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剧以一位民事法庭人民法官的主观视角,讲述了十个看似平淡,却意蕴悠长的离婚案件,揭示了中国当代婚姻面临的生存体验。

  那些形形色色,面目各异的离婚者,曾经都有美好的爱情,温馨的家庭,却因为各种原因面临分手,有的好说好散,有的却形同路人,甚至反目为仇。

  人民法官并不只是单纯的判案者,更多时候,他不忍做冷漠的旁观者,而是做了自寻烦恼的知心大哥,要尽力维护家庭稳定,保存那些苦难的姻缘。

  本剧用一种真实、生动、血肉丰满的方式塑造了一批具有崇高情怀,为整个社会共攘善举的法官。

  本剧中充满了复杂的人性,新旧观念的碰撞,崭新理念的建立,也充满了催人泪下的悲欢,血气方刚的激情,鞠躬尽瘁的精神,机敏睿智的冷幽默。

  本剧利用法院作为基地,管中窥豹,一点点、一丝丝地展现日新月异的当代都市生活。各种行业,各色人等,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都纤毫必露地聚集在这样一个特殊的舞台上,尽情展示,彻底暴露。

第一单元 婆媳之争

  常言道,婆婆媳妇,天生的对头。小媳妇范丽莎和她的婆婆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家庭小事,几乎闹得不可开交。范丽莎在网上交友、恋爱并结婚生子,这惹得婆婆愤怒异常,并把家丑闹到了法院。最难受的是夹在母亲与媳妇之间的王建磊,像风箱里边的耗子两头受气。

  王家矛盾的最高点,是王建磊的自杀。王建磊的一瓶安眠药惊醒了迷雾中的亲人们,婆婆和媳妇开始反省自己的行为,并且从中找到了理解对方的途径,看来,爱是不可以自私的。

第二单元 悔恨

  常江水五岁的儿子常涛,无意间在玩耍中摔倒受伤,医生认为这孩子有贫血的症状并建议输血,作为父母,常江水和孟亚萍马上准备给儿子献血。而验血结果让常江水的精神几乎崩溃,DNA报告,常涛并非他亲生。

  一个温暖和睦的家庭出现了裂痕,常江水声色俱厉,要求妻子讲明真相。无奈之下,孟亚萍托出了老底,常涛原来是她和一个追求者在一次越轨后的苦果。 这个家庭还会幸福吗?……

第三单元 夫妻间

  何天成由于保护妻子不受饭店经理的性骚扰而杀人入狱,出于爱的考虑,何天成提出了离婚。而他的妻子宋引弟不仅不同意离婚,甚至提出要与何天成在监狱的夫妻间过一夜夫妻生活,以平抑丈夫狂躁的心态。这个大胆的设想为俩人的命运埋下伏笔。

  何天成在监狱的一次事故中救人立功,这使得宋引弟的夫妻间要求得以实现。

  故事以荒诞甚至喜剧的结果收尾,宋引弟在那次会见时怀上了何天成的孩子,这婚离起来就更难了。

第四单元 难言之隐

  美容院的女老板杜玉琴可谓春风得意,她有一个当教授的丈夫,有一个幸福的家。然而,谁能想到她幸福风光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伤痛哀怨的心。

  丈夫张海生突然提出了离婚。谁也搞不清这对看起来十分幸福的夫妻为什么要离异。法官黄大铭似乎捕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张海生和杜玉琴的态度又让黄法官感到头疼,因为案件的调查越往深走,当事人的隐私区便越发变得敏感。

  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当张海生离婚的要求就要实现时,这位大学教授却突然撤诉,并开始在精神上疯狂地折磨杜玉琴。这到底是为什么?……

第五单元 特等奖

  王子义买的彩票中了五百万元的特等奖,突然而至的巨大财富令这个穷小子变得疯狂甚至无耻下流。妻子田小青不堪王子义的折磨,提出离婚诉讼。王子义使出了所有的手腕与技俩,目的就是不让妻子得到应得的那份财产。

