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三十年代,“一二八”战事刚完,上海附近的一处水乡小镇,烟雨凄迷。民族资本家林桐箴、“青帮”龙头顾绍棠与本埠巨商公孙长生正在上演一出“三国”戏。一番激烈的“斗茶”大赛,公孙长生的“第一香”终夺“茶魁”。

  老道的顾绍棠早欲吞占“第一香”并窃取窖制花茶的秘笈,雨夜雇凶血洗公孙宅。从死亡边缘逃脱的公孙家遗孤公孙雷兄妹从此踏上了报仇血恨之路。

  林桐箴之子林唯贤从上海的洋人学堂学成归来,却无趣接替父亲生意,一心只想收集江南民谣。顾绍棠密谋抢夺“第一香”,派相好京剧名伶晴宇前去亲近林桐箴。不料,对顾绍棠早存失望的晴宇顺势暗投林桐箴,二人联手对付顾绍棠。

  镇上河边,公孙雷、林唯贤、胡奕三个青春少年回忆儿时,道出各自理想,并结义兄弟。

  大气淡定的林桐箴携忠心的老管家岳乐一道巧妙应对誓夺“第一香”的顾绍棠和一心抢回家产的公孙雷。最后的拍卖会,一番惊心动魄的争夺,林桐箴终于夺得“第一香”。

  晴宇寄居林家,然始终得不到内心高傲而冷漠的林桐箴的信任与温情。晴宇绝望中,渐渐移情于孤孑而胸怀复仇霸气的公孙雷。胡团防之子胡奕与顾绍棠的爱女顾佳慧虽早年定过“娃娃亲”,但佳慧对其终无动心。佳慧在第一香的花海中三次偶遇林唯贤,二人之间悄生爱意。

  公孙雷为实现复仇大计假意投奔顾绍棠,并故意亲近佳慧。胡奕得知林唯贤与佳慧相恋,伤感离镇,南下投考军校。林唯贤也内心痛苦领受父命前往上海操盘股市。林桐箴与顾绍棠在股市激烈斗法,进退胶着。卷土重来的顾绍棠此次拉拢沪上洋商、买办、青帮等强力后盾,并利用女儿与林唯贤的关系,窃得林桐箴的全盘计划,最后一番精彩大战,终在股市上彻底击垮林桐箴。

  林桐箴愤而自杀。顾绍棠欲斩草除根。老管家岳乐冒死强拉林唯贤离别小镇……

  五年后,已经积聚经济实力的林唯贤回沪。此时顾绍棠已成上海商界和“青帮”的无冕之王,公孙雷已是顾绍棠的得力助手,胡奕奉重庆之令潜回上海,跟汪伪特工组织“76号”展开了一番当时沪上闻名的特工战。

  一心想暗助公孙雷夺回“第一香”的晴宇再次忍辱投入顾绍棠的怀抱,但私下仍与公孙雷偷情。此时顾绍棠借“特工大战”的混乱局面,暗使公孙雷除掉心患,以独霸商界。这时心中早有报复计划的林唯贤正借机会接近公孙雷的妹妹、当红明星公孙令婉。

  老某深算的顾绍棠查出出卖自己的竟是公孙雷,欲令佳慧解除与公孙雷的婚约。但毕竟当前还有更大的敌人,心照不宣的顾绍棠和公孙雷两人合力对付前来复仇的林唯贤。只是此时的公孙雷已暗有打算……

  就这样,在这片看似宁静、美丽的茉莉花海背后,轮番上演着两代人为各自利益的血腥争斗。

  苏州河边,夕阳欲坠。乐谱随水飘零,那首似淡似烟的《茉莉花》歌声苍凉响起,歌声随风越飘越远……

分集剧情:
第一集

  30年代末,上海附近一座江南水乡风情的古镇,烟雨凄迷。

  该镇虽小,却颇有名气,是全国茶商定期云集交易之处。镇外河畔有一大片漫漫的、别致的茉莉花园,名唤“第一香”,更在茶商界中名声响亮……

  片头时,又逢春夏时分,三年一度的全国性的“斗茶”大赛正在小镇进至高潮(注:“斗茶”系中国传统的茶叶比赛,源于宋,极尽民俗特色)。各地茶商携带己方名茶正汇集于“第一香”中,江浙的西湖龙井、皖北的黄山毛峰、中原的信阳银针、巴蜀的蒙顶甘露、闽东的大红袍、岭南的普洱茶等,纷纷亮相,精彩不断。远至的日本和南洋客商亦看得目瞪口呆。最终,“第一香”园主公孙长生凭借以该园茉莉独法窖制的茉莉花茶,一举夺得“茶魁”。众皆惊赞,竞相或打探独法窖制茉莉花的秘笈,或争购“第一香”,公孙长生皆不为所动。

  孰料即在当夜,土匪头子大马头率众来劫“第一香”。公孙举家被杀。唯有独子公孙雷携小妹公孙令婉雨夜逃出。

  公孙雷连夜安排令婉乘乌篷小船逃离古镇,烟雨蒙蒙,兄妹作别。

  小镇本是三强鼎立,公孙一家的横祸,使另外两家——致力“实业救国”的民族商人林桐箴和青帮老辈顾绍棠——暗自庆幸。二人即为夺取“第一香”开始暗中斗法。

  其实,大马头一伙的行劫,正是顾绍棠暗中指使。顾绍棠秘令大马头:务必从公孙雷处搜到“第一香”的地契。公孙雷为报家仇,夜闯林宅,向林桐箴借钱买枪。精明的林桐箴趁机要公孙雷泄露公孙家祖传的窖制茉莉花茶的秘笈,公孙雷愤而拒绝。

