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该剧以湛江“9898”特大走私案为原型,创作风格上纪实性强,人物塑造典型鲜明,是一部全景式表现我们党反腐败的坚强决心和坚定信心,党中央、中央纪委、广东省委对反腐败斗争的正确领导,纪检监察、公安、检察、海关等执纪执法机关干部爱国主义、集体主义、革命英雄主义及无私奉献精神的力作。该连续剧演员阵容强大,剧情跌宕起伏,悬念环生,是政治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结合,具有极强的可看性,生动地反映了共产党人的浩然正气,是对反腐败战士的一曲雄壮的颂歌。

分集剧情:
第1集

    一桩涉嫌走私的“利达号”油轮扣押案,把国家纪检部门的目光引到了美丽而平静的海滨小城—一南港市。海关总署稽查司司长黄诗扬、中纪委纪检监察室主任钟逸凡和省纪委常委马中杰同志带领着一个调查组进驻南港市,会同该市纪委书记彭绍元,迅速调查,展开了一场与走私分子斗勇斗智的较量。

  调查组的工作一开始就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重重阻挠,香港走私分子于志森一伙闻风而动,烧毁证据后逃之夭夭;南港市副市长胡思清为了掩盖其包庇走私分子的罪行,鼓动不知真相的群众闹事,唆使港商撤消投资,大造舆论声势;南港市市委书记崔大同为了稳住自己的政治地位,保住独子崔小庆,诱胁石化厂总经理舒琴。面对着这一张官官相护、环环相扣的走私网,工作组一筹莫展,调查工作陷入了困境。

  正当工作组苦于找不到入手点时,钟逸凡下基层调查时发现不懂农活的刘关长竟然下田务农,细心的马中杰沿着蛛丝马迹;在刘关长乡下的自留地里找到了存款和现金80万元。

第2集

    铁证如山,刘关长心脏病发住进了医院。走私分子狗急跳墙,利用公安局里的内线包建国副局长职权之便,把医院里的刘关长恐吓致死。这根摸瓜的藤断了,工作组又一次受到重挫。

  崔小庆、胡思清利用刘关长之死,煽风点火,造谣说是被工作组迫害致死的,并教唆刘关长之妻到工作组驻地大吵大闹,引来不少群众围观议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撤资的港商又把工作组告到了中央,还要求经济赔偿。接连不断的打击,犹如雪上加霜,人地生疏的工作组苦于证据不足,只能无功而返。

  轻易脱身的走私分子如脱僵野马,变本加厉。崔小庆借助其父的权势,有恃无恐,大发不法之财,于志森团伙也回到了南港,要在日益猖獗的走私活动中分一杯羹。黄诗扬回京复命后,因了解南港情况而被上级指派到南港任海关关长,他到任后雷厉风行地开展了一系列打击走私的行动,成为走私分子发财的绊脚石,所以胡思清之流决定用岳美凝做饵,把黄诗扬一步一步地拉入了酒色陷阱,成了走私分子的傀儡。而纪委书记彭绍元因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也被他们耍手段搞下了台,南港市一时成为了走私分子的乐园。

  钟逸凡和马中杰受中纪委委托,接手查处G省永州市的走私案件,发现犯案人员正是与南港走私大王于志森有千丝万缕关系的邓中海,疏而不漏的法网再次撒向南港市。

第3集

    在保护伞下的崔小庆买卖越做越大, 在码头修建了一个油库,明目张胆地实行走私油买卖一条龙,把石化厂的产品打压得毫无市场,工厂面临倒闭的危机,石化厂工人为了生计集体上访,却被包建国下令阻挡,民众与警察发生了冲突。崔大同为了平息这场风波,建议石化厂和开发区共同经营油码头,籍此转移公众视线。

  纪检工作人员通过对邓中海的审讯,初步认定了南港市以于志森、李国雄、崔小庆为首的三个走私团伙,涉案人员众多,涉及金额巨大,案件惊动了中南海。一个由中纪委牵头的中央工作组旋即成立,省纪委、省公安厅的领导秘密赶赴北京,与中纪委、公安部的官员精心部署,调兵遣将,各路人马也同时行动起来,决定给犯罪分子致命一击。一场荡涤尘埃的暴风雨即将来临。

