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48年初冬的北平,守城的国民党108师副师长田子恩接到密命,在北平主要的名胜古迹附近全部开掘出地道或暗室,并提前埋装炸药。北平一旦失守,同时引爆。……到时候,共产党接收的将是一座死城。

  仁济医院的护士林倩如在上夜班路上被一群流氓堵截,关键时刻被一名青年周伯勋搭救,林倩如在和周伯勋的交往中对他产生了好感,但周伯勋的行踪却显得十分神秘。

  林倩如的表弟焦志新是个学建筑的大学毕业生,他在老师李正亭的带领下被关在国民党宪兵队严格看管的小楼内,正在日夜赶制有关北平的文物建筑图纸,据说为了战争一旦爆发可以实施对北平重点文物的保护。但李正亭突然从北平地下党负责人章少川处得知了敌人是以保护文物为名,实际上准备爆破北平历史名胜古迹的阴谋,他决心将所有绘制的图纸藏起来。李正亭教授为了保护图纸不幸受伤被捕牺牲,李正亭在牺牲前将图纸交给焦志新,焦志新同时遭到追捕躲进表姐林倩如的医院里,没想到负责追捕的正是周伯勋,原来他是国民党108师的副官。

  焦志新在危急中将图纸埋在郊区河边,他把这一秘密告诉了李正亭教授的好友,古建筑专家苏云轩。焦志新在离开苏云轩家后刚跑出不远,明晃的车灯照着他的眼睛,一排宪兵站立在他面前,周伯勋坐在宪兵队吉普车内冷冷地盯着焦志新。两人默默对视。

  焦志新和一群政治犯被押上了刑场,副官周伯勋带队执行枪决。周伯勋毫不犹豫地举枪瞄准焦志新一枪将他击毙,焦志新裁入大坑内,随着一阵阵枪声,十几名政治犯纷纷倒下……。

  林倩如因为受焦志新一案牵连被关进了看守所,周伯勋出面把林倩如保释出来,林倩如在回家的路上从报上看见焦志新等共产党员被处决的消息当场昏倒在马路上,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周伯勋坐在她的床前关心地看着他。

  当夜下起了瓢泼大雨,奄奄一息的焦志新从昏迷中被雨水浇醒,原来敌人的子弹稍稍射偏了一点,他又第一个倒下,其他人的尸体压在他身上,所以敌人补射时他也侥幸躲过了。焦志新咬着牙一步步从坑里爬出去……。

  苏云轩的大女儿苏小雅在母亲秀子的陪同下突然回国。苏云轩早年是个日本留学生,学习建筑设计,并娶了个日本妻子秀子,抗战开始后他带着小女儿苏小枫回国,回国后苏云轩成立了一个建筑设计公司,主要致力于对古建筑的修缮。大女儿留在日本继续上学,因为战争的原因,妻子秀子也留在日本没有随他回国。苏小雅根据父亲的要求在大学学的也是建筑系,苏云轩希望她将来能接自己的班。苏云轩的小女儿苏小枫酷爱音乐,是个钢琴演奏家。苏小雅和苏小枫姐妹俩的个性反差极大,姐姐泼辣热情,妹妹温柔顺和。

  焦志新在好心的农民护理下终于死里逃生又活了过来,焦志新醒来后第一件事情是去寻找他埋放的图纸,但图纸已经不在了,他冒着危险找到苏云轩寻问图纸下落,苏云轩却告诉他,他从来没去取过图纸。

  焦志新一直热恋着表姐林倩如,他在被捕前发现林倩如爱上了追杀并亲手执行枪毙自己的仇人周伯勋,他既感到痛苦又感到愤怒,他决心报仇。他终于打听到周伯勋要去参加一次在东交民巷举行的社交活动,他决定下手,当周伯勋在巷口下车朝里走来时,焦志新突然从电线杆背后闪出,用准备好的尖刀朝周伯勋的后背猛刺过去,周伯勋似乎感觉到有人,身子一闪刀子扎进后背,周伯勋在转身同时拔出枪对准焦志新,焦志新已经来不及拔枪,周伯勋用枪顶着焦志新的脑袋。两人对视——。四周响起一片警笛声。

  焦志新被警察前堵后追难以脱身,情急之中他翻墙滚入了一个后花园里。美国大使馆正在那里举办酒会,秀子和苏小雅也来参加社交活动,苏小雅吃惊地看到焦志新一瘸一拐地沿着走廊奔过来。身后传来追赶的声音,苏小雅一把拽住他将他推入一间小屋内。在苏小雅的掩护下,焦志新顺利逃脱了警察的追捕。

  焦志新的行为受到章少川的严厉批评,地下党负责人章少川批评他的刺杀行动差点给

  地下组织造成巨大的损失,果然,第二天全城戒严进行大搜捕,章少川安排交通员连夜将焦志新送往解放区参加华北野战军。

  林倩如得知周伯勋被刺的消息后赶到医院并精心护理他,当周伯勋伤愈后,改名冯秉堃并决定离开国民党军队。林倩如决定嫁给已经改名换姓的冯秉堃。

  不知为什么苏云轩和秀子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一天,两人之间终于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北平解放前夕,秀子决定离开北平独自回日本,但她乘飞机到上海准备坐船回国时,轮船在吴淞口外发生事故,船沉入大海中,船上所有人都遇难了。苏小雅得知消息后赶到上海,在遇难者名单中见到了母亲的名字。

