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发生在世界的都会纽约,四个身份不同、背景不同的女人汤潘、凌风和何小藕因各自的心愿来到纽约进行圆梦,她们从事业的最低谷开始做起,经历异国他乡的人事沧桑,面对爱情、生活的艰难选择,最终得到自己的人生梦想。
分集剧情:
第1集

  故事发生在世界的都会纽约。汤潘是个开朗、活泼、漂亮的姑娘。1996年她只身从中国大陆来到太平洋东岸的美国,一边在纽约时装学院学习时装设计一边苦苦的寻找失踪的 爱人 青年画家荀大路。率直、单纯的美国青年杰森是汤潘的同班同学,他一见钟情的爱上了汤潘并展开了大胆的追求。杰林的举动引起了一直追求他的女生的强烈嫉妒。

  汤潘为了寻找荀大路,她跑遍了纽约的所有大学,查遍了大学的学生记录,却没有任何线索。

  与此同时,离婚的凌风与追求她的美籍华人迈克尔·陈来到了美国,住进了迈克尔专门为她买的长岛别墅。

  汤潘在一个餐馆打工时遇到两个从中国来纽约学习绘画的留学生,汤潘向他们打听荀大路,他们告诉她有许多落魄的艺术家都住在纽约的下等街区——哈林区,她可以到那里去找找。为了荀大路,汤潘便独身冒险到一栋住着黑人、酒鬼和贩毒者的大楼里去寻找荀大路。在那里,她遇到了几个中国画家,终于打听到荀大路已离开纽约现在在波士顿的消息……

  汤潘乘火车前往波士顿寻找荀大路,在火车上杰森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在波士顿,他们按着地址找到了荀大路的住处,但房主却告诉他们,这里从来都没有住过这么个人。在回来的路上,汤潘很伤心。杰森为了让汤潘高兴,就让汤潘教他学中文,并想尽办法逗汤潘开心。

  在纽约唐人街中国餐馆里打工的凌姐由于不小心打碎了盘子,领班要炒她的鱿鱼,并对她进行人身侮辱。凌姐打了领班,领班报警,警察把凌姐带到了警察局。丈夫秦岭在警察局把凌姐保了出来。秦岭劝凌姐改改过去的脾气, 但凌姐却又拿当官司的父亲来警告秦岭,让秦岭不要忘了自己是怎么到美国来的。秦岭被凌姐的霸道、专横忍无可忍两人发生争吵。争吵声惊醒了新来的同性恋邻居大卫……

  为了生存,在杰森的帮助下,汤潘来到了杰森父亲的杂货店打工。杰森邀请汤潘参加父亲的生日PARTY……

第2集

  在杰森父亲的生日PARTY,杰森再次汤潘求爱,被汤潘婉拒。杰森感到不可思议,难道汤潘你不需要爱情吗?汤潘告诉他说她需要爱情,但不是现在……

  迈克尔带凌风到纽约最大的婚纱店订做婚纱,穿上婚纱的凌风更加楚楚动人。

  汤潘的学业完了,她面临着找工作的问题,当她听说蓝诗波是个大牌时装公司时,就决定去试一试……

  蓝诗是纽约市著名的服装公司,在时装界它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能进入蓝诗工作是每个学时装设计的学生的梦想。蓝诗著名时装设计师安瑟尼傲慢、专横,也从不把东方人看在眼,但汤潘以东方女孩独特气质征服了他,于是汤潘成了蓝诗波历史上的一第一个中国籍雇员。

  大卫热情的为凌姐介绍工作,凌姐非常高兴,并留大卫吃饭。闲谈中大卫也被凌姐的丈夫秦岭的男人气质所吸引。从他的言行中秦岭感觉到大卫的爱意,就婉言拒绝了大卫。凌姐喜滋滋的端菜上来,却发现大卫已经走了,秦岭告诉她,工作就不要了,凌姐满脸困惑……

