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十三集

  年终考核,团直在靶场支了张桌子,打完行进射击的兵下车便回答车辆技术问题。训练太紧,谁都是躲在战车后翻翻书应急,惟独许三多是干干脆脆把整本技术手册全背了下来。团直的人觉得这个兵太牛,问到后来已经是接近为难。张干事听得有趣,索性把麦克风也接了过来,那是整个靶场的人都在听着,许三多登时又要傻,班长史今心知肚明,站桌后看着他,许三多终于挺了下来。

  这事把团长都惊动了,七连又露了把脸。成才和许三多上了同一辆车,许三多凑过去跟成才说感慨,成才却转了头跟别人高谈阔论——许三多今儿震了全连的项目原来是他的强项。

  吃完饭大家就都在连宿舍旁边自由活动,史今就跟高城说,连长,我那兵今儿露脸吧?高城不置可否:知道他记性好,可背十本手册也不能把战车发动起来。史今说他现今能悠三十个大回环。高城天天看着许三多练的,笑:他能悠三十个这月先进班集体归三班。史今就叫许三多,单杠现在能悠几个?许三多说二十七个,得周围没人。史今说在这悠,给我悠五十个。

  许三多就不敢上去献丑。史今蒙他,连长说你要悠出五十个,这月先进班集体给咱们。许三多咬咬牙就上去悠,看着周围的战友紧张,干脆不记数了。许三多悠到第八十七个时忍不住问:班长,有五十个了吧?史今没曾想他这时还能说话,愣一下说还差点,使劲给周围数数的人打手势,许三多就继续悠,终于觉得有五十个便停了下来。这时下面的兵正狂热地数到一百一十一。许三多吊在单杠上钟摆样晃来晃去,全连哑然——号称"单杠王"的伍六一曾舍命以一百个大回环破了集团军记录。许三多终于跳了下来,让七连的兵们欢呼呐喊着抬进宿舍。

  高城和史今面面相觑地站着,高城的烟都烧到了手,扔在地上。史今笑笑说:连长,我这兵今儿露脸吧。高城挠挠头,说谁都爱出风头,可我要的是能打仗的兵,补充说明,这兵胆子小——遂百思不得其解地回去。

  许三多头晕目眩躺在床上,晃起来便往厕所扎,周围战友齐欢呼::吐了吐了,吐完就好了!许三多到处想抓个人扶住,兵们都知道如果这时候扶他,他半天也好不了,嘻嘻哈哈地闪开。史今喊了声立正,许三多立正,问班长:先进班集体,咱有了吗?史今说有了。许三多一头就瘫倒下来。史今和伍六一架起他往宿舍里拖,许三多舒舒服服赖在两人臂弯里,他现在觉得很幸福,因为他第一次帮他的集体挣得荣誉。

  97年香港回归,街上有人欢呼,军车驰过,里边是武装的士兵,似乎感觉不到外边的欢乐。许三多、史今、伍六一和成才都在其中,钢七连将代表机械化团去军区参加夏季演习,那是一次包含了军事竞技和战术演练的行动。

  许三多这时已经当了近两年的兵,成了为七连争得荣誉最多的人,一年半的士兵使他脸上全没了家乡带来的憨气,二十岁的年龄却让他脸上仍带着稚气。

  军车驶进城市,神情肃然的军人引起了路人的尊敬,一位生意人将软包装的饮料扔了进来——讲求实际的生意人很明白,没有这些军人,香港回来得不会这么容易。

  这一切却让许三多感到愉快,他告诉史今,他已经当了二十二个月的兵了,还有十四个月他的服役期就满了。史今很有点惊讶地问他是想三年役期满了就回去?许三多答不上来。成才有点尖酸地在旁边替他回答:他现在是尖子,他要是满役期就退伍那不是白冒尖了吗。

  现在很多人都不再叫许三多的名字,而半真半假地叫他"尖子",最让许三多难受的是同车的成才也这么叫他。许三多不没想过自己实际上已经成了全连人最强的竞争对手,他几乎已经把他们压得没有喘气的机会。