  一个一个的诡计被法官识破,王子义穷途之际找到了答应帮他的律师,他在律师的唆使下开始在新的层面上跟妻子较量,那么最后的结局,生活会让这个无情的小人得逞吗?……

第六单元 回家

  进城打工的赵铁根发财了,他不仅在城里买了房子、开上了汽车,还办起了规模不小的公司。可是妻子张水霞却把他的豪宅办成了养鸡场,满屋弥漫的鸡粪味让赵铁根相当不爽。

  沟通是困难的,理解更不可能。张水霞对丈夫长时间不回家非常不满,于是到公司去闹,争吵的结果是把矛盾升级到了法院。张水霞在法庭上提出了令赵铁根彻底破产的赔偿金额,赵铁根退缩了,撤销了离婚诉讼书。张水霞是胜利者吗?……

第七单元 晚年婚变

  刘松田身患绝症住进了医院,他的两个女儿在他病情危急的当口,逼他尽快和三年前再婚的妻子肖桂兰离婚。刘松田深爱着老伴肖桂兰,但他拗不过两个女儿,内心巨大的痛苦令本已风烛残年的刘松田生不如死。

  刘松田的两个女儿为什么置亲生父亲的生死于不顾,而威逼父亲必须在临死前与继母肖桂兰离婚呢?原来是担心父亲去世以后房子落在继母手中。 这案子,法官们会怎么判?……情感,道德,良知,孰轻孰重?……

第八单元 耍赖者

  周凯处长的办公室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来人是太平洋夜总会的小姐“俄罗斯”。“俄罗斯”告诉周凯,她怀了周凯的孩子。她不仅要把孩子生下来,并且要求周凯立刻到法院提出离婚。“好丈夫”周凯当然不肯就范,耍出了抵赖、狡辩的手段。但是这一切在有黑社会背景的“俄罗斯”面前几乎毫无作用。

  周凯乖乖地按照“俄罗斯”规划的路线图开始与妻子李丽的离婚诉讼。李丽的要求很简单,离婚可以,但周凯必须讲出真相,这让一向假装正人君子的周凯立刻无地自容。他像一个小丑一样耍着自己的尊严。……

第九单元 你已经涉嫌遗弃

  已届中年的陈旭提出与妻子齐惠离婚,这使他自己把自己送上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处境,法庭上,齐惠声泪俱下的控诉,令陈旭的本来面目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法官黄大铭严肃地告诉他,你的行为,已经涉嫌遗弃罪。

  原来陈旭为了让妻子生一个儿子,而把已经出生的女儿偷偷送到了外地的孤儿院。几经周折,失散的女儿找到了,当女儿看到他们自私浅薄的灵魂更加绝望,于是一气之下离开了他们。

  这对岁数已经不小,但根本不懂生活真谛的夫妻算是彻底傻了。……

第十单元 圈套

  出差归来的刘远峰进家看到了一幕活报剧:妻子王晓梅正在跟自己多年的朋友唐龙拥抱接吻!刘远峰愤而告上了法院,并提出了离婚。

  随着案件的发展,法官们却越来越感到蹊跷,明明白白的受害人刘远峰,怎么让人感到诡计多端,甚至那么不可理喻?

  一个扣一个扣被解开,一个又一个的疑团浮出水面,谁能料到,故事开头妻子与唐龙的那幕活报剧,竟是刘远峰自己设下的圈套!刘远峰意欲何为?

分集剧情:
第1集

  法官陈铭带着心仪已久的女孩海珍去见自己的母亲,海珍忐忑不安。

  陈铭妈为了给未来的儿媳妇一个下马威,想出了一个独特的考核方案(让海珍炒一道菜),不料海珍一出手就搞砸了!陈铭妈不满,又听率性的海珍说起自己“喜欢恋爱,不喜欢婚姻;要是结婚了就不要小孩”的怪论,心里更不是滋味,接着她听说海珍是个专打离婚官司的律师,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说看上去你这么聪明你怎么就不懂“宁拆十座庙,不拆一门婚”的道理?陈铭当实习法官那会儿,我就教育他只要那前来离婚的夫妇还有1%的和好可能,就不能让他们离婚,而应该撮合他们!可你怎么能干专门帮人家离婚的缺德事呢?

