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著名的民营企业家罗锐锋突然在他豪华的别墅里心脏病猝发而死亡,令人惊诧的是,他没有把市值5亿资产的南山医药集团留给自己的儿子罗家辉和女儿罗家贞,却立下遗嘱把公司的大部分股份和掌管公司的大权交给了年轻美貌的女秘书何采莲。

  这像一颗威力极猛的炸弹突然爆炸开来,罗氏家族岂能容忍数亿元家产落到一个被人视为“狐狸精”的外人手里,更何况他们还心存一个疑惑:医生不排除罗锐锋因服用了一种麻醉剂而导致心脏病猝发死亡。

  原本是著名戏曲演员出身的罗太太始终怀疑是何采莲在媚惑了罗锐锋之后,诱使他立下了这份遗嘱,伺机谋夺罗家的家产。

  罗家辉从海外留学回来,按道理说,罗家应该让罗家辉继承全部产业,会不会因为这样让何何采莲争产的美梦成为泡影,才导致她迫不及待的下手谋害罗锐锋?

  可是,耐人寻味的是罗家辉绝对不承认何采莲有这样的居心,还处处袒护着她,不让她受罗太太的攻击,因为他一心爱着何采莲,而两年前正是因为忿懑于父亲过于幸宠何采莲,罗家辉才愤而出走,以出国留学为名,实际上是在逃避这段感情。

  在这宗凶案里,惟一能证明何何采莲不在现场的人是南山集团的副总经理乔哲,他也是一名从海外留学回来的金融界专才,为人作风西化,有强烈的现代感,敢作敢为,乔哲提供了强而有力的证词,指出在罗锐锋去世的那天下午,何采莲一直和他在一起公司工作,没有杀人的嫌疑。

  但是,乔哲事后才知道自己做了伪证:因为那天下午何采莲曾离开过公司一个小时,而这一小时正是罗锐锋的死亡时间。一个小时足够乘出租车从公司到罗锐锋的别墅行驶一个来回。

  乔哲由此希望亲自去解开整个谜团,他知道罗锐锋生前因为希望公司能够在香港上市,所以试图引进香港资金改造南山集团,但是这项计划因为触动自己家族的利益,遭到包括罗太太在内等人的反对。

  何采莲排除万难,在掌握了公司的权力后,立即雷厉风行地加快与港方的合资谈判,改革南山集团,并且把乔哲许为在公司的亲密战友,希望借助他的聪明才智来推展自己的工作。

  罗氏家族及其“皇亲国戚”们一个接一个失去了地位和权力,只有集团下属的深圳药厂还控制在罗太太的弟弟金仲元手中。金仲元发誓不惜代价进行反击,直至以最有说服力的理由诉诸法律,提出罗锐锋将财产留给情人或者“二奶”侵害了子女的合法权益,明显违反社会“公秩良徳”,请求判决遗嘱无效。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诉讼以金仲元的失败告终,因为谁也拿不出证据认定何采莲和罗锐锋存在任何暧昧关系。

  乔哲的亲密女友章雪儿是一份小报的编辑,性格爽朗的章雪儿一向钦佩何采莲的为人,但是当章雪儿得知大刀替何采莲做了伪证时起,她的态度立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弯,章雪儿坚信,何采莲提升乔哲恰恰证明她心里有鬼而故意收买乔哲,更有甚者的是,章雪儿认为乔哲已经沦落为何采莲剪除罗氏家族进而夺取公司大权的可耻帮凶。

  由此,乔哲和章雪儿的感情越走赿远,最终分手,让乔哲深为痛苦,可是在与何采莲共进退的过程中,二人的心灵又是越走越近。

  乔哲意外地发现公司有巨额假帐存在,这些假帐显然是为了骗取港方的投资,达到在香港上市的目的。乔哲犹豫良久,决定将假帐秘密马上通知香港的投资方,因为乔哲认为做人必须以诚信为本,他不愿意成为骗局的同谋。

  乔哲清楚地意识到他突然变成了何采莲的敌人,接下来的对抗马上就会在他和何采莲之间发生。因为何采莲曾是罗锐锋最信赖的秘书,她不可能不知道假帐的存在,而乔哲向港方的投资方揭露假帐的秘密将使何采莲把南山集团到香港去上市的美梦彻底破灭。为了做好与何采莲对抗的准备,乔哲必须争取同盟,有可能成为他同盟的只有一个人,罗锐锋的儿子罗家辉。