  转车上军列,从机械化团挑选出来的精英和战车一起运往军区选定的陌生战场。许三多看着车外的事物很觉新奇,如果没算错,这才是他人生中的第二次旅行。

  山高路远,成才忽然很伤感,他问许三多记不记得来当兵时就是走的这条路?他记得许三多拿他当了一晚枕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许三多对成才久违了的友好倍觉惊喜,成才却告诉他:,如果这次演习没有突出表现,他打算去红三连了。许三多已经浸透了钢七连的荣誉感,他低声骂成才:钢七连一向只有淘汰的兵,而没有跳槽的兵。成才苦笑,有许三多在,他出不了头的,但他有勇气去做大逆不道的事情。成才说其实许三多我不比你差,只是比你想得多了点,其实很多被你比下去的人都不比你差,只是他们想得太多。——许三多愣住,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是个聪明人。成才笑了,全连除了班长史今外,每一个人都认为许三多是聪明人。聪明在这里并不是个好的意思。

第十四集

  钢七连在连绵的山峦中安营扎寨,因为没有战争,军区的参谋们总是他们想象中的战场环境搞得艰难无比。一下车,连长高城心里就凉了半截,习惯了草原驰骋的机械化团对这种地形不熟悉。

  又是战前动员,又是首长做作战决心表示,特任攻方指挥的团长心里却略有些不安,听说这次演习动用了专业蓝军部队,即所谓的“磨刀石”部队,他们的主要业务就是研究友军的弱点,在演习中予以致命打击。而且这次的蓝军搞得格外诡秘,除了见过蓝军指挥官一面,就没见过蓝军部队的影子。

  士兵许三多倒用不着去操这份心,喊完了战必用我、用我必胜后,他更记挂的是成才的情绪。许三多虽成熟了许多,却仍保持着答疑解惑有班长的习惯,便问史今:成才为什么想调走,战友们为什么认为他是聪明人?史今苦笑,许三多是穿了军装才渐渐活得明白,可不穿这身军装也许也能活出种浑浑噩噩的幸福。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可这句话都是当兵的人才说,没当过兵的人怎么知道要后悔一辈子?许三多照旧没搞懂班长的意思,不过他的习惯是有机会再去翻书。

  许三多靠着翻书已经把高中的一些实用课程都学完了,这是个只有他和班长才知道的奇迹。

  随着绿色信号弹升起,演习于凌晨开始,钢七连作为先头部队发起冲击,任务是以最大机动速度抢占最靠近蓝军的山头建立阵地,如果可能的话,对敌纵深进行火力侦察,至少弄清那支神秘蓝军的所在方向。可信号弹还没落下,几架直升机从潜伏的山峦中贴地爬升,用比步战车快了整整七倍的速度将至少一个排的人马送进了钢七连的目标山头,气得高城拍着装甲大叫不公平。

  确实不公平,可在沙盘室里的指战员似乎要的就是这种不公平。钢七连第一个陷入了苦战,地上枝繁叶茂,平时苦练的人车火力协同发挥不了作用。被那群根本搞不清身份的兵摧毁了三辆战车后,高城断然决定弃车作战。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的钢七连摸不透丛林里那些鬼魅般的身影到底是些什么人,枪声古怪,有时根本没有枪声,而且对方打的都是单发或点射,众所周知,八一步枪没有点射功能,而且在这种恶劣环境下用点射射击需要极好的心理素质。对方的武器和战术极其陌生,让高城抓挠不着,他觉得象是跟一只外国军队在作战。

  蓝军似乎是咬死了装甲部队难以隐藏和依赖后勤的特点,一早就潜伏在后勤保障线路上进行伏击,原计划中的攻击部队只好移师回防,原地固守,直至傍晚时仍未完成推进三十公里的目标。这种演习是高度拟真的,钢七连陷入了一个极其难堪的状态。

  伍六一摸上了对方设下的饵雷,翻出了代表阵亡的黄牌。成才的班中了狙击手的伏击,一个班被零打碎敲得只剩下成才和另一个战友,以狙击对狙击,成才却被打得也翻出了身上的黄牌。逃路被堵死了,那位敌人索性回身徒手攀上了身后的绝壁。许三多气急了,他可记得成才说过没有突出表现就要转连队的话,玩命地追赶。许三多终于第一次与自己的敌人打了照面:一个被油彩抹得根本看不清脸的人,穿着他从没见过的丛林作战服,背着一只许三多不认识型号的无托式狙击步枪,此外还有各种莫名其妙的装备和三只不知用途的长短枪械。许三多吓呆了,他来不及去想这到底是哪个国家的军队就被对方下了枪械,距离太近,长枪不好用,短枪来不及掏,许三多第一次跟人真真正正地展开格斗。

