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激情年代》首次以影视剧的形式从世纪之交的今天,回顾了20年前中国改革开放初期那段使中国人民摆脱贫穷命运的艰辛历程,讲述了一群以欧阳鹏为代表的充满理想和激情的共产党人,为探索出一条富国强民的道路,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在蛇湾这块荒芜的土地上进行的一场艰苦卓绝的创业历程和前所未有的大胆探索与实践。全剧贯穿着新旧观念的冲突、思想碰撞的火花和人物之间情感的回肠荡气。

  该剧十分注重情感细节和小人物的描绘与表现,而且背景辽阔、人物众多,多侧面地表现了改革大潮中的各色人物,艺术地再现了那个激情的年代。其中巍子扮演的魏彦洲就是一个崭新的艺术形象,作为在改革开放中有着不同见解的领导者,该剧没有让这个人物停留在创造的表层,而是通过一些细节展示了这个人物的合理性和可贵性。刘佩奇扮演的秦汉民更是极具时代感,真实而亲切。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世纪之交的夜晚,两位老人欧阳鹏和魏彦洲在人群中聆听着江总书记的讲话,往事浮现在眼前……

  1976年,身陷狱中的欧阳鹏由老友魏彦洲以政治生命担保出狱执行任务。欧阳鹏唯一 的要求是看一眼分离了八年的女儿欧阳兰和妻子何倩。

  在农村,他见到了欧阳兰和魏彦洲。女儿怎么也不相信父亲是美国特务。匆匆一见后,欧阳鹏被秘密押送出境,以香港华商局副总裁的身份来到香港华商局,迎接他的是政治部主任汪诚组织的批斗会。欧阳鹏痛斥汪诚。

  欧阳鹏在陈天一做的陪同下登上了飞机,此刻他方知是飞往美国,他失态了,拒绝前往。陈天一及时安抚。欧阳鹏因在抗日战争中情报工作的杰出表现,被作为二战东方战场的英雄邀请到美国参加纪念活动。此间,欧阳鹏目睹了美国的现代化。

  陈天一是个学者型的人,专心研究中外经济,悄悄写了论述亚洲四小龙经济腾飞的论文。他与欧阳鹏一见如故。在酒吧,两人受到美国酒保对中国人的侮辱,狠狠地教训了挑衅者。回到香港,陈天一将欧阳鹏交给上司汪诚。欧阳鹏悄悄给了陈天一一封信并借了些钱便失踪了。汪诚得知大惊……

第二集

  北京,因欧阳鹏的失踪,魏彦洲遭到审讯,但他坚信欧阳鹏不会叛党,必要时,他可以用脑袋担保。

  在一蛇湾小镇的饭馆,欧阳鹏由于没有粮票而吃不上面条。青年赵德林用二两粮票与欧阳鹏成交,两人各吃了一碗面。欧阳鹏劝说躲避追捕的赵德林不要逃港,他给了赵德林十块港币。

  香港华商局,陈天一遭到汪诚的严厉审讯。

  欧阳鹏来到海边渔村看望昔日救过他命的六婆,这时,欧阳鹏的老战友、老部下地区副专员秦汉民带民兵,拿着通缉令抓走欧阳鹏……

  在海边,秦汉民让欧阳鹏逃生,欧阳鹏拒绝了。秦汉民陪欧阳鹏乘客轮前往北京,被抓,此时广播里传来"重要新闻"。"四人帮"倒台了。人们一片欢呼。

  欧阳鹏谢绝了魏彦洲让他安排去外事办的举荐,提出搞经济工作,去华商局。

  魏彦洲的女儿吕红非常敬佩欧阳鹏。欧阳鹏走马上任华商局,废除了汪诚搞的天天斗的批判会,并将他调回北京。提倡向陈天一学习,钻研经济,振兴华商局。适逢小平同志提出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一定要把经济搞上去"口号。华商局这个百年老企业在欧阳鹏的带领下要重现雄风了。

第三集

  华商局要按新加坡、台湾的办法搞一个出口加工区。但时下的香港已经寸土寸金,今非昔比了。欧阳鹏举步为艰,难觅良策。陈天一带欧阳鹏来到海边,遥指对岸的一片荒滩野岭---与香港隔海相望的宝安县蛇湾公社。欧阳鹏笑了:"蛇湾,我们就在这儿写下一曲春天的故事!"

