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剧主线讲述的是一位被拐少女被警察解救后如何走上新生,又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用法律的武器,将买主送上了法庭,最后自己走向自强自立的人生之路的故事。

  本剧同时也讴歌了中国警察,为解救被拐少女所经历的艰难,付出的真情甚至生命的代价……

★本剧的主创者是一对亲临打拐第一线,随警作战八个月之外的记者姐妹。

  详实的内容、紧张曲折的情节、催人泪下的演绎、充满正义的张扬和人文关怀精神……

《我不是羔羊》故事梗概

  美丽的西部少女杜鹃向往文明生活,她学习好作文好,但为供哥哥上学,她只好辍学打工,恋人大壮要和她结婚,她不肯,于是二人决定先订婚,再出去打工。

  在杜鹃的订婚仪式上,杜鹃3岁的弟弟被人贩子拐骗,于是为寻找弟弟,她随同到东部滨海城市打工的黄小凯踏上了东行列车,到东部滨海城市火车站她们遭遇人贩子进而先后被拐卖为人妻,被迫卖淫。前来接站的表姐杜梅也被拐卖。他们遭遇了许多不为常人所知的痛苦。

  面对人贩子的暴行兽行,黄小凯见风使舵傍上人贩子集团头目李其飞,李其飞为让黄小凯生儿子把她留下来作她的情妇,黄小凯并不甘心自己的处境,但慑于人贩子的暴力,选择了与人贩子同流合污,为了保护自己她出卖了杜梅,并且自己逐步走上了贩人之路。

  性情软弱的杜梅被卖到夜总会,当起卖淫女,成为人贩子的赚钱机器。

  杜鹃拼死抵抗,并且在人贩子集团遇上一个好心的“人贩子”(卧底李锐锋)的几次帮助,最后人贩子

  无奈把她卖进深山,她被一个农家老太太买去给儿子当老婆。她被强迫在结婚证书上按了手印。婚礼那天夜里,杜鹃用剪刀自卫,没想到她的“丈夫”侯强告诉她不必担心,他会帮她逃走的。原来侯强在东部滨海城市上学计算机大专刚

  毕业,妈妈急着抱孙子就借全村人的钱偷着给他买了媳妇。侯强说买人是犯法的,他会帮杜鹃。于是他们躲在屋中看书寻机逃跑。

  第一次逃跑没有成功,他们打算次日再逃,就在第二次逃跑前,杜鹃无意间发现邻居李会计家藏着一个被拐女,由于长期被李会计虐待,而拒绝说话,没人知道她叫什么,哪里人,大家叫她哑妹。杜鹃同情哑妹于是等待时机。

  在侯强的帮助下,杜鹃带上哑妹一起逃离。刚到村口被发现,村民追上来,三人跑散。杜鹃情急中交给侯军一封信,是寄给李锐锋的。

  杜鹃躲进山洞里,哑妹被逼至山崖,李会计拿出皮带,想把她带回家,无奈之下,哑妹纵身跳进山崖,杜鹃欲救不能,独自哭泣。

  东部滨海城市市女刑警方秦带队执行任务凯旋而归,当她带着抓获的人贩子和被拐少女回到警局时,受到同事们准备好的欢迎。

  但是让方秦纳闷的是,她的男朋友及同事李锐锋却不在其中。谁也不知他在哪里。

  刑侦队的钟队长接到张局长的紧急命令:今天全市搞突然袭击大行动,扫黄打非。男、女队员紧急集合。方秦顾不上劳累,又和大家一起出发了。

  更让方秦没想到的是,他们在一个洗浴中心抓到的嫖客中竟有李锐锋,她实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锐锋被关押起来,期间认识了人贩子老杰,二人颇为投机,老杰还说等出去后他有特赚钱的活儿,要李锐锋和他一起干。

  不久李锐锋被警方开除。与老杰混在一起,活动在火车站周围。老杰是一个人贩子,他“带”李慢慢走向了人贩子集团总部。李锐锋就是在那里遇到杜鹃,但是还是没能帮她脱出虎口。他乘机给了她地址。不久,他收到由侯军寄出的杜鹃的求救信,于是报告钟队,钟队带方秦等出发前往解救。

  杜鹃在山洞里呆了十几天,已经气若游丝,两眼看不见东西。

  钟队方秦等警察来到侯村,发动群众一起搜山,终于找到杜鹃,杜鹃不相信是警察来了,方秦流泪抱起杜鹃,说:我们真的是警察,你不信,就摸一摸我的警帽,那上面有警徽。杜鹃接过警帽,抚摸警徽,突然泪流满面抱住方秦:你们真的来了?!