  苏云轩没想到秀子竟会遭遇海难也感到十分意外,苏小雅大骂父亲太狠心把母亲赶走,连苏小枫也觉得父亲对母亲太冷淡。因为秀子是意外死亡,因此葬礼并没有更多的人参加,甚至连秀子家都没有来人,除了苏云轩和他的两个女儿外,只有苏云轩的美国朋友马约翰神父参加了葬礼。

  1950年,北平已经和平解放。公安部决定从全国部队抽调一批骨干充实干部队伍,担任华北军区某部侦察参谋的焦志新接到命令去北京市公安局侦查处报到,

  焦志新回到北京立即去公安局报到,原来章少川当上了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他告诉焦志新北京和平解放,因此留下了大量残余敌特,既有国民党军官、宪兵、特务也有外国间谍,为了保卫新生的红色政权,保卫首都的安全,除奸反特的任务十分艰巨。

  焦志新回北京后到处寻找林倩如,但原先林倩如居住的小楼已经拆除改建。一天,焦志新在在穿行街道的人群中有一张熟悉的脸,他一下子认出是周伯勋。虽然他改了发型并戴上了眼镜但焦志新仍然认出了他。焦志新急忙回身穿过马路去追,却发现周伯勋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了。焦志新回来后找到章少川报告此事,章少川却告诉他肯定是看花眼了,周伯勋两年前被他刺伤后,伤口感染不治而死,当时还见了报纸。焦志新却将信将疑。他特意去查了当年的报纸,果然查到108师稽查处长周伯勋遇刺身亡的消息。

  冯秉堃在北平解放后的行踪显得愈加神秘,有一次他突然离家失踪了好几天,林倩如十分着急,听医院的同事说最近社会上出现绑架事件,林倩如决定去公安局报案,没想到她在公安局的院子里竟意外遇到了焦志新。她才知道焦志新没有被打死又当上了公安干部。

  当焦志新得知林倩如已经结婚时虽然感到意外和痛苦,但他丝毫没有责怪林倩如,因为他当时已经“牺牲”,林倩如还为了他而遭受了不少惊吓。但当焦志新发现林倩如丈夫是周伯勋时十分吃惊。焦志新不得不告诉林倩如当年负责抓捕并开枪将自己枪决的凶手就是周伯勋。林倩如根本不信,她认为焦志新肯定是认错人了。

  但不久以后,林倩如在整理冯秉堃的衣服时无意中在冯的大衣口袋里发现了一张从香港到广州的车票林倩如一下愣住了。接着她又发现了冯秉堃在购买的医疗器械中夹杂着电台的零件,尤其她发现冯秉堃经常神秘外出,并用显影药水偷看信件……

  林倩如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决定去公安局找焦志新,焦志新正在开会,专案组长刘祥春安排郑贤治出面接待林倩如。但郑贤治恰好是打入我公安局内部的特务(代号“黑蛇”)。郑贤治认为林倩如因为太紧张产生了幻觉。焦志新得知林倩如对冯秉堃产生怀疑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他几次想约林倩如以证实冯秉堃就是周伯勋。特务组织知道林倩如向公安局举报冯秉堃以后,命令冯秉堃立即用毒药将林倩如毒死。

  冯秉堃想采用别的方式将林倩如送到外地去,但特务组织头子侯天柱告诉他,这是考验他是否对党国忠诚,冯秉堃终于决定执行命令。林倩如的突然死亡使焦志新与冯秉堃的关系更加紧张,两人都认为是对方逼死了林倩如。

  燕京大学教授史庄生和苏云轩是世交,史庄生的儿子史仲良现就在苏云轩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他热恋上了苏小雅,苏小雅在偶然的一次机会重逢了当年曾救过的焦志新,苏小雅自从见到焦志新以后,对史仲良的态度却变得若即若离。焦志新在与苏小雅多次接触后对她也产生了好感,但因为史仲良与苏小雅订婚在先,因此坚持要将女儿嫁给史仲良。尤其当他得知苏小雅爱上的是个公安人员,并认出焦志新之后,更坚决反对女儿与焦志新继续来往。

  未料,史仲良在结婚前突然失踪,同时还丢失了一台收发报机。几天后,史仲良的尸体在教堂附近的小树林中发现。史仲良是个天主教徒,在结婚前一天曾去教堂祈祷,因此神父马约翰成了主要嫌疑犯。但苏云轩却出面保了马约翰认为他不可能是凶手。

  北京市区内发现了敌人的电台,根据截获的电报破译:敌人将在国庆节期间实施代号为“黑蟒行动”的爆炸计划,以达到破坏和造成政治影响的目的。但具体计划内容和爆炸地点至今毫无消息。眼看离开国庆节只剩二十来天时间,公安部下达了限期破案,务必将敌人全部捉拿归案的命令。

  苏小枫的男朋友杨铁君是个无线电专家,他能过自己研制的信号跟踪仪发现了可疑电波,但他追踪时却被人打昏,他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一间小屋里,而进来审讯他的竟是苏小雅。

  原来苏小雅的母亲秀子一家都是日本的极右分子,抗战爆发后秀子一家都积极鼓吹大东亚共荣圈,并逼着苏云轩表态支持日本侵华。苏云轩才下决心离开日本回国,本来他想把两个女儿都带走,但秀子家不同意,他只好先带着小枫回国。苏小雅从小受母亲的影响,最后加入了日本的间谍组织。两年前秀子带着小雅回来,秀子的主要任务就是为了动员苏云轩参加日本的间谍组织,并给他送来了委任状,但苏云轩坚决拒绝参加任何特务组织,所以夫妻关系变得十分紧张。秀子临死前就是为这件事和他大吵一架,觉得没有完成任务无法回去交差,才下决心自杀,同时用这种方式向他表示抗议。秀子死后苏小雅为了继承母亲的事业死心塌地的成了一名特务。

