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滹沱河畔一百四十八亩的公地,由千里堤上的大钟铸契文为证。地主冯兰池想毁钟占地,被农民朱老巩阻止。冯兰池设计“调虎离山”,砸毁大钟,朱老巩怒愤而死。冯兰池霸占了公地,为斩草除根,勾结县衙抓了朱老巩的儿子朱老忠,设计奸杀了他的姐姐。朱老忠侥幸躲开了冯家的毒手,满怀悲愤逃离了家乡……。

  二十一年后,闯关东的朱老忠带着妻子、儿子大贵和二贵回到家乡锁井镇,与冯家的护院头领老山头比武论输赢,替农民严世和夺回了严家的宝地。冯家的二少爷冯贵堂凭借留洋回乡的身份,与县知事勾结,借故抓捕了朱老忠。法庭上,朱老忠怒不可遏,气昏在地。乡村教师贾湘农以律师身份挺身而出,据理辩护,保护了朱老忠。一心想寻找为穷人撑腰的红色大门派的朱老忠,在贾湘农的教导下,建立了习武练功的“演武堂”。

  大贵和二贵逮住了一只“脯红”鸟,冯兰池一心想得到,冯贵堂借县府的势力,强行索要。朱老忠佯借祝寿献鸟,大闹了冯家,戏弄了冯兰池。冯家设下圈套,以抓丁的名义抓了严世和的大儿子运涛。朱老忠舍出儿子大贵去替换运涛,结果被军阀张福奎看中,运涛和大贵都从了北伐军。

  “四一二”,运涛因是共产党员被抓捕入狱。严世和家如雷劈顶,久病的严妻病亡。贾湘农要朱老忠去济南探监。痴情的春兰执意与老忠叔同去。刑场上,春兰与朱老忠见到了正在准备被行刑的运涛。春兰当众要与运涛成亲……。运涛被传令改判无期徒刑。狱中,在老忠的安排下,春兰与运涛相见,情与心紧紧相连。

  冯贵堂勾连军警要抓贾湘农,回到锁井镇的朱老忠,带领“演武堂”的人闯入冯家大院,与警察和冯家的护院要拼个死活,闻讯赶来的贾湘农平息了一场流血的械斗,被捕。深感愧疚的朱老忠买通狱警,到监狱看望贾湘农,盟誓跟着贾湘农、参加共产党。文武双全的张嘉庆劫持了冯兰池,逼迫冯贵堂释放了贾湘农。贾湘农决定准备武装起义。派张嘉庆进入白洋淀,劝说绿林舵主李双泗投奔共产党。冯贵堂同时也派老山头来到白洋淀招安。白洋淀的二舵主古文应勾结老山头,要除掉李双泗,投靠冯贵堂。贾湘农又派朱老忠进淀,与李双泗论义比武,抓住了前来偷袭的冯焕堂,解救了李双泗一家。讲江湖义气的李双泗放走了古文应和老山头,留下了大患。

  起义需要枪支和弹药。春兰闻知冯家藏有枪弹,找老忠叔自愿进冯家当丫鬟“卧底”。李双泗为给共产党“晋见礼”,只身进城搞弹药。投靠了冯贵堂的古文应,设计诱捕李双泗,李的女儿芝儿与张嘉庆进人县城,击毙了张福奎。朱老忠为准备起义,袭击了双井镇的警察所;根据春兰得到的消息,朱老忠又带人闯到地主冯老锡家缴了枪支。

  冯贵堂设计除掉了政敌徐克强,掌握了兵权,伺机出兵锁井镇,就叫三弟冯焕堂强行冯兰池离开冯家大院。朱老忠闻讯,只带大贵去追,结果中了古文应的奸计,被诱捕入狱。冯兰池亲自审问老忠……。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地下党李稚天,不顾暴露的危险,威逼古文应写下假信,说服了敌团长牛宝利从监狱解救了朱老忠。李稚天夫妻被冯贵堂杀害了。在贾湘农的领导下,朱老忠带领锁井镇的农民参加了“起义”。冀中平原上,成千上万的农民掀起了红色的狂飙……。