  妻子何倩极力反对欧阳鹏回大陆发展,文革使她守了八年活寡,她被搞怕了。但最终还是妥协了。省委书记钟南在欧阳鹏、秦汉民的陪同下视察了蛇湾荒地。钟南表态,没有理由不支持欧阳鹏去闯。他要欧阳鹏向中央打报告。秦汉民要求到欧阳鹏麾下工作。适逢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中国的重点转移到了经济建设上来了。

  蛇湾终于炸响了开山的第一炮。历史记下了这一刻,钟南告诉欧阳鹏,中央已决定创办特区。小平同志说:"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

  求贤若渴的欧阳鹏向上面要的人一个都没有。于是他和陈天一去北京寻找人才。在魏彦洲家,欧阳鹏结识了吕红的男友罗枫和一批有志的青年学子。魏彦洲认为罗枫轻狂而反对女儿与其恋爱。欧阳鹏则很欣赏罗枫,一番交谈后,罗枫决意要随欧阳鹏去特区发展,受到吕红的极力反对。欧阳鹏和陈天一带着新招的一批学子登上南下的列车,罗枫没在其中,令欧阳鹏遗憾。魏彦洲将秘书高伟交给欧阳鹏。欧阳兰送别高伟难舍难分。欧阳鹏与青年们乘长途汽车一路交谈,行至途中有人拦车,上来一人,是罗枫。他和吕红不辞而别,毅然来到特区。欧阳鹏大喜。来工业区求职的人群中,女青年白芸由于是学新闻的而遭到招聘人员的拒绝,她极为不满,批评工业区领导没文化。前来求职的赵德林劝白芸不要放弃,继续努力。正巧,欧阳鹏与秦汉民来了。白芸劈头盖脑言辞激烈地批评欧阳鹏。她正欲离去,欧阳鹏的见解使他们决定留下了。

第四集

  欧阳鹏要去香港招商,将工程重任交给秦汉民。赵德林对白芸显得格外关心。香港一行,赵德林大开眼界,他庆幸当初没有逃港,表示要随欧阳鹏振兴华商局。

  工程进度缓慢令秦汉民十分恼火,他把所有指挥部的人员赶到一线,增加人力。罗枫认为不是人数是效率的问题。他要求下到负责填海工地。

  欧阳鹏将港商黄伯昌定为招商的重点对象。他一方面召开酒会和新闻发布会扩大招商的影响,一方面亲自登门拜见黄伯昌以示诚意。昔日的国民党军人,面对三十年来第一个登门的共产党人,黄伯昌感动了。

  秦汉民一心扑在工程上,进度还是上不去,身体日见衰弱。

  罗枫和工人们商量如何提高工人收入,他算了一笔帐,每天定额五十车,如果每多拉一车奖励四分钱?工人们来劲了。签字画押,说干就干。可罗枫拿不到公章,没有公章,合同是不算数的。他说服白芸,拿出了公章。填海工地的进度突飞猛进,秦汉民表扬了罗枫。

  奖金的事露馅了,上面责怪下来,秦汉民大怒,痛骂罗枫,白芸挺身而出承担责任,秦汉民惊愕。工人们冲进指挥部斥问罗枫为何说话不算数?罗枫急了:"你问我,我问谁?我知道中国的哪块云彩下雨啊"。

  在返回工业区的途中,欧阳鹏要陈天一把人才培训班尽快办起来,转变观念迫在眉睫。他不由得为老秦担心起来。

  工程进度令欧阳鹏不满。罗枫不服秦汉民的处治,拒写检查,并要求去自己负责的填海工地。

第五集

  填海工地现场,欧阳鹏沉默了------

  工人干了一个月,但完成的是半年的工作量,只不过提前预付了一个月的工资。但这种做法又违反了国家的规定,欧阳鹏陷入沉思之中。

  陈天一用"楚人施粥"的故事道出欧阳鹏"大锅饭"的弊病,欧阳鹏意识到,大锅饭不能再吃下去了。他做出了重要决定:如果制度有碍提高效率就得破除,在经济规律面前六亲不认,一律实行工程招标。决定一出,反对声四起,欧阳鹏不与争辩,表示愿接受实践法庭的审判。