  在下山走时,李会计带领另一批村民追来,钟队为掩护大家,迎向村民,解释无效,他被村民连人带车推向山崖。后来,被另外村民救起送医院。

  被解救后的杜鹃和方秦成了好友,她想在东部滨海城市继续寻找弟弟和救出黄小凯及杜梅。

  杜鹃在街上与黄小凯相遇,再次落入人贩子手中,她被卖到夜总会,被迫接客,遇杜梅,杜梅设法保护杜鹃不失身。在李锐锋安排的一次解救中,她们被解救。

  这次方秦劝她回家。杜鹃也感觉身心疲惫,于是踏上归乡的火车。杜梅不敢回家,怕家人不原谅她,她留在东部滨海城市打工。

  回家后的杜鹃本想在亲人的怀抱中疗心伤,却遭到村人指点,未婚夫抛弃,亲人的责怪。

  倔强的杜鹃伤心地离开家乡再次到了东部滨海城市。

  她和杜梅在工厂打工,杜梅忍受不了别人的歧视和主管的骚扰,以酒浇愁,后来重返夜总会,做三陪。

  杜鹃在方秦帮助下上了打工者夜校,不断学习,读完大专中文专业。上课期间,巧遇侯强,侯强和她成了好朋友。侯强的女友则带有色眼镜看杜鹃。

  李锐锋找到了杜鹃的弟弟杜军军,正值五一长假,方秦将他带到家中照顾二人产生母子般感情,以至于杜鹃父母来接时,军军死死抱住方秦不肯离开。

  杜鹃和李锐锋交往中爱上李锐锋,劝他摆脱那些坏人。

  杜鹃把心中的爱恋向方秦倾诉,方秦鼓励她大胆去爱。

  李锐锋逐步了解到犯人团伙的更多底细,直到了卖人山总部的地点。为一举歼灭卖人山,彻底粉碎人贩子集团作着准备。

  就在即将行动之前,李锐锋发现人贩子头目李其飞,竟是自己失散20多年的哥哥。为不影响执行任务,李锐锋没告诉母亲,不巧的是,李母无意中发现了这一切,情不自禁去认儿子,搞乱了计划导致使李其飞知道了李锐锋更多底细。引起他心底怀疑。

  为了考验李锐锋,李其飞派李锐锋和老杰去杀掉黄小凯,把黄小凯的儿子留下来。

  结果李锐锋设法救了黄小凯,不料正当李锐锋对李其飞“自圆其说”时,黄小凯知道李其飞要杀自己独占儿子后发疯地回来了,找李其飞算账,被李其飞当场打死。

  为了打消李其飞的怀疑,钟队决定请杜鹃协助这次行动,杜鹃作为特情人员和李锐锋配合,继续与李其飞周旋,解救更多的被拐女和儿童,最后逼近卖人山总部,一举歼灭这个集团。

  在二人合作中,李锐锋发现自己也爱上了杜鹃,但责任感和对方秦的感情使他压抑了自己,他对杜鹃的感情回避。

  杜鹃想告诉方秦自己爱的那个人就是李锐锋。却在方秦处看见方秦和李锐锋的合影。

  杜鹃压抑自己的爱情,痛苦。

  最后的战役中,李锐锋倒在亲哥哥的刀下。

  杜鹃面对牺牲的李锐锋喊出了心声:我爱你。

  冲进来的来的方秦看着血泊中的恋人,泪流满面冲出去向逃走的李其飞举起了枪,但她还是忍住了悲愤,收起枪冲上去,二人搏斗,活捉李其飞。

  李锐锋的葬礼上。李锐锋几年来解救的100多名被拐女都来了。杜鹃非常悲痛,她和众少女含泪绣了一面有100颗心的锦缎被,盖在阿都的遗体上。

  李锐锋的也来了,妈妈抱住儿子的遗体,不住地亲吻着儿子,然后抚摸着儿子身上用纱布包扎着的伤口,嘴里不断地说:孩子,你疼吗?他们砍了你29刀呀!多疼啊,多疼啊!妈妈愿意为你挨这29刀,让妈妈替你疼吧,孩子。。。。。。。

  在场人无不落泪,杜鹃心碎,她扶起李锐锋的妈妈,发自内心地叫了声:妈妈。

  众被解救少女去见人贩子头目李其飞,众愤,怒斥甚至打他的耳光,杜鹃陪李母亲进来,李母见到儿子心里非常复杂,爱恨交加,有个少女把对人贩子的恨发泄到她的身上,杜鹃出来为她解围,并讲了李锐锋的事迹,几个少女很感动,杜鹃劝少女们离开,只留李母一个人面对儿子,心力交瘁的李母在与儿子进行了最后一次对话后,孤独无奈地走出大门,瘫倒在地。善良的杜鹃等在那里,将她扶起。