  史仲良就是因为发现了苏小雅的特务行动很难过,苏小雅答应跟他去教堂忏悔,在路上将他杀害后埋在教堂树林里的。

  苏小雅的父亲苏云轩表面上不问政治,待人冷淡,其实他抗战时期就利用自己的各种关系为八路军购买各种禁运物资。他发现秀子偷盗了图纸后,悄悄用假图纸换走了国民党特务急需的图纸并将其主要数据用暗号记录在自己的小本子上,但秀子死后,他不断接到恐吓,如果他揭露真相并帮助公安人员,特务将会加害全家,苏云轩为了保护两个女儿才一直犹豫,他所以反对女儿和焦志新来往,也是考虑到秀子的特殊原因怕会连累焦志新。经过斗争,他还是决定配合公安人员根据他当年所记录的数据,重新绘制出北京重点古建筑的结构,为公安人员寻找有关的地道、暗室提供资料。

  苏小雅在偷偷拍摄苏云轩的图纸时被父亲发现,为了完成计划,她不惜对准父亲开枪。原来她就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派遣的代号为“大少爷”的“黑蟒行动”主要执行人。她的唯一上级是代号为“毒蝎”的负责人,但“毒蝎”只和佐藤单线联系,连苏小雅几次要求见面都没同意。苏小雅根据“毒蝎”命令,组织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国民党军统特务组织准备启动“黑蟒行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破案工作越来越艰巨。每当我方准备采取行动时敌方总是抢先一步,有时甚至将准备向我方提供情报的人员秘密杀害。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公安人员杜庆元又遭郑贤治暗杀,章少川早就怀疑我方有内奸,根据内部掌握的资料已经开始怀疑郑贤治,但没找到确切证据,关键时刻章少川接到我方潜入敌人内部情报人员送来消息证实了郑贤治的特务身份,但在抓捕郑贤治时他持枪反抗,被当场击毙。

  郑贤治的死在特务内部引起恐慌,他们行动变得更加隐蔽。

  一次焦志新和杨柳执行任务去特务聚会地点取情报时,焦志新突然在特务人群中发现了冯秉堃,焦志新不顾出发前上级规定不准打草惊蛇的指示,决心当场抓获冯秉堃。两人经过反复较量,焦志新终于在杨柳帮助下抓住了冯秉堃,焦志新将冯秉堃押送回公安局审讯。未料,章少川得知消息后大怒,命令焦志新立即停止审讯一切等他亲自处理。章少川赶来后才向焦志新宣布:冯秉堃是我方打入敌人内部的一下特工。焦志新简直无法相信当年亲手逮捕自己并执行枪决的会是自己同志,章少川告诉他当年宪兵队已经下达了焦志新如果拒捕就当场击毙的命令,冯秉堃(周伯勋)才抢先抓到他。冯秉堃是个“百步穿杨”的神枪手,

  在执行枪决时故意没有击中要害才使焦志新有机会死里逃生。

  焦志新仍然无法相信当初向自己开枪的“敌人”会是自己的同志。尤其对冯秉堃为了取信敌人竟狠心用毒药药死林倩如总是耿耿于怀。但冯秉堃告诉他林倩如并没有死,在他下药前,组织上已经组织好医疗队伍,在监视他的特务离开后立即进行抢救,林倩如现在已经安全隐蔽起来,焦志新这才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在章少川和亲自策划下,故意将冯秉堃将转移到郊区监狱的消息透露给特务组织,侯天柱果然组织了劫车,使冯秉堃又重新打回到特务内部。但苏小雅对冯秉堃的突然回来表示极大的怀疑。她始终怀疑冯秉堃是共产党间谍。

  敌方故意派冯秉堃去取情报,并将此信息通过无线电发出,通知第二行动组在冯秉堃取到情报后在中山公园后山将其“除掉”。我方在截到敌方电报后紧张安排营救,但焦志新经过认真判断认为这是敌人故意安排对冯秉堃的考验,如果我方营救证明冯秉堃的确是“内奸”,而我方已经掌握敌人的密码。此举营救恰好上了敌人的当。但其他所有的人都担心万一焦志新判断错误,很可能冯秉堃就会因此牺牲。有人甚至怀疑因为冯秉堃是焦志新的情敌所以才故意见死不救,焦志新压力极大,但在最后一分钟他果断下令让营救小组就地待命。冯秉堃在公园指定地点取到情报后,两个形迹可疑的人朝冯秉堃走去,他们口袋中鼓出的显然是枪管。埋伏在四周装作游客的公安人员差一点沉不住气要冲上前,焦志新躲在工具间透过门上的小孔屏住气紧张地注视着他们,但他咬着牙没有发出行动信号。所有人都没敢轻举妄动。果然此时敌方的负责人正在附近小楼顶上用高倍望远镜监视冯秉堃及四周人员的一举一动。两个大汉与冯秉堃擦肩而过,冯秉堃沉着地继续朝前走去,其中一个男人在离开冯秉堃后从大衣口袋里取出“枪”,原来是只酒瓶。埋伏在周围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冯秉堃也通过了“考验”。