  杰森为了追求汤潘也应聘到了蓝诗波。

  凌风和迈克尔来到纽约后,迈克尔想尽快完成他们的婚事,但凌风却不同意结婚。她告诉迈克尔她并不爱他,她想让迈克尔教她做生意,遭到了迈克尔的拒绝,两人吵了起来。

  汤潘作为安瑟尼的助手参加了蓝诗波的董事会。汤潘对目前纽约时装的独到见解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也引起蓝诗波老板雷恩的注意。安瑟尼虽然对汤潘的见解进行强烈反驳,但杰森却发现安瑟尼背地里却按照汤潘的构想修改了他自己的设计方案。

  安瑟尼约汤潘在咖啡馆见面……

  迈克尔向凌风倾吐了自己对凌风的爱,但他也表示能够理解凌风的苦衷,并开了一张30万的支票给凌风,让她去过自由的生活,但嘱托她千万不要去做生意。凌风却把支票撕了……

第3集

  安瑟尼请汤潘喝咖啡,并借机打听汤潘对春夏装的想法。杰森提醒汤潘对安瑟尼要提防点,不要被安瑟尼所利用,但汤潘认为这是一个机会……

  秦岭对凌姐的专横、霸道越来越不能忍受,他们在生活中的争吵也越来越多。大卫来安慰秦岭,告诉他“生活中还有另一种爱”,并诱惑秦岭。秦岭识破真相,非常痛苦。

  在公司里,汤潘与老板雷恩巧遇,雷恩被汤潘的设计图所吸引。

  一年一度的纽约时装节快到了,安瑟尼的设计走台时间少了15分钟,雷恩建议把灾段时间让给汤潘。安瑟尼调侃说雷恩喜欢上了汤潘。

  迈克尔的子女杰克和玛丽害怕凌风的到来会失去家产,就冒充邻居来探望凌风,想借机打探凌风的目的。不知内情的凌风对他们热情招待。当听说迈克尔要和凌风结婚并送给凌风30万美金时,他们都很吃惊。

  安瑟尼告诉汤潘把最后的15分钟走台给汤潘,汤潘告诉安瑟尼已经有了男朋友,就是杰森。安瑟尼就专横地解雇了杰森,汤潘找他理论未果,摔门而去。

  杰森被解雇后暂时在父亲的杂货店帮忙。汤潘来找杰森,并告诉他安瑟尼答应她把杰森介绍到另一个大的服装公司——巴尼斯,遭到杰森的拒绝,他提醒汤潘要小心安瑟尼。

  一年一度的纽约时装节开始了,汤潘设计的时装表演的非常成功,引起了纽约时装界的轰动和关注,成了纽约时装界的第一位引人注目的华人设计师。

  迈克尔得知凌风怀孕的消息,欣喜万分。凌风却不想要这个孩子。迈克尔苦口婆心劝说凌风留下这个孩子,即使他们不结婚,孩子也有继承财产的权利……

第4集

  大学教师何小藕就要到纽约读博士,亲戚朋友聚在一起祝贺,小藕的贤惠、能干得到了朋友的好评。小藕发现丈夫任和又拿着一本书在发呆,就借机拿起那本书,发现里面夹着一张任和汤潘的合影,小藕的脸一下就阴下来。为了攻读博士学位,她忍痛离开了丈夫和孩子,踏一了去往纽约的飞机。

  在地铁上,汤潘发现了自己苦苦寻找的荀大路。今日的荀大路一身叫花子打扮跟当年在国内时神采飞扬的青年车家判若两人。久别重逢,汤潘悲喜交加……

  荀大路让汤潘看他在“亚马逊河”所画的一组组画,汤潘被他那充满想象力的画面所感动。

  在哥伦比亚大学,小藕认识了幽默而有不修边幅的克里斯教授,克里斯的坦诚给小藕留下了好印象,克里斯也对这个异国女人充满了好感。

  凌风要把孩子打掉,迈克尔不同意,他再次向凌风提出结婚,但凌风让迈克尔给她时间。

  汤潘连夜为荀大路赶写给各个画廊的介绍信,帮他联系画廊,可荀大路却背着汤潘把这些信抛出窗外。

  为了生存,荀大路登门为人画肖像,受尽了屈辱。一次在给一个老头画像时,老头对画像中的自己大为不满,他要求荀大路给他画的年轻点,但遭到荀大路的拒绝。老头告诉他,如果不按他的意思画就不给他工钱……荀大路用给人画肖像挣来的钱给汤潘买了一个钻石戒指,使汤潘大为感动。

