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为庆祝建国51周年和纪念人民海军成立50周年。海军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中央电视台影视部联合摄制了反映人民海军潜艇部队战斗生活题材的16集电视连续剧《波涛汹涌》。该片是根据海军作家朱秀海的同名小说《波涛汹涌》改编的。全片以年轻的潜艇军官江白的成长经历贯穿主线,以他的目光作为主要视角,表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海军两代潜艇官兵,牢记旧中国有海无防,沉重屈辱的历史教训,为保卫祖国蓝色国土和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建立现代化强大海军所作出的牺牲和奉献。该剧虽然是以潜艇部队的生活.为主要背景,但却折射出新中国人民海军51年前进的步伐和海军官兵们对国家的忠诚,对战友、对海洋、对军舰的挚爱之情。全剧的拍摄力图运用电视独特的手段,形象化地展现当代海军的战斗生活场景,艺术化地挖掘两代海军潜艇官兵的内心世界,丰富多彩地展现即将跨入新世纪的中国海军,迎接高科技挑战,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英姿风采和奋斗精神。

  《波涛汹涌》它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在电视荧屏上展示人民海军潜艇部队战斗生活题材的电视剧作品,全剧以当代人民海军潜艇部队从“保卫祖国海洋权益,打赢未来高技术条件下的海上局部战争”的战略目标出发.以穿行被视为“死亡水道”的‘郑和水道”的情节为背景,以新老两代潜艇军人的情感命运为主线,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揭示了新中国人民海军军人在不变的追求中的人物命运和面向二十一世纪走向海洋的精神状态,以及丰富多彩的军旅生活。全剧最大的特点是所有的潜艇.镜头都是在海军潜艇部队和真实的潜艇中实景拍摄的.这对关注人民海军的发展.关注海军潜艇部队战斗生活的观众来说是带有一定的揭秘性和新鲜感。观众可以在剧中环环相扣的精彩故事中了解海军潜艇.领略海军潜艇军人的风采和可敬可爱的执著品质。时下正因《生死抉择》而走红的王庆祥在这部剧中,成功塑造了一位新中国第一代潜艇军人、当代海军潜艇某基地司令员秦矢将军的艺术形象。剧中,他将在面对自己的老战友、当年为穿行“死亡水道”而牺牲的艇长东方瀚海的后代的灵魂拷问,面对当今为捍卫中国领土尊严,维护海洋权益咄咄逼人的军事斗争现实,面对将重新穿行“死亡水道”’,面对舍生忘死、朝气蓬勃的新一代潜艇官兵而作出生死抉择。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七十年代一个寒冷的清晨,在中国南方的郑和海域,海军800号常规潜艇在通过“郑和水道”时失重翻沉,大部分艇员获救,艇长东方瀚海与失事潜艇消失在海底……

  23年后,郑和外海已被探明蕴藏着丰富的油气资源,我国油气钻井平台经常遭受某些偷觑者的军事搔挠。总参谋部决定,在不影响和干挠中央既定的外交政策的同时,更有力地保卫我领海的主权和资源。然而,能否重新开辟那条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的航道――被称之为“死亡水道”的“郑和水道”,成为我军决策层争论的焦点。正在这时,海军内部网络中出现了一篇对23年前处分东方瀚海提出异议的文章,并对800海难的权威结论提出了置疑,焦同决心要找到这个“江海客”。为论证开展打通郑和水道的可能性,总参首长命海军部参谋焦同对800艇海难事件进行重新调查。

  焦同来到北方海滨城市洋城,找到了东方的老战友,海军洋城基地司令员秦矢。当焦同道出此行的目的时,秦矢和妻子海砚岚似乎都受到了强烈的感情撞击。砚岚为纪念东方而创作的钢琴协奏曲《波涛汹涌》的旋律仿佛又悠悠地从大海深处传来……