第4集

    在中央工作组和省委的指示下,中央纪委案件检查室副处长范劲松、最高检察院检查官池雪,省纪委干部林汝秋等骨干人员迅速聚集起来,形成了一股打击走私分子的精英力量。

  与此同时,省公安厅反黑处副处长鲁雷带着一队人马无声无息地潜进了南港市,埋伏在走私分子的鼻子底下,并开始对几个主要目标人物进行流动跟踪。

  另一小分队人员来到了香港,与香港警方通力合作,盯上了重大嫌疑犯岳美凝,还一路跟踪到上海,掌握了她的活动情况,并对其进行严密的监视。岳美凝即将登上返回香港的飞机,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公安人员卢伟东及时赶到机场,在登机口前截住了岳美凝,但由于动身太急,把逮捕证遗留在酒店里。为了在同伴取来逮捕证之前稳住岳美凝,卢伟东急中生智,巧用“缓兵之计” 与狡猾的岳美凝周旋,把她牢牢套住,直至束手就擒。

第5集

    马中杰一行抵达南港后,与彭绍元取得了联系安营扎寨,捕蛇行动正式展开,邵勇等一连串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眼见形势不妙,包建国借到小卖部买烟之际,用手势暗示小卖部老板给崔小庆通风报信,崔小庆慌忙出逃,黑社会分子唐传彪则制造了一场火灾,把崔小庆的公司烧掉,借此转移公安的注意力,然后趁乱接走了胡思清。

  马中杰和彭绍元则来到了海关关长黄诗扬面前,无言地望着昔日的战友。

第6集

    在工作组精心部署下,南港海关关长黄诗扬、打私办主任曹向东、边防局局长邓恩等人如瓮中之鳖,乖乖就擒。工作组将所有逮捕归案的嫌疑人隔离审查,进行调查取证。虽然范劲松等人施展浑身解数,取证工作还是非常棘手,黄诗扬不但没有醒悟,还利用以往的人情关系,企图博取同情;邓恩守口如瓶;岳美凝避重就轻,只有在审问邵勇时,工作组得到了一个重要人物权叔的有关资料,马上进行追捕,经过一番惊险的打斗,公安人员小孙终于将持枪的权叔逮捕归案。

  省海关分署副署长陆宇清被派往南港代理关长职务,他要求将1996年以来的资料全部封存,进行审核,启动了海关内部的整顿,令海关里的一些尚未现形的犯罪分子惶惶不可终日。另一方面,市委崔书记为了保住自己的政治地位,保护潜逃的儿子崔小庆,开始蠢蠢欲动。他先稳住得力助手包建国慌乱的心,然后支走了商人霍炳昌,巩固他的势力。

第7集

     工作组继续在做黄诗扬和邓恩等人的思想工作,希望他们能坦白交代,而他们都对自己的犯罪事实矢口否认。尽管钟逸凡痛心地看着黄诗扬越陷越深,心里始终不明白是什么让这个老党员走向堕落,钟逸凡不断苦口婆心地劝说,想做最后的争取。然而黄诗扬的脑海里却只有往日与岳美凝的情意和恩爱。

  在香港,老奸巨滑的于志森飞车冲过红灯,拼死逃脱了香港警方的跟踪,还买通蛇头,准备由水路逃到澳门,再直飞加拿大,但这一切都到香港警方和省公安厅的掌握之中,最后狼狈不堪的于志森被中国海警捕获。

  另一名走私分子李国雄带着妻子、女儿藏身在香港长洲岛的一个渔村里, 却依然躲不过黑社会的追债。黑社会把李国雄的女儿抢走,借此威胁他。适逢此时,周军涛和一名香港警员也找到了李国雄,他们义不容辞地帮助李国雄救出女儿,周军涛还答应李国雄,只要他肯投案自首,警方一定会保护他的家人。周军涛的诚意打动了李国雄。

  宋常委由于疲劳过度进了手术室,但全盘缉私工作并没有因此而延缓,南港海关召开了全体动员大会,宣布从宽处理的政策,鼓励涉案人员自首。 接着立即对迷途不返的海关调查处处长姚锦云、海关港口办主任江鹏、集装箱科副科长吴亚深等三名涉案人员立案检查,走私集团从内部开始瓦解,调查行动进一步向纵深推进。

第8集

     随着调查工作的深入,崔大同坐不住了。他为博取信任,表面上任命彭绍元为一个小组组长,专门协助中央工作组开展工作,暗地里他指示包建国利用海外传媒制造不利于工作组的舆论,企图令工作组知难而退。

  在另一方面,虽然对姚锦云、江鹏、吴亚深三人的审查没有大的突破,但江鹏之弟江涛的出现带来了转机,工作组将计就计,故意给江涛制造机会接近江鹏,由此掌握了江鹏要江涛去银行取出赃款的情报,派遣人员埋伏在银行,最终将江涛人脏并获。

  崔小庆的儿子病重住院,工作组估计崔小庆会亲白或派人前来探望。为了借这个机会让崔小庆露出狐狸尾巴,工作组在医院埋下了伏兵,果然一名中年男子给崔小庆的儿子送来了鲜花和一包东西,但经验不足的医院保安让那人给溜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就此中断。

