了过去她对王明义的爱恋之情,并且相信他有能力调整好和吴丽欣的关系。

  吴丽欣出差回来了,面对王明义的关怀,她感到十分愧疚。

  这时王明义的大学同学田青,告诉他一个消息,市里拨款在平西建个疗养院,工程由王明义负责。田青还带来市里的干部科长暗示王明义副县长的事包在这位科长身上。但有一个条件,必须把疗养院的工程承包给科长的姐夫。王明义大怒而归!

  修公路的资金不够了,胆大妄为的赵县长竟打起了市里修疗养院那笔钱的主意。王明义知道事关重大,但又觉得赵县长做得有道理。他不得不采纳陈秘书的降温计划,利用媒体宣传平西县的干部群众战天斗地的精神。

  为此,他亲自到工地动员交通局的刘局长,为降温宣传提供英雄事迹,搞一部修路工地的系列报道电视专题片。

第12集

  但是,市电视台的摄制组不同意照他们的计划拍摄。可当王明义看过他们拍的样片后,被修路民工的精神深深感动,同意了他们的宣传万案。

  高向东要解雇吴丽欣。因为水泥厂的状况越来越不妙,有破产的可能,他不愿意吴丽欣和自己一块在商海沉没。

  吴丽欣终于向王明义提出离婚的要求。王明义明白高向东在中间起的作用,抄起电话大骂高向东。

  党委会通过了县水泥厂与大地水泥厂联合的协议。因于经理和王明义既是同学又有生死之交,赵县长决定让王明义和高向东一起去谈判。王明义忍着强烈的痛苦勉强接受了任务。

第13集

  临行时,王明义向赵县长提出,如果联合谈成了,要求免除高向东的职务。

  大地水泥厂于经理明白王明义等此行的目的,但王明义在谈判中不卑不亢,只是分析市场的残酷性和联合起来共同抵御风险的优势。这一招果然切中要害。实际上大地水泥厂也有许多难言之隐。经过艰苦地谈判,联合的事终于谈成了。返回的路上,王明义借故把高向东引到一个建筑工地,将他痛打了一顿,扔在半路上。

  回到县里,王明义向赵县长表示,免掉高向东的事算我没说!

  吴振奎听说离婚的事情后,焦急万分。他分别找丽欣和王明义谈心,希望俩人和好如初。就是非离不可,也要等到今年领导班子换届选举以后,否则会影响王明义当副县长。

  王明义还是决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岳冬梅却找上门来,大胆地向王明义剖露了自己的心迹。王明义虽然早有感觉,但还是觉得太突然了。

  他冷静地向岳冬梅分析了自己的为人处世方式,讲明自己决非是岳冬梅理想中的爱人。

  王明义的分析使岳冬梅不寒而栗。

第14集

  正在王明义休干部假期间,县里又出了一件大事;几十位野猪沟农民到县政府大院来静坐!

  王明义急忙赶到县政府,安抚农民了解情况。经过反复商谈才了解到,乡里把他们的村长给撤职了,他们认为不公,来县里要讨个说法。王明义答应亲自到乡里去调查,如果错了,一定改正。这才把农民送走。

  吴振奎给朱萍介绍了一个对象。这时岳冬梅也来找朱萍,要她替自己说媒。当朱萍听说她爱上王明义时,内心极为复杂。最后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

  王明义来到野猪沟村。他从宋乡长处了解到,张村长的确是个好村长。由于他没照规定交统筹款,致使其他村也不愿交。乡里打算先把他免职,等其他村交款后再给他复职,没想到惹了众怒。

  王明义说服宋乡长立即给张村长复职,谁料到张村长又不愿干了。王明义转而又给张村长做工作。他用群众对村长的这份真情和信任,说服并感动了张村长。

  为了支持张村长,王明义决定给村里弄些钱。把为政府办扶贫点准备的钱给了野猪沟,此举大大影响了他的政绩。

第15集

  朱萍果然来给岳冬梅说媒,遭到王明义的一口回绝。

  水泥厂联合后,又出现勃勃生机。但在经营方略上高向东和吴丽欣也发生了矛盾。为了补上赵县长动用的建疗养院的钱,黄副县长从吴振奎那时要了三个己分配出去的农转非名额,以通融市里某领导。岂料,被告到纪检委。市长和书记下决心追查。某领导为了掩盖此事,派田青来找王明义。某领导是管乌纱帽的,而田青得依靠他去当外经委副主任,所以格外卖力气。他要求王明义找吴振奎把这事压一压。

  王明义违心地帮田青找吴振奎,吴认为这种缺德事早就该查到底,不愿帮忙。

  吴振奎发现王明义对朱萍依然怀有真情。为了补偿丽欣离婚欠下的情,亲自找朱萍说合此事。朱萍拒绝了。

  王明义听说告状的是岳冬梅的亲戚,又给小岳做工作谎说这涉及到自己的仕途。小岳万没想到王明义会说出这样的话。王明义碰了一鼻子灰。只好以算卦批八字胡乱对付田青了。

  司机小林一直喜欢岳冬梅,但岳冬格从没给过他表露的机会。当小林得知岳冬梅爱上了王明义时,他把岳冬梅用车拉到一个僻静地万,痛痛快快地抒发了深爱之情,使岳冬梅十分感动。

  赵县长自称开一个统一口径的黑会:农转非事件是为了修公路筹资,一切责任都应由他来负。黄副县长马上就要退休了。为了保护赵县长,坚决表示由他来负全权责任争论的结果是如实地向上级汇报,等待处理。

  平西县干部们的精神也感动了田青,他表示就是不当这个副主任,也不做这种亏心事。

  王明义流泪了。

第16集

  黄副县长退休,马上面临换届选举。由王明义顶替黄副县长是顺理成章的事。谁也没有想到,市里一下子派来两个副县长。其中一人竟是田青!

  平西终究不是吴丽欣久留的地万,她毅然辞别故土,独自去闯世界去了。

  岳冬梅了解到朱萍也喜欢王明义,而王明义也向她表示过非朱萍不娶。失望之中,朱萍却主动找上门来,说她不可能跟王明义结合。因为她体会到王明义对她只是换抱着一种负债的同情。王明义真正喜欢的是岳冬梅。

  岳冬梅糊涂了。

  田青上任不久就显示出极强的工作能力,先为工地解决了大机械,使工程提前完工。又给县医院更换了设备。而王明义依然故我,毫不回避得罪人的事。

  赵县长带着各局局长提前来到即将竣工的工地。夜晚他把王明义叫到工棚喝酒时,坦率地告诉他,马上就要选举副县长了。从感情上他支持王明义,从县里工作的角度他倒希望选上田青!

  王明义很理解县长的心情,但是他还是不准备改变自己。他是凭良心在为老百姓工作。

  晨曦微明,公路通车的鞭炮声回响在长城内外,一辆辆开着大灯的汽车驶过平坦的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