第5集

  迈克尔的子女以为父亲过生日为由,还来了母亲的妹妹——三姨。他们极力撮和父亲和三姨结合,并抛出娶大陆女人的下场多半是人财两空来暗示父亲。迈克尔忍无可忍,当众向凌风求婚,凌风也决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大卫有了新的男朋友,他要搬走了,当他向秦岭告别时,禁不住抱着了秦岭的腰。

  凌姐发现秦岭的衣服上有女人的香水味断定秦岭有外遇,就大闹起来。秦岭承认自己有了外遇,并要求和凌姐离婚。

  迈克尔的女子走后,凌风也离开了别墅。她原打算到姐姐家暂住,却赶上凌姐和秦岭大打出手。雨夜徘徊在曼哈顿大街的凌风不得不向汤潘求助。

  当迈克尔发现凌风出走后,他坐卧不安……

  秦岭告诉凌姐他要去阿拉斯加去工作,凌姐满不在乎的让秦岭现在就走,永远不要回来。

  在汤潘家的几天里,凌风发现自己已经爱上迈克尔。

  凌风接到凌姐的电话,才得知秦岭已弃家和一个白人女人出走了,急忙赶到凌姐家晨。凌姐伤心的哭了,她告诉凌风,其实她是爱秦岭的,但她也知道秦岭不会再回到她的身边了

  汤潘发现了荀大路扔掉的自己写给画廊的信,才知道荀大路一直在欺骗他,荀大路终于说了实情。其实他一切都很落魄,他告诉汤潘的那些故事其实都是他编出来的。这几年的美国生活他一无所有,也没脸回去见亲人。荀大路为自己的绘画前途前途感到了绝望。汤潘鼓励他努力,总要出人头地的一天。

  荀大路去拜访著名画家威利先生,在威利家里,威利太太被荀大路东方男人的魄力般吸引,她使出自己的所有魅力引诱荀大路……

第6集

  威利太太得知荀大路能临摹威利的画时,就决定送荀大路威利的签名。她告诉大路用他的画再贴上威利的签名,他就能很快的成为富翁,希望荀大路难和她合作,但遭到荀大路的拒绝。威利太太叫来保镖对荀大路进行威胁……

  汤潘怀疑自己怀孕了,她告诉荀大路要到医院医院去检查。

  迈克尔子女仍然积极的撮和迈克尔与三姨结婚,遭到迈克尔的严厉拒绝。迈克尔没有想到自己的子女如此自私,他宣布宁愿和子女们断绝关系也一定要和凌风结婚。由于激动迈克尔心脏病发作迈克尔倒在地上。

  荀大路又接到美国现代艺术馆的留言,他的画展再一次遭到拒绝。荀大路跑到儿童商店买了很多小孩衣服,他想要个孩子,过一种平凡的生活。

  凌姐接到了法院寄来关于秦岭起诉离婚的通知书,她把自己关在屋里伤心的大哭起来

  迈克尔住进了医院,他不断的呼唤凌风的名字,并让护士帮他找到凌风。凌风接到管家的电话,得知迈克尔住院就迅速赶往医院。看着昏迷中的迈克尔还在叫着自己的名字,凌风感动的哭了……

  汤潘刚走进家门,荀大路就迫不及待的问汤潘检查的结果,当他得知汤潘没怀孕时,他很失望。痛苦中荀大路对汤潘和雷恩工作上的接触也误认为是不正当关系而醋意大发,对汤潘进行热讽冷刺……正在这时,荀大路又接到雷恩找汤潘的电话……