第9集

    坦白自首的海关干部高小明在街上突然被两名摩托车手袭击,暗中跟随其后保护他的公安干警及时救了他,击伤并抓获了其中一名罪犯,通过对罪犯的审讯,引起了工作组对当地公安腐败分子的注意。

  吴亚深彻底交代了自己被岳美凝和江鹏拉下水的经过,愿意上缴全部赃款;于志森供出是自己赞助了黄诗扬女儿出国的一切费用,金额高达十几万美金;姚锦云的态度也慢慢软化,在宽大处理的最后期限里,如数交出了赃款。但吴亚深的父亲和妻子不愿看到手中的钱财化水,就在吴母带着工作人员去取赃款之际,吴父还妄想先下手为强夺走那150万元,结果被公安人员追上,当场截获。姚锦云的女儿贺贺知道了父亲的事情后,跳海自杀,幸而获救,看着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因自己的一时贪念而变得支离破碎,姚锦云懊悔不已。

第10集

    周军涛故意向包建国透露工作组要到东江找胡思清妹妹取证的情报,这招“引蛇出动”果然奏效,包建国沉不住气了,马上与唐传彪接头,让唐传彪派人到四川把胡思清干掉,但这一切都被随后跟踪的公安小孙用相机拍了下来,正当三名黑社会人员对胡思清狠下杀手时,公女小孙与当地公安及时赶到,经过一轮交火,在枪口下救出了胡思清。但胡思清不甘心就此被擒,伺机潜逃,乘范劲松和林汝秋松懈之时,越窗逃走,被武警击中腿部,抓了回来。

  刚动完手术尚未康复的宋常委密切关注着案件的发展,不听医生的劝阻,亲自参加了海关宽严大会。中央工作组鉴于吴亚深、姚锦云两人坦白交代,有立功表现,给予从宽处理,而江鹏认罪态度差,移交检察机关。这一严宽有度的处理方式,对涉案人员的思想触动很大,不出几日,工作组办公室门前人头涌涌,许多人在家属的陪同下,带着赃款踊跃自首。

第11集

     南港最大的鳄鱼终于浮出水面,省委常委决定将崔大同调离南港市,由马中杰继任市委书记。马中杰痛心地看着这个得天独厚的港口城市被走私害得满目疮痍,决定在任内狠抓廉政建设,重塑南港形象。

  一名化装成医生的人,骗过警察的眼睛,蒙混过关,进入胡思清的病房,正要下毒手时,被警察发现,迅速制服。在工作组的眼皮底下如此胆大妄为,背后肯定另有主谋,工作组决定使一招“请君入瓮”。钟逸凡首先派人跟踪包建国,并故意让他发现,造成心理上的压力,然后亲自责问包建国,为什么他任分局局长时, 分局会把扣押的走私物品交唐传彪处理。已成惊弓之鸟的包建国开始坐立不安,他满以为利用弟弟的调虎离山计可以使他顺利脱身,就在他登机前的一刻,被早已埋伏在那里的公安人员抓获。

第12集

    一个多月过去了,对黄诗扬的审讯还没有找到突破点,工作组也查访了大量的人证、物证,但查证工作依然进展缓慢。

  范劲松和林汝秋在船代公司查案时,发现了一张有明显涂改痕迹的舱单,签单的业务员叫卢怡新。为了弄清情况,林汝秋不辞劳苦地跑到乡下找到了卢怡新,卢怡新交出了一笔赃款和一本笔记本,笔记本里详细记录了该公司每次走私的具体时间、地点和金额。

  专案组根据笔记本里的原始数据,再结合码头的卸货量,调查工作进展神速。在另一条线上。以马中杰为首的南港新市委,聚集警界精英,对石头镇的黑恶势力展开大张旗鼓的扫荡,把藏污纳垢的黑点一并清除,使犯罪分子无处遁形,整场战斗进入了关键的决胜阶段。

第13集

    扫黑行动大获全胜,中央也认定了专案组的工作方式,自此专案组全面投入了资料核对阶段。正当全组上下被胜利的喜悦笼罩着,在热火朝天地工作时,林汝秋倒下了。原来由于过度劳累,林汝秋的病情日益严重,医生诊断为“癌症晚期”,林汝秋知道自己时日不多,竟然隐瞒病情,继续投入战斗。