  公孙雷又悄向林宅的老管家岳乐求助(岳乐三十年前与公孙一家一同从苏北闯荡至此,情谊深厚)。深谙江湖的岳乐料得公孙家的横祸定是顾绍棠所为,力劝公孙雷暂时忍避。

  倔强的公孙雷暗暗发誓:独自寻杀大马头……

第二集

  林桐箴与顾绍棠对“第一香”的争夺公开化。

  小镇当红伶角晴宇是个漂亮而富心计的成熟女人,为顾绍棠所包养。顾绍棠为打探林桐箴一方的收购动作,密令晴宇有意前去“接近”林桐箴。

  另一边,林桐箴出于相同的目的,也在家宴上密令至交、与顾绍棠定了“儿女亲家”的胡团防前去打探顾绍棠一方的收购计划。

  夜,公孙雷从胡团防家中盗得手枪,悄然追杀大马头……

  晴宇依计“接近”林桐箴,却径直向林桐箴挑明自己是顾绍棠所派。原来她自幼贫寒,极富心计,也一直梦想得到“第一香”。二人遂暗中联手对付顾绍棠。

  另一边,久经江湖的顾绍棠点破胡团防的“卧底”身份,对其晓以“亲家”之情,将其成功策反。二人亦暗暗结盟对付林桐箴。

  于是,围绕“第一香”,一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争夺拉开帷幕……

第三集

  林桐箴的儿子、自小在上海读书的林唯贤学成归来。他在埠头下船时,恰遇公孙雷第一次枪杀大马头不成、反倒陷入困境。危急之际,林唯贤挺身相救。林唯贤的善良、公孙雷的豪气,使二人顿成莫逆之交。但当公孙雷得知林唯贤是林桐箴的儿子时,冷漠离去。

  林桐箴要归来的林唯贤一道,父子俩共同夺取“第一香”,扩建茉莉花作坊,将窖制的花茶推广至南洋,以圆“实业救国”之梦。但林唯贤一心酷爱民乐,只想发掘江南民谣。父子间理想不同,林桐箴无奈不已。

  林桐箴在“左右二臂”——老管家岳乐和晴宇——一明一暗的鼎力帮助下,抢先一步,成功将商会本欲借向顾绍棠的资金挖过来。

  顾绍棠眼见购买“第一香”的资金缺失,立即采取“迂回作战”的方式,与晴宇密谋在上海的股市击败林桐箴。

  晴宇暗暗将上述消息告诉林桐箴。

  岳乐做为林家的忠诚老臣,急忙在股市巧设应对。

  胡团防暗暗将林家应对的信息反馈给顾绍棠。顾绍棠听罢,却笑了。原来,老辣而多疑的他故意散布此假消息,以查出谁是自己身边的“卧底”。他由此怀疑晴宇,并密见大马头,令其劫杀林家。

  此时,公孙雷亦暗暗接近大马头,准备第二次枪杀……

第四集

  林唯贤从岳乐口中得知公孙雷的身世,心生同情,再度前往结交。公孙雷虽在内心感激林唯贤在埠头时对自己的相救,但因林唯贤毕竟是林桐箴的儿子,故仍然冷漠以对……

  林唯贤与儿时好友、胡团防的儿子胡奕重逢。胡奕是个热血青年,时值抗战前夕,他立志投考黄埔军校,从戎救国。他与顾绍棠的独女顾佳慧自小定了亲事,但天性高傲的佳慧并不热情,他为此愁苦不已。林唯贤虽未见过佳慧,但对好友竭力劝慰。二人友情加深。大马头奉顾绍棠之命,加紧准备劫杀林家。

  公孙雷在追踪大马头的过程中,察觉大马头的阴谋,一番犹豫。公孙雷犹豫之后,将大马头准备行劫之事告诉林桐箴。林桐箴欲重金酬谢,公孙雷却冷漠拒绝,称:这么做只是因为林唯贤在埠头救过自己一次,现在还情罢了。言讫离去。

  林唯贤感激公孙雷对林家的救助,不顾父亲阻拦,再次前去,真挚结交。二青年终成好友。顾绍棠见行劫之事败露,误以为是晴宇所告,迁怒于她,二人终于翻脸。晴宇公开转投林桐箴的怀抱。

  林桐箴表面接纳晴宇,内心则依旧防范。他要岳乐留意晴宇。晴宇偷听到二人对话,失意。林唯贤因眷恋早年逝世的生母,对父亲与晴宇的相好百般抵触。

  林唯贤热忱地在水乡四处收集江南民谣。一个薄雾蒙蒙的清晨,他偶然在“第一香”听及有人轻哼一曲感伤的《茉莉花》民谣。但见似淡似烟中,晴宇郁郁摇一小船,从漫漫的花瓣间缓缓摇过,黯然自怜。晴宇唯美的歌声和略带感伤的情怀,使细腻的林唯贤似乎窥见她压抑的内心,并由此对她产生一丝别样的、微妙的感觉……

第五集

  次日晨,林唯贤有感地再次来到“第一香”。似淡似烟的薄雾将散,漫漫的茉莉花海中,晴宇却不见,却见另一美貌的少女(顾佳慧)正在采摘茉莉花标本。待林唯贤走近,少女美眸顾盼一眼,即羞涩地消失于晨雾中。林唯贤追寻不得,惘然地如坠梦中。晴宇和那位不知名的少女,不觉间已经并占林唯贤的心头……

  这时,顾绍棠为夺取“第一香”,孤注一掷地亲自出马,与林桐箴正面“过招”……

  顾绍棠约见林桐箴,表达双方罢战、二人共同拥有“第一香”的愿望。林桐箴识破这只是顾绍棠的缓兵之计,且因自己内心一直有“实业救国”的宏愿,故直率地表示对“第一香”誓在必夺。顾绍棠恼羞成怒,表示奉陪到底。顾绍棠指使心腹七龙率青帮势力,在小镇处处给林桐箴制造“麻烦”。

  林桐箴未上当,对“麻烦”只是虚以应对,而集中精力与老管家岳乐谋划在拍卖会上如何彻底击败顾绍棠、夺得“第一香”。

  晴宇亦想参与谋划,但两次皆被林桐箴敷衍、拒绝,她黯然不已。林唯贤不满父亲对晴宇的态度。林桐箴则告诫儿子:象晴宇这种女人,连茉莉花梗都不如。林唯贤不解。林桐箴细细告之:茉莉花梗虽然闻起来香,但若要窖制出头等的花茶,却必须将茉莉花梗剔除,否则会“败茶”,他喃喃地补充道:“这个女人既然可以出卖以前的主子,难免不会出卖今天的主子。”林唯贤爆发地责怪父亲是在利用晴宇。林桐箴坦然反诘:“那她呢?她不也在利用我吗?”父子一番激烈争执……

第六集

  细雨中,林唯贤追至“第一香”,安慰到此郁郁徘徊的晴宇。晴宇虽内心感动,表面却玩世不恭,她捞起在水面飘零的片片茉莉花瓣,自嘲就象这随水飘逝的花瓣,无法左右自己的人生。林唯贤冲动地表示想拯救晴宇,晴宇笑而摸摸林唯贤的脸,叹言对方太小。

  林唯贤、公孙雷、胡奕三个青年成为好友。公孙雷与二人在一起,虽内心自卑,但三人间真挚的友情又使他无从离开。夕阳,镇外的河边,三人意气风发地各抒理想:林唯贤立志整理出历代的江南民谣;胡奕渴望从军报国、小日本;公孙雷也暗暗发誓:定要报得家仇,捍卫自家的“第一香”!