  苏云轩经过抢救脱离危险,但女儿堕落为间谍使他感到极大伤心和自责。苏小枫也从父亲嘴里得知苏小雅是杀害史仲良的凶手、也是绑架自己男朋友的罪人,她简直感到不可思议,她为自己姐姐坠落成为一名敌人而痛苦万分。

  根据“毒蝎”指示,苏小雅决定将爆炸所用的一部分炸药藏在教堂里,遭到神父马约翰的坚决反对,但苏小雅和特务将马约翰和助手小哑巴绑架后关在地下室内,炸药也被堆进了地下室。

  林倩如根据组织安排回到四川隐蔽,但当她发现自己已经怀孕后,毅然决定返回北京寻找冯秉堃,但她为了见到冯秉堃被特务发现被绑架。苏小雅为了再次考验冯秉堃竟然要求他当场开枪打死林倩如,当冯秉堃在特务的包围中被迫按动枪机时才发现枪膛里没有子弹。林倩如被关押在地下室里。

  冯秉堃得知敌人把炸药藏在教堂的消息后,立即赶去教堂营救出马约翰和小哑巴,但此时国民党特务也赶来,马约翰打开地下室暗道的门,帮助冯秉堃撤走,小哑巴为了掩护神父和冯秉堃故意引走特务,结果摔死在山崖下。

  冯秉堃赶到公安局报告了炸药埋藏地点后,立即赶去营救林倩如,但林倩如被特务开枪击中受了重伤,抢救无效死去。

  当焦志新率领公安人员赶到教堂遇到正准备转移炸药的苏小雅,焦志新亲自将苏小雅押上了警车,但在途中苏小雅却突然装作发病逃跑。

  苏云轩突然收到匿名警告信,威胁他不要参与目前事件,他对照信封上的字迹,发现信纸上散发出特殊的清香,突然意识到秀子可能并没有死。

  苏云轩去澡堂附近找到佐藤询问佐藤自己的女儿是不是被他藏了起来?佐藤说从来没见过他女儿。苏云轩突然提出要求见秀子,佐藤笑了说秀子不是早已经死了吗?苏云轩却冷冷地警告佐藤,他已经知道秀子没有死,但他让佐藤转告秀子离开自己的女儿远些,他决不能允许小雅坠落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间谍,佐藤装疯卖傻似乎一无所知。

  当晚,苏小雅接到通知,“毒蝎”准备接见她,第二天她化了妆赶到白云寺中见到化妆成道姑的“毒蝎”才发现,原来是母亲秀子,秀子在49年的海难中根本没有上船,她制造了自己已经死亡的假像后,作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派员潜伏下来指挥“黑蟒行动”。秀子把一颗美国制造的定时炸弹交给苏小雅,并亲自给苏小雅布置了任务,准备在十一天安门游行时,在游行队伍中制造大爆炸。并告诉她万一失手,她会亲自完成这一计划。

  苏小雅夜里潜回家中窃走父亲上天安门观礼的观礼证,但被睡在客厅中的马约翰发现,马约翰和苏小枫追踪苏小雅到了中山公园。焦志新和冯秉堃在接到苏小枫报告后赶到中山公园。马约翰首先发现了苏小雅的行踪,他拦住苏小雅劝她悬崖勒马,但苏小雅却把尖刀刺进了马约翰的胸口。当苏小雅把枪口对准企图制止自己的苏小枫的时候,焦志新及时赶到第二次亲手将苏小雅抓获。

  苏小雅被捕后拒不交代炸药藏在哪里,但冯秉堃和焦志新从彩车中找到那颗定时炸弹,

  但他们发现这一枚定时炸弹是十分先进的进口炸弹,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拆除,炸弹将在国庆十点钟爆炸,此时天即将亮,离爆炸只有三个小时。焦志新当机立断决定将炸药装上车,自己开车将炸药运送到离开北京到最远处荒郊爆炸,但此种炸弹引线十分精细,车辆在颠簸途中一旦脱落随时可能将炸弹引爆。为了保证北京人民欢庆国庆节焦志新不顾杨柳笔其他人的拦阻发动装着炸药的吉普朝郊野开去。

  马约翰从昏迷中醒来找到冯秉堃说苏小雅亲口对她说,即使她失败还有第二方案,冯秉堃突然想起苏云轩曾报告过秀子还活着怀疑。冯秉堃和苏小枫赶回她家,找苏云轩拿到秀子像片,赶往白云寺。

  苏云轩在苏小枫的陪同下最后见了一面,但苏小雅死不悔改的嚣张气焰使苏云轩忍无可忍狠狠打了女儿一记耳光后离去,但就在这时他突然醒悟到,曾经在澡堂里见到过的老女人就是秀子化妆装扮的。他立即向刚刚扔完炸药赶回公安局的焦志新报告。

  同时,冯秉堃也在白云寺里发现了秀子扔下化妆成澡堂老妇的服装后赶往位于天安门西侧南池子的“为民澡堂”。

  当冯秉堃和焦志新几乎同时赶到“为民澡堂”,经过一场激战将特务击毙后冲进浴池才发现水池的水放干,池内里已经堆放了一大堆炸药。整个澡堂已经成了一个炸药库……。

  焦志新、冯秉堃、杨柳和其他公安人员破门而入,举枪对准秀子。

  焦志新和公安人员准备上剪抓秀子时,身穿和服的秀子突然松开外套,原来她在身上已经绑满了炸药和雷管。如果公安人员上前一步,她立即引爆,而一旦引爆就会引起池子里堆放的大堆炸药爆炸。到时候不仅墙外的工人文化宫将被炸毁,连天安门城楼都可能被炸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双方僵持——

