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龙泉山庄新增加了一个竞争对手凤舞山庄,总经理顾小红以取经为名挖走了龙泉山庄的人才和专利技术,刘老根将凤舞山庄告上了法庭,然而官司打输了。痛定思痛,刘老根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商海中确实是个外行。于是虚心向内行请教,面向社会招聘人才。不料掉进了冯乡长和胡言设下的陷阱,刘老根被骗得倾家荡产而精神失常……

分集剧情:
第1集

  韩冰从国外回来,龙泉山庄已经发展成一个集旅游度假、产业化农业于一体的龙泉集团。刘老根也成为一名头上罩满光环的农民企业家了。可刘老根和丁香两个人还没结婚,早就谈成家的山杏和二柱子也还没成家,而不该过早考虑婚事的自己的女儿李丹却和徐迈处上了对象。冯乡长带着电视台的记者又来采访,刘老根在镜头前自觉不自觉地又替冯乡长挥了一通政绩。而丁香注重的却是自己的穿着打扮,药匣子和大辣椒总为自己在领导面前争不上庞而心里失衡。最倒霉的是徐迈,他画上小丑妆,想在二人转舞台上好好卖卖力气,愉悦一下未来的丈母娘,却将韩冰给恶心得退出了小剧场……

第2集

  二柱子赌博输了钱,无心去小剧团排练,山杏为此又气又急。胡言为其弟弟胡科投资建了个凤舞山庄,开业请柬送到刘老根头上,刘老根决心要去装一把老大,带上四个保安,开着加长林肯轿车到凤舞山庄随了两万块钱的礼,并认识了凤舞山庄的女经理顾小红。韩冰随便到各部门走走,发现企业内部人浮于事,铺张浪费现象十分严重。二柱子不听劝阻继续迷恋赌博,被韩冰和山杏撞个正着。韩冰责怪李丹没有责任心时,徐迈吞吞吐吐地道出了企业内部的一些实情。冯乡长领着顾小红来龙泉山庄取经,痛苦流涕地陈述着自己过去的所谓清白,刘老根大度地宣布过去是一场误会,并授权顾小红和胡科可以到处随便参观。在食堂里,胡科被员工们给打了一顿……

第3集

  胡科被打,冯乡长反将胡科大骂一通,刘老根过意不去,令二柱子开车将胡科送回凤舞山庄。冯乡长教育胡科,发财要靠高智商,市场不是打架打出来的。员工们对胡科的到处乱窜不满,刘老根批评员工们没有全局观念。二奎对刘老根随两万块钱礼一事非常气愤,找刘老根理诉,却换来一顿打骂。丁香护着二奎,迫使刘老根承认了错误。丁香向刘老根反映韩冰正在背后调查他,刘老根不以为然,反怪丁香多事。韩冰去药匣子家了解情况,遭到大辣椒的拒绝。药匣子秉灯夜读药书,决心要研制出一种专治男女不孕症的特效药来……

第4集

  韩冰找刘老根谈话,指出龙泉集团的管理属于“大帮哄”性质,刘老根不服气,坚持说是“小型共产主义”。山杏向刘老根哭诉二柱子不争气,想和二柱子分手去上学,刘老根不同意。药匣子对刘老根和丁香之间闹矛盾明劝暗挑,被刘老根用车拉着扔到荒郊野外,令其跑着回去参加会议。刘老根碍于情面,同意韩冰面向社会招聘一名总经理的建议,但在开董事会时却遭到多数人的反对。刘老根觉得很失面子,药匣子又来闹辞职。恰在此时,冯乡长带着顾小红求助刘老根帮忙辅导,刘老根不假思索地送给顾小红一套菜谱,又借给一名厨师,员工们对此议论纷纷……