  三班包抄上来,那位敌人终于放开许三多,猿猴一样地攀上悬崖。许三多不管不顾地跟着往上爬,他死活总算捞住了对手一只脚,那就再也不会放开了。

第十五集

  史今们费了大力把两个打红了眼的救下来——这就算抓了个舌头。

  那舌头大大咧咧往地上一坐,开许三多玩笑,说是乱拳打死老师父。高城闻讯赶来,问你哪个集团军的。舌头说哪个军也不是,不过我喜欢人家叫我A.C.E。

  高城嘴倒吸一口凉气,他明白这场演习已经没有赢的可能了。这场演习一直僵峙到第二天,终于平局收场。这场演习已经完全打乱了计划,攻方在守,守方反倒在攻,传统的攻防概念已经完全混淆。

  那名自称ACE的名叫袁朗,作为战俘挤在步战车里送了回来。三班作为侦察兵恐怕还没抓过这般谈笑风生的舌头,一路半真半假地撬三班墙角——他对许三多的玩儿命大感兴趣,一再地问许三多有没有兴趣上他那里淬淬火。许三多愧得抬不起头来,许三多打得袁朗眼窝上乌青一块,现在还不断从嘴里吐着带血的唾沫。

  许三多下车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成才,成才说看见那个兵我更觉得没什么指望了,好在军队里有很多途径可以干好——我要转连。

  演习完之后的惯例是有一顿会餐,败兵的会餐是一种精神折磨,尤其对钢七连这样自尊心极强的部队,高城拿着酒杯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许三多在这片热闹里便显得不知所措,对手给七连送来两箱啤酒表示尊敬,七连投桃投李也得回礼,许三多便告了假跟车去了特种兵的驻地。直升机旋翼正在转动,他们正要连夜离开去挑战另一支部队。

  袁朗说你是不是对我们这有兴趣?许三多摇头不迭,他说句实话:他今天出手那么狠是因为害怕,因为把袁朗当敌人。袁朗笑着说我本来就是敌人。许三多说不是,我说的是真正的敌人,会杀了我的那种,我那时候怕得要死。袁朗愣住,他现在对许三多真的是很有兴趣了。

  战车从军列上下来,从镇中心辗过回到自己的团部,镇上的百姓对此情此景已司空见惯。成才不久后转往许三多呆过的红三连,这位钢七连五班的训练尖子到了红三连将作为骨干份子提升班副,许三多送他去的。

  许三多接到团里命令——去师里做夜间示范射击,但这次班长史今没有按往年惯例也去,这让许三多心里空空落落的。

第十六集

  中国军队正在掀起一场触及筋骨的改革,那场很不公平的夏季演习便是试图改变军官和士兵们作战意识的一个部分。

  传统的侦察兵是从部队的精兵中提拔出来的,是一支战斗力最强也最能负担战场压力的部队,可面对肯定比夏季演习更为莫测的战场,一支装备了自行化光电设备的侦察部队应该归入指挥控制通信作战系统(C4I)而不是战斗部队,侦察兵是眼睛而不是尖刀,如果需要尖刀的话,就培养象特种兵那样专业的尖刀。

  这样的论题在团部和师部的会议上进行,但总会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那么钢七连的传统呢?钢七连的荣誉感简直是咄咄逼人的,他们如何延续他们的荣誉?有人反驳传统是可以培养的,钢七连的荣誉会在新的装甲侦察连得以延续,装备换了精神不会换——但是装备换了人得换,操作那些复杂的激光红外装置和桅杆式瞄准具可不是传统侦察兵擅长的事情,那要求相当不错的物理和数学底子。

  钢七连将分散编入各机械化突击步兵连,整支军队都在这样改变,相比之下,钢七连真的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许三多的夜间射击没有让人失望,而且他那份实在很适合教那些到了夜晚就抓瞎的新兵。正在师部开会的团长接到了对许三多的表扬,将许三多一车载了回来。在车上团长问许三多对七连的感情,越听就心情越沉重,跟许三多说起心事:刚当团长的时候,他天天就盼着换装新型坦克,但后来他有点怕换那种坦克,因为老坦克是四人组而新坦克是三人组,那意味着四个人中间就要走一个人,他难以想象那些遣走的兵是何心情。

  许三多听得莫名其妙,团长先回了团部。团长司机和史今是同乡,便有口无心地问:尖子,你们班长走了没有?