  可是,罗家辉始终爱着何采莲,在整个家族中,罗家辉是惟一不愿意与何采莲作对的人。

  可是,事情更令乔哲出乎意料的是何采莲严肃地告诉他,做假帐确实是罗锐锋为了吸引投资从而达到去香港上市的目的,但罗锐锋生前从未告诉过她。可是她在香港发现一件十分蹊跷的事,南山集团帐面亏空不得不虚增假帐,而深圳药厂却在香港汇丰银行开有一个秘密帐户,里面存有大量存款。

  使乔哲目瞪口呆的另一个惊人内幕是:深圳药厂一直在非法生产并且偷偷向国外销售一种可用于毒品制剂的麻醉药----氯胺酮,所得款项直接存入那个秘密帐户。

  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无疑就是金仲元,他害怕一旦让乔哲,何采莲联手如剥洋葱似的手法,一层一层的将南山集团所有的真相揭开,大白于天下,会对自己十分不利,于是他赶紧采取种种手法暗地里的对付二人。

  罗锐锋生前多次清查深圳药厂的帐目,但都遭到金仲元的坚决抵制,罗锐锋束手无策。罗锐锋知道自己心脏日渐衰弱,不堪负荷,儿子罗家辉又玩世不恭,性格懦弱,担不起重任,万一他不假天年,罗家辉绝对不是金仲元的对手,那南山集团会被贪婪的金仲元并吞,为了不让南山集团分崩离析,他只好把股份和权力都交给何采莲,因为他非常欣赏何采莲的忠诚能干,一早就希望把何采莲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所以他立下遗嘱,做了这样的决定,这就是罗锐锋保住南山集团的良苦用心,因为只有何采莲才真正能实现罗锐锋的遗愿。

  金仲元发誓要从何采莲手里夺回权力,不仅仅是为了家族利益,也许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知道何采莲终有一天会揭露出他的罪行。

  乔哲决心找出罗锐锋死亡的真相,因为医生曾经断定,可以使罗锐锋那类心脏病猝发致死而又不留痕迹的药物只有一种,就是氯胺酮。

  港方对南山集团的冠心病特效药仍有信心,假帐事件平息后,帐面重新清理,港方的公司按计划投资。

  可是就在这时何采莲与罗家辉的感情进展再起波折,罗家辉还因此精神失控,出了严重车祸,几乎丢了性命,因为他揭发了何采莲的真实身份——

  三十年前罗锐锋去江西插队,因成份不好而饱受歧视,相邻一户贫农不弃不嫌,对他多加照顾,他与农户女儿相恋生下一女。后来返城,罗锐锋另娶妻生下罗家贞、罗家辉姐弟二人,遗弃了江西农村的女儿。女儿长大后因家贫读不起大学而出来打工,刻苦读到夜大学毕业。三年前因一次偶然罗锐锋见到女儿,女儿的刻苦坚毅使罗锐锋愧疚与欣慰,坚持要女儿来到南山。这个出生在江西的女儿就是何采莲,何采莲是罗家辉的亲姐姐。

  罗家辉这下子终于理解到父亲或许是为了弥补他对何采莲所欠下的愧疚才把何采莲安插在公司里,可惜他没有事先跟罗家辉母子解说清楚,导致罗家辉莫名其妙的爱上了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姐姐,他心里很是痛苦,于是决心离开她,并交上新女友厉玲,希望能够摆脱这一场又一场的梦魇。

  罗太太知道事情的真相,与何采莲和解,改善了彼此之间的关系,遗憾的是金仲元却铤而走险,为了掩饰自己所犯下的罪行,竟然干起非法绑架章雪儿的坏事,最终遭受法律的制裁。

  事情似乎到此告一段落,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几经波折,罗家竟然再出现一个逆转是——何采莲并非是罗锐锋的亲生女儿,而是曾经与他一同下乡的同窗好友,林南山的女儿。

  三十年前的故事也并非是罗锐锋曾经说过的版本,实际情况是林南山和罗锐锋都是中医学院的学生,而林南山在一次偶然中认识了在山区的民间老中医,并被招为女婿,老中医送给女婿的一份厚礼是祖传的一张冠心病药方。