  海珍正要申辩,手机响了,便急急忙忙赶回律师所。

  陈铭妈要陈铭让海珍马上转行,并要海珍做出婚后要生孩子的允诺,否则不许海珍和陈铭结婚!陈铭哭笑不得。

  一失魂落魄的年轻男子李平找到律师海珍,要求她为自己失败的婚姻讨回公道:原来,李平的妻子王梅在丈夫离家外出做生意其间与他人非法同居,李平咽不下这口气要与妻子离婚,并要求过错方赔偿20万及返还婚前自己父亲赠与王梅的15万元。

第2集

  陈铭赶到医院,医生告诉他王梅被抢救过来了。陈铭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在获得医生得许可下,他面见王梅。

  在陈铭面前王梅只是不停地掉泪,并不开口说话。在陈铭耐心的询问下,她这才说出缘由:唐龙给她留了个短信说自己并没有真正爱过她,王梅再找他时他就失踪了!

  陈铭发现李平离婚案中的蹊跷,不顾海珍反对,便断然推迟开庭审判,当即再次进行调查取证,并派出办案人员四处追查唐龙的下落。

  李平见开庭时间推迟,心中不满,不停地对海珍施压。海珍问李平,关于这起离婚案是否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事实?李平断然否认,并说这是王梅和唐龙向法官所施的诡计。

  接着,陈铭从王梅嘴里得知,李平与王梅两人在婚前就进行了财产公证,婚后两人的生活开支又实行AA制,因此在李平生意失败负债累累的情况下,王梅自己却有一笔不菲的储蓄。

第3集

  陈铭连夜到海珍家找海珍,却被拒之门外。两人隔着窗户说话,海珍告诉陈铭,自己的生活观念和陈铭妈相去甚远,和睦相处的难度很大,所以还是分手较为理智。

  深夜,陈铭心情沉重地离开海珍家小区,半路上遇到一老年男子鬼哭狼嚎般地从家里逃窜出来,他的悍妻在后面追上来欲继续打他,被陈铭劝住。

  陈铭一夜无眠,陈铭妈知道儿子心里难过,十分心疼。第二天一早,陈铭不吃早饭就出门上班,陈铭妈深知儿子的脾气,心中甚感不安。她偷偷打电话给欧点点,要她为陈铭买早餐,且照顾他。欧点点十分高兴。

  陈铭刚进办公室就看到昨夜遇到的那个老汉正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向欧点点等人诉苦。原来此男叫吴笛,是前来要求离婚的。问起缘由时,吴笛说自己长期遭受悍妻李爱香的暴力,并露出身上的伤痕为证。

  陈铭约见吴妻李爱香,不料李爱香竟然一口同意离婚,说自己早就受够了吴笛的冷暴力!她狮子大开口索要赔偿……接着两人又为婚姻内抚养及财产分割问题吵闹不休,两人甚至当着法官的面大打出手。吴笛说要是判决不公自己就要跳楼!弄得法官陈铭十分头疼!

第4集

  吴笛狡辩,李爱香出示吴笛的网恋日记作为其“重婚”的铁证,吴笛却反说李爱香侵犯了其隐私权!

  正在陈铭为吴笛夫妇的事情纠缠得焦头烂耳之际,外出归来的欧点点却透露出一个令他吃惊的信息!

  原来,海珍因失恋,再加上李平的纠缠,情绪不佳的海珍出了车祸!

  闻讯的陈铭赶到医院去看望海珍,见海珍还在昏迷中,心疼不已。他急忙询问医生,医生告之海珍虽受伤但并无大碍,陈铭这才放心,正遇离去,却碰见匆匆来到的张宁,年轻气盛的张宁严厉地警告陈铭不要让海珍再受什么伤害——要么娶她让她幸福,要么马上离开她!陈铭只得苦笑。

  陈铭刚回到法院,见李爱香守在其办公室门口,她要陈铭为她主持公道,要判决吴笛“重婚罪”……此时,一对领了结婚证网名还不到一天的年轻夫妇也来凑热闹,要求离婚,其离婚的原因竟然也是网恋!