  公安局代被拐女对人贩子提起公诉,但由于被拐女怕暴露自己被拐经历,不敢出庭作证,使李其飞在一审中被判10年徒刑。

  杜鹃奔走于被解救的少女中,说服她们勇敢地站出来,让人贩子得到应有的惩罚。并且,杜鹃拿起法律武器为被拐女哑妹伸冤,在一个律师帮助下她指控买主李会计购买并虐待妇女的罪行。

  终于,少女们纷纷作证,法院重审李其飞案,李其飞等人贩子被判死刑,李会计死刑,其他买主也得到应有惩罚。这在当时的新闻界引起很大反响,人们惊呼:买人原来也有罪。

分集剧情:
第1集

  滨城市刑警队里,李锐锋的女朋友刑警方秦,刚刚从抓捕现场回到队里,不时地和同事开着玩笑,满心欢喜的去换衣服,想给同为刑警的男朋友李锐锋一个惊喜。她因为去执行追捕人贩子的任务,已经和李锐锋分别好长一段时间了。没有想到的是,李锐锋因为嫖娼被队里突击检查的同事给抓了起来,方秦万分伤心。

  李锐锋在看守所里面巧妙地接近人贩子老杰,为他出头和别的犯人打架,老杰对李锐锋感激不尽,一个劲地说出去后一定要报答李锐锋的恩情。从看守所里放出来后,李锐锋接到队里的处理结果——开除警籍!

  生活在同一个村庄的杜鹃、杜梅和黄小凯,一直向往着能够到大城市去工作,开开眼界。杜梅和黄小凯都是小学毕业之后就不再上学了,当地的观念觉得女孩子书读多了没有用,杜鹃的父母也是这样的想法,但是拗不过杜鹃,于是,杜鹃幸运的读到了高二。高二后父亲让她在家带弟弟,不许再上学。杜鹃的老师很为作文优秀的她感到惋惜,他极力的想办法让杜鹃重返校园。很快的,杜梅去了外面的大城市——滨城市做保姆了,她在一个姓赵的处长家里当保姆。赵处长很色,一直对杜梅心怀不轨。一天,杜鹃收到了杜梅的来信,信中希望杜鹃黄小凯也能够到滨城市打工。

第2集

  杜鹃的恋人——同村的年轻人大状兴高采烈的来到杜鹃家送彩礼,黄小凯羡慕地看着杜鹃,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杜鹃和大状的身上时,却忽略了照看杜鹃那3岁的弟弟杜军军。 人贩子老黑和他的手下趁着热闹的时候用糖和电动玩具骗走了杜军军,杜鹃的家人发现后焦急万分,于是,一个定婚的热闹场面瞬间就变成了悲急万分的大寻找。杜鹃和大状找到了城里,终于打听到有人看见老黑去了滨城市的火车站,于是杜鹃就和大状商量要去滨城市找弟弟,正巧不久前杜梅也来信说让杜鹃去打工。

  父母和大状都同意杜鹃去滨城市边打工边寻找弟弟,经过几天的准备,杜鹃和黄小凯一起登上了开往滨城市的火车。

  在滨城市火车站,刚下火车的杜鹃和黄小凯遇到了因为嫖娼而被刑警队开除的李锐锋,李锐锋已经和老杰等一伙人贩子混在了一起。危险立刻出现在对这个城市毫无认知的女孩儿们的身边。

第3集

  集李锐锋一面寻找机会给刑警队的钟队长打电话报信,一面在火车站和老杰搪塞,假装自己很穷很需要钱的样子,陪着笑脸希望老杰能够多让自己干些活,多赚些钱。终于,李锐锋记下了老杰用来拐人的汽车车牌号,通知了钟队。但是杜鹃和黄小凯已经被老黑以及几个人贩子盯住并骗上了他们的汽车,李锐锋急忙开着自己的车进行追踪,不巧的是李锐锋的汽车跑到半路上没有汽油了,追踪失去了目标。杜鹃和黄小凯还有另外几个女人被老黑的车拉到了一个偏僻的废弃仓库里,这时,她们才发觉自己上坏人的当了。杜娟和黄小凯等几位少女被关在一间屋子里,隔壁不时传来女子凄惨的叫声和扭打声,杜鹃和黄小凯惊恐地缩在一起。不一会,老杰领着几个手下来到关押杜鹃的房间,对杜鹃等几位女孩进行恐吓,要她们脱衣服,黄小凯吓得跪在地上求饶,杜鹃宁死不从,捡起地上的一个空啤酒瓶子,打碎后狠狠地在自己的膀子上画了一下,鲜血立刻流了出来。杜鹃的刚烈引起了人贩子头目李其飞的兴趣,他花言巧语的劝说杜鹃让她跟随自己。杜鹃不从,李其飞十分恼怒。杜鹃说可以让她联系表姐杜梅,让杜梅来接她和黄小凯,二人好借机逃跑。