  吕红下来采访,正赶上工人们为招标的事聚众闹事,吕红相信父亲的看法是对的。欧阳鹏赶到闹事现场,说明招标是为了提高效率,增加工人的收入。工人理解地散去,大家都佩服欧阳鹏的气概。

  吕红与罗枫产生了冲突,她抱着对工业区和欧阳鹏的担心离开了。

  魏彦洲打电话给欧阳鹏,两人没有共同语言。记者也闻风拥来,秦汉民要欧阳鹏回避一下,欧阳鹏借此向记者们道明真相。

  由于人才吃紧,观念跟不上,欧阳鹏要求陈天一的培训班提前两月开办,省委书记钟南打来电话;小平同志知道了四分钱奖金的事,中央很关注你们。欧阳鹏深感不安。

  白芸将欧阳鹏提出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写成大标语牌。工业区彩旗招展,等待着海外商客的到来,欧阳鹏对接待工作做了布署,黄伯昌被列为重要人物。欧阳鹏引客商们环岛参观,一席话令黄伯昌心动。秦汉民来了,与黄伯昌打了个照面,两人都楞住了。

  宾馆,秦汉民截住欲参加宴会的黄伯昌险些动粗被赵德林拦阻,原来,他和黄伯昌打过仗,身上还中过黄伯昌的枪子。他指着黄伯昌怒道:"告诉你,在这里,政治和生意是不可分的。蛇湾不欢迎你这种对人民有血债的人!"

  宴会上,秦汉民和外商的谈话中出笑话,把英国剑桥大学当做是学建大桥的。欧阳鹏知道黄伯昌要走很吃惊。

第六集

  黄伯昌正欲登船离去,欧阳鹏追来。黄伯昌直言"阶级对立的政策,投资又从何谈起?"。欧阳鹏大度相送。罗枫、白芸、赵德林对秦汉民不满,遭到欧阳鹏的制止。

  欧阳鹏和秦汉民发生了激烈争执,各不相让。

  香港老板李世康因电话问题找欧阳鹏发火,欧阳鹏派陈天一着力解决通讯问题。

  北京魏彦洲家里,秦汉民、欧阳鹏不期相遇,三人一番争论后,握手言和。兰兰不允高伟毕业后离开北京……

  工业区的青年骨干都参加培训班的学习,欧阳鹏激励学员迈进"不改革者不入此门。"的大门。高伟的到来令欧阳鹏欣喜万分。

  何倩来到工业区令欧阳鹏倍感温馨。魏彦洲带由理论家组成的参观考察团来到特区。商店只收港币令魏彦洲极其恼火。吕红报告欧阳鹏,一女工怀孕流产了医院不给治。

第七集

  欧阳鹏责令医院精心治疗女工小青,同时了解到;福德厂的女工受到老板的欺压。女工李燕霞带吕红暗察福德厂,女工非人的工作条件和生活环境,令吕红震惊。

  白芸陪欧阳鹏看望了女工,并鼓励女工成立党团和工会组织。罗枫指出:我们只顾引进外资,忽略了进来后的管理。欧阳鹏赞同。

  吕红含泪写了一篇"野麦岭现象",此时她与罗枫发生了分歧。欧阳鹏强令李世康对福德厂进行整改。魏彦洲对欧阳鹏的改革表示怀疑。秦汉民为女工搭建澡堂,令女工感动。李世康下令工人加班,工头撕毁女工的团员登记表激起女工的义愤,女工们罢工了。消息令欧阳鹏震惊,更令魏彦洲气愤,他要率团赶到蛇湾。

  他强调对资本家不要丧失立场。秦汉民提出要斗争,把李世康赶出蛇湾。欧阳鹏表示解决劳资双方的矛盾要有耐心。秦汉民查封了李世康的工厂,要求李必须接受三个条件,如果不答应,工人就不复工。李世康的客户见状急忙撤离。此时,媒体蜂拥而上。一些正在筹建的工厂和待签约的商家见状驻足观望。