  窗外传来毛主席和中央领导上登上天安门城楼开始阅兵的实况转播声……。

  秀子提出:必须立即释放她的女儿苏小雅,如果二十分钟之内不能见到她女儿,她就引爆炸弹……

  这在这时,听说母亲还活着,刚刚赶来的小女儿苏小枫从人群背后慢慢走上前,她痛苦地喊了一声“妈妈……”

  秀子听到苏小枫的声音一愣,她转过身时,下意识松了松手,就在这时一声枪响。秀子被击毙在地……。

  “雷霆行动”胜利完成,公安局举行庆功宴会,冯秉堃开独自一人开车到墓地探望林倩如。

  冯秉堃终于重新穿上了军装,但他接到通知立即去公安局,向章少川副局长报到。章少川给他看了一份上级的“密令”,组织上决定让冯秉堃重新打入西南边境的国民党残余部队之中。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分集剧情:
第1集

  1948年的北平,守城的国民党108师副师长接到密令,要在北平主要的名胜古迹附近全部开掘地道暗室,并提前埋装炸药,北平一旦失守,同时引爆……此次行动的代号为X计划。仁德医院的护士林倩茹在上夜班路上遇到流氓,关键时刻被青年周伯勋搭救,二人互生好感。林倩茹的表弟焦志新是清华建筑系的大学生,在老师李正亭的带领下被国民党关在建筑设计所内日夜赶制有关北平的文物建筑图纸。李正亭突然从地下党负责人章少川处得知了敌人准备爆破北平历史名胜古迹的阴谋,他决心将所有绘制的图纸藏起来。李正亭教授为了保护图纸不幸牺牲,临终前将图纸托付给焦志新。建筑学家苏云轩是李正亭的好友,他的日本妻子秀子带着大女儿苏雅刚刚从日本回到北京。苏云轩的小女儿苏小枫是个钢琴演奏家。

  焦志新在危急中将图纸埋在郊区河边,然后找到苏云轩并告知了一切,苏云轩答应尽力帮助他。焦志新在离开苏家后便遭追捕,没想到带人逮捕他的竟是周伯勋--国民党108师的副官……

第2集

  日本关东军的佐藤是国民党108师的俘虏,X计划中已经开掘出的部分地道就是由他负责实施的。他要求回国并把他的名字从战俘的名单中消除,108师稽查处处长侯天柱很快答应了,条件是他能将焦志新藏匿的图纸找回来。周伯勋在侯天柱的监督下对焦志新执行枪决,他一枪命中焦志新,侯天柱露出满意的笑容。夜里下起了瓢泼大雨,奄奄一息的焦志新被雨水浇醒,他艰难地爬出了刑场……佐藤果然履约将图纸送回,侯天柱大喜。苏家姐妹隐约感觉到了父母之间的不和,秀子在女儿面前掩饰着心中的痛苦,她惟一可以诉说的对象就是苏云轩的好朋友、教堂神父马约翰。

  焦志新终于死里逃生,他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他埋放的图纸,但图纸已经不在了,他冒着危险找到苏云轩询问,苏云轩却告诉他从来没去取过图纸。焦志新一直暗恋着表姐林倩茹,想到追杀并对自己执行枪决的仇人周伯勋这时可能正和倩茹打得火热,他决定报仇。在一个酒会上,他对周伯勋行刺,周伯勋在倒下的一刹那扣动了扳机……

第3集

  焦志新被警察追捕,陪同母亲来参加酒会的苏小雅救了他。第二天全城戒严进行大搜捕,章少川紧急安排将焦志新送往解放区。苏云轩好朋友的儿子史仲良一直在公司里给苏云轩当助手,他喜欢苏小雅并主动追求。苏云轩夫妻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两人之间终于爆发了激烈的争吵,秀子一气之下决定回日本,苏云轩并未阻拦。很快,传来了秀子所乘坐的客轮出事的消息,小雅在遇难者名单中见到了母亲的名字,悲痛欲绝。在林倩茹的精心护理下,周伯勋终于苏醒。

  侯天柱到医院看望周伯勋,告诉周伯勋将在报上刊登他不治身亡的消息,目的是让周改名换姓后潜伏下来。周伯勋于是更名为冯秉堃。佐藤以美国中央情报局远东分部少校谍报组长的面目返回北平,开了一家私人诊所,公开身份是牙医。全国解放,已变身为医药贸易公司经理的周伯勋与林倩茹在教堂举办了简单的婚礼。

  身着军服的焦志新回到北京,他报到的单位是北京市公安局侦查处,而章少川已成为北京市公安局的副局长……

第4集

  焦志新回到北京后到处寻找林倩茹,但一直无果。一天,焦在穿行街道的人群中感觉到一张熟悉的脸,他一下认出是周伯勋,待要追时发现他已消失在人群中了。侦察科科长郑贤治说他肯定是看花眼了,周伯勋两年前已死。焦志新将信将疑。佐藤威胁郑贤治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做事否则就揭发他国民党特务的身份,郑贤治只能答应。公安局刑侦处设在原国民党108师稽查处所在的小楼办公,一天,刑侦处一名干部在值班时被人暗杀。敌人半夜到此地干什么?焦志新怀疑这是108师隐藏下来的特务所为,章少川从内线得到消息说图纸就藏在小楼中,而敌人就是为取图纸而来。

