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四十年追踪,四十年艰辛,无怨无悔;半辈子潜伏,半辈子改造,终变新人。

  一九四九年秋,开国大典的礼炮声中,北京城里一片欢腾,清查特务的工作也在紧张地进行。土刀唐胡同里,刚刚接管了旧警察局的年轻派出所所长肖大力正忙着维持群众游行的秩序,偶遇一个熟知兵器的教书匠冯静波,这引起了他的怀疑。为了查清冯静波的身份,肖大力搬进了土刀胡同十五号院,与冯静波做了街坊。冯的真实身份确实是国民党的潜伏特务,代号;5182。恶霸四阎王为他发了委任状,接受"白眼镜"的命令。深夜,"白眼镜"前来交待任务,冯的特务生涯从此拉开了序幕。"白眼镜"为冯送电台时被肖大力等人击成重伤,临死前只说出5182几个字。肖大力认为冯有重大嫌疑,让他注意四阎王的行踪,借此对冯旁敲侧击。曾在妓院做使唤丫头的大眉子参加了夜校扫盲班,她爱慕冯老师的才华,常主动为他做家务。冯为了掩护自己的身份,请大力保媒娶大眉子为妻。大力找大眉子谈心,拐弯抹角说冯是特务,可大眉子自觉出身下贱,婚事全凭大力做主。

  肖大力偶然听到从冯家传出用作联络暗号的乐曲,便也买了一台短波收音机,煞费苦心地进行研究,吃饭睡觉都不忘琢磨那首名为《展览会上的图画》的曲子,在大家眼里他似乎是着了魔。冯从大力的妻子刘亚琴那里听说此事,不禁暗暗心惊,深知自己处境艰难,只得不动声色地应付这一切。他假称挖出一夜壶金子,将活动经费充了公,被评为抗美援朝积极分子。满腹经纶的冯静波邂逅了校长的女儿徐小妤,两人一见如故。小妤仰慕冯的才华,冯也倾心于美丽又有知识的小妤。二人荡舟湖上,面对小妤炽热的目光,冯在欢乐之余也深感痛苦,心情沉痛地说自己是负罪之人,准备自首,但在大力面前却欲言又止。晚上,冯突然不见了踪迹,大力紧张地认为他是畏罪潜逃。敏感的亚琴直奔小妤的宿舍,正好撞见这对偷情的恋人。东窗事发,冯家乱成一团。大眉子不依不饶,要跟那个破坏她家庭的女人"撞头"。冯终于鼓起勇气提出和她离婚,不料受到大力等人的指责与阻挠。校长更以开除作威胁,不许他离婚。气愤的大力把冯反锁在厕所里,让他好好反省历史问题。静波与小妤迫于压力,只得黯然分手。

  冯静波在学校从未有过激言行,是个人人称赞的好老师,大力挑不出他的毛病,无可奈何。街道组织大家学习宪法,请冯为众人讲解。冯对镇压反革命的条文心有余悸。特务身份的重压使冯隐忍地生活着,这竟使他在历次运动中躲过了劫难,并且由于他为人和善,处处助人,竟被评为区劳模。而坚信冯是特务的肖大力却因研究冯的联络暗号而被打成特务,被送进了劳改农场,亚琴自杀身亡。大眉子意外地发现冯的委任状,偷偷地烧掉了。

  四十年过去了,肖大力重又穿上了警服,他依旧执迷不悔地监视着冯的一举一动。此时的冯已由一位好老师变成好校长,他确实感到坦荡做人的快感,同时也更感到自己心底那块石头的沉重。肖大力的儿子新桅和冯静波的女儿抗美青梅竹马,却因父辈的恩怨无法走到一起。昔日给冯发委任状的四阎王已成了海外合作项目的投资者,这令冯惊讶不解。肖大力的铮铮铁骨令冯自惭形秽,也正是肖大力的所作所为,让冯了解了共产党。冯终于幡然悔悟,给大力写了自首信,请他宽恕"昨天的敌人",并在女儿的搀扶下走进了公安部的大门。