  镇上有座早年法国人建的教堂。林唯贤在帮助教堂修理管风琴时,意外发现由富家女子组成的唱诗班进行无伴奏合唱《茉莉花》,领唱的竟是先前那位在“第一香”中匆匆见过的美貌少女。少女也似乎有心地观察林唯贤。二人眼神传递彼此灵犀。然而,当林唯贤终于克服腼腆、鼓起勇气追出教堂时,失望的少女已离去,林唯贤只见她娇小的身影消失于薄雾蒙蒙的、铺着石板的小巷尽头……

第七集

  此时,“第一香”的拍卖会日期临近。

  林桐箴和顾绍棠各自加紧筹划。顾绍棠背水一战,冒着“不孝”的骂名,毅然抵押父辈坟产,终于筹得购买“第一香”的资金;同时他暗令胡团防:务必打探出林桐箴的标底。另一边,林桐箴与岳乐经过一番密谋之后,召集晴宇、胡团防,正式宣布跟顾绍棠的商战对策,并泄露了在拍卖会上欲购“第一香”的标底。

  胡团防连夜将标底暗告顾绍棠。双方各怀必胜之志,准备在拍卖会上一决高下……

  胡奕再次热切地去见佳慧,佳慧依然执拗地回避,胡奕苦恼。林唯贤不忍好友难过,踊跃前去说服佳慧。不料,当他见到佳慧时却大惊,原来对方就是先前两次见过的那位美貌少女!二人由此皆知彼此是对头的子女。佳慧专修植物学,虽高傲、任性,却纯真。其实她亦早就注意回到小镇的林唯贤并充满好奇。二人一番交流,虽谈论的是胡奕,却彼此互赶心动。林唯贤面对恍然从梦中走进自己生活的佳慧,顿时陷入家族仇情、友情、爱情交织的一场两难的漩涡中……

第八集

  拍卖会。林桐箴与顾绍棠激烈争夺“第一香”。顾绍棠因事先掌握林桐箴的标底,遂充满自信地以比对方略高的价格报上。不料,商会团最终裁定:获胜一方竟是林桐箴。顾绍棠惊愣。原来,林桐箴早已察觉胡团防“反水”,却不露声色,与岳乐密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故意泄露假的标底给胡团防,导致顾绍棠惨败。林桐箴经此回合,终于打赢顾绍棠,如愿收得“第一香”。

  顾绍棠拒不甘心,雨夜亲往上海,密谋下一个更大的回合。上海。顾绍棠一番煞费苦心,终于结识赫赫有名的英商大班哈里登,与其谈判联手之事,但精明的哈里登提出事成之后各享50%“第一香”的苛刻条件,顾绍棠愤而拒绝……

  小镇。林桐箴雄心勃勃地在刚刚收得的“第一香”中扩建茉莉花作坊,以圆“实业救国”之梦。晴宇见林桐箴收得“第一香”,满心以为林桐箴会兑现先前“结盟”时的诺言,将该园交给她打理,孰料被林桐箴拒绝。晴宇爆发地宣泄愤恨,林桐箴不为所动。

  公孙雷见祖传的家业被林家夺去,内心挣扎。他不知该把林唯贤继续看作好友,还是树立成不共戴天的仇人……林唯贤敏感公孙雷的态度有变。公孙雷沉默良久,缓缓告之:你仍是兄弟,但你父是我的仇人。林唯贤闻罢,感情复杂地无语而退……

第九集

  夜,林桐箴在“第一香”举行传统而盛大的茉莉花作坊的开工仪式,岳乐主持,阿泰等众茶工庄严而隆重地祭祀茶圣,窖制新花(极尽民俗特色)。河对岸的野茉莉中,公孙雷与晴宇不期而遇。两个失意之人互生怜惜。公孙雷眺望对岸灯火中欣欣而热闹的作坊,豪言誓要夺回本就是自家的家业!晴宇暗生敬佩。二人暗怀同样的目的接近。

  同时,上海。顾绍棠忍痛答应哈里登的苛刻条件,终于换得与之成功联手。他杀回小镇。其间,佳慧作为顾绍棠的独生爱女,虽怨恨父亲的贪欲,但更怨恨林氏击败父亲。她在矛盾中刻薄对待林唯贤,且有意当着林唯贤的面对胡奕热情,胡奕倍感幸福。

  胡奕恳请林唯贤代笔给佳慧写情书。林唯贤在失落中将对佳慧的相思一一铺泄在情书中。

  佳慧感动于“胡奕”的封封情书,心底却更加矛盾,不知该选择胡奕,还是林唯贤……?

第十集

  顾绍棠携哈里登回至小镇。顾绍棠此番是有备而回。他首先勒令一直想向林桐箴报复的七龙等青帮爪牙“稍安勿燥”;他又令大马头暗中加紧从公孙雷处搜获窖制茉莉花的秘笈,大马头此时已要价甚高。

  他还“殷切”找到郁郁的晴宇,惺惺地拉她回头,晴宇矛盾。但在正面交锋的商场上,顾绍棠和哈里登却且偃旗息鼓,佯做颓势,以麻痹林桐箴。

  老管家岳乐敏锐察觉危机,向林桐箴提醒顾绍棠“来者不善”,但林桐箴踌躇满志,一如既往地扩建“第一香”。佳慧心细,巧妙而聪颖地查出“胡奕”的情书其实都是林唯贤所写。她惊讶之余,读懂林唯贤对自己的思恋,心下感动。涟涟水乡,采集标本的佳慧有心安排与收集民谣的林唯贤“巧遇”。二人共在一乌篷小船中避雨。佳慧大胆向林唯贤表示好感。林唯贤念及好友胡奕,犹豫地退避……