  但天不作美,在知青可以返城的那天山区发大水,林南山不幸遇难。其妻子帮他收拾好的行李让罗锐锋暂时保管,结果等她取回行李时惟独少了的就是那张祖传的秘方。

  之后,罗锐锋就是凭着这张秘方写出了他的论文,获得国家专利,开始了南山集团的创业史。

  这下事情更明朗的就是罗锐锋他之所以对何采莲非常器重,原因有三,一是他欣赏何采莲的办事能力,希望能够让她掌控南山集团,带领公司走向一个又一个的高峰,二是他看出儿子罗家辉的性格不能承当大任,更不是野心勃勃的金仲元之类人的对手,所以他必须有一位可靠又有能力,又和家族势力绝缘的人来过度。第三就是为了报林南山的这份恩情。

  何采莲的身份一再转变,令罗家辉的心结是越结越深,他对何采莲的爱是何其复杂,能爱与不能爱,该爱与不该爱,都不断的在折磨着他的心灵。

  而何采莲内心喜欢的人是正直无私的乔哲,可是,她面对公司、人事、感情上的种种波折打击,已经把她弄得心力交瘁。

  罗锐锋苦心孤诣的一切安排,终于因为他的突然撒手人寰,来不及向何采莲、妻子,儿子等人说个清楚,而留下的无数解不清的谜团,也给我们带来了这个扑朔迷离,爱情亲情纠葛不清的故事。

  血毕竟是浓于水,罗锐锋竟然还私自在香港留有一笔高达港币3亿多元的遗产留给罗家辉,随着第二份的遗嘱的出现,罗家辉受到的冲击更大。

  何采莲、乔哲等人怎么样也没有人想到罗老板会设下这样一盘棋局,许多人为他做了那么多事,到头来全都只是他手里被他随意操控的棋子。”

  这第二笔的财富也改变了罗家辉的为人,这时的他心灵裂变,再度深陷到一个难于自拔的情感误区,他竟然与何采莲站到对立的局面,在南山集团再次掀起一场激烈的争战……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灯火阑珊的夜晚……

  著名药业大王南山集团董事长罗锐锋突然死亡,给所有深爱他的人毁灭性的打击,更令人费解的是,他将属于妻儿老小的房产留给了他年轻漂亮的女秘书何采莲……罗锐锋的妻子金淑媛气愤之余,亲自披挂上阵主持召开董事会,一方面她要开除何采莲,另外一方面她拉拢所有家族成员重整旗鼓,决心与何采莲势不两立。会议进行中,郭律师带着罗锐锋的生前遗嘱匆匆赶来……

第二集

  原来九泉之下的罗锐锋生前曾经立下一份令所有人震惊的遗嘱:将南山集团价值数10亿的资产大部分留给了何采莲,并让其坐上董事长这把交椅。这份遗嘱犹如晴天霹雳,令众人目瞪口呆!罗太太当即昏死。

  记者招待会上,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切,何采莲对于财经记者章雪儿咄咄逼人的提问,语无伦次、不知所措……罗家辉也约见私人侦探调查父亲与这个女人的暧昧关系……

第三集

  罗太太坚决怀疑遗嘱的真实性,找来乔哲商议。但对何采莲颇有好感的集团副总乔哲却不这么认为。一方面他一直欣赏采莲的才干及人品;另外一方面,郭律师也证实那个遗嘱是经过公证、具备法律效力的。乔哲依然帮助何采莲积极运作与香港东盛药业的合作计划。但是金家的女婿财务经理廖永才却从中作梗,处处作对,迟迟不交出合作急需的财务报告,大大影响了东盛的投资,阻碍着南山集团在香港的上市。

第四集

  罗家辉为了博取何采莲的好感,天天到公司假装上班,但他做的每件事在采莲眼里都是不务正业。罗太太不仅怀疑罗锐锋遗嘱的真实性,而且怀疑丈夫的突然死亡与何采莲有密切的关系。不久,她将何采莲以涉嫌谋杀告上法庭,并向媒体宣布将重新改选董事长。采莲在南山集团与东盛药业合作的紧要关头被警察带走……乔哲虽然心存疑惑,但他始终不相信何采莲会谋害罗锐锋,他甚至去公安局为采莲作了伪证,证明她没有作案动机与时间。最终,因证据不足,何采莲被保释出狱。得此消息的罗太太又准备酝酿下一个方案。