第5集

  顾小红以高薪为锈饵挖走龙泉山庄两名厨师,并签定了劳务合同。电视台将采访刘老根的新闻播出后,冯乡长送来一批又一批前来参观学习的人群,这些人听完刘老根的经验介绍之后,还要在龙泉山庄白吃白住。韩冰得知刘老根送给顾小红菜谱一事,觉得很吃惊。冯乡长捞够了政绩,还不罢休,又要替凤舞山庄挖药匣子,亲自打电话将药匣子约出来谈条件。冯乡长要带刘老根出去巡回讲演,刘老根临走叮嘱丁香千万要留住韩冰。可就在刘老根走的当天,丁香却故意把韩冰给放走了。药匣子不经同意请假出门,到城里医院去推销他研制的“百发百中大粒丸”特效药,遭到医院拒绝……

第6集

  韩冰走后,丁香主动替老根坐阵指挥。药匣子在城里继续推销“百发百中大粒丸”,最终药被药检部门全部没收,一气之下,到凤舞山庄偷偷与顾小红签了暗中合作的合同,并且当场拿到五万元的技术转让费。刘老根巡回讲演回来,发现韩冰走了,窝囊出一场病来,为此事和丁香又吵了一架。凤舞山庄那边把顾客都抢走了,龙泉山庄变得冷冷清清,员工们没事干,在岗位上闲扯皮,二柱子又去赌,被刘老根抓个现行。刘老根打算把借出去的员工要回来,顾小红告诉刘老根,两名厨师已经和凤舞山庄签定了劳务合同。向顾小红讨还药膳配方,顾小红拿出专利证书,说已被她抢报专利了,刘老根决心要与顾小红打一场官司……

第7集

  大奎陪韩冰又回到龙泉山庄,刘老根说出打官司一事,韩冰对官司打赢没多大把握。丁香限制员工们和韩冰接触,恰好当着刘老根和韩冰的面抓了一个从食堂往外偷粮食的养猪妇,经询问才得知是二柱子赌输了钱往外卖粮还债。后又因赌输了山庄的运菜车进了派出所。山杏更是心灰意冷,决心要出去上学,彻底跟二柱子断绝关系。药匣子收凤舞山庄转让费一事败露,但他拒不肯写检讨书,而是决心辞职单干。韩冰找刘老根严肃认真地谈话,指出企业改革已迫在眉睫。刘老根输了官司,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经商确实是个外行,开董事会决定招聘总经理,又被二奎钻了个空子……

第8集

  二奎在董事会上暗中串联,得到代总经理职务,韩冰碍于情面也只好同意,二奎决心要来个上任三把火。山杏要求出去上学,刘老根对山杏讲:和丁香结婚是为了撤掉丁香的职务。此话被小满听见,小满对二奎哭诉,刘老根招来一片非议。二奎率小剧团和秧歌队上路宣传,与凤舞山庄争夺顾客,效果立竿见影,连外国人都给招来了。药匣子受不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到顾小红那去退钱,要求撕毁合同,遭到顾小红的拒绝。回到龙泉山庄请求重新工作,又遭到刘老根和刘二奎的训斥……

第9集

  药匣子深知刘老根不会放他走,故意以请求辞职拿刘老根一把。二奎自以为上任三把火烧得不错,希望刘老根能将其扶正为总经理,刘老根非要聘一个象顾小红那样水平的人才不可。夜里,韩冰来找刘老根谈话,指出用欺骗感情的方法让丁香辞职不可取,恰被藏在屋里的丁香听见,丁香大闹刘老根一通后摔门而去。二奎在公路上率领小剧团继续与凤舞山庄唱对台戏,刘老根却在背后串联要撤下二奎,二奎知道后,父子间免不了又是一场舌战,刘老根气极败坏,提出董事会要设在井边上召开,外聘总经理的提议通不过,自己往后一仰就跳井……

第10集

  丁香窝囊出一场病,药匣子过来安慰,鼓动丁香强行去办公室上班,二奎给丁香出主意,让丁香假装要跳井吓唬刘老根。丁香依计行事,果然吓得刘老根给丁香赔礼道歉。药匣子拿着那五万元技术转让费,找到刘老根交公,刘老根终被药匣子此举所感动,答应恢复他的工作。刘老根想和丁香结婚,主要是想拉拢多数往下撤二奎。要求丁香帮他做些串联工作。他哪知道丁香和二奎等一些中层干部之前早就结成了铁板一块的同盟。刘老根费尽口舌,只在丁香和小满那得到一个表决时弃权的承诺……