  冯贵堂带军队镇压了起义;老奶奶在敌人围剿的炮火中,巍然不动,仙逝而去。朱老星高唱着大红歌牺牲在敌人的铡刀下。伍老拔引暴了炸药,与冯家祠堂同归于尽。在冯焕堂要抓捕时,老忠的妻子,拉响了竹筐里的炸弹。春兰也被抓来,吊在了树上……。与老山头同归于尽而没有牺牲的朱老忠,和赶来的李双泗救下了春兰,随队伍撤退到了太行山。冯贵堂带兵围剿,惨遭失败。被古文应借机弹劾,取而代之。

  贾湘农为起义的失败而自疚,主动打报告承担责任。被已经出狱回来工作的运涛拦下。大贵的妻子金华也在这时失踪了。抗日的高潮就要到来,朱老忠的北方红军的队伍,走下太行山,回到锁井镇。冯贵堂为稳住局面,要与共产党谈判。不听众人的劝阻,十分负疚的贾湘农怀着为民众彻底牺牲的心情,只身奔赴保定,与敌谈判。结果,谈判破裂,被冯贵堂软禁。朱老忠、张嘉庆、李双泗在不动用队伍的情况下,营救出了贾湘农。

  在回锁井镇的路上,已经重病在身的贾湘农与世长辞了。朱老忠和锁井镇成千上万的农民出大殡,为这位冀中平原的播火者送行……。

  日本军官太次郎带领小股先遣部队,潜入保定府,与冯贵堂勾结成奸。李双泗、张嘉庆为贾湘农复仇,大闹保定府,袭击了日伪军,迫使太次郎震怒之下,孤军袭击锁井镇。

  朱老忠、运涛伏击了敌伪,消灭了太次郎。乘胜追击,在太行山的一座孤庙里,围堵住了败将冯贵堂。冯贵堂意外的发现了大贵的妻子金华和他的儿子,当他妄图加害于她们时,被已经遁入空门的冯家老大冯月堂救下,冯贵堂开枪,杀死了自己的亲哥,在朱老忠众人围逼过来时,他拿起老忠的大铡刀,自杀身亡了。

  千里堤上朱老忠为奔赴抗日前线的红孩子送行,他们的头顶上红旗在飘扬……。

分集剧情:
第1集

  1930年,冀中平原上滹沱河畔的锁井镇外的千里堤上,有一口铸有附近四十八村公有土地铭文的大钟。尚武侠义的朱老巩带领着众多的庄户人祭祀大钟,祈祷丰年。早想毁掉大钟、霸占公地的冯兰池也来到大堤上,佯做祭拜,与朱老巩唇枪舌剑理论一番,试探虚实;在王道长的预谋策划下,冯兰池绑架了朱家世交好友严世和,设下调虎离山计,骗走了护钟的朱老巩和他的儿子朱虎子,砸毁了大钟;朱老巩义愤身亡,朱虎子发誓为父报仇。

  冯兰池勾结官府,抓了朱虎子,又诱逼朱虎子的姐姐朱秀娟进了冯家大院……。

第2集

   早已对漂亮的朱秀娟垂涎三尺的冯兰池以释放朱虎子为条件,诱逼秀娟顺从自己。虎子获释。当冯兰池施暴时,秀娟用大钟的碎片刺伤了冯,被扔进滹沱河。冯兰池对朱家斩草除根,派人诛杀虎子。冯家佣人秀梅连夜送信给严家奶奶。朱虎子带着深仇到恨逃离了家乡。