第五集

  何采莲一回到公司就与乔哲积极地推进公司的人事改组,废除家族式的管理,提高生产效率,以及加紧与东盛的合作计划,两人工作上志同道合、心心相印……

  乔哲的老同学李天河告诫乔哲作伪证的后果,劝他别搀和别人家里的事,南山的人事太复杂。然而乔哲并没有退缩,对罗锐锋的死进行着暗中调查。廖永才希望多拉拢人,鼓动罗总的女婿赵国胜加入南山集团,因为他认为采莲的优化组合、精简机构是想排挤罗家的人。他的财务报表依然不肯交出。家辉为了进一步接近采莲也开始关注公司的人事改动。

第六集

  此时,金仲元启程回深圳,在机场他打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赵国胜约了很多亲戚一起吃饭,但是老婆家贞不愿意去。她约乔哲说父亲曾经告诉自己舅舅金仲元是个有野心的人,不能信任。

  乔哲大胆地推进何采莲整合南山集团的计划并率先进行着人事改组,将那些上班懒散的“皇亲国戚”一律开除出南山;同时积极争取香港东盛的投资。雪儿因为男友乔哲与采莲工作上频繁的接触而屡生醋意发生争吵,两人感情出现了危机的信号。

  突然,金仲元再次风尘仆仆赶回南山,和廖永才商量可以利用一下国胜……

第七集

  罗太太向法院正式提出申请,说何采莲是被包养的情妇,不具备继承遗产的资格,请求法院重新分配财产,并罢免其董事长职务。乔哲在家里和雪儿因为采莲的事情吵架,无心中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雪儿。谁知道这个消息很快被雪儿发到了报纸的头版,闹得满城风雨。东盛方面因为这些负面消息打算取消投资计划,乔哲觉得自己被雪儿利用、出卖非常生气。家辉赶紧四处奔波把当天出版的所有报纸买了回来,希望为采莲挽回负面影响。

第八集

  家辉怒气冲冲找到雪儿的报社,正遇上前来兴师问罪的乔哲,他质问乔哲为何出卖罗家。乔哲无言以对,对雪儿感到非常失望。面对流言蜚语,何采莲选择了逃避,失踪了很多天,大家四处找不着她。此时,郭律师向法院出示了一封神秘的信函可以证明何采莲具备合法继承权,法院采信了它作为证据,对罗太太的主张不予支持。金仲元告诉妹妹他怀疑采莲可能是罗锐锋的私生女……

第九集

  何采莲回来后,非常感激家辉和家贞对自己的帮助。虽然大家都在猜测那封神秘信函的内容,但是采莲没有向任何人透露。何采莲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就面临一场大火,由于她指挥有力,化险为夷。事后她表彰、提拔了见义勇为者,大胆开除了玩忽职守的罗家亲戚齐经理,受到员工的普遍赞扬。

  雪儿一直怀疑乔哲和采莲关系暧昧,又和乔哲大吵了一架,两人的关系越走越远、越来越僵。

第十集

  何采莲发现南山集团的财务状况非常混乱,决定任命做画廊生意的赵国胜取代廖永才担任财务经理,罗太太觉得国胜不适合这项工作。她认为采莲是在拿家族中人开刀,投石问路,还有更大的阴谋。在公司的股东会议上,她大声斥责采莲别想把罗家的人全部扫地出门。

  敏感的雪儿因为乔哲和采莲天天在一起而郁闷,她一方面在乔哲面前表示出百般恩爱,另一方面又暗地里挑拨着乔哲和采莲的关系。

第十一集

  夜晚,采莲与乔哲在望灯山谈论东盛投资后集团的发展,谁料被雪儿派去跟踪的记者拍下照片登上了报。乔哲加深了对女友雪儿的不满,认为她太过多疑。

  家贞劝说丈夫国胜远离家里的是是非非一起去英国,国胜坦言想进入南山,巩固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国胜想劝家贞要个孩子,可每当夜晚来临,家贞总借口身体不便,不愿和国胜同房。金仲元一直觉得家贞去英国另有隐情。这时家辉带来消息说:警察怀疑罗锐锋是他杀。金璐打听到那封神秘的信函寄自江西,这一切让老谋深算的金仲元陷入了不安……