  李锐锋找到方秦,希望二人能和好如初,但是方秦并不知道李锐锋的卧底任务,不肯原谅他,李锐锋的内心很痛苦,他深爱着方秦。

  隔日,接到黄小凯电话的杜梅去找杜鹃和黄小凯,没想到却被老杰设计一起抓走,李锐锋在老杰追杜鹃的时候想办法帮助杜鹃逃跑,不想却阴错阳差地让老杰误以为自己在帮助他抓杜鹃,李锐锋无奈地将杜鹃交给了老杰等人贩子,杜鹃痛恨李锐锋这个“帮凶”。杜鹃、杜梅和黄小凯一起被关在了李其飞的贼窝里,三人惊恐万分,不知所措……

第4集

  杜鹃、杜梅和黄小凯姐妹三人又被关进了昨天关她们的那间仓库,杜梅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黄小凯向杜梅讲述了遭遇后希望杜梅能够拿出钱来交给老杰,让老杰他们放了自己。杜梅怎么会有那么多钱,杜鹃和黄小凯十分后悔将杜梅也牵扯进来。 三人正不知所措间,一个人贩子进来,将杜梅拖了出去。杜梅被带到另一间屋子。罗一刚假装同情杜梅,劝杜梅听人贩子的话,杜梅不从,被老杰等人贩子强暴。隔壁的杜鹃和黄小凯听到杜梅撕心裂肺地嚎叫,心如刀绞。杜梅被强暴后,罗一刚出现了,他交给老杰2万元钱,说是为杜梅赎身的,于是老杰将杜梅交给了罗一刚。不明真相的杜梅对罗一刚感激涕零。黄小凯在李其飞等人贩子的淫威下屈服了,她投靠了李其飞,做李其飞的情人,希望李其飞能够将她留在身边,不被卖到山里给人当老婆。为了表现自己的忠心,她自告奋勇的去游说杜鹃,被杜鹃训斥了一顿。杜鹃依然不从,被关押,李锐锋因为“帮助”老杰抓杜鹃有功,已经取得了老杰的初步信任。他进到关押杜鹃的屋子给她送饭,寻机解救杜鹃,但是杜鹃对李锐锋恨之入骨,拿起饭碗将李锐锋的头打破。深夜,杜鹃终于找到机会逃脱,跑到外面后又被李其飞的人给追了回来,虽然李其飞很喜欢杜鹃,但是因为无法使杜鹃屈服,决定将她卖到山里去。李锐锋寻机向钟队报告了李其飞的踪迹,钟队深夜带队围捕,狡猾的李其飞跳入仓库不远的一条河里,逃脱了刑警的搜查……

第5集

  追捕李其飞的行动失败,李锐锋和钟队商量好下一步的行动后,就直接找到方秦,希望能够取得方秦的谅解和理解,但是方秦对李锐锋在洗浴中心找小姐的做法感到十分气愤,不肯原谅,李锐锋受纪律约束不能告诉方秦事情的原委,心中很苦闷。

  杜鹃被老杰等用货车拉到了一个叫“卖人亭”的地方。看到这里有许多和自己差不多以及比自己小的女孩子,很多买主在这里和人贩子讨价还价。人贩子挨个问被拐女是不是“自愿做人家的媳妇”。大多数的被拐女都说是自愿的,只有杜鹃不肯说,遭到了人贩子的暴打。在杜鹃挨打的时候,被正在这里为侯强买媳妇的侯强妈看见了,她一眼就看中了杜鹃,经过和人贩子的讨价还价后,以8000块钱的价格将杜鹃买走并直接到村政府办理了侯强和杜鹃的结婚证。在侯家的喜筵上,杜鹃说自己是被人贩子拐来的,请求村民帮助自己,但是没有人帮助她,杜鹃被侯强妈反锁到新房里,杜鹃逃走,又被路上遇到的村民送了回来。侯强是大学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在滨城开了一个小的软件开发公司。他回到家中才知道母亲给自己买了媳妇,他告诉母亲这种做法是违法的。但侯强妈听不进去,将侯强推进了新房。洞房夜,侯强告诉杜鹃不要害怕,自己会帮助她逃走。第二天,侯强又来劝说母亲放走杜鹃,侯母大怒,将两人一齐锁在新房中,两人无奈,便悄悄商量逃跑计划。在寻找逃跑机会的日子里,侯强给杜鹃讲了很多的人生道理,还把自己的书拿给杜鹃看。

  杜梅被罗一刚介绍到发廊做洗头工,老杰等人贩子来骚扰杜梅并逼着罗一刚还钱,杜梅深深地心疼着罗一刚,她不知道,自己正被人贩子一步一步引向火坑。黄小凯被李其飞玩弄后卖到一个山里,她对买主谎称自己已经怀孕,并且怀的是李其飞的孩子,于是,盼子心切的李其飞为买黄小凯的人退了钱,将黄小凯留在了自己的身边。