  侯天柱派冯秉堃去香港取电台,由于时间紧迫,冯秉堃未能与林倩茹联系上就离开了。雨夜,林倩茹在家等待冯秉堃却没有任何消息,心中焦急万分。电闪雷鸣中,一个黑影潜入了刑侦处小楼……

第5集

  小楼中,焦志新与郑贤治都听到了动静,两人追踪至地下室,却见两个黑衣人为抢图纸已打作一团。交战中,一黑衣人被当场击毙,焦志新与郑贤治均被打晕,而另一黑衣人侯天柱的手下黑三则带伤携图纸逃了。林倩茹因丈夫失踪而心神不定,决定去公安局报案,没想到在公安局的院子里竟意外地遇到了焦志新,二人劫后重逢百感交集。焦志新看到林倩茹手上的戒指知道她已结婚,心中不是滋味。但当他问起表姐的丈夫时,林倩茹却说他们俩不认识,并对焦志新隐瞒了冯秉堃失踪的真情。苏小枫看见父亲拿了一箱子美金,她对此产生疑惑,苏云轩搪塞过去。冯秉堃回到家,向林倩茹解释有急事临时去了广州,没来得及和她打招呼,林倩茹信以为真。林倩茹说见到了表弟,冯秉堃想了想对林倩茹说当年刺杀自己的人就是她表弟焦志新,林倩茹坚决地认为这根本不可能……

第6集

  焦志新去颐和园勘察古建筑保护情况,与苏小雅再次见面。两个对建筑有相同志趣的人很快拉近了距离。苏小雅申请参加父亲的建设修缮队,苏云轩很是高兴。焦志新在路上碰见冯秉堃,紧追不舍并当街将冯秉堃拦截住。冯秉堃说他是医疗器械公司的经理,不是什么周伯勋,焦志新则要把冯秉堃带回公安局,冯秉堃逃脱。回到局里的焦志新受到处长刘祥春的训斥。焦志新约林倩茹到咖啡馆见面,告诉林倩茹当年负责抓捕并开枪将自己枪决的人就是周伯勋。林倩茹根本不信,她认为焦志新肯定是认错人了,并坚定地否认了冯秉堃即是周伯勋的说法。

  组织上给焦志新派了个助手,叫杨柳。躲起来养伤的黑三被擦皮鞋的小女孩二妮子发现,报告给公安局。小雅画了张焦志新的素描被父亲看到,苏云轩提醒她对待感情问题要慎重……

第7集

  公安局对黑三实施监控,黑三却在杨柳的眼皮底下跑掉了,焦志新大骂了杨柳一顿。杨铁君到侦查科来找妹妹杨柳,焦志新认出他就是当年护送自己出北平的人,也知道苏小枫是他的女朋友。杨柳提出通过银行查找从境外汇来的大宗款项的线索的想法,焦志新予以支持。杨柳在查账过程中遇到小学同学唐耀宗。

  佐藤要向侯天柱交付电台,约黑三在白宫舞厅见面。冯秉堃公司的人送来广州邮寄来的物品中夹带的电子管,林倩茹质问丈夫,冯秉堃糊弄她说这些都是用在医疗器械上的,林倩茹将信将疑。杨柳因要参加白宫舞厅的行动推掉了和唐耀宗的约会。郑贤治在最后时刻将消息通知了佐藤,佐藤想让黑三不要去见面已经来不及了。白宫舞厅,喝醉了酒的唐耀宗碰上乔装的杨柳,杨柳暴露了身份,黑三惊闻有人在“抓特务”,夺路而逃,被当场击毙……

第8集

  杨柳和杜庆元去天津查账被人跟踪遭暗算,杜庆元受重伤。佐藤派人送来了电台,侯天柱同意与他们合作。夜里,林倩茹发现冯秉堃用显影药水偷看信件,她万分惊恐。想到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丈夫竟然是个特务,林倩茹心中甚是矛盾,她去教堂作了祷告,斗争再三,决定去公安局找焦志新。焦志新不在,专案组长刘祥春安排郑贤治出面接待林倩茹。郑贤治把林倩茹带来的药水、电子管等做了手脚,拿出鉴定报告说是因为林倩茹太紧张所以产生了幻觉,劝走了林倩茹。焦志新回来,得知林倩茹来找过他,与刘祥春、郑贤治发生争执。苏小雅找到焦志新,主动提出要帮他画图,焦志新欣然接受……

第9集

  林倩茹直接询问冯秉堃的真实身份,两人冲突渐起。苏小雅帮焦志新画图,两人四目相对拥抱在一起,但因为史仲良与苏小雅订婚在先,所以焦志新又理智地拒绝了小雅。焦志新给林倩茹打电话,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没说出来的苦衷,林倩茹说她去公安局的事冯秉堃已经知道了,焦约林下午三点在咖啡馆见面。下午三点钟,咖啡馆,冯秉堃与焦志新见面,冯秉堃警告焦离林倩茹远点,说否则他会后悔的,转身即走。冯秉堃的背后,仇恨在胸的焦志新举起了手枪却没有扣动扳机。侯天柱探知了林倩茹的种种行为,命令冯秉堃用毒药将林倩茹毒死。雨夜,冯秉堃徘徊在公安局的门口,与林倩茹的往事历历在目……第二天,冯秉堃包下整个西餐厅,在《友谊地久天长》乐曲的伴奏下,林倩茹将放了毒药的酒喝下,倒在了地上。林倩茹的突然死亡使焦志新悲痛万分,他认定是冯秉堃为了掩盖自己的特务身份而害死了表姐……