  钟南告知欧阳鹏,中央领导询问了蛇湾的情况。欧阳鹏提出先支走魏彦洲,平息德福厂的风波。钟南笑了:反正我什么都没听见。欧阳鹏以理使李世康屈服。

第八集

  李世康折服了。欧阳鹏撕下封条。欧阳鹏和李世康及时地出现在外商恳谈会上,宣布福德厂即将开工,工业区对外开放的政策不变。

  使心存疑虑的外商得以安定。老板答应了女工的条件,使女工们欣然复工。李世康为无法按期交货而束手无策时,欧阳鹏为福德厂组织了一批熟练女工,解了李世康的燃眉之急。

  魏彦洲从香港考察回来,他告戒欧阳鹏,调整班子,动谁都不准动秦汉民。

  培训班结束了,白芸如愿以偿地去了报社。赵德林任办公室主任,高伟任旅游公司总经理。白芸遭到前男友的纠缠,赵德林挺身相助被打伤,白芸心疼不已。

  欧阳鹏支持白芸在报上发表批评自己的文章。魏彦洲主动提出为培训班讲课,没料遭到白芸等青年们的挑战,弄的十分尴尬,白芸还发表了辩论文章。使欧阳鹏非常恼火,他要白芸撤下文章,并向魏彦洲请罪。

  魏彦洲让吕红尽快拿出调查报告,不睬欧阳鹏而离去。

  欧阳鹏想调整领导班子,但对秦汉民始终下不了手。对此,钟南表示支持。欧阳鹏终于在领导层会议上拿出调整名单,众不满,秦汉民表示"小车不倒只管推"。离开会场的秦汉民正遇李燕霞带领女工们给工业区领导送感谢信,心中更感失落。

  秦妻悄悄上门给何倩送礼,流泪为丈夫求情。欧阳鹏得知后去秦汉民家,可秦汉民只身在雨中抢救公物,欧阳鹏帮忙,秦汉民根本不理。

第九集

  欧阳鹏又追到小酒店,酒后的秦汉民吐真言"不懂我可以学!可为什么要斩我秦汉民?" "你打我好了!"两人对立,伫立雨中,双方的妻子找来,两把伞遮着四人。

  魏彦洲火了:"你斩错了好人!"他向欧阳鹏施压,要其收回成令。蛇湾工业区管委会成立大会上,欧阳鹏期盼着秦汉民能到场,钟南宣布了任命名单,掌声中,秦汉民出现了并要上台发言,会场顿显紧张。不料,秦汉民一席话说得感人肺腑。

  海上世界开张了,罗枫向高伟道出资金的困难,高伟建议创办商业银行。兰兰的突然出现令高伟惊喜。秦汉民依然不睬欧阳鹏,欧阳鹏并不担心秦汉民,倒是担心魏彦洲。

  赵德林报告;有些人闹情绪要出国,理由是欧阳总的女儿女婿都要出国,凭什么让我们扎根这里。欧阳鹏不准兰兰出国,兰兰不从,"我不会按你的意志生活的!"

  吕红劝说罗枫放弃蛇湾,听从魏彦洲的意见,不要犯错误。罗枫表示"要我离开蛇湾,我宁可打光棍!"两人闹得很僵。

  李燕霞拉吕红参加小青的婚礼,小青把吕红当成娘家人万般感谢。目睹女工们生活和精神的巨大变化,吕红震惊了。

  吕红向欧阳鹏辞行,并为野麦岭的文章向欧阳鹏道歉。欧阳鹏笑道。"我要感谢你那篇文章才对……"吕红被欧阳鹏的人格折服,她想重写调查报告,父亲却催她立刻携报告返京。

第十集

  罗枫开车送吕红,令吕红意外。

  欧阳鹏到秦汉民家没能找到兰兰,向秦汉民倾诉了自己对兰兰深深的爱,兰兰偷偷地听到着,泪流满面。兰兰向欧阳鹏表示不出国了,父女相拥在一起。

  吕红回到北京,魏彦洲拿到调查报告非常亢奋,吕红要求父亲不得引用,更不得发表。

  欧阳鹏批准了高伟和罗枫创办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的提案,魏彦洲就吕红的调查报告写了评论员文章,并署了吕红的名字,令吕红极其不快。报纸上出现了许多批评特区的文章,把欧阳鹏说成是"资本主义的鼓吹者和保护伞"。钟南告诉欧阳鹏"有人说特区太特,这个口子不能开。上面会派联合调查组来考察。"