  林唯贤为斩断对佳慧的暗恋,力劝胡奕正式同佳慧定下婚期。胡奕却苦恼地述说佳慧最近的态度又起变化,切对她无法琢磨。林唯贤深知个中原委,强压痛苦……

第十一集

  佳慧的生日宴,胡奕强拉林唯贤而至。胡奕在席间再度向佳慧示好,佳慧高傲回绝。后花园,佳慧亦在此自小种有茉莉,她固执地表示只对林唯贤有好感,且真挚述说对茉莉花的理解——玫瑰太艳,梅花太寒,菊花虽清高却充满萧瑟,而她自己只想有茉莉花一般清淡而芳香的人生。溶溶月色下,漫漫花丛间,二人皆有些难以自控。胡奕撞见,明白一切,二友终于翻脸。此时,顾绍棠与哈里登在商场步步逼近林桐箴,风雨欲来……

  岳乐再度向林桐箴提醒。茶工阿泰为人义气,在众茶工中极有威望,他的身世是个谜。他亦向林桐箴报告近日顾绍棠与哈里登在“第一香”出没。林桐箴引起警觉,表面却不露风声……

  大马头奉顾绍棠之命,采用“声东击西”之计,终于从公孙雷处盗得暗藏的公孙家祖传的窖制茉莉花的秘笈,公孙雷回后发觉,在新仇旧恨的驱使下,急追而去。顾绍棠约见大马头,要后者交出盗得的秘笈,不料大马头此次要价甚高,二人终于翻脸,顾绍棠身陷危机。恰在此时,寻仇而至的公孙雷冒死杀入,终于击毙大马头,救出顾绍棠,引得顾绍棠刮目相看。顾绍棠欲将公孙雷招至麾下,公孙雷为夺回自家的茉莉花园,佯装不知顾绍棠是真正的杀父仇人,犹豫良久,答应容时间想一想。

  林唯贤赶到胡奕家,想挽回二人的友情。胡奕冷漠地收拾行囊准备离镇投考军校。林唯贤感情复杂地期求好友原谅。胡奕沉默片刻,粗暴地与林唯贤断交,实则以此方式成全好友与爱人的恋情……

第十二集

  胡奕感怀地告别小镇,前去从军。林唯贤在教堂修理管风琴。悦耳的琴声中,他蓦地闻到一股沁香,回头,但见佳慧采摘几株茉莉翩跹而至,微笑地等候着他。

  ——春天一样的爱情终在一对仇家的子女身上绽放了……

  中秋之夜,二人轻摇小船,穿过月色下萤光点点的、芬芳的茉莉花丛,在那里,他们有了初吻……

  晴宇得知林唯贤与佳慧相恋,顿生几许失落,她有意将此消息捅给林桐箴。林桐箴竭力阻拦儿子跟仇家之女相恋,父子间又起波澜。林唯贤不满晴宇的告密,忿而前去责怪,却不见,四寻至“第一香”,却见夜色中,孤孑的晴宇在花丛间身着戏装,轻舞水袖,低唱越剧,以此排遣愁怀。林唯贤不禁想及两个女人的不同——虽都以茉莉花比喻各自人生,但佳慧憧憬的是清淡而持久的芳香,晴宇感怀的却是随水而逝的无奈——由是,林唯贤对晴宇的怜惜及心底的微妙情愫又多了几丝……

  顾绍棠亦得知女儿与林家儿子相恋之事,老辣的他竟一反常态,竭力鼓励。天真的佳慧不知是计,喜悦……

  公孙雷也随林唯贤认识佳慧,并在内心产生痴情。但他深知二人差距,只能将爱恋埋藏心底,同时暗暗发誓:定要报仇并夺回自家的茉莉花园……

第十三集

  林桐箴命晴宇前去说服儿子,晴宇趁机再次巧言要打理“第一香”,林桐箴精明地拒绝。林唯贤与晴宇深夜相聊,二人皆在苦闷中。晴宇再次伤感地轻哼《茉莉花》,感叹人生无常,只能认命。林唯贤看着烛光映照下哀婉的晴宇,由是在内心对晴宇的微妙依恋又深了一层……

  佳慧敏感林唯贤对晴宇的别样情愫,不安,背着林唯贤赶去责怪晴宇。二人本就不和,单纯的佳慧遭老练的晴宇一番抢白。晴宇失衡地嘲弄佳慧单纯得象一张白纸,既可说无暇,更可说无知。

  佳慧倍感失落,月夜独至茉莉花园,忆及当初与林唯贤同样是在月圆之夜在此芬芳花丛中的轻摇小船和初吻,无言低泣。暗恋佳慧的公孙雷赶来。佳慧低说心事,公孙雷压抑感情,象兄长一样耐心倾听。溶溶月色下,二人的内心各起微妙……

  此时,已经从军的胡奕接到围剿本地共党游击队的命令。满怀报国理想的他随部队回到小镇,深感迷惘……

  茶工阿泰知悉胡奕苦恼,有意接近并指点迷津。胡奕先是抵触,继而深感有理并内心犹豫。他惊讶下层劳工中竟有如此藏龙卧虎之人,暗疑阿泰就是共党。二人心照不宣……

  也在此时,作为买办的顾绍棠与作为洋商势力的哈里登准备就绪,两方即纠合向林桐箴展开新一轮的商战……

第十四集

  商战就这样开始了,胡团防选择站在顾绍棠一边。林桐箴联合小镇的民族商人势力展开回应。林桐箴听从岳乐的建议,拉拢公孙雷,欲从他那里得到窖制茉莉花的秘笈。

  顾绍棠出于相同的目的,亦再次邀公孙雷入伙。公孙雷为夺回自家的“第一香”,暗中权衡:是否该暂时投靠顾绍棠,待顾绍棠与林桐箴二虎相争、两败俱伤时,再施展自己的报复?他含蓄地向林唯贤表露“投靠”顾绍棠之意。二友第一次发生争执。林唯贤激动地说“我已经失去一个朋友,不想再失去另一个朋友”,公孙雷亦爆发地怒说“是林家先夺占了本是自家的家业”。二友不欢而散……