分集剧情:
第1集

  1949年开国大典之际,北京土唐刀胡同里,派出所所长肖大力正忙着维持群众游行的秩序,遇到惜阴学校的教师冯静波,引起他的怀疑。冯的真实身份是国民党的潜伏特务,代号"5182",住在15号院内。恶霸四阎王为冯颁发委任状,让他接受"白眼镜"的命令。妓院里的使唤丫头大眉子来到15号院,看到"白眼镜"从院内出来,以为是失散多年的哥哥。冯上前拦住大眉子,"白眼镜"趁机溜走。 

第2集

  肖大力与妻子刘亚琴生下一子,取名为"新桅",意即"新中国航船的桅杆"。为查清冯的身份,大力一家搬进15号院。大眉子参加了夜校扫盲班,对冯的才华爱慕不已,常主动为他做家务。"白眼镜"在为冯送电台时被大力等人击成重伤,死前只说出"5182"。公安局查封全市妓院,大眉子被送进了"妇女生产教养院"。冯求大力将大眉子放回来。大眉子迫于生计向冯求助,冯因自身难保也无能为力。  

第3集

  有人报告说看见了四阎王,派出所立即出动人马追捕,但却扑空。大力认为是冯通风报信,警员王六斤自投罗网,使大力琢磨不透。大眉子在乡下活不下去,又回到北京城找冯帮忙,冯留她帮佣。四阎王乔装打扮被认出,终于被捉住。在镇压反革命的公审会上,大力不失时机地向冯施加压力,又到冯的山西老家调查,却一无所获。听说枪毙了一批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冯内心极为不安,为掩护身份,他请大力做媒,娶大眉子为妻。  

第4集

  大力在深夜偶然听到从冯家传出用做联络暗号的乐曲,便买了台短波收音机进行研究。亚琴想去工作,大力灵机一动,介绍她去惜阴学校,借此监视冯的举动。大力从音乐教师那里得知那首名为《展览会上的图画》的曲子,吃饭睡觉都念念不忘。冯不禁暗暗心惊,不动声色地应付着。他假称挖出一夜壶金子,将自己的活动经费交给政府,被评为抗美援朝积极分子。与此同时,大眉子有了喜,冯戏言要与大力攀亲家。

第5集

  风风火火的土改运动席卷北京城。给四阎王家看坟的老周来到冯家讨教房产的事,冯随口说房契的事包在他身上。大力听说后不由得眼前一亮,更加坚信王六斤、四阎王都是为掩护冯而抛出的诱饵。冯邂逅了校长的女儿徐小妤,两人一见如故。小妤仰慕冯的才华,冯也倾心于美丽聪敏的小妤。惜阴学校改为北京一小,亚琴因怀孕将被调离学校,冯设法帮她重返岗位。冯去派出所为女儿上户口,大力一语双关,为冯的女儿取名为"抗美"。  

第6集

  冯在学校里没有过激言行,是个人人称赞的好老师。大力找不出他的毛病,但又不甘心。街道组织大家学习宪法,请冯讲解。冯对镇压反革命的条文心有余悸。冯与小妤荡舟湖上,面对小妤炽热的目光,冯深感痛苦,心情沉重地说自己是负罪之人,小妤错愕不已。冯深知自己的处境岌岌可危,打算自首,但在大力面前却欲言又止。晚上,冯突然不见了踪迹,大力极为紧张,以为他畏罪潜逃。敏感的亚琴却直奔小妤的宿舍,正好撞见二人正在偷情。 

第7集

  东窗事发,冯家乱成一团。大眉子要跟那个破坏她家庭的女人"撞头"。冯终于鼓起勇气提出和大眉子离婚,遭到大力等人的指责和阻挠。徐校长更以开除相威胁,不许他离婚。大力十分气愤,把冯反锁在厕所里,让他好好反省一下。大眉子索性躲到乡下,对冯避而不见。冯静波与徐小妤迫于压力,只得黯然分手,冯也因此被学校记了大过。大力向马局长反映冯的生活作风问题,却被局长斥为多管闲事。大力感到莫名其妙。 