第二集

  焦同在海军潜艇学院研究生班中找到了那位神秘的网上访客:“江海客”,他就是学业优秀、思想活跃的研究生江白。江白在焦同的鼓励下,决心继续潜心研究“郑和水道”和东方瀚海。为寻找有关郑和水道的资料,他在网络上发出了求援的信息,秦矢的女儿、海洋大学的青年学者海悦热情地提供了有关资料,但因为误会,江白惹恼了海悦……

  秦矢对“郑和水道”似乎是冷淡的态度令焦同不解;800艇的后继艇806艇对23年前的海难更是谈虎色变。焦同在洋城的调查工作停顿了下来,在准备回京时却意外地从砚岚处得到了海难的当事人、800艇政委施连志的地址。当焦同兴冲冲地向施连志问起当年的情况时,受到的却是莫名的排斥和冷遇;秦矢也责怪砚岚不该将施连志的地址透露给焦同;施连志一家更是忧心忡忡,深恐女儿白雪因此受到伤害……

第三集

  海悦发现父母因为东方瀚海而发生了不愉快的争执,但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因此,对23年前800艇的海难和东方瀚海也分外关注起来。“郑和水道”、东方瀚海、21世纪的中国如何对海洋资源进行开发利用,成为江白和海悦这两个年青人之间共同的研究课题,二人在合作中也逐渐擦出了爱的火花。

  在一次军民联欢会上,白雪邀请江白同唱了一首歌。江白的举止和歌声都给白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联欢会上,白雪发现曾经和父亲争吵的焦同也在场,并且以一种异样的目光望着自己。天真的白雪回家后对父母说了此事,施连志夫妇大为震惊。

  施连志找到秦矢家,对砚岚道出了一个隐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白雪是东方瀚海与恋人康婉若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中生下的遣腹女……

第四集

  砚岚来到学校,远远地望着白雪,感慨万千。白雪又一次觉查到了异样的目光,联想起父母近来慌乱躲闪的神情,心中升起了疑云……

  砚岚冲动地指责丈夫不该隐瞒此事,更不该剥夺自己为朋友照顾遣孤的权力。并认为秦矢对自己曾在婚前与东方有过一段感情交往耿耿于怀。秦矢认为,处理东方的后事属工作范围,砚岚不必深究。但不希望再听到《波涛汹涌》,不希望让往事影响今天的生活。在这场冲突中,海悦站在母亲一边,任性地弹起了《波涛汹涌》的旋律,秦矢大为光火。海悦伤心地冲出家门,想找江白诉说。在海滩上,却看到江白与白雪在一起……

  海悦心情郁闷,醉倒在酒巴,无意中对多年的追求者、小报主编黄平讲了东方的故事。黄平在故事里嗅出了钱的味道……

第五集

  江白前往民族英雄、北洋水师管带海山与新中国海军将领海在石的墓前拜谒,不想海悦也来到墓前。原来,这两位海军前辈是海悦的先祖。两人解除误会,又开始了“郑和水道”的研究。当他们兴奋地下载网上找到的资料时,没有注意到窗外黄平那双妒忌的眼睛……

  郑和外海又一次受到不明国籍的军事骚挠,开辟“郑和水道”势在必行。施连志对23年前海难的回忆是研究的重要线索,但调查深入后,必然会将东方的私生活公诸于世,那不仅会对施家造成极大的伤害,更会给牺牲的东方蒙上耻辱。秦矢陷入两难的境地……

  江白来到秦家,才知道秦矢的身份。江白向秦矢汇报了对“郑和水道”的研究进展情况——在“郑和水道”中极有可能存在着特殊的海洋现象。秦矢大喜过望,立即与焦同一起参考江白提供的资料,重新研究施连志过去关于海难的材料,找到了一个重要的突破口。施连志在痛苦的回忆之后,也发现了一些当年不可能了解的疑点……