第10集

  杨柳从天津返回,查出几笔大额汇款与一个利德贸易公司有关。她又调动唐耀宗的关系使线索更加清晰了。原来,这几笔汇款均是汇给史仲良的母亲方敏并由史仲良签领的。苏小雅生病,焦志新去医院看望,小雅说她的病在心里,焦志新说在她出院后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二人紧紧拥抱,来医院看望小雅的史仲良正好撞见了这一幕。史仲良质问焦志新为何破坏他和小雅的幸福,焦志新直说他也喜欢小雅,而选择谁是小雅的权利。苏小雅听说父亲阻挠她和焦志新相好,以绝食来反抗,苏云轩让她自己好好反省反省。继而小雅又突然宣布同意与史仲良结婚,但希望马上举办婚礼。史仲良的母亲从香港赶回北京准备参加儿子的婚礼……

第11集

  苏小枫和杨铁君在史仲良家帮助布置新房时发现了一架电台,马上报告了公安局。史仲良被带到了局里,当听说母亲因担心而昏倒后主动交代了情况,说电台和他收的汇款都是苏云轩的。于是,苏云轩也被请到了公安局,他要求见章少川,并向章少川说明了电台和汇款的来历,大家方知是误会一场。杜庆元接到郑贤治的一个老乡王福贵打来的电话,说住在丰台的一个小旅馆,郑贤治却说他不认识这个人。婚礼的头天晚上,史仲良坚持一个人去教堂做一次忏悔。从教堂返回,当他打开新房的门时,却惊呆了……

第12集

  史仲良在结婚当天突然失踪,苏云轩急得心脏病突发被送进医院。小枫和杨铁君对家里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百思不得其解,趁着家里没人,他俩又开始翻找起来,没想到竟真的让他们找出了反动传单和手雷等,他们报了警。面对章少川,苏云轩说出了真相:他在抗战时期就利用自己的各种关系为八路军购买各种禁运物资,而妻子秀子却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务,她带着小雅回到中国后不断动员苏云轩参加他们的间谍组织,被苏云轩坚决拒绝。发现秀子偷盗了图纸后,苏云轩悄悄用假图纸换走了国民党特务急需的图纸并将其主要数据用暗号记录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因秀子遭遇了意外,又出于保护两个女儿的考虑,苏云轩本想让这些成为永远的秘密,但现在,他还是决定配合公安人员根据他当年所记录的数据,重新绘制出北京重点古建筑的结构,为公安人员寻找有关的地道、暗室提供资料。

  冯秉堃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说林倩茹并没有死,她的棺材是空的……

第13集

  林倩茹死而复生。原来,她在喝下毒酒后,被公安局的人秘密救下。当她从救她的人口中得知了丈夫的卧底身份后,大哭了一场,同时更为冯秉堃感到骄傲。刚相聚又要分别,公安局决定把林倩茹安排到安全的地方隐蔽起来,等冯秉堃的任务完成后他们再相见。杜庆元在报纸上看到王福贵被杀的消息后询问郑贤治,郑贤治的态度令杜庆元对他产生了怀疑。章少川与冯秉堃秘密接头,让冯调查清楚郑贤治的身份……

第14集

  苏云轩让小枫去教堂看望生病的神父,小枫在教堂附近的小树林中发现了史仲良的尸体。因史仲良在结婚前一天曾去教堂祈祷,神父马约翰受到焦志新的盘问,但神父坚持说他没有伤害过史先生。唐耀宗得不到杨柳的好感内心郁闷,他在侯天柱手下孙发奎的引诱下染上了赌博。苏小雅到焦志新的宿舍找他告别,说以后两人就不要再见面了,焦志新不明白,一再追问,小雅只轻轻地说了句“我爱你”便转身走了。郑贤治在一次战斗中暗中将已对他产生怀疑的杜庆元打死。冯秉堃去佐藤的诊所见到郑贤治,佐藤让郑在公安局内制造一起爆炸……

第15集

  侦查处开始了对郑贤治的监控,郑贤治有所察觉,铤而走险,准备实施爆炸,被当场抓获后服毒自杀。苏云轩对小雅提出质问,小雅在严厉的父亲面前承认是她杀害了史仲良,因为史仲良发现了她的秘密。杨铁君通过自己研制的信号跟踪仪发现了可疑电波,他追踪到苏家并看到了正在发报的苏小雅,正惊讶时被佣人赵妈打昏。苏小雅偷拍父亲画的图纸,被苏云轩发现并阻拦,疯狂之中她竟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开了枪……唐耀宗欠了很多赌债,越陷越深……

第16集

  孙发奎对唐耀宗说侯天柱替他还了赌债,逼他参加了特务组织。苏小雅和佐藤接上了头,她以“大少爷”的身份正式露面,开始实施X计划。侯天柱的手下在西山茶馆开碰头会议,焦志新在特务中发现冯秉堃,和杨柳一起将他抓获。章少川得知冯秉堃被抓的消息后大怒,命令立即停止审讯并要求绝对保证冯秉堃的安全。章少川向焦志新公布了冯秉堃的卧底身份,焦志新无法相信当年亲手逮捕他并执行枪决的人会是自己的同志,章少川告诉他当年国民党已经下达了“焦志新如果拒捕就当场击毙的命令”,冯秉堃(周伯勋)才抢先抓了他。其实,冯秉堃是个“百步穿杨”的神枪手,在执行枪决时故意偏射才使焦志新有死里逃生的机会。焦志新恍然大悟,并得知了苏小雅的特务身份……