第5集

  张宁去接海珍出院,忍不住心中的愤慨,将欧点点和陈铭幽会之事绘声绘色告诉海珍,海珍表面不动声色,心底十分伤感。

  陈铭妈见儿子心思沉重,茶饭不香,心疼不已。

  是日,女子熊英来到法庭,要求与其“丈夫”万小山离婚。陈铭受理案件。

  欧点点仔细审查其提供的证件后,发现了其中的蹊跷:结婚证上的女方与要求离婚的女子并同一人!

  陈铭立即找来熊英询问调查,方知其中的奥秘:原来,其姐姐熊艳持身份证与 “妹夫”一同办理结婚登记,成了法律上的夫妻;妹妹则与“丈夫”同居生活。婚后,“夫妻俩”虽生育一女,但终因婚事为熊父所包办,夫妻性格不合,关系始终冷淡,故而要求离婚。

  熊英说,只要丈夫同意离婚,自己可以把共有的存款归于他所有,但孩子的抚养权要归自己。

第6集

  陈铭带领欧点点、海珍偕同张宁旋即对熊英的“重婚”展开调查,陈铭和海珍关系有所缓和。

  然而,调查取证困难重重--熊英矢口否认自己的婚外情,更不愿透露与之同居的男子的任何信息!

  海珍依万小山提供的线索,前去找熊英与第三者同居的处所,不料却是人去楼空,再查,还是杳无此人!

  正当陈铭和海珍山穷水尽时,万小山突然越过海珍前来撤诉,并答应与妻子离婚。陈铭问起原因,万小山支支吾吾,似有难言之隐。但希望法官帮他争取孩子的抚养权。

  闻讯的海珍十分吃惊,她找到万小山苦口婆心地问及缘由,万小山仍然闭口不言。

第7集

  无奈,陈铭只得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带着海珍、欧点点及张宁一起回餐馆吃完饭。陈铭妈看到海珍一愣,为了使海珍知趣,她对欧点点更加热情而冷落海珍。而陈铭却把海珍捧若上宾。看着陈铭母子暗中较劲,张宁觉得可笑趁机捣蛋。

  一对刚度完蜜月归来的年轻人马丽和杨林拖着大小包行李来就餐,好客的陈铭妈把儿子的生日蛋糕分给他们吃,饭毕他们携手甜蜜离去。

  看着他们恩爱的模样,欧点点十分羡慕他们。陈铭妈趁机说要是欧点点能嫁给陈铭,她一定也会让陈铭带她去好好度蜜月的。陈铭尴尬,海珍难过地离去,陈铭追出。欧点点和陈铭妈面面相觑,张宁气乎乎地将欧点点拉出门外,让她不要当第三者横刀夺爱……一对小冤家为了陈铭和海珍的事再次吵得不可开交!

  陈铭追上海珍,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向海珍求婚。海珍拒绝……

第8集

  陈铭妈为陈铭和海珍的事唉声叹气……

  陈铭为马丽和杨林的事在加班。马丽和杨林的离婚案这本来是起简单的案件,但在取证过程中,却一波三折:先是马丽伪造了一张银行存折;接着是杨林提供了一张来自医院的验伤报告;接着是来自马丽的婚前借条……

  马丽和杨林之间花样百出的较劲,把案件一下子变得扑朔迷离,令陈铭头疼。

  陈铭以马丽、杨林案件要海珍帮忙出主意为由,来找海珍。两人探讨案件的过程,陈铭趁机要请求海珍原谅。海珍笑而不语,两人关系有所缓和。

  陈铭听从海珍计策,决定以同龄人兼朋友的身份分别找马丽和杨林聊天。

  面对陈铭,杨林吐露真言:自己并不是真的打算离婚,他只是想跟马丽较劲,要“吓唬吓唬”刁钻的马丽以巩固日后在婚姻中的地位。但他同时也十分苦恼,因为他觉得女人喜怒无常,他老是摸不透马丽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第9集

  陈铭妈走后,陈铭哀求海珍,要是爱他就“退一步海阔天空”。海珍细细琢磨之后,做出回应:一、可以在业余时间接受陈铭妈的家政培训;第二,要孩子的事可以商量,但它绝不是一硬性指标。

  海珍的“屈服”让陈铭妈颇有成就感,她决定施行其“宏伟计划”重新塑造海珍,使她成为自己所满意的儿媳妇!但是,海珍在第一节的“烹饪课”就旷课了!

