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骑兵第1连是一支有着传奇般历史的英雄连队,在战争年代立下过赫赫战功。它曾经是骑兵第1师的骄傲,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和平年代里,都曾经赢得过无数喝彩。不过随着军队的现代化,骑兵渐渐被视为落伍,日益成为一种将要淘汰的兵种。在军队的一次次整编中,骑兵师消失了,骑兵团也消失了,骑兵第1连成了广袤的山南草原上仅剩下的最后一支骑兵部队。然而整编还在进行,骑兵第1连的裁撤差不多只是时间问题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山南军区正在进行军事演习,骑兵连连长常问天为了显示骑兵的作用,率领骑兵连在演习场中冲锋陷阵。坦克连连长孔越华对骑兵连的行为给予了辛辣的嘲笑。

  在我军实施跨越式发展战略中,骑兵连将要撤消。常问天决心用实际行动,证明骑兵存在的价值。他前往指挥机关请战,途中碰到了一匹神骏的白马,立即认定,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马。

  一支参加演习的小分队在地质情况特别复杂的黑摩山中失踪,指挥机关决定派出一支部队,前往黑摩山搜索营救。常问天为骑兵连争取到了这一任务,地方政府派来了"草原之鹰"洪泰给骑兵连充当向导,洪泰的孙女、刚刚大学毕业的娜仁花也随洪泰一起来到了骑兵连。

第2集

  黑摩山的复杂情况,使骑兵连一再面临险境,损失了三匹军马。骑兵连暂时从山里撤了出来。山南军区决定组织力量,展开更大规模的搜寻营救行动。同时,军区戴司令亲自联系,请地质专家来帮忙。

  已调到军区机关工作的孔越华陪同军区请来的地质和地理专家来到了骑兵连的临时营地。常问天的前女友杜晓风也在其中。两人在几年前相识,后杜晓风以出国学习为借口忽然停止了同常问天的交往。杜晓风的到来,使常问天不满,也使娜仁花十分意外。不过,她自信常问天最终将属于自己。

第3集

  天马出现在黑摩山口,并引领骑兵连找到了失踪的小分队。按照草原上的传说,只有当草原上出现最优秀的骑手时,天马才会出现。常问天感到自己就是这名骑手。出生在马厩的常问天对骑兵的感情刻骨铭心,他不相信骑兵已经过时,决心用行动来证明骑兵大有作为,来到了骑兵连的杜晓风忽然感受了常问天许多魅力,与草原、战马、骑兵连相伴的常问天粗犷生动,充满激情,具有一种天然的男性之美。杜晓风彻底扭转了从前对常问天的看法,在注视常问天时,目光里有了越来越多的温情。

第4集

  常问天对骑兵师留下的这片营区深怀感情,当坦克训练大队等部队奉命进驻这个营区时,常问天与之发生了冲突,周启平处长让常问天向有关人员道歉。山南军区机关和首长在物色骑兵连指导员人选时,锁定了孔越华。

  杜晓风和常问天修复了关系。乡政府分配娜仁花负责开发旅游,发展经济,常问天表示反对,他希望娜仁花去做一些更加踏实的工作。

第5集

  孔越华不愿意到骑兵连任职,引起了常问天的恼怒。周启平告诉常问天,孔越华的未婚妻谭心妍在参加国际维和部队工作期间身染重病,刚刚才从国外返回。常问天得知这一情况后,深感不安。为了照顾谭心妍,山南军区首长决定取消孔越华到骑兵连任职的决议,但孔越华却主动要求到骑兵连任职。

  常问天再次为营区划分问题同机关人员发生矛盾,戴学文下令将其调离骑兵连,孔越华被委派临时负责骑兵连的工作。这时森警大队在山中与盗猎者发生激烈战斗,相持不下,常问天率领骑兵连紧急增援。由于这一事件的发生,常问天的离职时间被耽搁下来。

  娜仁花和杜晓风发现了天马的行踪,她们隐蔽在草丛中,拍摄到了天马的照片。

第6集

  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草原上忽降暴雪,成千上万的牧民被封堵在了高山牧场,骑兵师奉命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救援行动,常问天的父亲和许多官兵、战马牺牲在这次救援行动中。每年的这一天,牧民们都会从四面八方赶到骑兵师营区附近的草原,开展纪念活动。

  戴学文等一行人正好碰到了这个日子。在参与纪念活动时,常问天对骑兵的感情和草原人民对骑兵连的感情深深地打动了他。在美酒、歌舞和热情的烘托下,杜晓风觉得自己爱上了常问天、爱上了草原。

  谭心妍做了手术,周处长征求孔越华意见,让他去骑兵连任指导员,他俩一同做通了谭心妍的工作。

第7集

  戴司令亲自找孔越华谈话,告诫他去骑兵连任职的重要性。临行前,孔越华带着杜晓风去看望常问天的母亲,发现常问天的母亲正在全力为常问天搜集女朋友的候选人,等常问天回来和这些姑娘们见面。