  在酒吧里雷恩告诉汤潘,她设计的服装的定单占了公司订货最的70%,并举杯向汤潘表示祝贺。汤潘的成功使安瑟尼感到了自己的设计在面临挑战。为了保着自己的名声和地位,他玩了个阴谋,明里宣布汤潘为设计部副主任,让她去负责调研,实际上把汤潘从设计室的位置调开了……

  凌姐的孩子被警察带走了,她找到律师,要求无论如何要帮助她要回自己的孩子。律师告诉她,按照美国的法律,她将被剥夺孩子的监护权……

第7集

  凌姐由于打工挣钱,孩子经常被一个人留在家里,违反了当地的法律,孩子被义工带走监护,急坏了凌姐。凌风找到律师,要求他帮忙打赢这场官司,一定要回孩子。在律师的帮助下,陪审团和法官们相信了被告凌姐是不熟悉当地法律的情况下触犯了法律,判罚款2000元,孩子又回到了凌姐的身边。凌姐由于儿子的事耽误了一班再次被解雇,她又一次失业了……

  在精神上经受极大痛苦的荀大路在街头做画时与故友塔娜重逢,事业上的无望和生活上的无奈,使他投入了塔娜的怀抱,并在塔娜的鼓动下喝酒、吸毒、自暴自弃……

  何小藕和克里斯一起去旅行。在通往南佛罗里达州的高速公路上遇到了大雨,两人不得已投宿在一家只有一个房间的汽车旅馆里,孤男寡女同居一室……早上在餐厅里,克里斯悲伤的问小藕,为什么你和我同居一室却能安然入睡,我是不是老了,一点吸引力都没了?

  汤潘并没有因为让她做市场调研而情绪低落,反而认真细致地做了一番调查研究。在董事会上,她与安瑟尼的盲目乐观、夸夸其谈截然不同,提出了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已明显大滑坡的观点,深受雷恩的重视。安瑟尼要求汤潘去解释她说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但遭到汤潘的拒绝,愤怒的安瑟尼解雇了汤潘。汤潘怀着失望的心情回到家里,推开房门却吃惊的发现荀大路和塔娜相拥躺在自己的床上……这时凌风从芝加哥打来电话,汤潘告诉凌风自己被解雇了,并决定到芝加哥找凌风。

  荀大路苦苦哀求汤潘的原谅,但汤潘还是提出和他分手。

第8集

  雷恩就解聘汤潘的事和安瑟尼发生了争执。雷恩亲自把准备去飞机场的汤潘截了回来,并决定让汤潘去参加巴黎的时装展。

  在佛罗里达,克里斯一直没有接到何小藕的电话,他深深的挂念着何小藕,担心她发生什么事,急急忙忙的赶到何小藕下榻的旅馆——但何小藕并不理解他的心情,并赶他回去休息。克里斯望着小藕亮着灯光的窗口,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对这个中国女人这样留恋……

  凌姐在一家旅馆找到了当服务员的工作,凌姐对生活又充满了信心。

  迈克尔答应让凌风做他的助手,在工作中迈克尔发现凌风在做生意方面很有天赋。

  荀大路为了得到汤潘的谅解,揽下了所有的家务活,并早早的把早餐做好等汤潘起来吃。但汤潘仍然不能原谅他,拒绝吃他做的早餐。

  荀大路去大都会博物馆谈画展的事,那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要想在这里办画展,就要先向博物馆捐赠一批钱,否则就不能在这里办画展。荀大路办画展的梦再次破灭,只好又到中央公园去卖画。同行中有个叫马甲的中国画家是大路的朋友。一天,马甲妻子遭到几个西裔少年调戏,马甲为保护妻子,被歹徒用匕首刺伤。荀大路奋不顾身冲上去,抓获两个歹徒。大路的行为得到美国社会的赞赏。