  许三多傻了。

  许三多以冲刺速度赶回营房,然后松了口气,连长和伍六一都在,史今也没走。许三多笑了,许三多说吓死我了,班长,有人造谣,说你要走。然后他不说话了,因为看见伍六一手上拎着包,而班长的铺已经收拾得就剩光板。史今笑,说就没告诉你,不知道你一去这么久。

  许三多说不是说三班搞好了就给你提干么?连长你说三班是不是最好的。干什么让班长退伍。连长高城今天很火大,看起来脾气不好,说七班当然象样。可是…,这话谁告诉你的。史今跟许三多使个眼色,笑,说许三多你个聪明人怎么还这么傻呢。三班好,我当然高兴,可这跟我退伍不退伍有什么关系。退伍报告是班长自己打的。钢七连可不想班长走。

  史今说许三多你哪都好,就是太恋人。连长,我是要走的人,说话也不避讳你啦。许三多你这两年是长大出息了,我知道你为啥这么长出息。可你都二十一的人了,不能光靠别人哄你活着,你得对自己负点责,别见天把些个想头全放在别人身上。许三多说我不管,班长指哪我打哪。史今瞧一眼背过身去的连长,说瞧瞧瞧,还真把自己当孩子了。你也是个老兵了。许三多不管不顾了,回身就抢伍六一的包,抢在手上抱着不再放开。没得理讲啦,什么老兵新兵的,滚他个蛋的,言而总之班长别想走。

  史今就笑,捋捋许三多的头发,伸手过来拿包:许三多别傻,我就是个班长嘛,班长几年就要一换的,又不是你爹。……啊唷,糟了,你可别哭,你要班长走的时候以为你跟那个新兵蛋子没区别啊,那你就哭。许三多攥得很死,不说话。班长只好一个一个扳开他手指头,扳到第三个时班长看他手指头攥得发乌,就愣住了,愣了一会眼泪倒先流了出来。于是许三多的手松开了。史今从许三多松开的手上拿过自己的包,对连长说:我想再去看一眼咱们的车。连长说我陪你去。

  伍六一和许三多跟着要去,连长忽然就火大,连长说你们俩都别去!我怕了你们!在军营里流眼泪。我一百十好几号人都打仗的!要哭回头送站时哭,要走的人多了!我他妈陪你们一起哭!——连长抢了班长的包,拥着班长一起出去。低着头的史今忽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抽吸的声音。

  许三多和伍六一木立着,伍六一忽然就嚷嚷起来,他认为是许三多把史今挤走的,这有部分是实情,许三多闷头闷脑,为对得起和班长的那个诺言凡事力争第一,第一是只有一个的,他拿了别人就没这个机会。改革裁军的部队淘汰率惊人,稍走下坡路的兵就得走人,何况史今这人又不吵不争,一听改编的消息倒自己先打了退伍报告。

  伍六一嚷不下去了,他也知道这事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钢七连的改编,但他无法原谅许三多,明知道不对,但他心知肚明,知道自己是个犟性子外加死心眼的人。

  除成才去了红三连,侥幸逃过了这次筛选,七连的每个人都面临着这次改编的生存危机。

  每一个人都清楚,连里团里有意无意进行的每一次测试、日常的一言一行都关系到自己能否在这里呆下去,而七连的人都被荣誉浸透,"淘汰"两字虽不是世界末日可也相差不远。

  许三多暂时被提为班长,和他那位冤家对头伍六一共事,在步战车里,他坐上了昔日班长史今所坐的那个座位。

  不论许三多如何表示友好,伍六一对他再没有过好脸,伍六一开始玩命地和他比,比一切,细巧的粗重的,比文的也比武的,比土木作业比野战行军,比潜伏比侦测地形。许三多则是玩命地输,有时候似乎是故意地输,这让伍六一越发恼火,比较成了一种对自己也对许三多的折磨:比谁能一口气做三百个俯卧撑,比全副武装再拎着两箱机枪弹跑五公里越野。