第11集

  刘老根视二奎为拌脚石,不听韩冰劝阻,开会强行宣布撤掉二奎代总经理职务。二奎当即宣布要率领全村人与刘老根分家。经大奎提议表决,反倒把二奎的职务给扶正了。二奎当上总经理,企图占领刘老根的办公室,然后再慢慢地取而代之,被刘老根一脚踹出门去。丁香和药匣子又重新工作了,刘老根的改革白白跑了二圈儿瞎路。二奎总想取代刘老根,而刘老根处处拆二奎的桥,爷俩开始拧着干,工作无法进行。胡科带着四个保镖,气势汹汹地来收被顾小红抢先申报了的“专利技术使用费”,刘老根忍气吞声只好付给一万元钱。大奎、二奎、韩冰给刘老根操办结婚,准备使用山杏的屋子,山杏在临上学前搞了一次告别演出,一段《冯奎卖妻》唱出了后妈如何狠毒的句子。气得丁香退出了剧场……

第12集

  顾小红得知胡科去敲诈刘老根后非常生气。刘老根到冯乡长那去告胡科的状,冯乡长在刘老根身上捞够了政绩,马上要进城当局长去了,所以对刘老根的事儿只是假意地溥衍。凤舞山庄请来二人转高手继续和龙泉山庄唱对台戏,刘老根率剧团前去迎战,演出中败在下风,关键时刻二柱子赶来救场成功,争回顾客,二柱子却悄悄地走了……

第13集

  二奎带着两个女演员开着加长林肯轿车外出,刘老根对此特别恼火。二奎在凤舞山庄和顾小红达成了停止唱对台戏的协议,回来却被刘老根打了一顿。丁香重新工作,混得连主管部门的公章都没有了。受到小满的一顿奚落,主动找刘老根辞职,并同意和刘老根结婚。冯乡长调走后,顾小红在马明书记的陪同下来找刘老根,就胡科冒名敲诈一事向刘老根道歉。并当场归还了本该属于龙泉山庄的专利技术证书。顾小红诚恳指出刘老根的管理模式是“大帮哄”,并邀请刘老根去凤舞山庄看看她的管理模式,刘老根为此非常感动……

第14集

  刘老根向丁香解释说顾小红是个好人,丁香却说刘老根鬼迷心窍。顾小红要求药匣子到凤舞山庄药膳部上班,药匣子进城找来当年他给看手相的那个少妇来当助手。新房装好了,大奎、韩冰请刘老根和丁香前去验收,谁知一进门,大红喜字下山杏抱着她死去妈妈的遗照正哭!丁香转身跑了出去。刘老根找丁香想解释一下,发现丁香正在给佛像烧香,被丁香女儿大胖给哄了出去……

第15集

  刘老根从城里接回了二柱子,恰逢二奎领着全体员工在开誓师大会,当即将会搅散,下令立即开业。大辣椒回来一通玄耀,说自已住进了星级宾馆,引起了药匣子的怀疑。韩冰这回真的要走,临走前表态同意了李丹和徐迈的亲事。韩冰走后,二奎以及所有中层干部们都松了一口气,以为企业改革大事完毕。丁香对刘老根带大辣椒进城住星级宾馆更是满腹孤疑,找到药匣了,两个人经过反复衡量,达成一个共识:往好处想,这事就让它自生自灭……

第16集

  刘老根参观凤舞山庄,听顾小红讲了许多经营管理方面的经验,顿觉茅塞顿开,不料,饮酒贪杯醉倒在凤舞山庄。胡科被放回来,见刘老根醉卧在自家酒店的床上,逼药匣子找来的那个少妇进去“照顾”刘老根,然后打电话通知龙泉山庄来接人。丁香见少妇和刘老躺在一个床上,大怒,打了少妇又痛骂顾小红。刘老根没有心思向丁香做解释,他一心要挖顾小红这个人才。顾小红也正有此意,于是二人偷偷签定了聘用合同……