  冯兰池以清剿义和团余蘖为名,霸占了四十八村的公地。严世和为民告状,却被冯家收买了的县衙门府毒打至伤……。

  二十一年后,闯关东的朱虎子更名朱老忠,携妻带子回到锁井镇;千里堤上,与留学归来的冯家二儿子冯贵堂相遇,更激起朱老忠报仇雪恨的满腔激愤。

  冯兰池闻知朱虎子回乡,惊慌地想叫县府抓人,被狡黠的冯贵堂制止,另设陷阱坑害朱老忠。

  朱老忠回家见到严家奶奶,接过当年父亲使使唤的大铡刀,要与冯家讨回套回血债。

第3集

  严家的宝地被冯家霸占,严世和打了二十年的官司,输了二十年;朱老忠决心先为严家向冯兰池讨回宝地;浑身武艺的朱老忠设计蒙骗了冯家,误使冯贵堂上当,授命护院镖头老山头与朱老忠“比武论地” ,暗中让下毒手,除掉朱老忠;

  锁井镇老驴头的闺女春兰,与严世长子严运涛交好,遭到老驴头的坚决反对。因老驴是冯家没出五服的宗亲,不想参与朱、冯两家争端。

  打谷场 了老山头,老山头不甘心,拔出匕首刺向朱老忠,却又一次被打翻在地。宝地的地契被朱老忠夺回,庄户人欢呼雀跃。

  冯兰池气急败坏,叫冯贵堂收买县长王楷第,欲加害朱老忠。

第4集

  比武输了,老山头悬梁自尽,被冯贵堂救下。阴毒的冯贵堂刚柔并施竟,怒激老山头割下自己比武时按手印的半截手指。冯贵堂要和朱老忠智斗一场……

  冯贵堂买通县长王楷第,状告朱老忠。奶奶劝老忠“凡事忍耐”,严世和也认为穷人永远打不赢官司。朱老忠却认为契约在手,胜券在握,勇上法庭。

  保定“二师”资深教授严知孝家住锁井镇临村,知其情,为朱老忠鸣不平,著文“农民为天”的文章见诸报端。严知孝女儿严萍和同学、严世和的次子江运涛很高兴,都褒奖严知孝是进步人士。

  法庭上,朱老忠看到没有半截手指的老山头震怒。法官判罚朱老忠交出土地,给冯家赔礼道歉。老忠不服,法庭欲加罪名。这时,教师贾湘农挺身而出,拿出律师证件,为老忠辩护。

  老忠没被冯家陷害,也赢得不赔礼,但却输掉了夺回的土地。

第5集

  朱老忠与贾湘农结为好友,话语投机,相互往来。使老忠知道不少道理,决心寻找为百姓撑腰的“红色大门派”。

  老驴头撞上女儿春兰与运涛幽会,拿起铁锹追打。被老忠夺下,折断。老驴头嘲笑,官司打输了,浑身的霸气没处使……

  嗜色的冯兰池打起健美,俊俏春兰的主意。以长子冯月堂暗恋春兰为由,叫三儿媳桂仙提亲,被老驴头驳回。

  朱家逮着一只稀有品种的“脯红”鸟。县长王揩第、冯兰池等豪绅都想巧抢豪夺,孰料朱老忠却答应在冯兰池寿诞上“送鸟” 。

  在冯家大院的戏台前,冯家正在为冯兰池做寿,朱老忠以“送鸟祝寿”为名斗智呈勇、论养鸟经,大灭冯家威风,出了一点点“输官司”的恶气。

  共产党员贾湘农开始为老忠启蒙革命道理;朱老忠在建立“演武堂”中,“招兵买马”。

第6集

  “北伐”开始。

  混入县军政界的冯贵堂借军队“招募”士兵为题,设套抓了运涛的“丁” 。崇尚义气的朱老忠决定用儿子大贵替换回运涛,不想,大贵也被“混世”司令看中,留在军队。

  手机中的战斗机 微创隆胸塑造惹火胸围 章子怡的秘密 P4+液晶,仅售6000元

  朱老忠认为,朱、严两家出两个拿枪的,也能为百姓长威风;春兰和运涛,一对有情人挥泪离别。

  翼中大旱,冯兰池越发盘剥农民,要关闭水闸,收钱卖水。朱老忠为民夺水,发生械斗千钧一发之际。贾湘农带领“演武堂”的农民赶来,舌战冯家三儿子冯焕堂,大长了农民的威风……