  夜,“第一香”对岸的野茉莉中,公孙雷郁郁地向晴宇述怀(因他觉得只有晴宇是跟自己命运相同的知音)。晴宇内心亦对林桐箴充满怨恨,她此时已被公孙雷身上的男儿豪气所吸引,她半是叛逆、半是真情地引诱公孙雷,二人在野茉莉中野合,晴宇发出欢快的叫喊……

  公孙雷“投靠”顾绍棠,为取得其更大的信任,献出祖传的窖制茉莉花的秘笈。晴宇在与公孙雷幽会时,点破公孙雷投靠顾绍棠的举动,实则包藏个人更大的野心,公孙雷一紧,晴宇却欣赏地笑而与之暗中结盟。

  林唯贤再次规劝公孙雷,无效,二友形同陌路。哈里登提醒顾绍棠不可对公孙雷重用,顾绍棠会意地表示心里有数。岳乐见顾绍棠一方势力壮大,且在资金上形成对林家的打压,遂与林桐箴急商向商会借贷,林桐箴同意。岳乐亲往商会借贷,不料顾绍棠与哈里登已先行一步,将原本是林家同盟的商会收买。岳乐使出浑身解数,终无功而返……

第十五集

  林桐箴为保住“第一香”(实则是保住其“实业救国”的宏愿),不听岳乐的劝阻,决意在上海的股市一搏,以筹资金。林唯贤见父亲情势危急,毅然表示共同上阵,林桐箴感动,父子和解。林桐箴下定决心:自己和岳乐留在小镇,同顾绍棠一方正面作战;而暗派林唯贤亲往上海,在股市作“多头”,以筹得资金。谨慎的岳乐不放心,再次苦劝林桐箴小心,因为股市上一旦“翻船”,林家将别无退路。林桐箴别无选择,悲壮而坚决地表示唯有如此。

  夜,胡奕受命围捕军中的共党地下组织,阿泰逃出,与胡奕狭路相逢。原来,阿泰确是共党,欲组织兵暴。胡奕矛盾地放阿泰逃走……

  胡奕虽与林唯贤绝交,但终究念及友情,秘密约见林唯贤,表面冷漠地暗示“第一香”可能有麻烦……

  林桐箴急查茶工,从阿泰处查得隐匿的枪支。二人言辞激烈。阿泰直言林桐箴的“实业救国”之梦在现时中国根本不可能实现,因为现时中国是内忧外患,大众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故只有先“救民”然后才能“救国”。林桐箴执拗地坚持自己的理想,怒说阿泰的举动会给“第一香”带来灾难,但他不想告发阿泰,勒令后者即刻离开。胡团防率兵赶来,阿泰已消失于茫茫夜幕之中……

  顾绍棠和哈里登加紧打压林桐箴,林桐箴捉襟见肘,但苦力支撑。林桐箴不顾岳乐再次苦劝,暗派林唯贤秘赴上海股市做“多头”。父子深夜长谈,林唯贤第一次真切了解父亲的理想……

第十六集

  老谋深算的顾绍棠另辟蹊径,再次收买晴宇,并许诺事成之后把“第一香”交给她管理。晴宇此次终于抛弃林桐箴,向顾绍棠泄露:林桐箴的周转资金已经告罄,无奈之下已将全部赌注押在林唯贤即将的上海之行上。

  晨,林唯贤向佳慧真情告别。他请佳慧耐心等候,并深情表示——其实佳慧当初想要的、那种象茉莉花一般清淡而安宁的人生,也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待此次帮助父亲度过难关,一定与佳慧一道离开这个充满利益争夺的小镇,去一个安宁之地生活。佳慧感动,也许下永不分离的诺言。二人凄凄作别……

  顾绍棠欲通过晴宇进一步打探林桐箴一方的对策,但岳乐帮助林桐箴防范甚严。顾绍棠询问公孙雷打开林桐箴布防的缺口的妙计?公孙雷为了实现复仇大计,也为得到佳慧,犹豫之后,暗示:林家的“缺口”就是林唯贤。顾绍棠会意。

  顾绍棠假意关心女儿同林唯贤的恋情,佳慧不知是计,追赴上海……

第十七集

  上海。林唯贤专注股市。一偶然的机会,他将收集的江南民谣改编成西洋爵士乐风格的歌曲在百代歌场灌录,不料大收奇效。引得一刚刚出头的小歌星公孙令婉(正是片头时与公孙雷失散的妹妹)产生好感。

  佳慧来到上海,探得林唯贤在股市做“多头”的全盘计划。顾绍棠巧妙地从佳慧处套话,佳慧不妨,泄露出林唯贤的计划。顾绍棠急与哈里登密商。

  股市上,双方遂以“多”制“多”,风云突变。林桐箴惊见股市异常,不得不抵押“第一香”,与顾绍棠在股市上背水一战。不料,顾绍棠与哈里登等的就是这招。于是,中外的买办和洋商势力勾结,以巨大的资金优势接连“发招”。林桐箴赶至上海亲自坐镇,拼死反扑。一番惊心动魄的搏杀。最终,顾绍棠与哈里登在股市彻底击败林桐箴,收得“第一香”,大获全胜。

  小镇。林桐箴颓然回至。林唯贤知是自己铸错,痛苦地流泪祈求父亲原谅,林桐箴只是叹言,天意如此。晴宇离开林桐箴,重新回至顾绍棠的怀抱……

第十八集

  顾绍棠与哈里登喜气洋洋地在收得的“第一香”中举行茉莉新花的窖制仪式。公孙雷与晴宇表面同乐,实则暗暗实施第二计划,悄然把下一个复仇的矛头对准了顾绍棠。

  河对岸,虚弱的林桐箴目睹“第一香”的盛事。当主持一声吆喝,纤纤玉女们窖制新花时,林桐箴悲愤地口吐鲜血,晕倒。林桐箴遭此大变,临终“托孤”:恳请老管家岳乐辅佐林唯贤日后重振家业。夜,林桐箴愤而自杀。