第六集

  江白因为与海悦恋爱,受到同学冯伟的冷嘲热讽,自己也感觉到了海悦父母的影响,十分不快。当砚岚婉转地问起江白的家庭情况时,敏感的江白直截了当地回答道:父母离异,家庭困难。并示威似地宣布:毕业后要到条件艰苦、远在南方的琼海基地,去完成东方瀚海未竟的事业。砚岚听闻此言,似乎又看到了当年东方瀚海与康婉若的悲剧。她要海悦警告江白:要娶海悦为妻,就不能提闯“郑和水道”之事。

  研究生班的学员们开始了毕业前的实习。江白与好友郑友亮等四人登上了806艇,尽管江白与806艇艇长崔东山在看待800艇和东方瀚海的问题上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但还是从这位技术娴熟的崔艇长身上学到了许多。在这次由北至南的远航中,几个学员经受了大洋波涛汹涌的洗礼。在月夜下的领海线上,学员们真切地感受到作为一名当代海军所肩负的使命和责任……

第七集

  江白实习结束,回到洋城。兴奋的海悦为他弹奏了《波涛汹涌》,这支动人的钢琴曲不仅改变了江白对砚岚的印象,更感受到了东方瀚海深遂宽广的内心世界……

  黄平根据海悦讲述的东方的故事编篡而成一篇题为“潜艇海难大揭密,艇长私生下遗腹女”的文章,使他那濒临倒闭的小报走俏洋城。秦矢夫妇严厉地批评了海悦,海悦与江白也痛斥了唯利是图的黄平。秦矢拿出自己的积蓄,收购了大部分报纸,然而,已经阻止不住好奇的人们议论纷纷。文章中耸人听闻的描写,夸张歪曲的故事,如睛天霹雳般地落在了无辜的白雪头上,她心中美好的世界倾刻坍塌了。在好友娟子的劝说下,白雪若无其事地回到家中。还不知情的施连志夫妻只是惊异娇生贯养的女儿突然成熟,丝毫没有想到灾难已经降临……

第八集

  施连志在媒体记者的骚扰之下,不得不对白雪讲述了东方的真实故事,他告诉白雪,她的亲生父母都葬身大海,只有琼海海边的礁石上,不知谁刻下了“东方瀚海”四个大字……

  施连志十分感激秦矢和焦同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将800艇海难的重新回忆的材料交出。焦同立即组织专家赶赴琼海基地,再次开辟“郑和水道”的研究工作开始进行……

  江白在毕业被分配到秦矢所在的洋城基地,这又招来冯伟的冷眼。在秦矢来参加毕业典礼时,江白当着秦矢和院长的面,再一次坚决请调到琼海基地。秦矢了解江白的志向,当场表示赞成。海悦的心里却十分矛盾,她理解江白,但又害怕与江白天各一方......

  在社会过分的关注下,白雪没有象施连志夫妻所希望的那样,为东方而骄傲。相反认为他们当年不负责任地生下自己,现在还给平静幸福的家庭带来羞侮。她不能原谅海悦的过失,更不顾海悦的苦苦劝阻,与娟子登上了南去的飞机……

第九集

  江白回到西北探亲,发现秦家托人到居委会调查自己的家庭情况,这件事伤害了曾是炮兵团长的父亲的自尊心。父亲对他讲述了自己婚姻失败的原因,原来,江白的生母也是一位将军的女儿,在江白幼年时就与父亲离异了。江白因此动摇了对海悦的爱。

  海悦对江白的内心障碍十分不解,以为江白另有所爱。在争吵之后,江白将海悦所赠的珍贵礼物——海山家祖传的锚链还给了海悦,意无反顾地前往琼海基地报到……

  白雪几经周折,也来到琼海打工。偏巧找到了黄平南下后所开的广告公司。白雪将真实姓氏隐去,被黄平录用。黄平利用单纯、美丽的白雪为他拉广告生意。白雪生活艰难,但又不愿回家,与在歌舞厅打工的娟子相依为命。在工作之余,到海边四处寻找那块刻着字的礁石……