第7集

  北伐军节节胜利。朱老忠、春兰等乡亲们翘首以待。贾湘农组织农民骨干,准备趁北伐胜利闹革命。这时,冯兰池举家溜走避难。

  1927年4月12日,国民党反动派叛变革命。已成为共产党员的严运涛被投入狱中,等待宣判。他临危时,保护了想在腥风血雨中入党的大贵,叮嘱和鼓励着悲痛的大贵……

  锁井镇内,严妻得知儿子入狱,病逝……

  冯兰池又回到锁井镇,庆祝着所谓北伐的胜利。朱老忠强仰制住仇恨,遂与春兰去济南看望运涛。

第8集

  济南监狱中,春兰和运涛生死相见,因运涛被判处死刑。运涛当春兰的入党介绍人……

  刑场上,盘成“出阁”头样,戴着孝的春兰跪拜即将就义的运涛。拉着大棺材的朱老忠为运涛送行。关键时刻,电话打来,运涛成为“陪绑”,被改判无期徒刑。春兰留在济南。悲愤交加的朱老忠回乡。

  贪婪成性的冯兰池以各种古怪的税收盘剥农民,又勾结军警借抓捕贾湘农的机会,要灭剿了“演武堂”。刚刚赶回锁井镇的朱老忠震慑住冯焕堂带领“演武堂”的农民冲进冯家大院,绑了冯兰池,准备与冯家以性命和鲜血一搏。贾湘农得知后,为避免和保护农民无谓的流血牺牲,再次挺身而出。被捕入狱。

第9集

  朱老忠被共产党的情意和无畏精神所震撼,冒险探监,请贾湘农发展他为共产党员,发誓一辈子跟共产党走。同志情,兄弟情,战友情,使朱老忠和贾湘农流下热泪。

  冯贵堂要以共产党名义除掉贾湘农。为避免朱老忠暴露,共产党员张嘉庆劫持了冯兰池。朱老忠、张嘉庆巧计威逼冯贵堂,警告他敢动贾湘农一根毫毛,冯兰池就死无葬身之地,冯家大院将成为一片灰烬。尚无绝对军政大权的冯贵堂,只得就范。贾湘农得以释放。

  济南城内,春兰得知运涛要被押解到贵州,连夜告别,说对党对爱,两情致死不渝!

第10集

  冯贵堂为得到军政权力,除掉政敌徐克强,嫁祸于他人。

  革命低潮时期,贾湘农一面保护发展起来的地下组织,一面立志要组织武装暴动。

  已无路费的春兰步行回家,路遇衣衫褴褛的大贵。大贵但始终保护着的机关枪。二人回到家。

  冯兰池得知严运涛被判无期徒刑。要长子冯月堂向老驴头家求婚,遭春兰严厉驳回。

  贾湘农和朱老忠在积极筹措枪支弹药,准备暴动。并说冯家买了枪支藏起来,威胁很大。话被春兰偷听去,她说自愿去冯家“卧底”刺探机密,被朱老忠拒绝。春兰亲自去找冯月堂,要冯家总管李德才做中介、进冯家,但不是出嫁,而是当佣人。冯月堂自然高兴,更高兴的却是老色鬼冯兰池。

第11集

  冯兰池使药酒,蒙迷了春兰,被秀梅换取解救。冯兰池夜里想施暴,早有准备的春兰以剪刀相见。冯兰池恼羞成怒开宗祠香堂,要以家法惩治春兰。朱老忠勇闯冯家宗祠,解救了春兰,并警告赶来的冯月堂要保护春兰……

  朱老忠得知冯兰池把枪支高价强行卖给四十八村豪绅,先到冯老锡家“借枪”又找和大贵相识,在旧军队里混饭吃的牛宝利买枪。

  与此同时,冯月堂逐渐被春兰感化,逐步认清其弟罪恶嘴脸,发誓要帮助乡亲们。

第12集

  为扩大武装力量,贾湘农委派张嘉庆带着亲笔书信去白洋淀,争取绿林好汉李双泗。这时冯贵堂也想到了白洋淀的李双泗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借老山头和李双泗同出一家师门的缘由,命他重金劝降李双泗,如他不从,宁可打死他,也不为共产党所用。