  林家大丧。岳乐苦劝林唯贤将一切悲痛与仇恨强压心底。林唯贤不得不听从。顾绍棠、晴宇、胡奕、公孙雷出于各自目的皆来吊唁。林唯贤漠然以对。公孙雷心有愧疚,想向林唯贤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林唯贤斩衣绝交。哈里登暗示顾绍棠“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顾绍棠不忍动手,征询公孙雷之意,不料,公孙雷竟同意杀掉林唯贤。顾绍棠惊问公孙雷为何下此狠心?公孙雷感情复杂而答:正因为是好友,才必须将其赶尽杀绝。顾绍棠不解。公孙雷漠然地喃喃道:既然自己已经做了对不起好友的事,那么,若该好友继续活着,则自己内心永远愧疚,不如一劳永逸地杀掉,还可以不想此事。顾绍棠暗惊公孙雷的绝情,且加重提防……

  恰在这夜,潜回的阿泰组织兵暴,夜袭了小镇的团防局。

  顾绍棠定下主意,联合胡团防,一边扑灭兵暴,一边顺势诬告林家“通共”。胡奕得令亲自抓捕林唯贤,内心痛苦,但最终被迫行动……

第十九集

  佳慧得悉父亲之计,雨夜急告林唯贤赶紧逃走。林唯贤反责正是佳慧害得自己家破人亡,他失控地将佳慧赶入滂沱大雨之中。佳慧悲伤。因她只知公孙雷是林唯贤的好友,故冒雨赶去恳请公孙雷救助林唯贤出逃。

  是夜,忠心耿耿的岳乐强拉林唯贤连夜出逃。公孙雷面对佳慧的恳请,一番内心的挣扎。但他为了夺回“第一香”和最终得到佳慧,终于彻底背弃友情。他表面答应佳慧,但当佳慧走后,他却向顾绍棠告发了林唯贤的出逃路线。

  于是,与第一集照应,在林唯贤第一次救助公孙雷的埠头,风雨之夜,顾绍棠和公孙雷率青帮追上林唯贤和岳乐。佳慧赶到,哀求父亲放过林唯贤。顾绍棠勒令女儿不要介入。佳慧转而求助公孙雷,公孙雷默然不吭。佳慧无奈,最终忽然抽出公孙雷的刀,抵住自己的脖子,以死威胁。顾绍棠、公孙雷被迫放林唯贤一条生路。望着林唯贤上船,佳慧眼泪流出,道:“一头是父亲,一头是你,现在我两不欠了,心也死了……”烟雨凄迷中,水乡小镇在林唯贤的身后渐渐模糊了……

第二十集

  林唯贤的老家,另一处小镇。岳乐带林唯贤回至。林唯贤一蹶不振,只在沉默和压抑中拼命收集江南民歌并整理成乐谱。岳乐苦劝无效。岳乐之女岳纤纭(一个乖巧玲珑的少女),吹得一手好竹笛。她对遭逢不幸的林唯贤心生怜惜,二人在情感上渐渐靠近。岳乐一反常态地粗暴阻止林唯贤和纤纭的爱情,并最终狂暴地撕毁乐谱丢于河中。林唯贤悲愤而道:“我什么都没了,为甚连仅剩的乐谱也要夺走?”岳乐怒斥林唯贤忘了己任,激励他定要把父亲失掉的一切拿回来!

  林唯贤仍然未能振作。岳乐不得已使出“苦肉计”,将林唯贤赶出家门。走投无路的林唯贤被迫进到镇上有名的“鸿计”绸布店当学徒,尝尽世态炎凉。绸布店中还有另一学徒,正是阿泰。原来他转至该镇,奉游击队之命在店中从事秘密的联络工作……

第二十一集

  阿泰帮助绝望中的林唯贤,并晓以革命道理。林唯贤虽觉得阿泰说的有理,但它毕竟离自己太远。岳乐适时出现,再度向林唯贤讲授:这世界本就残酷无情,他若是条汉子,就应拿回父亲失掉的一切!林唯贤终于变得冷漠无情。

  恰巧此时,已是军官的胡奕率兵经过。林唯贤在岳乐的指点下,借胡奕筹集饷粮之机,巧施才智,大展拳脚,终于成功地将“鸿计”绸布店收为己有,踏上重振林家家业之路。此时,岳乐方才感情复杂地对林唯贤缓缓道:你满师了。

  胡奕此次率兵经过,目的是围剿游击队。处在内战旋涡中的他深感苦闷。他从清丽的纤纭身上找到爱情的寄托,然而纤纭的内心只有林唯贤……

第二十二集

  胡奕与阿泰重逢(该“重逢”富有戏剧性,胡奕受命侦察,被阿泰通风的游击队擒获)。此时“七七事变”发生,阿泰再次向胡奕讲明联合抗日、一致御外的救国道理,末了,将胡奕释放。国军仍执意欲清剿游击队,胡奕苦劝既是上司又是父亲的胡团防,无效,他深感苦闷。

  激战前夜,古廊桥下,胡奕、林唯贤二友夜聊。胡奕情绪低落地感叹:当初的报国理想已被现实碾得粉碎,只有在内战的旋涡中挣扎。林唯贤也喃喃低言:自己已经踏上另一条人生之路(暗指复仇)。国军剿共,遭伏击的游击队重创,胡团防死,胡奕被打残右腿。纤纭悉心照顾胡奕,感怀的胡奕再度向她表白真情,纤纭矛盾重重,终于还是拒绝……

  国军查知线索,围聚绸布店,林唯贤善良地急劝阿泰逃走,阿泰却为掩护同僚终于被捕。胡奕感于阿泰先前的相救和为人正直,终于寻得机会舍身搭救。阿泰不忍连累,最终放弃……

第二十三集

  行刑前夜,胡奕备下酒肉,感情复杂地为阿泰送行。胡奕问对方为何放弃逃生、为何痴痴奔走自己的理想等问题,阿泰皆不答。酒酣时,胡奕敞开心扉,喃喃述说,其实阿泰的话早已打动自己……

  阿泰这才一笑,坦然告之:这就对了,自己之所以不逃,就是想以自己一人的死,能换得多个“胡奕”及国人的觉醒,这样中国就有希望。晨,一片野茉莉开放的刑场,胡奕奉命枪决阿泰。枪响处,阿泰倒于随风起伏的茉莉花中,胡奕的眼泪潸然流出。纤纭终于听从岳乐的意见,向胡奕表示接受他的感情。