  杜鹃和侯强商量着怎样逃跑的计划,做出一种很亲热的样子,就在时机快要成熟的时候,他们发现隔壁的邻居家里,也有一个被拐女,村里人都叫她“哑妹”,哑妹每天都遭受着非人的毒打和折磨……

第6集

  侯强家隔壁的邻居是李队长家,李队长本是侯村的生产队长,因为买媳妇被开除。哑妹就是李队长买来的被拐女,由于长时间的惊吓和愤恨,一直以来她都不肯开口说话,人们就叫她“哑妹”。杜鹃趁着侯强妈对自己警惕的放松开始接近哑妹,希望自己能够帮助哑妹。黄小凯已经彻底投靠了李其飞,她和老杰一起去火车站拐骗别的妇女。黄小凯的“识趣 ”很快就赢得了李其飞的信任和欢心。几天过去了,侯强妈发觉侯强和杜鹃的感觉不像夫妻,于是在夜里她偷听侯强和杜鹃的谈话,终于知道原来两人根本就是分开睡的。盼着孙子尽快出生的侯强妈悲痛欲绝,看出儿子一直是想帮助杜鹃逃走,为了防止人去财空,侯强妈和李队长商量将杜鹃卖给别人,自己再另外买一个听话的回来生孩子。

第7集

  侯强妈找来了几个买主,都被李队长以各种名义给打发走了,原来李队长是想自己买杜鹃,侯强妈有些动心,侯强听说后来劝阻母亲。最后答应母亲一定让杜鹃听自己的,给她生个孙子。侯强回到新房和杜鹃在纸上写着逃跑计划,画着逃跑线路图,杜鹃要带着哑妹一起逃跑,侯强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杜鹃借着串门的机会告诉了她们要逃跑的计划,哑妹激动地流下了眼泪。第二天夜里,侯强和杜鹃从后窗跳出,到李队长家放出哑妹,向山外跑去,黑暗中三人跑散,侯强和妈妈吵翻,一气之下回到了滨城。回到滨城后,侯强报警,方秦接待了他。了解到详情后报告给了钟队,钟队立刻安排警力进行解救。杜鹃和哑妹在山中迷路,躲到一个山洞里,早上,哑妹到山洞外找水,恰巧李队长带着众村民找到了她,哑妹被李队长逼得跳下了山崖。杜鹃一个人在山中躲避着,方秦和李锐锋被派解救杜鹃和哑妹,终于找到了杜鹃,但是杜鹃已经被饿得奄奄一息,眼睛也因为长时间在山洞里不见天日的原因而看不到东西。李锐锋摘下方秦的警帽让杜鹃摸警徽,杜鹃才相信了。杜鹃被方秦解救回滨城。李队长带着众村民拦阻着警车不让带走杜鹃,李锐锋将自己的吉普车停在村民和警车之间作掩护,警车安全地离开了,李锐锋却被李队长领的村民连人带车推下了山崖,吉普车在山坡上滚动,李锐锋生死未卜

第8集

  方秦将杜鹃送到医院后,急忙和侯村的派出所联系,得知李锐锋被连人带车推下了山崖,心急如焚,又召集同事一同回到侯村寻找李锐锋,在寻找李锐锋的过程中发现了死在悬崖下的哑妹,并在山坡下找到了昏迷的李锐锋,便将李锐锋送到了杜鹃住进的那家医院。住院的杜鹃需要输血,李锐锋毫不犹豫的伸出了胳膊,又一次救了杜鹃,杜鹃很感激李锐锋,心中对他充满了爱慕。出院后,方秦介绍杜鹃到一个人家当家政服务员,杜鹃也积极配合方秦的调查取证工作,协助方秦将害死哑妹的李队长和把李锐锋推下山崖的人绳之以法。李锐锋接到任务,要继续跟踪老杰,找出李其飞的犯罪证据和活动规律,李锐锋的母亲对儿子的活动越来越感到不解,她很担心儿子的安全以及和方秦的关系,心中还挂念着一小就被送给了别人的大儿子。杜梅已经深深地爱上了罗一刚,为了帮助罗一刚还钱,她到歌厅里当三陪女,挣钱都交给罗一刚,罗一刚嫌杜梅只做三陪赚钱少,又将她送到郊区的一个夜总会那里接客,夜总会的梅老板对杜梅很是满意。李锐锋取得了老杰的信任,老杰答应李锐锋将他介绍给老大李其飞,这时的李其飞更加猖狂,不但拐卖人口,而且还进行毒品的交易活动。一个偶然的机会,杜鹃和李锐锋又遇见了……

