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卫生局副处长耿林在单位春风得意,现在又面临着升迁,但在家里却与当医生的妻子刘云无话可说。二人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大学毕业生娄嘉仪被分配到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单位人欺生,把到卫生局申请许可证的事情交给她。青春风采而又善解人意的姜嘉仪与耿林不期而遇。在耿林的帮助下,娄嘉仪完成了任务,二人也成了好朋友。

  因为摔倒,久盼孩子的刘云还是流产了,并永远也不能再生育。这在耿林的心中留下了浓重的阴影。耿林的好朋友王书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他表面上对妻子彭莉爱到了极点,但在背后却与情人曹诗睿打得火热。为了不使性情脆弱的彭莉受到伤害,耿林与刘云很无奈地为王书打着掩护,而刘云对此却很反感。

  娄嘉仪的男朋友肖天海在下放锻炼时卷入了桃色事件,娄嘉仪无法原谅其过错,提出分手,但肖天海纠缠不休。

  在一次与曹诗睿的偷情中,王书突然死亡。死前,他把最后的爱意留给了妻子彭莉,这让情人曹诗睿十分失落。耿林在为好友善后的过程中,流露着中年人特有的困惑和无奈。

  娄嘉仪与耿林交往更多,两人都感觉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一次出差,热情的娄嘉仪突然出现在耿林的面前,二人的情感如烈火般燃烧起来。

  耿林与刘云的关系更加冷淡。而娄嘉仪却租了间房子,他们称之为“爱情小屋”,二人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天地。在刘云同事吴刚的茶馆里,刘云意外见到举止亲昵的耿林与娄嘉仪。二人的关系暴露在刘云面前。刘云提出离婚。耿林在两个女人面前,无法坦然地面对自己。在经过痛苦的抉择后,耿林找到刘云,告之已与娄嘉仪分手,但刘云仍执意离婚。

  刘云的母亲住进了医院,在对老人的照顾中,耿林与刘云再次感觉到彼此的温馨。但刘云的心中无法摆脱娄嘉仪的影子,耿林发觉刘云无法原谅他,负气地离家出走,再次回到娄嘉仪的身边。

  娄嘉仪与刘云,两个女人展开了正面交锋,刘云声言绝不放弃耿林,她现在不同意离婚了。娄嘉仪与耿林频繁接触,关系日渐亲密。刘云则陷在万般无奈之中。为了把与王书所怀的孩子生下来,曹诗睿找到耿林帮忙。出于对曹诗睿的同情,冷战中的耿林与刘云时有接触,但二人感觉到分手已是不可避免。

  刘云被耿林的“政敌”冯副处长骗到了卫生局。耿林以为刘云是找领导来闹,二人大吵。家庭纠纷己严重影响到刘云在医院里的工作,她的精神陷入了极度的迷茫。一天,肖天海发现耿林与娄嘉仪走进了“爱情小屋”,便打电话报告派出所。耿林与娄嘉仪被警察带走。耿林误以为这又是刘云所为,二人彼此的怨恨更深了。

  肖天海控制不住自己对娄嘉仪的感情,采用极端手段把娄嘉仪软禁起来,试图逼其就范。耿林得知这一消息,不顾同事的阻拦,放弃了最后的升迁机会,从单位跑出去寻找娄嘉仪。肖天海见自己的努力全都白费,对娄嘉仪也彻底地绝望,只好将其放掉。娄嘉仪与一路找来的耿林激动地相拥在一起。

  耿林因为与娄嘉仪的关系而被下放到破败的乐华公司任经理,但耿林无怨无悔,娄嘉仪也在此时给了耿林更多的关爱。在一次医疗产品推介会上,刘云遇到娄嘉仪,遭其抢白。刘云十分委屈。

  刘云替同事无意到娄家出诊,见娄嘉仪与耿林的合照,情绪失控,向娄家父母道出实情。娄嘉仪知道后愤怒地找到刘云的医院,一通口没遮拦的言辞,使刘云深感受到污辱。连续遭到伤害的刘云万念俱灰。刘云将自己反锁在家里,给耿林留下一封信,然后躺到床上,静候死亡。

  肖天海经人介绍被一所学校聘用当起了“孩子王”。在与纯真快乐的孩子们的交往中,肖天海完全地变成了另一个人。

  肖天海带领学生排戏时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尽管重病在身,乐观的他仍不忘偷偷地溜到网吧去上网聊天。一个叫白冰的女学生告诉刘云,自己在内心里爱上了肖天海,面对青年人对爱情的真诚与直率,刘云感慨良多。

  刘云的母亲觉察女儿女婿之间出了事,但刘云否认。刘母到医院打听未果,又到卫生局,冯副处长和盘托出。为了自己的女儿,刘母到娄家理论。娄父逼耿林与娄嘉仪分手,并将娄嘉仪锁在家中。耿林因此与刘云再次产生激烈的冲突,他气急败坏地把家里砸了个稀烂。面对这一切,刘云却异常冷静。