第8集

  大鸣大放之后,紧接着是反右运动,不少老师被打成右派。学校礼堂里,平时爱穿旗袍的陈老师遭到批判,她的一通自我检讨,丑态百出。冯对此表现出少有的沉默,埋头搞小发明,改良学校设施。冯对亚琴说出心里话,他从来就不爱没有文化、举止粗俗的大眉子。小妤为争取婚姻自由,给校长贴了一张大字报,题为《请尊重宪法》。怯懦的冯始终没敢签上自己的名字。小妤因"攻击宪法"被划成右派,下放劳动。  

第9集

  大力私拆小妤给冯的信,亚琴对此非常生气。冯心灰意冷,想用煤气自杀,被大力及时救起。1958年大炼钢铁,土唐刀胡同里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马局长派大力进驻惜阴学校,以防冯搞破坏。冯为学校设计出一个大风箱,受到表彰,并当上区劳模,这可把大力弄得一头雾水。曾经被俘的焕章从朝鲜战场归来,决心自食其力摆鞋摊。焕章要求恢复党籍,请冯代笔写材料。冯小心翼翼地问他是否想去台湾,焕章斩钉截铁的回答令冯肃然起敬。

第10集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乡下吃不饱饭,大眉子带着皮包骨般的抗美回城。冯出于责任,留下大眉子母女,但他仍为无爱的婚姻烦恼。心烦意乱的冯找大力谈心,大力却固执地认为生活作风是检验政治立场的试金石。冯一气之下不想离婚。马局长乡下的儿子土生进城找大力,却走错路来到了惜阴学校。冯收留他住在宿舍,次日却在食堂地上发现了他的尸体,令冯蒙受不白之冤。待查明死因,马局长和大力都感到心情沉重。

第11集

  1966年秋,大力的儿子新桅考入北航附中。大眉子无意中发现了冯的委任状,悄悄地把它烧掉。接着,大眉子不让冯听收音机,冯十分惊讶。文化大革命爆发,以大力为组长的工作组进驻北京一中,遏止闹事的中学生。大力与红卫兵发生激烈冲突,新桅带人来声援,跟父亲针锋相对。大力不禁为孩子们表现出来的狂热而担心。文革中砸烂公检法,马局长和大力对运动不理解,被停职审查。大力被狂热的红卫兵带走,临走前还不忘约束冯的行动。 

第12集

  大力收听短波被认为是特务,被送进劳改农场干苦工,亚琴在家里默默忍受着屈辱。冯千里迢迢去探望大力,真诚地表示关心,对他说出许多心里话。大力并不领情,逼迫冯尽早交代历史问题。冯恼羞成怒,二人为此争论不休。大力在被关押期间,偷偷地跑出来查案。工作组的人跟踪追来,大力跳下山崖摔断腿。亚琴万念具焚,在家里上吊自杀,大力的母亲也伤心而死。噩耗传来,大力和新桅回家奔丧。   

第13集

  粉碎四人帮,大力重新穿上了警服,着手平反冤假错案。新桅回城没有工作,暂时在煤铺摇煤球儿。大力想送二儿子继民去当兵,冯则主张让他上大学。一日,土唐刀胡同来了一对奇怪男女,男的是四阎王之子阎伯隐,女的是传闻中死去多年的李彦玲。新桅与抗美青梅竹马,感情日深,且谈及婚嫁。冯看出女儿的心意,有心成全他们,但大眉子却显得心事重重,犹豫不决。大力也极力反对新桅与抗美来往。  