第十集

  江白为了更好地研究东方瀚海,和郑友亮一起,要求到全支队的后进艇806艇报到,崔东山艇长马上给两个学生官宣布了约法三章。在一次潜舰联合演习中,806艇的滑油泵出现了小故障,江白提出合理化建议,可以保证演习继续进行,但保守的崔艇长却没有采纳。在申请退出演习的过程中,806艇被海面的驱逐舰抓了个正着。事后,支队首长召开干部会总结教训,邀请江白、郑友亮参加。江白不知深浅地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认为战斗舰艇的安全并不是首要的目的。支队首长和艇政委十分赞赏,崔东山却很是恼怒。为了警告江白不要成为第二个东方瀚海,崔东山把江、郑二人带到海边,在一块巨大的礁石上,赫然雕刻着“东方瀚海”四个大字……

  郑和外海的钻井平台又一次向总参告急。总部为了加强南方的军事力量、加快研究“郑和水道”的进展,决定将秦矢调往琼海基地……

第十一集

  秦矢的内心深处一直为当年没有抢到“郑和水道”的任务而后悔,此去琼海,便可弥补遗憾。砚岚却对那场悲剧心有余悸,反对秦矢的调动,又弹奏起了《波涛汹涌》……

  海悦也偷偷登上了秦矢去琼海的飞机,执意要去找回爱情……

  白雪受到客户山本的骚扰,提出辞职,但天真地中了黄平的缓兵之计。她终于找到刻着东方名字的礁石,却与江白失之交臂……

  秦矢上任伊始,便搞了一次紧急出航的演习。黎明的码头上,各艇纷纷驶离码头,郑友亮与费建国却没能上艇,被秦矢抓住。费建国满不在乎地认为,和平时期的演习不必认真。秦矢感到了806艇问题的严重。

  崔东山意识到秦矢调来琼海必定与开辟“郑和水道”有关,担心这项危险的任务会交给806艇。警告江白不许在司令员面前提“郑和水道”之事,江白又与艇长发生了冲突……

第十二集

  江白不顾艇长的警告,仍与焦同一起研究“郑和水道”的问题,秦矢送来了海悦带给江白的软件,使研究得到很大帮助。江白与海悦约定第二天晚上见面。

  秦矢为了进一步考察806艇的作战能力,随艇出海进行鱼雷打靶,崔东山紧张地关注着司令员与江白的谈话,江白对秦矢的问话也躲躲闪闪,使秦矢大为意外……

  南国繁华的夜晚来临了。白雪在酒店已被黄平灌醉,送进了为山本准备的房间。娟子打不通白雪的手机,意识到有事发生,急忙奔到酒店,被黄平赶出。无奈中,娟子想到了江白,便冲到军营,拉走了刚刚与海悦见面的江白。江白撞开了酒店房间,救出了白雪,又到广告公司教训了黄平。等到再去找海悦时,海悦已经生气地离去……

  江白找到正要上飞机的海悦,郑友亮为了替江白开脱,不让江白说出救白雪的实情,自作聪明地编造一通谎话,留住了海悦……

第十三集

  江白接回海悦,却撞见手捧玫瑰前来表心意的白雪。海悦大方地迎上前去,白雪却对海悦出言不逊,海悦只能挥泪走开。江白欲劝解海悦,这时,郑和外海出现敌情,江白随806艇紧急出航。

  东南油气开发总公司的齐总给秦矢打来救援电话,骚扰的飞机掠过井架的上空,舰艇在钻井平台边游弋。秦矢果断地命令806艇通过受邻国控制的T水道,尽快为井架解围。

  806艇在进入T水道后即被邻国的水面舰艇所阻,一场危机即将爆发。江白提供了这个海区的水文资料,806艇成功地坐沉液体海底,使得水面搜索的舰艇一无所获地离去,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外交争端。就在806艇受阻时,秦矢派出水面舰艇与航空兵增援,郑和外海的危机已解,806艇无功而返。这次事件更加坚定了江白的信念:一定要打通“郑和水道”。