  不料,觉醒的胡奕已决意不再打内战,不辞而去……

  纤纭惘然失落,吹奏竹笛……夕阳,纤纭悠悠地吹奏那首似淡似烟的《茉莉花》,林唯贤遥望水乡落日,似乎还能看到以前那个单纯的自我……

第二十四集

  两年后。已经积聚经济实力的林唯贤重回小镇,欲象基度山伯爵一样实施复仇计划。此时,跟全剧开头一样,三年一度的全国性的“斗茶”大赛又在小镇进至高潮。各地茶商携带己方名茶正汇集于“第一香”中,精彩不断。最终,顾绍棠凭借以该园茉莉独法窖制的茉莉花茶,再度一举夺得“茶魁”。

  顾绍棠已成商界的无冕之王,此时正雄心勃勃地谋划吃掉商场的最后一个对手、当年的“搭档”哈里登。公孙雷已是顾绍棠的得力助手,羽翼丰满,表面忠诚顾,实则正暗中靠近汪伪势力,欲最终借日本人之手挤掉顾,取而代之。

  胡奕因国共合作,重又燃起报国热望,奉重庆之令潜回上海,跟汪伪特工组织“76号”展开了一番当时沪上闻名的特工战……

第二十五集

  佳慧心里一直未曾忘怀林唯贤,但迫于父命已经与公孙雷订婚。晴宇两年放弃林桐箴,转投顾绍棠的怀抱,因富于心机,常帮顾出谋划策。但她对顾毫无感情,只在心底深爱“枭雄”气质的公孙雷,并与之偷情。但公孙雷对她仅是利用。

  林唯贤在教堂偷看到佳慧,佳慧已变得比先前哀伤。林唯贤亦偷看晴宇,空虚的晴宇依旧没能得到她一直梦寐的“第一香”,只能象先前一样身着戏装、轻舞水袖、哼唱越剧,以此幻化想象的人生。

  ——林唯贤再度见到曾经令自己心动的这两个女人,花香依然,但以花香自喻的二女却已不复当年。林唯贤由此感伤不已。他虽恨她们,却至今不能忘怀对她们(尤其是佳慧)的爱恋……此时,上海。国民党和汪伪两方正在沪上进行历史上有名的“特工大战”,暗杀、爆炸不断。静安寺,胡奕率部成功狙杀伪市长。日方震怒,责令公孙雷限期追查……

第二十六集

  小镇。公孙雷深夜赶回。佳慧虽对公孙雷无甚爱情,却迫于父命即将与公孙雷成婚,遂再三劝阻公孙雷勿与日方合作。公孙雷告知佳慧:待实现目的,一定听她的。佳慧不解地问什么目的?公孙雷掩饰不答(暗指夺回自家的茉莉花园)。顾绍棠借时局混乱,指使公孙雷除掉哈里登,以独霸商界。公孙雷在与晴宇偷情时,暗暗与她商议是否该杀掉哈里登。晴宇因两年前顾绍棠失言,并未将茉莉花园交给她打理,故富于心机的她悄悄点拨公孙雷——“借力打力”。公孙雷会意。

  公孙雷终于除掉哈里登,然后有意泄露是顾绍棠所为。顾绍棠顿时在商界大为丢分。顾绍棠恼恨不已,悄令心腹七龙严查是谁出卖自己……

第二十七集

  林唯贤听从岳乐之计,表面低调地重出江湖,在小镇重开茉莉花茶业;并有意步步接近公孙雷的妹妹、当红的默片明星的公孙令婉。公孙雷从令婉处探得林唯贤回镇,敏感林唯贤此番定是复仇而来,暗惊,却不露声色,且“热情”怂恿不明底细的令婉继续同林唯贤交往。

  林唯贤资助令婉拍摄默片《茉莉花》,并有感地把人世间的——爱情和友情、信仰与背叛——这些内容加注进影片。令婉对高深莫测的林唯贤产生好奇,继而产生好感。林唯贤表面回应令婉的爱情,但在内心深处却始终拒绝令婉的进入。令婉不解,心细地暗查,终于发现林唯贤藏着的绣着“顾佳慧”的手绢。

  一个薄舞蒙蒙的清晨,林唯贤偶然在作为拍摄现场的茉莉花园重新见到徘徊于此的佳慧。佳慧郁郁的表情,轻轻哼过的《茉莉花》,顿时使林唯贤忆起当年那个美貌的少女!佳慧似乎有感,美眸回顾,可惜似淡似烟中,林唯贤已经避入飘渺间了……

第二十八集

  同时,上海。公孙雷率“76号”继续追查,终于赶在日军限令的前夜成功破获军统上海站,嗅出胡奕的行踪。胡奕急离上海。小镇。纤纭见林唯贤与令婉相好,黯然神伤。岳乐深知林唯贤的全盘复仇计划,劝告女儿放弃对林唯贤的爱恋,别再空等。胡奕逃回小镇,不期与纤纭重逢。二人在乱世再度碰撞,胡奕对纤纭深爱依然,纤纭终于心下温暖……

  林唯贤的实业稳步上升,开始一步步逼近顾绍棠,要买回茉莉花园。顾绍棠依靠心腹七龙查出出卖自己的竟是公孙雷,大惊,悄令佳慧解散与公孙雷的婚约,并急召晴宇密谋对付公孙雷。孰料,晴宇与公孙雷偷情有日,更重要的是,她内心唯一深爱的正是枭雄气质的公孙雷。晴宇遂急忙将顾绍棠的密谋告诉公孙雷……

第二十九集

  恰在此时,林唯贤以新的商场对手浮出水面。顾绍棠棉队前后危机,被迫改变初衷,先联合公孙雷以对付前来复仇的林唯贤。晴宇将这一切暗告公孙雷,公孙雷则笑称,自己早已有了全盘的应对计划。

  公孙雷有意向佳慧透露林唯贤回来的消息。佳慧沉寂多年的内心又起波澜。她再三找到林唯贤欲续旧情。林唯贤为了实现复仇计划,故意处处假扮与令婉的恩爱状,深深地刺伤了佳慧……