  原来,海珍即将下班离开律师来上课时,律师所楼外出现了一大群围观者,一个女人爬上了律师所所在的楼房屋顶准备自杀!

  那女人披头散发、面容憔悴、双目无神。一向乐于见义勇为的海珍一时忘了去陈铭妈的餐馆上课之事,与民警一起想办法阻止女人的自杀行动。

第10集

  海珍责无旁贷地负责起郭燕的离婚案,她把诉状递到法庭。但她和陈铭都知道这事情处理起来很棘手:由于這是一起涉外离婚案,而被告平井谷川又无法传唤到庭,所以不能立即判其离婚,要等到最后判決需要經過很多相关的法律程序……

  陈铭等人首先去查找当年为郭燕牵线搭桥的婚介所,却发现它早已被注销!陈铭只得通过工商局的登记档案寻找当年婚介所的经营者,但收获并不大。

  为了尽快结束郭燕的痛苦,陈铭和海珍只得继续奔波。根据郭燕所能提供的有限线索,费尽周折寻找平井谷川:通过日本方面的警局幫忙尋找,但得到的回复竟是平井谷川已搬离原址……!

  期间,在陈铭妈的强烈抗议下,海珍不得不尽量“按时”上培训课,但仍然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有时即使来了,干活时也是毛毛躁躁、丢三落四,令陈铭妈痛心疾首,不得不采取手段严加教导。有时海珍受不了陈铭妈的“法西斯”纪律,与之冲突,使得陈铭成了夹心饼干!

第11集

  陈铭妈决定趁热打铁,继续“塑造”海珍,尽管她时常不满意海珍在家政课上的“笨拙”表现,但在感情上已渐渐接受了她,有时也觉得海珍的确是个可爱的姑娘。

  看到母亲与海珍可以和睦相处,陈铭感到很幸福。

  这日,一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走进海珍的律师事务所,要求海珍帮帮自己的女儿!

  原来老妇要替自己的女儿林英告状,被告的人是自己的女婿何彬!说他遗弃了病中的结发妻,在外边包二奶——还生了个女婴!

  林英在状中并不要求离婚,但提出丈夫要支付其婚内医疗费及抚养费。

  为了探明真相,陈铭和海珍先后探访卧病在床的林英。

第12集

  在海珍的安排下,林英决定撤回原先的诉状,以“重婚罪”将何彬推上被告席,同时答应何彬的离婚要求,但要求平分夫妻共同财产。除此之外,她还在诉状中向“二奶”张月索赔50万元“幸福损失费”。

  案件从庭审开始,陈铭和海珍就分别屡遭何彬的骚扰和威胁,匿名电话一个接一个。为了保护海珍的安全,陈铭要将海珍接到家里来住,但遭到海珍的反对。

  在陈铭的努力下,检察院以涉嫌重婚罪对何彬提起了公诉。决定对何彬、张月集女婴做亲子鉴定时,提前得到风声的何彬将女婴从家中偷出,不久张月携带女婴下落不明,陈铭不得不延缓开庭审判。

  为了找到更有利的证据,海珍多次独自向何彬取证,却差点被醉酒的何彬殴打,幸好陈铭及时赶到才得以阻止。

  通过林英提供的一张发票,海珍还查明了何彬买过结婚戒指,但收到戒指的人却不是林英。同时,陈铭也查到了何彬与“二奶”结婚证!