  果然,魏彦洲率队来了。欧阳鹏和魏彦洲争的面红耳赤,不欢而散。赵德林向魏彦洲提交了一份材料,魏彦洲看罢大火。他急招来欧阳鹏质问,欧阳鹏看完大惊。原来,材料揭发有人走私汽车。

  欧阳鹏惊呆了。他没想到魏彦洲和自己最信任的人会做出这种事来。何倩和兰兰都希望欧阳鹏能为高伟开脱,使欧阳鹏心烦意乱。魏彦洲也无法相信高伟会有此举,他没有主持调查会议,而是让欧阳鹏主持。白芸要列席调查会议遭到拒绝。高伟平静地面对调查组的询问,欧阳鹏将药倒入口中。

  白芸见赵德林悠然自得的样子大怒,将其赶出编辑部。兰兰设法保高伟,高伟制止了她。为了高伟,兰兰和父亲发生激烈地争吵。罗枫也因此事向吕红大发其火:"我们之间没有共同语言!我们完了,结束了!"罗枫告诉欧阳鹏,高伟是在为别人担罪名,是他和高伟联手做的。欧阳鹏大怒,打了罗枫。告戒他不许对任何人说。罗枫明白欧阳鹏是担心失去自己,激动地流下泪水。

  陈天一点醒欧阳鹏重视和意识到走私现象,欧阳鹏拒绝了何倩要自己利用职权帮高伟的的要求。高伟之事令欧阳鹏情绪低落。秦汉民告戒欧阳鹏,是非面前不能心软。

第十一集

  汪诚主持调查组的审讯,想抓事件的幕后人。高伟说:"我做的事与任何领导无关。"高伟被抓走了,兰兰抱住高伟,"我等你!"高伟坚决地说:"把我忘了"!

  欧阳鹏接到魏彦洲的电话,"欧阳鹏,还我高伟!"欧阳鹏心脏病发作倒下了。经过抢救,欧阳鹏缓了过来他安排陈天一负责日常工作,委托秦汉民多帮帮陈天一。

  魏彦洲为高伟犯罪想不通,秦汉民来了"欧阳被你逼进了医院,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魏彦洲去医院看欧阳鹏被何倩拦住。"一世知己,忽如同陌人。"罗枫对吕红父女也冷脸相待。

  面对调查组成员对欧阳鹏的怀疑,魏彦洲依然相信欧阳鹏对党和国家的忠诚。秦汉民劝兰兰去看欧阳鹏,兰兰不想惹父亲生气,她要去高伟服刑的地方找工作。

  罗枫被任命为安平公司的董事长,赵德林心存嫉妒。秦汉民只身去香港求见黄伯昌,其诚意打动了黄伯昌,他随秦汉民赶到工业区。当欧阳鹏意外地见到黄伯昌时病情顿好,双方签署了合作合同。魏彦洲苦心等到欧阳鹏,好言相劝,但欧阳鹏坚信蛇湾的改革没有错,他拒绝在魏彦洲的整改方案上签字。

第十二集

  白芸不听赵德林的劝阻,坚持要把反击'特约评论员'的文章送到北京。

  在北京的某研讨会上,吕红与魏彦洲针锋相对地支持蛇湾,令魏彦洲目瞪口呆。

  欧阳鹏坚信"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他递信给小平同志,并和钟南静心等待着回复的消息。吕红再次来到蛇湾,将一篇"走进特区"的稿件交给欧阳鹏。欧阳鹏又将这篇稿子给罗枫,罗枫看罢,明白了吕红的转变,急忙寻找,俩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魏彦洲再次逼欧阳鹏在整改方案上签字遭到拒绝而恼羞成怒。

  欧阳鹏和何倩去监狱以父母的身份探望高伟,并说服高伟不要回避兰兰的爱情,高伟终于和兰兰想见了。回到家,欧阳鹏把陈天一等请到家中吃饭,他作好了再次被打倒的准备,嘱咐大家要勇于挑起担子,坚定改革的信念。欧阳鹏接到钟南的电话,"小平同志到南方来了。"魏彦洲告诉他,小平同志可能会到特区。要欧阳鹏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标语牌拿下来。欧阳鹏彻夜不眠,何倩很是担心,钟南来电话,"小平同志明天来蛇湾。要听你的汇报。"欧阳鹏拒不改变原有的标语口号,他要让小平同志看到一个原汁愿味的蛇湾。汇报结束了,小平同志始终没表态。