第14集

  大眉子向女儿挑明冯是潜伏特务的真相,并说出大力一直在跟踪着冯。懂事的抗美主动与新桅分手,并接受了教育局祁局长之子的追求,新桅十分伤心。大力打算正式立项来调查冯,追踪了他一辈子,亚琴因此搭进了性命,现在又影响了儿子的婚姻。冯与小妤重逢,小妤劝他去深圳发展,冯婉言谢绝。冯和女儿一起去车站送小妤,抗美表示非常理解父亲的苦衷,因为上代人的感情悲剧在她身上又重演了。  

第15集

  新桅把新女友叶娃带回家,大力十分满意。冯却抱着一线希望,劝抗美能与新桅和好如初,可抗美心意已决。大眉子多年来跟着冯担惊受怕,这次为了抗美的婚事与冯争吵起来,大力从中听出弦外之音。冯找大力评理,让他说清楚为什么干涉儿女的婚姻。冯总觉得有张无形的网罩在心头,想摆脱一切去深圳。为了抗美,冯打算把一切向大力坦白,可又被大眉子堵了回去。抗美接受不了新桅变心的刺激,赌气离家出走。 

第16集

  新桅和叶娃在华北楼摆下婚宴,应邀前来的抗美心情沮丧,借酒消愁,喝醉后向祁局长之子祁卫革寻求安慰,二人草率结婚。卫革的母亲在文革中惨死,他因此惊吓过度,无法与抗美过正常的夫妻生活,婚后两年仍没有孩子,两人感情出现危机。四阎王代表一家香港公司来洽谈投资项目,这使大力惊讶不已。新的对台政策公布了,四阎王成了统战对象。大力到北京饭店找他想了解冯的情况,却被拒之门外。  

第17集

  由于新桅插队甘肃,没有北京户口,使叶娃分房无望,二人又生下女儿咪咪,住房十分紧张。叶娃让新桅跟大力说说,尽快把户口报上,谁知大力却为了邻居四阎王的亲戚,硬是把新桅的户口撤了下来。惜阴学校开校友会,宣布冯为副校长,大力疑惑不解。继民复员归来,特地送冯一个炮壳笔筒,上面刻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冯极为感动。焕章请冯代笔,致函给那个当年让他丢了党籍的朝鲜姑娘,想再续前缘。

第18集

  卫革有严重的心理障碍,抗美经常被他殴打,她决定与卫革离婚。冯感到难堪,质问女儿为何视婚姻为儿戏。新桅在叶娃的怂恿下,上街张贴对调工作的启示,遇到卫革。卫革求他劝抗美撤回离婚书,只要抗美回到自己身边,哪怕新桅和抗美做出越轨之事,他也不在乎。惜阴学校的两名女生烫发被赶出教室。大力指责冯管教不严,冯下决心整顿校风。继民帮冯拍出一部宣传学生守则的电视专题片,效果不错。  

第19集

  抗美坚持要离婚,卫革经受不住这个打击,病发住进了医院。焕章的朝鲜女友来到土唐刀胡同,二人开了一家朝鲜冷面馆。新桅无端被派出所拘留,叶娃一气之下回到娘家。新桅在杂志社的工作也丢了,无奈之中,他去了香港一家公司打工,不料这家公司是四阎王开的。大力得知后,十分恼怒,让叶娃去公司把新桅叫回家,叶娃正好撞见搂抱在一起的新桅和抗美。抗美承认自己曾经去拘留所看过新桅,并说她离不开新桅。  

第20集

  失去工作的新桅又回到了煤铺。卫革出院后,抗美不原再刺激他,没有去法院办理离婚手续。叶娃听说抗美怀孕,隐隐猜到了这孩子是新桅的。抗美想打掉胎儿,新桅痛苦不堪。冯出席四阎王的婚宴,借酒意大发感慨。冯回到家中,大眉子拿出收藏多年的"白眼镜",诉说大力一直在追踪冯,但他没有向任何人提及,否则冯家早已不保。大力的铮铮铁骨令冯自惭形秽,他终于幡然悔悟,在女儿的搀扶下走进了公安部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