  白洋淀边槐书庄客栈,智勇双全的张嘉庆唱起拿手的“江湖好戏”,不仅化险为夷,而且见到了很神秘的李双泗。

  大灾之年,农民受苦。贾湘农一为农民利益,而为争取时间,要朱老忠与冯贵堂“谈判”。

  千里堤上,朱老忠、冯贵堂“仇人相见”,有说有道。彼此都成熟了。县政府内,朱老忠列举证据,屡出新招,揭露冯家诸般不义之举,逼冯贵堂开仓“借粮”。

  冯兰池发现秀梅送情报端倪,又惧她知道秀娟之死因,遂下毒手。

第13集

  春兰克制住悲痛,让冯家厚葬秀梅。

  朱老忠马不停蹄地逼出财主们藏匿的枪支,又巧妙袭击双井镇警察所,缴械武装。

  在白洋淀,心里有数的李双泗静观待变。冷眼看着老山头如何和野心勃勃,贪图荣华富贵的副舵主古文应接触。这古文应有一绝活,能模仿他人笔迹而酷似。一时感到被困的张嘉庆巧遇李双泗之女,豪爽又娇小的芝儿。芝儿对张嘉庆暗生情愫。文武双全的张嘉庆胸有成竹,知道李双泗夫人张秋韵是进步学生出身,也明晓李双泗不是踟躇,而是等待一个时机。他斡旋在老山头、古文应和李双泗之间。并以神枪武功服众,教神枪手芝儿科学性射击。

第14集

  为买枪需要钱,朱老忠二进冯家“借粮”。摸底并制住冯兰池。朱老忠和冯家都知道,不叫对方“先发制人”。

  冯月堂在春兰点拔和感化下,画出藏匿枪支地图。朱老忠取得枪支时,才意识到这只是一小部分。大家都不怀疑冯月堂,而是得到危险信号,那就是冯兰池信不过冯月堂。

  老山头迟迟争取不到李双泗,只得回禀冯贵堂。说李双泗开高价,要大批枪支等。冯贵堂一边应允,一边做好剿灭李双泗的准备。他唯一得到的就是素有“小诸葛”之称的古文应,以做助手。迫于时间紧急,朱老忠接到信鸽,决定亲访李双泗。古文应本来好色,杀一听去机密的话的妇女,张嘉庆和芝儿救下女人,从女人嘴里得到古文应许多罪证。

  朱老忠和槐树庄客栈的朱老虎斗酒,以显英雄本色。朱老虎折服闻名遐迩的朱老忠。遂引见给李双泗。两人一见如故。

第15集

  老山头见朱老忠进了水寨,乱了方寸,只得枪杀李双泗,被张嘉庆抓住。冯焕堂带着一连士兵想偷袭李双泗,被早有准备的朱老忠和李双泗擒获,并做为人质。古文应抓住李双泗讲义气的特点,突然袭击并抓住李双泗。朱老忠带着人质冯焕堂,独闯水寨大堂。古文应用张秋韵当人质,要求是放了他们。危机时刻张嘉庆冒险开枪,打死古文应心腹,救下李双泗夫人。这时,张嘉庆和朱老忠才知道,李双泗所以迟迟不做决定,是想骗取冯贵堂钱财和枪支弹药。李双泗太讲义气,他在古文应求饶下,以江湖规矩了断他俩的缘分。