第9集

  杜鹃通过方秦的介绍认识了李锐锋的母亲,她们相处得很好,李锐锋也为杜鹃的状况感到高兴。李锐锋逐渐取得了老杰的信任,但是李其飞依然设下种种机关来试探李锐锋。黄小凯跟着李其飞,真的怀孕了,一次黄小凯逛街的时候不巧遇见了正在商店买东西的杜鹃,黄小凯告诉杜鹃,杜军军被李其飞卖到了一个离滨城不远的农村,杜鹃急忙向方秦报告了这一线索,希望能尽快找到弟弟。黄小凯告诉杜鹃自己怀的孩子就是李其飞的,杜鹃在气愤的同时也深为黄小凯感到惋惜,而杜梅已经完全被罗一刚控制,她幻想着有一天自己赚够了钱,还给那些坏人后就能够和罗一刚结婚,终生厮守。黄小凯频繁的外出引起了老杰的怀疑,老杰开始对黄小凯跟踪,终于发现原来黄小凯每次外出都是与杜鹃见面,对杜鹃怀恨在心的李其飞和老杰在一个傍晚,再一次将杜鹃绑架。杜鹃又一次陷入魔窟……

第10集

  杜鹃被老杰带到城乡结合部李其飞的住处。李其飞贼心不死,依然对杜鹃进行威逼利诱,他让杜鹃做自己的小老婆。杜鹃宁死不从,李其飞大怒,将房间里的录音机打开,播放着刺耳的音乐,他对劝说已经没有耐心,准备强暴杜鹃。正在这时,黄小凯突然闯了进来,对李其飞大吵大闹,李其飞无奈,只好先过来哄黄小凯。黄小凯担心李其飞为了杜鹃抛弃自己,便出主意让李其飞将杜鹃送到郊区的一个歌舞厅梅老板那里做三陪女。在梅老板那里,杜鹃遇到了在这里坐台的杜梅,杜梅为了保护杜鹃不受虐待,向梅老板保证可以让杜鹃听话,暗地里却在帮助杜鹃想办法逃走。方秦根据杜鹃提供的线索,终于找到了杜军军,正当她兴冲冲的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杜鹃的时候,突然发现杜鹃失踪了。杜鹃在梅老板处寻机打电话报警,希望得到警方和方秦的救助,她拨通“110”电话,诉说了自己的处境,正焦急等待救援的时候,歌舞厅两个凶神恶煞的保镖站在了杜鹃的面前……

第11集

  原来,歌舞厅里所有的电话都是内线,杜鹃拨打的“110”直接就被歌舞厅的保安部接听了,梅老板大怒,叫来杜梅,要杜梅给她一个交待,杜梅敷衍着梅老板,再三保证杜鹃会接客。杜鹃暂时躲过了一场灾难。杜鹃劝杜梅不要再受罗一刚的欺骗,为罗一刚卖命,杜梅和罗一刚吵了起来,被罗一刚从楼梯上打了下来。杜梅受伤后,梅老板来逼迫杜梅交每个 月的份钱,杜梅手头没有钱,杜鹃只好违心地答应梅老板可以陪客人喝酒,赚钱替杜梅交“管理费”。杜梅担心表妹杜鹃吃亏,告诉她在身上喷洒一些“来苏尔”消毒水,如果客人提出过分要求,就说自己刚得了性病。

  李其飞对刚烈的杜鹃依然念念不忘,这天,李其飞打算到梅老板处再见见杜鹃,为了拉李锐锋下水,他叫上了李锐锋,令李锐锋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遇见了杜鹃,他将情况向钟队进行了汇报,钟队安排方秦等刑警去解救杜鹃,方秦化装成舞女混进了歌舞厅,在刑警们对犯罪分子进行抓捕的时候,混乱中,杜鹃一个人走散了,黑夜里,她跌跌撞撞地在田野里奔跑着……

第12集

  杜鹃从深夜走到清晨,在路边的农田中遇到了一对好心的夫妇。好心的夫妇将杜鹃带回家中,让她吃饱饭,洗了澡,又给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好心人就开着摩托车将杜鹃送到了滨城市刑警大队,将杜鹃交给了方秦。方秦带杜鹃去见杜军军,姐弟重逢,激动万分。杜鹃领着弟弟回到了家里,想重新生活。但是村里面已经传言杜鹃在外面结了好几次婚,而且还在夜总会接客,杜鹃的恋人大状不肯见杜鹃,认为她脏。村里人也都对杜鹃指指点点,没有人肯和杜鹃说一句话,而这一切传言,竟然都是黄小凯回来对村里人说的。经受了种种磨难的杜鹃感到自己在家乡已无立足之地。杜鹃的父亲经受不住村里人的指指点点,大状家又退了婚,就给杜鹃寻了一门亲事——邻村的一个老光棍,因为腿有点跛都50多岁了还没有娶上媳妇。杜鹃宁死不从。