  曹诗睿为了出国需要巨款,无奈之下,曹诗睿便找到彭莉直接摊牌。彭莉从未想到自己故去的丈夫曾有过这样的行为,也从未想到自己多年的好友一直在帮丈夫隐瞒着实情,她的情绪一时如火山爆发。

  肖天海病危,娄嘉仪终于得以探望,生离死别之际,肖天海让娄嘉仪忘掉曾给她带来的痛苦,只记得二人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娄嘉仪哭着点头,悲痛不已。

  肖天海的死给刘云很大震动,她的心情突然变得宁静了。娄嘉仪从肖天海的死中也悟出了许多。

  娄嘉仪与耿林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在敏感的离婚问题上,耿林明显地在回避娄嘉仪的追问。娄嘉仪也承认自己在与耿林的交往中长大了,但他们之间永远也不可能真的走到一起。

  两个女人都从身边走开了,孤独的耿林面临着人生的抉择。

  一个偶然的事件把耿林与刘云卷入了一桩黑社会抢钱案。在与歹徒的博斗中,刘云为救耿林将歹徒杀死,自己也身受重伤。刘云因此被警察收审。

  为救刘云,耿林只身来山西找目击证人。证人提出需要20万元现金做交换。万般无奈下,耿林从单位挪用公款。刘云被耿林接出拘留所,但耿林却因挪用公款被判处一年徒刑。一年后,刘云接耿林出狱。一对经历了磨难的夫妻,似有千言万语,却无从说起。

分集剧情:
第1集

  卫生局副处长耿林在单位春风得意,现在又面临着升迁,但在家里却与当医生的妻子刘云无话可说。二人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大学毕业生娄嘉仪被分配到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单位人欺生,把到卫生局申请许可证的事情交给她。青春风采而又善解人意的姜嘉仪与耿林不期而遇。在耿林的帮助下,娄嘉仪完成了任务,二人也成了好朋友。

第2集

  因为摔倒,久盼孩子的刘云还是流产了,并永远也不能再生育。这在耿林的心中留下了浓重的阴影。耿林的好朋友王书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他表面上对妻子彭莉爱到了极点,但在背后却与情人曹诗睿打得火热。为了不使性情脆弱的彭莉受到伤害,耿林与刘云很无奈地为王书打着掩护,而刘云对此却很反感。

第3集

  娄嘉仪的男朋友肖天海在下放锻炼时卷入了桃色事件,娄嘉仪无法原谅其过错,提出分手,但肖天海纠缠不休。

第4集

  在一次与曹诗睿的偷情中,王书突然死亡。死前,他把最后的爱意留给了妻子彭莉,这让情人曹诗睿十分失落。耿林在为好友善后的过程中,流露着中年人特有的困惑和无奈。

第5集

  娄嘉仪与耿林交往更多,两人都感觉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一次出差,热情的娄嘉仪突然出现在耿林的面前,二人的情感如烈火般燃烧起来。

第6集

  耿林与娄嘉仪约会时,刘云打电话让他回家修窗帘。耿林一回到家便对刘云发火,刘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娄嘉仪找到一间小屋,作为和耿林两个人的家。刘云把钥匙忘在医院一时回不了家,便到吴刚的茶馆中闲坐,无意中看到了亲密的耿林和娄嘉仪,她对耿林近来的反常举止恍然大悟。

  回家后两人激烈争吵,刘云提出离婚,并搬到医院的宿舍住。耿林不同意离婚,他难以消除内心对刘云的愧疚,向娄嘉仪提出分手。耿林到医院请刘云回家,表示不会再见娄嘉仪,但遭刘云拒绝。妇产医院门口,刘云遇到了大腹便便的曹诗睿。

第7集

  曹诗睿告诉刘云,王书死后,自己发现怀上了王书的孩子,她决定要生下这个孩子,刘云劝曹诗睿要慎重考虑,但曹诗睿的态度十分坚决。刘云被感动,她告诉曹诗睿有事可以来找她。刘云的母亲脑血栓发作住进了医院,耿林闻讯赶到医院护理。为了不刺激老人,刘云和耿林在母亲面前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耿林的回避令娄嘉仪非常痛苦,为了能见到耿林,她时常等在机关的大门外。深夜,耿林在医院护理老人,娄嘉仪托护士为他送去鸡汤,并请护士转告耿林保重身体。医院门外,耿林遇到来看病的肖天海,肖天海警告耿林要善待娄嘉仪。刘云来看母亲,无意中听见耿林和李医生的谈话,了解到耿林对他们之间婚姻的真实看法。