  汤潘在报纸上看到荀大路见义勇为、擒获歹徒的报道,又看到在雨中等着接她回家的荀大路,被深深感动,原谅了荀大路。

  迈克尔的子女见迈克尔执意要娶凌风,就拿一份断绝父子关系的文件对迈克尔再一次施加压力,迈克尔被又一次气昏过去,送往医院不治而亡。

  汤潘陪凌风参加了迈克尔的葬礼,她看到了没有丝毫伤心难过的迈克尔子女。葬礼刚完,迈克尔的大儿子就让凌风交出迈克尔的遗嘱。就在这时,迈克尔的律师匆匆赶来,当众宣布了迈克尔的遗嘱,迈克尔难了凌风公司的经营权和100万美金,而将其他所有的财产都给了和他断绝往来的子女,但迈克尔的子女们仍然纠缠不休。凌风毅然宣布将100万美金送给迈克尔的子女,自己只留下公司的经营权。

  何小藕到克里斯的办公室交认论文,克里斯不断的暗示他对小藕的爱意,小藕却佯装不知。

  蓝诗波只有安瑟尼收到了巴黎时装大展的邀请信,使得汤潘顿感失落并被孤立了……

第9集

  安瑟尼拿着巴黎时装展的邀请信向大家宣布:在蓝诗波没有第二个人享有这种荣誉,并暗示汤潘即使有老板雷恩做后台,巴黎时装会也不会接受一个东方女人。

  从佛罗里达州回来后,克里斯忘不了何小藕,一天晚上克里斯约小藕一起共尽晚餐,乘机向小藕求爱。小藕没有接受他的求爱,只答应做他的好朋友,但在心里小藕对克里斯有了好感。在优美、浪漫的音乐声里,他们双双步入舞池……

  老板雷恩决定要亲自为汤潘争取参加巴黎时装大赛资格。这又一次引起了荀大路的强烈醋意和妒嫉。

  在小藕的家里,克里斯再次向小藕表达了自己的真挚情感,小藕想到她那么深爱着的丈夫任和却一直在爱着另一个女人时,她伤心的哭了,她处于矛盾之中。小藕终于被克里斯的真情所打动,投入克里斯的怀抱。

  荀大路的精神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他用刀子把自己辛辛苦苦所画的画全部毁了。汤潘再次鼓励他。但事业的一次次挫折使一向自以为是的荀大路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

  克里斯和小藕的感情正处在热烈之中的时候,小藕却接到了在中国北京的丈夫任和要带儿子来美国探亲的电话。克里斯热烈的爱着何小藕,鼓励小藕勇敢的追求自己的幸福,何小藕陷入左右为难的情感泥沼。

  雷恩为汤潘争取到了巴黎的邀请函,并努力想求得安瑟尼的理解。但安瑟尼却一直认为汤潘是为了掠夺蓝诗波的品牌,搞垮蓝诗波。他发誓宁可毁了蓝诗波也不愿让一个中国女人进入他的时装王国。

  任和终于带着儿子兴冲冲地来到美国,何小藕却提出和他离婚。这对任和来说不啻是当头一棍!当任和明白真相后痛苦之极,愤怒的他拒绝离婚。

第10集

  婚姻出现危机的任和茫然流浪在纽约街头。在地铁里又被警察扣留,不认识美国社会的任和正走投无路时巧遇汤潘。

  小藕本想去让克里斯给自己拿个主意,偏偏又遇任和在街边向汤潘诉说自己的痛苦。何小藕知道任和其实一直都在心里爱着汤潘,强烈的占有欲驱使小藕立即改变主意。她电话告诉汤潘,任和永远都是她的丈夫,谁都别想把他夺走。

  何小藕告诉克里斯,她要离开和丈夫重归于好,愤怒的克里斯为了自己的爱情决定要找任和谈谈,想最后挽回他和小藕的爱。克里斯上门找任和谈判,要求任和退出这场爱情竞争,并举出种种理由说明自己的爱情是高尚的,愤怒的任和一拳打在克里斯的脸上……