  李其飞几次在进行买卖人口交易时被警察追捕,不禁对李锐锋起了疑心,他决定再一次试探李锐锋,如果是李锐锋泄密,他要杀掉李锐锋。

第13集

  李锐锋正陪着妈妈在市场买东西,老杰来找,说李其飞要见他,李锐锋和妈妈打了个招呼,就跟着老杰去了,李锐锋的母亲在路边看到和儿子在一起的李其飞,心中一动。李其飞对李锐锋百般询问,李锐锋只说自己看上了杜鹃,李其飞仍然疑心未消。为了能够让李其飞彻底信任李锐锋,钟队巧妙地安排了一次抓捕行动,行动中故意让李锐锋救了李其飞的性命,从此李其飞对李锐锋深信不疑,将李锐锋奉为第二把交椅。

  杜鹃找到大状,向他讲述自己的遭遇,大状依然爱着杜鹃,但是他不能忍受村里的风言风语,二人分手。方秦对害死哑妹的李队长提起公诉,但是由于证据不足,法院无法判定李队长有罪。为了查找证据,方秦到了杜鹃的家,希望杜鹃能够出庭指证李队长。杜鹃跟随方秦来到哑妹被害的侯村,找到当时见到李队长逼死哑妹的村民李锦富,但胆小怕事的李锦富依然不肯出庭作证,他将杜鹃和方秦推出家门,任杜鹃再怎么敲门,他也不开。

第14集

  

  杜鹃苦口婆心的劝说李锦富出庭作证,李锦富被杜鹃的执著感动,答应出庭作证,法庭上,李队长因买被拐儿童和妇女以及强奸妇女等罪被判有期徒刑。杜鹃思前想后,决定留在滨城市,继续在王律师家里做保姆。李锐锋回到家中,看到母亲正拿着他和哥哥小时候的照片端详,她感觉李其飞就是自己失散了将近30年的大儿子。李其飞让李锐锋一起把将要生产的黄小凯送到乡下的母亲家,李锐锋的母亲偷偷跟着李锐锋到了乡下,见到了李其飞的母亲,果然,李其飞就是自己在20多年前送给了表妹的大儿子。表妹不同意李母和李其飞相认,李母伤心地离去。

  杜鹃到王律师家当小时工,王律师觉得杜鹃很聪明,文化底子好,就出钱给杜鹃报名参加夜大的学习,杜鹃欣喜。杜鹃找到正在制衣厂做工的杜梅,告诉她这个好消息。杜鹃兴高采烈的进了夜大,没想到教电脑课程的老师竟然是侯强,两人相遇,一时间颇感意外,又是百感交集。

第15集

  一年后,黄小凯为李其飞生了一个儿子,孩子满月后,李其飞就让自己在农村生活的老婆和母亲照看儿子,将黄小凯领回滨城市。他感到黄小凯的价值已经利用尽,决定将她卖到山里再赚一笔钱。注意打定,李其飞便派李锐锋送黄小凯去一个叫仇五的买主那里,李锐锋接上黄小凯,决定将她送回老家,为了躲避李其飞的跟踪,李锐锋将黄小凯送到杜鹃的住处,并为她买好了第二天回家的火车票。

  杜鹃虽然生气黄小凯回家乡给自己造谣,但是一想到自己和她的遭遇,慢慢的就不那么恨她。夜里,杜鹃劝说黄小凯回家后好好生活,不要再想着出来了。

  第二天,杜鹃送黄小凯去火车站,黄小凯思子心切,在即将登上列车的一霎那,又改变了主意。她打车直奔李其飞的住处,杜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打了另外一辆出租车紧随黄小凯。黄小凯找到李其飞,怒斥他丧尽天良,无情无义,让李其飞还回自己的儿子。恼羞成怒的李其飞扑向黄小凯,用手边的玻璃烟灰缸猛击黄小凯头部,黄小凯倒在血泊中。刚刚赶到的杜鹃亲眼目睹了黄小凯的被杀,转身要逃,被老杰死死抱住,押到李其飞面前。一转眼,杜鹃的处境变得危急万分。

第16集

  李锐锋骗李其飞说杜鹃是自己的女朋友,李其飞虽然半信半疑,但是禁不住李锐锋的苦苦哀求,还是同意放了杜鹃。李锐锋将杜鹃救出后,和她商量能不能继续假扮恋人,迷惑李其飞,找到李其飞的老窝。暗恋着李锐锋的杜鹃幸福地答应了。为了拉拢和试探李锐锋,李其飞邀请李母、杜鹃和李锐锋到饭店吃饭。李母很奇怪,为什么锐锋的女朋友突然就由 方秦变成杜鹃了呢?吃饭期间,李其飞接到电话,老杰报告说黄小凯的家人来找黄小凯,李其飞命令老杰安排手下将他们干掉,李母无意中听到“黄小凯”的名字,心中陡生疑团。因为她先前从杜鹃口中认识了黄小凯,饭后回到家中,李母追问杜鹃、黄小凯到底怎么了,无奈之下,杜鹃只好告诉李母黄小凯已经被李其飞杀害,李母大吃一惊。