第8集

  刘云母亲出院,刘云也搬回家住。刘云追问耿林有关娄嘉仪的情况,令耿林忍无可忍,离家出走。耿林和娄嘉仪重新走到一起,耿林搬到小屋居住。娄嘉仪到医院找刘云,劝她与耿林离婚,受到刘云的嘲讽。刘云找耿林回家谈,耿林向刘云提出离婚,被拒绝。在刘云的坚持下,耿林当晚留宿家中,而娄嘉仪因等不到耿林,十分恼火。

第9集

  家里的热水器坏了,刘云求助于吴刚。吴刚发现家庭的变故对刘云打击很大,很替她难过。吴刚劝耿林回家,耿林则表示,再也不会回去,自己与娄嘉仪的感情不是游戏。曹诗睿身体不好,到医院找刘云帮忙开点药。刘云触景生情,对她言含讥讽。事后,刘云觉得很抱歉,到曹诗睿家看望,并送去很多营养品,表示自己一定会帮助她。曹诗睿因为怀孕找不到工作,眼见生活无着,为了给自己和即将出生的孩子留下安身之地,她不愿意也不舍得卖掉别墅。房子的按揭到期,曹诗睿付不出钱,她找刘云和耿林商量,想跟彭莉要钱。为怕脆弱的彭莉得知曹诗睿的存在而受不了,刘云和耿林竭力劝阻曹诗睿。耿林答应想办法找彭莉要钱,自己和娄嘉仪凑了些钱给曹诗睿救急。

第10集

  肖天海从深圳回到北京发展,他还是忘不了娄嘉仪。肖天海找到刘云,希望两人结成"受害者同盟",一起努力拆散耿林和娄嘉仪。刘云认为这事很荒唐,拒绝了他。刘云到卫生局给领导检查身体,冯副处长故意向刘云谈起耿林和娄嘉仪的事,怂恿刘云请局长帮忙劝说耿林。刘云不知冯副处长的真实用心,听从了他的建议。局长找耿林谈话,耿林以为刘云是故意来找局长告状的,对她产生误会。肖天海从深圳带来的一批软件被人骗走,投入的资金血本无归,他情绪激动,怀揣匕首四处寻找骗子的下落。肖天海的好友姚三木很担心,约娄嘉仪见面,告诉她肖天海生意失败的消息。

第11集

  耿林和娄嘉仪的关系被冯副处长添油加醋,四处传播,一时间全机关上下议论纷纷。有关领导闻讯找耿林谈话,提醒他要注意影响。肖天海到处奔波,恰巧看到耿林和娄嘉仪亲热地走回小屋。心态失衡的他打电话给派出所,举报耿林和娄嘉仪进行卖淫嫖娼活动,耿林和娄嘉仪被带到派出所审查。冯副处长代表单位到派出所领回耿林,耿林觉得很难堪。肖天海打电话给娄嘉仪,佯称有病,娄嘉仪赶到后发觉被欺骗,肖天海将娄嘉仪软禁在自己的住处。

第12集

  娄嘉仪被肖天海软禁,两天滴水未沾,身体极度虚弱,肖天海又急又气,逼娄嘉仪与耿林断绝关系,娄嘉仪假装答应,乘机在电话中求救。肖天海对娄嘉仪无可奈何,气愤地将她赶走。耿林被调度局机关,到濒临倒闭的乐华公司当经理。娄嘉仪到局里办事,得知耿林被调离的消息,百感交集,同时,她怀疑是刘云告的状。刘云和同事一起到蒙森公司考察医疗设备而巧遇娄嘉仪,娄嘉仪以为刘云是来找领导告自己状的,对刘云冷嘲热讽。刘云无端被羞辱,转身冲出屋外,险些被车撞倒。

第13集

  刘云替同事出诊,恰好是去娄嘉仪家,但她并不知道。无意中,刘云看到了娄嘉仪的照片,遂向娄家父母道出实情。娄父叫回娄嘉仪,对其大发雷霆。娄嘉仪认为刘云太过份,到医院找她,刘云的家庭纠纷在医院里传得沸沸扬扬。耿林也认为刘云做得太过份,对她大加诉责。连续遭受的伤害使刘云万念俱灰,她回到家中,给耿林留下一封信,然后躺在床上,静候死亡。同一时刻,娄嘉仪在小屋中向耿林求婚。

第14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两天没有见到刘云,吴刚觉得奇怪,他找到耿林,让他赶快回家看看。耿林发现刘云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急忙将她送进医院抢救。他看到了刘云留下的信,知道自己误会了刘云,内心非常震动。肖天海经姚三木的介绍当了老师,情绪渐渐平复。刘云出院,彭莉来医院接她,刘云告诉彭莉,自己和耿林的关系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了。而娄嘉仪也无法理解耿林不能尽快解决他和刘云之间的关系问题。