第十二集

  家贞上飞机前和采莲约定“那个秘密”暂时不告诉家辉,同时暗示乔哲采莲喜欢他,乔哲浑然不知。送走了家贞,两个男人坐在一起,家辉告诉乔哲事发那天,有目击者提供线索说当天有辆出租车在别墅门口短暂停留过,警方正在调查。随后,乔哲到酒吧和老友李天河聊天无数证据显示罗锐锋生前就决定让采莲继承遗产,采莲根本没有杀人动机,那究竟是谁杀害了罗锐锋呢﹖两人争论着、分析着,逐渐又把怀疑对象锁定在了罗家辉的身上……

第十三集

  为了诱出凶手,酒吧老板李天河出了一个所谓的妙计……

  公司例会上,金仲元坚决不同意采莲提出整改方案中关于自己深南药厂的改动。他暗中嘱咐廖永才坚守住财务经理的职位,千万不能让那本账册被人知道。就在这时,采莲和家辉均收到匿名消息,称自己目击凶手杀人,约在公园见面收取封口费。可是在公园里李天河没有等来期望中的采莲或家辉,来的人却是金仲元。

  心情糟糕的家辉得知何采莲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姐姐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在山上出了车祸……

第十四集

  出了车祸伤势严重的家辉因为被发现得太晚,情况很危险,罗太太伤心不已。乔哲怀疑家辉是否是畏罪自杀,采莲认为这样的怀疑是没有根据的。家辉苏醒后,众人前来探望,但是他最想见的人却只有采莲。然而两人见面却又无话可说。

  廖永才这个时候约赵国胜,商量着如何趁里里外外都很混乱的时候把采莲从董事长的位子上赶下来。

  李天河的一个朋友厉玲从澳洲回来,因为失恋在酒吧酗酒被送往医院。

第十五集

  雪儿向李天河诉说男友和采莲关系暧昧,令自己痛苦到麻木。乔哲因为雪儿的任性慢慢对她产生了厌倦。他告诉采莲自己和雪儿缘分已尽,想要分手……

  家辉和厉玲在医院里戏剧性地相识了,通过交往,两个人成为了好朋友……

  乔哲发现公司账面上的巨额资金不知去向,很是疑惑。财务经理廖永才想从国胜那儿套出家贞去英国的真正原因,旁敲侧击了一宿,没有结果,金仲元因此更为不安……

第十六集

  罗家辉和厉玲在医院里随着交往的深入,两颗心靠得越来越近。出院后,罗太太的生日聚会上,罗太太把厉玲当儿媳妇一样对待。

  廖永才拉拢家族亲戚以检修为名使制药厂停产,导致市场上药源短缺,采莲机智地化解了这场风波。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市面上又出现了大量南山集团的“过期”药品。金仲元等觉得是天助我也,暗自窃喜……

第十七集

  乔哲奔波全国各地,游说各地经销商先别退货。经过层层缜密调查,事情终于水落石出,原来是金仲元的亲戚贪污专款搞的鬼。

  厉玲拒绝了天河的求爱,吐露了对家辉的爱意,家辉这个时候也发现自己爱上了厉玲,天河极其郁闷。

  乔哲和采莲深夜散步路遇雪儿,遭到雪儿侮辱。家辉看不下去,上前说出采莲其实是自己的亲姐姐。这个情况从家辉嘴里说出无疑是晴天霹雳,使许多人摸不着头脑。

  罗太太明白了一切,百感交集,终于同采莲一起来到了罗锐锋的墓地前……

第十八集

  罗家辉向乔哲道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关于采莲的身世仍不愿多提。得知真相的罗太太顿时开朗了很多,心情也好了许多,她对采莲就像亲生女儿一般,想补偿内心的愧疚。郭律师也向乔哲逐步揭开了罗锐锋的发家史及何采莲的身世。一家人团聚了,沉浸在喜悦中。家贞这时回到南陵,告诉大家金仲元一直隐瞒罗锐锋向欧洲出售违禁药品的事。金仲元派去江西调查何采莲出身的人回来了,他带回了何采莲不是罗锐锋亲生女儿的消息……

第十九集

  何采莲的出生证和领养证表明她并非罗锐锋亲生。家辉得知这个消息,心又开始乱了起来,他希望厉玲可以给自己多一点时间去冷静考虑一下两人的关系。

  何采莲为了寻找自己身世的真相踏上了开往江西的列车。刚踏上江西的她就被一伙来路不明的人袭击,差点儿遇害。脱险后,她从母亲口中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罗锐锋早在几十年前害死了自己的生身父亲林南山……