第16集

  白洋淀上,李双泗割袍断义,闭眼让古文应和冯焕堂快走,一只香若是燃烧完毕,他就开枪。但李双泗是在古文应的小船快离开射程后,才开的枪。打死顾古文应的替身……

  李双泗、朱老忠惺惺惜惺惺,以武会友。大有相间恨晚之意。

  芝儿对娘袒露爱慕张嘉庆心扉,得到父母支持。

  这时,不见了李双泗。朱老忠知道他去干什么,策马去追。

  李双泗目的是搞些枪支弹药,做为做共产党忠实朋友的晋见礼。朱老忠一路上没有找到李双泗,却见到冯家大院的护院,以黑子为首的人押着一个姑娘。是李德才的女儿金华,是为冯兰池做小的。朱老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又告诉黑子,他娘曾被冯兰池糟蹋过。若干家院都被黑子降服,归顺朱老忠,按吩咐抬到朱家去。因朱老忠要结给大贵娶亲的心愿,因大贵念念不忘的总是春兰。

  死里逃生的古文应被冯贵堂当成宝贝,而古也发誓效忠冯贵堂。

第17集

  常年的积劳使贾湘农患了肺病,这牵动着众人之心。奶奶亲自去看望他,贾湘农看到那么多农民关心着自己,无限感激和感慨。

  张嘉庆和芝儿比枪法,张嘉庆赢了,芝儿害羞地说,爸爸说过,谁打中了那“梅花镶”就是女婿……

  大贵不喜欢金华。朱老忠动起家长作风,说他就是要这成这桩“包办婚姻”但渐渐地大贵发现金华格外贤惠。朱老忠让李德才和金华见面。李德才叹息女儿没落入虎口,又庆幸成为朱家媳妇,也担忧朱家未来。冯家大院的总管被朱老忠争取过来。

  李双泗为招收绿林弟兄们,上了铁柱的当,中了埋伏。幸亏二贵暗中保护,炸毁了设了埋伏的客栈,解救了李双泗。

第18集

  冯兰池见了黑子单身回来,原因是半途被土匪劫了。冯兰池大怒,黑子被吊起抽打,奄奄一息时,被春兰巧妙救下。

  朱老忠按着牛头喝水,竟然让大贵和金华成亲。并非日久生情,短短几天内,大贵就感到金华不仅疼人,而且还支持革命。

  因不慎,冯兰池得知李德才帐目有炸,活生生逼死李德才。李德才临死时,想见见女婿。朱老忠带着大贵冒着极大的风险去见。朱老忠叫大贵讲孝道,并拉着李德才的手,说老亲家,你就躺我棺材里闭眼放心吧。冯兰池想暴尸你,有朱老忠在,他做不到!

  古文应利用他的绝招,企图诱使李双泗落入陷阱。芝儿和张嘉庆闻讯潜入县城,准备营救李双泗。殊不知,冯贵堂摆下了迷魂阵……. 。

第19集

  冯贵堂为除掉小军阀张福奎,故意搞露天义演,一是诱人上钩,二是借共产党的手打死张福奎。几经波折,芝儿、张嘉庆打死张福奎和冯贵堂替身。又救出李双泗。朱老忠前来接应。

  朱老忠与李双泗喝酒交谈,婉言教育他不要盲干。又说咱俩要“龙腾虎跃”。

  不料,这时,春兰报信,说被冯兰池识破行经的黑子被杀了。朱老忠激愤而起,被李双泗按住,说你这卤莽气一点也不亚于我啊! 朱老忠说,共产党是讲情讲义的,绝不能暴尸荒野!

  他带着大贵去找黑子尸体,不想,碰上冯家想逃的情景。

  冯贵堂感觉到农民暴动一触即发,硬性地派人将冯兰池“绑架”到城里。

  孤零零的冯月堂,感到冯家罪恶深重,又难以看到父子手足之下场,选择了出家。出家前,他对冯兰池的卧室。做最后一拜,以断父子关系,断绝与姓冯家关系。

  冯兰池出逃, 朱老忠来不及报告,,只带着大贵去追赶,中了埋伏,被捕。

第20集

  春兰终于找到冯家地洞和暗室,里面藏匿着大批武器。

  贾湘农决定提前暴动,只有这样才能救朱老忠。

  朱老忠不怕拷打,但惟恐自己被侮辱。此刻,长期埋伏在敌人内部的秘书长李稚天决定必须要救出这位“红色农民之父”,不惜暴露自己,逼迫古文应写下假书信,指使牛宝力救下朱老忠。但李稚天夫妇被捕,受刑,被枪杀前,使他欣慰的是怀孕的妻子没有丝毫的埋怨,而是骄傲。他知道,革命是一定能成功的!