第17集

  苏云轩经过抢救脱离危险,苏小枫难以相信她一直崇拜的姐姐会是特务。唐耀宗被孙发奎逼迫着到杨柳处探听情报,却被机警的杨柳看出了破绽。刘处长与焦志新商量着利用唐耀宗把押解冯秉堃的假情报传送给特务。杨铁君被苏小雅关押在郊外的一所房子里,他找机会刺伤了赵妈,破坏了电台并带着发报的密码本逃跑了。侯天柱和佐藤果然组织了劫车,冯秉堃又重新打回到特务内部……

第18集

  半夜,苏小雅亲自对唐耀宗用刑,逼问他是不是公安方面的人让他透露冯秉堃被押解的消息的,唐耀宗经不起折磨,受惊吓而死。苏小雅决定去发电厂制造一起爆炸案,她点名让冯秉堃和孙发奎跟她去行动。冯秉堃放走了维修工人并用扳手将自己打得头破血流,苏小雅疑心重重。接到紧急报案,焦志新和杨柳火速赶往发电厂,成功拆除了炸弹引擎并将炸弹移于厂外引爆,用以迷惑敌人。敌人的电台中发出了要对冯秉堃处以极刑的内容,焦志新认为这是敌人故意安排对冯秉堃的考验,刘处长则认为他是因个人原因而对冯秉堃见死不救,二人争吵……

第19集

  佐藤、苏小雅又一次设计考验冯秉堃,在焦志新的协助下,冯秉堃又一次经受住了“考验”。林倩茹秘密回京,她向表弟焦志新提出想见冯秉堃的请求,因为她怀孕了,焦志新答应替它寻找机会,并把她安排在饭店住下,派专人进行保护。苏云轩出院回家,在街上,他无意中认出了与他擦肩而过的佐藤。他尾随着佐藤,看着他进了他的牙科诊所。在焦志新的安排下,林倩茹躲在街角看到了她朝思暮想的丈夫。在回饭店时,她被跟踪了。饭店报告,守护林倩茹的公安被杀,林倩茹失踪了。根据特派员“毒蝎”的指示,苏小雅要将一部分炸药存放在教堂里,遭到神父马约翰的坚决反对,特务将马约翰打伤并关进了教堂地下室内……

第20集

  冯秉堃回到秘密联络点,却看到林倩茹被特务推到了他的面前。苏小雅为了再次考验冯秉堃,要求他当场开枪打死林倩茹,当冯秉堃在特务的包围中被迫勾动扳机时才发现枪膛里并没有子弹,佐藤等笑着说佩服冯秉堃的大义灭亲,他们要留着林倩茹做更大的用处。得知敌人把炸药藏在教堂的消息后,冯秉堃放下对林倩茹的挂念立即赶去教堂。他在教堂地下室营救出马约翰,但特务们也跟随而来。冯秉堃赶到公安局报告了炸药的埋藏地点,赶回秘密联络点准备营救林倩茹,但特务们早有准备,枪战中林倩茹奔向丈夫却被枪击中,倒在了冯秉堃的怀中。林倩茹没能被抢救过来,冯秉堃悲痛欲绝……

第21集

  当焦志新率领公安人员赶到教堂时遇到正准备转移炸药的苏小雅,焦志新亲自将苏小雅押上了警车,但在途中苏小雅却突然装作发病欺骗了焦志新,得以逃脱。离国庆节只有四十八小时了,公安人员们心急如焚。苏云轩突然收到匿名警告信,威胁他不要参与目前事件,他对照字迹,突然意识到秀子可能没有死。当晚,苏小雅接到通知,“毒蝎”准备接见她,第二天她赶到白云寺见到了特派员,才发现原来“毒蝎”就是母亲秀子。秀子把一颗美国制造的定时炸弹交给苏小雅,让她在十月一日天安门游行时于游行队伍中制造大爆炸,并告诉小雅万一失手,她会亲自完成这一计划为女儿报仇的。回诊所的佐藤被埋伏的焦志新和冯秉堃逮了个正着……

第22集

  冯秉堃和焦志新搜出了被安放在彩车上的定时炸弹,炸弹被运送到北京的荒郊引爆。苏云轩在小枫的陪同下去公安局见苏小雅,但小雅死不悔改、气焰嚣张,苏云轩愤怒不已。但就在这时他突然醒悟到,曾经在澡堂里见到过的老太婆可能就是秀子化装的,他立即向焦志新做了报告。与此同时,冯秉堃也在白云寺里发现了秀子化装成澡堂老太婆的服装,他风驰电掣般地赶往“为民浴室”。冯秉堃和焦志新几乎同时到达了“为民浴室”,他们惊奇地发现澡池中的水已被放干,堆满了整整一池炸药,整个澡堂已经成了一个炸药库……

  焦志新、冯秉堃、杨柳和其他公安人员同时举枪对准了秀子,而身穿和服的秀子却突然解开外套,亮出了她绑满全身的炸药和雷管。秀子提出:立即释放她的女儿苏小雅,否则她就引爆炸弹,到时候不仅墙外的劳动人民文化宫将被炸毁,连天安门城楼都有可能被炸塌。双方僵持着……就在这时,刚刚和父亲一同赶来的苏小枫挤进了浴池,当她看到被持枪的公安战士团团围住的母亲时,痛苦地喊了一声“妈……”秀子听到苏小枫的喊声下意识地一愣,就在这时一声枪响,子弹正中秀子眉心……

  胜利了,冯秉堃独自一人来到林倩茹的墓地,他眼含热泪对妻子诉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