第二十集

  采莲和母亲一起回到南陵,乔哲看望采莲的母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家辉对采莲又一次燃起了希望,可是家贞告诉他采莲喜欢的是乔哲。

  金仲元对家贞的归来感到很紧张。乔哲奔赴香港去调查南山集团的账目,回来后与赵国胜不谋而合,他们计划秘密进入廖永才的办公室偷取账本,取得第一手证据。罗家辉也开始进行了对父亲投资项目的调查。

第二十一集

  乔哲与国胜偷偷进入永才的办公室,从保险柜里找出了账本,全部进行了复印。没想到他们的行动被永才发现,告诉了金仲元。金仲元感觉事情不妙。家辉的调查又有了突破性进展,他对父亲秘密投资的资金流向产生怀疑,认为父亲还另有遗产。乔哲与采莲在香港洽谈合资上市的事情,同时一直研究着账本。国胜催促乔哲赶紧把账本交给合作人梁先生,乔哲犹豫后终于听从了国胜的建议,将这些被隐瞒的账本给了梁先生。这也就意味着出卖何采莲的不是别人,而是忠诚正派的乔哲……

第二十二集

  因为这个账本隐瞒了南山的很多投资,致使东盛与南山集团的合作全部流产。这时,赵国胜约廖永才,让他主动承认做了假账,并且是受罗锐锋指使的,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九泉之下的罗锐锋身上。同时,国胜将汇给乔哲私人账户的48万元汇单交给了检察院。乔哲因为涉嫌出卖公司机密、收受贿赂被检察院带走……

第二十三集

  何采莲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事实,为乔哲和公司挽回了声誉。发布会现场,乔哲与何采莲紧紧拥抱在一起。

  家贞让国胜离开公司,国胜不愿意,他向众人娓娓道出自己在公司发现的很多问题,大家都很疑惑,觉得金仲元的很多行为无法解释。慢慢地大家开始怀疑谋杀罗锐锋的是金仲元……

  家辉收到到香港宏达电讯董事会邮寄给罗锐锋的一封信,他开始意识到了什么……

第二十四集

  金仲元向众人承认罗锐锋生前让自己做了假账,但否认自己生产违禁药品。家辉的私人侦探带来消息说罗先生去世的那天,金仲元在南陵。于是,警方开始通缉金仲元,罪名是生产违禁药品及涉嫌谋杀。家贞把这个消息告诉罗太太,母女二人相拥而泣。这时,金仲元又设计拉拢国胜,绑架了雪儿,要挟乔哲给自己的账户解冻,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第二十五集

  厉玲从一个保安那里确认金仲元的确在罗先生去世那天到过小区。大伙儿正商量着,雪儿打来求救的电话,怀孕的金潞因受惊吓而流产。众人解救出雪儿,廖永才也向大家坦白了一切。金仲元一直和警方玩捉迷藏的游戏,最终饱受煎熬的他还是被捕入狱。

  乔哲想辞职,家贞劝说他别压抑自己的感情,乔哲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第二十六集

  东盛药业投资已到位。采莲得知罗总在香港还有庞大的涉及地产和电讯的遗产,全部是留给罗家辉的。家辉感觉自己将成为南山最大的股东,慢慢地开始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已不再满足南山一直经营药品的规模了。家辉和采莲、乔哲在集团走向上有巨大的分歧,采莲以董事长的身份拒绝了家辉的提议。家辉便拉拢廖永才并买通其他几位股东来支持自己。这时郭律师又带来罗锐锋生前立下的第二份遗嘱,这个遗嘱确定了罗家辉的巩固地位,他有着绝对的权力行使自己的意图……

第二十七集

  罗家辉把集团所有科研项目都停了,进军地产。大家觉得他一意孤行,但他依然我行我素。因金仲元被判死刑,廖永才夫妇再也无脸呆在南山集团了。采莲正式提出了辞职,拿出了属于自己的股份要去建一百所希望小学。合作人徐总裁打算注资新建一个药厂让采莲打理,采莲欣然接受,因为她依然可以经营自己热爱的造福大众的医药行业。

  经过这些是是非非,每个人似乎都经历了一次洗礼,都在爱恨之间徘徊、彷徨,在各自的生命轨迹上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演绎着风风雨雨的人生……(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