  许三多在身板上本来就不如伍六一,直被他比得筋疲力尽。一想到自己是挤走班长的原因,许三多就有些心灰意冷,他不想再抢走任何人的机会了。

第十七集

  成才忽然来找许三多,邀许三多去团里那家军地餐厅吃饭,说吃饭其实是喝酒,喝了酒的成才伏桌大哭——他转了志愿兵,也做了班长,却是去草原上那个许三多呆过舅舅不痛姥姥不爱的五班去做班长——原来的班长李铁屡屡显示着写作才能,而且那篇被班长老马骂了个臭死的小说终于发表了,这很被团里器重,李铁被调进团直做 公务员。许三多惊喜地去看李铁,这昔日的孬兵脸上有小小的惭愧,更多是终于出头的得意。两人关系不象从前那样近了,李铁表示出淡淡的优越感——他远离这场淘汰的轩然大波。

  代理班长许三多也面临着一个是否转志愿兵的问题,成才劝他三思而行,三年兵役已经只剩下半年,转成志愿兵意味着要再呆至少两年,曾经是最有前途的钢七连现在成了全团最没落的连队,那么许三多这样做还有意义吗?——许三多第一次反驳了他:连长高城的口头禅说得很明白,每个人都想过好日子,可我想要的是用得上的兵——七连的荣誉感啊!

  成才同志不是那么容易服气的,他说连长是为战争而生存的,我们这些小兵为生存而战争。再说连长自己不也因为这次改编惶惶不可终日吗?

  连长高城并不象成才说的那样惶惶不可终日,他仍然在训练,仍然试图在这支就要散了的连队维持住七连的荣誉感,而且换了新的口头禅:不管去了哪里,我要你们记住,你们的任务就是训练,训练,继续训练。

  班长成才被指导员用摩托车送去五班的时候,七连仍在操场上走着昔日的风采,许三多试图把七连的荣誉传达给新来的七连第5000个士兵。成才在身后大喊大叫着:许三多,我走了,许三多,你好好混。许三多头也没回,如果是第一年当兵,他会不管不顾地回应,如果是第二年当兵,他会因成才的破坏纪律生气,可现在是第三年,当到第三年兵的许三多在大声的口令声中想喊出自己的酸楚。

  许三多在保养车,伍六一来了,神情很古怪,他要打锤,让许三多掌钎。打完了锤,伍六一一屁股坐下来说:想不到这是真的。

  第一批分配名单下来了,伍六一在此前一直使劲把那当作一种谣言。维持幻象是很费劲的,终于接触现实的伍六一在心理上几乎进入虚脱状态,他争,他抢,做种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不是为自己,这个死都想做七连鬼的七连第4900号兵不愿意看见七连解散。从来不打听的伍六一开始做包打听,他打听到那份名单上有自己,有很多人,但是没有连长和许三多。

  没有名字是什么结局。那可能就是等着打包回家了。

  往日的恩怨忽然淡了,伍六一坦白:他对许三多一开始就没好脸,那是因为嫉妒,许三多太象家乡人了,只有家乡人才有许三多那股傻劲,而自己在几年士兵生涯中已经把傻气扔得干干净净。他不可能把许三多当朋友。

  许三多目瞪口呆,傻也会让人嫉妒吗。伍六一点头不迭,预言许三多几年后会怀念自己当年的傻气。伍六一继续说:后来对许三多没好脸,是因为班长太疼他了,而自己大个子装了个小心眼,总觉得班长只能是自己的,因为象许三多被班长带出来一样,伍六一也是这么长大的。

  伍六一说你知道班长为什么从来不和你一起洗澡吗?因为被你砸出来的伤从来没有好过,这话不该说,可我就要去别的连队了。记得一个人的好处,总强似记得一个人的坏处吧。

  该来的终是要来。连长木然地宣读完第一批名单,看着他的兵。连长想这个连就算不存在了,全散了。让他意外,士兵们全靠自觉维持着往后几天的纪律,钢七连的军纪达到前所未有之好。连长就想这几天实在应该载入连史,如果七连的连史还有人继续写下去的话。