  朱老忠大哭被他长久误会的李稚天夫妇,悲痛化为斗志。

  春雷响在冀中平原大地。以滹沱县为核心的十三县农民举起红旗,舂雷式的暴动。先功陷了滹沱河城。

  朱老忠、李双泗并驾齐驱,追赶上冯兰池。

第21集

  冯兰池被抓住,老迈的奶奶才告诉朱老忠真相,姐姐朱秀娟是怎么死的。朱老忠想亲手砍了他,但还是按政策交给民众公审枪决。

  严世和得到宝地,兴奋地哭泣。农民得到土地欢呼雀跃。在唱大戏庆祝胜利时,贾湘农准备攻打保定。得到朱老忠、李双泗的支持,但张嘉庆有不同意见。

  关键时刻,严运涛回来了……

第22集

  严运涛去拜奶奶,与舂兰相认,两人拥抱着,久久无语。运涛已经有了白发。战火中成亲,但洞房中,两人却商议着敌情……

  运涛分析敌情,不同意攻打保定,考虑随时要战略转移。

  保定行营的白军开始反扑。在运涛和贾湘农的联合指挥下,伏击了敌人的先头小部队。首战高捷。

  冯贵堂安抚打败仗的下属,说他这是给贾湘农他们一个“骄兵之计”。

  此刻,贾湘农接到上级指示,立刻转移,和敌人打运动战。贾湘农很不情愿,朱老忠和严运涛也知道他心里牵挂着乡亲们。

  敌人奔袭,一场很惨烈的激战开始了……。

第23集

  战火中,奶奶不愿走。说我给你们看家!

  冯贵堂攻下锁井镇。奶奶在战火中,叮瞩朱老忠,要世世代代跟着共产党走,安详去世。

  朱老终于进攻的敌人展开殊死搏斗,落入滹沱河里。

  敌人开始反攻倒算。但悲壮的一幕也就此拉开。在冯贵堂、冯焕堂兄弟的血腥报复下,朱老星唱着河北梆子,慷慨牺牲在冯焕堂铡刀下。眼力不好的伍老拔在退还浮财时,遭到民众的唾骂。但他忍辱负重,竟然引爆了炸药……

第24集

  李双泗孤胆英雄,单骑潜入被敌人占领的锁井镇,与朱老忠救下被当诱饵的春兰。

  当冯焕堂带兵抓朱老忠妻子时,朱妻严厉叫金华母子逃走。她却拉响早就准备下的一篮子炸药,与敌同归于尽。冯焕堂险些被炸死。日军进攻华北。国民党中央军大溃逃。但冯贵堂没有走,他坐镇保定府,虎视耽耽地盯着没被消灭的农民红军。其实他内心也存着矛盾,不情愿当汉奸,但跟国民党嫡系走,也没有他的好果子吃。