  杜晓风的同学张广通热爱骑马运动,常常用赛马来豪赌。得知草原上出现了天马的消息后,张广通立即找人到草原上去搜寻捕捉。

  轮到连部的林腾火和肖野望放羊了,常问天把他们送到了边境附近的高山牧羊点。返回途中,与金爷一伙盗猎者搏斗,寡不敌众被打昏。高波带着官兵们和娜仁花沿路寻找,发现了被天马背负着的、昏迷不醒的常问天。官兵们把常问天抬下马背之后,天马再次离去。通过这一事件,常问天更加坚信自己和天马的缘分。

  娜仁花向常问天倾吐爱意,常问天没有接受。她打算把骑兵的几个项目纳入到旅游经营中,常问天坚决反对。杜晓风得知常问天受伤的消息,急忙赶往草原。

第8集

  杜晓风精心照料常问天,把两人的感情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张广通找到了金爷一伙为其捕捉天马,并说骑兵连也在寻找天马。

  孔越华进一步感到了他和常问天之间的距离,常问天执迷于骑兵,动不动还要来几下"骑兵现代化"的怪招,孔越华抓住一切机会,把国防现代化的道理讲给常问天听。道理常问天都明白,可他就是放不下骑兵。

第9集

  国境线三个走私犯越过了边界,进入了中国境内。正在附近放羊的林腾火和肖野望沉着冷静地处理了这起边境事件,受到了各方面的高度好评。

  娜仁花来到南川市推销她的旅游项目。杜晓风把娜仁花介绍给了张广通,张广通决定加入娜仁花的旅游开发项目。杜晓风和她所在的研究所组织力量,准备在秋季对黑摩山进行一次全面的科考。娜仁花向杜晓风披露,她之所以对兴办骑马项目特别感兴趣,是想给常问天准备一条后路。

第10集

  常问天对骑兵的豪情不减,孔越华费尽心力,也不能使这种热度降低一分。每天拂晓,常问天都会到湖边的高坡上去守候天马。终于,他在这里见到了天马。这时,金爷团伙也发现了天马。

  肖野望家来信说村长牵走了家里的牛,林腾火召集班务会研究解决办法,提出要按指导员说的,按法律办事。

  杜晓风再次来到草原,为秋天的科考进行前期准备工作。孔越华向杜晓风说出了他对常问天的担心,杜晓风对此却有自己的看法,孔越华十分不解。

第11集

  这天早晨,常问天忽然发现,一群恶狼围住了天马。盗猎者们也在远处窥探着天马。

  常问天从恶狼和盗猎者们设置的陷阱中救出了天马,金爷等人眼睁睁地看着常问天带走了天马,不敢上前抢夺。在常问天的精心调教下,天马很快适应了骑兵连的生活。不久,骑兵连为天马举行了隆重的入伍仪式。

  骑兵连和坦克旅为训练使用道路发生争执,孔越华尽力协调,并提出带全连去坦克旅和直升机大队参观,常问天不同意,两人争执,孔越华说服常问天,并要求他必须参加这次活动。

第12集

  骑兵连和坦克训练大队比赛五子棋。常问天在大操场上画出了一个巨大的棋盘,他让骑兵连官兵穿着自己设计的格斗防护服跑步入场,看上去就像是一队威武的古代武士,一下子就把坦克兵们镇住了。比赛结果,骑兵连获胜,骑兵连官兵顿时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

  为了遏止日益猖獗的盗猎活动等原因,经请示上级同意,骑兵连组织了一个哨所班驻扎在牧羊点,林腾火被抽调到哨所班担任班长。

  自得到天马之后,常问天开始集中精力组织连队参加军区的"争创金牌连队"活动,一心一意要把骑兵连造就成最棒的连队。孔越华努力把握着连队的局面。

  常问天和孔越华在参加娜仁花为张广通举办的篝火晚会时得到报告:天马被人偷走了。常问天带着部队追了出去。杜晓风和娜仁花悄悄跟踪张广通,并告诉了常问天和警方。常问天带领部队,当场截住了张广通,救回了天马。

第13集

  在草原和骑兵连火热生活的感染下,杜晓风对常问天的感情进一步升温。孔越华认为大局已定,劝说娜仁花放弃对于常问天的追求,可娜娜花却执迷不悟。

  哨所班发生了矛盾,林腾火借给肖野望过生日化解了矛盾,增强了哨所班的团结。

  整编的消息越来越近了,常问天仍指望通过提高骑兵连的素质,来避免被撤消的命运。骑兵连练兵的热浪一浪高过一浪。孔越华担心连队会出事和常问天产生了分歧,常问天想方设法和孔越华搞好关系。

第14集

  大军区开编制论证会,周启平、杜晓风为保留骑兵连奔走呼号,使常问天深受感动,他让孔越华回军区,将一把上过战场的战刀送给戴司令,给他精神上支持。

  林腾火在哨所班建立了威信,哨所班生气勃勃。林腾火想考军校、或者提干,肖野望想改军士。所以他们也十分关心骑兵连的命运,一旦骑兵连被撤消,他们的理想也将一道付之东流。