  林汝秋给妻子拨了个电话,为女儿留下了一盒录音带后,悄然离开了人间,离开了与他并肩战斗的战友。

  面临行刑那一刻越来越近,李国雄的心绪也越来越乱, 终于被鲁雷巧妙地攻下了最后一道心理防线,愿意交出香港公司的所有资料。

第14集

    顽固不化的胡思清仍在做垂死挣扎,工作组怎样也撬不出一句半句话。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胡思清以2万元贿赂小护士,让她为自己送信,但小护士却把纸条交给了工作组,工作组将计就计,把重点转移到胡思清家属身上,池雪抓住母亲疼爱女儿的心理,令胡妻说出存款放在乡下亲戚家。工作组马不停蹄地赶到胡妻妹家,但胡妻妹拿出一张两千元的存折,想蒙混过关,为此,两姐妹大打出手。经过一番金钱与亲情的斗争后,胡妻妹无奈交出赃款230万元。

  看着工作组拿着自己的存折,胡思清的故事再也编不下去,他彻底崩溃了。

第15集

    崔大同被工作组停止工作并接受组织审查, 而崔大同本人则不动声色地面对一切指控,并矢口否认。由于崔大同平时办事非常小心,对于涉及钱的事从来不亲自出面,总是由崔小庆接收,所以工作组一时没有足够的证据给他定罪。

  藏身在广西的崔小庆奈不住寂寞,带着几个随从到夜总会里花天酒地四处张扬,引起了公安部门的注意,并把此信息传回工作组。工作组派小孙等几位警员即赴广西明察暗访,几经周折找到了崔小庆的老巢,正当小孙确认了崔小庆的身份,准备采取行动之时,突然警笛大作,一批警察涌入酒店进行突击扫黄行动,打草惊蛇。崔小庆又一次趁着混乱逃走了。

  在南港市委的关心下,停工已久的生物园工程又如火如茶地开起工了,舒琴衷心地感谢政府的支持、马中杰在与舒琴的谈话中突然想起舒琴的合作伙伴霍炳昌撤资的事情有可疑,舒琴也回忆起霍炳昌的一句酒后“真言”,说霍炳昌手中掌握着一盒录音带,里面可能是崔大同的一个致命证据。

  听到这一消息后,工作组马上赶去香港霍炳昌家,向霍妻了解情况。

第16集

    池雪终于在香港见到了霍炳昌。霍炳昌依然心存忌讳,经池雪耐心说服,霍炳昌愿意做证人,拿出了录音带,并亲手书写了一份材料。

  录音带里是霍炳昌和崔大同的对话, 崔大同接受了一张霍炳昌给的面额为200万元的香港银行支票。 同时工作组出示了一张转帐单,那张支票上的名字不是崔小庆,而是“崔同庆”。听完录音带后,面对确凿的证据,崔大同呆若木鸡,知道大势已去。

  岳美凝决定交出黄诗扬放在她那里的赃款赃物,于是,省检察院的石磊来到岳美凝在香港的家里,岳美凝的丈夫耍手段,只肯交出一些无足轻重的东西,池雪知道此事后,马上把岳美凝以书面形式写的委托书送到香港,依法拿回了赃款。

  马中杰和舒琴到香港招商引资,特意拜访了原来撤资的林老板,并以耐心和坦诚再次打动了他。

第17集

    刹住了走私这股歪风,南港市的经济逐步走上了健康的轨道,省委的经济扶持,港商的大力投资,使石化厂、招商会、生物园等项目搞得有声有色。

  经过近3个月艰苦卓绝的战斗,9.26大案已经胜利在望,工作组的成员也分头回家过团圆年了。

  在小孙与小梅简朴的婚礼上了,周军涛和追捕组的全体干警借此机会欢聚一堂,鲁雷尽显顽皮本色,频出坏点子捉弄两新人,把大家乐得前翻后仰。新婚宴会还未结束。众干警又接受了新的任务,在石头镇抓到了唐传彪的随从,并摸准了唐传彪的行踪。

第18集

     年初二,正当唐传彪出现在福州大酒店时,被同伙的喊声惊动,欲拔枪反抗,小孙机警地用行李车把唐传彪撞倒,众人扑上去,将他擒获。

  根据唐传彪的口供,工作组决定顺藤摸瓜, 摘掉崔小庆这个毒瘤,工作组在海南小岗村外围布下了天罗地网。崔小庆等不到唐传彪,觉得事情不妙,正要窜逃,公安马上把他包围,这群亡命之徒为逃避追捕,在公路上疯狂飞车。小孙紧紧地跟在崔小庆的车后,突然小孙为躲避一位老人,车轰然撞到了树上,为追捕犯罪分子献出了自己年轻宝贵的生命。飘飘洒洒的细雨,泪眼婆娑的小梅,神色凝重的战友,都在惋惜一个永远逝去的年轻生命。

  崔小庆终于被抓获了。随着六声枪响,9.26大案也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但这六声枪响,却像省略号一样,远没有结束,并将长久地回荡在人们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