  汤潘初来“艺术之都巴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而身处窘迫的荀大路听着汤潘远方的声音气急败坏地挂了电话,还赌气地让前来劝他的任和去追汤潘,任和毫不犹豫地打了荀大路一记耳光。心情郁闷的荀大路再一次拨通塔娜的电话……在塔娜的住处,塔娜兴奋的告诉荀大路,她怀孕了,是荀大路的孩子……

  半夜里,小藕来找睡在沙发上的任和,说她不想和任和离婚了,她要和任和重归于好,和和美美的过日子,但任和拒绝和她和好。

  汤潘载誉归来,雷恩亲息前往机场迎接,还将汤潘提升为总设计师。但汤潘回到家中时,却只看见荀大路留下的一盘充满歉意和悔恨的录音磁带……

第11集

  各地的报纸和电视都对巴黎展示会的进行了报道。蓝诗波做为纽约的著名时装公司也得到了大幅的宣传报道,特别对蓝诗波里的三角关系进行了大肆的渲染……

  汤潘的“暧色系列”虽然在巴黎喜获大奖,而在纽约则受到时装界的冷落,一直没 有人定货。雷恩为了这个“暧色系列”专门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服装商们都在犹豫,只有凌风作为陈氏机构的总裁向蓝诗波下了三千个订单支持汤潘。

  已成为记者的杰森在汤潘处于困境时出现在汤潘面前。

  汤潘参加了凌风公司的业务会议,从他们那里汤潘得到了更多的服装市场的信息,使她对自己的设计更有了信心。

  凌风为了打开局面,在著名的赌城拉斯维加斯展开了一系列的公关大战,这样以来,凌风不但维持了陈氏机构原来的客户1,还开发了新的客源。

  因为陈氏服装公司的加入,汤潘的“暧色系列”订单直线上升。

  在毕业典礼上,小藕得知克里斯要辞掉大学的职务,感到很内疚,她请求克里斯原谅,但遭到拒绝。小藕心中觉得对不起辞职离去的克里斯,她找到凌姐,开车前往机场拦着了要离开纽约前往佛罗里达州去工作的克里斯求他原谅。但克里斯受伤已深,他不原谅小藕,自己也因血压升高晕倒在地。凌姐把克里斯带回家中细心调养……昏迷中,克里斯不断的喊这小藕的名字。

  雷恩不失时机地将好莱坞明星凯瑟琳的婚礼服装设计交给汤潘,汤潘不负从望,她的设计使明星凯瑟琳再一次艳光四射,并且马上就为蓝诗波带来了大批订单。

第12集

  汤潘在蓝诗波处处受到来自在安瑟尼的挑战。杰森打电话告诉汤潘,安瑟尼可能要在庆功会上耍花招,要汤潘小心。在雷恩为汤潘举行的庆功酒会上,安瑟尼暗示记者说汤潘的“暧色系列”剽窃了他的设计。汤潘忍无可忍,奋起反击,要求当面对质。安瑟尼想趁机离开,被杰森堵了回来,安瑟尼被汤潘问的哑口无言。紧要关头,雷恩面出面解围,也澄清了暖色系列的作品。

  凌姐打电话给小藕,告诉她克里斯很想他,希望她能过来一趟。小藕来看望克里斯,克里斯对小藕充满了爱恋之情,但他还是冷酷的把小藕赶走了。

  克里斯不愿再麻烦凌姐,就在凌姐睡熟之机留下了一封充满爱意的信,悄悄的离开凌姐家。

  小藕拿上了博士学位,凌姐、凌风、汤潘与任和两口聚在一起祝贺。任和借酒向大家发泄自己心里的忧闷和痛苦,向汤潘倾吐了十多年对汤潘的爱恋之情。并宣布与小藕离婚。

  汤潘在时装界迅速窜红,国际时装界大牌CL公司总裁为打开纽约市场,让中介商威廉姆斯找到汤潘,以让汤潘任首席设计师,让……汤潘全权组织设计班子,并以最优惠的薪水和送别墅等优越的条件邀汤潘加盟CL,被汤潘当面拒绝。