  江白回到驻地时,海悦乘坐的飞机已直冲云霄……

第十四集

  在东方瀚海的礁石旁,秦矢告诉崔东山,23年前,自己为了纪念东方,才在礁石上刻了战友的名字。表扬了806艇成功坐沉液体海底,但严厉地指出崔东山安于平庸的精神状态会影响部队的战斗力,也有辱800艇曾经有过的光荣历史。要求崔东山不能将23年前800艇的事故当成裹足不前的包袱,应该振奋精神,把重新开辟“郑和水道”的任务抢到手里,感叹自己已不可能亲自率艇前往了……

  施连志来到秦家,托秦矢照顾白雪,听说海悦从琼海回来,便问长问短,还说白雪已有男朋友,海悦心如刀绞,决定退出这场感情的竞争。砚岚却问不出海悦的真情……

  黄平挑唆酒店写告状信到部队,歪曲事实,诬告江白。黄平更是嚣张地闹到营区,要求处分江白,影响极坏。白雪极力为江白证明,但又坚决不肯承认自己是东方瀚海的亲生女儿,崔东山越加怀疑,没有仔细核实就上报了支队,处理江白已成定局……

第十五集

  江白被调往基地后勤仓库,他默默地把代表着潜艇艇员责任和荣誉的臂章收起,又冲动地撕毁了“郑和水道”的研究材料。崔东山坦率地对江白承认,是自己主张将他调离的,因为江白不安分的性格,日后必会给潜艇带来灾难。江白无言,只望着潜艇慢慢远离……

  江白来到洋城出差,只觉物是人非,感到梦想幻灭。正当在处理成堆的货物时,海悦出现在面前。江白极力掩饰颓丧的心情,绝口不提“郑和水道”之事,海悦看穿了他的内心,质问道:难道真的忘了当初的诺言?真的不想穿越“郑和水道”了?江白负气地答:是的。当海悦失望地离去后,江白却望着珍藏的臂章热泪盈眶……

  “郑和水道”的研究已到的关键的时刻,焦同再次请求基地重新处理江白的问题,支队和806艇在进一步调查后,决定调回江白。

  江白终于回到806艇,在熟悉的指挥舱内,迎面遇到了神情尴尬的崔东山……

第十六集

  “郑和水道”的研究实验全面展开了,为了加强806艇的作战能力,上级任命焦同为艇长,江白为副艇长,崔东山被调离潜艇。

  砚岚听说白雪在琼海的困难处境,决定去琼海,并要海悦一同去琼海。海悦这才对母亲讲出内心的痛苦,砚岚劝说她不要回避生活的挑战。在琼海,砚岚见东方翰海的女儿――白雪简陋的住房,心中十分疼惜。

  秦矢为白雪在基地安排了工作,但白雪却因为不愿让人怜悯而拒绝了,继续到夜总会去唱歌。秦矢不得不请施连志前来琼海……

  施连志在夜总会找到了正在与客人唱歌调情的白雪,气得大发雷霆。提醒白雪不要给东方瀚海丢脸。白雪却倔强地说自己与东方毫无关系,施连志打了白雪。父女俩来到东方礁石前,父亲对东方的真情打动了白雪……

  总部召开紧急会议,东南海上油气总公司的齐总讲述了郑和外海的情况,并郑重地将郑和外海的安全拜托海军。总部首长命海军在必须尽快打通“郑和水道”。

  海悦宣布与江白提前举行婚礼,砚岚马上意识到江白就要去闯“郑和水道”了,她既为女儿骄傲,又为江白担心。

  经过周密的论证和实验,重新穿越“郑和水道”的方案已经拟定。琼海基地的十几艘艇都参加了严格的集训。最终,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被江白任艇长的806艇夺得。秦矢亲自率艇的请求没有被批准,出发前,秦矢代表砚岚把钢琴协奏曲《波涛汹涌》献给了出征的勇士……

  806艇航行在险象环生的“郑和水道”中,东方瀚海和800艇静静地睡在前方的海底,期待着后来者的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