  受到重创的农民红军没有丧失军心士气,退守太行山。贾湘农请求上极处分,不想,严运涛早就交了检讨书。

  冯贵堂决定进攻红军,决定彻底消灭农民红军余部。

  死里逃生的朱老忠给妻子守灵,说着当年的话。

第25集

  单独执行任务的张嘉庆被捕了,朱老忠进城去找牛宝利,营救张嘉庆。

  冯贵堂兵困太行山,补给跟不上,敌我双方都在坚持。但敌人坚持不过有着革命信仰的农民红军。

  趁冯贵堂兄弟不在,古文应耍手段,趁机篡夺了冯贵堂的军政大权。

  冯贵堂的部队被拖垮、打垮,铩羽而归。农民红军在艰苦卓绝的困难下,终于大了一场扬眉吐气得胜仗。

  这时,冯贵堂摆出“国共谈判”的姿态。抱病的贾湘农不顾众人阻拦,只身去谈判……

  形同与虎谋皮的谈判自然要破裂。贾湘农遭到软禁。冯贵堂知道朱老忠、李双泗等人必来救他,想一网打尽。

第26集

  李双泗乔装看望贾湘农。贾湘农不想出去,他拿出文件,要刊登在报上,揭露冯贵堂假抗日的真实面目。他的肺病已到晚期,咳嗽不止,带着鲜血,李双泗被感动,鞠躬而去。

  张嘉庆在被提出监狱时,被芝儿等人伏击,劫走。 运涛、朱老忠押解冯焕堂,闯进虎穴,去接救贾湘农。

  在回锁井镇的路上,贾湘农早已在马车上病逝。

  严运涛和朱老忠决定给这为走遍冀中平原的红色播火者举行红色葬礼,无数自发的农民,穿着孝默默迎灵。

  朱老忠哭悼这位领路人,严运涛宣读着要他感人泪下,又激发后来者的遗书……

  李双泗潜入保定,寻找冯贵堂和古文应。冯贵堂秘密去接触日本人,躲过了被杀。但李双泗却找到了古文应,砍掉他那只罪恶之手。敌人发现围攻,幸好张嘉庆来救援。

  朱老忠为贾湘农守灵。老驴头竟送来了寿衣。

第27集

  锁井镇,农民们为播火者贾湘农出大殡……

  愤怒的李双泗独身袭击日本兵营,大闹保定府。振奋了民心。瓦解了部分伪军。日本少佐太次郎看望古文应,认为他已是去意义。太次郎让冯贵堂惩罚那些不愿当伪军的中国士兵。冯贵堂狠毒之极,端起机关枪向中国士兵开火。但太次郎对此很轻蔑,但他也坚信冯贵堂是可靠的汉奸。

  冯贵堂为铲除农民红军,向日本人献一份礼,派秘探暗中潜入锁井镇。运涛、朱老忠佯做不知,但将计就计,做出假象,诱敌深入 。

  震惊而恼怒的太次郎粗俗地调戏桂仙,冯焕堂实在看不下去,嚎叫着要开枪,被风冯贵堂拦住。他狠狠打了哥哥一嘴巴走了。

  太次郎强暴桂仙要她从胯下钻过,桂仙终于醒悟了,扑向太次郎,却被冯贵堂开枪打死。

  张嘉庆策划牛宝利投诚,日伪军围堵,张嘉庆放走了牛宝利,与敌人激战,受伤,被捕。

  李双泗与牛宝利巧闯监狱,解救张嘉庆。张嘉庆没有出城。在日本和汉奸联谊大会上,天花板上掉下张嘉庆,拉响了炸药……。

第28集

  朱老忠快马托回张嘉庆尸体,芝儿正抱着刚刚分娩出的儿子。面对丈夫,哭诉不止;三口之家,终于“团聚”。

  锁井镇之战开始了。

  太次郎的日本刀,被朱老忠的大铡刀生生砍断,无数枪支,器械对准太次郎……

  失魂丧胆的冯贵堂带着残兵逃窜到太行山一带。走进寺院,不想碰到大哥冯月堂(慧清)。他养育着失散了的金华母子。冯贵堂看到朱老忠、严运涛等人涌进来,用金华当人质,但求不死。

  冯月堂用木鱼砸在冯贵堂后脑,自己也被冯贵堂开枪击倒。

  朱老忠带战士围逼住冯贵堂,又一次说:俺们庄户人“出水才见两腿泥”。冯贵堂用朱老忠的大铡刀,在庙堂的门槛外结束了自己罪恶的生涯……

  八路军东渡黄河,艰苦的八年抗战开始了!朱老忠在大红旗下送走成长起来的红孩子。

  小说《红旗谱》、《播火记》、《烽烟图》传播着红色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