  山南地区展开大规模的反盗猎行动,战斗将要展开时,谭心妍病情加重。周启平、杜晓风想方设法联系孔越华,孔越华却和常问天带部队进山抓捕盗猎者。

  战斗一结束,孔越华匆匆赶回连队碰到由哨所赶回连队请求增援的战士:哨所遭遇到了漏网的盗猎团伙,正与歹徒展开激战,肖野望身负重伤。孔越华请求军区派出直升机增援哨所。但肖野望却因失血过多而牺牲,孔越华赶到南川市医院,谭心妍已经去世。

  整编方案已定,山南军区通知常问天和孔越华到军区谈话,常问天接到通知后,预感到形势严峻。

第15集

  张广通向娜仁花求爱,遭到了拒绝。而常问天进城以后,同杜晓风矛盾不断。杜晓风找周启平想办法,把常问天留下来,适应城市生活。

  军区下来一批战士提干指标,可没有林腾火,常问天去干部处问情况和人干了一架,他和孔越华一道向军区首长反映,得到军区首长支持,首长批评了机关人员。

  山南军区首长在和常问天、孔越华谈话时向他们宣布:根据大军区下达的整编方案,骑兵连的建制将予以撤消,让他们在两个月内做好一切准备。

  戴学文告诉他们:在国防现代化的进程中,发展一个新的兵种是进步,撤消一个旧的兵种,同样也是进步。骑兵的退出、骑兵在退出过程中所承受的牺牲和痛苦,就是国防现代化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之一!常问天提出,希望在完成今年的训练科目后再撤消建制,军区首长同意了他的要求。

第16集

  赛马节在草原上热热闹闹的展开了。杜晓风应娜仁花之邀,再次来到了草原,骑兵连在赛马节上的表现使杜晓风怅然若失。娜仁花为骑兵将永远从草原上消失而伤感不己。

  骑兵连表演归来遇到坦克旅为迎接新装备组织的欢迎队列,使常问天和孔越华受到刺激,孔越华号召全连官兵,用实际行动维护中国骑兵最后的尊严。

  科考队到达了草原,由于有了在城里的矛盾和冲突,杜晓风和常问天的关系已经产生了明显的距离,娜仁花打算在骑兵连撤消后,把骑兵连整个移植到她的公司里去,并给常问天筹备好了各种工作环境,却遭到常问天严厉指责。

第17集

  盗马贼金爷逃逸,公安机关发出通缉令。哨所驻地又出现响声和烟雾,杜晓风告诉林腾火,让他发生险情往科考队驻地撤退。

  常问天决心让骑兵连的最后一次综合演练体现出高标准、高强度的特点,以便使骑兵在山南草原有一个轰轰烈烈的谢幕,孔越华无法阻止他的想法,连队出发前,常问天发表了壮怀激烈的演说。

  骑兵连在演练中突遇沙尘暴,全连官兵英勇奋斗,冲出沙尘暴,戴司令带着食品去迎接,常问天却让司令员宣读命令,当最后一次演练结束后,骑兵连被宣布撤消。

  娜仁花来连队要把军马全部带走,常问天不同意把天马带走,说天马不属于骑兵连。

第18集

  由于煤层自燃,土可尔哨所塌陷,揭开了黑摩山的真相。林腾火参加提干体检,由于长期在边防,心律不正常被淘汰,常问天和孔越华决定让他考军校,林腾火十分感动,却不愿意再给连里添麻烦,要凭自己的实力到经济大潮中闯荡。

  骑兵连举行军马退役仪式,军马似乎感应到了这个仪式的意义,当宣布到天马时,天马突然跑了,军马全部炸窝,随着天马一起朝边境方向跑去。所有的阻拦都没有产生作用,在抵达界碑时,天马忽然停住了,因为平时常问天经常告诫天马,界碑这边是祖国,界碑那边是外国,千万不能越过界碑,过去会闯大祸。天马终于在界碑前转身,调头朝常问天跑来,这一情景,使所有人为之非常感动。

第19集

  骑兵连的善后工作有条不紊。军区机关命令常问天在善后工作结束后,立即返回军区。这意味着常问天不得不离开草原了,他为天马的安置而忧心忡忡。同时,他认为自己已经清楚地看到了和杜晓风交往的前景,断然结束了和她的关系。

  娜仁花邀请常问天到公司担任骑术总教练,遭到了常问天的嘲笑。通缉犯金爷闯入黑摩山企图越境,骑兵连奉命抓捕,常问天壮烈牺牲。

  孔越华承担最后的收尾,他洒泪送走了战士,将天马放归草原。数月后,他被任命为某直升机大队教导员,参加了多国部队联合举行的"风尘行动"反恐演习,当机群越过骑兵连驻地,整个机群降低高度,向中国,也是世界上最后一支骑兵连敬礼。

  演习大军隆隆开过,国防现代化步伐正滚滚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