第17集

  二奎坚决反对招聘顾小红,扬言要拉出去自己单干,丁香因少妇的事还没走出阴影,这又加上个大辣椒怀孕,更有招聘顾小红的事儿心里彻底绝望了!药匣子自觉没脸呆在龙泉山庄,也张罗着退股,刘老根被逼上了绝路。刘老根请人评估财产和二奎分家,丁香宣布与刘老根决裂,自己搬到村里去住,大辣椒心里委屈,怀着孕整天以泪洗面。评估会上二奎出口不逊攻击顾小红,被顾小红一通伶牙利齿驳个哑口无言。可二奎非但没有发作,反被顾小红有理有据的驳斥弄得心生警意。事后托刘老根说情,想请顾小红来给上一堂经营管理辅导课……

第18集

  顾小红当着全体员工给龙泉集团的问题做了一次会议。一堂课帮助刘老根、二奎等人走出了迷宫,第一次明白了经营管理四个字的含义。在乡党委书记马明和冯元的调停下,顾小红还回凤舞山庄工作,龙泉集团上下一致真正达成了共识;招聘一位像顾小红这样的人才来当总经理。不久,一名叫许嘉的人前来应聘,通过顾小红参与面试,认为许嘉水平不在顾小红之下。许嘉被聘为总经理之后。为龙泉集团构画了一幅美好的蓝图:建个高级葡萄酒厂。刘老根怀着一腔喜悦来请丁香回去。被丁香拒之门外。药匣子进一趟城里,回来突然对大辣椒改变了态度,异常地关心起来,倒把大辣椒给闹懵了……

第19集

  刘老根用龙泉山庄做抵押,从银行贷出三千万贷款,派许嘉去南方定购建葡萄酒厂的的设备。许嘉半个多月没有音讯,刘老根顿觉情况不妙,经去银行查对,方知自己的汇票被调了包,原来许嘉是个大骗子!巨款被骗走,银行为保住国家财产,派武警查封了龙泉山庄,奋斗了多年的家业瞬间化为乌有……刘老根疯了……

第20集

  药匣子去凤舞山庄,发现少妇被胡科强暴之后打得遍体鳞伤,刚要发作,看见胡科手拿凶器在身后站着,急忙又改嘴说她这是滑倒了摔的。大奎、马明、冯元等去找银行说情,希望能让龙泉山庄正常营业,遭到拒绝。无奈,大奎做出了变卖城里公司的股份来救自己父亲的决定。刘老根从精神病院回来,他已经完全失去神智,手拿一把大剪子不停地铰着。顾小红来看望刘老根,挨了妇女们一顿骂,委屈得欲哭无泪……

第21集

  药匣子哭着去向刘老根还清白,然而刘老根什么都听不懂了。少妇不堪忍受胡科的凌辱,喝药寻短见,被发现送进医院抢救。胡科也因事发被捕入狱。胡科为争取宽大处理,在狱中检举了他的哥哥胡言,原来许嘉到龙泉山庄来应聘是胡言和冯元设下的一个骗局。韩冰从国外赶回来,见刘老根疯成那个样子,哭着说后悔当初不该投资兴建龙泉山庄,丁香却安慰韩冰说自己盼的就是这一天,能整天整夜地陪伴和伺候刘老根。山杏回来,见丁香对爸爸那么周到,感动得跪地磕头,向丁香道歉……

第22集

  丁香提出要和刘老根正式结婚,大家决定要给他们举办一个最隆重的婚礼。洞房之夜丁香一曲《王二姐思夫》唤醒了刘老根的记忆,员工们唱着二人转送刘老根再次进城去治病。大奎变卖了自己公司的股份赎回了龙泉山庄。刘老根病愈出院,被骗案也有了转机。骗子被擒,赃官落马,赃款被追回,刘老根合并了凤舞山庄,成立龙凤集团,聘顾小红为总经理。一曲撼天动地的《关东风》大歌,唱出了关东人创业的豪情,刘老根决心带领众乡亲在奔小康的路上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再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