第13集

  海珍答应考虑与陈铭结婚,陈铭欣喜若狂,开始与母亲张罗着结婚的事宜。但陈铭却发现,海珍对结婚的事情并不热情,时常独自发愣要不就是莫名其妙地对陈铭发火,似乎结婚对她而言是一件痛苦而恐怖的事情。

  但为了不让陈铭难过,海珍只得陪着陈铭妈逛商场、超市以储备结婚用品,一日在一家商场门口,海珍遇到在国外学习时的同学文华,妆扮时髦的文华带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和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两人不期而遇十分激动,但简单寒暄并越好再次见面的时间之后,文华就带着孩子匆匆离去,看着文华离去的背影,海珍显得心事重重,怔在原地。

  文华带孩子购物回家时发现家门被锁,丈夫失踪,自己与孩子被丢弃于街头!

  海珍与陈铭约会时因结婚的事不欢而散,早早归来入睡,半夜,门铃骤响,开门一看却是面容憔悴的文华,文华一见海珍就泪流满面,说自己无家可归!

第14集

  紧接着,海珍却发现文华不见踪影,只留下酣睡中的孩子……文华留下字条说自己可以找到证实这段事实婚姻的证人证据,请海珍暂时帮忙照看好自己的儿子蛋蛋。

  调皮的蛋蛋将海珍的生活搅成一锅粥……但在与海珍的磨合过程中,海珍竟然渐渐喜欢上了与海珍共处的感觉!她跟陈铭说,多么希望蛋蛋就是自己生的!陈铭高兴地把海珍的变化告诉母亲,把陈铭妈乐得合不拢嘴。

  不久,文华风尘仆仆地归来,她带回了对自己有利的证物和证人!不料当海珍看到那个证人时,竟然面色煞白,有些失态!

  面对证据,赵建起只好做出妥协:自己可以继续和文华共同生活,但文华必须把孩子送走。没想到文华不愿,她坚持离婚且提出分割夫妻财产并索要儿子的抚养费!

第15集

  看到海珍近日做什么事都魂不守舍的,不是打破碗碟就是烫伤了自己的手,陈铭妈感到纳闷。

  这天,一个特殊的当事人引起海珍的注意:贫穷的聋哑女孩小花因为无法忍受母亲长期遭受父亲的暴力欺凌,将父亲告上法庭。但她却要求海珍:在一定不能让父母离婚的情况下,要求父亲向母亲做出赔偿!

  海珍想起自己曾经经历的不幸,不由泪流满面,她决定无偿帮助哑女小花打赢这场特殊的官司。她将诉状递给陈铭负责的婚姻民事法庭,陈铭亲自受理了案件。

  不料,哑女的母亲却拒绝为法庭提供证据,令陈铭和海珍十分头疼。这种婚姻内赔偿的案件在离婚案中本属罕见,要是当事人不主动提供证据,判决的难度很大。

第16集

  海珍的“古怪”令陈铭的疑惑越来越大。他想进一步与海珍沟通,不料海珍却出尔反尔,明确表示自己和陈铭只能做一般好友,不可能有将来,陈铭痛苦,以为海珍不爱他。但当他看到海珍同样也为此伤心难过时,他又感到疑惑纳闷。

  两人把自己的精力放在工作上……看到哑女父母的生活状态,海珍想起自己的往事,不由得伤心掉泪,陈铭悄然来到她的身边,两人紧紧相拥。陈铭关心地询问,海珍几次欲言又止,似乎心中有难言之隐。

  随着调查的深入,哑父说自己之所以长期酗酒并殴打妻子,是因为自己的婚姻不幸福--长达十年的时间,他与妻子没有性生活!