  过年了,欧阳鹏和管委会的成员没回家,聚在一起焦虑地等待着小平同志表态的消息。突然钟南书记打来电话。

第十三集

  小平同志的题词"小平同志说,深圳特区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人们举杯欢庆却不见欧阳鹏。欧阳鹏独自在办公室哭泣,白芸和陈天一等走来,递过酒杯,欧阳鹏给大家深深鞠了一躬,道一声过节好!。

  海边,妻子何倩第一次看到丈夫流这么多泪。

  北京,中央肯定了改革开发的方针和路线,欧阳鹏成了改革的英雄。吕红和父亲和好,魏彦洲坦荡磊落地表白被欧阳鹏听见,他闯了进来,撕了魏彦洲的辞职书,拿出蛇湾人向魏彦洲道歉的编者按文章和荣誉公民证书。魏彦洲激动万分。

  回蛇湾的欧阳鹏受到人们前呼后拥的迎接,陈天一提醒他:"位高权重者要清醒。"并提出退休的请求,欧阳鹏不准。

  欧阳鹏提出新的发展目标,要两年内把蛇湾建成南中国的金融中心。众人叫好,但罗枫和陈天一不予响应。高伟刑满回到蛇湾。

  家,欧阳鹏方知高伟失踪了,只给兰兰留下字条。兰兰气得要出国留学。

  蛇湾广场上,"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标语牌被树立起来。赵德林建议成立高新科技开发公司,欧阳鹏答应了,赵德林终于有了当老总的机会。在香港,欧阳鹏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欧阳鹏在香港发现了为银行家当司机的高伟,高伟表示暂不回蛇湾。

  赵德林忙着编写《蛇湾的历程》,白芸认为不应该突出个人而忽略群体,赵德林不以为然。

  赵德林指挥建蛇湾海滨公园,罗枫极力反对欧阳鹏搞一言堂随意更改建厂规划。

第十四集

  欧阳鹏对赵德林编的书很满意。对《蛇湾的历程》一书,秦汉民和陈天一有不同的看法,陈天一担心欧阳鹏高处不胜寒。欧阳鹏捧着《蛇湾的历程》百看不厌,他很自信,告诉妻子还要干十年。罗枫向欧阳鹏进言,成立高新公司条件不成熟,赵德林不懂高新技术,不宜当总经理,且人品有问题。欧阳鹏自信了解赵德林而不听取罗枫的意见。赵德林上任了,公司的办公环境很是气派,赵德林雄心勃勃地要象欧阳鹏当年一样干一番事业。赵德林搞的公园规划得到欧阳鹏的进一步肯定。欧阳鹏和妻子乘飞机去北京,何倩发现同机的秦汉民,原来秦汉民是去北京诊病,他一口一声"欧阳总"令何倩心中不悦。在上海,赵德林、罗枫、高伟和白芸参加了"金融与发展国际研讨会",罗枫坚定了把安平保险拉出工业区,辐射全国,与国际接轨的信念。赵德林得知后,提前离开上海。罗枫与高伟担心自己的想法会遭到欧阳鹏的反对。果然,欧阳鹏听了赵德林的汇报后,立即打电话召回罗枫。

  罗枫就安平保险的发展计划与欧阳鹏谈崩了,陈天一支持罗枫不放弃公司的利益,不屈从个人的意志。陈天一陪欧阳鹏到安平视察,遇到会见风使舵的梁经理,欧阳鹏认为梁明事理,陈天一则认为梁是墙头草。陈天一向欧阳鹏直言;威信被滥用肯定不是好事。赵德林和一位郑老板谈一笔五千万元的科技专利项目,见赵德林无权拍板,郑老板拂袖而去。赵德林酒醉回家,在白芸面前吐出心声;"罗枫、欧阳鹏有什么了不起?"白芸听了愕然。