  雷恩告诉安瑟尼和汤潘,CL公司正在计划兼并蓝诗波,他要求大家要齐心合力共度难关。

  CL公司在汤潘那儿碰了壁,转而向安瑟尼抛出了橄榄枝,想以重金买下安瑟尼的股份成为蓝诗波第一大股东、然后再以转送给安瑟尼股份为条件收买安瑟尼。安瑟尼邀请雷恩到拉斯维加斯共度周末,在那儿十分巧妙地向雷恩透露了CL向他开价的消息。

第13集

  凌姐在旅馆工作时碰到了住在这里的克里斯,她问克里斯为什么不回家,克里斯告诉他,他没有家。凌姐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在餐馆打第二份工凌姐为餐馆的女孩打抱不平,再次被请进警察局。无奈之下,半夜她找到来克里斯为她做保。

  克里斯独自住在旅馆。他得了肺结核高烧不止,只得求救凌姐。凌姐要带克里斯去医院,但克里斯不愿去,凌姐就把克里斯接回家中照料。

  安瑟尼面对逐渐失去的蓝诗波,心有不甘,他有挟雷恩只有放弃汤潘,他才会与雷恩合力对外。雷恩为了蓝诗波的生存,只得辞掉汤潘,他向潘承诺一旦蓝诗波度过难关,就一定请汤潘回来。

  汤潘被解雇后,安瑟尼终于松了一口气,但他设计的服装的订单却越来越少,使安瑟尼第一次对自己的自信产生了怀疑。

  在凌姐家里,克里斯的身体日渐好转,凌姐的真诚深深的打动了克里斯的心。为了便于交流,他要求学中文,也要求凌姐学英文,并用电脑打出了:我爱你,永远!!!来表达他对凌姐的感情。

  汤潘到处找不到荀大路,最后来到塔娜的住处。塔娜告诉汤潘,她怀的孩子是荀大路的。

  克里斯再次晕倒,凌姐把他送到医院,他紧紧的握着凌姐的手,再次向凌姐表达自己的感情。在凌姐的《回娘家》的歌声里,克里斯被推进了手术室。

  汤潘从《纽约时报》上看到噩耗:荀大路在亚马逊染疾而死。

第14集

  CL总裁再次找到汤潘要其出任CL设计师,但汤潘执意要保留自己的品牌,双方没有达成协议。

  杰森又一次出现在汤潘的面前,再次向汤潘发起爱的进攻。

  凌风掌管的陈氏机构生产的“TANGPAN”品牌销路看好,已成为纽约时界的一个名牌。迈克尔的子女对凌风的态度已有好转。

  蓝诗波的销售日趋下降,濒临破产。安瑟尼见大势已去,又找来威廉姆斯想出售自己的股份……

  凌姐和克里斯患难之中真心相爱,带上小胖一家三口飞往遥远的佛罗里达…何小藕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凌姐一家三口亲亲热热的走进剪票处,她伤心走出了候机大厅……

  秦岭和他的白人情分手了,他又回来找凌姐。凌风告诉他,凌姐已经结婚了,她和她的新婚丈夫及孩子都去了佛罗里达州。

  安瑟尼告诉雷恩他已把股份卖给了CL公司。但雷恩得知CL已经放弃了收购蓝诗波的计划。安瑟尼问威廉姆斯究竟谁买了他的股份,威廉姆斯告诉他,是个神秘的公司,但却不告诉他的名字,安瑟尼和雷恩都陷入了迷惘之中……

  汤潘决定把自己新创作的“红色系列”拿到米兰参加时装发布会,只是苦于没有资金。正在这里,汤潘意外的收到了一笔没有署名的大额赠款……

  汤潘到小耦家找任和,小藕告诉汤潘她已和任和离婚了,她也不知道任和去了哪里……

  蓝诗波的董事们都聚集在会议室,焦急的等待着来收购他们的神秘公司。神秘公司的总裁出现了,安瑟尼发出一声叹息:又是一个东方女人……

  汤潘刚走出米兰机场,就接到凌风的电话,陈氏机构已顺利的收购了蓝诗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