第17集

  方秦执行任务时受伤,李锐锋到医院照顾方秦,忽然接到李其飞的电话,李其飞要他领着杜鹃马上到他那里。李锐锋心中紧张,以为李其飞发现了自己的身份,谁知到了李其飞的住处才知道,原来李其飞让他和杜鹃去拍婚纱照,李其飞希望他们尽快结婚。李锐锋一面和杜鹃假装置办婚事,一面向钟队汇报最近的战果,李其飞已经对李锐锋完全信任,并且第一次将李锐锋带到了他的卖人基地。

  李锐锋将通往卖人山的路线图画好后,便约了方秦,将路线图交给方秦。不想被老杰发现,老杰惊慌失措,立刻向李其飞报告这一情况。李其飞为了确认自己的疑虑,找到李母追问李锐锋的真实身份。在痛苦中备受煎熬的李母劝李其飞马上逃跑,李其飞听到这里,明白了一切,他怒不可遏,便又安排了一次交易,准备干掉李锐锋。

第18集

  李其飞和海外的20几个犯罪团伙集会,李锐锋已经通知了钟队。钟队布置警力准备将李其飞等犯罪分子一网打尽,但是狡猾的李其飞将李锐锋打昏后逃脱。这次抓捕行动唯独逃脱了李其飞。李锐锋与方秦和好,两人决定将这个案子破了之后就结婚。杜鹃在夜大上学,与侯强的接触变得多了起来,两人时常谈心、交流,不知不觉中,杜鹃已经将侯强看作自己最贴心的好朋友,侯强也觉得自己多了一个红颜知己。一天,王律师请杜鹃出庭作证指认罗一刚,同时作证的还有杜梅等十几名受罗一刚控制的少女。由于是大案,当地的电视台对庭审进行了直播,杜梅曾经被骗,做三陪女的经历披露于世,很多人开始对杜梅指指点点,杜梅失去了制衣厂的工作,受到很多人的骚扰,本来已经脱离苦海的杜梅又一次感到了生活的无助。她痛苦地走在街上,茫然,没有目的地。

第19集

  杜梅一个人穿过城市的街道,盲目地走着。风吹过,车流如潮,她视而不见沉浸在内心的痛苦中,无奈至绝望,内心的挣扎撞击到了极致,不知不觉到海边,杜梅纵身跃进了茫茫大海。一位好心人将杜梅救起送进了医院。医生从杜梅的口袋里找到方秦的电话,方秦急忙通知了李锐锋和杜鹃,三人一起赶到医院。但是杜梅已经对生活心灰意冷。公安局决定对李其飞进行最后的围捕,经过细致的布署,决定采取引蛇出洞的办法,由杜鹃将李其飞引出来,然后实施抓捕计划。老杰将杜鹃绑到卖人山基地,李其飞见到杜鹃狂笑不已,说你终究逃不出我的手心。说着,狞笑着扑向杜鹃,忽然只听一声大喝:“住手!”李锐锋出现在李其飞的面前。李其飞迅速掏枪顶住李锐锋的腰。而李锐锋的枪已顶在了李其飞的头部。二人紧张的对峙着。李锐锋被人贩子(荷枪实弹)包围。处境十分危急。摔在地上的杜鹃惊呆。

第20集

  两个兄弟就这样一人拿着枪顶在弟弟的腰上,一个拿着枪顶在哥哥的头上。李锐锋劝哥哥缴械投降,李其飞不顾一切地要与弟弟同归于尽,他的眼睛突然又爆发出杀黄小凯时候的那种杀气,李其飞在混乱中失手杀死李锐锋。钟队将其逮捕。李锐锋的葬礼上,杜鹃和方秦搀扶着李锐锋的母亲。他几年来解救的100多名被拐女都来了,众少女将她们含泪绣的那面有100颗心的锦缎被,盖在李锐锋的遗体上。李母失去了自己的儿子伤心至极。李其飞被依法提起公诉,法院经过审理,判处李其飞死刑。杜梅经过妇联的帮助,治好了性病,也只好了心灵上的创伤,她和一个农村的男青年谈起了恋爱,沉浸在久违的幸福中。杜鹃在夜大毕业后,被《滨城早报》破格录用,负责为被拐少女排忧解难的专栏,侯强一如既往地帮助着杜鹃。一年后,李锐锋牺牲的日子。杜鹃手捧花来到李锐锋墓前。杜鹃念自己写的关于李锐锋的文稿给李锐锋听。杜鹃念着念不下去了,哭了。侯强悄悄的站在了杜鹃身旁告诉她他要搞照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