  胡奕在与纤纭道别时,公孙雷赶至终于将其抓获。

  胡奕绝望地料定公孙雷必将自己交给日方,孰料,公孙雷不仅没把胡奕交给日方,反而透露出胡奕原计划暗杀的下一个目标、日军特高课负责人土肥的起居行踪。胡奕大惑不解,公孙雷告之:自己暗暗帮助重庆方面也好、表面投靠汪伪也好、与日方合作也好,都不重要,他只为实现个人的目的!胡奕问公孙雷“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公孙雷终于回答:就是要夺回自家的一切,那片茉莉花园所代表的一切人生和利益!公孙雷言罢,冷漠地将胡奕悄然放走……

第三十集

  胡奕依靠公孙雷提供的情报,成功击毙土肥,引起日方震动,大肆追查……

  小镇的河边,依然是夕阳时分,公孙雷与林唯贤终于约见。两个好友重逢,已经不复当年的单纯。林唯贤直言:此番是回来复仇,只想击败顾绍棠。公孙雷也直言:自己当年曾经对不起林唯贤,但多年来始终还是把林唯贤看成兄弟,此次愿意二人联手,在商场打败顾绍棠,然后二人共同享有那片唯美的茉莉花园。河边,残阳如血,二人忆起当年前同在此地,林唯贤、公孙雷、胡奕三个少年意气风发地各抒理想,不胜感喟。临别,公孙雷犹豫良久,终于问出:“你为什么不报复我?”林唯贤感情复杂地低答:“因为在我的内心……你还是朋友。”

  林唯贤与公孙雷联手,一明一暗,终于在商场彻底击败顾绍棠。顾绍棠绝望自杀。死前,顾绍棠哀哀拉住林唯贤的手,乞求林唯贤:“……日后善待佳慧!”……

第三十一集

  佳慧家破父亡,悲情万分。公孙雷别有用心地告知这一切正是林唯贤所为。佳慧绝望地持枪找到林唯贤。林唯贤面对往昔爱人的枪口,感情复杂而又内心空寂。佳慧也望着林唯贤,手颤抖良久,最终还是没能扣动扳机,泪流满面而去……

  晴宇满以为顾绍棠一死,自己可以名正言顺与公孙雷相好。孰料,公孙雷鄙弃地告之:自己从来只是利用她,不曾有真心。晴宇绝望。晴宇因爱生恨,向佳慧揭露公孙雷的真面目。佳慧得知原来自己的父亲和爱人——顾绍棠和林唯贤——其实都是公孙雷所害,震惊,却完念俱毁地强作镇定,象当年晴宇抢白自己一般冷冷地反诘道:你不是说我象一张白纸吗?白纸,既可说它无暇,更可说它无知,那,就让它继续无知吧。日方追查土肥死因,暗暗怀疑到公孙雷……

第三十二集

  晴宇为报复,向日方告发公孙雷。

  公孙雷一不做二不休,反将一切推到晴宇身上,并抢在日方之前欲杀人灭口。“第一香”中,感伤的晴宇象当年一样轻摇小船,缓缓穿过漫漫的茉莉花丛。她望着自己毕生都想得到、但还是不到的茉莉花园,哀哀地低哼那首感怀的《茉莉花》。公孙雷赶来,晴宇仍象不察一样喃喃地低诉:其实,人生就象茉莉花瓣一样,随风飘零,只能认命。公孙雷看着这世间唯一真爱自己的女子,感情复杂,但最终还是亲手杀掉晴宇。晴宇拥在公孙雷的怀中,一丝鲜血溢出嘴角,喃喃而言:能死在自己钟爱的茉莉花园,能死在唯一真爱的人的怀中,知足了……

第三十三集

  公孙雷强迫佳慧如约完婚,佳慧无奈认命。林唯贤完成复仇,且实业做大,但他内心失落。

  忠心耿耿的老管家岳乐建议林唯贤“见好就收”。但林唯贤已经下不人生的大船,执意夺回“第一香”。岳乐苦劝无效。林唯贤终向令婉吐露一切真相。令婉饱受打击,游戏人生,成为第二个晴宇。此时,公孙雷的个人野心膨胀更大,他为了保护“第一香”不再被林唯贤抢去,将精力投向对付林唯贤。

  林唯贤此时只能继续在自己的人生路上走下去。他感情复杂地辞退岳乐。二人伤感离别后,他立定跟公孙雷争夺茉莉花园。林桐箴的坟头,岳乐面对旧主的墓碑,老泪纵横。他颤抖而言:辜负了主人的临终嘱托。他叩头后,撞碑而死……

第三十四集

  公孙雷和林唯贤之间展开一轮惊心动魄的争夺。最后,公孙雷动用各方势力将林唯贤逼至绝境。河边,在先前是林桐箴、现在是林唯贤的修建的别致的茉莉花作坊前,公孙雷率爪牙团团围住,限令林唯贤五分钟出来,同时声称:看在彼此曾是兄弟的份上,若林唯贤从此离开这片芬芳之地,则放其一条生路。林唯贤倔强地毫不妥协。公孙雷犹豫之后,终于放火。熊熊烈焰中,林唯贤和他的一船茉莉花瓣,散落在河中,化为一江哀愁,顺水逝去……

  公孙雷终于如愿得到茉莉花园——得到这片花园所象征的一切人生与荣耀……

  公孙雷踌躇满志地与佳慧完婚。新婚之夜,风雨大作,佳慧终于斧劈公孙雷,然后冲入茫茫雨中……

  小镇的教堂,琅琅的钟声中,看破红尘的佳慧缓缓走入教堂,以度余生……

  小镇,在“第一香”的废墟上,又一座新兴的茉莉花圆建成,意气风发的新主人正在召集新一轮的“斗茶”大赛。在司仪的吆喝下,纤纤玉女们庄严地窖制花茶。同时,当年的埠头,一个酷似当年林唯贤的富家少年下船,意外救助一位酷似当年公孙雷的少年,新一轮的人生故事再度在展开……

  河边,夕阳欲坠,一棵棵野茉莉在风中伤感而倔强地起伏。似乎新的生命和新的故事又将展开。淡淡的薄雾中,胡奕和纤纭乘小木船离开。他们见证了这片水乡所经历的沧桑,现在欲牵手走向天涯。二人感怀地将先前林唯贤整理的民歌乐谱一一散落河中。乐谱随水飘零,那首似淡似烟的《茉莉花》歌声再度苍凉响起。歌声中,一切尘世的争夺、爱情、友情,都如同那只小木船,越飘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