  然后各连就来领人,一个连的兵站在操场上,被各连的连长指导员一个个领走。七连的兵到了哪里都是被抢着要的,那是骨干。伍六一就被红三连和机步一连抢破了头,最后他去了机步一连,全团在军事素质上仅次于钢七连的连队。

  第一批名单要走掉三分之二,来领人的连长和指导员谁心里都明白,带走一个连长的兵对他意味着什么,只好很内疚地给他派烟。连长把烟嘴都咬烂了,他想开两句玩笑,张嘴却怕哭出来,连长只好说你们这帮王八蛋在分我的肉啊。

  第二批名单再下来时连长已经麻木了,好在没有第三批,第二批已经把人派光了,只剩下一个连长高城和许三多。连长仍是连长,许三多仍是班长,只是没了他们的兵。连长就说好样的,给我留下一个兵,以后我是你连长,也是你哥们。

第十八集

  他们的任务是留守,七连的宿舍是空下来了,可物资还在,装备还没接受,得有人看守。接下来的人就是来分物资了,拿着单子,高低床、桌椅、卡拉 OK机、球桌、音箱、电视,甚至是马扎。连长和许三多梦游似地一个个领着人去,人走完的时候他们发现骄傲的七连只剩下墙上挂满的那些锦旗和奖牌。

  连长仍住独居,许三多一人睡在空空荡荡的三班宿舍,起夜时听见连长屋里发出很古怪的一种声音。许三多推门就进(为方便士兵找,连长多年来养成不关门的习惯),连长正咬着被角哭得忘形,一骨碌爬起来说没事没出息事,我胃痛。许三多吓一跳,就要背人去医务室。连长死活不去,最后说我没有胃不舒服。

  许三多只好回屋躺下,惴惴不安好象撞破了连长的隐私一样。连长过一会就抱着被子过来,找个铺自己躺下,说好久没在士兵宿舍睡过了,怪想的。许三多看着连长不自觉地睡在上铺,心想连长肯定也是当过班长的人,只有班长才会睡没人要睡的上铺。

  烟头在连长床上一闪一灭,他说不撑了,我刚才哭过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连长这家伙年青有为,传承了他那军长老父亲的志愿,二十五岁便把全团最好的连队带得生龙活虎,言必称战争,现在却象个失恋的少年。连长说以前我那上过战场的老爸老嘲笑我,说我别牛皮,没尝过生离死别的军人算不上军人,现在我算尝过了。许三多觉得那差好多。连长一想,也是,是差好多,七连的兵又不是去死。

  紧张太多年了,连长一觉睡到早上才醒,发现许三多已经一如往昔穿上了沙绑腿和沙背心出去跑步,高城愧得不行,也出去跑。钢七连只剩下两个人,不好意思再象以前那样三人成队,两人成列。可分到别连的老兵看见两人,眼里会心,把号子喊得更响——钢七连还在。

  两个人的连队没法开伙的,两人只好按团里的分配到机步一连吃饭,连长的意思是他请许三多算了,许三多说不行,你做连长的人不能这么任性。两人就排成列去食堂,钢七连番号还没撤,他们单独站一队,和一连一样都喊口令,唱歌。一连看了忍不住笑,一连连长说兄弟,您别自虐了,一首歌唱完一连再也笑不出来,鸦雀无声。一连连长说兄弟,服了你了,两个人把我们一个连比下去了。

  一连连长拼命安慰着连长,他觉得团里必然是另有深意的,别说连长,就连许三多也是一连打破头想要过来的兵。出了食堂,团部公务兵正一个连一个连地找过来,他说七连长,团长叫你去,又很神秘地说:师部的人也在,你谢我一包烟吧。

  没有哪个部队会舍得放高城这号军人的,他升任了,以二十五岁的年龄担任师里新组建的装甲侦察营副营长。连长半点高兴的意思也没有,团长问他有情绪?连长说这几天明白个真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连长就一个要求,他想带几个骨干去装甲侦察营,连长第一个说许三多,团长断然说不行。连长不好再问,说伍六一,团长说走了一个好兵还要顺走我一个好兵?想都别想。

  连长只好形单影只回去了,为许三多愤愤不平。师参谋长特意来接这位年青少壮的副营长,许三多连送的资格也没有,就这么送走了七连最后一个人。