  真相的展现,海珍和陈铭终于知道自己该怎么帮助哑女一家了。

  令陈铭高兴的是,在帮助哑女一家找到幸福的过程中,自己也更加了解了所深爱的海珍。

第17集

  为了不让海珍继续受到伤害,陈铭让海珍暂时住到他家,同时陈铭单独约刘卫东见面,以男人的方式与他谈判,让他不要再纠缠海珍,面对咄咄逼人的陈铭,刘卫东嘴上答应了。

  谁知刘卫东继续跟踪暗查海珍与陈铭,并对他们的情况了如指掌。之后,他来到陈铭妈的餐馆,把自己跟海珍的关系告诉陈铭妈,并提出勒索:如果要自己让出海珍和陈铭结婚,陈铭妈必须在经济上付出“一些代价”。陈铭妈愤慨地将他赶走。

  欧点点带着她的高中同学陈丽前来找陈铭:欧点点告诉陈铭,陈丽因自杀未遂刚从医院出来,在陈铭的询问下,陈丽这才说出她寻短见的缘由:

  陈丽与一男子同居两年了,但当她提出结婚要求时,男方却一再推委,说自己与陈丽同居的目的只是为了“试婚”。不久,陈丽得知男方无意于和自己结婚,且与另一女子还保持不正当关系。已经怀孕的陈丽无法承受这种打击,万念俱灰,准备以死了断。

第18集

  刘卫东否认自己“玩弄”陈丽的感情,并拒绝对陈丽负责。于是陈丽及其腹中的孩子被卷入了一场新的官司:无效婚姻的财产分割及继承权……

  刘卫东再次来到陈铭妈餐馆,让她给钱,陈铭妈轻蔑地告诉他自己一分钱也不会给他,因为海珍已经和陈铭分手了!

  刘卫东前去打听,发现海珍果真正把律师所盘给别人,并定好了回美国的机票。刘卫东也准备随后跟海珍去美国。

  多方努力,陈铭终于找到对陈丽有利的证据:通过刘卫东的一些短信找到了刘卫东与陈丽之间的事实婚姻关系的确证。

  法庭经过合议判决:根据新《婚姻法》的规定,陈铭认为被告刘卫东不道德的“试婚”行为完全是欺骗原告的感情,给原告陈丽造成了很坏的影响,被告应承担完全过错赔偿责任,故索赔精神损失五万元;解除原被告非法同居关系,且负担非婚生孩子的抚养义务。

第19集

  在机场候机的海珍接到张宁打来的电话,得知陈铭危在旦夕,慌忙丢下行李往医院赶。

  陈铭在医院抢救期间,海珍以泪洗面,经历了这番生死,海珍才知道陈铭对于自己的重要性。

  听说刘卫东的死讯,陈丽当场昏死,出现难产,孩子出生。

  陈铭终于度过危险期,海珍发誓永不跟他再分开。经过这番劫难,陈铭妈也看开了许多,她默许海珍与陈铭的和好。

  陈铭不在,离婚法庭似乎缺了个主心骨,这天欧点点接到一个离婚诉状:原告王晓樱申请与丈夫离婚,并要求分得900万的财产。

  面对如此巨额的财产纠纷,欧点点有些慌乱,急忙上医院向陈铭求救。陈铭让欧点点沉住气,先约见当事人了解详细情况,并如此这般地教导一番。

第20集

  王晓樱提出让陈铭帮自己找个律师,陈铭当即找海珍。海珍接受委托,走进拘留所看望王晓樱。不久,检察机关以涉嫌职务侵占为由对王晓樱实施逮捕。

  对于飞来的横祸,王晓樱并不认命,更不承认自己有职务侵占行为。说自己的行为完全是丈夫--公司的最高决策者所授意的,是公司行为。

  原来,王晓樱曾是一名芭蕾舞演员,后进入房地产界,这完全源于与丈夫的婚姻,是婚姻结束了王晓樱默默无闻的舞蹈生涯,也实现了很多女人心里“嫁个有钱人” 的梦想,在商界与丈夫比翼双飞:任飞翔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其丈夫为飞翔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前段时间,王晓樱与丈夫的婚姻出现问题,王晓樱提出离婚,并打算跳槽单干。不料却出此意外!

  海珍前往王晓樱及其丈夫的公司了解情况,却被拒绝并告知王晓樱已被公司免除了一切职务,不再属于公司高层。他的丈夫陈章莱拒绝承认对妻子的违法行为知情!并说离婚是王晓樱提出的,自己迫不得已,其实自己不愿意与妻子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