第十五集

  欧阳鹏否决了罗枫的方案,坚持要把蛇湾建为南中国的金融中心,罗枫愕然。白芸劝罗枫据理力争,赵德林也批评欧阳鹏脱离实际,白芸要举办一个论坛,让群众发表意见,罗枫同意。赵德林斥责白芸胡闹,搞论坛就是将自己与欧阳鹏对抗,白芸感到伤感,她无法读懂口是心非的赵德林,愤然离去。欧阳鹏不许白芸发表论坛纪要,白芸不从。欧阳鹏逼迫"你不同意就让别人替代你。"。罗枫和高伟面对欧阳鹏的态度心情沉重,高伟认为罗枫开董事会是明智的选择。吕红力劝罗枫不要把提案交董事会讨论,可董事们已来了,罗枫毅然走进会场。白芸痛思良久,终于将论坛纪要发表了,随后,她提笔写了辞职信。欧阳鹏拒绝见罗枫,陈天一来了,一席话,表明自己支持罗枫。欧阳鹏没有参加安平在深圳的开业典礼令罗枫失望。在海上世界上,赵德林来到独身伫立在甲板上的欧阳鹏身后,"听我话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少了?"欧阳鹏问。赵德林的话重振欧阳鹏的信心。欧阳鹏在管委会上提议由赵德林接替罗枫原管委会副总经理的职务,陈天一批评欧阳鹏又一次滥用了自己的威信,并提出退休,欧阳鹏怔住了。欧阳鹏要秘书叫白芸来,他要发表自己的两个讲话,秘书告诉他:"白芸已经辞职了。"欧阳鹏听罢楞住了。

  阳鹏读白芸的辞职信"我违背你的意志发表纪要,只有选择辞职。你变了,不是我以前认识的你……"欧跌坐在椅上,吕红来了,告诉他魏彦洲要来蛇湾修养,罗枫的安平发展很快。员工们不与他共乘电梯,欧阳鹏感受到孤独。回家,欧阳鹏见有人送的礼品便冲何倩大发雷霆,何倩委屈地说"人们和你疏远了,我难受。"。郑老板奉承赵德林,以美色诱惑,赵德林不为所动,郑老板答应立即签署五千万的合同。欧阳鹏到公园工地找到秦汉民,秦汉民一声一个欧阳总,令欧阳鹏很不是滋味,在秦汉民看来,没有欧阳鹏就没有蛇湾。

第十六集

  欧阳鹏看了高新公司很是满意,不由得想起请回罗枫和白芸,赵德林脸沉了下来。

  魏彦洲住处,赵德林将安平的重要状况告诉魏彦洲,吕红在里屋听到一切。调查组来蛇湾调查安平的经营问题。欧阳鹏气冲冲找魏彦洲,没想魏彦洲病了,吕红求欧阳鹏不要和父亲争吵,她没想到欧阳鹏是支持罗枫的。华商银行董事会上,欧阳鹏表态支持了高伟将华商银行迁出蛇湾的方案和陈天一的研究报告,。白芸痛斥赵德林导演了安平风波,赵德林不寒而栗。医院,陈天一为妻子有孕欣喜若狂时发现了满脸是泪的白芸。陈天一告诉欧阳鹏白芸怀孕,是赵德林的,并为赵德林是伪君子她痛苦万分,欧阳鹏惊愕:"白芸在哪里?"

  深夜,白芸犹豫许久后拨通欧阳鹏的电话,听到欧阳鹏的声音,她挂断了电话。白芸回到住处清箱欲走,赵德林苦苦哀求白芸留下,"我们已经有孩子了,你不能走。"

  "我们在一起,你不是每次都采取安全措施了吗?这种事你也做手脚?小人!"白芸扔下呆若木鸡的赵德林走了。

  赵德林求见欧阳鹏,他检讨了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惹了麻烦。欧阳鹏要赵德林好好想想,赵德林汗颜惶恐。

  欧阳鹏找到白芸新的住处,说服白芸回蛇湾,白芸没有立即答应,她还要再想想,欧阳鹏想知道白芸说自己是唐太宗到底何意?"唐太宗是让你说话,而不是跟你对话,这就是唐太宗的民主。这点你象他。"在安平,欧阳鹏看到罗枫的成绩感慨万分。