第15集

  曹诗睿临产,打电话向刘云求助,刘云及时赶到将她送进医院,最终母子平安。曹诗睿生下一个儿子,取名灿烂。肖天海带领学生排戏,突发心脏病昏倒,被学生们送进医院。肖天海需要住院,但学生们没有钱付押金。刘云恰好路过,答应向医院担保安排肖天海住院。耿林将肖天海住院的消息告诉了娄嘉仪,娄嘉仪去看望肖天海,在走廊里遇到姚三木,姚三木希望她不要去看肖天海,免得刺激他。

第16集

  娄嘉仪再次到医院看望肖天海,又被姚三木劝住。娄嘉仪告诉姚三木自己对肖天海和刘云都心存歉疚。刘云的母亲隐约觉察到女儿女婿之间出了事,她到医院找刘云了解情况,护士小徐欲说又止,使老人更加疑心。刘母找到卫生局,冯处长将耿林和刘云的事情和盘托出。刘母到娄家找娄嘉仪的父母,希望他们管住自己的女儿,不要让她拆散刘云和耿林的家。娄父羞愤交加,叫回娄嘉仪和耿林。

第17集

  耿林回家再次向刘云提出离婚。曹诗睿接到了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来找刘云商量留学的事。肖天海手术后身体出现异常,需要第二次手术。刘云多次替他向院方申请减免费用都被拒绝,姚三木四处筹款。娄嘉仪向母亲借钱,准备替肖天海付手术费。因为没有钱付银行的按揭,曹诗睿的水和电都被停了,母子两人的生活陷入困境。无奈之下,曹诗睿再次找耿林和刘云商量向彭莉要钱,为了表示诚意,她愿将王书送给自己的别墅过户到彭莉的名下。为了不让彭莉知道真相,耿林答应帮曹诗睿找彭莉。

第18集

  耿林假称自己需要找彭莉借了8万元钱,彭莉认为他借钱是为了女人,就拒绝了。娄嘉仪和耿要一起去看望曹诗睿,两人将为肖天海筹措的8万元手术费给了她。肖天海手术在即,为了不耽误手术,耿林对曹诗睿说明情况,要回8万元钱,耿林想留下一些钱给曹诗睿应急,她让耿林不要管了,自己会想办法。曹诗睿的态度让耿林觉得担心,他约刘云一起去找彭莉,决定对她说出真相。得知王书对自己不忠,彭莉顿觉崩溃。

第19集

  刘云和耿林又走到一起,心平气和地面对他们之间的问题。经历了许多风波之后,耿林明显地在回避娄嘉仪。曹诗睿告诉刘云,因带孩子出国不能获得签证,但自己又不愿意和孩子分开,决定不出国了,刘云表示愿意带她的孩子,等她有能力抚养孩子了再接走。权衡再三,曹诗睿决定接受刘云的劝告和帮助,出国留学。刘云赶到机场送走了曹诗睿,远处的娄嘉仪望着刘云等人,黯然神伤。肖天海手术后又出现异常反应,生命垂危。

第20集

  姚三木守候着垂危中的肖天海。他看出肖天海的心思,马上通知娄嘉仪。临终前,肖天海告诉娄嘉仪,希望她记住他们之间那些美好的事情。肖天海的死在娄嘉仪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伤痛,她没有办法再和耿林无拘无束地在一起,两人之间的关系愈加疏远。耿林和刘云又一次谈到了离婚的问题,他告诉刘云,自己和娄嘉仪的关系已经走不下去了,之所以还提出离婚,是因为和刘云也无法在一起生活。

第21集

  吴刚向刘云表达爱意,遭刘云拒绝。护士小徐的表哥陈大明是个不务正业的混混,为了给患尿毒症的母亲治病,他用假文物骗钱,被识破,情急之下,他从对方手中抢过钱箱企图逃跑,被紧追的打手刺伤,他到医院找表妹治伤,小徐怕被人发现,把他带到刘云家。打手追踪而至,抢回钱箱逃跑,正遇耿林回家,打手抄起一把椅子砸向耿林,危急时刻,刘云将剪刀刺进打手后背,而自己被椅子砸倒。刘云苏醒后得知耿林被拘留,向警方承认是自己刺死了打手,耿林被释放。

第22集

  刘云即将被以杀人罪起诉。耿林心急中焚,亲自去追踪陈大明的下落。耿林见到了藏匿的陈大明,却被他及其同伙暴打并推进河里。陈大明找上门来向耿林提出可以为刘云作证,但必须拿出20万元来给自己的母亲换肾。耿林万般无奈,只得以做生意为由,挪用了公司的钱。刘云被无罪释放,耿林却因为挪用公款以贪污罪被起诉。彭莉帮耿林还上了挪用的钱,耿林被轻判入狱一年。一年后,刘云接刑满出狱的耿林回家,两人办妥了离婚手续,各奔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