第十七集

  赵德林的新产品市场惨淡,郑老板要他再加大资金的投入,他让赵德林别担心会失宠,当官的都喜欢听好话。赵德林回家写起了检讨。

  欧阳鹏见陈天一的妻子在课堂上给孩子们做的青蛙实验颇有感触,"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赵德林叫病重的秦汉民一定要保证工程在工业区纪念日竣工,秦汉民抱病去了工地。欧阳鹏向陈天一坦言了自己的错误,他意识到自己的权威应该受到制约和监督。欧阳鹏去看望魏彦洲,谁料魏彦洲也病倒了,吕红告诉他,上面要安排父亲离休,老头一急就病倒了,可魏彦洲不承认自己有病,"我得干下去。"台风来了,工地受到暴雨的侵袭,赵德林找秦汉民救急。工业区的人都投入到抢险中。秦汉民身先士卒和众人抬公园的纪念碑,他终于支持不住倒下了,欧阳鹏赶来,秦汉民口吐鲜血心怀遗憾死去,欧阳鹏悲痛欲绝。他制止赵德林继续树碑,要让这块碑永远躺在这里,让子孙后代永记这段痛心的历史。在秦汉民的墓前,欧阳鹏和陈天一祭奠,"汉民到死都认为只有我才能撑起蛇湾这片天地,我为他,为自己难过。""现在蛇湾一个人说了算的时代该结束了"。工业区管委会突然召开会议,赵德林不安地向人打听内情,欧阳鹏来了,宣布又一次独断专行;他已打报告自动申请离休,众呆了。欧阳鹏提议今后新班子候选人将由群众进行信任投票产生,蛇湾今后的命运不能交付给某一个人。欧阳鹏和罗枫面对壮观的港口进行着两代人的接力,他要罗枫将自己交给群众去选择、评价。赵德林找欧阳鹏试探自己进新班子的可能性,欧阳鹏告诉他;我不会用自己的威信阻碍你,我相信蛇湾的群众。欧阳鹏在机场迎接魏彦洲和吕红,魏彦洲感到一下子不工作心里空荡荡的,吕红劝他想开些,他说,"你不懂,不信你问欧阳叔叔。"吕红告诉他"欧阳叔叔已经主动提出退下来了。"僻静的别墅里,赵德林和郑老板在密谋,他急需一笔外资投入到他的公司,以证实他的业绩,两人达成交易。

第十八集

  僻静的别墅里,赵德林和郑老板在密谋,他急需一笔外资投入到他的公司,以证实他的业绩,两人达成交易,赵德林用高新公司做抵押,郑老板一周内借到三千万港币。白芸收到赵德林的信,告诉她自己要参加领导班子的民主评议,希望她回到自己身边,分担喜悦和忧愁。白芸来到蛇湾高新技术发展公司,赵德林开新闻发布会去了。发布会就要开始,可赵德林迟迟没有郑老板的消息,他急忙躲进办公室打电话找郑老板,方知被郑老板耍了,赵德林瘫软了,猛地发现白芸在身边更是惊恐不已,白芸彻底失望了,"小人!"她冲出去。赵德林追上苦苦哀求白芸"看在孩子的份上,求你千万不要说出去。"白芸毅然走进管委会大楼。赵德林见白芸不肯回心转意,就问白芸开价要多少钱才肯封口,白芸彻底失望,白芸被赵德林推倒而流产,赵德林急拨120。赵德林匆匆赶到会场,强作镇定,罗枫走上台发言。救护车上,白芸执意要去会场。正当赵德林的讲话赢得赞赏和掌声时,白芸出现了,她当众揭穿了赵德林为人不知的卑鄙行经,掌声雷动,欧阳鹏握住白芸的手:"谢谢你,我代表每一个蛇湾人谢谢你!"魏彦洲激动地通过电视观看会场实况。罗枫当选了,何倩终于见到丈夫回到家中:"我这颗悬了多年的心总算放下来了……回家了……"她哭了,欧阳鹏搂住妻子:"这一辈子,委屈你了……"欧阳鹏独自在办公室沉思,往事历历在目……他收拾好东西,罗枫来了,他庆幸自己来到蛇湾,跟随欧阳总走过这些年的风风雨雨。欧阳鹏和罗枫走出办公室,见过道上站满了人,欧阳鹏与众人默默握手道别。二十一世纪的北京世纪坛,欢乐的人群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